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yyhnxx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yyhnxx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上海辣妈(三叔公的性福生活) 上海辣妈(三叔公的性福生活)

    “哎,妻子,说说怎么今天晚上这么胆子大了。”我有些好奇的,“以前你什么时候都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因为我找到了可以过一辈子的人啊。“她看向我,仿佛忽略了我手指在她双腿间的扣动,”我打小就知道这身材就是招蜂引蝶的身材,所以一直都藏得好好的。“她深情的看着我,”如今我有老公了,就可以不用再藏了。“她调皮的伸出小舌尖在我赤裸的胸口舔了一下,”你有一个尤物妻子,要小心哦。敢不对我好,或者对不起我,我就给你戴绿帽子。”

    yyhnxx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上海辣妈(三叔公的性福生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上海辣妈(三叔公的性福生活)》,是作者yyhnxx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哎,妻子,说说怎么今天晚上这么胆子大了。”我有些好奇的,“以前你什么时候都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因为我找到了可以过一辈子的人啊。“她看向我,仿佛忽略了我手指在她双腿间的扣动,”我打小就知道这身材就是招蜂引蝶的身材,所以一直都藏得好好的。“她深情的看着我,”如今我有老公了,就可以不用再藏了。“她调皮的伸出小舌尖在我赤裸的胸口舔了一下,”你有一个尤物妻子,要小心哦。敢不对我好,或者对不起我,我就给你戴绿帽子。”

《上海辣妈(三叔公的性福生活)》 17 免费试读

不知不觉,又3个月过去了,天气开始渐渐变冷,妻子也似乎渐渐恢复了正常,我们一家又像回到了过去的小日子,温馨而甜美,但却少了一点点激情,就连两人性爱也变得没有规律起来,甚至有时显得匆忙而索然无味,我们应该都意识到了,只是彼此都没有去讨论这件事,很默契的回避了这个话题。

算一算,三叔公也有快2个月没来我们家了,也一直没跟我联系,这让我又开始有些好奇了。

“最近三叔公在忙什么啊?怎么好久没来我们家了。”这天晚饭时,我突然问。

“他能有什么忙的。”妻子嗤了一声。

“你怎么显得对他有很大意见似的?”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我能对她有什么意见?”妻子说,但语气里的情绪却更加明显了。

“感觉就像你在吃醋一样。”我呵呵一笑,却把妻子吓了一跳。

“你胡说些什么啊?!”她显得有些反应过度的略显激动。

“开个玩笑呢,别激动。”我笑了笑,“说真的,他最近都在干什么?连我电话都不打了。”

“他忙着呢。”妻子没好气的。

“忙什么?你不刚说他能忙什么吗?”

“他忙得都是些不正经的。”

“不正经的?”我一愣,“他不会去嫖娼了吧?”被妻子白我一眼。

“他在忙着泡妞呢。”

“泡妞?那个徐夏梦吗?”

“不是。”妻子否认了,“似乎他把别人搞伤心了。”

这件事其实我隐隐知道,那时候三叔公刚干了妻子几次,以为会有长期关系了,就拒绝了徐夏梦,只不过我当然不好去追问,只能换个问题:“那是谁?”

“我们许总你知道吧?”

“不会吧?”我大吃一惊,“就是几乎在公司解救了你的那个离异女老总许妍?”妻子点点头。

“这不可能吧,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怎么可能在一起?”

“也不能算在一起吧,许总对他印象蛮好的。”

“不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实在太意外,“你们许总多大?三叔公多大?”

“许总41了。”妻子说。

“啊?她有40多了?”我有些意外,还一直以为这个离异少妇最多35、6呢,“也比三叔公小了快20岁吧,何况,你们许总多有钱啊,资产不说过亿,几千万是绝对有吧,看得上三叔公这个穷屌丝?”

“也不能说看上吧。估计两人都有顾虑。”

“那你下次去问问罢。”我的话换来妻子一个白眼,我这才想起来,妻子已刻意的躲开三叔公了,我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不过,如今三叔公有了爱慕的对象,应该不会再对妻子垂涎三尺了吧,我想。

“我这不也是关心他吗?”

“那你怎么不自己去问?”妻子不悦的。

“我这不最近公司事有点多吗?而且这种事一般同性之间还不好说,你作为孙媳妇儿去问,他好说一些。”在我的反复劝说下,妻子答应明天抽时间去问问。

在接下来的闲聊中我了解到,三叔公跟许妍交往也差不多1个多月了,虽还没正式确立关系,不过已经偷偷吃过几次饭,看过一次电影了。许妍今年41,近42了,离婚5年,独自带了一个14岁的儿子。14岁正是叛逆的时候,这让我对三叔公跟许妍的前景不是很看好,至少来自许妍儿子的阻力估计就会很大。

晚上,我发现妻子翻来覆去的久久没有入睡,她在担心什么,还是在纠结什么吗?我装作入睡了的,没有问她,就当做是这平静日子的一次大考吧,我想。

然后渐渐的入睡了。

第二天上班后,我给妻子打了电话,问起找三叔公了解与许妍的事,妻子回答还没来得及去,准备中午吃完午饭以后再去问。

中午吃完饭后,一般公司的人都会在自己座位上休息1、2个小时。我百无聊赖的将座椅半放倒,躺在上面翻开了手机,接通了妻子公司地下车库监控室的监控,倒不是有别的想法,如今这就像每天都要翻番微信,成为了一种习惯似的,每天都要登陆上去扫一扫。这大白天车来车往的,我也不操心三叔公会胆子大到在这里对妻子怎么样。

12点20的时候,妻子穿着一身工装坐着电梯下来了,走进了三叔公居住的值班室,三叔公没在值班室,他值班室的卧室里我没偷偷安装摄像头,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不过我发现,妻子走进卧室里去找三叔公,进去不到一分钟,忽然有些狼狈的退了出来,没多久,三叔公耷拉着脑袋也走了出来。

妻子气恼的抱胸站在监控室里:“你…你也太为老不尊了,怎么能大白天的在卧室里……这还是我,要是进来的是别人,我看你那张老脸往哪儿放!”

我悄悄戴上的耳机里妻子的声音,这是怎么了?妻子一副像做了奸似的。

“我哪知道你这个时候会来?”

“我为什么不能这个时候来?”

“你不都好几个月没进我这个门了吗?平时也没什么人来。”

“那你也不能不反锁门的躲在卧室里…那个啊?”那个词妻子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来,这让我更好奇了,三叔公刚在卧室里干了什么,让妻子这么生气。

“而且…而且还是对着我的照片。”这才是妻子生气的地方,也让我恍然大悟,估计是妻子走进卧室去找他时,他正对着妻子的性感照片打手枪呢。

“我…我这也是……”这样被逮住,三叔公也觉得很没面子,“这不没办法吗?憋不住了……”

“你少来。”妻子打断了他的话,“你最近不跟许总打得火热吗?怎么不找她?”

“这哪跟哪啊,她一个千万富婆,怎么可能看上我。”

“你少装蒜,我都看见了,俩人还偷偷去吃饭看电影。”妻子的语气让我感觉有些不对,怎么这画风有些奇怪?不应该是妻子气恼三叔公的为老不尊吗?怎么……

“那也就只限于这个好吗?”三叔公垂头丧气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叛逆的儿子,我们吃个饭都只能偷偷摸摸的。”

“你也别怪别人儿子,就算别人没儿子,你那身板能行吗?”妻子冷笑一声,“人家如狼似虎,不生生的榨干你。

“”我行不行你还不知道。“三叔公嘟囔着。

“你……”妻子的脸一下就红了,“为老不尊!”

“我这也是正常生理需要好吧,怎么就为老不尊了。”三叔公有些不服气的,“我要是去找小姐,乱找女人,那才叫为老不尊呢。”

“难道你这么久就没找过?”妻子绷着脸问。

“我哪天不是在这儿值班?我找没找你会不知道?”

“我哪儿知道。”妻子眼神闪烁的。

“我跟许总去吃饭、看电影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你都能发现,我找没找小姐你会不知道?”三叔公的眼神又开始带有几分进攻性。

“那…我那是偶尔看到。”妻子争辩道,“再说,不找小姐,大白天打手枪一样是为老不尊。”

“别一口一个为老不尊,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我怎么知道。”妻子开始有些慌乱。

“你知道。”三叔公坚定的。

“不知道。”妻子语言闪烁,眼神飘离起来。

“你知道。”三叔公盯着妻子,“其实你就能解决。”

“我跟你说过了,我绝对不会再和你做的。”妻子像被踩中尾巴一样的差点跳起来。

“不用做,也可以解决。”三叔公还是盯着妻子。

“你…你可别想我给你…打手枪。恶心死了。”

“也不用你打手枪。”

“那…那……”妻子结结巴巴的。

三叔公凑过去,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妻子的脸刷得一下就红彤彤的了。

“这跟和你做有什么区别。”妻子羞红着脸,却没有发火。

“我肯定不进去。”三叔公信誓旦旦的。

“不行。”妻子摇摇头,“我跟你说过,我已经发誓不会再对不起阿飞了。”

“这也不叫对不起是吧。“三叔公拉过妻子的手,妻子挣扎了一下,没挣脱,也就没再强力挣扎,”你们在职场上,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你洁身自好,被人占便宜,吃豆腐的时候还少吗?“

”你胡说。“妻子一愣,否认道,只不过依我对她的了解,这就是她底气不足的一个表现,否则她早都一大堆反驳的话了,这让我心里一跳,以前从未知道妻子还会有这样的经历:被别人占便宜、吃豆腐。

“我可没胡说。”三叔公拉着她的手伸到自己胯下,那里还隆着一个大包,“我都撞见过,有男同事摸你屁股。”

“那…那是别人开玩笑呢。”妻子有些急了。

“帮我一次吧。”三叔公拉住她的手在自己的大包上摩擦,“当解决一个老男人的困难。”

“你找你相好的去。”妻子没好气的,触到三叔公的胯下时,被电到一样的弹了一下,也没缩回来。

“可我想得是你。”三叔公定定的看着妻子,让妻子低着头不敢回视他炙热的目光,只是低头看见的却是自己的手被拉住在三叔公的裤头摩擦,虽说是被拉住的,可那是手腕,此刻她的手掌却是自己微微合拢的将三叔公的隆起顺着那根长条包在手心里,算是轻轻抚摸了。

似乎没想到自己会不由自主的这样,妻子吓一跳,赶紧松开,想挪开手,却被三叔公死死摁住。

“你跟她也是这样甜言蜜语的?”妻子的手又回到了三叔公的裤头上,她只好用问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她跟你不一样。”

“是啊,她是你女朋友。”妻子的这话让我听出一丝酸味。

“算不上,别人那条件怎么看得上我。”三叔公自嘲的,“可能觉得我这人比较可靠吧,先做个备胎。”

“切”妻子嗤之以鼻,“怕是连备胎都算不上吧。”

“这个倒还是能算吧。“三叔公挠挠头,“毕竟都……“他忽然打住了。

“都什么?”

“那…没什么……”三叔公言辞闪烁的。

“都怎样了?”妻子伸在三叔公下面的手忽然一用力。

“别别别,要坏掉的!”三叔公吓得大叫,“你不要用,别人还要用呢。”

“你——!”妻子显然有些生气了,“你跟她都做了?”

三叔公点点头:“不然呢?你那么坚决的要跟我一刀两断。”

“你……”妻子再气恼,却发现自己实在没有发火的理由,“那她现在算什么?你的姘头?”

三叔公猛地将妻子拉进了怀里抱住:“你生气了?”

妻子忽然清醒过来一样,试图推开他,但哪有三叔公力气大。

“其实我只和她做过一次,那次她喝醉酒了,我没忍住,但做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你。”三叔公吻了吻妻子的头发,“我们回家好不好?”

这句赤裸裸的话让妻子满脸通红,嘴里还在抗拒着:“我说过不会跟你……”

“不进去!”三叔公发誓一样的,“只要你不同意,我绝对不进去。”

妻子想了想,没有回答,而是长久的沉默了。

“飞仔在公司上班吗?”许久以后,三叔公悄悄问。

妻子红着脸低着头用低到不能再低的声音回答了一句:“嗯。”

妻子的回答让三叔公大喜过望:“走!”他兴奋的拉着妻子就要往外走。

“松开我,别人看见像什么样子。”妻子嗔道,“我又不会跑。”

显然,妻子的这次大考在我眼里是不及格的。我有心给妻子打个电话,暗示什么,却想起三叔公说到妻子在公司被吃豆腐的事,其实在我公司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毕竟现在这个社会,男女之间宽泛了很多,同办公室的男女偷偷打一炮也经常有,只是没想到妻子也会有这样的经历,以我的估计,跟别人上床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不然她不会因为三叔公的事受那么大的煎熬,但究竟到了什么程度,这让我有些好奇,也觉得,嗯,蛮刺激的。我放下了手中已拿起的电话。

我去了技术校验室,在那里由于涉及客户的一些隐私,但凡需要进行监控设备校验检查时,都是每个业务员单独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面就一个电脑桌、一把椅子。

半个小时以后,我家的电脑监控画面里,客厅门开了。他们俩竟然还是打的回去的。

画面里是三叔公先进的门,跟在后面的妻子有些不自然,不过关上大门时,还是没忘记把门给反锁了。

进门后的三叔公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妻子转身走来,看看他,想了想说:“你坐下来。”家里的设备明显要比监控室的好,耳机里的声音清晰很多。

三叔公没明白,妻子指了指沙发前的地下,我们习惯在客厅沙发前放个地毯,这还是我从新疆带回来的。三叔公这才了然的坐在了地上,背靠着沙发。

妻子也没去换衣服,就穿着她那身公司的工装:黑色工装裙,白衬衫,黑色小西服。见三叔公坐好,妻子款款的走到三叔公身边,看似还有些犹豫:“你答应我不能进去的。”

“嗯嗯”三叔公满怀期待的答应她。

“那你躺好,没我允许,双手不许碰我!”妻子又强调一遍,三叔公连忙点点头。妻子这才分开双腿准备横跨在三叔公的身体两侧,不过因为是窄边工装裙,裙子下摆给绷住了,她跨出的右脚一下没跨过国三叔公的两条腿,一脚踩在了三叔公的双腿中间,吓得三叔公整个人往上缩了缩:“你要不愿意,也别让我当太监啊。”

妻子白了他一眼,显然不认同他的玩笑,又再次强调了一遍:“你可以摸你自己…”她红着脸停顿了一下,“也可以自撸。但没我允许,不许摸我,更不许进去。”三叔公再次肯定的点点头。

妻子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做了一件让三叔公和监控另一头的我都瞠目结舌的事:她缓缓将自己的窄边工装裙下裙边给拉了上去,一直拉到了大腿根部,挂在了臀部上方,露出了她白色的棉质内裤,两腿分立在三叔公身体两侧,就那么站在三叔公面前。

她要干什么?这或许是此刻我和三叔公共同的疑问。因为客厅暗置的监控头位置较高,有的部位不是看得很清。我想了想,这个时候俩人注意力都在这禁忌的游戏上,于是决定冒一次险。几年前,我一时心血来潮,买了一套XBOX的体感游戏,自带的摄像头此刻就正对着两人,而且位置不高,我远程登录了Skype。

当我调出XBOX的画面时,妻子依旧站在那里,上半身衣装完整,下半身却是裙子撩到了腰部,只穿着内裤的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从XBOX的角度看出,妻子的双腿又直又长,撑在圆润肥美的屁股上,比例简直协调的一塌糊涂,让人不由自主的就容易性奋起来。

就像在等我调好各个角度的视频一样,妻子终于再一次的深吸了一口气:“不许碰我!”然后她跨脚往前了几步,本来直着头扫视妻子的三叔公因她身体的靠近,不得不将头倒靠在了沙发上,而妻子的双腿也就停在了沙发边,然后小心分腿跪在三叔公头两边,这样一来,她的白色内裤就停在了三叔公的头上方,不到1尺,这个距离,要纤毫毕现了吧。

“手不许碰我啊。”妻子说,然后臀部缓缓往下沉了下去,竟然主动将私处送到了三叔公的嘴边,尽管还隔着一条棉质内裤。

我能看见,仰着头的三叔公果然信守诺言的没有碰她,而是张开了嘴,隔着内裤将她私处含住。

“嗯”妻子身体一颤,轻轻哼了一声。

我的大考完全失败了,这几个月与其说是回归正常的坚守,不如说是妻子体内火山的集聚,到今天,终于再也无法抑制的要爆发了吗?还是会真如她之前反复强调的:会守住最后的底线,就当这跟平时在公司被人吃豆腐是一样的?只是,在公司里,她也会这样把私处凑到别人嘴边吗?我脑子一片混乱的点燃了一颗烟,我忽然发现,在一起十多年的妻子竟还有如此多我不了解的地方。这让我异常郁闷。

三叔公显然已经把舌头伸出来了,隔着内裤顺着依稀能够感觉到的沟槽刮扫,妻子低声哼哼着,臀部不由自主的前后蠕动,以迎合三叔公的舌头,不一会儿,即便是隔着内裤,她也被三叔公灵动的舌头给舔得不能自己了,蠕动都无法进行的停在那里,上身不安的扭动抖动着,下半身还尽力保持不动,显是让三叔公舔得舒服了。

不过这样保持仰头隔裤的舔弄,显然很耗力气,舔了一会儿后,三叔公舌头就有些累了,收了回去,而对着上方她的私处吹了几口热气,吹得妻子身体又一扭。

似乎也觉察到三叔公有些累了,妻子滑下了沙发,俯首看着依旧保持仰头看她的三叔公。

“你跟她做了几次?”她忽然问,还带着几分喘。

“就那一次。”三叔公回答,因为是仰头,声音有些怪,“那次都是她不很清醒的,也是那次以后我们才开始有交往的。其实我那也是没办法,你不肯给我,要和我划清界限,我实在憋不住了……”

妻子伸出一根手指挡在了他的嘴上:“不许说了。”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将头凑了下去,三叔公喜出望外的张开了嘴,眼看妻子要主动吻上他了,妻子却一个躲闪,轻轻咬在了他的下巴上。

“惩罚你的。”妻子的声音略显嘶哑低沉,而显得糯糯的,我想此刻的她,一定已经是眼神水汪汪的,眉目含俏,满面桃花了。

咬了一下三叔公的下巴后,妻子身体继续下滑,跪在了三叔公前面,第一次主动的轻轻吻着三叔公的下巴、脖子、肩膀,但却没有继续下去,也因此,背对着我的镜头清晰无比的展示出了她高高翘起的屁股,紧裹的白色棉质内裤勾勒出她臀部紧致的曲线,双腿含处,一条被浸湿的水痕呈长条状的贴在她的肉上,似乎连几条纵横的沟壑都勾出来了。

三叔公有些忍不住了,想去摸她,手刚到她臀部上方,还没摸到,就被妻子觉察到了,一手拍开:“说了不许碰我。”

“可我难受。”三叔公委屈的。

“哼。”妻子有些得意的,似乎想让他更难受,她站了起来,双手伸到脑后捋了捋头发,胡乱的扎个发髻盘在头上,然后弯腰脱去了自己的内裤:她的下身一下光溜溜的了。

看着三叔公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妻子略显羞涩的一笑,手指一曲,指尖上的内裤已掉在了地上。

“咕噜。”三叔公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妻子再一次如之前穿着内裤一样的,手卷着工装裙摆,赤裸着下身跪坐在了三叔公的头上。

“哈啊……”她无比舒爽的轻吟了一声,那是三叔公的舌头又一次扫过她的私处,只是这一次,没有了内裤的阻隔。

从我的视角看去,妻子宛若一只巨大的青蛙盘坐在三叔公的头上,身体由最初的蠕动,变为了慢慢的耸动。肥美的臀部像极了一只倒扣的多汁艳媚的水蜜桃,下方扩展出惊人的圆润弧线,扣在三叔公头上,而上方,急剧收拢的曲线隐没在她黑色的裙摆里,温润如玉、洁白耀眼的光洁丰臀与黑色的裙摆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视觉差,而更冲击人视觉的是,此刻,三叔公头上这个光着下身将私处送到他嘴边耸动的女神,上半身还是衣装整齐的,反倒营出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淫靡氛围,让我胀的厉害,仿佛实地看到了一部精品岛国动作片,只是主角是自己的妻子。

三叔公显然也是胀的厉害了,没敢伸手去摸妻子,就拉开了自己的裤链,将早已急不可耐的金箍棒给放了出来。好家伙,虽然已见过几次,可还是嫉妒了,在深蓝色裤子的映衬下,三叔公硬到可以树在空中的肉棒显得更加巨大了,有些吓人,在中国人里,怕是难得的巨物了吧?他握着肉棒摸了摸,不敢太过刺激自己,以免控制不住,手又松开了,没有支撑往后倒下的肉棒吗,龟头直指他肚脐眼。

不知道屌大的男人是不是舌头也都长,反正三叔公时这样,舌头伸出老长的一直在妻子赤裸的下身舔,节奏不快,但每一次都会从最底处一直舔到最前方,而且每舔一次,他的喉咙都要吞咽一次,因为是仰着头,吞咽会比较困难,也会异常的明显。

妻子手卷着自己的裙子,脸上表情曲扭着低头看向下方,或许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有一天这样淫荡的主动骑坐在别的男人的头上,把私处送到别的男人的嘴边,舔啊、吸的。她哼哼着,每一次被舔过,,敏感的身体都会被刺激的往上缩一缩,但很快又舍不得的送回去。从上方的监控头里可以看到,三叔公的嘴部一片亮晶晶的,接着鼻尖也湿了,到后来是鼻梁,都是湿漉漉的一大片,足见妻子的兴奋程度。

记得有人说过:压抑的太久,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发。妻子显然是后者,尽管让我心酸,却也有几分庆幸,这也算是及早发现她其实已经压抑了很久吧?与其死亡,不如爆发。

“哼…吼…哈啊……”妻子的身体都有些歪了,因为要主动的将私处送上去,而且自己的臀部也越来越用力的厮磨,显得异常肥硕的臀部仿佛将三叔公整个头都盖了进去,让人担心会不会让他窒息,不过三叔公不时的吞咽动作让我知道,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或许他也正爽得不要不要的,不是身体的爽,更多的是妻子现在呈现的状态所带来的心理之爽,嗯,大概跟我此刻也是一样。

“啊——”妻子忽然一声娇呼,身体强烈的一震,屁股猛地抬了起来,上身几乎快趴在了沙发上,这个姿势她保持了足足有十几秒,才正喘息中渐渐恢复过来。

“你舒服吗?”她低头问三叔公。三叔公点点头。

“你个老骗子。”她笑了,竟然笑了,笑得那么妩媚娇俏。

“我是真的……”

“不许骗人。”妻子的俏语竟带有几分撒娇,让三叔公一时痴了,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满面含春的妻子,贝齿轻咬着红唇看着身下如痴如醉的三叔公,犹豫了一下,还是俯首下去,这一次她是主动的吻住了三叔公,而且唇一接触到三叔公的嘴就是法式亲吻,檀口一张,灵动柔腻的小舌就伸进了三叔公的嘴里,被三叔公无比惊喜的给含住,一阵吮吸。

监控画面里,妻子捧着三叔公的脸,两人在忘情的亲吻,彼此的舌尖如跳舞一般反转纠缠着,即便三叔公有些猥琐的将舌头伸过来,妻子也第一次会主动的含在小嘴里,这一次啊,三叔公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妻子,却让妻子拉住了他的手,嘴也离开了。

妻子的脸从绯红变为了潮红,媚眼如丝,眼神迷离的看着三叔公:“我们说好的,你不能碰我。”

“可……”

“不许碰我。”她撒娇似的阻止了三叔公的话,身体则慢慢的贴着三叔公往下滑,洁白的屁股滑过处,不时让三叔公的衣裤现出打湿的一团团水渍。

在三叔公喜出望外的不由耸起屁股准备用肉棒迎接那甜美的蜜穴时,妻子的手却反手握住了他向上翘起的肉棒,一拨,避开了被捅入的危险。

“嗯哼……”妻子一声轻呼,她的屁股到底了,卡在了三叔公高高指向前方的肉棒上。她有些担心三叔公不守诺言,再次反手伸到背后,握住了三叔公肉棒的前端,然后屁股卡主三叔公的肉茎,顺着硬邦邦的杆子开始慢慢前后摩擦——原来,她是想用这种办法让三叔公达到高潮。

“吼!”显然三叔公也是第一次用这种姿势,兴奋的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嘶吼。

妻子洁白的屁股开始一松一紧的厮磨盘旋,屁股的挤压处,一根被压横了的肉茎探头探脑的从妻子屁眼下方伸出来,妻子伸过手去握住,以免它调皮的不小心跳进自己的身体,却见小手握处,尽是一片滑腻腻的,手与龟头间扯起一片滑丝。

“啊……”妻子低呼着,屁股前后耸动,而诡异的是,她的上半身依然衣装整齐,而三叔公也信守着诺言,双手抱头,欣赏着面前拥有魔鬼身材的绝品人妻在自己身上忘我的耸动厮磨。

这样的姿势对妻子来说也是第一次,而且恐怕甚至比三叔公快感还来得快,毕竟,男人只要不进去,没刺激到龟头,只要硬度够可是能够玩很久的,而女人不同,因为外阴的刺激,很多时候不用进去只要气氛够,都能达到高潮,而此刻,妻子用阴户卡住三叔公的阴茎厮磨,就相当于媚肉含住了阴茎,即便没进去,也因为兴奋打开的阴门翻出了暗藏的肉芽。

须知这肉芽更是敏感,卡在圆柱形的肉棒上没磨几下,妻子几乎就泛滥了,刚开始还记得反手握住三叔公的龟头,免得插进去,没几分钟,就有点不能自己了,双手撑在三叔公的肩上,用力而快速的卡住肉茎摩擦,她的反应甚至比三叔公还大,整个身体都躬成了S型,屁股耸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在忘我的摩擦中,妻子也没注意到自己屁股耸动也不自觉的越来越靠后,她的身体早已背叛了她的心。

“哈啊——”

“吼——”

两人忽然同时不同样的一声长呼。

三叔公时满脸的满足。而妻子的表情有些奇怪,皱着眉,带些惊讶,又有些呆萌,还有些意外。那是因为,由于妻子屁股耸动的幅度过大,手又扶在了三叔公的肩上,没去把握后方,一不小心,她自己将三叔公半根旗杆给含进了体内。

“啊…你不守信用。”妻子轻吟了一声,娇嗔的。

“不是我,我没动。”三叔公无辜的挥挥空着的双手,脸上却是胜利的笑容。

妻子刚想说什么,忽然身体一颤,眉头一皱,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那是三叔公乘势屁股往上一送,他巨大的肉棒已无比顺畅的全根而没。

三叔公屁股挺起的保持了几秒钟,终因不能持久的落下,让他意外的是,妻子的身体也随之跟着他的肉棒落下,仿佛含住了舍不得吐出来一般。

“你不守信用…啊——你别动……”妻子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异样,赶紧想起身将三叔公的肉棒给拔出来,被三叔公发现了,又迅速的往上一顶,顶得妻子一阵花枝乱颤,双脚刚撑成蹲的姿势,就再也起不来了,因为三叔公的手伸到了她的臀前,像抬起她的屁股一样,肉棒毫无征兆的就开始了快速的上下抽插。

“啊…你不能进……吼啊……三叔公…你是个骗子…呜呜……不要插……”妻子哭了,却听不出是悲伤,还是放纵的舒爽。

在三叔公强有力的抽插下,刚开始还能保持下蹲姿势的妻子,很快双腿就无力的曲摆了下来,变成了坐在三叔公身上,无意识的耸动着,那是在迎合三叔公的抽插,嘴里啊啊的呻吟起来。

这样插了一阵,三叔公觉得有些不过瘾,竟原地抱起她坐到了沙发上,一坐下来,妻子就自己主动的开始上下起伏起来,虽然幅度不大,但却是主动的,她也早忘了自己之前的坚守,一边自己起伏着,一边任由三叔公一颗一颗解开了自己的衬衣扣子,很快妻子带着淡绿色胸罩的伟岸就露了出来,三叔公猴急的来不及到她背后去解暗扣,直接将手指从乳罩底部探进去,往上用力一番,那对足以让任何正常的男人迷醉的丰乳就弹动摇曳着露了出来,三叔公一口就含了上去,想也是想得狠了。

三叔公贪婪的含着妻子的一颗肉头,舌头狂乱无序的在乳晕乳头上四处扫荡,一只手在妻子另一边乳房上狠狠的揉动着,原本浑圆的乳球在他手中不断变化着形状,似在揉老面团一般,三叔公揉搓的是那么用力,以至于妻子粉白的乳房上都印出殷红的手指印,可见他抓捏的是多么疯狂,而这痛楚背后的狂热却似乎让妻子更兴奋了,她终是沉溺于这种激情的。

她的下体紧紧含着三叔公巨大的肉棒,全力的、深深的含住,厮磨耸动的是那么忘我而激烈,以至于屁股都夹起了褶皱。她身体深处躲藏的媚肉也都被吸引出来了,随着三叔公肉棒的抽插,每一次退出大半根时,妻子私处深藏的媚肉都像贪吃的小嘴一般,含着肉棒被带出,包裹的紧致而严密,似乎不想放过那巨大肉棒任何美味的地方,妻子浊白的淫水像决堤般的被每一次迷情的抽插带出,连三叔公肉棒下方暗黑的弹丸都打湿了。

妻子几乎完全的释放也让三叔公更加兴奋,他放弃了进攻妻子的丰乳,双手箍住妻子的纤腰,开始快速抽插,频率之快,让人眼花缭乱,幅度之大,让人瞠目结舌,两人的身体间仿佛被一根圆形连杆相连,插入时无影无踪,抽出时黝黑巨大,因为很长,所以很耗体力,却让作为“第三方”的我感觉更有感觉,这种每抽出一次都要持续一个时间过程的性爱才是真的性爱吧。

妻子呻吟着,放纵着自己开始浪叫,在被三叔公翻过来压到沙发上以后,除了“啊…啊……”她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的身上,小西服和衬衣都还穿着,只是衬衣凌乱的散开着,乳罩还没解开的搭在胸上,腰间,窄边的工装群被卷成了布条,挂在腰间。三叔公半蹲在沙发边,握住妻子的纤腰,狂风骤雨般的大力鞭挞着她。

她的胸前一双巨乳,因为身体被大力的撞击而摇曳甩动,甚至在大幅度震动下还撞在一起,让妻子不得不伸手抱住胸,然而,三叔公太用力了,频率太快了,没抱几下,妻子就被干得无法抱胸,双手举过头顶抓住沙发,拼命摇着头,也不知是要三叔公停止,还是因放纵的快乐而无意识的甩动。

随着三叔公的抽动,妻子的上身高高的躬起,又重重的落下,口里的呻吟都带着嘶哑了,而今天的三叔公,或许也因为压抑期待了太久,异常的勇猛,本就巨大的肉棒更是威武无边,直抽的妻子咿呀乱叫,连汗水都被抽出来了。

妻子想抬起头看自己与三叔公身体的结合部是怎么在爱爱的,但刚抬起头,又被快速插入的巨大快感给刺激的倒了下去。三叔公像个上足了油的马达,在妻子的身上不知疲倦的抽插着,妻子被插得双腿分开高高抬起,每一次撞击都在摇曳晃动,但她毅然努力的分开着,这样,三叔公才插得更深。

我从未想到三叔公的体力会如此之好,也未曾见过妻子如此放纵激情的一面。

这一干,近40分钟过去了,已是秋天的房间里,却是狂热的,不知何时,沙发上的两人都已一丝不挂,汗水、淫水在两人身体间交织,老男人身下的妻子,兴奋的满脸绯红,连脖子都是通红的,嫩白的身上显出一团一团的绯色红斑,据说那是畅快到极致的一种表现。

大颗大颗的汗水湿了头发,杂乱的贴在妻子面上,她也无暇去顾了,随着身下仿佛永不会停止的“呱唧呱唧”声,她高高的昂起头,张开着嘴,却根本无力再喊出什么,而压在她身上的三叔公,身上的汗水也如泉涌般的留下,连屁股上也挂满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啊…啊…啊……我不行了……”终于,三叔公再也无法抑制龟头传来的极致快感,口里开始呻吟,那是他要到高潮的象征。

“不要…不要射里面…不要里面……”妻子嘶哑着嗓子。

“啊——”

两人几乎同时一声大喊,只是这一次,三叔公没有强行灌进妻子的体内,而是猛的拔出来,握住龟头不让它射,飞快的转到妻子的头部,然后狂射而出,一股股乳白色的浓精飙射在妻子的脸上,直至嘴上,此刻,妻子正因高潮而大口的喘息着,我能清楚的看见,一股精液都射向她张开的檀口,消失,尾端残留的小部分还挂在了她的嘴边,而让高潮懵炸了的妻子,已无暇去顾忌了,甚至还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然后继续张开嘴喘息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