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救了他,他抢了我的老婆之民工外传》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我救了他,他抢了我的老婆之民工外传》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我救了他,他抢了我的老婆之民工外传 我救了他,他抢了我的老婆之民工外传

    2006年2月刚过完年,我也决定也到大城市北京闯闯,去投奔巩。  北京真大!真繁华!北京城里的女人漂亮的真多,镇里最漂亮的婆姨在北京根本排不上号。而且北京的漂亮女人一个个看着特洋气,看从农村来的我的眼神都是那种不屑一顾、高高在上的眼神。我第一次感到特自卑,自惭形秽,压抑得喘不过气来,站在北京的大街上不知如何是好。

    aviva2005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我救了他,他抢了我的老婆之民工外传》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救了他,他抢了我的老婆之民工外传》,是作者aviva2005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2006年2月刚过完年,我也决定也到大城市北京闯闯,去投奔巩。  北京真大!真繁华!北京城里的女人漂亮的真多,镇里最漂亮的婆姨在北京根本排不上号。而且北京的漂亮女人一个个看着特洋气,看从农村来的我的眼神都是那种不屑一顾、高高在上的眼神。我第一次感到特自卑,自惭形秽,压抑得喘不过气来,站在北京的大街上不知如何是好。

《我救了他,他抢了我的老婆之民工外传》 (三) 免费试读

巩现在已经关不上话匣子了,继续炫耀着他的光辉战绩。

「这娘儿们送的手机」巩掏出一部最新款的三星手机找出一段视频放起来。

我们所有人的脑袋都围在巩周围,盯着巩的手机萤幕。

视频里放着一首我们不知道名字的英文歌曲,挺温柔缠绵的,看屋子背景就是在巩的那间宿舍里,令人仰慕的高贵的李总正羞涩的站在镜头里。

李总随着委婉的音乐在屋子中间跳起了舞蹈,柔软的肢体显示出李总自小就受过严格的形体训练,看着李总那看着纤美修长的手臂和大腿,幻想着李总在床上会是怎样的婉转娇呢,每个人都血脉贲张。

美丽高雅的李总跳的似乎是民族舞,不,是动人的脱衣舞!

不愧是练舞蹈的苗子,李总的脱衣舞没有淫荡放浪的意蕴,反而充斥着一种难以表述的美感,她修长的肢体在音乐中柔若无骨般做出种种曼妙无边而又极具诱惑力的姿态,每一个动作都合着音乐的节拍,象个坠入凡间的仙女般展示着天界的奥秘。

我们大家目瞪口呆的看着李总的美妙舞姿,想不到简简单单的脱衣解带竟然可以以如此动人的方式进行。

随着最後一件内裤飞出李总的手,她丰盈滑腻的身体赤裸裸的挺立在我们眼前,白嫩如雪的肌肤,丰满美丽的大奶,两腿间黑亮的毛发无不向人炫耀着成熟性感的骄傲。

随着曼妙的英文歌曲,已经全裸的李总继续轻轻地舞动起来,传递出一波一波柔美的韵律。雪白的身体慢慢地旋转起来,像树林间飘忽的雾,悠然荡漾;像冰河上雪沫,轻盈柔曼……

突然轻妙缠绵的英文歌曲,被巩切换成了动感十足的迪厅舞曲。

羞涩的李总极其自然的就从民族舞切换到现代舞。

李总那柔软光滑的身体像一团胶质的凝固体,绷簧般的弹动,纵情舞动出激情放荡、优美撩人的现代舞。最使我们心荡神移的是,我们还从未见到过其他女人像李总的丰满乳房这样高耸过,而且摇摆得极富弹性,跳跃的无拘无束。

只有像李总这样成熟性感美丽女人,才会如此浪漫无邪的舞动。

巩忽然出现在画面中,抱住了舞蹈的李总,手在李总胸和下面动作着;而李总明显很紧张,扭曲收缩着身体抵抗着。

巩离开了画面,我们终於恍然大悟巩在李总身上做了什麽。

李总挺拔的大奶上和阴毛处竟然被巩夹上了三个小铃铛!

那雪白的女体,挺拔的乳峰上,油黑的阴毛上,那小铃铛就吊在上面,闪动着异样的光芒。随着身体的颤抖、动作而晃动,发出清脆的叮当声。构成了一幅奇特而美艳至极的画面。

拴上铃铛李总的舞姿明显有些不自然,明显地感到耻辱,努力地想减缓身体的幅度,控制铃铛的声音,但尝试一阵便败下阵去,索性不顾及铃铛的晃动,按着舞曲的节奏继续舞动。

李总的身体随着舞曲舞动着,两只丰满雪白的乳房在胸前一荡一荡地,乳头下挂着的铃铛和阴毛上夹着的铃铛「叮当、叮当」地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甚是撩人。

很明显,李总是第一次光着身子,挂着铃铛跳舞,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渐渐地李总抵不住这莫名其妙的感觉,加之胸前那淫亵的铃声的的撩拨,高贵端庄的李总被降住了,彻底放开舞动。

李总像一条充满灵性的光滑柔软的白蟒,随着音乐缠绕着、蠕动着。丰乳的轻摇,细腰的摇曳,肥臀的微颤。一阵一阵的柔韧的蠕动波,从头一直传到脚尖!

李总那挂着的三个铃铛随着身体的蠕动响起悦耳动听的声音,赤裸迷人的身体、摇晃舞动的铃铛,再加上这样充满着诱惑的动作。这画面让人陷入疯狂。

空气中弥散出一股腥臊味道,我们都情不自禁的射了!看着李总舞蹈视频射了!

「操,他妈的太刺激了!」

「要死了!」

「李总这娘儿们真是魅死人不偿命!」

「巩哥,还有视频不?求你了,再让我们过过眼瘾……」

「巩哥再来一段吧!」

「好吧,看你们这些人出息,」巩继续翻着手机,「再让你们看一段……」

这段是偷拍,刚开始,手机中的视频黑乎乎的一片,画面大幅度的晃动,很明显是巩拿着手机在找最佳角度,画面里传来一阵窸窣声,从黑乎乎的画面和窸窣中我们知道是巩在小心的掀开女人身上的被子,因为黑暗都淹没不了的一具幽白的身体随着掀开的被子脱颖而出,展现出女性的丰腴和白嫩。

黑暗中,女人是一丝不挂的,优雅的侧身而卧,安静的犹如传说中的睡美人。一只手优雅的枕在腮下,另一只手随意的搁在大腿上,姿态优美而恬静。

手机镜头有些晃动的移到女人的脸上,看的出巩因为偷拍而紧张,生怕女人因寒冷而醒来。虽然很近,但手机拍不清女人那美丽的面容,只能拍到幽白的面部轮廓,因为屋子里没有光线太暗。

但我们几个已经心激动调到嗓子眼了,是晨无疑!高贵傲气美丽的李筱晨!

手机画面一阵大幅度晃动,须臾,黑暗的屋子在突如其来的淡红的光亮中陡然显露出来,是巩打开了床头灯,因为手机的画面剧烈晃动起来,很明显手机被藏到了巩身後,以免李总被这光亮唤醒。

但李总依然侧卧在大床上,没有醒,显然入睡前的激战耗尽了她的体力。

巩显然胆子越来越大了,手机画面中竟然出现了巩的黑手,小心的摸向李总丰满白皙的屁股。更不可思议的是,巩竟然不怕惊醒李总,用大拇指掰开了李总的屁股,黝黑粗壮的男人拇指和白嫩细腻的少妇臀部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手机镜头向巩掰开的屁股伸过去,放大的画面终於让我们明白了巩的用意:白嫩光滑的屁股蛋上,左边靠下接近屁眼的地方,有一块很难发现的浅红色小胎记。那颗浅红色的小胎记在画面中很清晰,就像一朵小小的雪谷红梅!而在它不远的雪谷最深处,又有一朵令我心怦怦乱跳的、含羞待放的、淡褐色的小菊花!更淫糜的是,还有一枚压扁的肉桃被夹在雪谷的下方,桃缝里,白汁盈盈溢出……

偷拍视频到此结束。

「嘿嘿,这隐私的地方胎记都被巩哥发现了,真牛逼!」

「李总屁股里的这胎记,可是除了她父母还有老公知道的秘密,现在我们都知道了,哈哈……」

「巩哥以後可以哪天对李总男人说下这秘密,估计他会气疯……」

兴头上的巩继续给我们炫耀了几张照片;

一张是逼的照片:油黑油黑的逼毛软软的贴在鼓鼓的白丘上,跟用梳子故意梳过一样。大逼唇肥厚粉嫩又乾净,连个逼毛都没,逼唇肿胀,水淋淋的。

一张是李总挨操的照片:原本优雅的眼睛娇媚地半眯着,脸颊上微布着淡淡红晕和细细汗珠,几十根秀发淩乱地粘在脸上,性感的红唇微微翘起,像在诉说,又像呻吟,大奶子高高的肿胀挺起。

一张是李总被操完照片:大白奶子上的乳头还直挺挺的,李总脸蛋却显得静穆,纯净的眼神,嫺静端庄的气质,显得反差特别的大。

今天的收获真大!不但知道了高贵美丽的李总和巩有这疯狂关系,竟然还看到了李总的裸照和视频,真是太刺激了。

「巩哥,你说你和李总被楚楚那小女孩撞见过?咋回事,给俺们讲讲呗……」说实话,我对李总六岁的漂亮女儿楚楚有股说不出的感觉。

楚楚才六岁,已经是个美人胚子了,像李总一样的小鹅蛋脸,又完全继承了李总的白皙。要知道李总给人最直接的视觉冲击就是她的白皙!李总我今生见过的最白的女人,雪一样白,脂一样细腻,水晶一样晶莹润泽。即使北京大街上看到的白种女人也没法和李总的白嫩肌肤相比。

楚楚也很白,那是一种小女孩儿特有的,如初开的荷花瓣的肤色,粉嫩中透出依稀的白来,估计长大了也像成熟的妈妈那样白嫩滑腻。

楚楚加上优越的出身就像一个小公主,连巩每次都要小心哄她。据说现在钢琴,舞蹈、绘画都很棒了。真大肯定是一个才艺俱佳的大美女。

不知道将来何人有福?

「那次可真是危险,小丫头在旁边屋子呢,我就和那娘们干起来了,幸好那娘儿们搞定那小丫头了……」巩开始讲起那晚的情形:

「……那娘儿们脱得赤条条的精光,像一一烙饼似的在床上被我操得翻来翻去,操的正欢时,我拔出大屌,反转身体,将大屌垂在她脸上。向她的两腿间埋头下去,手指伸进她的小嫩逼里扣挖着里面的水,正在发骚的这娘儿们,张嘴就含住我的大屌吃起来,大屌在这娘儿们嘴里大力的出入着,我的吊头一次次深入她的嘴的最深处,几乎要进入她的喉咙,我用胳膊将她的双腿向两边大大压开,让她的小嫩逼对着门口,手指在里面不停的扣挖着,她难受的嘴里含住大屌,发出含糊的' 呜呜' 声。」

「嘿嘿,巩玩的六九式啊,真会玩……」老王还是经验丰富、

「听着就过瘾,想想李总这样高傲的城里美女吃着巩哥鸡巴,被扣逼……真刺激!」

「巩哥,李总的逼如何?」

「这娘儿们的逼啊,四个字,肥、白、柔、嫩!」巩得意的形容着,「根本不像生过孩子的逼,不像咱们老家那些婆姨,生完孩子显得黑不溜秋的,逼就象张嘴巴似的咧开,逼唇松蓬蓬的挂在那里象堆赘肉。」

「……老子在这娘儿们逼唇上手指一按,逼唇就凹下去了,手指的边沿有一圈洁白的痕迹,与红润的逼唇唇形成明显的对照;嘿嘿,老子手指一松,逼唇马上就反弹出来,这娘儿们肥白的逼唇上能清楚看到老子按压出现的一个圆圆的白印,与旁边的红润有明显的边界,由於血的流通,旁边的红润刷地一下向中间的白印蔓延和渗透。操,这一个动态渐进的过程,根本没法形容。」

这个过程的确超出我们可怜的想像力,估计只有亲眼看到了这个情景,才能真正体会出个中的美妙,当然了,亲手把手指按在美丽李总阴户上的巩哥,他的感受一定比更深刻更强烈。

「……老子一手捏起这娘儿们的一片小逼唇,用拇指和食指捏着来来回回地抚摩,摸了一片又摸另一片,再用二手捏着小逼唇前後二头,把这娘儿们的小逼唇拉得很长很长,拉紧了又放松,再拉紧再放松……」

美丽李总的小阴唇在巩手中一会儿绷紧一会儿松弛,让我们这群听众想起了以前吃过的牛皮糖。

「……老子把这娘儿们的小逼唇前後拉过,又改变方向,把这娘儿们的小逼唇往外拉,拉得很长很长,这娘儿们的小逼唇绷得又紧又薄,象纸片似得透出光亮,一松手,绷紧的小逼唇猛地弹回去,弹回去了,又拉出来,反复几次。这娘儿们含着老子的大屌,身体痉挛似的颤抖。」

不得不承认,巩太会玩了,我们这些听众都似乎能听到巩拉长李总小阴唇又松手时「叭」地一声。小阴唇弹回去。

「……老子用二手的拇指和食指分别撑住这娘儿们逼口的四角,向外扒开,别说,这还真是老子第一次看女人逼里啥样,逼里层层叠叠的全是一圈圈褶皱,难怪每次插起来都感觉挤开一层层阻碍似的。老子正盯着看,忽然发现门不知何时开了,小丫头正一脸恐慌的看着被我骑在脸上的她的妈妈,我吓得一下呆住了,不知所措……

这娘儿们脸在我屁股下看不到,还在吃我的大屌,浪扭着身子,嘴里发出含糊的哭似的呻吟。' 巩叔叔,你不许欺负我妈妈!' 小丫头哭着跑向床边。这娘儿们一下意识到了,老子从来没发现这娘儿们竟然有这大力气,一下子就把我从她头上推的飞起来落旁边了,大屌' 啵' 很响亮一声从这娘儿们嘴里弹出来!……

黏稠的精液和唾液混合物如同蛛丝牵成长长一条连接我的屌头和娘儿们嘴唇那里。我们两猛的一分开,那黏丝从我屌头这里断裂,一下崩到了小丫头的嘴上和脸上……

被子全在衣柜里,床上什麽没有,根本无法遮挡,我挺着大屌,在床上不知所措。还是这娘儿她反应快抓着床上床单遮着我们的身体。小丫头哭着拽床单下的她,' 妈妈,你起来,你没受伤吧。' 这娘儿们没法光着身子跳下床,挺着大奶子,劈头散发的抱起小丫头,光着脚跑向小卧室。我赶快穿好衣服,明智的溜了出来……哈哈!「

巩得意的大笑着,被楚楚看到这一幕似乎让巩更得意。

「牛逼,这母女都尝过巩哥的精液了,哈哈!」

「小丫头以後大了肯定知道吃的是啥……」

「那肯定啊!」

不知为何,我有点同情楚楚这个6 岁的小女孩。

父母做爱被小孩子看到都会对孩子以後有影响,更何况是自己敬重的母亲和一个只是司机的叔叔做爱!

就算现在忘了,楚楚这小女孩长大了,肯定会明白母亲和司机叔叔做的是什麽,崩到自己嘴里的液体是什麽……

「巩哥,後来这事咋搞定的啊?这可不是小事情啊……」

「小孩儿很容易以後说漏嘴了……」

「你们太小瞧那娘儿们了,她和小丫头解释和我光着屁股做只有大人能做的游戏!小孩子是不许做的。而且也不许对别人说,包括爸爸……」巩得意的说着。

「操,这李总可真聪明,这办法也想得出来……」

「这学历高的女人就是主意多啊……」

「……老子才不怕被这小丫头看到呢,被小丫头看见也好!凭什麽小丫头就可以像个小公主一样,无忧无虑、一番风顺的长大,将来毫不费力的又成为上等人?我儿子就命中注定被人一辈子瞧不起?小丫头现在也会明白,她妈妈没有什麽了不起,我不怕她,我敢' 欺负' 她。等小丫头长大懂了男女操逼事情以後,就会想起这个情景来!就会知道她妈妈并不高贵,而且很贱、很淫荡!这件事不能怪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小丫头自已找上来的,可能也是老天有眼故意安排的,对人都公平一点!

小丫头闯进来时,她漂亮妈妈的白白大腿正大大叉开对着她!她漂亮妈妈正被我屁股坐在脸上,而我的乌黑大屌正捣蒜一样在她漂亮妈妈的小嘴里使劲地杵啊、捣啊!她漂亮妈妈的小逼正被我两手掰开,里面满是白色的骚泡沫!这些小丫头肯定都看到了!哈哈!小丫头长大一定会记得这个淫荡场景的,哈哈……「

巩得意大笑着又灌了一杯酒。

「这女人啊,如果被自己女儿撞见和其他男人操逼後,竟然还能继续和其他男人保持这关系,这女人要麽是真淫荡,要麽是真爱那男人。」老王感慨的总结着,「巩,这李总现在还对你这样百依百顺是因为啥?」

巩没有回答。其他人七嘴八舌替巩说起来。

「当然是真爱了!」

「巩哥这优秀,这麽帅,李总那女人肯定是爱上巩哥了!」

「说不定,哪天就给巩哥再生一个娃儿!」

「肯定的!」

「巩,老哥这次是对你真得佩服的五体投地了!」老王也真心向巩请教起来,「给俺们说说最初你是咋追的李总呗?这漂亮的女人不可能当初一开始就爱上你吧?」

「别看女人漂亮,就以为她是天仙,不食人间烟火。女人越漂亮,越有致命弱点,只要好好利用这个弱点,何愁把不上她呢。」巩也喝多了,头昏脑胀,气血上涌,「想当初,我连看都不敢看李筱晨一眼,这娘儿们对我颐指气使,不那我当人,後来相处久了,慢慢发现了她天性的弱点。」

「是啥?」老王赶紧问。

「圣母情和怜悯心!」

「哈、哈- ,你跟我开玩笑吧,这也算弱点,」老王皮笑肉不笑。

「嘿嘿,这要看你怎麽利用这两点,当初我可是给这娘儿们设计了不少桥段来搞定她的……」

那晚喝醉的巩对我们讲了许多搞定李总设计的秘密,对李总露骨的性描述。

那晚巩让我们这群底层的人一次对高贵李总这样的上等女人有了非分之想,也都期待能享受一番巩嘴里的说的能从李总身上得到「男人所能获得的最大的乐趣」。

……

第二天,巩酒醒了後,挨个和我们打电话叮嘱千万别把这事说出去,不然可不得了 ?在肚子里也不能再说出去。

但经过巩薅逼毛这件事後,我们再谈论起李总往往是下流淫荡话题,在李总的酒店也无所顾忌放荡起来。

而我们的眼神也常被李总那诱人的红唇所吸引。红润细嫩的嘴唇让人心里最深处那蠢动的欲望浮了出来。

每个人都不禁幻想着李总这两片薄薄的唇吸允含弄着男人鸡巴会是怎样的极乐?男人的鸡巴深深插入李总的嗓子里是何等的刺激?

妈的,自从听巩讲过李总用嘴给他的快乐之後,大家的脑子和眼睛里似乎只能注意到漂亮女人的嘴了我们乐衷讨论意淫着关於李总的一切话题。甚至看到李总走路的姿势,我们也会讨论一番。

风姿婉约的脚步声在酒店大堂里逐渐清晰,看着李总一路疾步向旋转门走去,包厢里的我们感到下体一阵膨胀,视线来回地盯在李总扭动的腰肢、大腿和那微微颤抖的胸脯上。

「瞧,这皮肤白的,比巩哥手机里录影里漂亮多了,真嫩!」

「瞧,李总那走路姿势怎麽怪怪的,难不成是干肿了?」

「啊呀,你懂毛啊?肯定是被巩操屁眼了,整疼了。没看还走得有点撅撅着屁股吗?」

「看她走路那姿势,腿都并不紧,估计被巩那大黑鸡巴给小逼插肿了……」

「说不定巩昨晚射进去的精液还在往外淌呢……」

「老板都这骚,她下面的女员工肯定也骚,咱们玩不了晨,玩个她的员工也不错……」

抱着这种想法,我们在酒桌上故意调戏李总酒店一个有姿色的女服务员。而黑狗更过分,要带走这个冒犯我们的小姑娘。

「……妈的,就你这样儿,老子说带你走是瞧的起你,连你们李总都被我巩哥玩过,你还在这装什麽纯?……」黑狗嚣张的叫着。

那天至少好几个服务员都听到了黑狗的话,一脸的震惊。我想起巩的再三叮嘱,赶紧拉住黑狗,不让他再说下去。

没想到这件事不知道怎麽巩知道了,巩气的脸红脖子粗,狠狠大骂了黑狗一顿。再次警告我们再不许提一个字。

「这种女人操上了,还怕啥?」黑狗背地里很不以为然。

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如果暴露出去的利害关系,自我感觉良好的我们也颇不以为然,直到那天终於碰到的晨的男人——贺鸣!

那天是2006年4 月底,我们六个又去李总的酒店喝酒,喝的醉醺醺的,照例我们报巩的名字,要挂到晨的账上,但这次那个姓於的娘儿们的大厅经理拒绝了,这让我们很没面子。

「巩哥不是和你们说了吗,我们的饭钱都是算他的。我给你签不就得了,我们什麽时侯拿现金结过帐,今儿你们是不是成心找不痛快?!」

在我们正闹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俊朗高大的男人推开了包厢房间走进了。

「几位好,欢迎你们光临,请问吃好喝好了吗?」高帅男人面无表情的说。

「你是哪位呀?又新来一个经理?!」其中一个边剔牙,边一脸不屑撇着嘴对那男人说。

「我是哪位不重要,看样子各位是都已经吃好了,那请把单买一下吧!」高帅男人继续是面无表情

「你新来的不知道是吧,我们在这吃完饭都记巩哥的,到时让他结。」

「是吗?那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巩在这里吃完也是立刻结帐,从今以後我们一律不允许赊帐!」

「今天是我们巩哥打电话说让我们过来的,你有什麽事和他说吧。我们不管!」

「我不用给他打电话了,饭是你们吃的,你们立刻交现金结帐吧!」高帅男人阴沉着脸一点面子不给。

「我没钱,怎麽办呀!?」有人阴阳怪调的说。

「都没钱是吧?那好办,先别走了,让一个人回去取,那几位在这等着。」高帅男人说道。

「去,去,去,该干什麽干什麽去,你哪儿的呀你!你跟我这充什麽牛X 呀,今爷爷还就不结了,告诉你,钱有,就不给!你们总经理都从来没说什麽,你算干嘛地呀!」这时,黑狗借着酒疯开始耍开泼皮妓俩。

「就是,你算干嘛地呀,你要是不想干,明天就让你回家种地去!」和巩他们混的,我也嚣张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借着酒劲说起大话。

「你够有本事的,你还能辞退这的人呢!」高帅男人问我。

「小子,你不信怎麽着,知道我们巩哥和你们总经理什麽关系吗?我告诉你………」这时,旁边一个人冲我狠狠的一瞪眼,我立刻想起巩的交代,不再说了。我们几个相视一下,放声大笑。

高帅男人似乎明白我们笑的什麽意思,这笑声让高帅男人觉得无地自容。这个酒店好多服务员应该都看到或听到过巩对她们老板晨做的事。

我们骂骂咧咧的朝门外走,竟然还敢有人拦我们,我们立刻借着酒劲动起手来。

「还找人要来办我们怎麽着?!今我还就在这等着了,看能把爷爷怎麽着!」

这时。三辆警车开到了院子里,我们见到员警来了,酒也被惊醒了,也不接着打了。为首的员警明显和那高帅男人很熟,打招呼样子都是一副恭敬样子。

我突然意识不是好事,这个高帅男人绝不是什麽新来的经理。

「别动,员警!你们六个,都给我蹲那儿,别动啊,把手给我放脑袋後面。」

为首的那员警一脸凶肉,带着几个员警,恶狠狠的命令着。

第一次和员警打交道,我们都害怕,乖乖按照那员警话做了,然後被员警塞进警车,拉到了公安局治安处。

进了屋子,我们立刻领教了传说中员警的刑讯,上来根本没有问话,上来就是打!足足打了半个小时才停下来,让我们写自己罪行,酒店吃霸王餐,打砸酒店,殴打服务人员……一堆罪状,写的一点不如意,又是一顿单独痛打。

差不多写完了,蹲在墙角,那个高帅男人和那为首凶员警进来了。

那凶员警走进来,二话不说,抬起腿对着黑狗後背就是一脚,黑狗被踹的整个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然後他对着我们几个也是拳打脚踢,旁边两个小员警一个抄起桌上一根皮带,一个抄起一只拳击手套,和他一起对着我们6 个人身上就一顿狠抽,高帅男人站在一旁冷眼观看,我们又被打的鬼哭狼嚎,打了足足有五分钟,三个人才住手。

高帅男人把我叫了出来。

「我问你点事,你能不能告诉我?」

「什麽事,你说吧!」

「你刚才在饭店时说的,巩和这饭店的经理是什麽关系?」

「这个,我没法说,巩哥也不让我们说呢,我要说了就太不仗义了!」我有点後悔刚才在酒店说的太嚣张

「你还挺讲义气的!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他们是不是存在那种关系!」

「你都知道,还问我干什麽?」

「巩是怎麽和你说的。你如果不说,你们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不会就这样饶了你们的。」高帅男人威胁着,通过刚才的事情,我也知道这个男人在员警面前很有能量。我有些猜到这个高帅男人的身份。

无论从相貌,身材和财富各个方面都远远超过巩。

很显然,高帅男人已经知道巩和自己老婆的事情,他知道多少?为啥还要问我?既然知道自己漂亮老婆被其他男人睡了,为何还要再从别人那问?问完也只会增添一分伤害,其它的什麽意义都没有,但不知为什麽他还要问。

我虽然是年纪最小的,但我还不傻,戴绿帽子对男人意味啥我还是知道,当年老家邻村一个男人就是被婆姨戴了绿帽子,把自己婆姨和那男人全杀了。

「那天巩铬在李总餐饮公司和我们一起喝酒,最後都喝多了,就开始乱说。不知怎麽话题就扯到李总身上去了……後来,为了证明自己和李总关系近,巩哥就和大夥打赌说摸李总身上三下。後来在楼下停车场,巩哥叫住李总,过去就摸了李总的屁股一下,然後和李总说了几句什麽,我们都惊呆了,李总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没事一样!接着巩哥的手竟伸到李总裙子里摸了她腿一下,李总这才伸手打了他一下,虽然天黑,但也能借着灯光看出李总的表情没有生气,她们说了一会话後,李总开车门要走了,临上车前,他又伸手在她胸前划了一下。看完我们都傻了……我说完了,就是这麽回事。」

我隐瞒了许多,薅李总阴毛和看李总光着身子跳舞的视频和照片这些打死也不能说,否则连我们也逃不了。

因为仅仅轻描淡写说了那晚巩哥摸李总的事,面前这高帅男人脸都绿了,气的身体都在抖。

「嗯,行了,你先回那屋去吧。」高帅男人不耐烦对我说。

「大哥,你能不能高高手,让员警饶了我们吧,我们以後再也不去您那里捣乱了,行不?您看我们这打工也不容易,要是真关了我们,工作就丢了!」

高帅男人没有理我,只示意我先进去再说。

高帅男人什麽时候走的我根本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又被员警们狠揍了一顿,然後治安拘留15天。

那个高帅男人做事真狠,对我们这些巩哥听众都这狠,对巩哥又会如何呢?

自然巩哥给我介绍的工作也丢了。我真恨李总的男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