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muxinshui(木心水)为作者的小说 muxinshui(木心水)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月落西窗 月落西窗

    这是一个近似真实的故事,描写一个复转军人既简单又复杂的生活经历。怎么看社会?怎样看女人……人性有善有恶,应该怎么来区分。  主人翁所经历的一都可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原型,不过文学作品势必有加工渲染的成分,不可对号入座,更不能让作者交待出原型。虽然故事染指了不少性爱故事,但是人的自然本性离不开性爱,如果世界上没有了性爱,人类早就不存在了!

    muxinshui(木心水) 状态:已完结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月落西窗》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月落西窗》,是作者muxinshui(木心水)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近似真实的故事,描写一个复转军人既简单又复杂的生活经历。怎么看社会?怎样看女人……人性有善有恶,应该怎么来区分。  主人翁所经历的一都可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原型,不过文学作品势必有加工渲染的成分,不可对号入座,更不能让作者交待出原型。虽然故事染指了不少性爱故事,但是人的自然本性离不开性爱,如果世界上没有了性爱,人类早就不存在了!

《月落西窗》 第三节 风吹过(1下) 免费试读

微微凸起一点的锁骨,平滑也没有一点赘肉的小腹,或许是长年不间断的锻炼,或许是非常注重腿部的肌肤的保养,这前后错开了不到两寸,却是紧夹在一起的双腿,修长的呈现出妙龄女子才有的健康光泽。

锁骨下充满弹性的肌肤的,让一双白皙乳房前端呈上挺的,一个不大的下坠的弧度之后,乳房下根部在细细的审视中,在一条暗暗的褶皱里稍稍有了松弛的感觉。

暗了的紫了的乳头在翘立,在那同样暗了的紫了的乳晕的映衬里,立的乳头就没有了饱满的涨大的样子,还在暗了的紫色中,有了红枣刚失去了不多的水分了,那随之而有的微微干了的皱皮。

整体上平滑的小腹,在腹股沟与大腿上款骨节的连接处,随着连接纹理的延伸,特别是从两侧接近到了连接纹中心处了,即使最有力度的紧绷,也出现了无法阻挡的细细的,横贯了的两条横纹和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琐碎的,松弛的褶皱。

似乎是在说明着什么,也许只有这样雪白的,却更突出了精心修剪的夹在了双腿之间的那一撮阴毛,它们在屋里柔和的光线中,和着主人头上那挽在了脑后也痛痒如雪的白发,让这雪一样的白色在散发着柔和的光晕时,让一种怎么也无法言喻的叹息,在心中淡淡的充溢着。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是每个男人在面对随风吹去的岁月时,那无法也无力抗争的惆怅。柳絮飘飞,韶华逝水,蓦然回首间,那仿佛触手可及的青春岁月,就在隔着一层轻纱的昨天里。每一个女人,每一次这样的回首相望,那隔在昨天的轻纱里的青春岁月,那在她们的眼角上挂着的,是轻轻荡漾着的微笑,还是夕阳晚霞中溢着闪闪荧光的泪滴?

光阴随风吹去,红颜在风中变老,那曾经有过的,就这样的飘散,那身后还要继续走下去的岁月,是否都在惆怅里渡过?

男人清清的眼神里更多了许多轻柔,散开了衣襟的女人,就是一瞬间的感触到这眼神中所蕴育有的一切。夹着的双腿带着轻盈了的韵味迈步走出,散开了对襟的衣衫就随之顺着肩头滑落在身后,轻轻跪伏在男人躺着塌椅边,挽着白发的女人伸出手开始柔柔的按摩起了男人脚趾。

一根根揉着男人的脚趾,在白发女人也不住的用探在唇间的舌尖儿,轻轻舔着她的嘴唇。终于,一种无法抑制的诱惑和期待里,白发女人在舌尖儿多探出了嘴唇一点儿后,慢慢地地头过去。

满是如雪白发的头,低在了男人双脚间的上方,探出嘴唇的舌尖儿沿着嘴唇缓缓游动了一个圈儿了,随着更一点点低下的如雪白发的头,那探出了嘴唇的舌尖儿就怯怯了点儿的,舔在男人左脚大脚趾的内侧了。

才是触到了男人大脚趾内侧的皮肤的一点,顿了一下的舌尖儿马上又缩了嘴唇里。

似是试探,又似在品味,在轻轻地有了一点儿声响的咂咂嘴了,顿了顿似乎感觉了一些什么后,那缩回了嘴唇的舌尖儿又比刚才长了点的探了出来。

又是男人左脚大脚趾的内侧,更长了一点儿探出嘴唇的舌尖儿舔在了那里。

期待大于了怯怯,在舌尖儿一次比一次伸长的舔了男人的大脚趾了,最后完全伸出嘴唇的舌头,已经在上下舔着脚趾的时候,有了卷吸的意识。

左脚的每一根脚趾都舔了一遍,右脚的每一根脚趾也都沾满了舌尖的温润的津液,再一次转到了左脚大脚趾那儿,如雪白发的女人小巧的嘴儿张开了以后,男人左脚的大脚趾就深深地含进了了白发女人的嘴中了。

收紧腮边肌肉的吸,悠长了气息的吮,咂咂声不绝于耳的时候,进进出出在白发女人嘴中的,就不再是男人左脚的那根大脚趾了。

满意的,更是期待的满足了,没有再把男人脚趾含金嘴中的白发女人,开始沿着男人的脚掌到脚跟的舔了起来。

细细的舔过了男人脚跟上部细细的纹理,白发女人的头才稍稍抬起一点的时候,欠起了一点身子的男人一伸手,就把束着女人脑后白发的发簪拔了下来。

失去盘缚的白发,一个圆周的散卷后,如银丝般飞散的飘下了柔顺地落在女人的肩背上。

有点诧异的把头全部的抬起,在披着满头白发的女人看着男人的时候,那散下来的白发的长度,刚好齐及女人的腰间。

舔男人脚跟上部的时候,白发女人跪伏的位置在男人大腿的边上,现在她直了身子看着男人了,男人躺着的一抬手,就轻轻抚摸着了她那齐腰的白发。

柔软的,顺滑的,这是男人的手抚摸着齐腰白发时所感知到的。只是这雪一般的颜色吧,这齐腰的雪样白发的发质,居然要比一般女人的那一头黑发更有了柔顺的感觉!

掌心的抚摸,指尖的穿行,不经意间几缕齐腰的长发,就聚拢在男人的指缝间。

一直清清柔和的看着跪伏的女人,女人也跪着的在男人的抚摸里看着男人,一缕震动了女人心底的柔了却带着丝丝火焰的神情闪过了男人的眼底,在这时随着男人手指的不断收紧和加力了,那夹在男人指缝间的几缕白发,就在男人的动作里扯动着女人连接着白发的头皮。

男人眼底跃动的让自己心震的丝丝焰火,男人指缝间扯动自己白发的那不是很重的刺痛,感觉出男人拢在自己脑后的手,在朝着他的方向渐渐的用力,童颜上一点点浮现出笑意的女人,就随着男人手上的用力方向,向着男人的胯间伏身了过去。

有着健壮柔和线条的双腿,张力的在呼吸起伏间的腹肌,黝黑卷曲的不是很多的阴毛,一条成人手掌长,近乎于两指宽的肉肉的还在在睡着的男人的鸡巴,清晰地展现了伏身到男人胯间的白发女人眼前。

这样的年青男人的赤裸的身体,不是白发女人见过的最优吸引力的,这样睡着的一条男人的鸡巴,它那偏于上等的样子,也不是白发女人见过最长的。

只是无法说清楚是为什么,就这样的一个男人的身体,激动着女人让她有着彻底抚摸他的欲望,这样一条男人的鸡巴,让女人只想把他捧在手心里时候,最小心地把他唤醒。

有点急促的呼吸中,女人的手小心地触到了男人大腿上的肌肤,一下子就投入了进去,女人就沿着男人大腿的肌肤开始,不断地极尽轻柔的抚摸着。

双手的触摸了,脸颊的摩擦,嘴唇亲吻了,舌尖儿也一寸寸地舔过,还挺的不是去弹性的乳房,沿着男人胸膛,再不断向下的挤压里,爬上男人躺着的塌椅的白发女人,现在跪伏男人叉开的双腿中间。

软中有了微微硬度的男人的鸡巴,被跪在他双腿间的白发女人合着一双蛋蛋的捧在了手心里。看着,就亲它一下,亲了,就用舌头再舔它一下,看了,亲,亲了,舔,用鼻子尖儿腻腻的触动了一番鸡巴龟头上的马眼了,半软半硬起来的男人鸡巴就从它的龟头开始,一点点地吞在白发女人的小嘴里。

吞,吐,吮,吸,再加上转换之间整条舌头又舔又缠的,彻底睡醒了的男人的鸡巴,硬硬的舒展开了它的身体。

舒爽的时候,男人的手会使出拉疼女人头皮的力度来拉扯着女人的白发,稍稍感觉到白发女人没有完全的做好,男人拉扯白发女人头发的手,就会去轻轻揉捏着她的耳垂。而就是这样的第一次接触,白发女人仿佛是经历过无数次配合与感知的默契了,彻底感知着男人每一次的动作转换。

一阵通穿到喉咙的深喉,白发女人第一次被男人的两只手,把她的头皮拉的生疼。白发女人才是一点的犹豫,男人不可抗拒的双手,就几乎连带要拉下她的头皮那般扯着她的白发。

头皮要撕扯下来的疼痛里,迎着男人双手撕扯力量的白发女人逆着的又直起了身子,又是看着男人,混合着她逆势而起在头皮形成更剧烈的疼痛岁牵扯的抽动的嘴角,那样从心底出现的微笑就浮现在白发女人的脸上。

跨蹲在男人的身体上方,沿着腹股沟身下的两只手,一只的叉开两根手指的拨开她自己的两片大阴唇,另一只手就纤纤回弯儿着中指的,揉按在她的阴核上,而这两只手不管是轻重缓急的动作,都一点不会把她那精心修剪的非常醒目的一撮雪白色的阴毛遮挡住。

放松了拉扯住白发女人白发的双手,男人腾出一只手来,第一次开始抚摸着白发女人头上以外的部位。

躺着的时候,最是省力就是来抚摸跨在自己身体两侧的,白发女人的一双膝盖及其小腿了。稍稍多点力气了,男人那只伸直的手臂,就可以把指尖探摸到她剃光了阴毛的阴唇下面。

这样来回的抚摸,这样又一次把指尖探到了光滑的阴唇下面,指尖一点腻腻的温润的湿滑,男人那只一直还力度适中的拉扯着白发女人白发的手,忽地就加上了力气。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