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水龙吟免费 水龙吟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逆天销魂(修真欲奴妻) 逆天销魂(修真欲奴妻)

    道本无名,强之名以为道!  这句话书写在《元始经》之上,是开篇第一句,直指大道本源!  《元始经》在我的手上。  看着《元始经》,我也不禁感慨万千:「为了这《元始经》,多少人妻离子散,多少人家破人亡,周天之内,三界六道陨落了多少强者?积尸如山、血流成河也不足以形容!抢夺《元始经》的惨烈厮杀记忆,仍然血淋淋的印在我的脑海,从没有淡去。

    水龙吟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逆天销魂(修真欲奴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逆天销魂(修真欲奴妻)》,是作者水龙吟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道本无名,强之名以为道!  这句话书写在《元始经》之上,是开篇第一句,直指大道本源!  《元始经》在我的手上。  看着《元始经》,我也不禁感慨万千:「为了这《元始经》,多少人妻离子散,多少人家破人亡,周天之内,三界六道陨落了多少强者?积尸如山、血流成河也不足以形容!抢夺《元始经》的惨烈厮杀记忆,仍然血淋淋的印在我的脑海,从没有淡去。

《逆天销魂(修真欲奴妻)》 第47章 免费试读

一路向西飞遁,很快接近灵山,远远望去,竟有无数修士在交缠争斗,厮杀呐喊之声响彻天地,我还是来迟了一步,如来她们已经先下手了!

仔细分辨之下,攻打灵山的修士足有数百万之多,领头的正是七情、六欲、寒月、妲己、玉麒麟、如来、姜甜儿她们七个,正与灵山众位菩萨放对厮杀,打得热火朝天。

众女麾下的修士组成联军,由擅长远攻的十余万仙修当先开路,无数飞剑乱窜乱刺,尽可能的撕开灵山佛修大军的缺口,继而由十余万鬼修驱使无数阴魂闯山冲阵,将佛修大军的阵势冲乱,后面紧跟着十余万肉身强横的妖修,冲入敌阵展开肉搏,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人魔两道修士为侧翼,浩然正气与滔天魔气互为援引,正奇相辅,四面包抄!

神族修士数量虽少,但单体战力最强,混杂在联军之中,专门攻坚破难,绞杀佛门高手,毕竟菩萨业位的大能都被众女拖住了,剩下的高僧大德未臻至天人合一境,均被神族死死克制,这班佛门高手毕生超度别人,如今也被神族超度,当真是善有善报,涅盘圆满!

但联军之所以能占得上风,最主要的原因是佛修大军中的一部分突然临阵倒戈,化友为敌,令灵山佛修大军措手不及!

这部分倒戈的佛修,自然是如来座下的罗汉比丘,联军得此内应,士气高昂无比,攻无不克,几近不败!

这次众女攻打灵山,事先周密布局,实是势在必得,麾下部众也量才而用,各有职司,七道修士组成联军,挡者披靡,势如破竹!

放眼望去,修士如蚁,密密麻麻,仙、佛、妖、魔、人、鬼、神各族不一,从四面八方猛攻灵山,灵山佛修也依仗阵法机关拼死反抗,缠斗厮杀之时,亿万法宝大放光明,攻守进退之间,无数禁制流转幻化,当真是:金身与袈裟齐裂,舍利伴光头同飞!

断肢乱飞,尸骸遍地,惨叫、哀嚎一声接一声的传入耳中,令人毛骨悚然,佛门清净地已经化为修罗屠杀场!

霍然之间,有三道遁光飞离灵山,一逃两追,直奔此处而来,我定睛去看,当先一人正是真慧菩萨,后面追的是如来佛祖和七情魔君,我停住遁光,将真慧截下,笑道:“菩萨行色匆匆,要往哪里去啊?”

真慧菩萨见我陡然现身,并截断他的去路,不禁吃了一惊,双掌合十道:我佛慈悲!叶凌玄,你先毁大唐,再攻灵山,如此倒行逆施,滥杀无辜,日后必堕大阿鼻地狱!”

这位菩萨的声音透着愤怒、惶急,再也没有谈经说法时的淡然。

我忍不住笑道:“地狱?无妨!贫道刚好结识了一位朋友,正是地狱的主宰,菩萨若是堕入地狱,可以报上贫道的字号,她绝不会为难你的!”

说话之时,如来和七情已经赶至,七星环和十方钵同时祭起,封锁虚空天地,将真慧菩萨的归路截断!

真慧瞪着如来,怒喝道:“缘灭,不论灵山如何内斗,都是我佛门内部的因果,但你勾结叶凌玄和一众邪魔外道,意欲颠覆灵山极乐,实乃佛门千古罪人!”

长笑一声,我道:“此言差矣!真慧菩萨,仙佛妖魔,皆是众生,何来内外之分?再者说,佛门广大,无不可渡之人,菩萨却心存门户之见,岂非与佛理相悖?”

真慧无言可答,亦无路可逃,满面煞气,眼角射出怨毒无比的光芒,宛如毒蛇即将噬人一般,令人不寒而栗,这哪里是灵山大慈大悲的菩萨啊,活脱脱就是血狱暴虐成性的魔君!

七情和如来见到我,也是大喜过望,但如来处事不惊,淡然依旧,七情却哽咽道:“夫君,这一百多年你去哪了?”

我道:“这些事先不忙说,为夫先打发真慧菩萨上路,免得误了下地狱的时辰!”

当年我被镇压在须弥山下,这真慧可是给我不少苦头吃,其后雨掌旗陨落,与真慧也大有干系,彼此的仇怨越结越深,今日定要亲手击杀此獠,了却这段因果!

如来道:“还请叶道友替贫尼掠阵,让贫尼超度他好了。”

真慧菩萨发出愤怒的嘶吼:“以多欺少,你们还逞什么英雄?”

七情冷哼一声:“既然你说我们以多欺少,那我们就以多欺少给你看看!咱们一起上!”

我道:“杀鸡焉用宰牛刀!你们俩赶快去援助其他人,不要重蹈雨掌旗的覆辙,这秃驴交给我,他绝对翻不了天!”

如来和七情对望一眼,如来道:“善哉···”我道:“别善哉了,快去吧!”同时暗暗传音道:“淫尼,再不听话,家法伺候!”如来的慧眼斜睨过来,眼神如泣如诉,这等幽怨神色,她从未在人前表露过。

如来转身离去,七情娇声道:“夫君小心,万事留神。”便随如来而去,相助妲己她们了。

真慧菩萨面色阴晴不定,眼珠乱转,不知在打什么主意,我道:“菩萨,你是自裁呢,还是让贫道动手呢?”真慧喝道:“大言不惭!凭你一人之力,也配杀我?”

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我与这位菩萨,自然是话不投机了,祭出四象鼎,对着真慧猛下杀手,真慧祭起紫金禅杖招架,瞬息之间,已经攻守数百招!

真慧菩萨苦修万载,一身禅功深湛无比,举手投足间,放出万道佛光,明灭无常,若是寻常修士与他交手,自然抵挡不住,势必被真慧的佛光渡化,永生永世沦为佛奴,但我兼修七道,融会诸家之所长,道心亦是极为稳固,自然无惧渡化之力。

依仗四象鼎的无上威能,将真慧菩萨打得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我分出阴阳化身,准备一举击溃这位菩萨,远处突然传来呼喝声:“且慢动手!”

三道遁光疾驰而来,身法如电,尽是巨擘之属,我暗道:“果然来了!”

灵山一战,事关重大,雷掌旗等巨擘必然插手,众女也怕节外生枝,因此由妲己和如来联手蒙蔽了天机,但雷掌旗法力通玄,道行精微,仅仅瞒过他数个时辰,就被他发现了端倪。

敌人后援将至,未免夜长梦多,定要尽快斩杀真慧菩萨!

本尊和阴阳化身同时猛攻,近身缠斗夹杂着法术轰击,劈头盖脸的朝真慧打去,真慧菩萨终于抵挡不住,被玄冥剑削断一条大腿,又挨了两记紫府仙雷,胸口一片焦黑,连喷数口鲜血,再也架不稳遁光,向地面缓缓坠落。

真慧菩萨受伤虽重,但只要服下丹药,静心调养,最多几个时辰就可以复原,正所谓一日纵敌,万世之患,若不趁机将他斩杀,被他养好伤势,可就后患无穷了,当下猛掷四象鼎,准备将真慧菩萨一举击毙!

远处那三道遁光已经奔到眼前,当先一人唇红齿白,眉清目秀,身材矮小宛如稚童,正是名震天下的雷部掌旗使,后面二位却是火掌旗和瘟掌旗。

眼见得四象鼎即将击中真慧菩萨,雷掌旗就算身法再快,也来不及解救了,但此人杀伐果断,猛然施法放出一道雷电,正轰在真慧菩萨身上,将他击飞数十丈,令四象鼎无功而返,虽说这一击令真慧菩萨伤上加伤,但毕竟保住了他的性命!

见到这一幕,我也不禁暗赞雷掌旗应变神速,心思机敏!

要知道,四象鼎被我全力掷出,雷掌旗若是以雷轰鼎,定然不能建功,但他击飞真慧,却等于是釜底抽薪,反而收获奇效!

眼见得真慧菩萨已经昏厥过去,瘟掌旗随手招来一片白云,托住他的身躯,火掌旗却怒喝道:“叶凌玄,你暗通佛门叛逆,勾结一干妖魔,妄图搅扰灵山胜境,真是罪无可赦,死有余辜!”

笑了一笑,我道:“贫道奉劝诸位几句话,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闲事管多了,没什么好下场的!”

瘟掌旗冷冷的道:“叶凌玄,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大的能耐?上次被你偷袭得手,本座今日正好讨回公道!”火掌旗道:“对付这等元凶巨恶,也不必单打独斗了,咱们一起上!”

雷掌旗却道:“救人要紧!咱们先去援助灵山诸位道友!”

我正色道:“灵山易主,乃是大势所趋,尔等不识时务,妄图螳臂当车,日后不知死何地也!”

火掌旗大怒:“我们死无葬身之地?我看是你先死才对!”雷掌旗道:“这是激将法!他在拖延时间,咱们别理他,先去救人!”

瘟火二掌旗答应一声,就要赶往灵山,我召回四象鼎,猛地朝火长旗打去,喝道:“此路不通!”

火长旗祭出三十六杆烈火旗,组成焚天大阵,将四象鼎挡下,跟着怒喝道:“叶凌玄,你找死!”

瘟掌旗道:“不宰了他,他阴魂不散,麻烦得紧!”

火掌旗道:“事已至此,速战速决吧!” 雷掌旗不愿意耽搁时间,却也知道瘟掌旗所言不虚,无奈道:“这魔头气数未尽,未必能强行斩杀!”

瘟、火二掌旗齐声喝道:“事在人为!”能臻至天人合一境,成为巨擘的修士,哪个不是心志坚定之辈?显然瘟火二掌旗坚信人定胜天了!

本尊和阴阳化身各持法宝,力敌三大掌旗使,毒雾、烈火、雷电,三种迥异的仙法道术穿插交织,狂袭而来,三大掌旗使联手之后,攻势强横无匹,难以抵挡!

以一敌三,交手百余招之后,我便落入下风,只觉得烈火炙体,雷电刺目,毒雾缭绕四周,肌肤渐渐传来麻痒之感,这还是我有玄功护体,隔绝外物,若是寻常巨擘承受如此攻击,早已肉身尽毁,元神消亡了。

即便如此,我也不敢硬抗三大掌旗使的道法仙术,只能依仗着灵动身法闪避腾挪,不时还击几下,尽量为众女争取时间。

又斗片刻,雷掌旗喝道:“这魔头的功力深不可测,一时无法击杀,咱们还是赶快去解救灵山大难吧!”

火掌旗却道:“这魔头心怀叵测,嚣张跋扈,功力越深,为害越大,若是今日不将他剿灭,日后更难斩杀!”

瘟掌旗也道:“不错!除恶务尽啊!他一人落单,正好合你我之力将他绞杀!”火掌旗道:“以一敌三,不自量力,雨掌旗那贱人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雨掌旗陨落,乃是我平生恨事,听火掌旗大放厥词,辱及故人,我不禁怒发冲冠,喝道:“你们只能靠人多来围杀女子妇人,敢杀我吗!”

不再闪避腾挪,开始见招拆招,硬接硬架,为了雨掌旗,今天豁出去了,我就是自爆阴阳化身,也要将火掌旗斩杀!

以招换招,以命换命,瞬息之间,本尊和阴阳化身连连受创,经脉扭曲,骨骼断折,但我有混沌至宝,攻击比三大掌旗使高出一大截,对拼之后,瘟掌旗和雷掌旗都张口喷出鲜血,火掌旗伤势最重,半边身躯已被轰碎!

巨擘之间一般极少死磕,毕竟各有家业,君临一方,谁还肯做亡命之徒,不惜性命?

就算彼此有矛盾,各方巨擘也大都是坐镇自家山门,由麾下人马相争,以判胜负、决强弱,但我与天庭众位掌旗使的因果极深,简直是不死不休,彼此遭遇,当以性命相搏,绝无退缩之理!

斗到此时,我和三大掌旗使都已经杀红了眼,明知道再拼下去,定然两败俱伤,但均是死战不退!

彼此都明白,三大掌旗使略占上风,我最多只能拖着两个同归于尽,正因为如此,他们中的一个可以留得性命,还能夺得四象鼎、元始经,所以他们也是不肯罢手!

世间之人都有侥幸之心,总觉得死的不是自己,便宜却会落到自己头上,但结局往往不尽人意,甚至是出人意料!

正自激战方酣,耳边忽然传来悠扬的琴声,清越婉转,便似溪水流淌,淙淙不绝,却又如泣如诉,幽怨异常!

我与三大掌旗使斗法正急,彼此各出全力,法术爆裂之声响彻天地,却始终无法掩盖琴声,我心中一凌,知道有绝顶高手从旁窥视!

此人是谁?是敌是友?这琴声清雅淡然,宛如天籁,难道竟是凭借九宫琴演奏出来的?

雷、火、瘟三大掌旗使也面露惊疑不定之色,显然他们也怀疑是九宫琴出现了!

但彼此剧斗之际,哪有余暇四顾,再说来者既为绝顶高手,定然神龙见首不见尾,他若不想现身,单凭肉眼也看不到他。

我心中暗暗戒备,收起拼命之念,紧守门户,以防偷袭,三大掌旗使也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彼此都是只守不攻,小心堤防,但那琴声却突然断绝,消失的无影无踪!

耽搁了这么久,灵山那边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众女本来就是突然发难,自然占了先手,又有五行旗、七星环、十方钵三件混沌至宝,此刻已将众菩萨击溃,寒月和姜甜儿已经朝此处赶来,三大掌旗使见事不可为,又有某位高手隐匿在旁,便一齐退走,我势单力孤,自然无法追击。

火掌旗退走之时,显得忧心忡忡,说道:“此刻灵山沦陷,佛道凋零,该如何是好?与这魔头缠斗,白白错过救援灵山的时机!”

雷掌旗大怒:“干大事而惜身,因小怨而忘命,优柔寡断,反复无常,竖子不足与谋!”

瘟掌旗不耐道:“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三位巨擘争吵不休,一溜烟儿的去了。

三大掌旗使走得匆忙,再也顾不得真慧菩萨了,我一挥袍袖,将他卷了过来,这真慧毕竟是佛门的菩萨,还是交给如来发落吧。

片刻之后,寒月和姜甜儿已经赶到,见我浑身是血、道袍破碎,二女都是大惊失色,寒月道:“你失踪了一百多年,怎么成了这副模样?”姜甜儿却道:“刚才离去的那几道遁光,是天庭的人吧?”

点了点头,我道:“是雷掌旗、火掌旗和瘟掌旗他们三个。”寒月柳眉倒竖,怒道:“他们好大的狗胆!我这就去宰了他们!”

姜甜儿急忙道:“不行,姐夫受伤不轻,咱们还是先回灵山吧!”

寒月颇为不忿,仍有追敌之念,我道:“灵山之战,胜负刚见分晓,局势动荡不安,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

别的不说,刚才弹琴之人,就是一位绝顶高手,他出手一次,便即隐匿,我与雷掌旗等大能都无法察觉他的行踪,当真来不知其所来,去不知其所去,若是此人有恶意,很可能会对灵山之战产生影响。

当下架起遁光前往灵山,在飞遁之际,我上下打量了姜甜儿一番,开口道:“甜儿,百年不见,你也臻至天人合一境了?不错!不错!”姜甜儿微微一笑:“全靠姐夫栽培。”我道:“马屁精!”

寒月道:“这一百多年,你去哪了?害得大家到处找你!”我道:“等人到齐了再说吧!”

寒月嘀咕道:“等那帮母老虎到齐了,皮都剥了你的!”闻言,我不禁心中一暖,有人一直在等着你回家,这种感觉真好!

进入灵山之后,但见禅院残破,僧舍起火,和尚横尸,金刚断臂,当真是满目疮痍,哀鸿遍野,哪里还有昔日极乐无边的景象?

如来金身一向坐镇大雷音寺,便径直寻了过去,在寺前降下遁光,众女一齐迎了出来,见我如此狼狈,都是花容变色,七情惊道:“怎会如此?”如来也道:“难道我们走后,又出了什么乱子?”

我道:“灵山易主,乃是极大因果,无上善缘,有些波折也属必然,这就叫好事多磨了!”妲己不耐道:“别掉书袋了,你就说怎么回事吧!”看这神情,倒似比她自己受伤还难过。

我悻悻的道:“被雷掌旗他们打得,不过,真慧已经被我活捉了,不算吃亏。”众女皆是咬牙切齿,六欲嚷道:“咱们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再把天庭挑了得了!”

我急忙道:“胡闹!灵山沦陷,乃是你们突然发难,众菩萨措手不及,又有如来在内接应,这才一举功成,而且此事乃是顺天而为,气运庇佑,但现在诸位掌旗使已经有所堤防,天庭气数又盛,怎能被咱们轻易攻陷?”

六欲和寒月齐声道:“难道就罢了不成?”我道:“来日方长,何必急于一时?缘灭执掌灵山,咱们已经胜了一局,其余的旧账,等以后再算吧。”

七情柔声道:“行了,他浑身是血,伤口不宜见风,先进去吧。”

如来领着众人来到一间清净禅房,众人分宾主落座,我随手从旁边的几案上端过一杯茶水,跟着取出丹药服下,妲己走到我面前,一抬玉腿,将左脚踏上几案,冷冷的道:“叶大教主,说说吧,这一百多年你跑哪去了?”

妲己一足踩在地下,一足踏定几案,裙摆半掀,玉腿微露,双手掐在腰间,口中冷语质问,活脱脱就是一个女痞子,但配上绝美娇颜,却别有一番风情!

众女见妲己如此泼辣,都是面面相觑,我顺手伸到妲己裙底,抚上那修长的玉腿,触手生温,滑嫩异常,令人爱不释手,难以自拔!

一时间欲火大炙,鸡巴怒挺,忍不住就想把这条九尾狐狸按倒,尽情奸淫作乐!

妲己微微脸红,急忙收腿站立,她刚要嗔骂,玉麒麟猛的站了起来,喝道:“狗贼,你再敢动手动脚,本王就剁了你的狗爪子!”

这位洪荒妖王身材高大,双目炯炯有神,容颜美丽,神情却无比坚毅,身披墨玉铠甲,足踏纹龙战靴,脸颊、颈项等裸露在外的肌肤色作古铜,手臂虽然纤细,但微微摆动之际,肌肉已然坟起,显然力大无穷,勇冠三军!

我暗暗纳罕,女子之中,竟有如此人物,野性十足,霸道无比!

我道:“狐王,我和麒麟道友也有几面之缘,但始终无由结识,你不替我引荐一下?”

妲己道:“叶道友,这是我们洪荒的麟瑞道友。”既然是正式引荐,妲己便改了称呼,变的端庄贤淑起来,这位狐王的气质瞬息万变,众女又是一愣。

我稽首道:“麟道友,贫道有礼了!”玉麒麟不屑道:“下流东西,和你说话都脏了本王的嘴!”

七情、六欲、寒月、姜甜儿尽皆嗔怒,连如来都面有愠色,六欲喝道:“你说什么?”

妲己急忙轻扯麟瑞的衣袖,麟瑞却毫不理会,昂然道:“此人好色薄幸,四处留情,罪该千刀万剐!”

众女还要争吵,我道:“算了,贫道本来就是乱淫教主,这‘好色薄幸’四字评语也不算过份。”

口中如此劝解,我心中却暗暗恼怒,这位元灵·御如此嚣张,将来定要操的她哭爹喊娘,迟早剥光她的衣服,让这头骄傲的母麒麟变成低贱的母狗!

不愿再纠缠此事,我急忙岔开话题:“灵山之战,敌人是否尽数伏诛?”

如来合十道:“我佛慈悲!有两位菩萨不识天时,违抗因果,此刻已经圆寂了,灵源、智海、悲心三位菩萨已经皈依贫尼座下,真慧逃出灵山,幸被道友生擒,现在的佛门,已经再无假慈假悲之辈了。”

佛家九九归真,灵山共有九位菩萨,其中缘灭已经化身如来,智言死于南海一役,真衍死于天山一役,佛门便只有六位菩萨了。

事到如今,菩萨战死两个,投降三个,半死不活一个,能反抗如来的巨擘已经没有了,就算低阶佛修之中还有不服之辈,也已经无关紧要了,只要如来小心提防,以佛法禅理教化亿万信徒,过得数百年,那些佛修就自然而然的皈依了。

我道:“那些投降的菩萨法力极高,还是渡化他们,令他们一心向佛,彻底皈依才好。”

修到菩萨业位,已经是天人合一境的高手了,魂种、血神咒之类的法术根本无法控制他们,但如来佛法无边,十方钵又在她手中,此混沌至宝主渡化,加上众菩萨身受重伤,强行渡化众菩萨也是有可能成功的。

姜甜儿不屑道:“我的好姐夫啊,灵源、智海和悲心早就被缘灭菩萨渡化了,不然的话,他们哪肯归依?等你说,黄花菜都凉了!”

我道:“那就把真慧抬上来,赶紧渡化了。”如来答应一声,对门外的小沙弥吩咐几句,那小沙弥便径自去了。

妲己似笑非笑的道:“叶大教主,你就别在这儿没话找话了,说吧,你去哪了?”六欲也抱怨道:“当初说闭关,结果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谎话连篇!”

听了这话,众女一齐看了过来,我轻叹一声,开口道:“一言难尽啊!”妲己不耐道:“谁让你一句话就说清楚了,你尽管说,直到说清楚为止!”

端起茶杯,慢慢抿了一口,我道:“我去域外的破碎之领了。”众女都是又吃惊又疑惑,六欲抢着道:“那里灵气全无,荒凉干涸,你去那里干嘛?”我道:“不能说!”六欲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为什么不能说?”

无奈之下,只得道:“我去找一件东西,其余的你们就别问了!”妲己眯起眼睛,质问道:“不会又勾搭上哪个骚蹄子了吧?”

我一阵心虚,忍不住去想:“我和撒旦的事,她怎么会知道的?不管了,打死也不承认!”急忙道:“绝对没有!”

妲己淡淡的道:“那你以元神发誓,要是背着我们勾搭别的女子,鸡巴就会被砍断,并且永远长不出来!”

我只觉得背脊发麻,当初我用誓言挤兑撒旦,没想到自己也有这等悲惨遭遇,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

当下咬牙道:“是别人勾引我的!”众女齐声道:“还真有这回事?”

六欲满脸气愤,嚷道:“姐姐,你看他啊,吃了鲜桃一口,还惦记着那烂杏一包!”姜甜儿叹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麟瑞满脸鄙夷,冷冷的道:“应该是狗改不了吃屎才对!”

正在尴尬之时,那小沙弥领着两个僧人进来,僧人抬着担架,担架上正是昏迷不醒的真慧菩萨,我急忙道:“未免夜长梦多,还请缘灭菩萨赶快渡化他吧。”正好借此事把话题岔开,善哉啊,善哉!

姜甜儿漫不经心的道:“来的真是时候!及时雨啊!”她这一句话,说得众女都笑,我暗暗咬牙,只当没听见。

如来取出十方钵,走到真慧身边,轻声念诵经文,十方钵渐渐放出柔和的佛光,钵身铭刻的九九八十一朵莲花也似乎活了过来,如受风吹,莲瓣微微颤动,甚至鼻中都能隐隐闻到荷花的清香!

感受着十方钵的威压,我不禁暗暗点头,这件神物果然有无上渡化之能!

如来继续诵经,过了片刻,十方钵散发的佛光凝结出一枚莲子,慢慢飞入真慧菩萨的眉心,原本昏迷的真慧菩萨猛然睁开眼睛,面露痛苦之色,眼中却满是迷茫,真慧菩萨残破的身躯微微蜷曲,勉强抬起手,似乎想抓取什么东西,便如溺水将亡之人,想抓取最后一根稻草···

修士臻至天人合一境之后,元神便极为凝练了,外力很难对其掌控,但真慧受伤极重,元神自呈虚弱,如来又有十方钵为臂助,因此二者僵持了一炷香的时间,真慧终于抵挡不住,神情慢慢变得安详,显然是被如来逐步渡化了。

真慧菩萨慢慢睁开眼,眼神之中再没有杀意和贪婪,变得极为宁静淡然,对如来合十道:“多谢菩萨点化。”如来合十还礼:“真慧菩萨,你终于痛改前非,大彻大悟,实乃苍生之福!”

如果是别人说这话,譬如六欲、姜甜儿之流,我必定会认为这是胜者的讽刺耻笑,但这话出自如来之口,却是虔诚肃穆,悲天悯人,没有半分虚假。

如来道:“真慧菩萨,你身受重伤,还是赶快服药调理吧。”真慧点了点头,取出丹药服下,开始盘膝打坐。

我道:“真慧皈依,可喜可贺!缘灭菩萨,你将佛门中的歧途左道尽数剿灭,从此正宗佛法永传极乐,灵山归于一统,你可以称为佛祖了。”

如来摇了摇头,合十道:“我佛慈悲!今日灵山杀劫太重,怨气冲天,寺院毁于战火者,经卷残破失传者,实是不可计数,此乃贫尼之大过也,若不一一修缮,贫尼永世不安,岂能称佛作祖!善哉!善哉!”

如来说话之时,面容疾苦,声音悲切,这位佛祖显然对灵山大战后的惨况痛心疾首!

这位佛祖心怀苍生,远非我所能及,但此时此刻,岂能有妇人之仁?她若不君临灵山,号令极乐,那这一场大战所为何来?岂非出师无名?

我正色道:“国不可一日无君,佛门亦不可一日无主,寺院僧舍破败是空,修建亦是空,至于经卷佛法,更是过眼云烟,镜花水月,唯有‘慈悲’二字,才是佛之真谛,你不以亿万信徒为重,不以天下苍生为重,执着于皮毛外相,岂非本末倒置,买椟还珠?”

如来闻言,汗水涔涔而下,合十道:“多谢施主指点迷津!若非施主劝解,贫尼几乎走入歧途,沉沦苦海,哎···贫尼感激不尽!”

我道:“佛祖客气了,你我皆是修道之人,自该相互帮衬!”

这位佛祖其实大智大慧,舌辩无双,她成道之前,便曾驳的我哑口无言,但她心中对天下苍生看得太重,对佛门兴衰产生执念,所谓关心则乱,大失方寸,因此显得迂腐不堪,颇为木讷。

如来执掌灵山,乃是震动周天六道的大事,自然要广发请帖,大摆筵席,宾客临门之时,如来也势必要开坛讲经说法,各项仪式都是极为繁琐,况且寺院修建、破败皆是空的屁话,只是用来糊弄那迂腐佛祖的,到了她接任之日,总不能真把宾客往瓦砾堆里领,这修缮之事也要妥善安排!

再者说,灵山大局刚定,如来根基不稳,不服者多如过江之鲫,心怀叵测者有之,守旧厌新者有之,阴奉阳违者有之,这些毒瘤潜藏在虔诚信徒当中,自然也要一一剔除!

当下便和众女商议各项事务的细节,一直折腾了七八个时辰,才将诸般事务分派好,该建的派人去建,该杀的派人去杀,该买的派人去买,该请的派人去请···

厮杀一场之后,又忙了这么久,众人都是颇感疲累,我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姜甜儿忽然道:“姐夫,当初乱淫教谋取大唐王朝,所有人替你跑前跑后,忙的焦头烂额,你自己却无事一身轻,当甩手掌柜的,今天佛祖执掌灵山,乃是佛门的事,你倒是比谁都上心了。”

六欲一拍桌子,冷冷的道:“哼,当初他说要闭关,所有人巴巴的替他操心受累,可他呢?拿闭关当幌子,跑出去和相好儿的鬼混!”

我忍不住辩解道:“别说得那么难听!我当初真没想到会发生那等露水姻缘,再说了,是她勾引我的!”

妲己皮笑肉不笑的道:“哎呦,你还挺有女人缘的啊,到哪儿都走桃花运,这位‘露水姻缘’是谁啊,领来给我们大家伙儿看看?”

我道:“我不与你们废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七情出来打圆场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夫君风流些,也不是什么大事。”

玉麒麟麟瑞忍不住道:“他沾花惹草你都能忍,七情,你是不是八辈子没见过男人啊?这般贤惠!”

七情尚未答话,六欲抢先喝道:“放你的狗臭屁!我姐姐见过的男人多了去了,哼哼,我姐姐玩过的男人,都比你见过的多!”

六欲好勇争胜,口无遮拦,脾气上来了根本不管不顾,这话说得奇蠢无比,简直比寒月神皇还呆傻几分!

听了六欲的话,我和七情对望一眼,心里都不太舒服,异口同声道:“欲儿,闭嘴!”

六欲也知道说错了话,低下头闷不做声了,我余怒未息,忍不住又道:“说的什么屁话!”跟着拂袖离去,走出禅房。

妲己和七情追了出来,妲己道:“麟瑞和六欲随口调笑两句,叶大教主就甩脸子,好大的脾气!”

我不耐道:“少废话!还不是你挑的好头!”妲己刚要说话,七情低声道:“是我不好,夫君别怪欲儿。”我道:“没事,你别多想。”

妲己道:“是你先多想好不好?”我不愿再纠缠此事,便道:“大唐的事,倒教你们费心了。”

妲己抿嘴轻笑:“叶大教主倒客气起来了,难得,难得!”

当年我前往域外之时,大唐刚刚易主,武则天根基不稳,是众女在暗中扶持,镇压旧朝余孽,事到如今,武则天已经将李治体内的氤氲紫气抽出,并且登基为皇了。

武则天嗜权如命,杀伐果断,经过这一百多年的治理,大唐王朝已如铁桶江山一般,因为她是乱淫教的圣女,登基之后亦不敢忘本,连连降旨,或建道观,或修经卷,或赐信徒田产,或免教众赋税,令乱淫教在大唐王朝开枝散叶,广为流传。

虽说乱淫教一直是大唐王朝的国教,但乱淫教真正兴旺起来,却是在武则天即位之后。

闲聊几句,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便问道:“这百余年来,九宫琴可有下落?”

妲己和七情对望一眼,同时摇了摇头,我又问道:“情儿,你久居血狱,可曾听说八卦图的卦象落在哪位魔君手中吗?”

七情思索片刻,仍是摇了摇头,妲己颇为不解,开口道:“八卦图的卦象?难道此混沌至宝残破了?你身怀元始经,难道算不出这些神物的下落?”

我轻叹一声,缓缓说道:“天机深邃,天意无常,岂是我一人之力所能演全?”妲己也是低声叹息,不再开口。

七情忽道:“夫君,二十余年之前,三才印出世了。”我立刻问道:“此宝落入何人之手?”七情道:“武则天!”

妲己接口道:“李治的那道氤氲紫气与她自身的那一道融合之后,武则天便臻至天人合一境了,三才印也在那时出土,自行飞到她身边,任由她炼化执掌!”

我点了点头,此事虽然突兀,但武则天毕竟是十二元灵之一,混沌至宝认其为主也是理所当然。

谈及此事,妲己和七情的神色都有些疑惑、茫然,显然对武则天凭空得宝感到不解。

我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无需多想了。”妲己和七情都点了点头。

七情又道:“武则天得宝之事,只有咱们寥寥几人知晓,其他势力尚未察觉,因此少了一番波折。”我笑道:“财不露白,大吉大利!”

七情微微摇头,接着说道:“但武则天野心极大,此刻已经跻身巨擘之列,又有三才印在手,未必甘心居于人下,夫君要多多留神啊!这次攻打灵山,她便借口坐镇大唐,仅派麾下人马支援,名为预留退路,实则不想出力,我怕她将来会···”

我笑了一笑,随手拉过七情,将那无暇娇躯拥进怀中,调笑道:“情儿好老婆,连你这般心狠手辣的魔君都对为夫千依百顺,何况那位新晋的人皇呢?”

七情满脸红晕,低声道:“夫君,妲己道友还在呢。”妲己冷哼一声,却不开口。

在七情脸颊上连香数记,才放开这位娇艳魔君,我道:“大唐和乱淫教之事,还是要靠你们帮衬,我刚从域外归来,另有几件事情要处理一下。”

七情柔顺道:“夫君尽管放心,情儿一定尽心尽力。”妲己却叫了起来:“不干!你这甩手掌柜的还当上瘾了?”

不去理会妲己的抱怨,架起遁光便走,回头喊道:“灵山开山大典我未必赶得回来,你们不必等我了,若有要事寻我,传书便了。”

七情躬身道:“恭送夫君,夫君一路顺风,多加小心。”妲己恨恨的道:“老娘早晚再把你的鸡巴剁下来!”

一路飞遁,渐渐远离灵山,心中默默盘算诸般事情,如来虽已统一灵山,但此事牵连极广,变数甚多,而建立诸界、引导飞升之事还茫无头绪,下棋人的一切也无从知晓,如毒蛇潜伏左右,令人心中不安。

再者说,九宫琴如昙花一现,便即销声匿迹,此间因果定要尽快理清,而八卦图缺失的六枚卦象依然音信全无,也要想办法寻回,天庭、世俗等各大势力蠢蠢欲动,更要阻止他们结盟,至于武则天,这位新晋人皇野心勃勃、意存跋扈,若不施展些手段,这条驯顺的母狗定会成为反噬的母狼!

但这些事情说急也急,说不急也不急,还是先放一放好了,眼下还有一件最急的事情要处理!

直奔南方炼狱谷,也该会会那位元灵·焰了,虽然一向不曾见面,但我却对这位四象鼎的真正主人颇为好奇!

(未完待续)

小弟去单位离职了,然后回老家待了几天,尝试着调整心态,准备找工作,但怎么说呢,就像刚刚失恋一样,不太容易接受新的恋情,或者说太过沮丧了吧。

跟身边的朋友以及网友们聊天时,他们也有劝我从事专职写作的,其实这也是我的志愿,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考虑,自己究竟能不能行,越在乎一件事,越觉得担忧,甚至是恐惧,但最终还是决定试一试,如果有编辑或小说站的工作人员认可我的文笔,可以跟我联系,不敢说写得好,至少不会去应付读者,我的QQ:

因为法律的问题,本文是不可能在小说网站发表的,我以后写作的重心只能是不带情色的小说了,而本文会不定时更新,速度不敢保证,毕竟要养家糊口,新书能不能行,此刻也不能确定,目前只是有一个大概的轮廓,题目暂定为《大千世界之光与暗》,至于题材嘛,是西方玄幻,新书跟本书有一定的联系,平行空间之一,目前刚起了一个头,所以还没在任何网站发表,等发表之后,希望大家能捧捧场。

最后说一下,打广告确实容易令人产生反感,但没办法,糊口啊!就当是广大狼友被我公关一次吧,嘎嘎!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