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九月寒风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九月寒风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狂龙掠艳 狂龙掠艳

    我叫龙思华,今年(也就是2995年),今天,正好是我三十五岁的生日。  从我以优秀的成绩进入天都学院的那一天开始,造成我一生,也就是这三十五年来唯一的心痛。  我认识了一个女人,也就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的好朋友陈仕辉的表妹,我跟陈仕辉是同专业同宿舍的校学里最谈得来的同窗好友,而有一天当我遇上了来看她表哥的罗玉兰,那一刻我被她彻底的掳虏。

    九月寒风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狂龙掠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狂龙掠艳》,是作者九月寒风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龙思华,今年(也就是2995年),今天,正好是我三十五岁的生日。  从我以优秀的成绩进入天都学院的那一天开始,造成我一生,也就是这三十五年来唯一的心痛。  我认识了一个女人,也就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的好朋友陈仕辉的表妹,我跟陈仕辉是同专业同宿舍的校学里最谈得来的同窗好友,而有一天当我遇上了来看她表哥的罗玉兰,那一刻我被她彻底的掳虏。

《狂龙掠艳》 第一百七十五章 远方佳人 免费试读

看着我对这个美女大姐的亲吻,众女在一旁都兴奋得嘻嘻哈哈的欢笑起来,其实这是这些四大家族的女人最盼望看到的事了,刚才大家还在担心着北玄冰的心与未来的路,所以商量着怎么尽快凑合二人的情缘,此时水到渠成,万事大吉了。

“玄冰妹妹,恭喜你也欢迎你,以后你也是狼窝里的一员了。”天月看着我的抑制不住的在这个美人身上揩油,此刻也不愿意放手,不由戏谑的对着那表情痴迷的北玄冰开口提醒到。

“不、不要……”该死的,我的手正准备从玄冰这美人的胸前衣衫伸进去呢?却立刻被天月的话惊醒,一下子压住了我肆行的魔手,不让我前行一步,眼看到嘴的甜美果实就这样彻底的泡汤了。

“老公,天月姐打扰你的,不管我们的事,如果你还是求欲不满,天月的胸脯可是众位姐姐里面最大的,你可以好好的满足一下。”那西门青柔马上发现了我脸上的失落,指着我身旁的天月对我讨好的安慰到。

我当然接受了这青柔小女人的好意,放开了娇羞得一脸酡红的北玄冰,搂住了天月那丰满亦有光彩的绝美身躯,当着众女,包括北玄冰的面前开始我的一次甜密之旅,有了我情爱的滋润,再加上神龙战士计划的成功,天月这个美得让人醉入梦中的女人又开始幻化着最娇艳的旷世容颜。

或者是因为有北玄冰这个刚刚加入的女人在,这天朋显得有些拘谨,但心里可能也想给她做个榜样,因此也没有太多的抗拒,就把胸前最让人悸动的风景送入我的手中,任凭多的把玩揉搓,香艳的气氛缓缓的散发,弥漫着这个春意的春闺里。

北玄冰明白我有许多女人,也明白我对情爱缠绵的放纵,只是她也未曾想法,我竟然荒淫无度到这个地步,当着她这个情爱处子的面,剥下了那天月紧裹的衫衣,把那双让任何女人都嫉妒的玉峰坦然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她有着每个女人相同的动作,看到天月的硕大时,不由的低下头看看自己的,不可否认,自己的虽然也是傲然丰满,但与天月一比,简直不成比例了,一旁的西门炎艳已含笑的感受到这个姐姐的心理变化,不由为之愕然。

“玄冰姐,你不用羡慕天月姐,她这样也是很辛苦的,为了让老公喜欢,她一个娇弱的身躯每天挂着这种庞然大物,如果你也一样,我看你每天就不用下床走路了。”虽然有些玩笑的意味,但也让北玄冰明白,这种羡慕是要不来的,而且看起来,她与众位妹妹的相差不大,当然也不应该有什么自卑的心理。

时间在这种香艳销魂的气氛中悄然的流逝,因为有这情花处子北玄冰在场,我最终没有越过最后一关,这也是天月坚持的,身上已经被我捂遍,花园桃源亦是水潮翩翩,但却总是把持着,要让这个对我爱意融融的北玄冰慢慢的接受这种放纵。

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像北玄冰那会儿对我痴缠,如果当时就要她,估计不会有任何的抗拒,可是当我答应她做我的女人了,她反而羞赧起来,连晚上睡觉都不敢再过来,心已属,但身体却还悸动地抗拒着。

“好了,老公,不要想了,我们这么多姐妹还满足不了你?玄冰姐年纪比我们大,心里就多了更多的难耐与羞意,放心了,过几天就会好了,你现在强要她,会把她吓坏的。”唉,这么大的女人,还要东方雪雁这种小妹为她担心,我真是无奈了,暂且放她一马吧!

与众女在玄龙又多呆了几天,不管怎么说也在这里生活了二个多月,而面对即将举行的军力演习大赛,我也是万事俱备了,神龙兵团在这种密林丛中训练得相当出色,有时候我也忍不住教导几招,而众女经过我刻意的传功,都已非昨日的阿蒙,功力大进,时常拿那些战士当练习的靶子。

特别是狂热的西门炎艳与那功力内蕴的东方雪雁更是进步飞快,我想此刻这二女各自的功力与那王慧娟仙子应该处在伯仲之间了,而且我把万变神功的幻化心法彻底的传授给她们,更是被施展着剑若寒光,在这密林中所向披靡。

其实在我的女人中,心媚妹妹的功力最为深厚,只是这些日子,二女在我的指导下,很是用心,一日千里,所有已有隐隐超越心媚妹妹之势,不过等我回到军营,我就要把莺莺与心媚妹妹的最后功力开发出来,那样在我的身旁就多了几个无敌的贤内助了。

当然还有那芸芸也是,为我生了宠儿,这份辛劳一直不曾言谢,虽然我有恢复她龙组时的功力,但与众女一比起来,还差得太远,这一次也要帮她一次,看能不能彻底的修复她因生孕而破损的体脉。

在我走之前,把那群玩得快要发狂的神龙战士分三批秘密的调回军营,有了一万五千兵卫与那二千名子弟兵,我相信率龙的安全不是问题,再说这里是京都,有京都警卫队的存在,应该不会有人胆敢乱来。

当然天河畔的未来新居也有五千军队进驻,配合着无情的龙组与神龙帮监控着所有的事物,当然还有一些需要秘密改造的外围防护系统也开始安装,这是我的家,也是所以神龙属下的总部,这里在未来的日子里将是权利的最高巅峰,所以必须格外的小心。

一切都按照着我计划的进行着……

在西南的军营里,有一间最为香艳而又让所有男兵都狂想的住房,那就是属于四大军花之一桑燕舞的,此刻这卧房里也充满着特别的春意,虽然房间略有些简陋,但却有着最艳美的四个女人,配着那些稍稍细小的女性装饰,还是有着无限的温情,果然,美人的卧房就是与众不同。

“莺歌姐姐,你不要总是笑我了好不?人家也是没有办法,只是真是劳烦二位姐姐。”面对着冷冰与冷霜那简直有些苛刻的保护,桑燕舞明白这是那个色狼的老公对自己的怜爱,不想让自己受到搔乱和伤害。

可是这个莺歌姐姐却总是嘲笑着这个可爱怜美的小妹,“哦,人都没有嫁过去,就派人把我守护起来了,看样子,舞妹妹是逃不掉了。”逃不掉?桑燕舞心里真有些好笑,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逃,反正巴不得能呆在那个心爱男的身边。

“莺歌小姐,燕舞已是主人的女人,根本不用逃,不然也不会让我们来这里尽心的保护她了。”虽然燕舞一直喊这二个冷若冰霜的杀手双娇为姐姐,但冷冰与冷霜却还是对她很恭敬,因为她们的心里对我有着主人一样的祟拜,而桑燕舞是我的女人,所以这是她们的本份。

“是啊!”冷霜这个年纪略小的女人也开口了,“现在我知道主人的用意了,像燕舞小妹这样的可爱漂亮的女孩子,没有人保护的确会让人搔扰的,看我们每天挡掉的那些爱慕者的鲜花就知道了。”军营里虽然纪律严明,但是有些人总有权利,可以把那鲜花一日复一日的送来这里。

“没有办法,谁叫我们舞妹妹可爱漂亮,又春色诱人呢?连堂堂的龙少帅都逃不过你的魅力,何况是这些像罗公子一样的凡夫俗子?”莺歌有些戏谑的笑说道,言语中却有着一种羡慕,这是一种无意间透出的内在渴求。

他们口中的罗公子就是西南军区最高的军权总指挥——罗融北的儿子罗晓山,这罗晓山没有在军中任职,但水涨船高,有了老子的军权,他在军中也是畅通无阻的,自从三个月前无意中窥见燕舞的绝美,就一直殷勤的讨好着。

“算了吧,莺歌姐,什么龙少帅,根本就是一只大色狼,占了人家的便宜不算,还……”还什么?燕舞这个可爱纯真的少女说不出来了,因为那个可恶的男人竟然把她与那花媚儿妹妹重叠在一起,裸躯交缠的接受他的掠夺,当初她可是被羞得差点昏了过去。

“燕舞,说啊,姐姐想听,你不妮子不要掉我的味口,好奇的话总是只说一半。”那莺歌对那个男的事很有兴趣,却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就是从对他有兴趣开始,或者从那一次的军旅之行,那岸伟的俊美容颜就一直在心里磨灭不掉,午夜梦回,梦中的人影都是他,所以每时每刻的想知道关于他的事。

“咦?莺歌姐,你怎么对我老公的事这么感兴趣,难道?”燕舞似乎发现了什么?不由有些戏谑的开口笑问这个紧紧的迫她的姐姐,反正大家姐妹相交如此之久,没有什么是好隐瞒的。

“没、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会喜欢那个大色狼呢?”莺歌心里一惊,马上开口辨清自己的心,可是她也不知道,她现在对那个一直存在她梦中的人有着怎么样一种心思,真是爱恨难明,不知如何取舍了。

“莺歌姐姐,我又没有说你喜欢他,只是想问上次去东南军区,老公是不是得罪你了,现在你这样辨解,嘿嘿……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俩么?哼哼,绝对有猫腻,快点,老实交待。”可爱的脸上现出一副恶婆娘的样子,燕舞狠狠的盯着那莺歌,要她承认那份心。

“我、我……”燕舞突然的追问,让莺歌一下子惊惶失措,心急间说出不话来了,而此时却从房门口走进来了一个,正好给她解脱的理由,“啊,罗公子来了,真是稀客,燕舞,你刚才不是说想上街么?来,我陪你去。”言罢牵起那好失望表情的燕舞纤手,没有那给进来的男人开口说话的机会。

唉,可惜了,差一点就探出这姐姐的心事了,其实燕舞已经知道这位姐姐去东南军区的事了,当然是二位娇女姐姐告诉她的,竟然可以为老公挡子弹,那份勇气与关心,真的可以让这个小女生动容的,不过从这件事,她也暗中注意着这位姐姐的心思,每次见面,二人相谈的都是那个男人的事,而且姐姐也是听得不亦乐呼。

看样子这帝国的四朵军花,已经有三朵成为那色狼老公掌中之物了,真是太便宜他了,燕舞在心里不愤的想着,却也没有考虑到她也是被占便宜的其中之一,不知那柳诗情姐姐与老公见面之后是不是也像莺歌姐姐一样,对老公一见忠情呢?燕舞很期盼着。

“好啊,好啊,几位小姐想上街,那就由我作东,各位想买什么?想吃什么?我都包了。”那罗晓山长得还算平和,身材高大,只是作为三军总帅的儿子,身上没有多少军人的气息,完全一副富家公子的气息,此时见到这等机会,他还真的求之不得,马上开口讨好众女。

罗晓山借助老爸的军中势力,在西南各地大刀阔斧的进行商业运作,也取得不小的成功,当然以他本身的能力,也只能畏缩这偏僻一偶之地,与那气势腾飞的神龙集团当然不能相比,就是曾经名动帝国的十大家族企业,现在也大多是名存实亡,实力跟本不能与神龙这种巨龙相比。

“好啊,好啊!罗公子如此慷慨,如果我们再不接受你的好意,就说不过去了。”蓝莺歌正待拒绝,而桑燕舞却马上答应了,既然这世上有这种人愿意当冤大头,她又何必不满足他一次呢?

而那罗晓山还以为这小美人见钱眼开了,终于能给他这个一亲芳泽的机会,不由欣喜的马上安排豪华轿车,早知如此,我又何必这三个月苦苦的送什么鲜花呢?砸捆钞票不就结了,罗晓山一边乐不可吱,一边在心里暗暗的想到,这世上果然是没有多少女人可以抵御金钱的诱惑。

“燕舞,你怎么答应了?不怕他生气么?”他是谁?俩人都知道,不用开口都明白说的是我这条大色狼了,这小妹与别的男人逛街,如果被那男人知道,还不把这男人给吃了,莺歌有些担心的想到。

“嘿嘿……不用担心,我也被这罗公子的毅力所折服,想给他一次机会,对了莺歌姐,上次你不是看中了那串万颜香珠的晶贝项链么?如果大好的机会,你难到没有什么想法?”不愧是姐妹,燕舞的话一出,莺歌就捂着嘴笑了,或者她已经明白了这个小不点的可爱小妹心里的想法,反正有那个男人在,即使是闯祸了也没有关系,他不是说过么?在这个帝国里,没有他摆不平的事。

冷冰与冷霜当然就更不会说什么,她们的任务是保护这娇娇女的安全,而不是左右她的行动,这一点她们分得很清楚,所以一辆大别克的宽大空间里,坐着四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让罗晓山最感兴奋的就是只有他一个男人,有美相伴,他已经在心里无尽的YY中了。

可是等到了都市,等到了西南最时尚的街市,罗晓山的笑容不见了,这些平常看起来娇滴滴的女人简直不是人,购物的疯狂让他有快要昏倒的冲动,似乎买的同一样东西,都是挑最贵的拿在手里。

这间堪称西南最豪华的超级购物商厦里,在燕舞这个小丫头的带领下,四人简直当成了游乐场,最昂贵的名牌最精致的饰物,所有的一切都在那热闹的嘻笑中装进购物袋里,罗晓山的头开始冒汗了。

当莺歌把那串最瑰丽的晶贝项链戴在脖子上开始,罗晓山已经出气比进气多了,身体的反常让他看起来格外的悲惨,心里更是已经把自己骂了多少遍,为什么要陪这样的女人逛街,这也告诉所有的朋友,如果兜里没有大把大把的钞票,千万不要陪女人逛街,即使嘴巴里说了不会买,不会买,但这个世上能不被那繁华商品所诱惑的女人敢也许还没有出世呢?

罗晓山并不是没有钱,但这种超出常人的消费真是让他有些心惊胆跳,这些建足在西南偏偶一地的所谓名流商业人事,又岂能与傲视帝国的神龙集团相比,所有的神龙企业里,一有尽有的名牌,全都是有着信誉的保证,而罗晓山也并不是每天都能享有这种的生活品味的。

只是燕舞却丝毫没有觉得不妥,而莺歌更是随后凑热闹,把那些平常渴望但却不敢尝试购买的女人珍爱都收集一团,让那罗晓山再也呆不住了,此刻才知道这些女人已不是他所能满足的,走了过去,以一种很紧张很紧张的语气焦急的对着燕舞开口了。

“燕舞小姐,对不起,刚才公司来急电,有一批巨大的资金出现了问题,我需马上回去处理,真是抱歉,不能陪你了,如果有机会,下次一定让你尽兴。”言罢再也不管燕舞脸上的异样神色,一转身就逃开了。

而那莺歌装模作样的在身后不停的大声出口婉转的挽留,只是其他的三人却从心里笑了出来,那种挽留反而让那罗公子大人越走越快,估计听到也会当成没有听见。

“唉,没戏了,这罗公子太吝啬了,我本来想占占便宜,借借燕舞小妹的春风,现在全泡汤了。”这本来是对那罗公子的戏谑之意,但这些挑选的物品也的确是她所渴望的,即使莺歌家庭还算富有,但这种高尚最尊贵的精品也的确是不平常人能一下子买光的,更不要说此时此刻戴在颈项上的那串珠链,都已经是天价了。

“莺歌姐,你不会是真的喜欢这些东西吧!”燕舞本来也是逗那个对自己存有非份之想的罗公子玩玩,希望用这种方法,让他知难而退,因为她也知道自己心爱的男人是个小气鬼,如果真的让她知道被别的男人纠缠,又不知道弄出什么事了。

“废话,这可是大姐想了很久的东西了,你看,这衣服,这手饰,还有一串珠链,燕舞你看看,这珠链我戴着漂亮么?”耐不住那种表现的欣悦,莺歌站着地上转了二圈,让三女看清她脖子那最精美万颜香珠的晶贝项链,这可是她调查了所有的品牌里,最符合她性格的一串珍链了,而且她也知道,这是最后一串,上次来逛街的时候,她就有询问过了,但由于天价的数字,这么久了还是呆在这个柜台里。

燕舞看着这个姐姐羡慕的眼神,渴望的期盼,不由也被她感染了,不由脱口而出:“好了,既然莺歌姐喜欢,那我就用老公的钱帮你买下来吧,衣服就算是谢谢莺歌姐今天的帮忙,这珠链吧,就算是我们家那色狼老公送的,嘿嘿……先把莺歌姐套住再说。”这种似有似无的情动,带着那种恶魔般的笑意,燕舞硬是把那莺歌逗得脸红了。

“你少吹了,好啊,如果你现在真的能买下这个珠链,就算是套住了我也认了。”莺歌就是不服气,每次被这个燕舞小妹戏谑得无话可说,这一次就反驳她一次,让她知道她这个姐姐不会斗不过她的。

“冰姐、霜姐,来,大家都来帮忙,这些咱们都买了,当然,连莺歌姐姐也买了。”当那莺歌的话刚落,燕舞却当真的了,招呼着二女一起帮忙,把莺歌挑中的东西,都给提了起来,不等她开口,就直向买单窗口了。

“你、你不会来真的吧!燕舞,这可是要用很多很多钱的,你有么?”这会儿她倒忘记了自己也是与这种商品一起买掉了,反而担心这个燕舞妹妹哪里来这么多钱,据她所知,这燕舞小妹的家境与自己相差不多,虽然富裕,但却没有这般奢华的。

“小姐,买单。”燕舞送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转头向那售货小姐开口,开始一件一件的整理那些衣物,清算价码,让这身后的莺歌想阻止都来不及了。

燕舞也不是傻子,她当然已知道这家超级商厦属于神龙集团的,也是属于老公的,这可是一进门的时候,门口有高高挂起渡金招牌的,老公说过了,他的也是我的,自家商厦里购物,还用得着为钱担心么?

“就用这卡支付吧!”还没有等小姐报价,燕舞已经把那张特别的卡递了过去,不用说,与上次一样的,那服务小姐说了一句:“请你稍等一下。”就打通了内线,让一旁的莺歌有了一种与前次燕舞一样的想法,这卡不会是假的吧!

“对不起,对不起,桑小姐,让你久等了,我是这里的总经理,欢迎您光临西南商厦,请问你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那异常的恭敬让那一旁的莺歌惊讶的张大嘴巴,反而冷冰与冷霜早已习惯了,而燕舞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也表现得很平常。

“经理不用客气,当我是客人就可以了。”燕舞不想这些人纠缠,很平淡的要求道,因为她也知道这些卡的背后隐藏着神龙集团权利最大的人,所以这些小萝卜头头想讨好是很正常的事。

“好的,好的,几位小姐现在去哪里,我让商厦的车送几位一程。”这句话说得中听,几女都没有拒绝,这次东西实在太多了些,找些勉费的搬运工还是不错的。

可是让莺歌意外的是燕舞并没有直接回军营,反而闯入那家西南酒店,“莺歌姐,难得出来一次,舒服几天再回去吧,反正又不会有人查我勤,我可告诉你,这里面的东西可真是很好吃的。”真是让莺歌汗颜不已,看样子这小妹还是小孩子,竟然如此的嘴馋。

没有什么阻拦的又住进了只对内部使用的总统套房,而且这些人还记得燕舞的样子,殷勤得不得了,前前后后招呼得如同公主降临了一般,让莺歌都不明白,这小妹怎么会那么有本事,可以让这些人对她如此的恭敬,难到是因为那个男人?

“莺歌姐姐,你知道么?那坏男人就是在这里欺负我的,人家想重温一下当日的温情嘛,分开这些日子,我真的很想他的。”果然,这里是燕舞幻化的所在,有着她最艳绝的一抹记忆,此生永远珍藏。

当燕舞躺在那张宽大的软卧绵床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莺歌已然明白,为什么这小妹会任性的来这里,原来就是因为心中对那个男人的牵挂,所以来这里散却相思之苦,看着她俏丽越发光彩的小脸上动容无限,莺歌也不由叹息情爱的伟大魅力,可以让人神魂颠倒。

初子的情花在这里开放,燕舞的脑海里又闪起了昔日的爱意狂欢,那种舒畅淋漓的快感似乎又一次回到她的身体里,让她不经意间开始迷失自己的眼神,坠入那种无限的相思之中。

虽然还有半个月就是相聚之期,但她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或者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刻骨铭心的想念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可是光是可以拥有那种思念,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