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太阳雨的小说 作者太阳雨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风月江湖路 风月江湖路

    夜寻美女终如愿,黛女帐里啃轻烟,学渐迷醉温柔乡,身心愉悦如痴颠。  黛女煽情欲火燃,公子破处柳轻烟,虐交疼怨波斯女,学渐抽身挥恼拳。  收性节欲疗伤龟,财宝圣女同携回,红灵生妒制情敌,轻烟入伙天山归。

    太阳雨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风月江湖路》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风月江湖路》,是作者太阳雨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夜寻美女终如愿,黛女帐里啃轻烟,学渐迷醉温柔乡,身心愉悦如痴颠。  黛女煽情欲火燃,公子破处柳轻烟,虐交疼怨波斯女,学渐抽身挥恼拳。  收性节欲疗伤龟,财宝圣女同携回,红灵生妒制情敌,轻烟入伙天山归。

《风月江湖路》 第六十四章 虎泪 免费试读

马蹄在绵密细软的沙地上翻出一个个铜杯似的印痕,随即被跟在后面的驼队踏得粉碎。金香玉懒洋洋地骑在马上,天边的大漠和夕阳映入她的瞳孔,尽是赤血。一如三年前的那个夜晚。

“玉儿……玉儿……我对不起你……”卓天雄的呼喊好像风中的一片落叶,越飘越远,终于黯然沉寂。金香玉睁大了双眼坐在黑暗里,心里空落落的,额头上全是冷汗,抹也抹不尽。

难道最可怕的事情,就这么降临了么?

美好的举案齐眉,双卧双飞,无数的花前月下,山盟海誓,闲时的琴棋书画,弓马刀矢,三百多个如痴如醉的日日夜夜,如一幅幅美好的画卷从她心头慢慢翻过,而这,难道要永远失去了吗?

两个月之后,福王爷派人来告诉她,吐鲁番那边没有收到押送的货物,金满堂、卓天雄等金马镖局的十二名好手在西域路上全都凭空失踪了。

金香玉才听完一半,就觉一股子血气直冲喉咙,眼前蓦地一黑,砰地摔在地上。肚子里八个多月的孩子也难产死了。

一夜间失去三个至近至爱的亲人,金香玉只觉天都塌了,眼前再也没了一丝亮色。

北风呼啸,大雪纷纷扬扬。孩子的尸身越来越硬,感觉着冰凉彻骨的寒意毒汁般一点一滴浸入自己的心底。

她站在廊下,拼命地抱紧血肉模糊的孩子,对着苍天声嘶力竭地哭了整整一夜。

鹅毛般的雪片被凛冽的寒风卷进来,不停地扑打纸糊的窗棂和她的脸颊。那一夜,金香玉连嗓子都哭哑了。

尽管如此,个性好强果决的她,还是咬着牙齿,硬把金马镖局的乱摊子顶了起来。

转眼三年过去了,父亲和丈夫依旧杳无音信,金满堂和卓天雄的名字逐渐在洛阳人的脑中和嘴边淡化,她却偏偏存了一线痴望。

直到昨夜狼群的出现,久经训练的西域猛士转眼就死伤过百,金香玉心底里的那点希望才噗的灭了。她现在才明白,金马镖局最出类拔萃的十二个高手为什么在大漠上突然凭空消失的原因了。

可是,知道后又怎样?连骗骗自己的理由都没有了。

她无力地抬起双眸,眼前的沙海死气沉沉,一轮孤独的夕阳撞碎在地平线的尽头,赤红色的碎片犹如一大蓬爆裂而开的鲜血,纷纷扬扬地撒在空旷的戈壁滩上。

每一粒沙石,都像一滴血。

“局主,喝口水吧?”严子路犹豫良久,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了口,纵马上前,取下腰间的羊皮囊子递过去。

“谢谢,”金香玉回眸笑了笑,接过皮囊喝了一口,突然说道,“子路,你今年二十了吧?”

“嗯,还差两个月。”严子路低下头,不敢和她的目光相接。

“家里替你说好媳妇没有?”

严子路的面孔有些发烫,摇了摇头道:“没有。”

“二十也不小了,男人家成家早些好,早成家早立业。只要你父母同意,等干完这趟差事,回去以后我做媒人,一定介绍几个好姑娘给你。”

严子路的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他抬头看着金香玉同样苍白的面孔,心中隐隐地作痛,勉强笑了笑,正要多谢她的好意,一声雄浑的号角突然呜呜地响了起来。又一个白天终于过去了。

号角低沉下去的时候,马蹄急奔的声音骤然清晰起来。三十几匹高头骏马转过两里外的一堵戈壁,扬起一路沙尘,奔雷般地朝西域驼队直冲过来。

西域众人纷纷翻身下地,抽出腰间的马刀,身子利索地藏在骆驼后面。防御的阵列还没有成形,这支马队已经奔到近前,黄色的鬓毛在风中一阵阵地上下飘舞,数十张金属面具在绚丽的夕阳下熠熠生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简易的机关弩握在一只只强有力的手中,暗沉沉的犹如马上就要降临的暮色般。拉满的弓弦仿佛恶魔张开的大口,随时准备扑上来咬断人的咽喉、夺走人的魂魄。

严子路眼尖,老远就望见带头之人戴着一只黄金面具,胯下是一匹神竣异常的红鬃马,配合他身上的那件血红色的英雄披风,犹如一团狂卷而来的烈火。

马行空毕竟行走江湖多年,经验比较老到,猛地大喝了一声:“快快护住郡主!”拎起沉甸甸的玄铁双钩,驱马退后了几步,抢先护住骆驼背上的黛菲亚。

严子路也瞧见了他们手中的机关弩,急忙抽出长剑,护在黛菲亚的左前方,回头瞧了一眼金香玉,只见痴痴地望着那个带头之人,不但忘了发号施令,连兵器都没有拔。

正觉奇怪,耳中突然听到一声裂帛般的奇怪呻吟,扭头望去,几十点银光在空中夺目一闪,呼啸着向慌乱的人群倾斜而下。他手腕猛地一抖,舞出一片密不透风的光圈,护住五尺范围的空间。

严子路的眼角一直注意着金香玉,见她中了邪一般,端坐马上一动不动。视野中,一点寒光如电而来,直奔她的胸口,来不及惊呼,急忙飞身一扑,长剑递出,叮的一响,一根狼牙利箭应声落地。

“局主,小心!”他才喊出这么一句,身子还在空中,身后突然响起了一连串骨头割裂的声音,猛一回头,只见六颗头颅次第飞起,鲜血从断开的脖颈口一蓬蓬地喷出来,嗤嗤地响着,绚丽得犹如盛开的烟火。

双钩、虎头刀、钢鞭、八棱瓜锤、混铁剑和镔铁银枪,六样不同的兵器在金马镖局的六大高手的掌中还惯性十足地舞动了两下,没了头颅的尸体在马背上晃了晃,便一头栽了下来。

严子路连自己的双脚什么时候着地都忘了,他的眼睛瞪得滚圆滚圆,惊恐无比地看着六个同伴一声不吭地从马上摔下来,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粘稠的血液源源不绝地汩汩涌出,染红了一大片沙地。

尸体倒下,马匹的背后露出了一位倾国倾城的绝色女子和她手中的刀。

薄如蝉翼的刀片犹如一泓青碧,几颗血珠子沿着刀锋一滴滴的滚落,映得波斯美女的容颜更加艳绝。

一掌拍在骆驼背上,黛菲亚高高跃起,蝉翼刀轻轻挥出,直取金香玉的脊背。

严子路一声惊呼,身子猛地蹿起,长剑斜刺她的下腹。刀光圈回,叮的一声,长剑断成两截。

金香玉转过脑袋,看见沙地上的六具尸体,一下子回不过神来,猛听一声惨叫,严子路踉跄后退,半截长剑连同整只手腕被硬生生地切下来,哧地掉在地上。

她这才彻底清醒过来,拔出柳叶刀,上前挡住了砍向严子路的致命一刀。怒吼连连,刀光霍霍,一个轻灵飘忽,一个霹雳凶猛,两个女人翻翻滚滚地战在一处。

中箭的人、兽纷纷哀号倒地,那支马队在骆驼阵前转了一圈,打马而回。

十几个胆气豪壮的汉子跳出来,手擎雪亮的马刀,飞奔着追了上去。才跑出五、六丈远,那些蒙面人突然拉回马头,快速装上箭矢,齐刷刷地瞄准发射。

在一双双惊恐的眼睛里,数十根劲矢呼啸着飞扑而出,准确地洞穿咽喉、胸脯或眼睛,把他们憋在喉间的一声惊呼硬生生地切成两段。

北风呜咽,十几个生龙活虎的汉子直挺挺地倒了下来。夕阳血红色的光辉下,荒凉的大漠弥散开惨烈的气息。

相隔百步,这批蒙面骑士沿着长长的驼队颠颠地跑来跑去,瞅准机会就放一箭。驼队中不时有人中箭惨叫,这些人的骑射本领显然极佳。众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身体藏得更好些。

严子路一连退后十几步,鲜血和冷汗洒了一路。他的脸上早已没有半点血色,伤口疼得好似刀绞,张嘴咬住衣角,用力撕下一幅衣裘,草草包住自己的断腕,从地上捡起混铁剑,上前加入战团。

尽管以一对二,黛菲亚依旧游刃有余,一柄轻盈灵动的蝉翼刀在两样兵器间穿梭来回,仿佛一只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刀光闪动,又在严子路的身上割了两道口子。

金香玉双眼通红,口中嚯嚯喘气,疯了似的连连抢攻,要不是严子路在旁照应,早就受伤挂彩了。

方学渐眼看情况不对,急忙叫众人往后退,绕过左边的沙丘,将高大的骆驼围成一圈排在外面,马匹和人躲在中间。

他把柳轻烟塞到大小姐的怀里,沉声道:“我出去看看,现在是生死关头,你们可不许乱闹矛盾了。”飞身跃出骆驼圈,快步爬上沙丘,偷眼向下张望。

暮色渐浓,夕阳收起妖娆的余晖,辽阔的大漠正在被荒芜的晦暗一块块地吞没。

混铁剑又被削成了两截,严子路的衣服被冷汗打得透湿,他觉得自己的力气随着血液正在一滴滴的往外流,尽管牙关都咬破了,出剑的速度仍是越来越慢,眼前红光一闪,左手臂上又多了一道伤口。

金香玉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一双凶光湛湛的眸子紧盯黛菲亚,柳叶刀直上直下,每一招都是拼命,每一招都是抢攻。

黛菲亚挡住她的柳叶刀,飞起右腿,正中她的左膝盖,又一个后撩腿,将斜刺过来的半截断剑踢上半空。

金香玉的左腿蓦地一软,单膝跪地,慌乱中一抬右臂,叮的一声,挡开了盖头劈下的蝉翼刀,头顶一阵火辣辣的疼,一片头皮被冰凉的刀锋削了下来。

严子路一屁股坐倒在地,累得连眼皮都睁不动了,恍惚间看到那柄可怕之极的蝉翼刀一下下地砍着,越砍越狠,越砍越快,金香玉吃力地举着右臂,满头的青丝连着一块块鲜血淋漓的头皮,“唆唆”地掉落下来。

不知从哪里涌来的一股力气,他高高地嚎叫一声,扑上去抱住黛菲亚的大腿,回头对金香玉喊道:“局主,你快走,你快……”

一道青光蓦地闪过,嘶哑的叫喊嘎然而止。在金香玉痛到极点的眸子里,严子路的半个头颅斜斜地抛了出去,红白相间的脑浆随着狂涌而出的鲜血喷得到处都是。

金香玉绝望地尖叫一声。黛菲亚再次提起蝉翼刀,对着鲜血淋漓的光头使劲砍下。

叮的一声,一把亮晃晃的长刀递过来,挡在了金香玉的头上。

方学渐嘻嘻一笑,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大美女,你真是太有魅力了,连半个脑袋的死人都从棺材里爬出来抱你的大腿。”长刀一斜,砍向她饱满的胸脯。

黛菲亚一边挡开金香玉直刺过来的一刀,一边退后躲避,不料双腿被严子路牢牢抱住,一迈步子,才醒觉无法动弹,心中暗叫不妙,刀尖已触及敏感的乳头,眼看就要开膛破肚而死,吓得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暮色沉沉,方学渐看着她千娇百媚的可人模样,明知这是一株有毒的蘑菇,心里还是软了一软,刀锋一转,用刀背在高耸的乳房上重重一拍,赞道:“好活泼的两只大白兔,真是诱人的不得了。”

敏感部位被击,黛菲亚的身子猛地颤了一下,一种混合着痛苦的快感迅猛地涌上她的心头,忍不住长长地吟哦了一声。

方学渐把刀架上她的脖子,乘她心神皆醉的当儿,伸腿踢飞蝉翼刀,厉声道:“不想死的话,赶快点上自己的穴道。”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夜风瑟瑟地吹,空阔的苍穹上漆黑一片。低沉的牛角“呜呜”地响了起来,这是冲锋的号令。一百多名西域战士纷纷跃起身来,高擎雪亮的马刀,霍霍呼喝着冲了出去。

蒙面的骑士开始缓慢退却,沙沙的蹄声犹如蚕吃桑叶,不紧不缓地引逗着他们追下来。

黛菲亚在自己的身上点了两下,用一种近乎哀求的口吻道:“这样行了吧?”

方学渐的心口怦怦地跳,咽了口唾沫道:“最好把你的哑穴也点了。”

黛菲亚举起手臂又在自己修长白嫩的脖颈上点了一下,无法用嘴,只把两抹柔媚之极的目光倾注在他的身上,仿佛方学渐是她五万年前就已注定的欢喜冤家。

“靠,你当我是半吊子傻瓜啊,点了麻穴的人还能举起手来点自己的哑穴,你这是用的哪门子点穴武功?”

“大英雄哥哥,你千万不要生气,刚才你用刀子在我的胸口这么一撞,弄得人家一点力气都没了,又怎么能点穴呢?不如让我歇一下,等有了力气再点?”

方学渐听着她媚声媚气地求饶,连骨头都快融化了,强自镇定心神,道:“我哪会舍得生你的气,既然你喜欢用刀子拍胸,那么我们继续。”说着手腕一转,又一刀背拍在她的右乳房上。

黛菲亚忍不住又是一声浪叫,又媚又骚,真正是骨子里的浪。

方学渐心中不忍,正考虑要不要拍第二下,突然听到前方有人喊道:“小黛、小黛……”极目望去,一匹快马剖开层层暮霭,泼风般疾奔而来,转眼便到了跟前。

他微一迟疑,一条人影从地上蓦地蹿起,朝马上那人扑去。正是左膝受伤的金香玉。

方学渐暗叫不妙,正要出口阻止,持刀的右臂陡然一麻,知道中了黛菲亚的暗算,左腿一提,对准她的小腹上砰地踢了一脚。黛菲亚一声哀号,连同严子路的尸身飞出三丈多远,“啪嗒”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

那人早在暗中警戒,一见有人扑来,立时长刀一摆,一招“燕子掠水”,平平地送了出去。

两刀相撞,呛地爆出一团火花。一张黄金面具绚丽地亮了一下,重又没入朦胧的灰暗。

借着这一点火花,金香玉已真切地看清了那人红色披风下的衣服,一件带红边的紫箭衣。宽胸窄腰双排扣,丈夫卓天雄也最喜欢穿这等式样的衣服。

那骑士听见黛菲亚的哀号,急忙回马去救,才拉紧缰绳,他的战马忽然悲嘶一声,遭了方学渐的暗算,左腿脱臼,踉跄着向前倒下。

金香玉双脚落地,眼见那人凌空跃起,再次飞扑过去,柳叶刀一翻一转,直取他的双膝。那骑士不慌不忙地还了一招“金锁坠地”,上身前倾,刀口向下砍出。当的一声,两刀再次相撞。

金香玉左手一探,伸手去抓那人的面具。那人吃了一惊,脑袋往后一仰,左臂伸出,在她的光头上砰地打了一拳。金香玉惨叫一声,身子扑翻在地,沿着地面滑出两丈多远,啃了满嘴的沙。

方学渐蹲在地上用力揉搓右臂,一看情况危急,急忙左手握刀,猛地冲上五步,“百炼缅刀”平平送出,一招“大漠飞雪”,横砍他的腰身。

那人滴溜溜一个转身,钢刀紧贴身子,一招“凤凰旋窝”,妙至毫巅地挡住了必杀的一击。

方学渐不等招式用老,长刀一抖,刃口自下向上掠起,直取他的肩头。那人斜退一步,堪堪躲过刀锋,钢刀反撩,砍向对方的手腕。

两人你一招、我一式地斗在一起,一时倒也难分胜负。方学渐的“断风碎雪刀法”新学乍练,又是左手使用,武功大打折扣。那人不知道是心有所忌,还是摸不清方学渐的底细,出招同样小心翼翼,不敢一味抢攻。

五十个回合转眼即过,十余丈外突然亮起一支火把,一人抖抖索索地走来,压着嗓子喊道:“金局主、马副局主、黛菲亚郡主,你们在吗?”原来是驼队的领袖阿托尔将军。

那骑士把刀一晃,也加快了进攻。“电闪雷鸣”、“紫光乍现”、“狂风骤雨”,连环三刀又快又猛,身边登时风声大作,轰隆隆的雷声隐隐响起。

方学渐连连侧身躲避,只听呼的一响,钢刀擦着他的肩头砍下,震得右耳嗡嗡做声,吓得跳开两步,道:“原来是你,昨夜鬼鬼祟祟的溜到柳轻烟姑娘的帐篷里,有何居心?”

那骑士一声不吭,只顾一招紧似一招地往他身上招呼,刀声中夹着雷声,越发地振聋发聩。钢刀横砍直削,劲力也越来越重。

阿托尔越走越近,火把的亮光流上这把钢刀,隐隐有紫光在上面流窜。将军大人扯开喉咙大叫起来。

方学渐上蹿下跳地躲开他的连环三招,脚后跟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时重心不稳,眼见对方的紫光闪闪的长刀盖头劈下,只得横刀一架。当的一声,双刀相撞,火花四溅。

方学渐吓出了一身冷汗,身子仰天倒下,背脊撞在一具软绵绵的物体上,只听一声微弱的呻吟,也顾不得回头去看,长刀挥出,挡开那人砍向自己小腹的一刀,危急中扑地一滚,反身一腿,踢向他的脚踝。

那骑士微微俯身,挥刀砍向他的大腿,却被方学渐举刀架开,左腿脚踝猛地一痛,身子向前扑出,在地上打了个滚,正要爬起,脸上蓦地一凉,黄金面具被硬生生拉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颗血肉模糊的头颅和一双凄婉之极的眼睛。

“天雄,是你?”金香玉张了张嘴巴,心口刀绞般的剧痛让她的舌头都僵硬了。

卓天雄啊的一声大叫,猛地推开她的身子,翻身站起,双手掩住面孔,大声叫道:“不是我,不是我!”拔腿就朝沙丘上跑去。左脚踝受伤,跑起来一瘸一拐。

金香玉爬起来急赶几步,一下子扑在他的背上,哑着嗓子嘶叫道:“天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金马镖局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我爹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说,你说啊……”

两人跌倒在地,卓天雄挣扎着想拉开她的身子爬起来,金香玉拼死扭住他,哭喊着大声责问。

方学渐手握“百炼缅刀”,看着他们牛皮糖似地扭在一起,在地上不停地翻来滚去,既像冤家又像死对头,一时摸不着头脑,抬头看见阿托尔站在两丈外,向他招了招手,想借火把用一下。

阿托尔颠颠地跑了上来,耷拉着一张老脸,难过地道:“贝鲁,他死了。”

方学渐这才想起这位老兄是位特殊的“性趣”爱好者,请他帮忙掌灯的话立时缩回,正想开口叫他滚得越远越好,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突然传入耳中,扭头望去,只见金香玉仰着高高的头颅,一柄沉甸甸的大铁钩直直地插在她的背上。

金香玉的眼角都要裂了,弯下脖子死死地盯着昔日的恩爱丈夫,明亮的眸子开始一点点地暗下去,眼中的凄婉和悲凉却越来越清晰,身子猛地抖颤几下,嘴巴张了张,一股鲜血涌出来,静静地流上他的面孔。

卓天雄的脸上全是她的眼泪和鲜血,定定地躺在那里,一时看得呆了。

方学渐“啊”地一声大叫,像只中箭的兔子般跳起来,一脚将黛菲亚踢飞,举起左臂,一刀从金香玉的背心刺入,刀锋前伸,从卓天雄的背心捅出,把两人牢牢地穿在一起。

卓天雄短暂地僵了一下,伸出颤抖的右手,摸上金香玉血肉斑斑的头皮,微弱地道:“玉儿……玉儿……我对不起你……”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