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liu0035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liu0035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爱恨交加 爱恨交加

    这是一个十分荒唐却真实存在的故事。这出闹剧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1978年文革结束后社会变的不再狂热,人们的思想渐渐回归理性。那年王永衡29岁,马大庆25岁,他们亲如兄弟,更让他们亲上加亲的是王永衡和马大庆还是连襟,王永衡的妻子陈莹莹已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妈妈,她的妹妹陈青青22岁和马大庆也已经订婚。  由于王永衡和马大庆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马大庆会经常带未婚妻陈青青到王永衡家里来玩,加上陈莹莹又是陈青青的姐姐,所以两家的关系好的亲如一家。我们的故事就从他们的相处开始。

    liu0035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爱恨交加》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爱恨交加》,是作者liu0035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十分荒唐却真实存在的故事。这出闹剧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1978年文革结束后社会变的不再狂热,人们的思想渐渐回归理性。那年王永衡29岁,马大庆25岁,他们亲如兄弟,更让他们亲上加亲的是王永衡和马大庆还是连襟,王永衡的妻子陈莹莹已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妈妈,她的妹妹陈青青22岁和马大庆也已经订婚。  由于王永衡和马大庆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马大庆会经常带未婚妻陈青青到王永衡家里来玩,加上陈莹莹又是陈青青的姐姐,所以两家的关系好的亲如一家。我们的故事就从他们的相处开始。

《爱恨交加》 第22章 免费试读

凄风苦雨

大庆家里也炸开了锅,父母气的几乎晕死过去,吓得大门都不敢出,一些无聊的人甚至很远赶来看笑话,大庆家周围总是有一些陌生的面孔在议论着什么,厂子的大门口也总会有些车子停下来看看大庆的厂然后缓慢的开走。

大庆不但被戴国外的绿帽子,还被自己的好兄弟,好朋友还是连襟戴了大大的绿帽子,人们津津乐道这样的奇闻。

永衡也成了众矢之的,人们对永衡的仇视用无以复加一点也不过分,说永衡简直不是人,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其实是个道貌岸然的流氓,没道德,没情义,不知廉耻,连自己最好的兄弟的老婆都睡,睡就睡了,还弄出了两个儿子让别人养,简直不是人生的杂种,反而对大庆充满了同情。

还有个更离奇的版本,说永衡是和青青商量好的,为了霸占大庆家的财产故意给大庆戴绿帽子,等大庆把两个孩子带大,再告诉孩子是永衡和青青生的,这样就可以把大庆家的财产偷天换日的变成永衡一个人的。因为永衡想独吞和青青因为分赃发生矛盾才把这个事情抖露了出来。

永衡成了人人唾弃,十恶不赦的大流氓,大骗子,外表善良,其实恶毒的伪君子,道德败坏的标志性人物。

最难熬的是丹丹的痛苦,单位里的人对丹丹也是非议很多,甚至丹丹很好的朋友也对丹丹敬而远之,说丹丹不可能不知道永衡所做的一切,为了财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伪装的像真的一样,看来看人不能只看表面,女人太会表演了,其实最毒就是丹丹这样的女人。太会装无辜了。

丹丹无辜的被牵连,甚至波及到了丹丹的父母,丹丹整日以泪洗面,父母强令丹丹和永衡离婚,无论永衡多少钱,丹丹的父母说都不眼红,离婚了什么东西都不要,自然而然就可以洗刷掉强加在他们身上的耻辱。丹丹很矛盾,永衡她是了解的,是爱她的。但永衡隐瞒两个孩子的事情让丹丹无法原谅,这是爱的欺骗是对她的羞辱。

永衡的厄运随之而来,丹丹提出了离婚,唯一的条件只要带走和永衡生的女儿,其他全部不要,甚至孩子的抚养费也不要。

永衡的父母在知道这件后,得到了儿子的证实,两个孩子是他和青青的,父亲当天晚上就因为急火攻心导致中风,虽然经医院抢救,但还是回天乏术,三天后遗憾的离开了人世,死的时候狠狠的盯着儿子然后别过脸去,老人到死也没有原谅自己的儿子,带着伤心和恨离开了这个世界。

青青掀起的波澜已经让三个老人遗憾的离开了,然而这样的悲剧还没有结束,继续在发酵。永衡母亲被人骂的抬不起头来「有本事生,没本事教,养出个不做人事的畜生儿子。」

失去了父亲的痛苦还没有平息,母亲因为别人的白眼和怒骂,再坚强的人也撑不住了,永衡的母亲倒下了,好在工厂的工人发现的早,送到医院被抢救过来,气的吐了一大堆血的老人身体虚弱到极点。

永衡现在真正的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胡搅蛮缠

丹丹在父母巨大的压力下以最快的速度和永衡离婚了,他们是通过协商达成离婚协议的,内疚到极点的永衡没有和丹丹争女儿的抚养权,在永衡提出给丹丹一千万补偿给丹丹母女时,被丹丹一口拒绝。

丹丹走的那天,他们共同的女儿一步三回头的哭喊着爸爸,永衡伤心到了极点,竟然直挺挺的晕倒在自己的家门口,丹丹看到丈夫倒下的那刻,心如刀割,女儿挣脱开丹丹的手扑到倒在地上的爸爸身上撕心裂肺的哭着,也许是女儿的哭声,也许是对深爱妻子的不舍,永衡慢慢的苏醒过来,永衡已经没有了眼泪,就那样痴痴的坐在地上,最后默默的看着丹丹把女儿抱上车,开车走远。

父亲的离去,母亲病倒,一直恩爱的妻子带着自己心爱的女儿伤心的走了,永衡几乎是万念俱灰,心中的伤痛转化为对青青巨大的恨,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曾经很谈得来,文静的青青竟然这样的无耻和狠毒,永衡发誓一定要讨个说法。

律师来了,永衡诉说心里的愤懑,律师对永衡的遭遇深表同情,律师劝慰永衡,那份五百万的协议可以让陈青青付出代价。无论从法律的角度所有的条款都是对永衡有利的,律师信心满满,并且向永衡保证,绝对不会让作恶多端的陈青青好过。

也许律师考虑问题只是从法律层面,但并没有考虑更深层次的问题,无赖和无耻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男女关系,当律师一本正经找到青青时,青青说出的话让自以为有绝对胜算的律师目瞪口呆:「我知道你是律师,肯定对法律条款了如指掌,甚至我都知道你包里的那个协议里每条每款都是对我不利的,但你能告诉我什么?是告我吗?我不怕。如果你愿意,我陪你,随时和你和王永衡上法庭,如果我跟你说,这是王永衡骗我签的你信吗,是上床后利用我的善良和对他的信任故意引诱我签的你信吗?你可以不信,因为我和王永衡在床上的时候你不在现场,我可以跟法官说王永衡强奸了我,导致我怀孕,然后拿这个要挟我,因为妻子和别的男人通奸还怀上孩子,任何男人都无法承受,我可以说为了家庭能幸福,不分裂,我痛苦的答应了王永衡无理要求,你告诉我法官是信我的还是信他的信你的,我还可以要求做亲子鉴定,如果证实孩子是王永衡的你说你的老板能说清楚吗?」

说完,青青哈哈哈的看着一脸愕然的律师大笑起来。律师从业以来看到过不要脸的,但像陈青青这样胡搅蛮缠,还道理一堆的女人还是头一次见到,但这个女人说的每句话,如果再加上天才的表演,痛哭,寻死,撒泼。法官会站在保护妇女和儿童合法权益的角度做出对女性有利的判决。如果真正的走上法庭,自己的老板王永衡那就真的是颜面扫地了。

律师走的时候,还是放下了狠话,陈青青笑了笑说道:「慢走,我等着。」,律师在上了自己车子后长长的叹了口气,世间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这是律师的感慨,但也给律师以后打官司上了生动的一课。

律师献计

看着垂头丧气的律师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永衡就知道律师谈的很不顺利,果然律师开口了:「没看到这样的女人,简直是疯子,这女人不当律师是损失,哎,无可奈何,不可思议。」,连自己最信任的律师都这样说,永衡明白通过法律途径是已经不可能了。

永衡和律师面面相觑的看着,突然,律师冒出了一句话:「王总,我们现在唯一能走的渠道就是做亲子鉴定,如果孩子真是你的,对你也没有损失,大不了我们补偿马总这些年来的为孩子付出的一切,我相信大庆也能理解你,青青既然满世界的说孩子是和你偷情生的,那么我们就干脆较真,花掉一点钱得到两个儿子不也是天大的好事吗?可是,如果这两个孩子不是你的,那么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对青青采取法律行动,告她诈骗,五百万不是小数字,那样就够这个恶毒女人受的了。最重要的就是要做通大庆的工作,到时大庆真不愿意放弃这两个孩子,你也可以说孩子可以不要,过继给大庆,那样孩子还是大庆的,也不至于太伤害你和大庆的感情。」

永衡思考了很久,决定按照律师的想法找大庆商量。永衡在给大庆三次电话后,大庆才同意和永衡见面。

在大庆的厂里,永衡把自己的想法详细的跟大庆做了解释,大庆也正为青青的疯狂头疼,现在整个城市都知道自己的双胞胎孩子是永衡的,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面子已经丢光了,想捡回来几乎没有可能。但必须让这个疯狂的女人消停了,唯一让青青消停的办法就是让她得到教训,永衡既然说孩子还可以给自己,那么再次确定一下孩子到底是谁的也就无所谓了。

大庆不怕青青和自己争夺抚养权,他有足够的能力和证据让青青什么也得不到。只要孩子还跟自己,他也绝对相信自己能让两个孩子认自己为亲爸爸。

仇恨重燃

永衡的离婚,最高兴的就是陈青青了,她没有因为父母因为她才去世有多少悲伤,反而认为这都是王永衡这个忘恩负义的人才弄到她现在家破人亡。她觉得把王永衡搞的这么惨非常解气。但仔细的想想自己也没有得到什么,王永衡即使离婚也绝对不会把自己娶回去。谁会把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娶回家。

大庆也不会再原谅自己了,她心里不是不清楚,大庆对她已经足够宽容了,如今因为自己这样一闹要想回到马家已经成为遥不可及的梦了。

这个时候的陈青青并没有想到要报复马大庆,因为大庆对自己的容忍,婆婆对自己的照顾以及那个混血儿的善待多少让陈青青于心不忍,报复王永衡的目的已经达到,姐姐陈莹莹也已经不在人世,她心里一直恨的两个人已经不再是她的目标了,她突然觉得空落落的,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还能做什么。

快感只是一瞬间的,当把别人伤害的体无完肤以后又能留下什么呢?

而一个巴掌再次把陈青青送上了疯狂的巅峰,陈青青虽然对那个混血儿不管不顾,但毕竟是自己生的,已经无聊透顶,整天像幽魂一样昼伏夜出的她想到了雪儿,她想去看看自己的女儿,看看是不是已经学会走路了,是不是长得漂亮了,还有自己的那两个儿子已经在上幼儿班了,是不是还认得自己这个母亲。

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让陈青青值得留恋的也只有孩子了,她知道,其他的人已经不会再原谅自己了。每个人都知道她是个坏女人,住在公寓里就是遇到对面的邻居,她给别人一个笑,人家都当没有看到,到楼下商店里买东西,明明是有的,售货的小姑娘都说没有,在小区里看到可爱的孩子,她就会想到自己的孩子,想上前和孩子玩玩,而那些孩子的母亲马上像躲避瘟神一样,迅速的把孩子领走,她成了过街的老鼠。

对孩子的思念越来越强烈,她知道自己已经给婆婆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好多次流连在大庆家周围,她没有勇气敲开大庆家的门,在她再次来到大庆家的时候,她终于鼓起勇气走到了大庆家的大门口,好像大庆的母亲知道自己来一样,在青青敲门的那刻,门开了,大庆的母亲手里拿了一个菜篮子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青青,大庆母亲楞了一下,「妈妈,我来看孩子。」

青青这句话才说完,大庆母亲把手里的菜篮子一扔,抬手给青青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你还有脸到我家来,我那样对你,捧在手里怕冻着,含在嘴里怕化了,而你却把我们家糟蹋的成这样,你怎么就这么恶毒,害死了你父母,难道还想再来害我们家,我告诉你,陈青青,你这辈子都不要想碰到孩子,你给我滚,不要脏了我家的地方。」

骂完然后用力一推,差点把青青推到在地。大庆母亲这样做是情有可原的,青青对马家的伤害确实太大,原本公公身体一直很好,自从受到这次打击后,一个人像垮了一样,整天闷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成天就看看电视,公公怕走出去就会被人笑,大庆也成了很多人的笑柄,这怎么不让大庆的母亲怒火中烧。

没看到孩子,反而被扇了一记耳光的青青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她的恨意渐渐开始上升,她突然觉得自己为什么会成为这样都是马家造成的,为什么马大庆不能生孩子要把我搭上。如果不借种生子,自己无论如何也走不到今天这步,自己对马家这么大的贡献,竟然自己去看孩子的权利也被剥夺了这让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好,好,好既然你们不仁那么就别怪我不义,我要让你们马家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孩子是我和王永衡的,与你们马家半点关系也没有,孩子夺回来大不了便宜了王永衡,但你们马家从此就断子绝孙。青青的脸部扭曲着,冷笑着。她要做亲子鉴定。

亲子鉴定

青青满以为自己这招一定会让马家屈服,哪知道,永衡和大庆也达成了给孩子做亲子鉴定的决定,鬼使神差的三个人几乎同时想到了一起。

鉴定委托给上海一家医院,在十五天以后,鉴定结果出来了。而这个鉴定结果让大庆,永衡,以及青青大吃一惊,根据比对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与永衡半点关系也没有,而这样的鉴定结果却是青青无法接受的,她认为这是永衡和大庆买通医院的鉴定专家伪造出来的。

为止,青青选择了报警,因为她坚定的认为,这对双胞胎绝对是永衡和她生的,她报警的理由永衡和大庆联手买通鉴定专家做伪证,篡改鉴定结果。作为母亲一定要讨一个公道,申请重新进行亲子鉴定。

无疑警方对青青的话是没有理由怀疑的,因为青青毕竟是孩子的母亲,不可能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加上永衡和大庆都是当地富得流油的企业家,有这样的作案条件。警方采信了青青的要求,再次对双胞胎的孩子做亲子鉴定。

绝对不会在这个上面做假,因为这关系到的形象和公信力,十五天后,的结果出来了,鉴定结果和上海的医学专家如出一辙,青青这下彻底傻眼了,难道大庆竟然可以生育,她不信,不信。可是两次的鉴定结果说明这不是假的。

大庆在得到这个鉴定结果后,欣喜如狂,双胞胎的孩子青青是夺不走了,就是上诉到法院,凭青青的状态最多可以争取到探视的权利而无法争取抚养的权利,青青虐待雪儿造成的伤害的图片和医院出具的证明以及医生的证言,青青都没有希望得到抚养权。

当然然这件事情最大的赢家无疑是永衡,他也彻底解脱了,他相信丹丹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定会原谅自己,还会和自己和好如初的。和大庆的心结也无疑解开了。

而作为孩子母亲的青青满以为胜券在握,却输了官司也输了人。她不明白,怎么孩子一下就不是永衡的了,她百思不得其解。难道真是造化弄人,难道是上天对马家的眷顾,在万分之一的机会中怀上了马家的种子。青青成了最大的输家。

这样的结局让媒体兴奋异常,电视,报纸,网络一边倒的对青青口诛笔伐,大福的标题甚是恐怖:丧心病狂报复,竹篮打水空空。

永衡和大庆也彻底的翻身了。自己都不需要劳心费神去解释,媒体帮他们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还远比他们想象力丰富。

永衡和大庆会变得更加的丰满,更加的有美誉度。而青青恶毒的标签都会被她抢走,变得臭不可闻。

决绝的自杀

青青彻底绝望了。

她一手导演的悲剧把自己的父母送上绝路,把无辜的永衡的父亲也送上了不归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无来由的冲动和复仇会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几个月不到的时间三个最亲的亲人相继离开并且由于自己导致的悲剧让四五个家庭四分五裂,而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

心灰意冷的她整天闷在公寓里。她甚至不敢走出她的公寓,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偷偷的跑出去到24小时开着的超市买点吃的东西。就是自己公寓的门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什么人贴上恶毒诅咒她的话。

她每天都做着噩梦,梦见了姐姐和父母向她索命,梦见永衡的父母和大庆的父母对她狂喊「害人的妖精」,她无数次从梦里惊醒,满身大汗,这个时候她会不停的喝酒,然后酩酊大醉,强烈的内疚和恐惧让她对生活已经失去了支撑她活下去的希望,以前一直惧怕的自杀不时袭上她的心头。

她在一次醉酒醒来后,终于克服了以前对死亡的恐惧,拿起自己刮眉毛的刀片对着自己的手腕深深的割了下去,然后给自己盖上被子,关掉了房间里的灯静静的躺了下去。

由于父母已经走了,这里不会再有关心她的人来看她,十五天后,由于尸体腐烂发出的恶臭让邻居报了警,打开门后,青青的尸体已经腐烂不堪,白色的蛆爬满了尸体,除了一头秀发和骨骼外几乎面目全非,恐怖至极。

青青担心死后的难看如影随形的落在了她扭曲的灵魂上,不知道她是不是想用死来赎自己作下的孽,没有人知道。她或许知道错了,或许她认为自己活着就是个悲剧。

她有没有想过她留下的那漂亮的二儿一女,她有没有一点不舍?有没有想过孩子失去母亲后将会怎样?

那么真正造成这样悲剧的人到底是谁?

一声叹息。此刻作为作者的我敲击这段文字时的心情糟糕透顶。

【完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