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当女友堕落时》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当女友堕落时》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当女友堕落时 当女友堕落时

    2014年9月。那年,我大学二年级,我有幸回到高中母校演讲。  我的外貌非常普通,架着一副500度的近视眼镜,身型体态正常,既不惹人讨厌,但亦没有特别吸引女生的条件。我唯一擅长的是学业方面,特别是数学和物理。  最初认识容木晓时,她是一个完全不会打扮的女生。每次替她补习,除了校服以外,她只会穿松身的上衣,牛仔裤,或者是及膝裙。远看的话,容木晓可以说是五短身材,长相毫无特色的女生。

    三火先生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当女友堕落时》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当女友堕落时》,是作者三火先生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2014年9月。那年,我大学二年级,我有幸回到高中母校演讲。  我的外貌非常普通,架着一副500度的近视眼镜,身型体态正常,既不惹人讨厌,但亦没有特别吸引女生的条件。我唯一擅长的是学业方面,特别是数学和物理。  最初认识容木晓时,她是一个完全不会打扮的女生。每次替她补习,除了校服以外,她只会穿松身的上衣,牛仔裤,或者是及膝裙。远看的话,容木晓可以说是五短身材,长相毫无特色的女生。

《当女友堕落时》 第十七章、再见了!小榕 免费试读

连续三个周末,石天和钟志远都回到李广安排的别墅。他们会把修改过的模拟帐目和模拟文件交给李广,李广则点出上一份模拟帐目和文件的破绽。本来置身李广威逼利诱下的石天和钟志远,渐渐起了一种错觉,以为他们是小榕和李广计划中的一份子,一起完成那个为小榕窃取“商业团队”的前置作业。

他们不约而同望向跪在沙发上赤裸的小榕。她双手被扣在大腿间的分隔棒上,屁眼里塞了一个肛塞,阴户放着两颗震蛋。石天和钟志远会轮流开动震蛋的摇控器,让叼着口塞的小榕发出一阵又一阵模糊的呻吟声。

这一个月里,李广几乎每日都玩弄小榕的阴户或肛门一次。周末则联同石天和钟志远,彻彻底底地占有小榕的肉体。小榕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处肉洞,都曾经沾满他们三人的汗水,唾液和浊精。此刻,小榕的眼里再没有半分耻感,只有无穷无尽的欲望。小榕希望男人们尽快谈完无聊的公事,走过来好好地淫辱她。

当石天和钟志远同时把精液注进小榕的阴道和肛穴时,李广问小榕:“你记得今天是甚么日子吗?”

沉溺在在连续高潮中的小榕,一时无法理解李广的话,只知道妩媚地望着掌着摄影器的李广,对着镜头露出欲求不满的淫态。

淫辱着小榕屁眼的钟志远鼓起余劲,再狠狠地往紧致的菊穴抽插,小榕痴迷地淫叫着:“呀…呀…呀…怎会还这么硬…呀…呀…呀…操死…嗯嗯嗯”

躺在小榕身下的石天看着小榕半张的朱唇,就忍不住用大嘴吸吮着,硬把小榕的小舌吸往嘴里。再一次燃起欲火的小榕,贪婪地伸手撸着李广的鸡巴,不让他闲下来。

未几,石天和钟志远的鸡巴软下来,双双退出小榕的肉穴。李广则方兴未艾,石天知趣地从下而上顶起小榕的下盘,扒开小榕两个肉洞,让李广仔细拍摄。前后两个肉洞的浊精,在耻丘间汇合,沿着阴毛滴到沙发上。

李广叹道:“现在你们知道我没有骗你们吧!小榕就是小母狗,喜欢所有洞洞都流出男人的精液。这个画面真美…几乎忘了刚才要问你甚么…对了,小母狗,你记得今天是甚么日子吗?”

“今天是星期六,你们还可以和我玩一整天呢!”发情中的小榕媚俗地想三个男人继续刚才的激情。

李广失笑一声,摇摇头说:“答错了,要罚哦!来,封起她的阴户。”

钟志远拿起封条胶布,贴在小榕的阴户上。

“今晚不能用这个洞洞了,石天的精液就存在里面吧!”李广用手指敲敲封起来的阴户,“今天呀,是关义出国的大日子呢。”

从小榕悲伤的眼神中,李广知道小榕终於从肉欲中清醒过来,他把手机拿到小榕跟前说:“有话要对关义说吗?”

小榕摇摇头。

“没有就最好啦,我们不是来听你说情话的。”钟志远抢着说。

石天从小榕身下爬出来,接过李广手上的摄影机,钟头对准小榕悲伤的眼睛说:“小母狗,舔乾净我的鸡巴。”

小榕握着石天的软下来的鸡巴,从滴着精液的马眼开始舔弄,吮吃着黏在阴茎上的体液。小榕开始用力吸吮石天的鸡巴,钟志远见状,便跪在沙发上,拍打小榕的脸说:“又想吃大肉棒?早着呢,先舔乾净我的鸡巴。”

李广在小榕的肛门上抹上少许普通的润滑液,便把他那长长的肉棒往菊穴一捅到底。小榕始终适应不了肛交,一下子收紧屁眼,肛肉从四方八面夹紧李广的阴茎,他低吼一声:“爽!”

小榕从肛门异样的痛感得到快慰,慢慢地兴奋起来,她开始摆动着屁股,享受肛肉传来的甘美。她握住石天的肉棒,吞吐着钟志远的鸡巴,如痴如醉地感受着四人散发出来的爱欲气息。

钟志远见小榕再次进入疯狂的状态,说:“天,用上下倒转那招。”

李广不明所以,便先从小榕的肛门退了出来,接过摄影机,饶有趣味地观看他们的花招。

石天把小榕整个人拉起,上下倒转,确定小榕背靠沙发后,便让她的双腿自然放下,那个先后被钟志远和李广操得闭不上的肛门完全朝天。石天跨过小榕的屁股,压下肉棒,对准肛门口,一下一下的贯穿菊穴。小榕喊出阵阵凄美的叫声:“呀…呀…呀…呀…不…要…呀…呀…呀…呀…”

当小榕的脸因充血而变得通红,钟志远把肉棒塞到小榕的嘴里,一下一下地捅到口腔尽头。小榕从喉咙尽处发出非常可怕的作呕声,李广也罕有地眉头大皱,但仍不忘拍下这极致的画面。

在小榕到达极限前,钟志远从小榕的嘴巴抽出阴茎,拉出一丝丝的鼻涕和唾液。石天抽出鸡巴,让钟志远接力奸淫小榕的肛门。接近窒息边缘的小榕全身肌肉收紧,钟志远要使劲方能插入小榕的肛肉洞。

“好紧!好紧!这个淫娃的肛门真棒,比小芬的肛门好玩多了!”着了魔的钟志远一下一下捅入小榕紧锁的屁眼,不自觉地与他和石天玩弄过的初中生比较起来。

李广却注意到小榕上下倒置的小腹竟不自然抽动着,便把摄影机交给石天,他则伸手撕下封着阴户的胶布,勾起两根手指用力抽插正在抽搐的肉洞。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我到了…我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榕的阴户有如喷泉一样,喷出一注阴精,但小榕仍一直叫嚷着,“啊…啊…啊…啊…啊…啊…有不要看…不要看啊…啊…啊…啊”

潮吹过后,小榕肌肉全身放松,竟在泄出尿来。一注淡黄色的尿液从阴户喷出,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洒在小榕的脸上。

深夜。筋疲力尽的小榕从床上滚到冰冷的地板,艰难地爬到房门口,再静静地爬到楼下的大厅。三个男人已经极其克制地奸淫她的肛门,但剧烈的疼痛让小榕根本站不起来。她真的有如小母狗一般爬到大厅,拿起手机,点开相薄,翻过十数条由李广拍下的淫片,才找到期末试前和我在一起的自拍短片。

那条短片是小榕和我在做爱前拍下的。她露出饱满美丽乳房,对着镜头说:“关义,你这坏蛋,你要永远记住我。无论发生甚么事,你也不要忘记我!”

我也对着镜头起誓:“我永远不会忘记容木晓的!”

小榕不停重看又重看着短片,她在漆黑中泣不成声。终於,她拿起手机,发了一段语音给在飞机上的我:“义,谢谢你对我的爱,但我却一直辜负了你。我爱你。请你忘掉我吧。希望你学业顺利,身体健康。”

小榕放下电话,爬上沙发,准备在沙发上渡过这晚,没想到李广竟无声无息站在楼梯旁。

“小母狗,你怎么睡在沙发上呢?和关义说完再见,就应该回到我的身边嘛!”

“怎么不说话啦?是不是我们没操你的阴户,所以闹脾气了?”

说罢,李广便掏出鸡巴,“小母狗,吹硬它,这样你的阴户就可以享受我的肉棒啦!”

石天和钟志远在二楼的楼梯已经听到小榕的淫声浪语。

“啊…啊…啊…啊…广…肏我…肏我…用力…肏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石天和钟志远走到大厅,见到小榕双腿紧贴在身前,双手环抱大腿,手腕被手枷拴在一起。李广则用尽全身力气干着小榕的肉穴。小榕明显双眼迷惘,看到石天和钟志远竟喊道:“…啊…啊…啊…啊…大棠…小狼…不要站…啊…这么远…啊…啊…过来哦…哦…哦…哦…哦…肏我…一起来肏我…”

石天看见地上的空着的小瓶,马上猜到李广用上过量的润滑液,让小榕陷入疯狂。钟志远跑回房间取回摄影器,石天则站到小榕旁,让她勉强地含着鸡巴。

李广先拔出肉棒,对石天和钟志远说:“刚才小母狗偷偷起来跟情人话别。我赏她吮我的鸡巴,让她怀抱悼念一下一边哭,所以我把整瓶润滑液灌进她前后的洞里。哈!好玩!”

迷糊混沌之间,那把熟悉的声音又在小榕脑海里响起。小榕艰难地抬头,看到全身赤裸的容木晓冷冷站在一旁,一步一步走到疯狂发情中的小榕身边,蹲下来在她耳边说话。

容木晓说:“李广操得你爽吗?”

小榕流着口水说:“爽…好爽…还有谁要来?我好辛苦哦…我要肉棒哦!”

容木晓说:“你承认吧!你就是欠操的婊子,明明被李广他们操得那么高兴,还要装清纯?嗯嗯…我懂了,只有这样,你才可以引诱李广惩罚你吧?!”

小榕伸出舌头,打算迎向那个貌似上原亚衣的小榕伸出的手指:“不是…哎…我好痒…我真的很想念关义…哦…哦…我对不起他…谁来操我?呀…!”

容木晓让小榕吸吮自己的中指,抬头看看四周说:“我没看出来你有多想他哦!我只看见小狼、李广、卓飞、石天、钟志远。远处有乐哥章少。呵!还有不少和你搞暧昧的男人呢!就是看不见关义哦。”

狂喜中的小榕没法答话,只有翘起丰臀,让她的男人们看过清光,看着她含着容木晓的中指。

面容冷峻的容木晓续道:“承认吧!接受吧!你一个人甚么都干不好,甚么也做不了。你要向前行吗?你要追赶着甚么人吗?我可以帮你,他们可以帮你!说吧,讲出来!你现在需要甚么?”

小榕看着小狼的鸡巴,卓飞的巨根,还有李广好看得让人眩目的肉棒。小榕的视线越过所有男人,她看见远方有一道背影。那个背影听到小榕的呼喊,慢慢转过身来,只差一点点小榕就能留住眼前那个人,但阴道和菊穴传来究极的麻痒,把小榕硬生生扯回一众男人们的身边。

小榕不能自控地哀求着抱着自己的男人们玩弄自己:“哦…哦…哦…大棠…快点…我好难受…小狼…嗯嗯…让我含你的棒棒吧…关义…你用力点…哦…哦…卓飞…你也用力点…不行了…广…我的肛门很痒…止不住…你快来哦…哦…哦…石天!钟仔!一起来嘛…救我…呜…呜…操我…好热好烫…广!…操我…操我…操我…操我…操我…”

李广三人听着小榕的淫声浪语,看着小榕在地上疯狂自慰,他们的肉棒又再重新挺立。石天先躺在地上,让小榕骑上他的肉棒上,她已经急不及待在肉棒上套弄着。李广按下发情中的小榕,让石天抱紧她,李广才从小榕屁眼里拔出长长的一串肛塞球,然后塞入粗大的肉棒。

当两个男人尽情地享用小榕的肉洞,钟志远则仔细地拍下所有淫秽的画面,特别是两根肉棒分别插在小榕的阴户和肛门里。由李广主导抽插,石天则在小榕身下争取寸许的抽送空间。每一下抽插都是那么惊心动魄。最后钟志远架好两台摄影机,便挺着半硬的肉棒,塞到小榕的嘴里。

三个男人忘我地玩弄小榕三个肉洞,小榕连发出呻吟声的机会都没有。石天和李广在润滑液的影响下,同样感到龟头灼热难当,更加卖力地抽插小榕的肉穴和肛门。

另一端的钟志远却是另一番滋味。小榕的嘴巴有犹吸盘般用力吞吐着钟志远的肉棒,最喜欢强干女生嘴巴的钟志远甚至放弃嗜好,任由小榕吸吮他的鸡巴,配合李广和石天向前的冲击,钟志远竟比二人更早泄出浊精。但小榕全然不觉,只顾卖力地吞下所有精液。

之后,石天也把精液注进小榕子宫内。随着李广的抽插,阴户里的浊精一点一滴地溢出。最后,李广也筋疲力尽地在小榕的肛门内喷出浓稠的精液。

“…嗯…啊…啊…不要停…我还想要…好烫…我的洞洞好烫…快来操我…你们快来操我…”半昏迷的小榕竟还伸手往肉穴和肛门里自慰,看得石天和钟志远面面相觑。

李广对着镜小榕身旁的镜头也不禁失笑:“嗄…嗄…你们现在知道小榕女王很难侍候吧…去拿些玩具下来…把女王干到虚脱为止。”

十月份第一周。

李广和陈欣欣提前宣布,小榕升任“商业团队”总经理,陈欣欣退居幕后。同日,“商业团队”向校内主要报刊通告,总经理容木晓成功引入十大家族之一的郭氏集团为主要合作伙伴,为大学众多学院提供不同形式的支援。

郭氏集团二十年来首次对这所最高学府进行大规模合作,是为城中大事。所有传媒连日追访“商业团队”各成员,特别是总经理容木晓。有媒体吹捧说,平民容木晓的商业才华远超富二代卓飞。甚至有专题记者走访小榕的父母,希望知道小榕的家教如何。

同时间,有金融界的网络博客指出这个由郭氏集团太子爷郭健军亲自拍板的项目,实际上是转出郭氏家族基金的资金,化成郭健军名下的资产。

面对种种辛辣提问,小榕接二连三地以相当高明的公关技巧破解,几个月内,让质疑的声音化之於无形。

小榕的宿舍房内。

上身穿着整齐洋装的小榕,弯身双手撑在床边,贴身短裙被拉上腰间,迷你丁字内裤则褪到膝上。小榕翘起丰臀,让郭氏集团太子爷郭健军的肉棒快速有力地抽插着她娇嫩的菊穴。

“嗯…嗯…嗯…你好猛…好壮…嗯…嗯…嗯…嗯…嗯…嗯…”小榕咬着唇,含羞答答地娇呻。

“第一次…在大学宿舍房…做爱…吼…爽!小榕你…好正点啊!”

“人家好喜欢你…好粗…用力哦…用力哦…”小榕媚惑地引诱着郭家太子爷。

“有你这么…聪明…能干…”郭健军用力顶到肛肉的尽头,“…的女友…你真好!”

“嗯…嗯嗯…我是你女友吗?啊啊啊…啊…啊…我是坏坏的女人…嗯…嗯…才会让你弄屁股哦??嗯…嗯……”小榕说到最后,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

郭健军用力猛插数十下,才缓下来说:“我天天这样…操你…你喜欢吗?”

“喜欢…好喜欢…但这样小榕会坏掉的…要干一下我前面的洞洞吗?”

郭健军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笑着说:“前面湿湿的淫逼吗?我不想用套呢…”

“讨厌啦,我今天危险期啦,很危险哦!搞大我的肚子,你老婆会杀了你的。”小榕说着,却把身子翻过去,躺在睡床上,一双雪白的美腿M字型的架在床缘,伸手扒开阴唇,露出粉嫩的肉洞,等候着郭氏集团太子爷郭健军的肉棒。

我来到美国的研究院已经一个学年了,看着窗外明媚的异国风景,我忽然想起我的初恋女友容木晓。

我记得去年的夏天,小榕只留下两句短讯便从我的生命里消失了。

“义,谢谢你对我的爱,但我却一直辜负了你。我爱你。请你忘掉我吧。希望你学业顺利,身体健康。”

此时,宿舍的电话响起,是门口的保安告知要签收包裹。

回到房间,打开包裹里面是一部簇新,还没开箱的平板电脑,还有一个信封,里面放着一张SDcard。

我拆开平板电脑的包装,把SDcard插进去,直接点开档案管理。SDcard里面有一堆PDF的档案,还有大量影音档案。

有部份PDF档名的开首是“容”,然后加一个日期。有一些则标着两三个英文字母,再加上一个月份。我点开排在最前的PDF档案“容20141103”,没想到档案竟记载着小榕的日记,或者说是她的大事记。应该是有人刻意从Word档转成PDF档的。

我一直看,一直看,一直看。

我就这样,坐在床上看了一昼一夜,直到我读到去年期末考的时候,小榕在我宿舍的床上和李广肛交,而且在强迫肛交下得到高潮!

我不能相信我如此深爱的小榕,竟然干尽此等苟且下流的事。我心存侥幸地认为这是一个超级混帐的恶作剧,於是我点开排在第一的影音档。

真的是小榕的画面!

小榕似醉非醉,似醒非醒,一直在李广的背后自慰。我快进到中段,看见小榕嚷着身体很奇怪,哀求李广奸淫她!

小榕把身上的穿搭一件一件脱下来,让李广像恣意玩弄她的肉体。我是多么的清楚记得,那晚我如何是我骂走她的。如果我没有骂走小榕,她就不会落在李广手上?

我一路点开影片,全部都记录着小榕和李广的淫行。有的是李广设下的偷拍镜头,有的是小榕大方地让李广拍摄。

最让我震惊的是,容木晓为了夺取卓飞的功业,甘愿有如妓女般让李广、石天、钟志远三人一次又一次地淫辱她。

林林种种的情欲短片如同成人电影一样。不!那些全都是比成人电影更不堪入目,更下流猥琐的无码纯肉欲小电影!

一次又一次不堪入目的性爱记录。最后,竟偷拍到小榕在宿舍房内和已婚富商鬼混!

我不懂得我应该憎恨小榕,还是应该怪责我自己。如果我再细心一点,可能一切会变得完全不同。我从来没有花时间关心小榕,我一直只顾着自己。那天早上,小榕明明哭肿了眼睛,我却假设她一家与谁鬼混,为甚么我就不懂多问一句呢?

临别前的两三个月,我只顾着和她做爱,占有她的身体,奉行着甚么“睁只眼,闭只眼”。我明明看见她悲哀的眼神,还有那欲言又止的对话,小榕每分每秒都向我求救。如果,如果还有如果,我们可能会有更好的选择。

我失望,却无处倾诉。

我忿怒,却无处发泄。

过了好几个星期,虽然小榕那些震撼的影像仍然缠绕在我的脑海里,但心情却是平伏了许多。终於,我重新点开平板电脑里的另一套PDF档案,没想到内里竟是一页页的财务报表。

我不懂会计,但PDF扫描到报表旁有一个个铅笔画出的问号,不问而知这些极有可能是一些问题帐目。

我满脑子问号,突然想起甚么似的,又重新细阅小榕的日记和影片。

这才发现小榕一开始的确迷恋着卓飞,文字间的确满满都是对卓飞的爱慕。到后来与李广欢好,日记上少了许多描述,一切都是来自那些不堪入目的录像。

特别是在去年暑假,小榕窝在别墅反覆被李广、石天、钟志远三人奸淫以后,她不断反覆怀疑李广这个人。小榕写道,李广的确帮助她登上“商业团队”的宝座,差不多把卓飞的部份割裂开去,但这一切对李广来说却是毫无好处。

如果我不是被感情和忿怒蒙蔽,我应该可以看出小榕的笔触情绪有所变化。小榕甚至详细列出好几个男人的名字和资料。因为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那个已婚富商,所以我以为这名单是小榕交好过的男人,但回心一想,这名单应该是李广的人脉关系。

可惜,日记只记载着到去年十二月份的为止,也就是搭上已婚富商以后。是小榕没有再写日记的习惯,还是偷出日记的人没有截取打后的日记呢?

我重新端视着簇新的电脑,终於想起最基本的问题,这到底是谁寄过来的呢?是谁偷偷拷贝这些档案呢?目的是甚么呢?但,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知道小榕所有不能见光的秘密,小榕有危险吗?

我点开通讯软件,看见我这一年间我给小榕发过去的短讯,我的心又再隐隐作痛。但此刻,我只想提醒小榕万事小心。当我按下语音的刹那间,千头万绪却不知从何说起。

但一切都不再重要了,以后发生的,都不再是我和我的女友容木晓的故事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