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xlobee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xlobee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要命的邻居 要命的邻居

    我始终觉得隔壁那对母子很怪异,这是一种直觉,女人的直觉。  隔壁姓刘,一个月前搬来这个社区。在乡下地方通常无大事,但只要是鸡毛蒜皮的新闻通常都会从小道消息变成嗑牙聊天的话题,最后成为家喻户晓的八卦,而且这个过程出奇的快。  基於道德问题,我也没兴趣探听他人的隐私,只能告诫儿子小杰出入要多加注意,最好跟隔壁的孩子保持点距离。虽然我们两家都是单亲家庭,小孩的年龄也相仿,照理说应该可以很谈得来,但只要一想到隔壁那家人我就感到隐隐的不安。

    xlobee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要命的邻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要命的邻居》,是作者xlobee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始终觉得隔壁那对母子很怪异,这是一种直觉,女人的直觉。  隔壁姓刘,一个月前搬来这个社区。在乡下地方通常无大事,但只要是鸡毛蒜皮的新闻通常都会从小道消息变成嗑牙聊天的话题,最后成为家喻户晓的八卦,而且这个过程出奇的快。  基於道德问题,我也没兴趣探听他人的隐私,只能告诫儿子小杰出入要多加注意,最好跟隔壁的孩子保持点距离。虽然我们两家都是单亲家庭,小孩的年龄也相仿,照理说应该可以很谈得来,但只要一想到隔壁那家人我就感到隐隐的不安。

《要命的邻居》 (五) 免费试读

这个晚上小杰很晚才回家,我知道是因为我根本没睡着。他可能也意识到我没有去找他感到有些不对劲,进房间前他蹑手蹑脚在我房门前驻足良久,房里只有一盏小灯,藉由昏暗的光线,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我装睡偷偷瞥见他的视线在我身躯上四处游走。

他看起来很疲累,不过双眼却炯炯有神。

黛华大概真的替他口交了,那对邪恶的母子,我们母子俩已经堕入她们精心设计的淫乱陷阱,现在已经不是想脱离就可以摆脱一切,尤其是我。

小杰进门前,我在浴室里情不自禁的自慰起来,除了手指,我再也找不到一根比肉棒更好的替代品。

即便如此,性慾未稍减内心却更空虚,这使我不得不认清自己心理与生理的慾望已经不是手淫可以满足的事实。

上床前我刻意换上那件薄纱睡衣,身上除了这件内里则是一片坦荡荡,我是不是在期待什麽?我并不确定。如果说今晚所见到的一切不会使我有任何绮想,那是自欺欺人,但哀怨之外,忌妒才是使我无法成眠的主因。

片刻之后,小杰轻声关上房门,接着浴间传来水声,我有说不出的失落感。

他为什麽会喜欢黛华?不可能,小杰不是真的喜欢她,只是因为青春期荷尔蒙的作祟让他对女人身体的诱惑无法抗拒而已,小良又不时在他耳边说的活灵活现,最后才促成今晚所发生的事。

没错,一定是这样。

直到小杰进房睡觉,我心里仍不敢百分之百确定这个猜测是对的。

我望着桌上的早餐,一点睡意也没有。

小杰起床梳理完后,磨蹭很久才来到餐桌前坐下,他刻意避开与我的眼神交会,孩子就是孩子心思总是单纯的,即便想掩饰什麽也是这麽生涩明显。

「昨天晚上很晚回来吗?」

他听我一说,直楞楞的瞪着桌面脸色青绿。

「吃个饭温习功课怎麽弄得这麽晚?一大早还要爬起来去上学,身体都搞坏了,下次……」

说到这我突然心中一凛,脑海敲起警钟:「我在做什麽?我是妈妈,怎能用女人忌妒的心情训诫他,不行啊,这样他只会离我越来越远。」

好,我得换个方式。

「好了,课业重要归重要身体也要照顾好,下次晚点回来先跟妈妈说一声,不然妈妈会担心连睡都睡不好。」

他乖巧的点点头,安份的啃着吐司,一点也看不出昨晚曾经失控的样子。

「今天放学后妈妈去接你,陪我去买些东西,你长大了力气也比较大,帮我提些东西可以吗?」

心情一转当下就有个说不上来的念头,小杰不疑有他也乾脆的答应了。

离小杰放学还有一些时间,我在镜子前端详自己。

我穿上那天跟黛华一起买的行头,短到不能再短的裙子,露出的诱人乳沟,加上性感的露趾高跟鞋,小杰看到我这种装扮会是什麽表情呢?光想到这就抑不住嘴角的笑意,我想那应该是一件有趣的事。

我转个身看看自己的背影,穿上高腰丁字裤之后臀部完全看不出裤痕,浑圆饱满又弹性十足,男人应该都无法不多看一眼吧?

双腿皮肤仍是这麽白皙,我想就不需要丝袜了。

思量一会儿,我又稍微打了粉底涂上淡色口红,抿一抿嘴唇,心里想着这样好像不是去接儿子,根本是去会情郎。

如果可以让小杰注意到妈妈也是迷人的女人,这样就够了。

临出门前,我不由得犹豫起来。

「这样会不会得到反效果?小杰会不会觉得我在勾引他?他的同学会笑他妈妈是个荡妇吗?或是其他家长、老师……」

昨晚的画面接着浮现,黛华淫秽的表情,小良狰狞的眼神……

我应该做些什麽挽回儿子吗?

就在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下,想起每一个空虚的夜晚,最后我走出了大门。

校门口的人群因为我的出现引起一些骚动,接小孩放学的家长男男女女不时打量着我,有几个为人父的男子一双眼直盯着我的腿,还有几个学生偷偷瞄着我的胸部,而那些衣着朴素的妈妈却是投来带着敌意的眼神。

刚开始,我有些不知所措,四周灼热的视线让我感到晕眩,好几次想回头就跑,急於自这令人窘迫的氛围中逃脱。

不过女人天性就是要接受艳羡的眼神,当我慢慢分别出男人爱慕与女人仇视所代表的象徵不同时,我反而觉得想笑。

看看这些想看却不敢光明正大看的男人多麽可怜,我也像这些妈妈们一样经常素妆迎人,生活在柴米酱油盐的日子里,男人却从不慷慨给予关爱的眼神,而我人生大部分的时间也如同这些认命的妈妈们一般,忘记了自己体内仍有炽热的灵魂等待唤醒。

我彷佛看着过去的我,深深地为他们感到悲哀。但一个快四十岁的女人,仍然拥有颠倒众生的能耐,这点却又使我感觉舒服多了。

小杰穿着纯白的制服甫走出校门,他一眼就看到我,然后开始变得像那些上了年纪的男人一样,眼神闪烁、笨拙的想掩饰什麽.

天呐,男人不论岁数都是这副德性吗?

我缓缓地朝他走去,彼此的距离越近他越是显得焦躁不安。直到我站在他眼前,小杰终於与我四眼交会。

「傻孩子,不认得我了吗?」

他听到我的声音方才两眼瞪得老大直呼:「你是……妈?」

「是啊,不认得了吗?」

「你……你怎麽会?」

我摊开双手转个圈让他仔细瞧瞧,心里非常得意。

「妈妈这样好看吗?」

他的表情已经告诉我答案,我轻轻拧他的脸颊一把。

「看傻了呀?妈妈偶尔也该穿得漂亮点上街啊,好了,我们走吧!」

我亲昵的挽着他手臂,明显感觉到小杰真的长大了,他身上飘来雄性的独特气息,肌肉结实富有弹性,站在他身旁我已经搭不到他的肩膀,他现在已经强壮的足以保护我了。

并肩走在红砖道上,一只强健有力的臂膀使我意乱情迷,真希望就这样走下去不要停下来。

「你喜欢妈妈这样打扮吗?」

这孩子只要过度紧张就蹦不出一个字,但我很意外他竟开口答腔:「喜欢,妈,你好漂亮,我刚刚差点就认不出你来。」

「跟小良他妈妈比起来谁比较漂亮?」

他不假思索就说:「当然是妈妈比较漂亮。」

这是最好的赞美了,我决定好好犒赏他。

「瞧你嘴巴这麽甜,你不是一直想要买数位相机吗?我们走吧!」

「真的可以吗?太好了!」

他雀跃不已,拉着我加快脚步往市区走去。

三十分钟光景,我们来到百货公司数位相机专柜前,小杰很快就挑了一款相机,离傍晚还有一段时间,在往公园的路上他不时兴高采烈的把玩着新玩具。

「妈,你今天这麽好看,我帮你拍几张。」

我摆了几个姿势,他并不满意。

「这样不行啦,你的表情不自然,拍起来不好看。」

他索性跑过来替我抚顺头发调整手部的姿态,然后又回到原位:「现在稍微弯腰,头往前倾一些,对对,就是这样,不要动喔。」

喀嚓一声,他旋即把相机上拍好的照片预览图递给我看,那上面的我看起来性感动人,我不禁对他另眼相看,小杰的确有这方面的天份。不过,照片上的我因为弯着腰,胸前的乳沟份外清楚,乳房也呼之欲出。

我不禁怀疑他是故意的。

接着他又要求我坐在椅子上双腿斜陈让他采跪姿拍了一张。这次的照片由於在正前方较低的位置取景,穿过裙摆自双腿间隐约看得到底裤。我几乎可以确定他是刻意的。

我故作轻松假装并未发现,一切都顺他的意。

直到太阳将西落前,他已经拍了不少,每一张都有不同的重点,不外乎是胸部或是穿帮的三角地带。

我发现他似乎很喜欢我的臀部及腿,其中不乏几张特写。

他重复审视预览图,眼里闪耀着异样的神采,彷佛得到了他所想要的,这个当下我看到了与平时不一样的小杰。

他欣喜的表情忽地凝结。

「怎麽?拍得不好吗?还是妈妈不够自然?」

他摇摇头稍一迟疑才说:「太阳快要下山了,我想再拍一张,怕妈妈不会答应。」

「再拍一张就再拍一张,怎麽会不答应?」

「不过……这次我想拍比较……比较……」

「没关系,你说想拍比较怎样的?」

嘴里虽然这麽说但看见他面有难色,我心里噗通噗通的直跳。

「我想帮妈妈拍一张比较……比较性感的。」

应该还不至於要露点吧?这孩子个性不会这麽直接,牙一咬,我只得点头答应。

「要摆怎样的姿势?」

「我想由下往上拍,所以妈妈站在椅子上好了。」

我顺从的站在椅子上,裙子这麽短还由下往上拍,幸好此时没其他人经过,要不然岂不羞死人。

接着他要求我弯腰两手撑在膝盖上,这个动作迫使群摆高度往上提,我猜想臀股一定遮不住了。小杰眼里闪过诡谲的神色端详一会儿,又改变主意要我一脚跪在椅子上,一脚笔直的踩在地上,双腿距离较大而私处那早已春光外泄。

他满意的一笑,竟在我身后侧旁蹲下拿起相机,嘴里还提醒着:「妈,你回过头来看着我,我要拍了。」

我回过头看他,心里直呼:「我的臀部还有那里一定占满整张照片了。」

按下快门喀嚓一声的刹那,心里说不出懊悔还是放下一块石头。果不其然,这次他很快收起相机,连预览图也不给我看了。

我们坐在椅子上肩靠着肩,夜幕很快就笼罩四周. 为了避免尴尬,我问了一些学校的事,但又怕破坏他的兴致,又慢慢把话题转到其他无关紧要的地方。

这时几对情侣三三两两踱步在公园里氛围骤变,随着男男女女对我们不经意的的注视,我和小杰间顿时陷入沉默,好一会儿小杰才开口问道:「妈,没有爸爸这麽多年来,你会不会感到寂寞?」

这问题彷佛是一记闷棍,我一直以为平静过生活就好,直到最近才发现其实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妈妈有你作伴并不觉得寂寞啊。」

大人的世界总不乏口是心非。

「你没想过谈恋爱吗?」

「没想过,我只想好好照顾你,让你平安长大。」

「真的都没想过?」

我一怔,惊觉自己又回到了母亲的角色。

「想有什麽用呢?妈妈已经老了。」

「怎麽会?你还是这麽漂亮,只是没有常打扮而已。」

「真的?你觉得妈妈哪里好看?」

他瞥一眼我的腿,脸忽地胀红起来。

「胸……胸部很大。」

原来脸红是因为说谎。

「小鬼头,你怎麽知道胸部大就是好看?妈妈的腿不美吗?」

「不……不是,你的腿很美很漂亮。」

「你比较喜欢胸部还是腿?」

「我比较……喜欢腿。」

椅子后方的树丛隐约传来男女的轻声对话,我并未在意我们此时此刻在这里是否不适合的问题,但小杰头一次透露对我身体的看法那倒是有趣。

「那你会不会拿你最后拍的那张照片去自慰?」

他脸色倏地泛白:「不……不……」

我凑近身让胸脯贴紧他的手臂,很快在他嘴上一啄。

「那张照片……要藏好喔,千万不可以让别人看到,那是我们的秘密,知道吗?」

他喜出望外的看着我频频点头,然后才缓缓地说:「妈,你今天很……很不一样。」

「因为我穿得很漂亮吗?」

「也有……但是……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一样。」

「或许……妈妈想要谈恋爱了。」

他一怔,半天蹦不出一个字,看他这模样,我不禁莞尔:「傻瓜,妈妈也可以……」

背后树丛突然传来呻吟声,我和小杰不约而同的四目交会,我举起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他不要出声,拉着他悄悄躲到一旁,两人紧靠在一起蹲在花丛后动都不敢动。

男人的声音在夜里清晰的传入耳里:「摸一下就受不了了唷?你看,刚刚还说不要,现在湿成这样。」

「讨厌,还不是你摸人家胸部。」

我不禁一愣,小杰在旁边眼前却发生这种事,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别嘴硬,摸个两下我保证你爽翻天了,你看,连内裤都没穿还逞强。」

「唉唷……不要摸那里啦……等一下被别人看到……」

女的开始娇喘连连,我往旁边偷瞄一眼,灯光昏暗实在看不清楚小杰的脸。

但眼前春色无边,我也禁不住这麽直接的冲击何况是他。

「我那里硬的受不了,用你的嘴快活一下吧!」

「人家不敢,会有人看到啦!」

「怕什麽,黑漆漆的谁知道,快啦!」

接着女的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男人扬起浓厚的鼻息,脑海登时浮现一个女人替男人口交的情景,而那个男人的脸却用小杰取代了。

这个画面使我不禁心驰意乱。

「唔……不错嘛,好舒服啊……」

我跟小杰比肩而邻,虽然看不到他的反应,但我可以感觉到他身体微微的颤抖,再待下去真不知会发生什麽事,只好先拉他离开,但伸出的手却意外被他紧紧握住,他的手心发烫满是汗水。

「好了好了,再下去就要收工了,你停停……」

「换你了,来,腿张开点我嚐嚐味道。」

「不……不要……啊……」

黑暗中,小杰拉着我的手握着一根热烫的东西,心一凛,那…那岂不是……

他那话儿?我吓一跳下意识松开手,他旋即又抓住手腕不肯放。

「嗯嗯……好痒……」

「死人……好会舔……不要再弄了……人家受不了了……」

呻吟声伴随煽情的夜色彷佛最好的催情剂,我不由自主套弄起小杰的阳具,心里直呼那是一支粗大的棒子。

「想要了吧?还不快躺下让我插个痛快。」

「你要轻一点喔!」

「狠狠地插进去才会痛快,快躺好。」

在这个时候,我也想体会那种粗暴的凌迟,啊,小杰的东西越来越硬了,我的下体也逐渐搔痒难耐。

不知什麽时候,有一只手在背后游移,慢慢地自背脊顺沿而下,抚摸着我的臀部,时而轻捏时而紧持。当它掠过我的股沟,我差点要失声叫出。

「啊啊……好深……」

那女人不禁呜咽的同时,小杰的手大胆地掀起我的裙摆直至腰际,我身躯一颤双腿一麻撑不住倒向另一侧,下体登时朝着小杰蓬门大开。

他没放过这个机会顺势压了上来,对於他的大胆我吓了一大跳。

私处接着感觉到鼓胀的硬物不住叩门,我想要推开他无奈施不了力。耳边只听到那男的满口淫语:「好紧啊……好湿啊……你看你这个浪货。」

「现在哥哥我就操死你……」

小杰下体像公狗般失控的不住往上挺,顶得我阴户酥麻不已,情不自禁冀望每一次的碰撞能更用力些。我宁可他真枪实弹的挺进来也不要这样隔靴搔痒,再下去我会发疯。

那对男女粗重的喘息此起彼落,还不时传来「噗滋、噗滋」的声音,儿子压在身上胡乱的扭动,我不确定他是不是还记得我是妈妈。

我推不开他却又不能出声制止,只能任凭他粗鲁的拉下我的上衣掐着乳房,旋即又扯开我的丁字裤,我紧紧地并拢双腿,脑海却想起父亲那张狰狞的脸。这个僵局在他孔武有力的双手下很快被化解,我意识到我无力阻挡,但这不也是我隐隐企盼但又不敢面对的剧本吗?

我的双腿被敞开,只要再一步,慾望就获得解放,但人伦就要坠入地狱。

我很讶异我居然没有感到悲哀,只有心口燃烧的那把熊熊烈火,烧着烧着越来越旺,直到一发不可收拾。

我挽住他的颈子,在他耳边用最后一丝气力吐出几个字:「妈妈也可以跟你恋爱……」

他的龟头已经顶住我的洞口,那一刹那,我的心神已经完全失守。

正当我全心全意迎接下一刻,小杰却没有立即插入。夜晚静谧的令人害怕,近处传来阵阵如潮的低吼娇啼,每一个音符都在拉扯内心原始的情慾,我的身体爆发不可抑制的需要,天啊,好儿子,不要让妈妈再等下去了。

思绪紊乱的我,内心同时痴狂的鼓吹着:「来吧!现在就进来吧!我保证妈妈那里不会比阿姨差的。」

小杰似乎感应到我的哀求,腰一沉,巨大而强烈的饱足感自胯间袭来,他坚挺的阳具一寸寸的挺进,阴道不由自主的收缩、吞食,紧紧地包覆入侵禁地的肉棒。但肉缝扩张的程度超出想像,不曾有过的深入尺度使撕裂感接踵而来。

我难受的用双腿死命缠紧他的腰,深怕子宫不小心就被凿穿,幸好小杰的挺进已经达到顶点,稍作喘息下体的痛楚才逐渐消失。

放开小杰的腰后,阳具随即拔出紧接着又猛烈的挺进,毕竟是小孩子,不懂得控制节奏只知一昧冲刺,但经过短暂而迅速的抽送,被拓充的肉壁原带着一丝丝的痛苦却遽然转变为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压抑着不敢叫出声,但因小杰过於巨大而意外被开拓的深处,在每一次碰撞充满越发饥渴,为了让他更深入些我开始扭腰逢迎,但那股庞大的需要像是无底的深渊将我淹没。

那对男女发出猛兽般的叫声双双迎向顶点,而儿子在我身上的驰骋才开始趋於猛烈。

啊……还差一点……再进来些……用力……

我张开双腿像个淫妇般半身赤裸着,小杰在我身上卖力的宣泄肉慾,我庆幸夜是这麽的黑,否则我不能想像如何面对他灼热的眼神,而更羞於让他看见母亲性交时淫乱失常的模样。

几滴水珠忽然落在脸上,那是小杰的汗珠,我可以感觉他亢奋的生理反应,双臂僵直的撑住身体,而阳具在腰际的催送下毫不留情的在阴道里挺送。

里面好痒啊……快融化了……

我开始期待一波小杰带来的高潮,同时用手努力摀住嘴,深怕自己如潮似水的性爱反应加速了他的倾泻。

眼前倏地浮现父亲的脸庞,不一会又变成小良,我双手往上挥胡乱想抓住什麽,而身体上下起伏的节奏越来越快。

快了……就快了……

说时迟那时快,小杰闷哼一声,双臂箍住我的身躯,下体狠狠地顶着我的阴户一动也不动。

不行……还没有……不行啊……妈妈还没有……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小杰猛地紧实抱紧我在耳边使劲厮磨,肉棒则在我身体内不住抽动,接着下腹扬起暖意不断的扩散。

夜再度恢复宁静,我彷佛做了一场梦。

我睁开眼,视线穿过他的肩膀直达星空,内心却有无尽的怅然若失。

想起我们终於也成了拥有不正常关系的母子,不禁环抱着他,爱怜的抚摸他结实充满弹性的背肌,他的头发,他的肩膀。

那对男女不知何时早已离去。良久,伏在我身上的小杰才逐渐平复。

他不发一语缓缓地起身,当虚弱的阴茎抽离阴道,浓稠而大量的精液潺潺流出,我才深切的体认到,小杰方才与我合而为一是再真实不过的事实了。

我们整理好服装,相继走出花丛,虽然明知道小杰在身后跟着,但我不敢回头,心里却想:「他现在会怎麽想?拿跟妈妈做爱的感觉与翁黛华比较?还是嫌我肮脏甚至正在懊恼刚刚一时冲动?」

我的心好乱,我竟跟儿子像偷情般在公园办事,双手下意识揪着裙摆恨不得它能够掩盖住裸露的双腿,而高跟鞋在路道上「答答」的响着,就像不断在提醒自己是个淫乱的荡妇。

另一方面,性慾仍像一把火在体内燃烧着,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为了什麽感到痛苦。

一失神,脚未踩踏实,身体往后一倾,小杰很快自背后搂住我。

他身上雄性的气息窜入鼻腔使我晕眩。

「妈……你没事吧?」

「我没事。」

「你……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我……我一时忍不住才……才……」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麽回答他,稍有迟疑他立即将我拥入怀中。

「你不要不理我,我知道都是我不对,妈,你不要生气……」

男人……不,即便是男孩子的胸膛都是这麽的温热舒服,坚实的臂膀让人感到莫名的安全感。原来他以为我生气了,心一宽,原先的猜疑登时烟消云散。

「我的脚有点不舒服,你找个地方让我坐下。」

他扶着我在公园椅子上坐下,小杰的眼里透露出惊恐与不安。

「替我脱了鞋按摩一下脚踝好吗?」

小杰乖巧的脱下高跟鞋,厚实的双手在我脚踝上又捏又揉。

「嗯……舒服极了,太久没穿高跟鞋,小腿肌肉也挺酸的。」

他听懂了,顺从的在小腿上按摩,但眼神却不时飘向大腿甚至是胯下。

「你的眼睛真坏,刚刚黑漆漆什麽都看不到,你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想看妈妈脱光的样子对不对?」

他一惊停止手部的动作。

我拍拍身旁的座位示意他坐下。

「我知道你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爸爸走了之后你就跟妈妈相依为命,你也很听我的话。但是……」

他的眼神透露出殷殷期盼。

「妈妈既然已经跟你……那个,有时候……你也要知道妈妈也是女人,可以吗?」

他点点头。

「不论如何,刚刚的事就当是我们的秘密,答应我……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吗?」

他头点的更用力,怯生生的说:「那你不生气了?」

我给他一个安慰式的微笑。

「从今天开始,妈妈和你已经不再只是母子关系,呃……意思是说……你懂我的意思吗?」

他懵懂的皱着眉头。

唉,我是不是太过急躁了,一个国中生怎麽会真正懂得男人跟女人错综复杂的关系呢?我索性拉他的手放在我的胸部上,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你想要的时候妈妈可以帮你,像这样摸一摸也没关系,但这个时候要把我当成女人不是妈妈。」

小杰望着放在胸前的手吞着口水:「我以后真的可以像这样摸妈妈……或是看妈妈的身体?」

他说得这麽直率露骨,让我有些招架不住。

「但是不能说出去,任何人都不行,包括小良跟阿姨,好吗?」

他似乎了解刚刚所发生的事我并没有责怪他。

「还有……以后不要把那个射进去……妈妈怕会怀孕。以后小良或阿姨跟你说什麽都要告诉我,如果有隐瞒,妈妈就不让你碰了。」

「我……我知道了。」

这孩子毕竟单纯,这样也好,我才不会对母子间的越矩行为有着深沉的罪恶感。相反的,小杰不会再受到黛华母子的摆布,这样想心里舒坦多了。

「妈,你刚刚说可以跟我谈恋爱……」

「妈妈也是人,有时候也会感到寂寞,我也不想再去招惹别的男人,如果谈谈恋爱可以更快乐,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小情人呢?」

他高兴的紧紧搂住我:「当然愿意。」

我的手恰巧碰到他的胯间,那个地方居然已经起了反应。

「你……你那里又硬了?」

他抿一抿嘴唇腼腆的望着我。

年轻人果然精力异常旺盛,我不禁叹了一口气,何况需要一次真正的满足的人是我,想起他异於常人的尺寸,我竟感到心都野了起来。

顾不得这个时候会不会有人撞见,我拉开他裤裆的拉链,温柔掏出早已坚硬如石的肉棒,两人四目相交,接着便低身张口将儿子那话儿含进嘴里,小杰立时发出低吼。

我伸出舌头舔着阴茎每一寸肌肤,就像是品嚐一支极美味的冰棒,我爱怜的享受它的滋味一遍又一遍,而阳具越来越烫,模样越发油亮骇人。

小杰在这方面还是个生手,我怕他禁不住缴械,口交过程并未持续太久。我自裙内褪下丁字裤交给他:「你现在可以看到妈妈把你棒子吞进去的样子了。」

我双腿一跨,站立在他下体间,撩起裙子让他藉由昏黄的灯光看到我私处黑压压一片的阴毛,然后一手扶正粗硬的阳具,臀部稍往下沉,龟头精准而缓缓地撑开肉瓣,他瞪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下体的交合处。

「就像这样,刚刚你就是这样插进妈妈洞里. 」

腰力一松,硕壮的阴茎再次充满整个阴道,有了第一次的体验,这次我小心翼翼的循序渐进,逐步吞没儿子巨大的棒子。

「喔……好深……」

我感觉到子宫受到挤压,撕裂感却是不如方才剧烈,那感觉如上了天。

「妈妈……好舒服喔……」

我保持不动,爱怜的凑上双唇,让彼此的舌头交缠继而展开温存的热吻。同时,我引导他的双手捧着我的臀部,这才如蛇般扭动纤腰,儿子的硬棒子在阴道肉壁四处摩擦,每一个角度都让人销魂。

「唔……妈妈那里好痒,你慢慢用力……对……慢慢来……」

「妈……这样可以吗……」

「啊……啊……」

小杰逐渐加快挺拔的速度,我由於采坐姿,阴茎深入的程度远比方才更能搔到痒处,性慾一沸腾就像要把我吞噬,他的双手在挺进时使劲地将我的腰往下迎送,两人的下体因更加密实的贴合发出「噗滋噗滋」的淫乐。

我望着他紧皱眉头似痛苦似快活的表情,不由自主将两个乳房贴上他的脸,他衔着我的乳头吸吮起来,那使人发狂的酥麻感旋即传遍全身。

「现在你可以用力的插了,啊……妈妈都是你的……」

小杰奋力的冲刺,狂乱如脱缰野马,我则像是那片原野任其奔驰。

下腹肉腔忽地一缩紧,前所未有的高潮来得令人措手不及:「啊啊啊……痒死了……痒死了……啊……」

高潮的顶点使我越发淫乱,在顶端即将下坠的瞬间令人承受不住:

「再给我……啊……插死我吧……好儿子求你插死我……」

我抓着他的头发,没命的喘息,只感觉阴户全湿透了。我一定是个淫荡的女人,即使不是,也是个下贱的母亲,不管怎样都好,现在我只想与男人痛快的性交。

「妈妈……我要……妈……我要射了……啊……」

这个时候哪里顾得了许多,我用呜咽的语调近乎哀求着:「好…射进来……全都给妈妈……射进我里面来……」

我感到身体某部份正在融化,小杰在我身体里畅快的挹注了大量的精液,我本能的扭起腰,全心全意感受儿子的滋润。

我们紧拥在一起,让夜色吞没了彼此的呻吟。

折腾了一晚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和小杰匆匆的赶搭上末班捷运,适逢加班与补习结束的人潮,车厢内异常拥挤,我们两人紧紧地贴在一块。

虽然彼此仍旧维系着母子关系,但对彼此肉体甫卸下防线,而且多了一份贪婪却另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小杰不时试探性抚摸我的臀部,一会儿又调皮的用手挤压我的乳房,不经掩饰的孩子气弄得我心慌意乱,我只好在耳边轻声的告诫:「小鬼头,别人会看到啦!」

他天真的在我耳边说:「妈,你这样真的好漂亮,我忍不住想要摸摸你,真希望赶快回到家。」

我白了他一眼,但这样的奉承心里却是很受用。我张望四周确定没人注意我们才对他细声的说:「你刚刚在公园弄了两次,难道不累吗?」

站在眼前,逐渐显露出男人轮廓的孩子眼里蕴含着笑意,看似对刚刚发生的事意犹未尽,而且做好了下一次的准备。想起他坚实的臂膀,不可抵抗的力量,我也不禁浸淫在公园那片刻令人难以置信的光景里.

我们手牵着手像一对热恋的情侣快步在回家的路上,小杰急色的样子让我感到好笑。

「妈,我们快回家吧!」

「你看你好色的样子,赶快回家好再一次欺负妈妈吗?我可告诉你,我已经累的半死,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不行,再一次嘛!」

正当我们来到家门口,却意外碰到小良,他马上注意到我们牵着的手,大概是心虚,我们放开了彼此。

「小杰原来你不在,我刚刚按了半天的铃难怪没人应声。」

小杰看了我一眼,方才欢天喜地的神采早已消散无踪,他说:「你找我有什麽事?」

小良的视线转移到我这来,我知道他不知又要搞什麽花样,我勉强的堆起笑容:「那麽你们不要聊得太晚,小杰别忘了明天还要上课喔。」

然后,我对小杰使了个眼色就迳自推门进去,门板一合我就在门内听到小良说:「你不是答应我了吗?到底什麽时候才可以?」

「你……你是说……」

「还装蒜,我们不是约定好,你让我上你妈我就让你搞我妈,然后你要想办法骗你妈到我家来一起玩吗?」

「可是,我妈她……她一定不肯的,不如我们就算了好不好?」

他们之间竟然有这种约定,这实在令我大感意外。这麽说,那天晚上小杰跟翁黛华那档事只是实践小良的诺言?不,怎麽会这样?那麽小良跟我那件事……

小杰早就知道了?

「这我不知道,你自己去跟我妈说,她刚刚才叫我来催你。」

在他们母子设陷阱侵犯我前,小杰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小良不是说什麽这是两人的约定吗?这……

这真是太过分了!

「我不要,我现在不想要那样做了。」

两人之间顿住一会儿,小良才说:「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看你今天晚上一定上过你妈了,对吧?两人还牵着手回来,哼!你们现在跟我们又有什麽不一样?装什麽清高?」

「你不要这麽大声,会被我妈听到。」

「我才不怕哩!你妈不过是个淫妇,自己儿子还不是照样不放过,怎麽样?你妈的穴紧不紧?要不要我告诉你那是什麽感觉?」

小良简直越说越难听,我在门内气得直发抖,胸口腾升的怒火一发而不可收拾。

「你不要再说了!不准你这麽说我妈!」

「唷,生气啦?之前不知道是谁一天到晚求我让你搞我妈的,现在嚐过滋味就忘记自己承诺过什麽,你不要忘记,让你妈先给我搞的主意是谁提出来的?」

我脑里轰隆隆作响一片空白,完全听不见他们接下来说了什麽,眼前一片模糊,泪水不听使唤狂涌而下。

我一直以为小良带坏了小杰,没想到……没想到小杰才是始作俑者,他竟然以出卖妈妈肉体来成就他的性慾,这真是始料未及,这怎麽会是一向乖巧听话的儿子?而我刚刚还在公园跟他做了那种违背常伦的事。

我双腿一软坐倒在地,懊悔、错愕种种复杂的情绪纠结在一块,原来我自始至终都被蒙在鼓里,我不能相信小杰会对小良母子做出这种承诺。

没错,小杰不是这麽坏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对母子搬来之后才走样的。

不知从哪涌出的力气,我无意识的站起身快步往前走,胸口的愤恨膨胀到了顶点必须找到发泄的出口,对!只要那对母子不在什麽都会好转的。

我甩开门,翁黛华正背对着我在拉开扭打成一团的两人,我一个箭步趋前,翁黛华回过头诧异的望着我接着缓缓跪倒,小良在小杰身上拳如雨下,我发狂的推倒小良,他跟他妈妈一样,瞪大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我。

这一连串的画面无声无息,就像慢速播放的电影使人困惑。

「妈!妈!」

小杰箍紧我的手腕直到发痛我才听到他的呼喊。

「怎麽了?」

「你……你快放开手……」

我不解的低头望向双手,手里不知何时握着水果刀,刀柄沾满了血,这一刻我完全记不得刚才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