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青衣楼》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青衣楼》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青衣楼 青衣楼

    天色还未亮,宁菲菲便已经穿着一身红衣,蒙着盖头,静静地等在自家的梳妆台前,身后一个丫鬟正在忙着整理衣物。再过一个时辰,就会有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穿着大红马褂胸前悬着大红花来迎娶自己了。听着外面喜庆的声音,宁菲菲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忐忑,也许带着一点激动。  这个年代的女子,哪有什么婚姻自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是女子的未来。

    zhuanyongj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青衣楼》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青衣楼》,是作者zhuanyongj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天色还未亮,宁菲菲便已经穿着一身红衣,蒙着盖头,静静地等在自家的梳妆台前,身后一个丫鬟正在忙着整理衣物。再过一个时辰,就会有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穿着大红马褂胸前悬着大红花来迎娶自己了。听着外面喜庆的声音,宁菲菲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忐忑,也许带着一点激动。  这个年代的女子,哪有什么婚姻自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是女子的未来。

《青衣楼》 第二十九回:再遇真色 免费试读

「姐姐这番,可是便宜了那两个色中饿狼了。」是夜,何露微微笑着对宁菲菲说道。

「我可没有做什么,只是跳了个舞而已,虽然这个舞有个美艳的名字,叫做『销魂极乐舞』。他们便什么都不知道地自己狂泄不止了。那些阳精就让刚入门的姐妹们拿来修炼吧,虽然驳杂不堪,却能够让媚功有一个良好的开始。」宁菲菲淡然说道。

「妹妹早已安排下去,让功力最浅的小梅和小竹分别去吸收了。」

「如此最好。」

青衣楼的火爆,没过多久便传到了皇城中。

清晨,御花园中,渐渐成熟的皇帝正在花园中随着少林戒律院首座真色修习佛法。伴随着清晨呦呦的鸟鸣,皇帝缓缓睁开了双眼。

「真色大师,关于最近忽然兴起的青衣楼,你怎么看?」

真色最近心情很不好,一直以来信任的如明原来早已被那个妖女控制,不知何时放走了她,于是住持便派他追查妖女的下落。这才来到了京城,却被皇帝不小心偶遇,被强行拉进了皇宫,宣讲佛法。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青楼青衣楼的。「皇上问一个和尚关于青楼的事情,怕是问错了人吧。」

「哦?朕还当大师已经知道了呢……」皇帝故作神秘,微微笑着说道,「那青衣楼的头牌,听说是姓宁……」

真色听了吃了一惊,这「宁」姓对他来说再耳熟不过,连忙问道:「难道是那个妖女?」

「这个……就需要大师随朕亲自去看看了。」皇帝似乎对青衣楼很感兴趣,说道,「朕已经和青衣楼的主事人说好明夜包场,大师可有雅兴?」

「这……」真色犹豫了片刻,小心翼翼地问道,「莫非皇上将贫僧留下,其实早已知晓了贫僧此行的目的?」

「大师觉得呢?」

五年时间未见,真色只觉得面前这个少年天子再也不是当年的模样,变得更有城府,更有心机了,自己完全猜不透他的想法。

见真色没有回答,皇帝注视着真色,又说道:「朕早已令赵太医占过一卦,此行结果乃是大吉之兆。赵太医传自唐朝『果老星宗』,想必大师也有所耳闻。五年前往少室山的行动,正是此人算出大凶之兆,却又说朕能逢凶化吉。」

「既然如此,贫僧便答应了。」真色不敢和皇帝对视,只能答应。

「有大师相助,朕无忧也。」

第二天傍晚,皇帝换回了他之前去少室山时穿的黄杉,戴上一顶帽檐很大的帽子,又勒令真色换上了寻常公子哥的服装,戴一顶同样的帽子来掩盖自己的光头,随后二人悄然出宫,来到了青衣楼的门口。

「两位客官,请恕今日青衣楼不接待了,今日已经被一位老爷包场了。」迎接他们的是何露,她正在门口等候着那位给了她三块拳头大的金子包场的老爷。

就在这个时候,皇帝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绣着荷花的丝帕,递给了何露,说道:「上次来的是本公子家的主管,这么说你该明白了吧?」

何露自己端详了一下丝帕,确认了的确是出自姐姐宁菲菲的手笔,于是用一旁早已准备好的装满水的铜盆浸泡了一下,一行金色的字逐渐浮现了出来,正是「青衣楼贵客专用」。

「身份无误,两位贵客请。」何露推开青衣楼的大门,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后跟在二人身后,走进了一层的大厅。

走进青衣楼的刹那,连皇帝也被其中女子的姿色惊艳到了。饶是他已经后宫佳丽三千人,更有无数宫女丫鬟,只是多半良莠不齐,哪里比得上青衣楼内各个都是人间绝色,不禁感叹道:「不错不错,早就听说青衣楼内的女子都是天下少有的绝色,没想到闻名不如见面,甚好甚好!」

莺莺燕燕的女子知晓这便是今日最大的金主,立马围了上来,齐声说道:「给两位公子请安了~」软软的声音让皇帝很是受用,微笑点头,但是一旁的真色却是再也忍耐不住,大喝一声,吓退了所有围上来的女子,高声说道:「妖女宁菲菲!老衲知道你在这里,今日你别想跑掉!」

「真色大师,怎么能如此唐突佳人呢?」皇帝责备地看了一眼,对何露说道:「真是抱歉了,我家这位似乎和贵楼花魁有些过节,唐突了佳人。不知我等是否有幸能一睹花魁姑娘的真容呢?」

真色一开口,何露已经知道来者不善了。只是她知道,自己的姐姐一定会处理好这次的事情,而自己只需要让一切都井然有序便可以了。

「原本想要见到我家宁姑娘需要过八关十二美人,只是二位已经包场了,这过关的步骤却是可以省略了。我家宁姑娘就在三楼,二位是一起去还是分别去呢?」

皇帝见一旁的真色怒气冲冲,似乎被他自己强行压了下来,于是摇了摇头,说道:「在下还想试试这八关十二美人呢,这番精心准备的佳肴,若不品尝,岂不是白来了一遭?至于这位嘛……」

「老衲现在就去会会这妖女!」说罢,便一跺脚,一个旱地拔葱,直接从一楼越过了护栏来到了「菲」字房的门口,一把推开了房门,一个闪身便进入了菲字房中。

何露见状,摇了摇头,她有些担心姐姐能不能解决这个少林高僧,更好奇身边这位黄杉公子的来历。此刻的他正在和姐妹们打情骂俏,似乎真色的行动与他毫无关系。何露见状说道:「既然如此,公子便随我开始这『八关十二美人』吧。」

「哦?怎么个闯关法?」

「我们青衣楼一层二层一共有八间客房,每一间里面都有一个姐妹把守,分别考较公子,视为一关。而一层大厅的舞台上也同样有四位姐妹,会出琴棋书画四道谜题。共有十二美人。」何露一一指了指四位环绕在皇帝身边的美人,说道,「这四位便是对公子最初的考验了。」

「哦?那琴棋书画四道谜题不算在关之内吗?」皇帝似乎对这样的考验很感兴趣。

「当然不算,她们四人旨在找到公子的弱点,以便在之后的八关中加以利用。」何露笑容中透着狡黠,「这可是奴婢想出的主意哦~」

「哈哈!好!好一个八关十二美人!这挑战,朕……本公子接了!」皇帝大手一挥,周围围绕他的女子便笑闹着一哄而散。

「既然如此,奴婢在第二层『荷字房』静候公子佳音。」

话分两头,另一边的真色却是被菲字房内的景象吓了一跳,房间内的四壁上挂满了写着佛经的书法,字体娟秀,颇有几分大家风范。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苦修佛法多年的真色当然早已熟背了心经,只是当他默念起墙上书法时,却发现上面的心经不知为何少了许多句子。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为何所有的书法上都少了这两句?」真色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似乎自己的精力无法集中,内功运行也越来越慢,这不是好征兆。「这书法绝对有问题!不能再看了!」他强行振作精神,闭上眼睛,坐在地上调息,不再去看那些书法,只是常年的修行却让他止不住地去默诵心经。

「真色师兄可知此处为何写满了心经?」就在这个时候,宁菲菲不知从何处出现在了真色的前方。她今日没有再着那身青衣,反而换上了一套艳红色的霓裳羽衣,双腿上穿着白色丝织长筒袜,上面还绣着一些文字。

只是真色一直闭着眼睛,看不到宁菲菲今日的打扮。他怒哼一声,说道:「谁是你这妖女的师兄了?」

「不管真色师兄承认与否,师妹也已经认静尘为师了。」宁菲菲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了真色的面前,叠起两腿,让自己的足恰好送到真色的面前,「静尘师傅教师妹的第一篇,便是这心经。」

「哼,你这心经缺字少句,是如何学的?」真色依旧闭着眼睛,只是宁菲菲足间的香甜气味,多多少少钻进了他的鼻腔。

「师兄一直想看的字句,只要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了。」宁菲菲的言语中充满了挑逗与魅惑。

「妖女说的话,老衲会信吗?」真色神色严厉地说道。

「师妹却觉得自己深得师兄信任呢,否决师兄也不会在师妹的房中打坐修炼了~」宁菲菲微微笑着说道,「如果师妹这个时候,点住师兄的穴道,师兄不久任人鱼肉了吗?师妹的媚功,可不只是房中术那么简单哦~」

真色听后双眼怒睁,吃了一惊,连忙打算一个后空翻和宁菲菲拉开距离做好防御的姿势,只是这个意图却被宁菲菲看破,一只脚压在了真色的脑袋上,使出了千斤坠的功夫,便将真色再次压回了地面。而这个时候,宁菲菲丝袜上绣的字,以及双腿之间私密的角落,都被真色尽收眼底。

原来,宁菲菲的丝袜上也绣着心经,而关键的「色即是色色即是色」更是用红色的染料特别标注。真色终于找到了一直以来找寻的字句,心中没来由的一松。完全没有注意到宁菲菲在「色」字上懂得手脚。只是这「色即是色」的暗示,却偷偷置换了他原本的常识。丝袜上光滑的触感透过自己的光头直达他的脑海,让他心旌荡漾,常年修行的佛法在此刻似乎没了作用,他的下体竟然不自觉的挺立起来,在他的腰间撑起了一个帐篷。

「师兄,师妹腿上这心经,可是正确的?」宁菲菲一边用丝袜脚摩擦真色的连,一边向他展示着自己的双腿。

「对……对……」真色只觉得口干舌燥,欲火再难自制。

「那你想不想舔一舔呢?」宁菲菲继续诱惑道。她坐在椅子上,一只脚踩着真色的脸,而另一只脚则偷偷伸向了真色的腰间,轻轻逗弄起他的帐篷来,「师兄,你下身的佛棍,好像有点不听使唤啊……」

在多重的诱惑之下,真色终于稍稍伸出了舌头,舔向了宁菲菲的美足。只是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便再难以结束。丝袜上传来的甜香透过唾液流入口中,那蜜一样的味道让他如同上瘾一般欲罢不能。

然而就在这时,宁菲菲却一转身,将两条腿都收了回去。「师兄,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像条狗一般?跪在地上,摇尾乞怜。」真色爬着到了宁菲菲的脚边,还想要继续舔,而宁菲菲却灵活地一一躲开,只留下阵阵香风,更让真色沉醉。她看着真色茫然而又焦急的模样,心中暗笑,一边躲避真色的嘴,一边说道,「师兄这般样子,和那些跪在地下祈求妾身垂帘的恩客们,又有什么分别呢?男人,不过都一样,哪怕得道高僧也不例外。」

然而真色却似乎完全没有听见,他已经变成了被性欲只配的发情的疯狗,满脑子只想着「色即是色」,只想和宁菲菲春风一度。

「真不愧是我门圣物情蚕丝袜,即使是得道高僧一样毫无还手之力。只可惜这么珍贵的一条丝袜被我绣上了心经……」宁菲菲心中这般想着,脸上的喜色却溢于言表,「算了,也许以后还会遇到少林寺来寻仇的人,那时一定还有用处。」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