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见色起意》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疯子毛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见色起意 见色起意

    方亦礿觉得自己被跟踪了。仰慕他的男男女女很多,这么大胆的还是第一次见,而且还是在他有女朋友的前提下。他逐渐知道,对方是个男人。跟踪他,偷拍他,把暗恋他的心情写在博客上。用诗一样的文字疯狂地叙述对他的爱慕,用露骨色情的语言描述对他的性幻想。方亦礿开始觉得有意思了,他想见见这个男人,想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接近。这一定是个很有趣的游戏。强大腹黑傲娇攻X温柔偏执痴汉受攻是金融俊才,腹黑阴险毒舌傲娇,占有欲控制欲很强。受是兽医,敏感细腻温柔体贴,内心偏执,略变态。

    疯子毛 状态:已完结 类型:纯爱耽美
    立即阅读

《见色起意》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见色起意》,是作者疯子毛倾心创作的一本纯爱耽美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方亦礿觉得自己被跟踪了。仰慕他的男男女女很多,这么大胆的还是第一次见,而且还是在他有女朋友的前提下。他逐渐知道,对方是个男人。跟踪他,偷拍他,把暗恋他的心情写在博客上。用诗一样的文字疯狂地叙述对他的爱慕,用露骨色情的语言描述对他的性幻想。方亦礿开始觉得有意思了,他想见见这个男人,想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接近。这一定是个很有趣的游戏。强大腹黑傲娇攻X温柔偏执痴汉受攻是金融俊才,腹黑阴险毒舌傲娇,占有欲控制欲很强。受是兽医,敏感细腻温柔体贴,内心偏执,略变态。

《见色起意》 第084章 番外 特别的生日 免费试读

方亦礿很快就要四十岁了,正式进入男人四十一枝花的宝贵年华。

他早就好了接受生日惊喜的准备,往年沈宗都会花心思给他送礼,还会变着花样表达一万个我爱你。虽然两人早就老夫老妻了,但似乎越老沈宗的花样就越多,特别是在去美国结婚领证后,这货就越发热衷于享受各种生日节日纪念日。

有一年沈宗把自己写过的暗恋博客全部打印下来,装订成册放在床头,方亦礿一起来就拿给他看。这些诗句文艺与黄暴齐飞,清新共淫秽一色,看得他直接硬了起来,于是按着沈宗就来了一炮。

这回可是四十岁,具有跨里程碑意义的生日,沈宗一定会搞花样的。

“亦礿,后天你别去公司了,来动物园吧。”

这晚在床上,沈宗果然主动提起来了这事,映着暖黄暧昧的灯光,散发着随时准备开始性爱的气息。

“你以为公司是我家啊?说不去就不去。”

“我老公可是公司二把手,怎么就不可以了?”沈宗扬起下巴一脸自豪,话说得越来越口无遮拦:“你那天睡醒了直接来动物园吧,我给你个小惊喜。”

“小惊喜?算了吧,还不如去为资本主义打工。”方亦礿翻过身佯装准备睡觉。

“别啊!”沈宗从后面抱住他,两手趁机摸了一下胸肌吃豆腐,“是大惊喜行不行?很大很大的惊喜,比这里还大……”

方亦礿抓住他往下摸的手,忽然一转身把人压在身下,掰开那两条不安分的腿:“姓沈的,我发现你越老越不要脸。”

“我不是一直这样吗、啊亦礿你慢点……嗯……”

生日这一天,方亦礿醒来时沈宗果然已经出去了。

桌上有为他准备的早餐,还有贴纸上的生日快乐祝词。方亦礿一边喝牛奶一边把这小纸条撕下来,放在茶几下的小盒子里,里面已经集满了二十几张给他的生日祝福,其中有若干张,在他知道沈宗这个人之前,对方就已经写下了。

他的生日在十一月,天气微冷,好在开车到动物园时阳光出来了,洒在身上暖洋洋的。

按照沈宗给的信息,方亦礿来到了野生表演馆门口,这里似乎寂静无人,隐约能听见鸟叫。他大概能猜出是什么惊喜——动物园是他喜欢来的地方,年轻时约会最常来的地方,也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沈宗会把生日庆祝地点定在这里也是合理的。

突然一阵铃铛响,方亦礿回头,只见一只小猴子叼着一串钥匙跑过来,上面系着金色的铃铛。小猴子在他面前停下,眼巴巴地望着他。

方亦礿会意地接过钥匙,打开表演馆的大铁门。

里面依旧空无一人,观众席前排正中间的一个位置醒目地用花朵装饰着,一看就是沈宗的风格。方亦礿走到那坐下,望着下面绿草丛茵的表演场地,映着蓝天白云,还有墙壁上的卡通动物画,恍然觉得自己回到了小时候。

音乐声响起,为他专属的动物表演正式开始。

方亦礿很久没来动物园看表演了,上一次来好像差不多是十年前。明明是离两人最近的地方,他们却很少来,因为沈宗就在这里工作,休假还来未免显得多余,而且一般假期游客都很多,拥挤的体验并不好。

现在虽然不是假期,但看这空无一人的架势,沈宗肯定又玩包场了。

一只色彩斑斓的鸟飞到他身边,落下一束玫瑰,方亦礿拿起来,看着熟悉的包装笑了。

表演最后是美丽的火烈鸟,也是爱情鸟,在绿草中间汇成了一个美丽的心形,代替沈宗对他做了无声的表白。

音乐声渐远,手机响起,沈宗的电话来了。

“亦礿,表演好看吗。”

“一般,和我十年前看的差不多吧。”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沈宗的声音有点失落,“我也是想了很久,还咨询了办公室里年轻人,他们都说这个方式最好,但亦礿你太见多识广了,这点根本不足为奇,下次我一定……”

方亦礿忍不住打断他:“行了,动物表演本来就这样,玩不出太多花,你人呢?”

“我、我不能告诉你。”沈宗一听他这么问有点紧张。

“什么?”方亦礿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你跟着春天来c区宿舍楼,有个人想见你。”

“什么春天?”

“给你钥匙的那只小猴子,它叫春天。”

“他在哪?”

“你等等。”

铃铛声响起,春天从台旁边跑来了。方亦礿站起来跟上,一路跟着来到了职工区,此时手机震动,一看信息是沈宗让他上四楼。

搞什么东西神秘兮兮的,方亦礿想着来到了四楼,然后走到指定的房门前,刚想敲门发现根本没关,透过缝隙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桌旁看书的沈宗。

等会,这场景有点熟悉。

他推开门,沈宗立即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正当方亦礿想开口时,只听沈宗说出了一句莫名熟悉的话:

“方先生终于想起晨跑的事了吗。”

方亦礿花了几秒钟消化眼前的情况,然后哭笑不得。

这货果然还是会玩的。

“可惜了,今天下雨,天晴的时候我又出差,”他按着记忆,大概把当时的话还原:“所以我今天是来道歉的,外加请客吃饭,就是不知道,沈医生你接不接受了。”

“吃饭就不用了。”沈宗垂下眼,“等天气好了一起去跑步呗。”

“生气了?”方亦礿俯下身靠近他,看着沈宗红起来的耳朵:“沈医生真是可爱。”

沈宗这个心机老男人,肯定是希望听他说这句话。

果然,他话音刚落沈宗就止不住地脸红、嘴角勾起的厉害,几乎要憋不住了。

“行了姓沈的,别玩了,”方亦礿一拍他脑袋,“你怎么突然有兴趣演历史剧了?”

“亦礿你怎么打断了,”沈宗一脸委屈地站起来,“我还想继续回忆下去……”

“喂,你里面没穿衣服?”方亦礿突然发现一个不得了的事实。

沈宗低下头,脸又红了:“这不是为了等下方便点吗。”

“沈主任,”方亦礿这回直接叫了他的职称:“你这么做其他同事知道吗。”

“他们、他们很识趣的,今天这层楼都没有人!而且他们特别热情,那些饲养员还愿意专门帮我安排演出给你……”

“我知道,这个要谢谢他们,”方亦礿点头赞同,下一秒就揪住沈宗的白大褂领子扯了过来。

沈宗冷不防失去平衡直接扑到了他身上,方亦礿的手熟练地掀起白大褂的下摆,从那光裸的背脊一路抚摸往下。

“竟然没有润滑,不像你啊沈医生。”他咬着沈宗的耳朵低声道,手指慢慢地伸进去帮对方开拓。

沈宗被这气氛激得脸红心跳,小声答道:“因为我想完美地还原这份回忆……嗯……”

“你想被我摔到地上暴打?”

“嗯、你当时没有打我……亦礿你不会随便打人啊哈……”

“因为你太他妈骚了,老子忍不住干你。”

方亦礿用他年轻时的口吻说着荤话,这一说沈宗更激动了,抱着他急迫地亲吻起来,舌头射进来时显得粗鲁又饥渴。

两人摇摇晃晃地倒在了旁边的小床上,方亦礿架起他的腿,用胯间的那根东西若有似无地蹭着那个穴。沈宗仰躺在床上,白大褂被扒得乱七八糟,白皙的皮肤上没过一会就因为下体的刺激开始泛起潮红。

“小变态……哦不对,现在应该是老变态,”方亦礿看着他笑起来,这一笑带着些许恶劣的调戏,让沈宗下面收缩得更厉害,“越老越不要脸了是不是?”

“是……”沈宗也笑起来望着他,把自己的腿掰开得更大,“我一直是变态、从喜欢上亦礿开始就不正常了……”

“是啊,”方亦礿又加进了一根手指,开拓的速度猛地加快起来:“你一直很不正常,姓沈的,无论床上还是床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嗯、嗯啊、慢……慢点……”沈宗被他四根手指顶得颠簸起来,头几乎顶到了床头,屁股被撞击的一颤一颤。

“喂,还记得你写的那句话吗。”

“记得、我想要、亦礿干我……操我……用、用炽热的部位贯穿我啊啊……”

方亦礿已经抽出手指换上真家伙挺了进去,又很快抽出来再冲进去,连续几次沈宗立即浪叫地缴械投降。

“让你像个女人一样在我身下尖叫,求欢,怀孕。”

补充完毕,方亦礿俯下身抱住他开始凶猛的进攻。

仿佛受到了莫大的鼓励,沈宗兴奋地扭动腰身迎合每一次撞击,前端的性器开始不受控制地流淫液。两人抱在一起维持这个姿势在小床上激烈交合,晃动得整个床都在吱吱呀呀地叫唤,而越是晃得厉害,这媾和就越激烈。

高潮时沈宗紧抓住方亦礿的双手,十指紧扣地交缠在一起,在亲吻中射得乱七八糟。方亦礿将他抱起来坐在床上,抽出性器,看着那些东西流了满腿,然后又再次插入,反复无数,水声无比响亮。

“亦礿……”沈宗软绵绵地抱着他,享受着缓慢而温柔的抽插:“你知道吗,那小猴子的名字是我取的,我叫它春天,因为我想让它把你带过来,就像第一次你来到我的值班宿舍……我的春天也来了……”

“你这寓意够土的。”方亦礿毫不留情地评价,继续捣弄那温热的湿穴。

“这是真的、我、就是这么认为的……”沈宗亲吻着他回答,闭上眼抱紧他,掩去眼里的湿润。

这是他们遇见的第十五年,结婚的第五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