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在本书的前期,主角对感情是会比较慢热的,大家看起来也许会有点郁闷。但到了三十四章,主角的欲-望觉醒后,主角就会开始他的猎艳生涯。笔者保证那内容绝对爽,并且绝对是无郁闷无漏女,尤其是接下来的番外篇后,本书将会是前所未有的爽,并且会把前期的少许郁闷全部修复回来。所以各位读者不要因为前期的小小郁闷就放弃这本书了,因为更精彩的内容在等着你。

    八方极乐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是作者八方极乐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本书的前期,主角对感情是会比较慢热的,大家看起来也许会有点郁闷。但到了三十四章,主角的欲-望觉醒后,主角就会开始他的猎艳生涯。笔者保证那内容绝对爽,并且绝对是无郁闷无漏女,尤其是接下来的番外篇后,本书将会是前所未有的爽,并且会把前期的少许郁闷全部修复回来。所以各位读者不要因为前期的小小郁闷就放弃这本书了,因为更精彩的内容在等着你。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第890章 免费试读

韩星露出个好看的微笑道:“秀云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秀云想不到刚刚才想起这个男子,转过头就见到了,禁不住惊喜道:“韩公子是你。”

随即又想起身处的地方,担心地道:“你怎会出现这里,要是被人看到可就糟了。”

韩星从容地道:“放心吧,我这次潜入皇宫,是受了皇上的委托,执行一项特别任务。”

顿了顿又道:“当然,我这任务颇为隐秘,还请秀云姑娘为韩某保密。”

“哦”秀云放下心来,随即便暗含羞喜的问道:“既然公子的行动如此隐秘,为何还肯现身与秀云相见,若有用得着秀云的地方,公子不妨直说出来。”

韩星哪会听不出最后两句根本就口不对心,只是想试探一下自己的来意,同时亦知道这是展开攻势的大好机会,“在下只是偶然看见秀云姑娘后,忽然生出一定要跟秀云姑娘见上一面,否则必将抱憾终身的感觉,于是连皇上的任务都只能暂时丢到一旁。”

挽着她纤腰的大手,暗暗发力将她往自己怀中拉去。

秀云本就处于对人生感到绝望的阶段,听到这让她动心不已的且拥有摄人魅力的男子对自己暗表爱意,那还拒绝得了,低呼一声‘公子’便顺着韩星的大手,小鸟依人般靠入他怀里。

韩星抱着秀云坐到石椅上,同时毫不客气地让她坐到自己大腿上,然后不给秀云抗议的机会,便封住了她的朱唇。

秀云立即神志迷糊,迷失在那甜美醉人的天地里。尤其韩星那抚着她大腿的手,更令她神魂颠倒。

韩星这一系列的动作,对于这个时代的女人来说其实相当唐突和失礼,那些家教甚严的男女甚至处于热恋阶段也未必敢这样亲热,更何况他们只不过是刚互表爱意。

但秀云却由始至终都未生出半点生气或反感的情绪,反而心愿诚服的任他摆弄,直到两张嘴依依不舍地开来时,她仍迷失在那甜美的热吻之中。

韩星柔声问道:“秀云为何深入一人跑到室外,不怕染到风寒吗?”

秀云眼中闪过恐惧之色,垂头咬着嘴唇,强装平淡的道:“觉得无聊了,便出来走走。”

韩星那会感觉不到她表面虽然平静,但全身肌肉都出于绷紧状态,显然她的内心正处于极为紧张状态。

韩星当然明白她为何有此反应,她能不惧风寒,自然是因为她修炼了天命教的媚术。而她又对自己生出了情愫,所以怕自己由此看出她的真正身份,然后鄙视和厌恶她。

韩星也不揭破,主动改变话题问道:“秀云在宫中的生活似乎很不开心。”

“呵……”

秀云不由得凄然一笑,并没有言语,也不需要言语。别说朱元璋根本不行,就算他行,对于一个未满二十的女子来说,嫁给一个年近七十的老头都开心不到那里。

韩星也并不是想要她的答案,自顾自的道:“若秀云不愿留在宫中生活,在下也是有办法救秀云安全离开皇宫。”

“真的?”

秀云惊疑不定的看着韩星。

韩星点点头,将朱元璋赐予他可以随意索要宫女的权力说了出来。

秀云先是一喜,随即便低落起来,道:“这恐怕不行,秀云虽未被正式册封妃嫔,但身份亦有别于一般宫女,皇上未必肯放人。”

韩星早把握到朱元璋的心思,知道朱元璋当日肯收下此女,纯粹出于充面子的行为,实际上对此女根本没什么野心,两天都懒得一见便是证据。“放心吧,只要你还没被正式册封为妃嫔,我就有信心能从皇上那里把你要过来。怎么,你不信吗?”

即使是那些正式的妃嫔,朱元璋心里大概也是不太在意的,只不过把妃嫔赐给人这种事是绝不可能发生。

秀云担忧地道:“公子的话,秀云自然是信的。只是公子虽得皇上宠信,但公子这样做恐怕会让皇上觉得公子恃宠而骄,日后会对公子不利。”

韩星知道这又是一个讨好美人的机会,故作深情地道:“只要是为了秀云,稍微得罪一下皇上也是值得的,况且这事虽然会影响皇上对我的好感,但绝不至于为此对付我的,所以秀云大可放心。”

“公子。”

秀云立刻被感动得无以复加。

韩星坦然接受了她的感动,然后又嘿然笑道:“只不过我若这头刚把秀云要去,转过头便放秀云自由,若被皇上知道了,那可大大不妙。所以秀云即使离开皇宫,恐怕亦无法得到自由,只能长伴在下左右,秀云愿意吗?”

秀云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道:“奴家的心意公子还不明白吗?还要这般试探奴家。”

韩星见她连自称都变了,不由得呵呵地低笑一声,凑到她耳边道:“是吗?那还不快告诉我,秀云这两天睡觉的地方?”

秀云知道他这是想要自己的身子了,不由得嘤咛一声,又依入韩星怀中不敢看他,但小手却往不远处的房间指了指。

韩星微微一笑,抱着她入房间后,直接放到床上,一边亲吻一边解开她身上的衣服。见她双目紧闭,娇躯微微发颤,便柔声问道:“秀云这是紧张呢?还是害怕在下会饱食远扬?”

秀云张开眼睛,看着韩星的俊面,先是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让人弄不明白她的意思。

她确实有点担心韩星之前那些话只是哄自己上床的甜言蜜语,待得到自己的身体后,便会将自己抛弃。那样的话她可给害惨了,以后的日子更难过,像刚开了眼的失明人,忽又被迫不准看东西。

然而她却发现即使明知他会抛弃自己,她也愿意将自己的身子交给这个男人。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拿自己的身子赌一次呢?

赢了,那以自己的处境来说,绝对是赚大了。输了,那以后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去想他恨他,也好过空虚得连个可以去恨的人都没有。

韩星既没有追问她,也没有做什么保证,只是轻轻道:“放心吧,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秀云点了点头,幽幽地道:“公子,请怜惜奴家。”

韩星看着她这样多情、这样妩媚,紧紧地搂住了她,在她的配合下,又热烈地接起吻来。吻了一会儿,韩星的手伸向了她的双峰,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巨乳,确也胀鼓鼓的让人心动。

韩星摸了一会儿,秀云的乳房就胀起来了,顶端那可爱的乳头也硬起来了。韩星又往她那神秘的下身一路摸去,丰满的乳峰下是光滑平坦的腹部,小腹下长满了细柔的芳草,芳草下覆盖着惑人的深沟,深沟中隐藏着一粒肥嫩的红宝石,红宝石下淌着热流,这迷人的‘风景’把韩星迷住了。

秀云被韩星在全身抚摸戏弄,弄得她更加欲火难耐,浑身颤抖,玉面生春,媚目含情,娇喘吁吁地道:“公子,别再乱摸了,奴家要受不了了。”

不愧是练媚术的,不是什么都不懂小女孩,边说着,边抓住韩星的龙枪,不住地拨弄着。

韩星如奉纶旨,翻身压下,一手拨开秀云的柔草,分开她的桃瓣,一手扶着自己的宝贝,对准她的玉洞,然后便在她满怀害羞和紧张的目光下,用力一挺,「嗤」的一声,在淫水的润滑下,龙枪一下子全根尽没了。

“啊,痛。”

秀云轻呼一声,皱起了柳眉,下身以沿着韩星的龙枪流出鲜血。

“对不起,秀云,是我太用力了。”

韩星吻着她,龙枪在那花心深处研磨着。

过了一会儿,秀云又开始娇哼了:“嗯……好舒服……公子……太好了……你的大宝贝……真太大了……弄得……奴家美死了……不过……一下子还真享受不了……刚才那第一下……弄进来时弄得……真的很痛……现在……弄得……又舒服起来了……真的……我从来……没有……像这么……舒服过……快……快用力干吧。”

韩星觉得龙枪插在她的穴中,滑溜溜的,轻轻抽动一下便发出「噗嗤」一声,不觉把腰肢摆动幅度加大,龙枪在宁儿的里越插越深、越插越快,顿时「噗滋」、「噗滋」的声响成一片外,秀云的嫩皮也跟随龙枪抽插而被扯出牵入,带出一股股黏黏滑滑的淫水。

“啊……公子……快……快……快用力……好……很好……奴家美得……快升天了……啊……爽死了……要把奴家美死了……”

秀云初尝云雨,就碰上了韩星这个能干的大宝贝,真是被逗得浪态毕现,娇媚万分。那略带青涩了的身材,全身白里透红,一颤一抖,逗得韩星欲火更加上升,更用力地干了起来,弄得秀云浑身颤抖,欲仙欲死,「好相公」、「好公子」地乱叫一通。

不大一会儿,秀云就支持不住了,浑身一阵乱颤泄了身,一股股的阴精涌出外面,喷在韩星的龙头上,她一下子就软了。过了一会儿,秀云恢复了体力,道:“公子,你累了吧?来,换奴家在上面,咱们接着来。”

想到这可能是毕生唯一一次,她便一刻都不愿意浪费,哪怕下身依然疼痛。

抱着韩星转了一下身,两人上下交换了位置,秀云就在上面半坐半蹲地开始耸动起来。

韩星知道秀云乃是天命教的人,这房中术自然是必修课,怪不得这样会玩。

韩星躺在床上休息,狭义地欣赏秀云那迷人的跳跃着的双峰,一低头就能看到龙枪在娇嫩中一出一进的情景,韩星又伸出手玩弄那两粒红嫩软胀的奶头。秀云半闭着媚眼,微张着樱唇,双颊通红,乌发飘摆,两手扶着膝盖,一上一下、忽浅忽深、前摇後摆、左挫右磨地套弄着,全身犹如盛开的牡丹,艳丽动人。

“公子,这样干,舒服吗?”

“舒服极了,秀云,你呢?”

“奴家也舒服呀。”

秀云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不停地套弄着,速度渐渐加快了,又猛夹了几下,就一泄如注了。

桃园里的浪水像泉水似地汹涌而出,喷射在龙枪上,又随着龙枪的往返,顺着宝贝流到韩星小腹上,两人的下腹都湿完了,床单都湿了一大片。高潮之后,秀云瘫软地伏在韩星身上不动了,韩星也被她的阴精刺激得泄了精,一股一股滚烫的阳精,一波波地射进秀云的花蕾中,那灼热的精液强有力地喷射在她的花蕾上,每射一下,她就被弄得颤抖一下,汹涌的浓精滋润了秀云的花心,她美得都快要上天了。

云雨过后,两人相拥温存着。

秀云嘴角逸出满足甜美的笑容,忽然问道:“公子,你哪项隐秘任务到底是什么任务。哦,奴家实在太得意忘形了,公子若不想说可以不说。”

韩星轻责道:“在我面前不用这么小心翼翼。”

接着眼珠一转道:“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皇上是让我入宫对付潜伏在后宫之中的单玉如,你可能没听说过这女人的……”

“什么?”

韩星话还没说完,便被秀云一声惊呼打断,“公子,千万不可,这人,这人奴家曾听说过,武功非常厉害。”

韩星装作没察觉她失态后拙劣的演技,道:“没想到你也听说过此人的名字,不过你尽管放心,此人的厉害我早就听说过,否则皇上亦不会派我出马。放心吧,她虽然厉害,但我韩星也不是易与的。而且这里可是深宫,就算我不敌亦可故意惊扰禁宫侍卫,有皇上的提前交代,我随时都能借他们的掩护逃离。”

秀云一想也对,不由得放心了点,但马上又陷于矛盾之中,从小接受天命教培养的她,对天命教亦有着相当高的忠诚度,不知道应不应事先通知天命教做好准备。

按照她的想法,最好的情况自然是接到她的通知后,单玉如立刻转移阵地,避过一次与情郎的短兵相接,可以继续相安无事。但问题是,她无法保证单玉如收到消息后,会不会先布置陷阱对付韩星。

单玉如在天命教众心中积威甚深,所以在秀云心目中,单玉如的武功只仅次于庞斑,至于计谋方面甚至超过。这种情况下,让单玉如有心算韩星无心,秀云真不敢对自己的爱郎抱有期望。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