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云先生,请对老子负责陌生的情人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云先生,请对老子负责 云先生,请对老子负责

    有几句话想写在前面:《云先生》是一篇男穿女玛丽苏肉文,这说明什么呢?就是本文更适合女生读,而且其中的H情节并不是很密集。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希望H情节可以完美融入到情节和人物形象之中,不会让人觉得突兀、有强行H的感觉。希望大家能够提出宝贵的意见,但是某些男性读者评价的「没有代入感」就免了吧,说实话我也不是很确定你们到底想代入谁才会说出没有代入感这样的话……  (男穿女,不喜勿读)

    陌生的情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云先生,请对老子负责》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云先生,请对老子负责》,是作者陌生的情人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有几句话想写在前面:《云先生》是一篇男穿女玛丽苏肉文,这说明什么呢?就是本文更适合女生读,而且其中的H情节并不是很密集。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希望H情节可以完美融入到情节和人物形象之中,不会让人觉得突兀、有强行H的感觉。希望大家能够提出宝贵的意见,但是某些男性读者评价的「没有代入感」就免了吧,说实话我也不是很确定你们到底想代入谁才会说出没有代入感这样的话……  (男穿女,不喜勿读)

《云先生,请对老子负责》 (十)云先生的经典大秀 免费试读

于是,我就安安心心在家里养了几天猪。

自从重生过来,我每天都把自己绷得紧紧,除了上班就是制作简历、绞尽脑汁地找下一份工作。沈月知道我那天在西餐厅里晕倒之后,就断定我是太累了,死活不准我接近电脑,手机也只能每天玩两个小时。

后来,我好说歹说,才获准从网上下载了些美剧新番来看。

沈月像个老妈子一样尽职尽责地照顾我,当然,我付出的代价就是被她用各种方式打听我和云如圭的事情。

后来我被她问得烦了,就开始装死,沈月也无可奈何。

我养了几天,觉得左脚已经恢复地差不多。虽然上下楼梯还很慢,但平常散步已经没什么问题。正巧云如圭也给我发来短信,让我有空就去医院复查一下。

我觉得,如果再躺下去,不是懒死就是被沈月八卦至死。于是,在我看到短信后,立马就拉着沈月去医院复查了。

可是刚一下楼,就看见一辆眼熟的商务车停在路边。我转头看着沈月,发现她的目光有些躲闪。

「你给姓云的通风报信?」我佯装发怒。

「妹子,你别生气。是云总那天专门嘱咐我,让我每天给他发一条短信说说你的情况……我想云总也是在关心你……」沈月的声音越来越小。

「切,他关心我?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不过是……」我差点说漏嘴,硬生生把「想占我便宜」几个字吞了下去。

「他怎么了?」沈月还在追问。

「没什么。那我先去医院了,沈姐你回去吧。」我敷衍着,走向云如圭的车子坐了上去。

云如圭依然西装革履地坐在车里。我无视他的黑脸和司机李哥打了招呼,才发现车里的温度比上次高了一些,对于我来说刚刚好。

「能走路了?」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嗯。」我也懒得多话。

「去医院复查一下,如果没问题,等会儿我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先复查,没问题了再说。」

还吊我胃口,谁稀罕知道,我气哼哼地想着。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过我的脚腕后,又问了一些问题,才拆掉了固定夹板。并嘱咐我最近一个月都要避免剧烈运动。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听到「剧烈运动」这四个字的时候,云如圭似有似无地看了我一眼。

离开诊室后,云如圭特意放慢速度,拉着我往停车场走去。为了避免尴尬,我开始东张西望,如果看见漂亮的护士姐姐,就停下目光细细欣赏一番。

「看够了吗?」当我正在痴迷地看着一个皮肤白皙、身材窈窕的美女护士时,云如圭在我耳边悠悠地说着。

我打了个激灵,连忙讪笑着收回目光。

「如果你真的喜欢女人,我们要不要找一个来玩双飞?」他继续在我耳边说着,我的老脸臊地通红。

「没胆色的女人。」他欣赏着我的窘态,看起来心情大好。「你不问问我准备带你去哪里?」

「你刚刚不是保密吗?」我闷闷地说。

「现在可以告诉你了。」云如圭的嗓音里带着愉悦,「请你去看云先生的经典大秀。」

「你的经典大秀?那是什么?」

「那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去……这下我的胃口彻底被吊起来了,真的还不如不问。

车子朝城郊的方向开着,窗外的景色渐渐褪去城市的繁华,多了几分乡野味道。

大约开了一个小时,车子驶进了一个外表非常低调的庄园。庄园的铁门上爬满了绿藤,如果不仔细观察,甚至不知道这里是个入口。

庄园不太大,里面只有一幢不起眼的二层小楼。云如圭拉着我下车,用房卡扫开门,带我走了进去。

没想到别墅里面装修的还很考究,是极简现代风格。家具都不打眼,但是非常有设计感,材质一看就价值不菲。客厅的玻璃茶几上摆着一只白瓷花瓶,里面的鲜花一看就是刚刚换过,花瓣上还带着水珠。

云如圭没有在客厅里多做停留,而是带我走向客厅角落里的电梯。「两层楼还需要电梯吗?」我实在不能理解有钱人的世界。

进去一看,才发现电梯按钮上的数字都是负数,地下一共三层——原来这栋别墅是内有乾坤。

云如圭按了最底楼的按钮。走出去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一层被装修成了类似KTV包厢的样子,走廊的两边是一扇扇暗灰色的门。

想到KTV,柳依依的身体本能地起了排斥,我甚至可以感觉到身体不受控制般地绷紧。云如圭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便揽住了我的腰,把我紧紧抱在怀里。

我被他带到了走廊尽头的一个包厢前。门口的侍者见他来了,低头叫了一声云总,然后便拉开了门。

门刚刚被拉开一半,一股浓烈的烟草味混杂着酒精味冲了出来,把我呛得咳嗽连连,内心深处的恐惧感又加深了一分。

我知道,这是柳依依的身体记忆。那一个月的经历对她来说太过不堪回首,已经让她对与之有关的一切产生了条件反射般地恐惧。

云如圭把我的头按进他怀里,不满地对侍者说道:「谁让他们在里面抽烟喝酒的?赶紧叫人过来打扫一下,再通通风。」

「是,云总。」侍者很快叫来了几个清洁人员,又把我们带到隔壁的包厢中暂坐。

不一会儿,侍者就来通知我们里面已经清扫完毕了。于是我们又回到了走廊尽头的那个大包厢里。

里面依然有着淡淡的酒味,但并不像刚刚那么刺鼻。我本以为这是一个卡拉OK的包厢,却发现里面并没有电视和音响,倒是有一个精致的小酒吧。房间深处放着两张形状奇怪的椅子,当我看清椅子上的两个人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是Cindy和Vivian。

只是她俩并不是坐在椅子上,而是被绑在上面的。两个人都赤裸着身体,双手被天花板上垂下的锁链拷住,腿被绑成M型,下身一览无余。

两人披头散发,似乎已经陷入了昏迷。Cindy的脸上和身上都是被鞭打和捆绑弄出来的伤痕,Vivian看起来好一点,但身上有很多黄黄白白的东西,很像是精液干掉的样子。

在她们周围,或站或坐着几个外国人,有黑有白,但是个个膘肥体壮,凶器更是相当雄伟,还有几个人拿着DV在拍摄。

云如圭发现我在盯着那几个男人的下身看,脸上的表情有些恼怒,呵斥着那几个人把裤子穿好,然后拉着我坐在Cindy和Vivian对面的沙发上。

「这就是你的经典大秀?」我皱着眉头问云如圭。

「怎么样?还喜欢吗?」云如圭得意地问我,「我早就说过,敢碰爷的女人,让她们去坐牢简直太便宜她们了。」

可惜我并不想买他的帐,毕竟我心底里还是不愿意跟女人计较的。「我跟你不一样,我不是变态,欣赏不来这个。」

「那就学着跟我一样做个变态。」云如圭把我的头转了转,正对着两个女人。「以后如果再有人伤害你,这就是她们的下场。」

「云总,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吗?」刚刚那个侍者为我们端上红酒、饮料和水果,彬彬有礼地问道。

「可以。」云如圭拿起醒酒器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又给我倒了杯果汁。「把她们弄醒。」

话音刚落,两个拿着皮鞭的黑人便齐齐举手,抽向Cindy和Vivian。

啪地一声脆响,两个女人的脸上挨了鞭子,立刻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太吵。」云如圭皱了皱眉,立刻就有人给她俩戴上了口球。那两个黑人还在兴致勃勃地鞭打着她们,而且目标全都是女人身上敏感脆弱的地方。Cindy和Vivian在椅子上挣扎蠕动着,徒劳得躲避着鞭子;因为嘴巴被堵,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哼哼的声音,口水鼻涕和眼泪流得一塌糊涂。

云如圭欣赏了一会儿两个女人挨鞭子,眼睛停留在了Cindy的身上。

「这女人屄毛怎么这么多。」他指着Cindy下身茂密的黑森林说道,「给她拔了。」

话音刚落,立刻有两名女侍者推着一个小推车走上前去,推车上的一个小盆里装着绿色冒着热气的粘稠液体。Cindy看见盆子里的东西时,眼睛惊恐地睁大了,身体拼命挣扎,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

两个刚刚一直闲着的白人此刻淫笑着上前按住她,女侍者戴上口罩和手套,利落地将绿色液体抹在她的阴毛上,又贴上了几块长长的白色布条。

几秒后,女侍者手法利落地将白色布条从前向后一撕,与此同时,其中一个白人把Cindy脸上的口球取了下来,她顿时发出了一声尖叫。

此时,她下身的体毛已经被拔掉了大半。女侍者又把周边的漏网之鱼用同样的方法拔干净,就推着小车离开了。

一个男人又给Cindy戴上了口球,同时伸手下去捏着她阴部刚刚露出来的嫩肉。Cindy的腰部扭动了几下,大腿微微颤抖着。

「伙计们,这母狗要发情了!」那个男人哈哈大笑着,拿起一把多股皮鞭,狠狠地抽打着Cindy阴部还微微发红的嫩肉。

刚刚经历过脱毛的嫩肉将鞭打的疼痛放大了数倍,Cindy的身体不时的扭动、绷直,外阴更是剧烈地收缩着。不一会儿,一股股液体喷涌出来,弄湿了持鞭男人的衣服。

「敢尿我身上,打死你个贱人!」那男人勃然大怒,用被Cindy体液沾湿的皮鞭朝她脸上抽去,立刻在她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

我紧紧握着手里的杯子,不着痕迹地往沙发里面缩了缩。

当这个被Cindy的尿液弄脏了衣服的男人在她身体上出气时,Vivian的日子也没太好过。好在她本来下体毛发稀疏,逃过了被拔毛的命运。可惜刚刚抽打她的两个黑人也不想让她的小穴闲着,于是她的后面被塞进了一条毛茸茸的肛塞尾巴,前面则塞着一根旋转震动的巨型假阳具。Vivian脸色潮红,眼神迷离,喉咙里发出既痛苦又享受的声音。

黑人本来是想折磨她,没想到竟然给她享受了去。两个人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于是其中一人把Vivian阴道里的假阳具拿了出来,另外一个人则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两个夹子,把Vivian两颗坚硬挺立的乳头夹了起来。

Vivian感觉下身那个庞然大物突然没了,不由得更加卖力地摆动起腰肢,小穴一张一合,似乎在渴求着填充物回来。可下一秒,胸前传来的剧痛就让她激烈地挣扎起来,发出沉闷而痛苦的哼声。

两个黑人对她的反应很满意,用蹩脚的中文问道:「想不想舒服?」

Vivian拼命点头,还呜呜地说着什么。一个黑人把口球从她脸上取下,她立刻咳嗽起来,鼻涕和口水都流到了胸脯上。黑人把口球扔到一边,脸上满是嫌恶。

「痛…痛…」Vivian一边流着口水,一边神志不清地说着。

「给她解绑,让她趴在地上。」云如圭指了指Vivian,脸上露出一丝兴味。

黑人依言松开了Vivian身上的束缚,抓着她的头发让她跪趴在地板上。她高高翘起的屁股对着我们,毛绒尾巴一晃一晃的,倒是真的很像一只母狗。

旁边的Cindy已经晕了过去,地上有一滩淡黄色的水迹——她又失禁了。

房间里飘散着一股淡淡的骚臭味,让云如圭很是不悦。他示意那个鞭打Cindy的男人把她带走,于是三个男人一起把Cindy坐着的椅子推到隔壁房间,继续着他们的侵犯。

「你。」云如圭长腿一抬,用皮鞋的鞋尖点了点Vivian的头,「过去舔干净。」

Vivian尖声哭叫着,不肯就范,结果被一个黑人从后面猛踹一脚,整个人扑到了Cindy留下的尿液里。

骚臭的尿液沾到她的身体上,她尖叫着想要躲开,却被黑人按住脑袋,整个脸都埋了进去。

「舔干净,我就让他们把夹子拿下来。」云如圭的语气平静地好像在买东西一样。

她全身颤抖着,只好听话地去舔地板上的尿,不停地干呕。

等Vivian把地板上的尿液清理地七七八八,云如圭果然没有食言,让人把她乳头上的夹子取了下来。Vivian伏在云如圭的脚下,不停地颤抖哭泣。

「把她的头抬起来。」云如圭示意那两个黑人,其中一人走上前来,拉着Vivian的头发把她的头抬高。

「听说,你说过一个人有艾滋病?还传染给了我?」云如圭接过黑人递过来的马鞭,在Vivian的脸上温柔地划着圈。

Vivian转过头来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惊惧。这一眼,让我全身发冷,抓着果汁的手指节发白。

「啪!」云如圭手中的鞭子毫不犹豫地打上了她的眼睛,Vivian哀嚎了一声,双手捂脸,在地板上痛苦地翻滚。

「回答我的问题!」

「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放了我…」Vivian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语,只能不停地道歉求饶。

「放了你?好啊,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把这些外国人伺候舒服了,我就放了你们。」云如圭的声音温柔,却无比残酷。

「够了。」我突然出声。

「什么?」云如圭这才发现我一直都没有吭声。

「我说,够了。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们?」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云如圭极力压制着情绪,声音有些颤抖:「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死在她们手里?」

「我这不是没死吗?」我小声说。

「如果你死了,我会把她们抽筋扒皮,然后送下去给你陪葬。」云如圭的眼里渐渐泛上了猩红色,紧紧抓住了我空闲的那只手。

「就算是这样,那动手的也不是她们。是不是你觉得女人比较好欺负?」我抬起头,与云如圭对视。

「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形象?」云如圭哑然失笑,「这两个,不过是开胃小菜罢了。」

话毕,几个人推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十字架走进房间,而十字架上绑着一个只穿着内裤的半裸男,赫然就是那天试图侵犯我的中年白人。

他的双臂打开,一边一个被绑在十字架的横梁上;双脚则并在一起,固定在十字架底部;他的脖子被一条细细的皮带同十字架绑在一起。皮带仅仅留了一点点空隙给他呼吸,看得出来,只要他稍一挣扎,皮带就会紧紧勒住他的咽喉。

如果那些男人对两个女的下手还算客气,对这死胖子就是毫不留情。他的身上全是青紫和血痕,脸被揍得像个猪头,牙齿好像还掉了几颗。他还没有失去意识,只是拼命向后仰着头,生怕被皮带给勒死。

「这是给你准备的。」云如圭打了个手势,刚刚的侍者便撤下了茶几上的红酒和食物,转而摆上一件件道具。有各式各样的皮鞭、蜡烛、面罩、锁链、绳子……

「好好玩。」云如圭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我却无法回应他的好意。

「云如圭,我不想放过他们。」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但是我希望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是以这种方式。」

「法律的制裁?」云如圭的声音里满是嘲讽,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你所谓的法律制裁,就是让那两个女人在拘留所里住几天,然后以证据不足不予起诉的名义释放;而这个差点奸杀了你的杂碎——」他轻蔑地看了那个中年白人一眼,「因为你没有死,他只会被驱逐出境,回到他的母国继续过逍遥自在的日子。」

我低垂着眼睛没有作声,因为我知道他说得是对的。可惜,我到底还是那个有些胆小怕事的杨大伟,无论如何也无法对别人做出这样的事情。

「柳依依。」云如圭拿走我手里被我攥得有些温热的果汁,放在茶几上。「你记着,如果别人欺负你,就给我百倍千倍地还回去!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我的心蓦地漏掉一拍。

「云总,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承受不起……」我的鼻子酸涩地厉害,连声音都发抖了。

「我对你好,你还不开心吗?」

「开心。」我擦了擦眼睛,手背有些湿,「可是我不喜欢这种重量,我觉得我不配。」

我说话时,手依然被云如圭紧紧攥着。一丝丝痛感从我的手腕处传来,我却有些麻木。

「柳依依,这次我先原谅你,以后不准再说这种话!」云如圭拽了一下我的手腕,把我紧紧抱在怀里,与我额头相对,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眼里的猩红。「你不喜欢这里没关系,我现在带你上楼去,好吗?」

侍者已经识时务地让人把十字架推走了。云如圭抬起头说道,「叫几个鸭子去搞他,搞完给我扔出去!」

侍者低低地应了一声,就带着人离开了。

「我们去楼上,好吗?」云如圭依然把我紧紧地扣在怀里,嗓音暗哑又性感,修长的手指插进我的头发,轻柔地抚摸着。

「云先生,」我的嘴唇此刻似乎有千钧之重,「今天,你想要我几次都可以。但是,从明天开始,我们各走各路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