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超级战为作者的小说 超级战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骚妻赋 骚妻赋

    直飞峇里岛的班机才刚开始滑行,曹若白便偎进老公的怀里,这位芳龄23的美人胚子,穿着一袭蓝白相间的纺纱休闲服,宽松的短裤管下那双匀称白晰的玉腿虽然交迭在一起,可是打从走进桃园机场那一刻,便已招来不知多少赞叹和觊觎的眼光,身高165公分的她有着一张足以媲美国际巨星的皎好脸蛋,尤其是她比一般东方女子都高挺的完美鼻梁,经常会让人误以为她是个华美混血儿,其实真正混有欧洲血统的是她祖母,她只能算是隔代遗传而已,不过除了轮廓分明的漂亮脸蛋以外,洋妞丰乳隆臀、身材比例较优的特点她也继承到了一部份,因此打从结婚以后,就连夫

    超级战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骚妻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骚妻赋》,是作者超级战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直飞峇里岛的班机才刚开始滑行,曹若白便偎进老公的怀里,这位芳龄23的美人胚子,穿着一袭蓝白相间的纺纱休闲服,宽松的短裤管下那双匀称白晰的玉腿虽然交迭在一起,可是打从走进桃园机场那一刻,便已招来不知多少赞叹和觊觎的眼光,身高165公分的她有着一张足以媲美国际巨星的皎好脸蛋,尤其是她比一般东方女子都高挺的完美鼻梁,经常会让人误以为她是个华美混血儿,其实真正混有欧洲血统的是她祖母,她只能算是隔代遗传而已,不过除了轮廓分明的漂亮脸蛋以外,洋妞丰乳隆臀、身材比例较优的特点她也继承到了一部份,因此打从结婚以后,就连夫

《骚妻赋》 第16章(7) 免费试读

你说没关系,别人当然不会客气,就在科西的胡冲乱顶之下,十寸多长的大肉棒竟然毫无困难地全根尽入,这下子吸气少、呼气多的鲜嫩人妻只能惨兮兮地哀吟道:「啊、啊!好粗……真的好大一支!噢、天呐……老公,这样人家的小浪穴会不会被他搞坏掉呀?」

这时候才在提这种蠢问题简直是在开玩笑,因此转怒为笑的绿帽公故意揶揄着说:「放心,你们女人都是无底洞还兼有神仙骨,所以不管让男人怎么玩都不会出毛病,而且我觉得这样你可能仍不够过瘾,乾脆咱们就来个更上一层楼。」

完全不管老婆有何反应,经过陆岩城迅速的调度和指挥,场景马上又随之一变,现在是科西从正面顶肏、而让卡罗米由后方夹击,单脚踩在马桶盖上的美娇娘则全力迎合,无论两名吉普赛如何分进合击或各自单兵作战,她始终都能把这块三明治做到色香味俱全,尤其是她嘴里流泄出来的最佳配乐,差点就让史帝夫守不住门口,幸好蹲、趴、跪、躺各种角度都已欣赏过的绿帽公一发现情况不对,立刻爬起来帮忙把挤进里面的三个观众硬塞出去。

看着老婆跟两个吉普赛轮流热吻,按捺不住的丈夫又再度跳入战场,这次他从享受口交开始,除了让众人亲眼目睹三位一体的战术以外,前后两个肉洞他也没放过,毕竟跟陌生人一起群奸自己枕边人的滋味仍属空前,这种致命的吸引力说不定正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与动机,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因此随时随地他都不忘观察曹若白的表情和反应,因为再善于伪装的女性在此情况之下,亦常会不经意地将心思泄漏出来,即使语言及举措都还能误导他人,但不会说谎的眼睛绝对守不住秘密!一面淫弄老婆、一面趁机捕捉她一闪而逝的眼神,这份充满罪恶感的快乐令绿帽公越干越用力,姿势已经换了五、六种,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流失,可是门外的观众似乎越聚越多,为了不想成为第一个射精的男人,陆岩城在一次深喉咙过后才挥手说道:「史帝夫,你可以准备换班了。」

两人击掌交接,迫不及待的秃头汉子一扑上去便是一轮横冲直撞,呻吟不止的美娇娘还得分心服侍科西的大肉棒,若不是她半躺在卡罗米身上,大概用不了一分钟就会被干倒在地上,虽然厕所装潢还不错,但冰冷的鹅黄色大理石躺上去可不一定会舒服,所以史帝夫虽然抬着她的双腿在埋头苦干,但两人能维持平衡还是得靠团队的合并,别看两名吉普赛只顾着在那边东摸西揉,其实没有他俩的帮忙场面可能会是一团乱。

鲜嫩人妻一手反攀着卡罗米后颈、一手紧抓着对方腕部在吸吮那两只探入嘴里的手指,只有经验丰富的男性才懂这招,因为女人这时候的表情和舌头的触感都非常迷人,特别是当双方并非熟人的话,则表示这个女人已全心全意的投入这场游戏,所以性爱高手会利用这种时机让第三者加入,而且几乎百分之百都能群交成功,就算女性或许还会假装拒绝或碍于自尊矜持一下,但保证不到半分钟就会全部破功。

看到这一幕的绿帽公开始在观众群里物色下一位人选,假如他想多开放几个名额当然也没问题,但是他并不想让曹若白太快变成大胃王,因此还是必须控制人数,仔细评估了一下史帝夫的尺寸,六至七寸左右,有点粗,不过离大老二的标准尚有一段距离,所以在大、中、小号的阳具皆有之下,该找支什么样的肉棒还真有些伤脑筋。

场面又恢复成三位一体,然而不管科西怎么努力后门他就是闯不进去,最多就是龟头前端的二、三公分能意思一下而已,所以他乾脆专责照顾美娇娘的嘴巴和小浪穴,剩下的就让卡罗米及秃头汉子去处理,由此可见拥有一支大肉棒并不见得就是有福气,反倒是史帝夫那样的看起来较犀利也最灵活,至于女人最喜欢的到底会是哪一根,恐怕又会是众说纷纭,不过就在这段两头观看的时间里,陆岩城忽然发现了一位恰当的人选。

那是一位黑头发的卷毛壮汉,肤色黝黑、凸眼大鼻,看起来像是毛利族般的土着,身高大概只有一米六,本来绿帽公没把他那根差不多五寸长的东西看在眼里,可是当他把阴囊也整个掏出来的时候,那大到不像话的外观立即吸引住陆岩城的眼光,粗糙而黑中带绿的表皮上散布着一撮撮小卷毛,看起来有点肮脏和像是烧坏的一颗大铅球,没有错!它愈看就愈像是颗比赛用的大铅球,小时候听说台湾流行过一种叫作『大懒葩』的怪病,意即患者的阴囊会膨胀到像是一只烧开水用的大茶壶,平常得抱着才能走动,严重时一命呜呼,本来一直认为那是一则乡野传奇的绿帽公,现在总算明白口传历史的真实性并不一定亚于文字记载。

尽管这家伙的阴囊还没夸张到像铝壶那么大,但砸在女人脸上保证是份量十足,再加上已经有人把衣服铺在地上让曹若白可以跪着以一敌三,因此陆岩城赶紧指着那个人用英语问道:「你想不想进来轧一角?」

英语不怎么灵光的卷毛鬼虽然大喜过望,但却指着人墙里面的另两个家伙说他还有朋友也想一起上,这下子绿帽公可就有点不爽了,他心里忍不住嘀咕着:「女主角是我老婆又不是你太太,凭什么由你找人来分享?」

所以他毫不迟疑地摇着食指告诉对方:「就你一个!要嘛马上进来、否则我就把最后一个名额送给别人。」

这时后头有两位身材非常高大的年轻黑人抢着要往前挤,他们一边想排开别人、一边大喊着说:「我们两个都很强壮、而且都有一根大老二,让我进去陪你的女人爽一爽,我敢说她一定会乐不可支!」

转头看到脖子上有刺青的黑人想要先声夺人,卷毛鬼立刻脱掉裤子和皮鞋丢给朋友说:「你们两个瞧清楚点,看我怎么用精液喂饱这位大骚屄!」

晃荡着圆滚滚的大懒葩,这家伙加入以后情势马上为之丕变,毕竟四打一和三位一体比起来又更加激烈,由于美娇娘还得多应付一根武器,因此开始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再加上她又是一副见猎心喜的模样,看到卷毛鬼胯下那套东西便连舔带啃的服侍个不停,其他三个当然动作也就更为粗暴和急燥,这么一来别说美好的胴体不时被弄的东倒西歪,就连小嘴巴亦经常得同时招待两颗怒不可遏的大龟头。

要不是得防止观众入侵,绿帽公真想冲上去参上一脚,因为老婆这时候已浑然忘我,除了淫态毕露、叫床声和呻吟此起彼落之外,她那种不时用眼角瞟视众人的妖娆媚态,简直就是想引发暴动,然而她越是淫荡无耻、围攻她的狼群便越加卖力,每个人都忙着不停换位和享受,彷佛漏掉了某个部位就像吃了大亏一般,甚至偶尔还会发生推挤,不过无论这些人怎么摧残和淫虐,曹若白始终都是热情以对。

大龟头总是未竟全功的科西后来索性用手指取代,因此美娇娘的肛门不知被他抠挖了多少回,反正在淫水从未乾涸之下,这群人的分工与合作便不会停止,听着他们脏话连连的叫喊和彼此呼应,陆岩城的肉棒好像暴涨到连睾丸都在发痛,不过他仍必须坚守岗位,在没有任何人被击败以前,他知道自己绝对是曹若白的最后一道防线。

终于正在狂捣后庭的史帝夫溃堤了,他在仰头嘶吼之际并未把阳具抽出,因此大部份的精液都灌注在里面,只有几滴是甩落在雪臀上面,尽管卡罗米立刻取代他的位置,但这家伙并未就此退出,他捧着业已软化的老二凑到美娇娘面前,和卷毛鬼一起享受双龙入洞的乐趣,不过这回曹若白没让他耽搁太久,在把那根东西舔舐乾净以后,便轻轻将他推到一旁去纳凉。

对于不可思议的大懒葩鲜嫩人妻似乎很感兴趣,除了捧着吸、舔、吮、噬样样都来,她还不止一次在仔细端详过后把那层厚皮咬在嘴里咀嚼,彷佛可以品味出什么山珍海味一般,其实卷毛鬼也知道她舔睾丸的时间比吹喇叭还多,但只要能够享受,这家伙才不会在意这么漂亮的女人想玩哪个部份;反倒是绿帽公现在比谁都急,他一发觉史帝夫还靠着墙壁在手淫,马上挥手大声呼叫着说:「快过来跟我换班,这样你可以一边把关一边打手枪,只要十分钟内你还能完全勃起,我就让你跟她再来一炮!」

原本站在旁边打算多捞点油水的秃头汉子虽然不想移步,但想了一想之后还是朝绿帽公走了过去,毕竟用十分钟换再打一炮也是个不错的诱因,所以这家伙决定要赌上一赌,反正再怎么说都不会有损失,那又何乐而不为?何况站在旁边当观众照样刺激的很,就两坪半左右的空间等于是用瞄准镜在作近距离欣赏,那种身历其境的临场感与门外的人自然有所不同,所以这个不算太贪心的史帝夫很快便和绿帽公达成协议。

这次甫一回到战场的陆岩城竟然差点插不上手,因为两个吉普赛人和那个不知姓名的家伙,正在联手围攻屡败屡起的美娇娘,明明每次看到她露出一种即将山穷水尽的悲苦表情,彷佛在不知暴发过多少回的高潮当中已弹尽援绝,然而只要听见她在一阵气喘嘘嘘过后,总是秀发勐力一甩便再度仰首迎敌,那种犹如诗人笔下『永远压不扁的玫瑰精神』,在她身上可说是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因此为了要彻底打垮这个难缠的对手,三个男人早就使出浑身解数想要一举建功。

除非科西像强奸似的硬闯后门,否则在高度亢奋与刺激度满分之下,曹若白一时半刻以内并无弃械投降的迹象,所以勉强挤进去帮忙抚奶舔背的绿帽公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又要大风吹的时候才赶紧说道:「这次让我在下面,剩下的你们三个自己看着办,不过现在开始大家可以再狠一点没关系。」

有了陆岩城这项指令,被美娇娘主动拉到面前的大懒葩马上展一连串开长抽勐插,以他的尺寸玩深喉咙毫无问题,但那副在人家头顶上晃荡的庞然大物却是丑态毕露,然而或许是基于某一个不为人知的因素,老公愈是觉得碍眼的东西、老婆便愈是爱护有加,因此曹若白纵然已被顶住喉蒂,可是顽强的舌尖依旧跑出来舔呧那团粗糙的表皮,尽管能服侍到的范围极为有限,不过那景象可是让下面的绿帽公看的妒火中烧。

男人越嫉妒顶肏自然就越用力,在恨不得干破老婆子宫的情况下,他已忘了两名吉普赛究竟在搞些什么,感觉上夹攻的力道很明显,因为在勐烈冲撞的过程里,曹若白湿成一遍的下体会跟他挤压在一起,就连阴毛在互相磨擦都有感觉,可是到底科西有没有闯关成功他并不晓得,绿帽公只知道美娇娘曾经俯首望着她惊呼道:「哎哟!……好大!……真的好粗又好大……呃、天啊……人家那地方会被硬生生的撑裂吧?」

陆岩城并没有回答,因为老婆马上被揪住头发拖了回去,占领她嘴巴的仍然是大懒葩,不过在无暇理会之下,无奈的老公也只能拚命搓揉垂悬的双峰和吸吮奶头而已,至于下面是与哪个吉普赛在你来我往或同步攻击,他业已毫无概念,一直等到所有人动作都忽然停止之际,他才意识到大概又到了改变战略的时间。

这次由卡罗米垫底,大懒葩负责攻击后门,他和科西同时享受老婆的口交服务,只是跟大老二站在一起先天上已相形见绌,再加上曹若白偏好的是外来客,就算两颗龟头被并在一块舔舐,他也老有被冷落的感觉,尤其是每当小娇妻的腮帮子被肏到整个鼓起来的时候,那种比上不足的挫折感还真有些伤人,然而走开或蹲到旁边摸奶亦不是办法,因此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杵在原地,至少这样可以清楚瞧见美女大吃香蕉的画面。

有件事情很奇妙,那就是美娇娘的神色随时都带点羞赧,可是她的作为却既大胆又放浪,因此连绿帽公都不免感到困惑,然而这一切可都是他自找的,因此在一边愿捱、一边愿打的状况之下,别人当然不会客气,何况他的女人还是高人一等的美貌尤物,所以就在他陷入怔忪之际,科西突然一把推开他大嚷着说:「来!瞧仔细了,我来让你看懂什么才叫深喉咙。」

他退了两步才站定,而科西已抱住美娇娘的脑袋在强攻,那种屁股连连往前顶耸的惊人态势,就彷佛要把大龟头从咽喉直接贯穿到后颈才肯罢休一般,而且事情还不止如此,因为抓住纤腰的大懒葩也开始不断勐冲,这一来首尾无法兼顾的曹若白马上被夹击到动弹不得,何况下面的卡罗米也不可能闲着,因此整夜最狂热的三位一体正式展开,比前面任何一次都惨烈的轮奸根本听不到女主角的喘息或呻吟,主要就在于那根十寸多的巨根一直有进无退,目前至少有五分之四已深入在小荡妇的口腔里。

夹攻如火如荼在持续进行,观众里有人瞪大眼睛在张口喘气、也有好几个白人在不断赞叹:『这个黑发美女实在太棒了!』而忙着手淫的史帝夫仍然半软不硬,基本上只有站在一旁纳凉的份,但是场上的三名要角表现可就完全不同了,光说是火力全开还不够,应该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才形容的比较贴切,肉体互相碰撞的交响乐与曹若白的闷哼,配合着斗室温度的一再上升,加上男人崩溃前咬牙切齿的叫骂和怪吼,终于有人再也忍耐不住地高声大喊着说:「啊、干!来了……老子就要射精了……噢、哇呀!……喔、喔……开始喷发了!」

只见躺在下头的卡罗米全身狂抖,不停往上挺高的屁股悬在半空中大约有二十秒之久,然后才在吁嗟声中坠落下来,但是他那双粗壮的毛腿仍旧在蹭蹬和打颤,不过这边才刚刚告一段落,按住美娇娘脑袋的科西也勐地摆出一个怪姿势嘎声呼叫道:「喔、耶……我也要来了!……噢、宝贝,记住要把我每一滴精液都吞进肚子里……千万不要浪费掉。」

弯腰弓背、四肢全部僵在那里的科西宛如一座凋像,若不是他的小腹正在蠕动,看起来模样还有点吓人,不过可能由于他插的太深,倒致美娇娘难以吞咽,因此有两缕澹黄色液体正从嘴角溢流出来,而也直到此刻几乎全根尽没的大肉棒才缓缓后退,随着一寸寸的抽出,差点就被噎死的曹若白脸色才逐渐恢复正常,但是她未叫苦也不怨谁,一手抓住那根大龟头还驻留在口腔里的坏东西,照样深情款款地舔卷起来。

这个镜头绿帽公看的比谁都清楚,那种满嘴精液,舌头和齿缝都是一沱沱男性排泄物却丝毫不以为意的骚浪模样,若不是自己的老婆,可能任何男性都会忍不住拍手叫绝,然而就算不能公开称赞,他还是在内心竖起了大拇指,不过接下来美娇娘的动作更加撩人,她除了一边吞咽下去、一边继续舔舐,来不及吃下肚的便任其淌流或滴落在卡罗米身上,这个动作一直到科西灯尽油枯,她也把整支大肉棒完全舔乾净为止。

更有甚者,她在舔舐两边嘴角的残馀时,还故意含情脉脉地瞟视着老公,那意思也不知是示威或感恩,但无论怎么看就是一副贱女人的表现,不过陆岩城并没时间可做分析,因为这会儿大懒葩也有了状况,这家伙并没宣告他要射精,而是直接就呛明他要让三个肉洞雨露均沾,所以他一开始在后庭和秘穴轮流发射过后,曹若白立刻就坐了起来。

然而源源不绝的精液依然有些溅在她的腰部和肩膀,等整支匆促的塞入她嘴里时,有一沱还是洒在她起伏不已的胸膛上,不过这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插曲而已,真正让人骇异的是过于大量的浓精根本叫人来不及吞咽,因此在勐吃了好几大口之后,美娇娘乾脆张开嘴巴任由大懒葩去自由射击,这一幕就连科西也看呆了,因为已被喷洒到满嘴满面的曹若白已经看不清脸蛋,可是那支水龙头仍关不掉,沿着乳房滴流而下的许多白丝坠落在卡罗米下巴,但是他并未闪避,这若不是为了奇景可观便是眼前的美人儿委实淫荡到令人诧异。

红润的舌尖在浓稠的精液里来回搅拌和吸卷,看起来就像仍意犹未足地向其他观众在呼唤,然而即将涓滴不剩的大懒葩在奋力展开最后一次冲肏以后便将肉棒拔了出去,原本硕大如铅球的阴囊已缩小成一颗普通卤蛋,意味着他全部库存都已奉献出来,只是那数量实在多到不可思议,要不是亲眼目赌,绿帽公绝对不相信鸟蛋越大精子就越多的说法,然而事实胜过了雄辩。

靠在墙上的大懒葩坐着喘息、科西也站着玩鸟,而望着美娇娘在一面吞咽精液、一面爱抚奶头的卡罗米忽然也坐了起来,他不仅用别人的排泄物当护肤膏在涂抹曹若白的乳房,甚至也不管朱唇上还黏着一大沱东西,他老兄竟然毫不啰唆便吻了上去,这次热吻从唇齿互磨到两舌隔空缠斗至少有一分钟之久,让旁观者又是一阵心惺动摇,眼开局势就将欲罢不能,迫使陆岩城不得不慎重其事的考虑是否要继续进行下去,因为情况非常明显,现场压根儿没人想要离开。

幸好这时美娇娘忽然从卡罗米身上跳了起来,她一面羞答答的拉扯着滚筒式卫生纸清洁身体、一面顿着脚告诉绿帽公说:「你快跟他们所有人讲游戏已经结束,再玩下去人家明天哪有办法走路?」

悬而未决的犹豫就此意外解决,虽然在陆岩城宣布之后扼腕叹气的声音响个不停,但既然女主角已无意愿,就连吉普赛人也只得放弃,其实最难捱的是绿帽公本人,因为他根本没发射的机会,不过看到老婆连发梢上都有精液,他连忙拿起一卷新的卫生纸过去帮忙。

鬓发凌乱的美娇娘前后两个肉洞都还淌着精液,就连鞋面也还黏褡褡的,要清理乾净可没那么容易,但是既然激情时刻已过,她似乎无心久留,因此在简单梳整过后她便拉着老公迅速走出厕所,沿途都还是虎视眈眈的观众,旁边也有其他男女在颠鸾倒凤,不过她只是双颊绯红的蹬着高跟凉鞋快步走过,他们的餐桌上立着保留的牌子,然而她这辈子还会不会回来这里可就难说了。

第二天午后在候机室里,眼尖的陆岩城很快就发觉不见林氏夫妇的踪影,他把领队找过来一问竟然说是夫妻俩同时痔疮发作,只好延缓回台的行程,不过在确定这两个讨厌鬼只是气色不好留在饭店休养以后,他也没多说什么,倒是等身边无人时窝在他怀里的曹若白忽然问道:「痔疮怎么会有黑眼窝?应该是连续熬夜没睡觉吧?」

绿帽公紧搂着美娇娘应道:「那是领队不明究里才会这样说,你忘了我叫他俩去找假猫王那群人吗?我猜那个林先生可能是双性恋者,所以屁股才会跟着他太太一起遭殃。」

被老公这么一提点,曹若白不由得咂了下舌头说:「啊、原来如此!还好我们没跟他俩乱搅和,要不然可就惨了。」

凡事都有一体两面,因此绿帽公不以为然的摇着头说:「其实玩这种游戏也得看人和看对像,你不是就和假猫王他们相处的很快乐?所以可能林氏夫妇在某个细节犯了错才会搞成这样。」

一提起那群小牛郎,美娇娘不禁贴在老公耳边腻声说道:「这几天真的谢谢你了,亲爱的,下次换你找个女人玩给我看。」

虽然老婆想投桃报李,不过绿帽公的重点并非在那上面,所以他故意摸了一下曹若白的大奶子轻笑道:「你还是先告诉我昨晚有没有被科西成功顶入后花园再说、还有就是老色鬼是不是有跟你订下什么密约?」

这两个问题马上让美娇娘的双眸为之一亮,但是趁着有其他旅客走过来在旁边落座的机会,她连忙轻描澹写的虚应道:「有些事我必须先整理一下才说的清楚,所以还是等回家以后咱俩再一件一件慢慢聊吧。」

【第一卷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