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还债》小说全集阅读 扁扁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还债 还债

    美攻强受,大叔受简单点,就是N年前侵犯小攻的大叔小受被反攻的故事。纯美强,不喜误入,谢谢,肉是有的。

    扁扁 状态:已完结 类型:纯爱耽美
    立即阅读

《还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还债》,是作者扁扁倾心创作的一本纯爱耽美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美攻强受,大叔受简单点,就是N年前侵犯小攻的大叔小受被反攻的故事。纯美强,不喜误入,谢谢,肉是有的。

《还债》 第109章 无责任番外之往后的生活七(肉慎) 免费试读

燥热发烫的男人,竟然因青年邪魅的话语而剧烈抖瑟了一下,他难捱地粗喘了一声,体内犹如放置了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炉,烧灼着他的肌肤,他扭动着腰臀,粗鲁地把自己上身的衣物脱去丢弃到一边去,湿滑布满汗珠的健美肉体,完全裸露在青年毫不掩饰的浓烈目光下。男人的身材较之前更为壮硕,两团隆起鼓胀的胸肌,还有下方蕴含无限力量的八块腹肌,明明是这般雄性刚硬的存在,为何在青年看来,却是像诱惑他步入歧途的绝艳妖精,用闪烁着蜜色淫靡光芒的肉体勾动色诱,一步步将他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男人样子有些迷糊,他竟然忘了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浑身上下都胀痛酸麻,底下湿漉漉仍在持续泌出不知名的体液,他呆滞地伸手到自己的股后,用手指勾取了一些粘腻的浊液,模糊疑惑的眼眸盯着自己手中的透明东西老半天,紧绷的腰腹和胸乳忽然抽搐了一下,浑身居然打了个哆嗦,本来瘫软的肉柱,也跟着贴在青年的腹部弹动了几分,缓缓流出一种不知是精液还是前列腺液的奇异东西。

他稍显疲累地坐在青年的腹上,不意外地碰到了顶在自己臀肉上的巨大硬挺,敏感的肌肤竟能感受到那物体表皮上的勃动,一下一下地,跳跃着传达出它此刻的需求和渴望。男人几乎被那过度热情的温度给烫伤了,连同脑袋,也被烫得无法思考,无法探究自己此刻的行为是否得体。他慢慢反过湿黏滑腻的身子,把湿滑布满粘液的臀部,放浪地呈现在青年面前,他则趴伏在对方的下身处,迷醉朦胧地瞅着眼前那狰狞粗壮的巨大,两人形成了瞧着就足够令人羞恼的69姿势。

麦色肉感十足的臀部,柔嫩抽搐的红嫩洞穴,还有那些散发异香的蜜汁,从视觉和嗅觉上冲击着青年单薄的自制力,他怔怔地盯住内里夹着异物仍在可怜抽搐的菊皱,瞬间觉得肾上腺素急剧上升,制造出一股股汹涌的欲火浓焰,他只觉得脑袋发涨心跳剧快,连同下腹部那个猥琐的地方,都是一阵阵难以忍耐的疼痛,他焦躁地啃了一口眼前柔韧的臀肉,用血红的舌尖搜刮掉那些从蜜洞中流出来的浓汁,撒娇般地朝伏在自己胯间的男人耸了耸快爆炸的肉柱。

“呐,我帮你弄出来,你帮我舔舔好吗?我那里好疼啊……”欲望得不到宣泄的青年,犹如吃不饱的孩童一般,带着些微的可怜哭腔向男人讨要着,激动不满的猥琐性器,滴着饥渴的前精,生气勃勃地弹跳甩动着,不知是刻意还是无心,抑或是因为两人过度暧昧的姿势,每一下都打在男人酡红滚热的脸庞上。

男人半眯着眼,那黑眸里的欲望和渴求快满溢出来了,他听话地握住那根沉甸甸又滚烫的热物,凭着记忆中的印象,用舌尖先舔去上头铃口冒出的稠液,而后用温暖的口腔含住那个粗壮的顶端部位,并且一点点地把涨起可怕青筋的柱体吞进去,熟练地用口腔的肌肉包裹按摩海绵体的表皮,还企图想将整根粗壮完全吞入进去直至最深喉的位置。

青年舒爽地吁了口气,男人恰到好处的口交技巧,暂时缓解了他高涨的欲望,细致温柔的男人,在尝试替青年深喉口交后感到并不是那么舒服,转而用舌尖扫弄上面浮起勃动的青筋,透亮的唾液把那些看上去十分可怕的筋络润得异样晶莹,却也更彰显了那兽欲器具的凶猛性,男人的脑袋咚咚作响,即便鼻端小心翼翼地呼吸着,也难以阻挡青年那充满肉欲的气味涌入他的体内,侵蚀他的每一个细胞,让沉睡蛰伏的淫浪份子,彻底复苏起来。他如饿兽般觊觎着整根强健勃起的肉根,想得体内发疼了,还夹着果儿的饥渴肉穴,在青年惊诧的眼神下,剧烈颤抖抽搐着,在缓慢地挤压着内里的果儿,一点点地把它们排出自己湿润的肠道,因为,那里,要接纳更为粗壮的事物。

男人突然烦躁起来,他咬住青年底下两颗圆滚的囊袋,用舌尖去挑弄搔刮,而后死命收缩臀部抽紧甬道,运用括约肌推挤着已被他挤至穴口的甜枣,如开花般的菊穴就这样以放松抽紧的状态,还带着一股股透明浓甜的蜜液,在青年面前绽放出异样妖冶的景象。受宠若惊的青年,毫不掩饰地吟哦出声,肉茎上的伺候让他极致愉悦,眼前刺激性的画面更令他无比癫狂,终于被挤压到穴口处的枣子,还差一点点就掉到菊褶的外头,却在临门一脚的时候,被倒吸回去。

“唔唔……”正含着两颗肉袋吸吮不停的男人,眼神润湿浓郁含糊不清地呜咽着,喉头唔唔作响,压在青年身上的汗湿肉体,陡然抽搐痉挛起来,调皮的青枣儿,似乎不满他排挤的行径,竟然在翻滚的过程中,硬生生刮蹭他几近麻木的内壁,直戳敏感的前列腺,把体内满满当当的肉欲推举到了某个高点后,却残忍地停住了。男人宣泄过度的阴茎,仍无力兴奋勃起,仅仅是半充血的状态,连精液也在方才的玩弄中枯竭殆尽,但后穴袭来的强烈快感,却在蛮狠地撩拨着前头的已无子弹的枪头,一股渴望出膛的火力,在男人体内野蛮冲撞着,大量而汹涌的滑液,从男人身体深处涌出,他就像是被活生生肏出高潮的女人一样,泌出了性奋的花液,终于把那两颗占有他相当长时间的枣儿给挤出软到流汁的嫩穴。

两颗裹满香浓汁水的枣儿,掉到青年白皙的胸前,而后滚落到地板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荷尔蒙气息,男人终于空出来的后穴,因长时间的填塞,形成了一个红嫩的圆洞,近在咫尺的青年,气息粗重地瞪着眼前那个还在持续抽搐的小嘴,甚至还能看到里头松软的壁肉,在毫无规律地痉挛,牵引着洞口的皱褶收缩回放,仿若在叫喊着,快插进来,狠狠地干我。

“呐,你这里好像在叫我插进去……”胸膛剧烈起伏的青年,居然用手指插到眼前高温的甬道里,攀升的情欲令他一时间没有控制住力道,稍微用力地直戳到花道的深处,男人肉感的臀部因这样的刺激而颤抖起来,丰沛大量的汁水登时四处飞溅,泛滥程度甚重,有些零丁水沫,还沾到了青年干净漂亮的脸蛋上。

“怎么会这么多水呢?”青年嘟囔着舔去颊边的醇液,痴迷地抠挖搔刮着羞怯瑟缩的肉壁,享受着那柔软嫩肉夹紧他手指的感觉,过度泛滥的汁水沿着男人的洞口缓缓流到会阴处,有些惶恐的青年,生怕那些美味就此流失掉,慌忙抽出手指,掌住男人两侧的臀肉,伸舌舔掉胆敢逃离的透明甜汁。

一旦品尝到了美味,青年的辘辘饥肠便再也无法满足。他沿着男人的会阴处一路到软嫩的菊穴口,把本就湿黏污猥的地方弄得更加一塌糊涂,灵活的舌头大胆地刺入向他敞开的美丽幽道,他大口大口汲取浓醇的汁液,让那些美味琼浆滑过他的唇舌,填饱他的饥饿肠胃,他的禄山之爪还不断揉捏着男人的臀肉,企图让男人泌出更多的汁水。

滋溜滋溜的肛吻声响,从后头传到男人的耳膜里,遭到舔舐吸吮的肉穴,不断朝他袭来刺激的酥麻感,他叼不住口里的粗壮巨物,因为喉头抑不住的呻吟破喉而出,他性感地昂起颈项露出突起的喉结,在穴道里头翻搅的舌头,刻意去触碰他的亢奋之地,逼迫他去接受蜜般甘甜的情欲灌溉。从腰间贯穿全身的欲火和快感,让男人粗哑地吟哦叫喊起来,滚热的泪水氤氲在眼眶中,他头晕目眩地撑起自己的身子,布满汗水的厚实双手捏住自己红肿瘙痒的乳头,粗鲁地拉扯揉弄,疼痛和快感令他居然反射性地扭动妖娆精瘦的腰肢,磨蹭着青年的唇舌,去追逐这种施舍一般的逗弄。

肆意享受惯了的肉体,岂能满足于这般浅薄的搔弄。贪婪的穴洞夹紧了青年的舌头,内里蕴含的强大吸力,似乎还想将让那软肉继续往更深的地方进攻,可惜舌头的长度有限,给予不了男人更深层次的快感,浑身每一寸肌肉都因渴求欲望而发疼,他满布血丝的双眼迷糊无助,不知有什么东西能解救此刻的自己,无法吞咽而溢出的唾液,颤抖鼓胀的肌肉,闪烁着色欲光泽的汗水,把男人雕琢成了追逐欲望而生的欲兽,这副矫健结实的身躯,妖媚和男性美的矛盾体,在被青年彻底开发之后,绽放出绝艳的姿态。

男人半眯着情欲浓咧的眸子,眼角扫到了底下方才他含在嘴里的粗壮事物,涂满唾液而晶晶发亮的柱体上,蜿蜒盘踞着绽起跳跃的青筋,他还记得那东西的硬度热度长度,每每冲进自己湿软的地方,强硬撑开他密合的肉壁,疯狂磨蹭他的秘密之地,快速进出肏到最深处的器具,几乎要将他的肚子给戳穿了,他哭喊着抽搐颤抖,想要逃离那深入骨髓接近疼痛的肛交快感,但是他错估自己对性欲的渴求,连内侧都在颤抖的双腿,违背他的意愿夹紧了对方的腰臀,急切地耸动着被操得汁水飞溅的屁股,配合着对方能更好地刺激到他内里每一个敏感的位置。

漫无边际臆想开的男人,全身因脑海里的旖旎画面而燥热空虚瘙痒,好想要,好想要,好想要……在潜意识中不断敲击着他脑袋的念头,在诱导着他,直面内心和身体的需求。是啊,他为何要忍耐,那个淫荡放浪渴求肉欲的自己,不正是那人所想要看到的吗?

他笑了,平凡的五官,在情欲红霞的渲染下,色情而迷离。他撑起明明已经发软的身子,把被舔得松懈油亮的股间从青年的唇舌中脱离出来,不知是有意还有无心,他拖着疲累的臀肉,贴着青年的胸膛一直滑过白皙的腰腹,直至被挺立充血的肉刃阻碍住了,糜丽肉洞里泌出的粘汁和青年的唾液,顺着男人方才滑动的行径,在青年的身上留下来一道极度淫靡的痕迹,在双方的情事中向来得心应手的楚先生,竟然变得呆滞万分不知如何回应,他只能惊愕地望着男人汗湿麦色的背部,看着那只厚实有力的大手,握住他临近爆炸状态的性器,朝那被舔舐到比棉花还要软的小嘴靠近,他屏住呼吸,目光凶狠地盯住男人股间的光景,巨大流汁的蘑菇头在大手的牵引下,被高温颤抖的蜜洞一点点吞入,一股狭小到几乎令他窒息的紧箍感,从下腹那个丑陋的器具直往他后头窜来,夹得他头皮发麻理智尽失,他能感觉到自己硕大的顶端正逐步慢慢破开层层肠肉往里头挤入,但这种占有太折磨人了,肿胀到变成紫红色的肉棒,明显在不满地叫嚣着,表皮上贲起的筋络剧烈跳动,男人缓慢的动作,只是让青年的性器埋入了三分之一而已,青年不晓得男人在磨蹭什么,肠道热得可怕的温度把他煨烘到心跳加速,咕咚咕咚地敲击着他的耳膜,还有他被敲开无数裂缝的理智墙。

忽然,背对着他的男人颤抖起来,正龟速吞含他性器的股间也停顿了,青年瞠大了双眸,感觉到把他包裹住的媚肉陡然剧烈瑟缩着,如小嘴般拼命吸吮着他勃大的器具。在那瞬间,他听到了什么垮塌的声音,到底是什么,在他体内碎成了渣滓。

男人突然尖锐地吟哦出声,整个身子登时晃动起来,他模糊着泪眼双手撑在地板上,愕然地瞪着自己的股间,那根毫无预警发起狠来的性器,正粗鲁撞击他泥泞的肉洞,蛮横强硬地整根插入拔出,搅出里头泛滥的汁水。

“啊!你这是要逼疯我吗?”死命耸动腰臀的青年,一边享受着操弄紧致幽穴的愉悦快感,一边咬着红艳的唇舌,恶狠狠地发泄着先前的欲求不满,“疯了……真的疯了……”男人过度湿热紧窒的腔穴,夹得青年胡言乱语起来,激烈的酥麻电流沿着背脊击扩散到全身,击打着他的脑袋,兽欲当头掩盖了他所有的理智,又暴涨多几分的可怕肉茎,每一下都操至男人体内的最深处,若是还有足够盈余的位置,或许他会连两个肉袋都想喂入男人的嫩穴,把里头塞得满满当当。

充盈饱满的入侵感,掀起一股骇然的灿烂快感,男人泪眼模糊地望着自己的脏污下身,嘴边溢出的呻吟被青年抽插的力道撞得支离破碎,硕大坚硬的肉棒把他的肠道撑到了极限,粗糙布满筋络的表皮强势磨蹭他脆弱的媚肉,戳刺着快被磨破的前列腺,熟悉又令人惧怕的电流,从肉壁的细密神经迅速蔓延,像一道道尖锐的刺针,在攻击着他体内装盛浓烈情欲的袋子。

“啊啊啊……要坏了……”男人不晓得自己在喊什么,痉挛的下腹部涌来一阵阵毛骨悚然的酥麻刺激,让他好害怕好害怕,明明已无法勃起的子孙根,在猥琐羞耻的晃动中,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喷射感,“不要了……啊哈……唔……出来了……”

男人恐惧地夹紧下半身,陡缩的敏感肠穴,把青年箍得变成追逐肉欲的癫狂淫兽,哪里还听得到他的拒绝声音。失去理智的青年,只会变本加厉地翻搅男人的肉壁粘膜,恣意享用这副专属于他的甜美肉体。

“啊啊啊啊!”男人凄厉沙哑地叫喊出声,接近麻木的下身再也承受不住青年迅猛的进击,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手脚并用向前想爬离青年的占有,但箭在弦上的猛兽岂能容他有逃离的机会,感知敏锐的青年,察觉到男人想要逃开的意欲,脑袋哐当哐当作响,他凶狠地从地上坐起身,双手一圈箍住男人的腰身,使尽全力往那已被完全肏开的甬道里一捅到底。

这一下毫不留力的冲撞,几乎把男人的臀部给撞碎了,灼热巨大的肉棒,完完全全深入他最内里的花心,把那个颤抖痉挛的地方,填满得一丝缝隙也没有留下,直逼喉头的压迫感,把男人肏得毫无招架之力,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滚滚落下,汹涌可怕的致命快感,从下腹瞬间冲击至四肢百骸,他呆滞空洞地瞅着自己的下身,半点声音都叫不出来,或许说,他的五感已经完全丢失掉了,只有下腹那个不知廉耻的地方,还在回应着青年的进占。浓密丛林下的那根软肉,即便无法勃起,也因后头的刺激而激烈跳动着,男人已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所有的感官和行动,完全是这具浪荡肉体的反射性作为而已。

男人感觉下腹那股喷射感愈加强烈,在慢慢地侵蚀着他顶端的铃口,叫嚣着要释放,到底是要射什么东西出来,明明……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射了……

“啊啊……出来了……”红润的顶端,终于忍受不住失守了,一股金黄色的液体从释放的铃口处喷洒出来,落在干净白色的地板上。“啊啊……”男人还在模糊呜咽着,迷离悲惨的眼眸无法离开自己此刻正失禁的猥琐之处,颤抖抽搐着排出剩余的尿液。

因男人爽到失禁而更加兴奋的青年,简直就疯掉了,没等男人排干净尿液,便拉起他虚软的身子,粗鲁地掌住那被眼泪唾液糊弄得一塌糊涂的脸庞,噙获红肿湿润的唇瓣,肆意啃咬舔舐,临近情欲高潮的硕大肉刃,朝男人湿成一汪池水的蜜洞作最后的进占和戳刺。

男人完全脱力地靠在青年身上,已无法对他的侵犯举止做出任何的反应,就连大量浓稠的精液浇灌进湿意淋淋的肠道内,男人也只是微微抖动几下便作罢了。但他晓得,饥渴的青年,怎会就此轻易作罢呢。

仍在他体内射精的巨大性器,还来不及消退,又在男人反射性抽搐的蜜洞里,再次充盈挺起了。焦躁狂热的青年,把无力反抗的男人压在了脏污的地板上,就着此刻的姿势,不知疲累地耸动起来。

“唔……我爱你……我爱你……”拂过耳际的灼热气息,青年毫无掩饰的低吟爱语,撞入了男人脆弱的耳膜。

意识模糊的男人,竟然幽幽地扬起了嘴角,他爱怜地抱住青年,用自己宽厚的身躯,再度承受对方猛烈的情欲……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