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5032919700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5032919700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SM日记 SM日记

    夫妻奴,这是个SM小说里常出现的名词,在真正的SM世界里并不多见。  不过我近期很幸运地结识了一对有这样倾向的夫妻,并现实体验到了和真实夫妻玩SM的过程,简单写一下经过,和大家分享下经验。现在网上夫妻交换、3P的话题很热,有淫妻倾向喜欢和别人一起跟妻子做爱、或者看妻子和别人做爱的人很多,此前我也接触过这样的网友,并现实和夫妻玩过3P. 但那些最多只是特殊些方式的性爱,并无SM情节,不过确实和别的夫妻现实玩过3P的经历也对这次调教夫妻奴帮助很大,因为对方正是认可了我此前的现实经验才进一步和我接触的。

    5032919700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SM日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SM日记》,是作者5032919700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夫妻奴,这是个SM小说里常出现的名词,在真正的SM世界里并不多见。  不过我近期很幸运地结识了一对有这样倾向的夫妻,并现实体验到了和真实夫妻玩SM的过程,简单写一下经过,和大家分享下经验。现在网上夫妻交换、3P的话题很热,有淫妻倾向喜欢和别人一起跟妻子做爱、或者看妻子和别人做爱的人很多,此前我也接触过这样的网友,并现实和夫妻玩过3P. 但那些最多只是特殊些方式的性爱,并无SM情节,不过确实和别的夫妻现实玩过3P的经历也对这次调教夫妻奴帮助很大,因为对方正是认可了我此前的现实经验才进一步和我接触的。

《SM日记》 第23章:大结局 免费试读

在我很难称得上成功的这三十年人生经历中,这次中秋节期间的临城之旅绝对是最具传奇色彩的一次。总共三天的时间里,中间去了一趟看守所,前后遭遇了两次抢劫,临去时劫我的人跟我上了床,回来时劫我等人冲我亮出了刀。

这才想起来这边前曾在报纸上不止一次看到过,因为有段高速路正在翻修施工,通向这个临近小城市的长途车只能绕行几十公里长的一段国道。在这段不封闭的路段上,私人长途车为了多拉客挣钱常随意停车上下人,再加上这带的治安不来本来就不好,造成了在这一路段的长途车上时有盗抢案件发生。

给薇薇盖上我的外套时,并没把揣在外套内兜的手机和钱包拿出来,结果被坐在离我们不远座位上的一个小偷给发现了,趁我俩都睡着了之际,把我的外套从薇薇身上拽了出去。小偷刚把外套拽离薇薇身体时,薇薇被惊醒了,伸手把外套从小偷手里夺了回来,可没想到这个小偷同车上还有两个同伙,趁薇薇不备从后边冲了过来合力又抢走了外套。当我也被惊醒时,其中的一个小偷已经拔出了一把刀子,威胁我和薇薇的同时,呵斥司机停车让他们下去。

同车的几十人居然没一个站出来的,胆大的坐在座位上看戏似的瞧热闹,胆小的继续装睡或者把脸扭向了窗外。更可气的是开车的司机,我和薇薇正跟小偷对峙,他竟然极其配合地马上便停车了开了门,把抢走我外套的三个小偷给放下了车。

薇薇当然不能吃这个亏,见司机停车放走了小偷,骂了司机一句没和我打招呼便下车追了上去。怕她自己下车吃亏,我赶紧嘱咐了司机一句停车等着我们,也赶紧下车跟着追了上去。怕这么追下去手里没家伙会吃亏,可着急间又找不到什么应手的家伙,想起来临上车前怕口渴买了几瓶易拉罐可乐,便拎着装着这几瓶易拉罐可乐的塑料袋追下了车。

停车的这段路附近很荒凉,国道外是一大片杂草丛生的野地,三个小偷下了车便飞快地跑进了野地里,我和薇薇也紧跟着跳出马路追进了野地。跑的最快在最前边的是个五短身材的小个,跑在中间的是个瘦高个,最后一个跑得最慢的是个胖子,而我的外套正拿在那个跑在最前边的小偷手里。薇薇跑得很快,没跑出一百米就撵上后边的胖子,不过她并没管这个胖子仍是继续追着前边拿我外套的人,而这个胖子也没管她,见在后边跟过来的我是个男的,停住脚转回头拦着了我。

胖子身上并没带刀,从地下捡起来半块砖冲我扑了过来,我趁他还没到身前,从塑料袋里掏出一瓶易拉罐扔出去砸向了他。易拉罐不偏不倚正中胖子面门,胖子哎呦一声往后退了两步,我趁势冲过去踢飞了他手里的砖头,随即和他扭打在了一起。滚来滚去我俩都摔倒在了地上,胖子从后边死死连胳膊一起抱住了我,其实这个胖子看着很壮但力气并不太大,可我的左胳膊被薇薇砸得还是使不上劲,一时间很难把两只胳膊从他的夹抱中挣脱出来。

不过虽然被他从后边死死得抱住了胳膊,我的两只手还是能动的,灵机一动摸过来散落在一边的一瓶易拉罐,放在手里使劲地摇晃了几下,从前边方向对准他的眼睛猛地拽开了拉环。易拉罐里的可乐喷射在了胖子脸上,同时也迷住了他的眼睛,趁这个机会我挣脱开他的缠抱,飞起一脚踢在他的脸上,骨碌起身后又在他头上踢了几脚,踢得他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把胖子打得暂时没有还手能力后,怕追在前边的薇薇出危险,我赶紧捡起散落在地上的易拉罐装进塑料袋里,拎着塑料袋又往前追了上去。

前边的矮个子和瘦高个已经跑得拉开了一段距离,薇薇紧紧地追在瘦高个的后边,同时手里多了根不知道从那捡来的粗树枝。我这年一直都在踢足球,跑动能力还是不错的,使出全劲飞快地往前跑,很快就超过了薇薇追到了离这个瘦高个不到十米远的距离。又紧跑几步追到了离瘦高个五六米远的距离,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易拉罐使劲冲他的头上砸了过去,由于离瘦高在跑动中,我扔出去的易拉罐没砸到他的头,不过却正好砸在了他的后腿窝处。离瘦高被砸的一个踉跄前抢了几步摔倒在地,这个时候薇薇也赶了上来,二话没说抡起手里的粗树枝对着离瘦高的头狠狠砸了下去。

女孩打架见过,可像薇薇这么下手打人敢如此狠的却没见过,胳膊粗的树干抡在瘦高个头上打成了两截,瘦高个被打得大声惨叫,血顿时就从头上流了下来。

见薇薇捡起地上的石头还想往瘦高个头上砸,我赶紧伸手拉住了她,瘦高个的惨叫声也惊动跑在前边的小个子,他忍不住停下脚朝后边张望着。我的外套还拿着这个矮个小偷手里,见他停下来不跑了,我和薇薇撇下瘦高个赶紧又冲他追了上去。

不知不觉间已经追出来了五六百米远,但回头看了看,我和薇薇都傻了,那辆长途大巴车竟然在我俩追贼的时候偷偷开走了。这下我俩真着急了,我的钱和手机都在被小偷偷走的外套里,而薇薇下车追贼时并没有拿装着她所带钱和手机的挎包,还有她那个装着平时衣服的大包也在车上。

再回头看了看,发现此前已被打趴下的瘦高个和胖子都不见了,不过那个拿着我衣服的小个子却倒是正在离我俩大约两百米远的地方哈腰喘着气。想着长途大巴已经开得没了踪迹,而我俩身上又是手机和钱都没有了,只能是追上这个小个抢回我的钱包和钱后再去返回国道拦车了,于是我和薇薇又玩了命地追起了这个小个子。

我俩追小个子就跑,我俩跑不动了哈下腰休息,小个子也哈下腰休息,我俩直起身再追他还是跑,这么一连追出去了五六里远,还是没能追上他。好在这一带都是大荒地没什么庄稼树木遮拦,小个子始终都没能跑出我俩的视线之外。不过追到最后前边出现了一个镇店,小个子三晃两晃进了镇店,我俩也追到了时不见了他的踪影。

回来前薇薇去朋友那收拾她的衣物耽误了大半天,我和她上长途大巴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下车追贼前车已经开出来了一个多小时,而现在又追出来这么远,才发现天已经逐渐黑了下来。寻找了一阵也没找到那个小个子,我和薇薇跑得口干舌燥两腿发酸,只好是坐在镇外的一座小桥上休息。追小个子时我倒是还拎着那个装着易拉罐的塑料袋,不过现在跑丢得仅剩下了两瓶,先打开一瓶递给了薇薇,然后我也打开一瓶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喝完可乐又休息了好一阵,我和薇薇才缓过来这口气,不过再看看天已经是大黑了。商量了一番,我和薇薇决定找个地方借电话打给娜娜,问清楚这到底是哪后叫她找个车来接我俩。拿定主意我俩走进了镇子,在离镇子口不远看到有家小卖店亮着灯,感觉终于看到希望似的赶紧走了过去。

看小卖店的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没想到的是她一听我俩没钱想打电话,马上就把脸掉了下来,咣当一声关了店门,不容我俩央求便把我俩给撵了出来。正在这时候小卖店门口又回来个中年男人,看样子应该是这家的男主人,开着一辆装满了鸡笼子的三轮车,车上还有称和杀鸡褪鸡毛的工具。感觉男人可能会大度一些,摸摸了裤兜里还有半盒烟,赶紧掏出来递给他一根,和他说明了被抢后追贼的过程,恳请他能把家里电话借我们打一下。中年男子倒是听我说完了情况,也抽完了我递给他的那根烟,不过还是没答应借电话给我们打的事。

没办法我俩只好继续往镇里走,想着即使里边没有可打公用电话的地方,遇到谁能把手机借我俩打一下也行。不过马上我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娜娜的手机号码我倒是存在了手机里,可却并不记得她的手机号码到底是多少。想起这个问题我又转头问薇薇记不记得娜娜的具体手机号,果然她也不记得,又问她除娜娜手机号码外能不能记得这边别人的手机号,结果她说没不看手机里的电话薄谁的号码也说不上来。

站在路边又使劲想了会,我不看电话本仅能记得老家父亲的手机号,而薇薇则连一个号码都想不起来。打电话求助的方式被否定了,我和薇薇随即又感觉到了一个新的难题,我俩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

没办法只能是走回国道拦车求助了,我和微微低着头有气无力往镇外走,路过刚才求助过得那个小卖店前,里边传出了那对中年男女吃着晚饭说笑的声音。

那辆装满了鸡笼子的三轮车还停在小卖店门口,上边还放着几包大瓶装的可乐,看样子是中年男子去卖鸡的时候顺便给小卖店上回来的货,不过可能是着急吃完饭他们还没来得及卸车,鸡笼子和可乐还都在车上。想起他们刚才的冷漠样,我的心里很是气愤,不过看到他们还没来得及卸的车,我脑子一转冒上来了坏水。

让薇薇躲到了墙根附近的一个劈柴跺后,我见四外无人悄悄地来到了三轮车前,拧开了车上的两个鸡笼子,把里边的几只鸡都给轰了出来,随即也迅速地躲到了那个劈柴跺后。正在吃晚饭的中年男女听到有鸡跑了,赶紧从小卖店里跑出来追鸡,虽然那个中年男子很熟练地抓住了几只,但其中一只却被我暗地里用小石头砸得跑出去了老远。农村没有路灯街上很黑,他们忙着抓鸡并没发现躲在劈柴跺后的我和薇薇,放好抓回的几只鸡,锁上小卖店的门,又跑出去抓那只跑远了的鸡。

趁这个机会,我拉着薇薇弯着腰从劈柴跺后转了出来,让她拎起一个仅装着两只鸡的小鸡笼先往镇外跑,我紧跟着拎起了两包大瓶装可乐也跑向了镇外。一口气跑出镇子又在大野地里跑出来老远,确定小卖店的中年男女并没发现后追过来,我和薇薇找了个僻静的洼地停住了脚,坐在那两包大瓶装可乐上歇了好一阵。

让薇薇去捡些柴火来,我从裤带上取下钥匙,用钥匙环上带着的一把小刀宰了那两只鸡。

把两只鸡开了膛掏出去内脏,又简单地拔了拔毛,从旁边的树上折来两根树杈,将两只鸡分别串在了树杈上。打着打火机点燃薇薇捡回来的柴火,我和薇薇一人坐着包大瓶装可乐,在火上烧烤起了这两只鸡。

「哥!你可真厉害,这么容易就偷回来两只鸡,这下不用饿肚子了,还能来顿烧烤吃!哈哈……」

「行了!偷东西这事你就别夸我了,快烤快吃,一会咱俩还得琢磨晚上怎么回去呢!要不就得睡大野地了!」

没盐没料干烤出来的鸡并不好吃,不过确实饿了也没办法了,薇薇啃了三个鸡翅,我则把剩下的鸡翅和鸡腿都吃了。其余的部位实在吃不下去了,感觉肚子稍微也饱了点,捧土压灭了火,和薇薇一人抱起一包大瓶装可乐,走离了生火烤鸡的地方。

「哥!要这玩意干啥啊!死沉死沉的,要喝拿出一两瓶来就得了,把剩下的都扔了吧!」

「哪能扔了啊!把这两包可乐抱镇里边去,看哪有超市啥的没有,把它们卖了多少换点钱啊!要不咱俩不能身上一分钱可也没有啊!」

「也对啊!哥,还是你聪明!」

绕了个大弯避开了那个小卖店,从镇子的一端进了镇。走进了镇子的中心地带,这才发现这个镇子并不小,镇中央有一条沥青路面的大街,街上算不上热闹,有几家小饭馆,和两个小超市。

让薇薇整理好衣服,我抱着那两包可乐走在她后边,进了镇中大街上的一家超市里。

「大爷!这我老公单位分的两包子可乐,我们两人都不爱喝这东西,您看能和给你们不?比批发价便宜卖你都行,要不我们也不喝,能给我老公还两盒烟钱就行!」

超市店主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戴着副花镜,样子看着很实在,看了看我抱着的可乐,又仔细检查了下生产日期,最后以二十五块钱一包的价格买下了这两包可乐。我不知道这种大瓶装可乐批发价多少钱,但看超市里基本上都是卖六块多钱一瓶,而我俩偷来的这两包可乐是六瓶一包,看来老头即使占了些便宜,但给我俩的价格还算的上是公道。

用偷来的可乐卖来了五十块钱,我和娜娜心里多少有了些底。从超市出来时,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天这么黑了我俩路也不熟,想走回国道上看来是很不容易。在大街上走了两圈想找个车也没找到,却无意间发现在镇中大街的胡同里有家网吧,可能是无照的黑网吧位置比较隐蔽招牌也不亮,外来人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这家网吧。看到这家网吧我眼前一亮,想着如能上网便可以在网上联系下人帮忙了,而且即使在网上找不到人帮忙,能在网吧里包宿上网对付一夜,等第二天天亮时再返回国道边拦车求助,也比摸着黑走回国道强的多。

镇中大街算不上热闹,可这个网吧倒是很不小,很宽敞的大厅里差不多能摆了上百台天闹,而且网吧的生意非常好,在里边上网的大人孩子坐得满满腾腾,连一个空座都没有。网吧的网管告诉我俩想包宿得十点以后,而且还得等有了空位置后才行,我和薇薇只好先站在网吧门口等着。

感觉肚子不舒服想上厕所,便让薇薇站在门口继续等着,我走进网吧里找卫生间想方便一下。上完厕所出来时,猛然间发现网吧角落的位置上坐着个人,正是一直被我和薇薇追的那个小个子小偷,我的那件外套被他掖放在了椅子边上。

网吧里站着看上网等包宿的人很多,小个子低着头上网并没发现我。趁他不备我赶紧飞快地跑出了网吧,拉着薇薇出了网吧门口,告诉她那个小偷就在这。

仔细分析下感觉这个小偷很可能也不是当地的,应该是被我们给追得跑到这来的,否则他不可能还拿着偷来的外套就来网吧上网,而且据我观察他和周边上网的人也不认识。感觉他随时可能会有同伙过来接他,我和薇薇都认为应该赶紧从他手里把钱包和手机抢回来,可网吧里人很多我俩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动手,正在合计寻思间,这个小偷居然拿着手机自己从网吧里走出来了。

可能是怕打电话的内容被别人听见,小个子从网吧门口走出来很远,找了个僻静处见四外无人才拨通了电话。

「喂!我说你们俩还能行不啊?我他妈跑这走不回去了,都他妈给你两打三遍电话了,你俩怎么还不过来接我啊……」

小个子出来打电话时,我和薇薇一直都悄悄跟在了他的后边。见他站定了开始打电话,薇薇抄起了一块砖头就想冲过去,我赶紧拉住她躲到了一个材火垛后边,示意她等小个子打完电话,听清楚具体情况后再动手。

「……什么…什么…找不着车来着让我自己回去?我他妈被那俩人追到这在柴火垛里猫了半天,天黑了我才赶出来,现在这点在这破地方我那他妈找车去,你俩别废话了,赶紧过来吧……他妈的,没想遇上这么两个主儿!那丫头下手都那么狠,老二那头没事吧……对了,再多叫几个人一起来,他妈的碰上这俩人非好好收拾他们一下不可……」

确定他只有自己在这同伙们还没过来,我和薇薇等小个子挂了电话后,便转出柴火垛揽住了他的去路。薇薇的手里拿着那半截砖,我的从柴火垛拽出了一截劈柴棒子,小个子见我俩拿着家伙突然出线在他面前猛地一惊,但随即便咬着牙面目狰狞地从腰里拔出了一把刀子。

「…告…告诉…你…你俩啊…别他妈没完没了…我…我兄弟们马上…就…就过来了…别…别说我没告诉你们…到…到时候看不弄死你俩……」

「你别吓唬人了!你刚才打电话我们都听见了,你兄弟们过来还早呢!等他们到这谁弄死谁还不一定呢!」

「哥!别跟这王八蛋废话,去她奶奶个孙子的吧!今天不整死他,我就白在社会上混这么多年了,敢偷到我头上来了!」

薇薇冲小个子骂了一句,猛地手里的砖头扔出去砸了过去,小个子很灵活,一弯腰躲过了飞出去的砖头。我往前跟进两步,抡起手里的劈柴棒子打向了他,小个子往后退了几步,又躲了过去。不过他并没挥刀扑向我俩,躲过我俩的攻击后,转过身去撒腿继续想跑。

这次距离很近,小个子并没跑成,跑了不远便被我和薇薇堵到了一道墙前。

见薇薇手里拿着个又不知道从哪划拉来的空酒瓶子,我冲她使个眼色示意她同时动手,薇薇抡起酒瓶砸向了小个子的头,我同时挥起劈柴棒子打向了他拿刀手的胳膊。这次小个子躲过了薇薇手里的酒瓶子,但没能躲过我手里的劈柴棒子,被打得身体一晃险些跌倒,手里的刀掉在了地下。

「…哥…姐…哥…姐…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错了…求你们放了我吧…

这…是你们的东西…衣服…钱…手机…一样都没少…还有…这是我的钱和手机…

也给你们…求你们放了我吧……」

还没等我和薇薇再动手,小个子便服软了。

我接过自己钱包,查了下发现里边的钱和卡都在,接过手机按了按发现也正常。薇薇则一把将小个子的手机和钱都拽了过来揣进了她的兜,随即又抢过去我手里的劈柴棒子,抡起来狠狠打在了小个子的右腿上。小个子被打得一声惨叫,捂着腿坐到了地上,嘴里倒是还在更殷切地求着饶。

怕有人过来看我们打架不好解释,也怕小个子的其他同伙随时赶来引起更大麻烦,我赶紧拉着薇薇快步离开走回了大街上。想起那家网吧门口停着几辆摩托车,我拉着薇薇小跑地进了网吧,掏出一百块钱站网吧中央晃了晃,说有着急事要去国道上一趟,谁能骑摩托马上把我俩送过去就一人给五十块钱。网吧里有摩托的人听了站起来三四位,有两个坐靠门的抢着让我和薇薇上了他们的摩托,快速地把我俩送到了国道上。

上了国道又让他们开了一段,把我俩送了一个有店铺的相对繁华地段,谢过这两人一人给了他们五十块钱,我带着薇薇进了路边上一家还开着门的饭店。进饭店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几样菜,等着上菜的功夫,赶紧给秦介绍我认识的那个张所长打了个电话。

在电话里和张所长说了被抢的过程,劳烦他帮忙把薇薇的东西找回来,张所长很够意思,接完电话后让我们在饭店等他,一个多小时后便亲自带人开车过来了。见面后安慰了我一番,张所长开车把我和薇薇送到了我所在的城市,并按我根据车票提供出的车牌号,连夜把薇薇的挎包和装衣服的包找了回来。

这段日志和SM调教关系不但,也没什么情色内容,不过也算是个人和SM相关的一段特殊经历吧。从那以后,我发现自己变得有血性有胆量了,而在SM调教上,却也变得更敢下手了。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