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caty1129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caty1129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慾孽 慾孽

    女子坐在这所民居里,那唯一的高端电器,一台电脑前,开口说着话,偶而还会用手飞快的敲击几下桌面上放着的键盘。这期间,女子显得十分高兴快乐,时不时的就会发出一阵悦耳银铃般的笑声,在女子露出笑容笑出声时,她整个人会散发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妩媚性感的气质,为长得较美的她平添出不少姿色。  这正是25岁的自已,方倩。而我同视频聊着的对象,则是一个男人,那是我所剩不多的一个情人。我和他的谈话已经结束,半个小时後他就会来这接我,带我去到他居住的城市,并承诺过段时日会同我结婚。

    caty1129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慾孽》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慾孽》,是作者caty1129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子坐在这所民居里,那唯一的高端电器,一台电脑前,开口说着话,偶而还会用手飞快的敲击几下桌面上放着的键盘。这期间,女子显得十分高兴快乐,时不时的就会发出一阵悦耳银铃般的笑声,在女子露出笑容笑出声时,她整个人会散发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妩媚性感的气质,为长得较美的她平添出不少姿色。  这正是25岁的自已,方倩。而我同视频聊着的对象,则是一个男人,那是我所剩不多的一个情人。我和他的谈话已经结束,半个小时後他就会来这接我,带我去到他居住的城市,并承诺过段时日会同我结婚。

《慾孽》 (二十) 免费试读

女性的生理需求远强於男性,只是绝大多数的女人在羞涩、伦理等等因素下选择了压抑被动的一方,而这间房里的女性,属於极少数不压抑女性中的一员,变成了个世俗看来骚淫无耻的女人。

这就是我,方倩,在这间房里床上赤裸身子侧躺着已睡醒的美妇。床上的自已正缓慢轻柔的缩回臀部,让那根插入一夜的粗长鸡巴一点一点的抽离出我的体内,「噗……」没多长时间後,体内的那根鸡巴就完全从自已的体内抽出,整个过程我的动作都十分轻柔,只到最後时发出了一点声响,应该不会弄醒身後睡着的男人吧?

「老婆,你醒了?」

「啊……老公,还是吵醒你了。」

「不关你事,我早就醒了。」

「哦。」我坐了起来,扭过头面朝着床上男人,同他交谈了起来。

「老婆,你今儿怎麽这麽早就醒了?」

「老公,你这麽快就忘了?昨晚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

「额……说过了?我想想……」

自已见男人久久未能想出,白了他一眼道:「我今天要去学校……」

「哦,我记得!我记得!」

「你真是的~~昨晚刚说的,你就……」

「我这不是忙着操你的骚穴,哪能听得那麽仔细呀?」

「你还说……人家现在的小穴一股异味,还往外流。」

「让我看看?」

「变态老公!」虽然我娇骂着男人,但身体已动了起来,不一会儿後,更是张开双腿,用双手分开阴唇,把还在流出白色液体的小穴暴露到这男人的眼前。

「老婆,我又想了,不如……」

「不要,再不出门人家就迟到了。最多这样,等我回来……」

「好。」

半个小时,洗漱、打扮,套上件如同雨衣、全透明连身短裙的我,亲吻了数下仍赖在床上、比自已少上十来岁的男人那根半硬着的鸡巴後,转身出了这个房间,搭电梯下了楼。

这屋只不过是自已临时的家,那个男人也是个短期的丈夫,他租借了我一年半,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自已不但要全心全意、尽妻子该尽的义务给他操穴,为他生子,并且还要比妻子更进一步,无论他在性方面提出多麽变态的要求,我都要一一满足,无权拒绝。

临时的家在岛的中心位置,乘坐电梯下楼,刚走入街道时,就有一名三十多岁,露出双乳和小穴,身材匀称、模样较美的女子匆匆从我的身後快步超过了自已,只见她一面走,一面握着手机视频通话交谈着。

「老公,我快到了,他……」

「就在前面转角路口。」

「哦……我看到了。」

我也是要从这转角过的,於是只得跟随着这女子,一前一後的走着。

「老公,这男人才一见我,鸡巴就开始硬了……好大……」

「那是当然,我老婆可是长得……有多大?你用手机……」

「你是XX女士?」转角处站着一位魁梧的洋人,见女子朝他走过去,礼貌的问道。

「嗯。」

「那我们开始吧!」

「等等,我先同老公说声。」

「好。」

「老公,你看着,这洋人要用大肉棒操我了!」

「嗯。」

女人说完,把手机放到了她的小穴前方近处,而後说出了这番话。她话刚一说完,就听到那手机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应答声,与此同时,高大的洋人用单手抬起了她的一条腿,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握住了鸡巴,把那根粗长之物插入到女人的小穴之中。

「老公,你看到没有?他的鸡巴……啊……」

「老婆,我看着呢!他的鸡巴真是粗长呀,整根都进去了!」

「我的穴被填满了,好胀……噢!」女人在鸡巴整根进入她体内後,呼出了一声满足、舒爽的呻吟。

目睹着这一切的自已,这时刚巧走到与操穴的男女平行的位置上,洋人看到自已时点头微笑,而呻吟过後的女人也发现了自已,同样点点头对我示意。

岛上生活八年的自已,早已见惯了这类淫乱之事,只微微向着这对男女点了点头,就缓缓朝前而去。而那对男女依旧在这街道之上旁若无人的完成交媾,身後男女的淫浪之声只让我有少许的兴奋感觉,并不能使自已产生出大量的快感。

岛上住着的几乎都是东亚人士,当然也少不了有些例外,刚才那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就是。住民肤色不同、国籍不同都不是问题,关键的则是语言勾通方面,很早以前,政府徵求了当时岛上的所有居民後已定出了个死规矩:只有会说C语的人才能加入进岛。这条规矩一出台,得到当时岛上占多数的C国人一致好评与支持,而我就是个C国人,所以入岛时根本没有语言方面的阻碍存在。

穿过几条街道,欣赏了十来出各类型当街交媾、调教场面的自已,身体的快感已渐显,自已这时紧夹着泛湿的小穴,总算来到了目的地——岛上唯一一所占地面积颇大的学校里。

这所学校同岛外的学校并无不同,操场、宿舍、教学楼……凡是所有学校里该有的设施,它都一一俱全。我摸了几下两个站立着的门卫露出的鸡巴,算是打了招呼後,便直奔着教学楼而去。右面这教学楼共有十二层,最底的六层是小学部,而後三层是中学部,最後的三层是高中部,这所学校没设大学部,自已要去的只是小学一年级的B班,也就在最底第一层的左侧。

「你是甜甜的妈妈?」

「嗯,我是甜甜的妈妈。」

「学校已告知你,让你来做什麽了吧?」

「知道了。」

「那你先进去教室,到最後一排空位上坐着等一会吧!」

「好的!」

跟我对话的是正在讲课的女教师。在岛外,眼下教课的他们原本就是教师,在岛上,他们可不是义务教学,也是领工资的,他们也都是为了这份工钱才……

岛上如外界一般,楼房、酒店、桑拿、商场……包括吃穿、娱乐、住房都是要钱的,所以居民自然也就有了三种类型:第一种如郑姓男人那样的有钱人,他们在上岛前就把所有的资金转入到岛上的银行之中,自然可以过上最为舒适的生活,不用为钱犯愁。

第二种如自已跟这个教师一样,需要工作,有资金收入才能解决吃穿住等等问题。当然我是由租借我的老公处得到金钱,但是自已的正牌老公……

第三种是以私人的性奴生活来过其一生,老公的几个妹妹就是如此,她们可以吃主人的、用主人的,可是没有一点人的尊严,是三种人中最为下贱的。

上午十点钟,我坐等了大约十来分钟後,台上的教师终於讲完了这堂课。她教的课与岛外C国那些教师教的内容并无不同,也是相同的小学课程,只不过她是露出奶子、小穴来教,而岛外的……

「甜甜家长,你到台上来吧!」宣布完今天课程完结的女教师,对坐在教室最後面的我说道,自已听到後自然地走到讲台上,站在她的侧旁。紧接着女教师示意站在她身侧的我脱了那穿着的透明衣裙,然後对着台下百来名小女孩讲话。

这岛内的学校当然与外界不同,由学校里每个班级外挂着的班级牌子就能看出异常之处,我进的这间教室,门外的牌子注明着一年B班(淫妻),而跟这教室相邻的两间教室,牌子则略有不同:一年A班(绿帽),一年C班(母狗),不单单是这三间,这楼层里每间教室外挂着的牌子,括号里注明的内容都不尽相同。

「首先我们感谢甜甜的妈妈,抽出时间来我们班级说出她身为淫妻的一些亲身经历,让立志成为淫妻的你们可以有学习借鉴的机会。来,大家鼓掌欢迎她的到来。」

「啪啪啪……」教室里近百名六、七岁的小女孩在女教师说完这话後,用力地拍着双手鼓起掌来。

「停!接下来由老师我来提问,让我们可以更深入的了解下甜甜的妈妈。」

「嗯!」台下坐着的小女孩们听了这话後马上停止鼓掌,或点头,或大声回应,都很赞同女教师说出的话。

「这样,你就先作个自我介绍吧!」

「我……怎麽介绍?」

「姓名、年龄、身高……等等。」

「我是甜甜的妈妈,名叫方倩,49岁,身高1米65,体重58公斤,三围是……」

「同学们,我们已经得知了这个淫妻的一些基本资料,接下来要干嘛?」

「成为淫妻的过程!」

「对。」老师接着发问:「甜甜妈,你几岁结婚?」

「24岁。」

「你第一次作为淫妻,给你的老公戴上绿帽是在几岁?」

「也是24岁。」

「啊!那岂不是你们夫妻俩一结婚就……」

「对。」

「你有过几次婚姻?」

「两次。」

「在这两次婚姻前,你被几个男人操过穴呢?」

「上百个。」

「哗!」

自已这样回答後,不只台下的小女孩们哗然,连带自已旁边站着的女教师也是一脸的惊讶。我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当着上百人,而且全都是未成年小女孩的面前说出自已淫骚的经历。

女教师好半晌後才开口继续问道:「能说说你婚前是从事什麽职业的吗?」

「妓女……也就是卖屄。」

「啊!」、「甜甜,你妈竟做过妓女呀!比我妈都贱。」我话还未说完,台底下就闹哄了起来,那些小女孩纷纷七嘴八舌,三三两两的议论了起来。

「啪啪……静一静,静一静,都没规矩了!」女教师拿起放在讲台上的皮鞭狠抽了两下讲台侧後大声叱喝道。片刻,小女孩们都闭上了嘴,场面很快便静了下来。

「这就难怪了,婚前就被这麽多男人操过屄,那婚後……你又怎麽可能会安份呢?」

我没回答,只肯定的点了点头。

「你老公知道你的这些事吗?」

「知道!」

「婚前还是婚後?」

「婚前。」

「他知道你卖过屄,还结过一次婚,他还娶你?」

「是的,他就喜欢像我这样的思想够开放的骚女!」

「哦,看来你老公喜欢……」女教师说到这里,用手比出了个王八的手势,我看後自然点了点头。

「结婚後,你又被几个男人操过穴?」

「十三个。」

「这麽少?」

「是的,数量是少了点,可是我都会跟他们做一段较短时间的夫妻,为他们怀孕并生下孩子。」

「哇!好重口味呀!给老公戴绿帽,还帮奸夫生野种,还生了十三个?」

「嗯。」

「生十三个野种这事,你老公也知道?」

「知道。」

「他不反对,还能接受?」

「他……能接受,还很支持我呢!」

「呵呵,王八老公!」

「我老公也是这麽让我称呼他的。」

「你怎麽保证那些产下的孩子都是野种呢?就不会是你那王八老公的?」

「我和老公跟那些前来租借自已的男人签好协议後,就会马上住入短期老公的家,直到怀孕产下孩子後才会返家,期间决不会同短期老公外的男人性交。」

「额……你就真的一次也没有?」

「没有,在这期间,我的身心只属於短期老公,并对他们忠贞不二,决不会背着他们……」

「那你的王八老公,这期间他也能忍得住?」

「他……自已用手,或是用家里那个按我身形、样貌订做成的性玩偶解决生理需要。」

「你老公这些年来就靠这些?」

「我每次生子後返家,会有一段极短暂的时间尽尽作为妻子的义务,给他操几回穴的。」

「甜甜,你上台来。」女教师听我说完後,神情有些兴奋,并对着我点了点头,而後突然把我的女儿也叫上台来,让她面朝我俩站立在了讲台上:「甜甜,你来指出,你是从你妈妈哪里生出来的。」

「这里。」甜甜指着我的小穴回应了老师。

「不是,她不是我生的。」

「啊!这女儿不是你亲生的?」

「是……不是……是这麽回事……授精……代孕。」我细说了此事的原委。

「哦,是这麽回事!甜甜,小孩子都是从妈妈的穴里生出来的,只是你妈太骚,所以……你刚才指的没错。」

「妈妈,我不是你生的吗?那我……」虽然这学校里教了很多女儿这个年纪不应知道的性知识,但这麽复杂的事,她还是不能理解,於是问道。

「你还小,有些事你还不能理解。妈妈可以肯定的对你说,你绝对是我和爸爸的亲生女儿。」我赶忙搂过女儿,把她的头贴到我的小腹上後,肯定的说道。

「嗯,老师也能证明这点。」老师马上也应和道。

「你和老师没有骗我?」女儿问。

「没有。」

贴着我小腹的女儿又一次确认後,看到我们神情严肃,不像撒谎时,脸色才慢慢好了起来:「妈妈,我相信你和老师了。你快松开我吧,你的……你这里好臭!」

「啊……」想到昨夜自已被男人操了一晚,直到现在也没有清洗下体,那味道……我赶快松开了双手搂住的女儿,又尴尬的扭头看了眼女教师。

「是男人的精液味道,还有……」女教师蹲下身子靠近我的穴闻着时说道。

「是的,我没洗就来了。」

「甜甜,你妈的穴会这麽臭,那是我要求的。」女教师先是对女儿说完这话後:「淫妻,你现在平躺到讲台上,然後分开双腿。」我听後没有犹豫的照做了起来。

「同学们,大家都上前来观看这个淫妻的骚穴。」

「哦……」女孩们一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涌上讲台来。

「怎麽跟我妈的不一样?颜色好难看。」、「阴唇好大!」、「老师,这白色的……是精液吗?」……小女孩们靠近前看着我的小穴,纷纷好奇地问起了女教师。

「生过孩子的女人,胸部会变得松软下垂,小穴、臀部……这是正常现象,何况你们眼前这位可是生过十几个孩子的淫妻……这当然是男人精液,小芳,你近前闻闻这被男人内射後的小穴气味。」女教师对学生们的提问一一作出解答。

「乳房……腹部……小穴……臀部……同学们,回想一下你们各自的淫妻妈妈,是不是在这些部位上大多也是这样呢?这之中也有例外,有些女人可是不会有这些变化的,当然那只是极少数。」

「哦!」、「是呀!我妈也是。」、「我妈就不会,她是极少数。」、「呵呵,你妈穴是没黑,可是屁眼……」

「甜甜妈,请你用手分开自己的肉唇,让女孩们可以看见你的穴内情况。」被这麽多小女孩盯看自已的私处已经够尴尬了,女教师还要我……

「老师,都能看到子宫了~~」

「是呀!这淫妻生过十几个孩子,所以才能用手把穴口扒开得如此大,正好能让你们看看子宫的模样。」

「我能摸摸吗?」一小女孩问道。

「额?」女教师看向了我,用眼神询问。

「当然可以,只要不嫌脏……啊!」我一同意,那小女孩便迫不及待的把一只手迅速插进了我的穴里,并用伸入阴道的手指头轻抚拨弄起我的子宫口。我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手抚摸子宫口,这滋味……

一个半小时,包括女儿甜甜在内,百来个小女孩和那女教师在对我的身体私处做各类检查,询看後,我总算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已经可以离开这所学校,可是我却并未出校,反而扭身乘搭电梯上到了这楼的第八层,在那间门外写着「初二D班(王八)」牌子教室的门侧,偷望起教室内里的情况。

「李爽,你很喜欢这女友吗?」

「是的。」

「你想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下贱无比的王八吗?」

「是的。」

「今天在这教室里,你是否愿意让人妻班的男同学蒋先云同学,用他的大肉棒为你的女友,淫妻班的李洁莹开苞,夺走她的第一次?」

「我愿意奉献出女友的第一次,从此成为一个下贱的王八。」

「啊!老公……好痛……」

「别怕,老婆,你很快就会变得舒服了。」

教室内,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女,如我刚才那般分开双腿躺在讲台上,在这名女子下体正前方站立着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身子耸动着,正用大肉棒操着她的穴。而这讲台的两侧则站立着两个男人,右侧是个赤裸着身子的年轻男子,他一只手握着被操女子的手,另一只手则握着自己那根尺寸较为普通的肉棒套弄着;而讲台另一侧,站着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穿戴整齐、露出短小鸡巴的男人,他正是这班的男老师。在讲台下则坐着七、八十名同是十三、四岁的男生,一个个看着台上这事,正在撸管打飞机。

讲台上的两男一女,全是我这些年生出的野种,他们并不知晓我是他们的母亲,眼下正在乱伦。『一个喜欢上了同母异父的妹妹,一个操的是……怎麽会这麽巧?』我看了一会儿後,感到心里有些别扭,默然离开。

岛上的孩子有两种选择:一是放到这所学校里,从小就接受这样的教育,能同父母相认。一是送离出岛,成为孤儿,或是托人养大,终身不得同父母相认。

这些孩子是不是离岛,或是留在岛上要上哪个班,都是由他们的父母来作出决定的。我和老公就作出选择,让亲生的孩子留在岛上,并为他们选了「淫妻」这个班,也不知岛上这些孩子将来长大成人後,会不会怨怪亲生父母把他们……

好在他们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

岛上孩子从出生到上完高中,这段时间里都是与父母分开居住的,婴儿时,岛上会有专门育婴的地方,上学後会住到学校之中,除了像今日校方相邀或一些特殊情况外,父母在一般情况下是不能同子女接触的,他们会统一接受这岛上的变态教育,直至高中毕业。

在成人後,岛方也会让他们作出选择,一是选择彻底脱离这岛,并签份保密协议後离开,过岛外正常人的生活,同时也就再不能与岛上的父母亲人相见。另一选择是想入岛,不用签保密协议,同时还能有推荐岛外之人的权力,然後暂时离岛,过二十年完全监控的日子後才能申请返岛。

我已走出了学校,正按着原路返回住所。岛上的吃喝娱乐场所,我这些年来从未去过,但是从那些短暂老公口中了解到,全是淫乱荒淫之地,自已很难保证进去後能保住身子,小穴不被灌入其他男人的精液,所以……

「骚货,去哪?回来呀!」街道上迎面而来一女两男,女人穿着露出奶子和下体的皮革女王装,在前面牵着她全裸爬着的两男走近了自已,她是自已早年做妓女时就认识的为数不多的知根知底的女性朋友。

「从学校回来。你呢?去哪?」女王装的女子站在我面前问出那话时,自已马上跪在地上,边回答她的话,边用嘴吸吮起她外露的小穴来。

「骚货,我的屄味道好吧?」

「嗯……」我舔着女友那有股浓烈的屎臭味的穴时含糊地回应道。

「我这段时间都是让这俩贱狗用手接着我拉出的黄金,然後再叫他俩把黄金抹到我的穴上,让他们舔吃乾净,所以这味……你就忍忍……将就下吧!」

「嗯。」

「我准备领着他俩环岛行,顺道去你的哥嫂、婆婆两处溜溜……也四处看看岛民们有没有更新鲜的……」

我细致地舔吸着这女人的臭屄,同时听到她要去哥嫂、婆婆那两处溜弯时,不由得骚屄一热,心内隐隐兴奋起来。自已八年来一次也没见过哥嫂夫妻同云弟夫妻及两位婆婆,但是从自已舔穴的女朋友口中却得知了他们不少的信息。

「你大哥撸管过多,三年前就没了性能力,鸡巴已硬不起来了,同他的老婆仍旧没任何肉体接触过,成为岛上最屈辱的绿貌王八。大嫂则成了岛上男人共用的肉便器,她已不只三个骚洞,连尿道都被开发了出来,有了四个骚洞。这四个骚洞这些年来已不只接收男人的精液,甚至口痰、尿水、粪便……无论多恶心,只要是嫖客身体上有的,她都会按照要求接受,你大嫂的下贱远超於岛上任何一个淫妻。

至於纪云,你老公的三弟,成了个专操被各种牲畜兽交轮干後,三个骚洞装满兽类的精液、尿水,甚至粪便,岛上尽人皆知的三兽女,他的妻子、两个母亲烂穴的贱男。这两年在他操被畜兽轮干过的三女淫穴时,那些围观的男女看着他那兴奋下贱的神态,全都开始用尿水、唾液为他助兴,而当年那个倔强不屈的云弟,现在竟然还一脸的享受,已适应了这种生活。」

等价交换,自已得知这些消息,当然是要付出些代价的,这不,本来平等的两女,就变成了自已遇上她时要跪舔她的骚穴。我一边卖力地舔吸着叉开双腿站着的这女,一面用余光打量着自已两侧跪趴低头的两男。这两个男人,一个是女王装女友的丈夫,一个则是她的亲生父亲,没想到上岛几年间,就已被她调教成现今这般下贱的公狗了,这女人……

转眼三年过去,我已五十多岁了,又再次回到那小教堂,丈夫居住的房里。

「老公,我回来了……」

「老婆!」屋里,戴着男性贞操带,下贱的老公看到了自已显得很高兴。到我爬上床後,他一手搂住了自已,一手抚弄着我那穿了十几个钻戒的骚穴时,张口对我问道:「老婆,这次能呆多久?」

「永远。我做了检查……不能生了。」

「啊……你绝经了?」

「不是,我同这个老公玩得太凶,伤了子宫。」

「真是可惜。」

「嗯……老公,以後就靠你满足了。」

「我……可要得到主人的许可才能……」

「那两个女主人?」

「嗯。」

晚上七点,两个三十出头的风骚女人来到教堂,我们那间小屋里。两女进房後看到自已时,先是有些惊讶,而後朝老公问道:「公狗,你家母狗这次回来多久?」

「主人,她不能生了……」老公仔仔细细把我的情况告诉了两女。

「这麽说,以後这母狗的生理需求就全靠你了?」

「嗯……」

「嗯个屁!这母狗这麽骚,你不会让她去那些娱乐场所卖屄呀?就靠你这根小鸡巴,能满足得了她?」

「啊……主人说得对,我这根短鸡巴肯定满足不了她。」

「母狗,今天是你你们夫妻团聚的第一日,今晚我俩也委屈下,就不占用你的老公了。你现在过来,用嘴帮我们舔吸到高潮,我们满意後自然就会摘除公狗的贞操带,让你们夫妻俩交媾。」

不过是用嘴服伺同性的她俩而已,这对於我已是驾轻就熟。

『精液味好浓,气味可真……』早已获知这两女白天为妓女,夜晚为女王的奇异矛盾身份的自已已然有了心理准备,这时凑近其中一女胯间舔吸之时,只轻微有点反胃的感觉。

两女王十分守信,在自已用嘴舔吸乾净她俩肮脏的下体,并伺候到两女都高潮後,她们解除了老公戴着的男用贞操带,并且旁观着老公把硬起的短小肉棒插入了我的骚穴中时说:「你的穴都被男人操烂了,看样子这公狗也满足不了你,明日清早你到XX桑拿找我们吧!」

「嗯。」交媾着无一丝快感的自已应答後,两女露出了轻蔑的轻笑,转而转身离开小屋。

这夜,老公终於如愿以偿,往我再不能生育的穴中内射了三回。他自然觉得十分满足惬意,可被他操了三回却没有多少快感的自已却抑郁了,只得等到老公第三次内射後,让他用舌头舔弄我的阴蒂,才让自已勉强有了一次高潮。直至深夜,夫妻俩才各自满足的安睡下了。

上午八点,老公早已起床,做起了这间教堂杂役的工作,而自已却才刚刚醒来。洗漱、穿上十分暴露的露奶露穴装後,我走出卧室,同扫着地的老公交待了一句後便离开了教堂,朝着目的地——昨夜两女王工作的桑拿而去。

岛上生活了八年,我因要为那些临时老公守贞,所有岛上那些变态淫乱的事物,我几乎都未有尝试过,今日起,就可以一一尝试下了。自已来到了一家早餐店,这家早餐店十分特殊,店内没有供应那些早餐常见的食物,而是在客人进入店後,只询问了句:「男人?女人?数量?岁数?」当进店的客人回答後,就安排客人坐下。进入这店的自已当然也不例外。

落座後,我好奇地打量起店内为数不多的客人,我右边隔了一张桌的是位四十来岁的熟女,正忙碌地用嘴吮吸着四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店员的鸡巴;而在我左侧较远那张桌上,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店员赤裸着下身蹲在餐桌上,正往桌上放着的海碗里撒尿,而一个三十来岁的坐着观看的客人,眼睛眨都不眨的硬着大鸡巴闻着尿骚之味,兴奋的盯看着两女放尿。

「女人,两个,四十岁左右。」这是自已进店时的回答。我只打量了还没一分钟,两个露奶露穴、长得较美的熟女店员就来到了我这桌上,对我问道:「请问要用点什麽?」自已没来过这里,但是却听人说过,於是很镇定的回道:「屄汁,圣水。」

「好的。」其中一女马上向我走了过来,把她的下体凑到了坐着的我脸上,并让骚穴贴紧到自已的嘴唇後才道:「客人,请开始享用!」

这家店里的男女店员从不清洗性器官,是要做到尽可能的保持原汁原味让客人享用,正如眼下,这个覆盖在我脸上的成熟女性下体就发出了极重的骚臭味,使得有着重口味性癖的自已舔吸得十分兴奋。我不停地用舌头拨弄,把这小穴流出的骚水吸舔入腹,并在这女人高潮时,连带着放开尿道喷流出的尿水也一并喝进嘴里,吞入进胃。

吞喝了两个熟女的骚水和尿水进腹的自已有了些饱意,同时也满足了自已变态心理後,我马上结帐离开。穿过几条街,又是观看了几出当街男女淫乱後,来到了目的地——那间XX桑拿。

进入桑拿,通过那风骚的前台,找到了两女王後,由她俩领着自已进入了其中。「把衣服脱了,骚货。」到达更衣室时,两女王让自已学着她俩般赤裸身子後,才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了个大浴池旁,「戴上。」两女王拿给自已一条浴池边上放着的布条,让我如她俩一般绑在了额头上後,才又领着自已入到浴池中。

这桑拿无分性格,进入的男女赤裸身子後,先要做的就是到这个大浴池里混浴。这里边有绑着如她这样布条的男女才是出来卖的,而那些没绑布条的才是前来桑拿的真正客人,在这浴室里的客人可以随意地用手抚摸、揉弄,或是用言语去羞辱这些有绑着布条的男女,他们则要尽可能的骚浪下贱一些,以满足客人的口手之慾。

这些规则都是进入浴池後,两女王告知自已的。同时浴池里不得交媾,客人要是有意,可前去包房,在那里才能交媾,操穴,或是同性凌辱。『难怪那些临时老公不让自已来这些娱乐场所,要是进入这,我哪能……啊!』两女王向我解说完这里的规矩,自已还在浴池边上暗思发呆之时,就有没绑布条的一男一女游到自已的两旁,同时伸出手来,女人揉弄着我的一对巨乳,男人则把手伸进我的两腿间,抚摸了片刻後,他便伸直两根手指插入到我的穴里。

「不错,骚妇奶子够大。」、「穴也够宽。」两男女像是认识的,玩弄了我一会儿後,说话交流了几句。

「你们……」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俩是夫妻,想花钱嫖你,说个价格吧!」

两女王对我说过,桑拿里操穴,最低的价格是一次两百,但钱桑拿要拿去一半。「三百。」他们虽说是夫妻,但却是两人,所以我把价钱提高了一些。

「包日呢?」

包日就是直到天黑,女的一般收八百到一千五不等,男的收一千二以上,全靠自已去谈。「一千八吧!」我说出了一个适中的服伺两人的价格。

「给你两千,这就跟我们走吧!」

「嗯。」

一间十来平方,摆放着一张双人床的小包间中,赤裸着的自已躺在了床上。

「看你有些紧张,第一次出来卖?」

「嗯。」

「结婚了?」

「是的。」

「生过孩子?」

「嗯。」

「几个?」

「十几个。」

「你老公知道你出来卖屄?」

「知道!」

「绿帽王八?」

「是的。」

「哦……」赤裸着的我一面回答男人的问话,一面眼看着那男人上了床,握着他那根非常粗长的大肉棒没入我的骚穴时,不由得绷紧了自已的身体。

「老公,抱着她翻个身。」床上操了几下我淫穴的男人听完他身後女人的话後,抱着我换了个姿式,变成了我上他下之体位,而在我和他身後的女子则把假阳具较细那头插入她的阴道里,并在胯间穿戴好双头假阳具,手握着露出那端异常粗长的假阳具,上得床来,把假阳具那头插入了我的屁眼里。

「老公,用力些,我们两夫妻合力操死这老骚货!」

「老婆你也加把劲。」

「啊……噢……」小房的床上,一对夫妻用真假鸡巴共同操着他们口中所说的老骚货,也就是我,操得两个骚洞被粗长的真假大肉棒填满的自已产生出大量的快感,肉体跟内心都是异常满足、舒爽,不由得呻叫连连。

当然同时浪叫着的还不只是自已,那个被另一头较小假阳具插入小穴的女子也是如此,她在每次用劲耸动捅我的屁眼时,那头的假阳具也一样抽插着她的小穴,我爽了,她一样如是,怎能不淫叫起来呢?

「老婆,我要射了。」

「忍住,别射到这骚屄的穴里。」

男人在他妻子言语时,用手抽出了插入我屄里的肉棒,那女人也是快速抽出插入我後庭的假阳具。而後两夫妻,丈夫撸管,老婆除去性具,转眼时间,男人就压在他妻子的身体上面,把将要射精、硬立非常的大肉棒插进了女人的穴里,快速的耸动了几十下後,往穴里射出了精液。

「骚货,还不过来帮我和老公舔乾净性器。」女人喊道。他俩性交後性器的清洁工作,是我作为卖穴女的应做之事。

当天夜里,两女王领着自已回到了小教堂里那间小卧室中,两女王进屋後并没有多余的言语,只是除掉裙子,赤裸着下体戴上粗长的假阳具。两女上床後,让我和老公并排趴在床头,撅高屁股,一女把假阳具插入我的骚穴里,另一女则把假阳具插进老公的屁眼之中,两女兴奋异常的操着我们夫妻,同时还用言语羞辱起我俩。

「骚货,是主人我的大肉棒操得你舒服,还是你这没卵的……」

「啊……喔……主人,当然是主人……王八老公好几年没让我这妻子……」

「贱狗,你这被人操屁眼的没用王八,连自已的老婆都满足不了,还要累主人操劳去满足你的妻子。」

「是……哦……王八没用,真是辛苦了主人了!」

「不辛苦,有个这麽美的骚货让我操穴,我很满足呢!话说你这王八,是被红主人操屁眼爽呢?还是操这骚货的臭屄爽呢?」

「被红主人操屁眼爽……我……我……要射了……」

「这麽快……忍一下!骚屄,你慢慢爬过去,把你丈夫那小肉屌射出的精液都吸食入口。」

「老婆……啊……我射……」

自已被同性用假阳具操着穴的同时,还要为那没用的丈夫吸食精液,在这双重刺激羞辱下,自已的高潮也即将来临,主动向後耸臀配合主人的抽插速度,渐而加快了起来……

************

七年之後,C国XX市,一幢废弃了有些年月的别墅前,停着一辆价值百多万的名车,车头靠窗倚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吸着烟,用一脸疑惑不解的神情打量着这别墅和别墅周围。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辆的士朝男人这车驶来,并停在名车侧旁,从中走出了个同男人年纪相仿、穿着风骚的极美女子。

「老公,你怎麽跑到这麽偏僻的地方来了?」女人下车付了车钱後,的士开动驶离这地,女人走近靠在车头处的男人时问出这话。

「开着开着就来到这了,总觉得这处有些眼熟,却怎麽也想不起什麽时候来过。」男人听到自已妻子的询问後,又一次打量了下这四周,疑惑的回道。

「这里眼熟?不对呀!我们不是第一次来这城市吗?」

「是呀!这才让我觉得奇怪。」

两人交谈间,女人已走到男人的身旁,由着男人抽出只手搂住了她,一同站立在车前。

两人站立这处,是离这个城市颇远的郊区,这里除了一座破弃的别墅外,再无别的建筑物。女人听完男人的言语後,先是一阵迷茫,而後也打量起四下,她越打量,心里越是惊讶,因为同她老公一样,从未来过这个城市的女人渐渐觉得此处确实有些眼熟,但又说不上何时来过。

「奇怪……老公,我也觉得此处有些眼熟,自已好像什麽时候来过似的。」

「啊……这是怎麽回事?」听到他妻子如自已般疑似到过此处的言语後,男人更是惊讶,努力地暗思了起来。

「算了,老公,再想也想不出个结果,也许是我俩的感觉出错了吧!」女人理智的说出这番话,劝说自已男人离开此地。

「嗯……」男人听後,点点头回应了妻子,带着些不舍的情绪打开了後车门示意妻子进入。

「老公,你干嘛呢!人家不是都坐副驾吗?」

「呵呵,你一去三个多小时,老公这不是要先检查下你的屄,免得……」

「讨厌,先回酒店。」

「那可不行,一定要先验验。」

女人只是娇羞的坚持了片刻,还是在自已老公的劝说下钻入了车的後座,跟着男人也进了後座,不多时後,更是在後座上压在女人丰满的身体上同她交吻了起来。

「老婆,你的小嘴真香。」

「只有你这王八老公才会觉得我的小嘴香,刚才我这嘴可是吸过四根鸡巴,吞过两次男人的精液呢!」

「额……老公我要的就是这味道呀!老婆,让我检查检查你的骚穴。」

「有什麽好检查的……啊……」後座的女人还没说完就被她的丈夫扒光了性感的衣裙,转眼间就赤裸着身子,并且还红着脸大开着双腿,让她老公看起了她的私处。

「哇!老婆,相当激烈呀!你的骚穴都被操肿了。」

「哼!被四根大鸡巴轮操,哪能不肿呀!别碰……啊……还痛着呢!」

「让他们内射了?」

「嗯……」

「我用嘴舔舔,缓解下你的疼痛,慰劳下你。」

「慰劳!你是一舔吃留在我这妻子穴里的奸夫精液,可以使你更兴奋吧?」

「还是老婆了解我。」

「啊……轻点……里面有……流出来了……」

「老婆,这次我安排的这四个男人,你满意吧?」

「嗯……性能力很强,鸡巴也够大……委屈老公你了,每次都要你偷偷摸摸的为我……」

「很快我俩就不用这样顾忌旁人了。」

「啊!什麽意思?」

「我上次不是同你说过,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同是绿帽丈夫,比我还贱的男人吗?」

「我……记起来了,这事跟他有关……那男人叫……李爽吧?」

「嗯,此事就同他有关。」

「你说说。」

用嘴舔吸被其他男人内射的老婆骚穴,令两夫妻都兴奋了起来,一轮性交过後,夫妻俩在这车的後座相拥着交谈了起来。

「这几个月来,我跟他见面了几回,两人深入了解後,觉得他更是下贱,而且从他口中,我还得知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能让我们夫妻以後都不用再偷偷摸摸,每次如作贼似的好去处。」

「老公,你详细说说。」

「这个比我还贱的男人在就学时就已心甘情愿亲眼看着他现在的妻子被别的男人破处,那时还是他女友的妻子在婚前就被那男人操到怀孕,一直到他和这女友大学毕业後,他俩才正式完婚。成婚时,他的妻子已成了就读学校里知名的骚货,前後又为三个男人生过野种,而他在结婚前除了自己撸管外,从没操过他妻子一回。」

「还有这麽贱的人呀?」女人听完他丈夫这段话後,震惊的说道。

「还不只这样,她老婆还是女友时或是已完婚後,每次为他戴绿帽时都会拍录下和奸夫性交的整个过程,并拿回家与她这个丈夫一起观看。」

「啊……那他有给你看吗?」

「我前两天去他家时看了一些,也把你……」

「你真是……怎麽能……」

「这是交换嘛!要不他也不会说出那个秘密。」

「别卖关子了,快说!那男人有什麽秘密?」

「这个秘密是关於一个岛的……」

「你是说,我俩要去那里一直待到四十岁,并且接下来几年的夫妻生活都要被岛上的人监控,供他们观看?」

「嗯……先签份协议,然後会有人到我们家装上监控,而後不管是我俩过夫妻生活,还是为你找男人交媾之时,都要在这家中进行。」

「这……不行……万一人家说出去……那我俩……」

「怕什麽?我俩都无父无母,而且这些年赚的钱也足够用了。」

「可是……」

「老婆,那要不就算了。」

「我再想想……」

************

「老婆,还有十年。」几天後,另一城市里居住的李爽搂着他的妻子洁莹,站在阳台上感慨说道。

「老公,十年很快的,这不转眼我俩就离岛十年了吗?」

「嗯……」

「老公,你猜那对也是姓郑的夫妻俩会来吗?」

「肯定会,那男的癖好跟我一样,他老婆肯定也跟你一样。」

「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

「当然是夸老婆你呀!我李爽上辈子一定是做了太多的好事,今生才能娶到你这麽个骚浪的淫妻,陪着我共渡余生呢!」

「王八老公~~亲亲我……不是这里啦!你不是说过,这辈子只亲人家臀後的那张嘴吗?」

正当李爽钻进妻子那未着内裤的裙内,扒开两片臀肉,亲吻上臀後之嘴时,有人上门,门铃声响了。「是他们。」妻子笑道,「肯定是。」跪在臀後的李爽钻出,向妻子默契的一笑。夫妻说完这两句话後,由他前去开了这屋的大门。

【全文完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