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seahares为作者的小说 seahares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办公室里的爱情 办公室里的爱情

    从小长到大,唯一的女人就是我打算与之一同生活并且是以一辈子作为期限的老婆,从来也没想过有过什么样的外遇,也不敢想,主要是我们家的领导在这方面过于敏感。  可能认为那种外遇只能在小说或是其他的媒体中体会了。  可没想到这种意外还真让我碰上了。

    seahares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办公室里的爱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办公室里的爱情》,是作者seahares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小长到大,唯一的女人就是我打算与之一同生活并且是以一辈子作为期限的老婆,从来也没想过有过什么样的外遇,也不敢想,主要是我们家的领导在这方面过于敏感。  可能认为那种外遇只能在小说或是其他的媒体中体会了。  可没想到这种意外还真让我碰上了。

《办公室里的爱情》 第19章 免费试读

带着潮红的脸,孙菁微微睁开双眼,看见我似笑非笑地望着她,逐渐褪却的粉红又重新爬上她的双颊。羞涩的面容不禁让我低下头去,轻轻地亲吻着她的双唇。

这次孙菁相当的主动,稍稍抬起头,把舌头伸得老长,在我的嘴里不停地搅动,两只手伸到我的脑后,按住我的脖子,生怕我跑了似的。

“舒服吗,我的孙总。”我稍稍挣脱她的舌头,轻轻地吻着她的耳朵,在她的耳边低语。

孙菁的头在我的耳边轻轻地点了点,双手从我的脖后转到她的胸前,按住我的双手,在她硕大的乳房上轻揉地晃动着。

“柱子,别折磨我了,爱我吧。”

“我怎么折磨你了,”我装着糊涂,继续着我的调侃,“我都让你舒服了,这还叫折磨你?”

“你讨厌。”孙菁出乎我意料的撒着娇,“人家都这样了,你还欺付我。”

“你都哪样了,我怎么不知道?”手上稍稍加大了紧握的力度,同时加快了晃动的频率。

“啊。。。柱子,好舒服。”孙菁闭上眼睛,享受着一瞬间的快感。“再快点,再快点。”

“说啊,你都哪样了,我怎么不知道。”我突然停止了对她的抚摸,两只手放在她的身体的两侧,躬起上身,低下头,看着孙菁。

“你。。。。”突然失去的快感让孙菁欲罢不能,睁开眼,略带恼怒地看着我。刚要说话,突然感觉到我的那个已经勃起的阳具就横在她的嘴边,不由分说地抓住,握住,轻轻地套弄着。“呵,也不怎么大嘛,能行嘛你?”再一次的恢复了她对我的嘲弄。

“我承认,”我有点恼羞成怒地看着她,“我从来就没说我什么猛男。”

“呵,生气了,一点气量都没有!”孙菁笑了起来,还是那种嘲笑的口气,不自觉地抬起双腿向侧翻过去,但手还是放在我的阳具上没有松开。

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孙菁的床上,刚才躺过的地方,湿湿的一片,而隐隐看到的两条腿缝之间,萤萤地闪着光。

“哈哈哈,我还以为。。。”自认为抓到了孙菁的短处,我有点自得起来。

“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孙菁被我突然的笑声所吃惊,身体又转了过来,平躺在床上。

“没什么,平常看见你,还真以为你是什么淑女,现在嘛。。。。”

“现在怎么了,不是什么都让你看见了。”

我身体向前一躬,两只手迅速地插入她的两腿之间,用力把两条腿向两边分去,眼睛死盯着她的小穴,“都湿成这样了,还有心思嘲笑别人。”

孙菁的小穴此时红红地,大阴唇向外翻,里面的小豆豆清晰地展现在我的眼前,而因为高潮后而产生的余韵此时仍作用在她的阴部,被两腿扯开的阴道口微张,那中间隐隐还向外流着接近于透明地,浅白色的液体。

“讨厌了你……”孙菁丢弃了惯有的盛气凌人的口气,取而代之的是我曾经熟悉的,但未曾在孙菁身上见过的那种女人特有的娇羞。拼命地合拢双腿,却因为我插入的双手而无能为力,连忙用手盖住她的穴口,另一只手松开我的阳具,在我的脸上划拉着,不让我继续看。

我呵呵地笑着,拿开她挡在我眼前的双手,再把那只本已无力遮挡的右手从穴口移开,映在我眼前的那个神密的小穴此时更是洞口大敞,乌黑的趾毛下,刚才还是略张的阴道口可能是因为主人自己的触摸而刺激的缘故此时已经外张的厉害,而刚才还是缓缓的溪流此时已经略显湍急。粉红色的嫩肉向外翻着,中间的一个嫩芽尽力的向外突着,这一切的一切告诉我,身下的孙菁此时已经不是那个平常在我眼前傲气十足的老总,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人,一个需要男人爱抚的女人。

“求求你,别。。。别看了。。。”孙菁此时的声音小的不能再小,“怪不好意思的。”

“为什么不看,这么美的桃源口。”咽一口唾沫,由衷的赞道。

低下头,轻轻的用舌尖舔一下那个露在外面的突起,孙菁的反应比较剧烈,小腹突然的挺起来,两腿不自觉的向内收,我暗自一笑,回头看了她一眼。

孙菁的两腮此时红得像个婴儿一样,眼睛微微的闭着,再一次地感觉到我的停顿,疑问地睁开眼睛,与我对视片刻,羞涩地抬起一只手,想要挡住自己的脸,却碰到了我横在她脸前的阳具,干脆两只手抓住它,缓缓的套着,张开小口,吐出香舌,舔着垂在她嘴前的两个蛋蛋。

真舒服,我暗自的享受着。

回过头,顺着滑嫩的双腿轻轻地吻着,一直吻着两腿地尽头,在她没有任何的准备的情况下,大嘴突然的贴在她的已经张开的穴口,身下的孙菁下意识地抖动一下身体,刚喊出声来,我的阳具冲到她的嘴里。

“唔。。。唔。。。”也不知道是因为受到刺激的惊吓,还是因为感觉到突如其来的快感,孙菁的身体在的我身下一扭一扭,但没有吐出我的阳具,反到是用舌头照顾着我那个不算是伟岸的兄弟。

我拼命地把舌头往洞里面挤,拼命地在洞里面搅着,孙菁也拼命地舔着我的阳具,套弄着我的阳具。

“啊。。。。啊。。。。。啊。。。。”用舌头替代阳具做着往返运动,没做几下,孙菁的小腹高高的挺着,吐出我的阳具,两只手没有任何节奏的套弄着,嗓子里冒出兴奋的叫声。

突然加重力度,而每一次舌头的进入,都使劲地搅着阴道的内壁,给她最强烈的刺激,身下的孙菁的叫声也越来越大,顾不上继续套弄着我的阳具,身子扭动的辐度及频率也随着声音逐渐加大。直到我的嘴里一下子涌进更多的、和着洗浴液香味的、粘稠的液体,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只能听到窗外雨点敲打落地玻璃的“叭叭”声。

抬起头,侧身看着仍然沉浸在高潮中的孙菁,红韵布满她的双腮,眼睛微微地闭着,呼吸的力度逐渐的减小,高耸的双乳也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落,粉红色的乳头依然如柱状的俏立着,随着硕大的双乳一上一下,平滑的小腹在高潮过后还在持续着抖动,可以想像它在最高峰时会是什么样子,逆着光可以看到点点地水珠正在顺着细小的汗孔向外渗,不一会,整个上半身就被这些水珠占领;而下面的那个神密地洞穴口,此时已经是泥泞不堪,根本看不清洞里的一丝一毫,唯一能够看到的,洞口原本整齐茁壮的茅草已经东倒西歪,在那些茅草中间,一股半透明的,乳白色的溪流缓缓下流。

顺势坐在她的侧面,后背靠在墙上,右手伸到孙菁的脖子后面把她托起,左手从她双腿下面穿进去,就势抱起她,横坐在我的两腿之间,孙菁的后背斜靠在我的右腿上,脑袋枕着我的右臂。

“怎么样,是不是更舒服了。” 右手轻轻地捏着她的右耳垂,左手托住她的右乳,有节奏地,轻轻地捏着。

轻轻地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话,稍稍地侧一下身子,把压在左胯下的、我的已经流出少许汁液地,但仍然昂着头的兄弟让出来,伸出左手握住,一点点地套着。

托住她的右乳,舌尖温柔地舔着乳头,一步步地上移,与已经伸出来的孙菁的小巧的香舌搅在一起,用力的吻着她,直倒孙菁喘不过气来才离开她的双唇。

“我有一件事挺不明白的,能向你求证一下吗?”我盯着孙菁看,

出乎我的意料,孙菁右手从我的腋下穿过,一下子抱住我,脸藏我的脑后,身子紧紧地贴着我,“别这样看着我嘛,我……”口气十足十的少女,那个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口气。

抱着此时的孙菁,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不知道为什么!

左手顺着光滑的后背一直摸下去,摸到圆圆的屁股,顺着股缝摸下去,感觉到细细地皱摺,孙菁身体冷然地哆嗦一下,转过身来,伸出右手,挡住我的抚摸。

“别,别摸那,不习惯。”

顺势把左手按在她的小穴处,中指伸到山谷之中,轻轻地抠着。

孙菁闭着眼睛享受着感觉上的刺激,左手加快了套弄阳具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的兴奋,大部分的乳白色的精液一跳一跳地喷到她的小腹上,余下的小部分顺着她的手指缝流到床上。

“这么快,”孙菁睁开眼睛,略带吃惊地看着我,“我还以为你多少能坚持一会儿呢!”

“靠,”我狡辨着,暗地里对自己因为没有控制住而被小视有些许愤恨。“连你都两次了,就不能让我也高兴一次?”

“切,不好用还找理由!我听说有的男人都能。。。”突然停住没了下文。

“你听说,你听说的事多了……”有点不耐烦的回着,不对,她听说,难道????

不可能!我打断了我的想法,就凭孙菁说话的口气,就凭刚才她的一些个比较熟炼的动作,不可能。

说实话,这四个月以来,不是一点没有碰过女人,有几次和客户到卡拉OK,就着那劲也狂了一下,可那都是解决一下生理需要,没有任何的感情而言,再加上最近这半个月为了老蔡和老李的事忙得昏天黑地的,也就没那个心思了。

如果不是孙菁,可能我现在还在办公室里想着下一步怎么对付老蔡、还有我那几十万的期货呢!

“切,得了吧你,解释什么?找什么理由?不行就是不行!”孙菁不屑一顾的继续打击着我。

“你……”刚要回击,一阵“嗡嗡”地电话铃暂停了我们的关于性的争斗。

伸出右手,保持着坐在我怀里的姿势,孙菁从小柜上的手包中拿出了她的小巧玲珑的电话,看了一下电话号码,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大周末的,闲着没事给我打什么电话?”

“正因为闲着没事才给你打电话呢!我一个人在家多闷啊!”听筒里可以清晰地听出是图晴。

“闷什么闷,再过半个月你就能看见你们家那口子了,好好休息,到时候可有你疯的。”

“得了吧,真羡慕你,总部现在乱得厉害着呢,你还能出去躲。现在在哪呢?”

“我啊。。。。”抬起头,坏坏地看着我,“我现在和你的前任领导正光着身子搂在一起呢!”

“你。。。。”我有点急,这个女人,怎么什么都说。

“哈哈哈,”听筒里传来久违了的笑声,“算了吧你,这句话要是柱子跟我说我能信,你嘛。。。我就有点不信了。”

“信不信由你,”孙菁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流出强烈的暧昧,“他就在我这,你和他说两句?!”也不由得我同意,右手把手机靠在我的左耳,左手使劲的捏了一下我的阳具。

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好图晴,是我。”左手稍稍右力地捏了一下孙菁的乳头,算是抱复。

“哥哥,我想你。”可能是感觉到孙菁能听到,图晴放低了声音。

“我也是。”说真的,真是想她,不仅仅是我和图晴的性关系,最主要的还是和她在一起的那段配合默契的工作。

孙菁可能猜出我们之间的对话,左手再次用力的捏了一下。

“再有一个星期我就休假了,你能帮我订一张机票吗?”

“这有什么能不能的,没问题。”

“那好,还有,”图晴再一次的压低声音,“我不管刚才小菁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对她好点,她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

“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巴不得快点结束这种让我尴尬到极点的对话。

“没有了,你要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我就挂了。”

“好的。”正随我愿。

孙菁随手把手机扔到另一张床上,右手搂着我的脖子,“跟我说实话,你和图晴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我装着糊涂。

左手使劲地捏着我的阳具,“别装,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哼!”

“你看出什么来了?”

“切,以前,阿晴的老公一休假,她就一脸的容光焕发,每天都高高兴兴地,乐呵呵地,可只要她老公一回去,她就每天总好像是谁欠她什么似的,阴着脸,连点笑模样都没有。”

“是嘛,可你说的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哼,”孙菁继续分析,“阿晴刚到公司的时候,她老公回去有一段时间了,阿晴又是那样,每天闷闷不乐的,可突然从某一天开始,让我想想。。。。应该是你们俩连续加了四天班的那一段时间,她的心情又好起来了,每天高高兴兴,你说这是什么原因?”

“这能有什么原因,可能是我们这个部门工作环境比较和谐,所以就心情好呗!”这个女人,聪明的有点可怕。

“是。。。。嘛?!”孙菁拉着长音,“每次我们俩聊天的时候,她总是夸你这个好那个好,每次我说你的不对的地方,她总是护着你。”

“那说明我是真好,不是假好。只不过是你对我有偏见,不过现在看来,你对我的偏见正在一点一点的改变。你说呢!”我捏了一下她的另一只乳房,轻轻地抚摸着她的乳头。

孙菁没有理会我的打岔,继续说,“四个月以前,你调到这来,从你走的那天起,阿晴就又变成从前的样子,每天的工作总是出错误,把老郭气得一点办法也没有,可只要是一有你什么好消息,她那高兴的样子比发奖金都厉害,一旦从你这里传出什么不好的消息,她紧张的神情谁都能看出来。你还说这和你没关系?!”

我的心咯噔一下,一种没来由的疼痛散开。“你非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没好气地推开孙菁,走到我的睡衣旁边,从里面拿出一根烟,再走到落地窗前,猛地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细雨,脑子里一团的乱。全然没考虑到我、还有孙菁的一丝不挂。

我不知道孙菁和我说些事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她的分析的确是正确的。我可以感觉到图晴对我的爱,对我的依恋,每次在QQ上的对话,和每次和她单独通电话的口气,我都能体会到图晴的感情的转变——从一开始的需要到现在对我的爱,可我对她到底是什么?

不可否认,我喜欢她,也可以说有那么一点点爱,可这种爱替代不了我对我老婆的爱。可如果我对图晴的感觉也算是可以理解的话,现在呢?我现在与孙菁算什么?爱吗?肯定不是。是一种需要吗?我不敢肯定。

哎,阿晴,这辈子我们不可能是在一起了,如果有下辈子的话……

不自觉中,孙菁走到我的身前,紧紧地抱住我,“柱子,你别生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嫉妒。”

我低下头,疑惑地看着她。嫉妒?嫉妒图晴?嫉妒图晴和我的关系?还是……

“别这么看我,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孙菁把头埋在我的胸前,“我就是嫉妒她。嫉妒她可以与你每天的面对面,嫉妒她可以与你光明正大的,以加班的名义在一起,嫉妒她可以在私下里叫你哥哥,还有。。。就是嫉妒她能和你。。。。。那样……”

我捧起孙菁的头,看着她已经流出泪水的双眼,思考着她说的这些话。

“相信我!难道你就真的没有感觉到我也喜欢你吗?”

“别这样,孙菁,”我又把窗帘拉上,“你……你先让我冷静一下。我。。。。脑子有点乱。”放开孙菁,穿上睡衣,全然不顾孙菁在后面的喊声:“你给我回来!”

楼顶的露台上,我躺在沙滩椅上,眼睛无神地看着从空中飘下来的细雨,没有注意到嘴边的烟屁股已经快烧到根,想什么?不知道,只是想要把一些凌乱的思路整理一下。

睡衣口袋中的振动把我从混乱中拉回到现实。

“领导,是我。”

“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因为孙菁,我的口气也有点恼。

“我说领导,你从哪得到的内幕,”电话那头可能是因为兴奋,并没有听出我的不快,“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一个行市,说什么我也会把我的棺材本拿出来赌一下。”

“说吧,怎么回事?”

“你知道这一个下午,就一个下午的时间,出现什么情况了吗?长了二成,足足二成,如果让我来操作的话,这样下去,不用三天,市场价就得翻两个跟头。到那时,想不赚就难!”

“你先等会儿。二成。”我心里一动,细细盘算着,有人在和我捣乱,太快了,不是好事!“现在场上有多少家?”

“不象有太多,也就那么两三家的样子,搞不好是不是也有人想。。。。”

“别想了,”我稍稍盘算了一下,“调整一下计划,明天早上一开市,拿三十万全部投进去,听明白了吗,我只说一遍,如果行市在中午之前还在上涨,你就立刻停手,我会告诉你下一步怎么做。另外,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把你的棺材本拿出一些来,再拉上三五个朋友,最大的限额为100万封顶,全当成资金储备,听明白了吗?”

“没问题,就这个行市,别说100万,500万我都。。。。”

“这件事整好了,别说你的棺材本了,就连你媳妇的棺材本都有了,但有一点,你一定要听我的,不可自作主张。”

“yes sir.”

……

“是我,柱子。”

“小子,你。。。。”

“先不说那些没用的,告诉我老家的那个厂子生产的情况。”

“靠,我就要和你说这个,下午和那边通个电话,真他妈的有钱能使鬼推磨,估计可以提前一天发货。”

“不行,来不及了,最少提前两天,而且还得再多10%的量。”

“你疯了,你想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只想让你老人家在退休的时候可以有点闲钱和我一起推杯换盏。”

“你有把握吗?”

“没有。”

“那你。。。。”

“我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我一穷二白了,我最少还可以在你家,让大梅给哥们弄点凉白开。哈哈哈,告诉对方,我再给他加一个点。”

……

“我是楼铸。”

“你好楼总。”

“我可以相信你吗,刘研。”

“可以,什么时候都可以。”

“那好!一会儿你以个人的名义给那个蔡老板打个电话,语气诚恳但又要让对方感觉到焦急,告诉他因为订单有点急,想要让他帮助生产,价格可以商量。”

“就这些吗?”

“没说完呢。对方肯定不会立即拒绝你,你自己掌握一下火候,适当的时候告诉他这么一句话,我们可以比以前价格上浮一成来与他合作,并且加工量可以达到20万。”

“然后呢?”

“没有然后,就这些了。但是,保密。”

“我知道了。”

……

“你好李大哥。”

“你好小楼。”

“原料准备的怎么样了?”

“都差不多了,我已经和我的那个老朋友打过招呼了,价格比预想的稍高半成。”

“没问题,你自己看着办吧。合同款打过去了吧。”

“收到了,我明天就去买原料。”

“别明天了,如果我是您,我现在就去买,而且是能买多少买多少。”

“不对呀,我们的合同没有那么大的订单啊。”

“订单是订单,原料是原料。您还记得我中午和您说的你儿子四年的学费吗?”

“记得。。。。”

“那你就相信我,没错。再说了,我向您保证,如果出了岔子,我全部承担你老哥的损失,怎么样?”

“你这话说的,瞧不起我?”

“那您这是相信我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