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王二驴的婚恋恩仇录(再也无法忍受)忘记过去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王二驴的婚恋恩仇录(再也无法忍受) 王二驴的婚恋恩仇录(再也无法忍受)

    28岁才娶了一个天仙一般的媳妇,却又惹来祸事儿,王二驴报复情敌的方式很残忍,像兽医劁猪一样阉割掉。两次牢狱之灾,他没有倒下,他确实像一头犟驴一般在逆境中崛起,因福而祸,因祸又得福!他总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事儿,神仙也为之蛋疼。两个字:驴性!

    忘记过去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王二驴的婚恋恩仇录(再也无法忍受)》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王二驴的婚恋恩仇录(再也无法忍受)》,是作者忘记过去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28岁才娶了一个天仙一般的媳妇,却又惹来祸事儿,王二驴报复情敌的方式很残忍,像兽医劁猪一样阉割掉。两次牢狱之灾,他没有倒下,他确实像一头犟驴一般在逆境中崛起,因福而祸,因祸又得福!他总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事儿,神仙也为之蛋疼。两个字:驴性!

《王二驴的婚恋恩仇录(再也无法忍受)》 第613章:意醉神*迷 免费试读

专案组的三个警察晚上回到崔灵花家吃饭的时候,崔灵花的家里多了两个如花似蝶的女孩子:高个头长发披肩的是魏春柳,矮一点短发齐眉的是魏春蕊。两个妙龄又如花的女孩子环绕在崔灵花这个丰美可人的少妇身边,看上去整个屋子里就是花团锦簇,芬芳沁人心脾,没有那个男人会不为之意醉神迷了。

今晚终于形成了一对一的分配公平的格局。昨天在马兰芝家里的时候,马兰芝拉着马高升的手,魏春蕊拉着刘伟的手,在一边形单影只的洪国栋难免会尴尬和不自在。今晚他的寂寞和尴尬终于解除了。魏春柳比谁动作都快,洪国栋的脚刚迈进门槛子,手就被她拉住了。嘴里叫着:“哥哥,你可想死我了,我咋有一日三秋的感觉呢?”

洪国栋被暖流和芬芳包裹着,有些失态:“妹妹……我也很想你呢!”

“真地,还是假地啊?”

魏春柳兴奋得几乎要去亲他一般,但看了看其他人还是没有做。

其实其他人,就王有道闲在那里,其余的都在同样春意盎然地忙着呢。

崔灵花赶紧把马高升扶坐到炕沿上,嘴里说着娇呢呢的话,又急忙为他脱鞋子,眼神温情荡*漾地撩着马高升。“大哥,走了一天,脚都累麻了吧?看你这样辛苦受冻的,人家心里都不好受呢!”

“不累,不累,为了工作嘛!”

马高升虽然更是情*潮翻滚,但他还是控制着自己,打着官腔儿,眼神却是喜滋滋地温暖着。

“咋会不累呢?你看你的脚都出汗了,一定是很麻木了,让妹子给你柔柔……”

说着,就伸出柔手去给马高升揉脚。

马高升嘴里说着“不用”的话,可脚却伸着已经被揉着了,脸上立刻是舒坦的神色,同时眼睛也不听自己意识的控制,去偷看崔灵花毛衣领口显现出的两团白皙。

崔灵花把脚揉完了还不放手,竟然又揉起他的腿来。从小腿往上慢慢有节奏地揉着,不一会儿,那只手已经行进到马高升的大腿*窝里去了。

虽然隔着裤子,马高升还是感到了酥痒的电流席卷神经。崔灵花的指尖当然已经触摸到了那处微妙,嘻嘻笑着说:“这里倒是很得闲呢!”

马高升急忙推开她放肆的手,说:“妹子,揉的很舒服了,你歇一会吧!”

崔灵花挑*拨地一笑,低声说:“大哥,想不想让你得闲的那个地方舒服舒服,妹子可有办法呢!”

马高升被忙活得大脑晕乎乎的一片,他感觉自己咋像进到了风月场里呢。但这种花香扑面的感觉却想驱逐也难上加难,这个时候身体的本能占主导地位,意识已经溜到一边看热闹去了。他竟然痴迷这眼神看着崔灵花,没有点头也没有说不。

王有道好像被遗弃的婴儿一般,在一边屁股搭着炕沿,只有心潮起伏看着的份,因为没有他啥事儿。他一会看着崔灵花挑*逗马高升,一会又看着魏春柳在一边和洪国栋亲昵地说悄悄话儿。但当他冷眼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屋子里少了两个人:刘伟和魏春蕊不知道啥时候不见了。

原来,刘伟早被魏春蕊拉到东屋去了。崔灵花的东屋也平时烧得炕热屋子暖。她以前主要心思是接待魏老大的,因为魏老大每隔三天五天的总要夜里来她的被窝里过夜,而又不能和孩子在一个炕上滚,就每天把东屋烧得滚热,随时预备魏老大哪夜来临幸。今天崔灵花更别有打算了,她心里下决心今晚要留这三个警察在家里过夜。如果这个目标实现了,那下一个让他们入港的目的就在眼前了……

魏春蕊拉着刘伟的手就紧挨着坐在炕沿边儿,魏春蕊的一只臂肘还倚在刘伟的一只腿上,身体几乎就歪斜到刘伟的半边怀里。刘伟脸色通红,半推半就着没有拒绝,或许这个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骨子了也想挨一挨这个花一般的女孩儿。

“哥哥,你说逗不逗?昨晚我竟然做了一个梦……”

魏春蕊依着他身体咯咯地笑着,眼神却很神秘地望着他。

“哦?你梦见啥了?这样开心?”刘伟晕乎乎地问。

“我梦见……我出嫁了,嫁给了一个警察!你说我能不开心吗?”

魏春蕊黑葡萄一般的眼睛里是痴迷的光芒。

“呵呵,嫁给警察有啥开心的?我们城里的女孩还很多不愿意嫁给警察的呢!”

刘伟当然又想起了已经分手了的女朋友。

“哥哥,你知道我为做这样一个梦吗?”

“做梦哪有依据啊,都是稀奇古怪的与现实不贴边儿的事情!”

“那才不是呢,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呢。可真是这样的,因为我在睡着之前翻来覆去的想的都是你……我那个时候倒像是睁眼做梦呢:我想着,我要是能做你的媳妇该有多好?你说我是不是非分之想呢?”

刘伟情不自禁地把一只手搭在她的腰间,神志迷离地说:“怎么能算非分之想呢?一切……都有可能啊……”

“哥哥,你说,有没有你们城里小伙子娶乡下姑娘做媳妇的啊?”

魏春蕊显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闪着眼神问。

“当然有了,多得很呢!我们警察里也有这样的事情啊!”

“是真的吗?”

魏春蕊抬起亮晶晶的黑眼珠望着他。

“当然是真的啦,我的同事一个叫孙涛的就娶了一个农村的姑娘呢,生活得可幸福了!”

刘伟很认真地回答。因为在他骨子里就十分向往娶个乡下的姑娘做妻子,所以他特别关注这方面的信息。

“啊?真有这事儿啊?我还以为我自己做梦呢。可是你们城里的小伙子怎么会相中农村的姑娘呢?又没有班可上?”

“农村的姑娘啊,勤劳,朴实,会过日子,本本分分的该有多好啊!”

刘伟说这话是发自内心的,以前那两个城里的姑娘可把他折腾赖了,挑三拣四的没有一点朴实感。

“那……你也这么想吗?”

魏春蕊几乎就是扑到他的怀里了。

“嗯,我也这样想啊,不瞒你说,我以前也处过两个对象,可是我太累了,城里的姑娘啊,她们的要求太苛刻了,我简直应付不了啊!”

“嗯,哥哥想的很对呢,农村的姑娘会安安稳稳地和你过日子,一切家务也不用你做,农村姑娘还最会体贴人了,她会服侍你舒舒服服的……”

魏春蕊勾画的美景都是刘伟无数次向往过的温馨的家庭生活。

刘伟心中美好的和谐恩爱的画卷果然被点睛得活灵活现了,幻觉中似乎自己已经坐在自己的新房里,怀里抱着一个温柔善良又体贴的乡下新娘。他语调迷离地说:“我真的想娶个你说的那样好的农村姑娘,可是,我找得到吗?”

魏春蕊眼睛里波光一闪,水到渠成地勾住他的脖颈,语调呢喃地说:“哥哥,如果我愿意做你的新娘,你愿意娶我吗?”

刘伟似乎完全被陶醉了,他竟然不顾一切地抱紧她,说:“就怕你不愿意呢。我今年都二十四岁了,可你才十八岁,我们是有差距的啊!”

“嗨,相差六岁还算差啊?相差好几十岁的好不在少数呢。再者说了,我就喜欢比我大的男人呢,和我同龄的男孩子啊,我一个也不喜欢!”

“你为什么会喜欢比你大的男人呢?”刘伟有些试探性地问。

“大男人成熟,董事多,有生活能力,女人会觉得很轻松地活着,主要还是大男人懂得心疼女人。像我们同龄的那些男孩子,整天就顾着他自己,根本不懂得女孩子的心思!”

魏春蕊说得头头是道,入情入理的,又是一副动之以情痴迷神态。

刘伟被打动了,也被感动,他无限温情地低头看着怀里这个女孩子,呼吸不均地说:“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吗?”

魏春蕊很乖巧地点了点头,黑葡萄一般的眼睛凝视着他,似有柔情百种的魅力。

魏春蕊显得很认真地想着,蠕动着黑眼珠子,说:“论说吧,我嫁给一个城里有工作的警察,我们是高攀呢,她不应该不愿意……可是,她很古板,总想给我找个年龄相当的,门第相当的人家……我也担心她不会同意呢!要是我爸爸在家就好了,他会同意的!”

刘伟猛然间又想到了工作,灵感突发地问:“你爸爸最近真没有回来?你要和我说实话啊!”

“他真的没有回来。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反正我们也不希望他回来不回来的,我们活得更好!”

魏春蕊狡猾地回答着,和马兰芝是一个口径。

“那哥哥再问你一件事儿,就是你爸爸和胡银凤儿私奔进城之后,你妈妈到底有没有进城去找过她们啊?”

刘伟确实想借着这个机会从这个女孩里掏出点话来。

可他低估了魏春蕊了,魏春蕊就是一个狐狸,精得很呢。她假装认真地想了想,说:“我对这个也不太在意,我没听我妈妈说过这些事啊,我一直在上学,也不太在家呆着。要不这样吧,我私下里去透问我妈妈去,如果她真的去了县城,她会和我说的……可是哥哥,这样我不就成了叛徒了吗?我图啥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