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钢子为作者的小说 钢子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良人演义 良人演义

    良人?何为良人?古代老公对老婆的称呼为良人,而老婆对老公的称呼同为良人,故而取名为「良人」!  「良人演义」即「夫妻演义」,网上关于夫妻的小说太多太多了,都是什么夫妻活着夫妻什么的,如果取名为「夫妻演义」是否有些太过俗了,所以更名为「良人演义」。这是一篇虎年的开篇做,主要内容主要以为了维护夫妻间的感情,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其中或有些不堪的地方,不喜者勿入!

    钢子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良人演义》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良人演义》,是作者钢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良人?何为良人?古代老公对老婆的称呼为良人,而老婆对老公的称呼同为良人,故而取名为「良人」!  「良人演义」即「夫妻演义」,网上关于夫妻的小说太多太多了,都是什么夫妻活着夫妻什么的,如果取名为「夫妻演义」是否有些太过俗了,所以更名为「良人演义」。这是一篇虎年的开篇做,主要内容主要以为了维护夫妻间的感情,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其中或有些不堪的地方,不喜者勿入!

《良人演义》 第四十章、听房——最真实的写照 免费试读

我不知道为何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举动,说出如此让人难以置信的话,我不知道是心中的记恨、埋怨,还是因为药物的原因,让我真正的失去了自我。

我的举动吓了小关一跳,不过当我从门口走到床边的时候,小关竟然要将刚刚脱下的裤子穿上,看到这里,我竟然觉得是那么的好笑,难道刚才的事情,老公他会不知道吗?

我阻止了小关,强行将小关的内裤扒下,将他一下推倒在床上,然后翻身就骑了上去。小关那坚挺之物顶在我的屁股上,害得我的下面更加湿润了起来。

如果说刚才还有些怨气的话,现在被小关胯下的东西一顶,刚才的怨气就被顶到九霄云外了,那火热的枪端带着一丝润滑的液体,蹭了我一屁股。骑在小关身上,我扭头向门口望了一眼,没有看到老公的身影。

虽然没有看到老公的身影,但是我的心中却无比激动起来,我从来没有想过什么所谓的3P,因为我觉得那对我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的,而现在虽然算不上是3P,但老公就在门口处,而且门也没有关,只要他轻轻一探身,就会看到屋里的一切。

「雪涵姐,我……」小关的声音有些慌乱。

「这次,换我来干你!」我不知是心中有气,还是药物作用的原因,我故意对着门口大声道。

「我……」

没有等小关说完,我就悄悄翘起自己的臀部,然后伸手从两腿之间握住了顶在屁股上的东西,将其轻轻握住,随后将那枪端轻轻顶在自己的下面,然后屁股缓缓地落了下去。

小关那根坚硬无比的东西,随着我不停下落的屁股被我一点点的吞食掉了,那根火热的东西让我一下尝到了什么叫饱满,心中的空虚,在小关的东西进入我的体内时,我感觉自己好充实,那种感觉,让我有种想要飞的感觉,直到我感到自己的最里面的肉垫被一个火热的东西顶到时,我才停了下来。

在长长出了口气后,我喘息着对小关道:「小关,舒服吗?」

「雪涵姐,我……」小关两手扶住我的屁股,两眼紧张的向门口望去,似乎生怕老公闯进来般。

然而,小关的臀部却不经意地顶了我一下,虽然仅仅是小关的一次不经意的挺动,却让我不经意地呻吟了出来。

对于一个性欲旺盛却无法享受性爱的女人来讲,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折磨,一旦自己在享受到的时候,她会忘却一切,无论眼前的男人是谁,都会令其失去自我,完全沉浸在欢爱之中。

我不是个荡妇,但我却是一个满受煎熬折磨的女人,在刚才我被小关抱着进入的一刹那,我还慌乱无比,觉得万分紧张,对不起自己的老公;然而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我忘却了一切,全身心投入到这让我又恨又爱的运动中。

刚才的情况也是如此,我本想狠狠地报复一下老公,然而在我看得小关那坚挺之物的时候,我的头就开始变得有些混乱了,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与小关那坚挺之物再次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小关的轻轻一挺,如果对于其它女人来讲的话,也许不会有太大的感觉,然而对于我来说,却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让我彻底失去了思考能力。

随着小关不经意的挺动,我将双腿跪在小关腰的两侧,然后双手撑在小关的胸膛上,开始本能地前后挺动起了自己的屁股。

「小……小关……你的真的好……好大……顶得我……好……好舒服!」渐渐地我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而小关在最初的紧张后,发现老公并没有进来,似乎也放开了心怀,加上我不停的挺动,也深深地刺激到了小关,他终于将目光从门口移到了我的身上,抬起双手握住我不停上下跳跃的胸部,狠狠将它们握在手中,并用力将它们蹂躏成各种形状。

我不停地挺动着自己的臀部,让小关的东西在我体内进进出出,这样虽然没有被男人干的猛烈,但毕竟是自己处于主导地位,什么样的力度最合适、什么样的深度能够让自己更加舒服,完全靠自己掌握。

我喘着粗气,尽量让自己不要叫出来,只是越来越快地挺动着自己的屁股,让小关那巨大且无比坚硬的东西深深地戳进我的体内。

然而,我的忍耐力却是如此的小,在坚持不到一会儿的情况下,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了。「哎呀……啊……哎呀妈呀……舒服……舒服死了!」我闭上双眼,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其中,加上小关那双充满魔力的大手在我挺傲的双乳上不停地揉捏着,我的身体开始渐渐地便软了下来。

或许因为我的速度渐渐地缓了下来,小关放开了我的双乳,而是伸到了我的屁股上,两手抓住我的两块臀肉,然后开始挺动起了他的屁股,这样一来,我挺动的速度完全无法跟上小关的挺动。

有的时候明明是我应该将小关的东西吞掉的时候,他却退了出去;而有的时候明明应该是我退出的时候,他的东西却猛烈地追击了上来,狠狠地顶到了我的深处。虽然没有什么配合,但这样一来,对于我来说无疑却更加舒服,让我有种被一个强壮男人干的感觉。

「小关……快……再用力些……我……我快不行了……啊……快……快,再用力些,我快到了!」

小关听到我的话后,渐渐加快了挺动的速度,原本撑在小关胸膛上的双手,在被小关一轮又一轮的进攻后,渐渐失去了支撑力,而我的双腿也被小关的攻击渐渐变软了起来。

终于,我失去了最后的力气,无力地趴在了小关的身上,这样一来,我就完全失去了主导地位。而小关见我趴在他的胸口上时,开始将膝盖抬起,双腿弯曲了起来,而我的屁股也被他的双手抬了起来。

「我……我不行了!」我强行将遮在自己面前的秀发拨到一边,两眼迷离的看着小关。

小关却没有管我,而是托住我的屁股后,开始快速用力地让他的屁股抬上落下,这样一来,他那根粗壮的东西,就像撞针般速度越来越快地在我体内进进出出。

完全失去力气的我,虽然还在小关的身上,但实际上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导地位,完全处于了被动,而体内那根火热的长枪,宛如神兵一般开始在我体内戳来戳去,让我忘记了一切。

「啊……顶到……顶到了……小关……再用力……用力些……对……妈呀!你……害死我了……饶……饶了姐姐吧……我快受不了了……又要到了……饶了姐姐吧……快……啊!」

小关的速度越来越快,让我感到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通畅了,就像是一个普通人跑马拉松一般,明知道自己坚持不下来,但仍坚持着,但是肺活量却根本跟不上,完全失去了节奏。

小关的枪端,像是不要命般的玩命儿往我体内最深处戳去,每隔几次就会撞击到我体内最深处的肉垫上,干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开口求饶。

「饶……饶我了吧,姐姐真的不行了……真的……被……快被你干死了!」

「雪涵姐,我……我也快到了……再坚持坚持!」

「我……我坚持不住了啊……不行……到……到了!啊……」终于,我再也忍受不住小关的冲击了,体内一阵酥麻,下面不由得一阵紧缩,紧紧将小关的东西裹住,让他动都无法动一下。

高潮对于女人来讲是一种欲死欲仙的感觉,高潮来临的时候,会让一个女人彻底失去尊严,失去一切的抵抗能力。高潮的来临,让我尝到了久违的欢乐,这次的高潮要比刚才的那次还要猛烈,因为我的内心中总有个声音告诉我,那就是你的老公正在门口听着你的叫床声。

高潮的余波渐渐退去,我才缓缓恢复了精神,我从小关的胸口抬起头,喘息着将自己的头发拨到一边,两眼深情的看着小关。

此时的我对小关的感情又深了一步,如果说原来的是喜欢的话,那么现在真正的变成爱了。我不知道这种爱是不是自己对老公的那种爱,但是我却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爱。

「小关,谢谢你!」说着,我强行让自己的身体上移,在小关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雪涵姐……郭哥……」小关小声道。

小关的提及,我才想到老公,抬头向门口望去,却发现门口仍然没有老公的身影,看到这里,我的心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虽然自己对老公的举动非常愤怒,但是也正是老公的举动让自己尝到了久违的欢乐,自己作为一个有着老公孩子的女人,在老公的眼皮底下跟别的男人做那种禁忌的事情,这无疑是一个讽刺。

「不要理他!你射了没?」没有看到老公的身影,我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说不上是报复,也说不上怨恨,心中只是觉得自己都这样了,老公既不进来看,也不进来阻止一下,我不知道他到底还在乎不在乎自己,他到底想不想治好他的心病。

「还没射呢!」听到我的话,小关挺了一下他的屁股,那坚硬火热之物在我体内猛地动了一下,似乎在告诉我,它还没有发泄出来呢!

「嗯……」我身不由己的呻吟了一声。

「那你还想要吗?」我轻声问道。既然老公看都不敢看一眼,那么我还在意什么?小关的强壮让我迷失了自我,我知道男人如果不射出来的话,对身体很不好,更何况小关也已经是我爱上的男人了呢!

「想……雪涵姐我……我想这次从后面来。」

小关的话让我一愣,但随即就明白过来了,白了小关一眼后我道:「小关,你会不会觉得姐姐太……太浪了?」

「不会,雪涵姐,真的不会,我是真的喜欢你!而且我喜欢你这个样子!」

「谢谢你!小关。」听到小关的话,我一阵的感动,然后勉强的从小关身上爬了下来,随后转身趴在床上,翘起了自己的屁股。

这样的姿势,让我觉得无比羞臊,好像自己就像一条母狗一般,让我情不自禁地将自己的头埋到了两手之间,然而这种羞人的姿势却能更加让女人享受到与众不同的快感。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就感自己的屁股被两只大手分开了,很快就感到一根火热的棒子缓缓顶到了自己的要害之处。

我忽然感觉自己有些慌乱,情不自禁地抬头向门口望去,恍惚间顺着室内灯光的反射,我好像看到门口的一个身影,然而正在这时,小关的东西却猛烈地戳了进来,害得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去,也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啊……老公!」

************

自从妻子赤裸着进入小关的屋里后,我的心一直在承受着无形的巨大压力,这股压力压得我差点精神崩溃了,我没有勇气追进去,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的,有道是因果循环,有因就有果,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这颗果子竟然是如此的苦,而且只能由我一人独吞。

我精神恍惚的站在离小关门口不远的地方,双腿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无法迈出一步,我的心在此时才发觉得竟然是那般的疼痛,痛得我恨不得找把刀自杀去。

有些事,想象一番是可以的,但是真的到你去做的时候,你才会发觉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尤其像这种事情,让自己的妻子赤身裸体的跟另外一个男人在一个房间里面,就算没有发生什么,心中那种感觉都比针刺还要疼痛。

鼓动自己的妻子去跟别的男人欢爱,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到底爱不爱我的妻子?如果爱她的话,我怎么会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来?我真的好无能,我真的好懦弱,我真的不配做个男人,尤其是不配做雪涵的男人。

我知道我是真的伤害了妻子,不但给她下了药,还故意提及让她去找小关。我了解雪涵,如果不是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妻子也绝不会一怒之下赤身裸体跑进小关的房间,就算她曾经跟小关发生过关系,但那毕竟是过去了,我与妻子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融洽关系,在这一刻,让我彻底打破了。

「干我!我要你干我!」里面传来妻子雪涵的怒吼声。听到妻子的吼叫,我才深深的了解到,妻子被我伤得有多么深,我真的好后悔,可是我却没有勇气冲进屋里去阻止。

此时我的大脑宛如计算机当机一般,一片空白,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妻子的大胆吓到了小关,因为半途中他逃了出来,在看到我的一瞬间立即又跑了回去。看到小关跑出来的时候,我很欣慰,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开口让妻子停下来,而小关跑出来无疑给了我一个希望,我希望他什么都不要做,我希望他告诉妻子,我就在外面。

然而,事情却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发展下去,门被关紧了,里面的声音我听得不是很确切,心中那种不妙的感觉让我越来越慌乱。

我经受不住心中那股煎熬,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门口,将耳朵贴了上去,隐约听到妻子说:「干我!干完我,我会告诉你一切……」

听到这里,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心中大声呐喊道:『雪涵,不要!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雪涵不要啊!』

妻子当然不会听到我内心中的呐喊声,然而是我却听到了小关的喘息声,毕竟只有一门之隔,再怎么样也会有声音传出来。在听到小关的喘息声时,我感到自己的手脚冰冷,因为我意识到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我无力地靠在冰凉的墙上,好像整个人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一般,看不到一丝的光亮。我的心好痛、好慌乱、好无助,我的眼前一黑,两腿一软,无力地顺着墙坐到了地上。

两眼空洞无神的我,此时才明白失去最珍爱之物后是种什么感觉,更何况她是我最爱的妻子,然而就是因为自己的无能,却将自己最爱的妻子献给了别的男人。

突然,我想到了死,因为我觉得只有死,才能让我逃脱这种愧疚,让我逃离这种痛苦。可是我死后妻子会怎样?难道就真的让妻子跟小关去过一辈子吗?还有我们的儿子呢?想到自己的儿子,我更加后悔自己做出的事情。

正在此时,我突然听到雪涵叫了一声「老公」。在听到妻子的叫声中,我高兴的站了起来,我以为妻子终于停止了对我的刺激,然而当我刚刚走到门口后,却听到了妻子口中发出的阵阵呻吟声。

这种呻吟声,我实在太熟悉了,因为这种声音只有在我进入她的身体时,她才会发出来。此时的我也明白了,妻子不是在叫我,而是在叫小关。她竟然叫小关老公?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又是一痛。

我很愤怒,我举起手想要将门砸开,但是在落下的一瞬间,我停下了,因为我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将门砸开,那么妻子恐怕会更加恨自己。本来就是自己去鼓动她出轨的,可是如果在她出轨的时候,自己再去阻止,那么我们的感情恐怕真的就因此而结束了。

听到妻子的呻吟声,我真的很心痛,尤其在跟妻子只有一墙之隔,却不能阻止的情况下,那是一种多么伤人的事情。

妻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也听得越来越清晰,我知道妻子终于放开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力地低下了头,然而我却看到自己下面的东西不知在什么时候硬了起来,在看到自己身体反应的时候,我莫名的想到了娜娜。

娜娜的事情,妻子跟我说过了很多遍,每次听到的时候,我都会觉得万分兴奋,甚至幻想过自己跟另一个男人去干娜娜,但那只是自己偷偷的想,可不敢说出来。而今天妻子跟小关的一幕,却让我有了那种想法,只不过被干的人不是娜娜,而是换成了妻子雪涵。

因为我听妻子讲过,娜娜跟两个男人同时发生关系,并没有对家庭造成一丝的破坏,甚至更加甜蜜,我在想,我能不能也做到这样?

原本就有一丝变态想法的我,在有了这个念头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浑身都兴奋了起来,似乎刚才那种无比的疼痛一下子消散了一大半。

这时屋里传来了妻子的叫声:「不要停,干我!他很想享受刺激,难道你不觉得在我老公面前干我更有成就感吗?」原本刚刚放开的心怀,在听到妻子这句话时,心中那种疼痛感再次涌了上来。我知道妻子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我知道妻子并没有原谅我,我该怎么办才好?

「啊……小关,你太厉害了……我……姐姐……我舒服死了,再快……再快点……呜呜……用力,小关,用力,再用力,干死我,让你郭哥听听!」妻子怒吼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也许此时我才明白,自己在说那番话的时候,妻子的心被我伤得有多么重。

不知何时,我走到了客厅,点起了烟,似乎不想听到妻子被小关干的声音,因为那对我来说是种难以承受的煎熬。然而自己胯下之物却一直处于兴奋状态,我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东西竟然会有这么硬的一天。

在妻子最后一丝吼叫声中,屋里的声音渐渐停歇了下来,我知道妻子被小关干到了高潮。结婚这么久了,我只有刚刚跟妻子结婚的时候带给过妻子高潮,那还是因为妻子身体属于敏感类型的原因。

尔后的几年,我虽然一直在努力着,但始终没有让妻子再次享受到高潮的滋味;而今天,妻子却在我的一手安排下,再次尝到了高潮的滋味。我不知道妻子此时的心情是个什么样,但是我知道她此时一定两腿发软、浑身无力。

挺着胯下的东西,我手拿着烟,不知不觉中再次走到了门口处,靠在墙上,我很希望妻子在得到高潮后,赶快出来。

终于,这次妻子没有令我失望,她的确很快的走了出来,只是她出来后所说的话,让我骇然不止。

「郭强,想进来看看我的小老公是怎么干我的吗?」说完,妻子根本就不理会目瞪口呆的我,再次走进了小关的房间。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房门没有再次关闭,而是大大敞开着,似乎在欢迎我进去观赏一项激烈的运动会般。

听到妻子的话后,我呆住了,直到手中的烟头烫到手指时才清醒了过来,而此时,房间内也再次传出让我心痛但却又感觉万分刺激的对话,还有妻子雪涵那充满诱惑的呻吟声。

我紧紧握住自己的双拳,却无法迈动自己的步伐,唯一能做的就是傻傻的站在门口,怀着针刺般的心痛去欣赏妻子那诱人的呻吟与叫床声。这让我不禁想起古代皇帝纳妃子时的一种情节,自己就像个太监般,站在门口听房!

听房?这真的很讽刺,但这却是自己现在最真实的写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