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溺爱》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培根兔肉卷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溺爱 溺爱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从家教老师家出来后要直面一条黑暗的窄坡,两边的路灯像是已经坏了,安逸尘从书包里拿出手机,按亮手电筒,照着脚下的路。  道路两旁空无一人,高墙之外夹着昏暗的夜空和树叶影影绰绰的黑影,天气在变热,四月了,高考也不远了。

    培根兔肉卷 状态:已完结 类型:纯爱耽美
    立即阅读

《溺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溺爱》,是作者培根兔肉卷倾心创作的一本纯爱耽美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从家教老师家出来后要直面一条黑暗的窄坡,两边的路灯像是已经坏了,安逸尘从书包里拿出手机,按亮手电筒,照着脚下的路。  道路两旁空无一人,高墙之外夹着昏暗的夜空和树叶影影绰绰的黑影,天气在变热,四月了,高考也不远了。

《溺爱》 第25章 番外四 免费试读

宁宝儿说:“你知道那天我对流星许了什么愿望么?”

安宁问:“什么愿望?”

宁宝儿说:“我对流星说,我希望安宁能平平安安的,我愿意分一半的寿命给他,给他念一辈子的睡前故事……”

安宁笑了起来,他苍白纤细的手指动了动,宁宝儿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宁宝儿说:“我知道安爸能救你,我就根本没有哭。”

安宁只是安静地笑着,他黑色的眼睛亮晶晶的,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闪亮。

安宁说:“宝儿是大孩子了,当然不会哭了。”

谁也不会想到,原本已经心脏停跳,被宣布了死讯的孩子,竟然又这么奇迹般地活了过来,经过一年多的调养,身体越来越好,可以出院读书了。

安宁住院的每一天宁宝儿都回来看他,给他说学校的事,教他学校里学的东西。原本不爱学习的宁宝儿为了安宁,每节课都认认真真地听,成绩也越来越好。

用宁致远的话来说,这叫爱能创造奇迹。

安宁出院那天,全家人都来接他出院,连他那个神出鬼没的姑姑宁佩珊都从国外回来了,抱着瓷娃娃一样的两个侄子好一顿亲热。

宁致远拿手肘顶了顶宁佩珊,说:“在美国呆得怎么样?”

宁佩珊撇撇嘴说:“你不知道,我差点被人占便宜诶,有一天晚上大街上突然有个乞丐拉我的裙摆,硬是说他是我前男友文世轩,说他赌博输了所有的钱,没脸回家,要我资助他。他做梦吧,就算真是文世轩,我也不会给他一分钱!之前可是他甩了我!”

宁致远眉毛抬了抬,转头看见安逸尘正静静听着宁佩珊说话,面无表情。

宁致远从宁佩珊怀里接过安宁,抱在怀里,说:“那你最后怎么他了?”

宁佩珊高傲地一抬下巴,道:“那当然是用我的高跟鞋把他狠狠地狂踩了一通!想占我便宜,他还得多修炼几年!”

宁致远忍不住笑,文世轩当然不会想到,那些带他去赌博的人都是安排好的,成套的骗局一环接一环,他还能全身而退就有鬼了。

当然,至于文家老爷和夫人,肯定也在国外过得水深火热。要知道,活着永远是比死更折磨的事情。

这些事他没和安逸尘提过,想必现在也是瞒不住了。

果然晚上安抚宁宝儿和安宁睡下之后,安逸尘回到床上,就问起了宁致远关于文家人的事。宁致远只好老实承认了:“是我送他们出国的。”

安逸尘发现他现在对于这一家人心情十分平静,闻言也只是“嗯”了一声,就掀开被子上了床。宁致远一脸惊奇地看着他:“你没有别的要说了?”

安逸尘想了想,说:“有,以后这些事情,不准再瞒着我。”

宁致远凑到他身边,问:“你就不关心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安逸尘笑了笑,说:“不关我的事。”

宁致远舒了口气,他把安逸尘捞进怀里,紧紧抱着,说:“我以为你还惦记着他们,还在想我现在负荆请罪有没有用呢。”

安逸尘用手指缠着宁致远的手指,低声道:“你才是我的家人,我何必为了他们生你的气。”

他的手指冰凉,宁致远内心一动,把他的手掌托起来,亲吻安逸尘修长白皙的手指。然后伸出舌头,将安逸尘的手指卷入口中,细细地舔舐指腹和关节。安逸尘的脸色浮上一层晕红,他的眼中水波盈盈,低声道:“你别……”

宁致远却充耳不闻,一根一根手指细致地舔舐着,安逸尘光是被他舔着手指,下体就硬了,睡衣领口露出的一截脖颈透着情欲的粉色,他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啊……致远……不要舔了……”

宁致远的一只手滑到他的后腰,滑过深陷的腰窝,按在那两瓣浑圆的臀肉上,五指掐住安逸尘柔软的臀肉,揉搓起来。安逸尘被揉得腰肢摇摆,脖子扬了起来,被宁致远一口咬住喉结。安逸尘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声,就被宁致远调笑道:“小骚货,叫这么大声,也不怕被孩子听见。”

安逸尘强忍着痒意,可是整个屁股都落入宁致远的掌中,对方揉捏臀肉的同时,还故意用一根手指卡在两瓣臀肉之间,有意无意地轻轻搔刮着股缝中的洞口。那个紧闭的小穴早就回忆起被狠狠操干的滋味,慢慢地被揉开了,露出里面透着嫩粉色的肠壁来。

安逸尘侧着头咬住枕头上的枕巾,一段泛着淡粉的脖子就暴露在宁致远的眼中,宁致远沿着皮肤下跳动的动脉一路吻下去,吻到深陷的锁骨,然后是浅浅的乳沟。安逸尘胸膛上两颗樱桃般的乳头早已从乳晕中挺起,被宁致远一口叼住。被温热的口腔包裹着的乳头兴奋地颤抖起来,粗糙的舌苔刮过肿胀的乳粒,安逸尘紧咬着枕巾,喉咙中呻吟连连,艳丽的眼角泛出难耐的红色,长长的睫毛更是被泪水打湿。宁致远拉下他的睡裤和内裤,那两瓣白腻的臀肉已被亵玩得布满了粉红的指印,充满了凌辱的快感,分开两条长腿,安逸尘腿中挺立的性器再也藏不住,抵在宁致远的小腹上。被玩开的后穴更是蠕动不已,分泌着淡淡的湿液。

安逸尘的后穴一直被好好保养着,宁致远更是千方百计弄来昂贵的药棒,每次做完之后都让他含着,因此这么多年了,后穴还是紧致柔软,慢慢地调教成适合被插入的模样。宁致远把手指涂上润滑剂,慢慢地插入后穴之中。安逸尘含着泪水,枕巾早已被他流出的涎水洇湿,他含糊不清地叫道:“不要……”

嘴上这样说着,他却更加分开了双腿,下体往前一送,方便宁致远更加容易地揉弄他的内部。饥渴的肠肉一张一缩的,吞咽着宁致远的手指。宁致远见安逸尘开始发骚了,忍不住咬了一口他的乳头,怒道:“骚货,别着急,一会就把你操得只会叫老公!”

“嗯……”安逸尘乖顺地呻吟,腰部都被宁致远的手指弄得软绵绵的,身体酥酥麻麻的,根本使不上力气。宁致远两根手指在肠肉里抽插翻搅,慢慢觉得不得力,干脆把安逸尘抱了起来,让他趴在床上,身体贴着床铺,屁股高高翘起,两瓣臀瓣向两边分开,露出饥渴张缩的艳色穴口。特别是他的发丝凌乱地贴在精致的脸庞上,眼中水雾迷蒙,一副想让人狠狠操弄的模样。

宁致远灵活的手指在肠肉里不断地搅动,可还是填补不了安逸尘已经动情了的后穴。安逸尘鼻中轻哼,黏腻的声音道:“致远……不要玩我了……想让你进来……”

宁致远拨开那蠕动着溢出淫液的穴口,恶意地问道:“想要我什么?”

安逸尘早就知道宁致远爱听什么,赶紧摇了摇自己的屁股,媚声道:“想要……想要致远的大肉棒,插到我的小骚穴里……啊啊啊啊!”

宁致远早就欲火焚身了,这下听见安逸尘说出这样的淫言浪语,二话不说捧住安逸尘的屁股,扶着自己胀得疼痛的肉棒,一举挺入,将粗长火热的肉棒一下插到底,让安逸尘猝不及防发出尖叫。

宁致远等安逸尘适应了一下,立刻掐住安逸尘肥嫩的屁股肉开始操干起来,硕大的肉棒在那个穴口里一进一出。他喉中低喘,肉穴中的淫液被插飞出来,溅落在被单上。

“啊……啊……致远,太深了……不行了!啊……”安逸尘抓着绵软的枕头,仰着脖子,背脊弯曲出好看的弧线,在腰部上形成一个深陷的腰窝。他翘起的肉棒抵在棉被上,和被料摩擦着,快感层出不穷,身体好像都化成了一滩春水。

“骚货,操了你这么久,里面还是这么紧!是不是想让老公把你操松?操大你的肚子,给儿子们生个小妹妹!”

安逸尘根本听不了这样粗鲁的语言,身体禁不住羞耻与快感,发起抖来。身体浮着一层薄汗,敏感的肠肉缩得更紧了,将宁致远的肉棒深深地吞到最里面。

宁致远知道安逸尘快高潮了,他的双目涣散着,嘴角里流出晶莹的涎液,宁致远说什么他都毫无原则地答应着,叫着平时根本不敢说出口的淫荡话语。宁致远按着安逸尘两条腿,将自己的肉棒拔出再挺进,硕大的精囊抽打在安逸尘肥嫩的屁股上,臀肉荡出肉波。淫荡的肠肉被插得松松软软,吐着淫液,安逸尘高潮的时候肠肉绞紧,肉棒喷出的精水全部射进了被子里。

宁致远被他绞得没忍住,全部射进了安逸尘的穴里。

两个人玩得太过头了,晚上只能睡在客房里。安逸尘穴里含着药棒,被宁致远抱在怀里,他们肉贴着肉,宁致远难得没有再把怀中人狠狠吃一顿的想法,只觉得心中妥帖安宁。

“真想一辈子都不放开你。”宁致远吻了吻安逸尘的额头。

昏昏欲睡的安逸尘露出一个笑容来,把手放在宁致远的手心里,让对方握紧。他轻声说:“那就不要放开。”

宁致远说:“我们还要在一起很久很久……久到宝儿和安宁都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庭,久到我们有了孙子,你我头发都白了,牙齿都松动了,还会是两个帅老头……”

安逸尘的思绪也随着宁致远的话语飘到了以后,一辈子好像就会在一眨眼之间过去了。

而他们依旧紧握着双手。

这大概是最幸福的事了。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