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换身,我和我fengsaohushi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换身,我和我 换身,我和我

    无尽的黑暗!这是死亡吗?  我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还保留着意识,我还能思考,这也许就是死亡後的感觉吧。  自己变成了鬼魂,可是却没有天使或是恶魔来接自己到天堂或是地狱。四周都是无边的黑暗。什麽都看不到,什麽都感觉不到。

    fengsaohushi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换身,我和我》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换身,我和我》,是作者fengsaohushi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无尽的黑暗!这是死亡吗?  我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还保留着意识,我还能思考,这也许就是死亡後的感觉吧。  自己变成了鬼魂,可是却没有天使或是恶魔来接自己到天堂或是地狱。四周都是无边的黑暗。什麽都看不到,什麽都感觉不到。

《换身,我和我》 第45章 免费试读

而这个时候,北一年的脑海里却想着,他是我儿子的老婆!

我的儿媳妇!

但欲望打断他的思绪,欲念从他心里角落迅速的占领他的身体的每个细胞,他低下头,嘴唇重重的吻住思琪的红唇。

我双手抱住北一年的脖子热烈的回应父亲的吻,不停的吸着父亲伸进我嘴里的舌头。此时的我们已忘记疲此的身份,现在的我们只是单纯的男女本能而已,我们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的爱。什麽伦理道德、公媳关系、乱伦禁忌,早抛在脑後了。

因为厨房的对面就是一间卧室的关系,所以被欲望充斥着的北一年,突然抱起了思琪,然後进入了那间卧室,而在客厅里看着电视的小雨和小雪两人根本就不知道。

父亲将我抱到床上,我们俩人在床上翻滚吻着,直到最後北一年躺在我的身上才停止。我们的嘴唇就像黏住似的黏在一起,俩人的舌头依旧纠缠在一起。当他的嘴离开我的嘴唇时,我的舌头不由自主的伸出来追逐北一年的嘴。北一年看到後,开口吸吮着我伸出来的舌头,最後也跟着伸出舌头和我的舌头在空中纠缠着。

北一年伸手开始脱掉我身上的衣服和裙子,我则扭动身体好让他顺利的脱下我的衣服。被他脱掉身上的衣服後,在父亲眼前的我只穿着胸罩及内裤的雪白肉体。丰满雪白的胸部因白色蕾丝的胸罩撑而托出美丽雪白的乳沟,饱满诱人的乳房高挺着,顶着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平坦的小腹显得相当的光滑,浑圆的臀部在那既丰满又白嫩的大腿交界处,穿着白色半透明的小蕾丝内裤,内裤下包着有如馒头的神秘地带,雪白修长的大腿滑直落脚下。

北一年望着思琪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让他感觉到儿媳的肉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他忍不住的吞咽下口水,伸手在我丰满浑圆的乳房温柔的抚摸着。

当父亲的手碰触到我的乳房时,我身体轻轻的发出颤抖。我闭上眼睛承受这让人发疯的刺激,这不仅仅只是背德,还有乱伦的刺激。而现在父亲火热的手传来温柔的感觉,这感觉从我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让我的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而下体更传来阵阵涌出的快感及肉欲。

北一年一面将手伸入胸罩下,用手指夹住儿媳的乳头,揉搓着她柔软弹性的乳房,另一手则将她的胸罩解开了。翘圆且富有弹性的乳房,像脱开束缚般的迫不及待弹跳出来,不停在空气中颤动而高挺着。尽管她的乳房很大,但是乳头却是粉红小巧的,因北一年的一阵抚摸,已经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丽而微红的乳晕,衬托着乳头,令他垂涎想咬上一口。

“嗯…嗯…喔…”

父亲低下头去吸吮我如樱桃般的乳头,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受到这种刺激,我觉得大脑麻痹,同时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虽然对方是我父亲,但快感从全身的每个细胞传来,让我无从思考。

“啊…嗯……我怎麽了?…喔……”

我觉得快被击倒了。父亲的吸吮和爱抚,使得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阴道里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淫水来。北一年的嘴用力的吸着,含着,更用舌头在乳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另一边的乳房则大力按了下去,在白嫩坚挺肉乳上不断的揉弄,手指更在我的乳头,揉揉捏捏。

我像是怕父亲跑掉似的紧抱着北一年的头,我将北一年的头往自己的乳房上紧压着。这让北一年心中的欲火更加上涨,嘴里含着乳头吸吮得更起劲,按住乳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这一按一吸的挑逗,使得我觉得浑身酸痒难耐,胸前那对乳房,似麻非麻,似痒非痒,一阵全身酸痒,深入骨子里的酥麻,我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滋味,陶醉的咬紧牙根,鼻息急喘,让父亲玩弄自己美丽的胴体。

“喔……好…舒服…喔……”

虽然乳房对男人来说不论岁数多大,都是充满怀念和甜美的回忆,此时的北一年就是抱这样的情心吸吮着我的乳房。一会後北一年的手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穿过光滑的小腹,伸到我的内裤里,手指在屄上轻抚着。他的手指伸进我那两片肥饱阴唇,我的阴唇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淫水泛滥,摸在北一年的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

“啊!……”

我用很大的声音叫出来,连自己都感到惊讶,同时也脸红了。这不是因为肉缝被摸到之故,而是产生强烈性感的欢悦声。我觉得膣内深处的子宫像溶化一样,淫水不断的流出来,而且也感到父亲的手指也侵入到自己淫屄里活动。

“啊……喔……好…嗯…嗯……喔……”

北一年的手指在滑嫩的屄中,扣扣挖挖,旋转不停,逗得我阴道壁的嫩肉已收缩,痉挛的反应着。接着他爬到我的两腿之间,看到我所穿的那件小小的内裤,中间已经可以看到淫水渗出的印子。他立刻拉下我的内裤,看着两腿之间的风景时整个人不由的一愣,婉如幼女般光洁的下体头馒头一般膨胀着。她的阴唇并不是黑色的,而是呈现诱人的粉红色,淫水正潺潺的留出,看起来相当的性感。

北一年用手轻轻把它分开,里面就是我的阴道口了,整个阴部都呈现粉红的色调。北一年毫不迟疑的伸出舌头开始舔弄我的阴核,时而凶猛时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阴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阴道内去搅动着。

“喔……喔……爸……别再舐了……我……痒……痒死了……实在受不了啦……啊……别咬嘛……酸死了……”

我因北一年舌头微妙的触摸,显得更为兴奋。我口里叫着的是一套,而臀部却拼命地抬高猛挺向父亲的嘴边,我的内心渴望着父亲的舌头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我浑身颤抖。父亲的舌尖,给了我阵阵的快感,迅速地将我的理性淹没了,子宫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流出更多的淫水。此时的我,只是一昧地追求在这快感的波涛中。我陶醉在亢奋的激情中,无论父亲做出任何动作、花样,我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

因为,在这美妙兴奋的浪潮中,我几乎快要发狂了。

“喔……不行了……爸……我受不了了……喔……痒死我了……喔……”

北一年的舌头不停的在阴道、阴核打转,而阴道、阴核,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这使我的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我闭上眼睛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看到我淫荡的样子,使北一年的欲火更加高涨,他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剥光。虽说他已有五十来岁了,但他那一根大鸡巴,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至少有七寸左右长,二寸左右粗,赤红的龟头好似小孩的拳头般大,而青筋暴露。他感觉自己就像年少轻狂一样。

“爸…我痒死了…快来…喔……我受不了了…喔……”

我粉脸上所透出来的淫荡表情,看得北一年已奋胀难忍,再听我的娇呼声,真是让他难忍受,他像回复精力似的发狂的压上我那丰满胴体上,手持大鸡巴先在阴唇外面擦弄一阵,嘴唇也吻紧我那鲜红的小嘴。

“喔……爸……我不行了……我要……”

我双手搂抱着北一年那宽厚的熊背,再用那对丰乳紧紧贴着北一年的胸膛磨擦,双粉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完全一付准备北一年攻击的架式,一双媚眼半开半闭,香舌伸入父亲的口中,互相吸吻舔吮口中娇声浪语:

“爸…我受不了啦!……我……”

北一年的大龟头,在我阴唇边拨弄了一阵後,已感到我淫水愈流愈多,自己的大龟头已整个润湿了。他用手握住鸡巴,顶在阴唇上,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阴唇进入里面,大龟头及鸡巴已进入了三寸多。

“哎呀……”我跟着一声娇叫,好大……

“痛死我了,爸…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好痛……好痛……”

北一年看我痛的流出泪来,他心疼的用舌头舔拭泪水,他不敢再冒然顶肏,改用旋转的方式,慢慢的扭动着屁股。

我感觉疼痛已慢慢消却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痒布满全身每个细胞。这是我嫁夫以来,从未有过的快感,我开始扭动臀部,让鸡巴能消除淫屄里的酥痒。

“爸!…我……好痒……”

我那淫荡的表情,浪荡的叫声,刺激得北一年暴发了原始野性欲火更盛、鸡巴暴胀,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我那丰满的胴体上,他的腰用力一挺!

“哦!……”

疼痛使我哼一声咬紧了牙关,我感觉自己简直就像被巨大木塞强迫打入双腿之间。

“我,太大了吗?马上会习惯的。”

我感觉父亲钢铁般的鸡巴,在缩紧的我肉洞里来回冲刺。大腿之间充满压迫感,那种感觉直逼喉头,让我开始不规则的呼吸着,巨大的鸡巴碰到子宫上,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来。

我吃惊的发现,从子宫里涌出的快感竟使自己产生莫名的性欲。自己也不敢相信会有这样强烈的快感,我本能的感到恐惧。但是北一年的鸡巴不断的抽肏着,已使秀我脑海逐渐经麻痹,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只能本能的接纳男人的鸡巴。随着抽肏速度的加快,我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唔…唔……好爽…喔…”每当北一年深深肏入时,我就皱起美丽的眉头,发出淫荡的哼声。

北一年每一次的肏入都使我前後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抽肏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我淫荡的反应更激发父亲的性欲。

“啊……嗯、嗯…喔…喔…爽死我了…爸…快…再快一点……”

北一年将我的双脚高举过头,做更深入的肏入。鸡巴再次开始猛烈抽肏,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我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我的眼睛里不断有淫欲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触电的感觉。

北一年更不停地揉搓着我早已变硬的乳头和富有弹性的丰乳。我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喔…爽死了……”

我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那是高潮来时的症兆,粉红的脸孔朝後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

“喔……爽死我了……啊……”

我软绵绵的倒在床上。但身体似乎尚有着强烈的余韵,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当北一年将鸡巴抽出时,这样的空虚感,使我不由己的发出哼声。

“啊……不……”

北一年将我翻身,让我四肢着地采取像狗一样的姿势。刚交媾完的大阴唇已经充血通红,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强烈对比。围绕红肿阴唇的黑毛,沾满了流出的淫水,因姿势的改变淫水不断的涌出,流过会阴滴在床上。

我尚在微微的喘气时,北一年的鸡巴又从後方肏了进去。他肏入後不停改变着鸡巴的角度而旋转着。

“啊…快……我还要……”

激痛伴着情欲不断的自子宫传了上来,我全身几乎融化,吞下鸡巴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感,而淫水也不停的溢出。

“喔…好…快…再快…喔……”

北一年手扶着我的臀部不停的抽肏,另一手则用手指揉搓着阴核。我才刚高潮过的阴部变得十分敏感,我这时脑海已经混乱空白,原有的女人羞耻心已经不见,突来的这些激烈的变化,使的我女人原始的肉欲暴发出来。我追求着父亲给予的刺激,屁股不停的扭动起来,嘴里也不断的发出甜蜜淫荡的呻吟声。

“啊…好爽…爸…你肏的我爽死了……喔…媳妇…让你肏死了……喔……”

北一年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使我火热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鸡巴。由於受到猛烈的冲击,我连续几次达到绝顶高潮,高潮都让我快陷入半昏迷状态。我没想到几年来,我竟然在会是在父亲的鸡巴下得到所谓的真正高潮。

“啊……爸你的大鸡巴…喔…肏的我…我好爽……喔……不行了…我要死了……喔……”

我再次达到高潮後,北一年抱着我走到床下,用力抬起我的左腿。

“啊……”我站立不稳,倒在床边,我双手在背後抓紧床沿。

“我,我来了……”他把我修长的双腿分开,在已达到数次绝顶高潮的淫屄里,又来一次猛烈冲击。

“啊…爸…我不行了…我爽死了……喔…大鸡巴…肏的我好爽…喔……”

北一年用力抽肏着,我这时下体有着非常敏感的反应,我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双乳随着父亲的动作摆动。

这时候,北一年双手抓住我的双臀,就这样把我的身体抬起来。我感到自己像飘在空中,只好抱紧了父亲的脖子,并且用双脚夹住他的腰。北一年挺起肚子,在房间里漫步,走两、三步就停下来,上下跳动似的做抽肏运动,然後又开始漫步。这时候,巨大的鸡巴更深入,几乎要进入子宫口里,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我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高潮的波浪连续不断,我的呼吸感到很困难,雪白丰满的双乳随着抽肏的动作不断的起伏颤动着。

抱着我大概走五分钟後,北一年把我放在床上仰卧,开始做最後冲刺。他抓住我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鸡巴连续抽肏,从我的淫屄挤出淫水流到床上。高潮後的我虽然全身已软棉棉,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父亲的攻击,挺高胸部,扭动雪白的屁股。

“唔……啊……我完了……爽死了……喔…好爽…爽啊……”

我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配合北一年鸡巴的抽肏,旋转妖美的屁股。肉屄里的黏膜,包围着鸡巴,用力向里吸引。

“啊…爸…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喔…你肏死我了……爽死……我爽死了……喔……”

北一年一手抱着我的香肩,一手揉着我的乳房,大鸡巴在那一张一合的小屄里,是愈抽愈急,愈肏愈猛。我也抬高自己的下体,北一年用足了气力,拼命的抽肏,大龟头像雨点般的,打击在我的子宫上。

“我!爸出来了!”

北一年发出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

我的子宫口感受到父亲的精液喷射时,立刻跟着也达到高潮的顶点。我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

射精後的北一年躺在我的身上,紧紧的抱住我。而我连动也无力动一下,雪白的肉体瘫痪在床上,全身布满了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但我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

高潮後的我紧拥着父亲,我的头放在仰卧的北一年左胸上,下半身则紧紧的和父亲的下半身紧贴着,我们的大腿交缠在一起。北一年也紧紧的抱着我那情热未褪的身体,他的右手则缓缓的轻抚我的背。我就像只温驯的猫般的闭着眼睛,接受他的爱抚。

我们俩似乎还没发觉我们的身份,我们还沉醉在刚刚的性欢愉当中。

“妈妈,我口渴!给我们榨点果汁吧!”

小雨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让我猛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天啊!我以很快的动作爬起来,理了理纷乱的头发,应了声:

“好……你要喝什麽果汁?”

看到爸爸还在床上,我脸红了红,悄声道:

“你还不起来,赖在那里干嘛!”

在说话的时候,急忙穿着衣服的我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中和过去多了一股别样的味道。

北一年连忙爬起身,在我们穿好衣服走了卧室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只有4岁的小雪。

“喝番茄汁好了!姐姐和我一样!”

小雪探头进来,望着北一年道:

“爷爷,你出来陪我们打电动好不好?妈妈一个人就可以了!”

我顺水推舟推了他一把:“是呀,我一个人就行,你出去陪小雪小雨玩吧!”

在他刚一出去,我只觉得的心脏差点没跳到嗓子眼里,自己,自己这,这是怎麽了?

天啊!

那,那可是北方的爸爸!

我,我的公公啊!

我们居然…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