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爱媳如梦》baichining(虎神)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爱媳如梦 爱媳如梦

    舒婷的唇瓣是那样的软,软的就像是一个粉红色的迷梦,直接把老苏包裹在了里面,让他肆无忌惮的去沉沦。  她是一个对自己的妆容从来不肯有半点松懈的女人,唇上涂抹着淡紫色的唇彩,即便隔了这么久,老苏似乎还能够闻得到其中那淡淡的香味。

    baichining(虎神)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爱媳如梦》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爱媳如梦》,是作者baichining(虎神)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舒婷的唇瓣是那样的软,软的就像是一个粉红色的迷梦,直接把老苏包裹在了里面,让他肆无忌惮的去沉沦。  她是一个对自己的妆容从来不肯有半点松懈的女人,唇上涂抹着淡紫色的唇彩,即便隔了这么久,老苏似乎还能够闻得到其中那淡淡的香味。

《爱媳如梦》 第二十章、如愿 免费试读

舒婷的感冒好了。月经也如期而至。这几天。公媳二人的日子。别提多和谐了。舒婷整天围在公公身边说笑。撒娇。出出进进都是搂着老苏的胳膊。惹得村里的人非常羡慕。也有几个最亲近的老家伙和老苏开玩笑,说:“老家伙。是不是交上桃花运了。看你们爷俩这么亲热。别晚上睡在一张床上吧?”

只说的舒婷小脸羞红。东北人都爱开一些黄色的玩笑。谁也不往心里去。说过也就完了。可是老苏和舒婷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心里说:“嘻嘻。早就睡在一张床上了。只是还没有做过那件事。不过也快了。”

在家里。舒婷就更随便了。有机会就扑倒老苏的怀里。让老苏抱一下。有时候抱住老苏亲一下她的老脸。

吃完饭看电视的时候。两人也总是搂抱在一起。隔着衣服让老苏揉摸儿媳妇娇小的乳房。老苏欲火上来了。就拉住儿媳的手到自己的下面。去揉摸自己已经硬起来的东西。

舒婷摸着,不由自主的说:“哎呀。这么大啊。”

老苏搂住舒婷道:“婷婷。跟你说个笑话。”

舒婷说:“什么笑话啊。一定是荤的。”

老苏说:“当然是荤的。荤的才好吃呀。”接着说。“这两天家里就公公和儿媳妇两个人。公公想勾引儿媳妇。就到市场上买了一根做好的牛鞭。吃饭时,儿媳感到此菜形象特殊,吃着感觉味道又非常奇特就问公公:‘爸,这是什么菜呀?’公公不好说明,就道:‘吃吧,别管那么多。’儿媳还是问,公公答道。‘是动物身上的。’儿媳还是不明白。又问:‘你身上有吗?’公公回答:‘有。’儿媳又再问‘我身上有吗?’公公稍加思索说:‘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儿媳妇想了想。有些明白了。脸马上就红了。低下头只顾吃饭。”

可是舒婷却没有听明白。就问老苏:“什么东西?有时候有,有时候又没有。那我身上有嘛?”

老苏看儿媳妇这样单纯,就笑着说:“你身上现在没有。过几天就有了。”

儿媳妇还是不明白。又问:“怎么过几天就有了?”

老苏握了握他攥住自己鸡巴的小手说:“我的这个东西进去了。你不是就有了吗。”

舒婷方才明白。就用力握住老苏的鸡巴。骂道:“真坏。是谁编的。真流氓。”老苏哈哈大笑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四天就过去了。这天。舒婷的月经干净了。吃过晚饭。老苏收拾了餐桌。在客厅里看电视。舒婷就去了浴室。他想彻底把自己清洗的干干净净。再把自己的身子交给公公。

进入到浴室里。舒婷脱掉了所有的衣服。站在洗漱台的大镜子前面。舒婷看着自己雪白的裸体。虽然稍矮了些。但是身段匀称。线条优美。略显瘦些的腰身亭亭玉立。尤其是自己那漂亮的脸蛋。一笑就显出两个诱人的酒窝。配上披肩的长发。确实让人喜爱。看着自己雪白的娇躯。舒婷心里很高兴。看了一会。舒婷又想到。自己这么漂亮。专属于自己丈夫的身体。就要交给丈夫的父亲。自己的公公了。又让他脑子里无比的娇羞。还有一丝愧对自己的丈夫的意思。她的脸上烫烫的。红到了耳根。呼吸也急促起来。他用一双手捂在自己的脸上。

过了一会。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他想到了自己的公公。想到了他对自己的关心。对自己的爱护。在自己生病时。是那样的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丈夫不在家。自己在性欲方面。非常空虚难忍。有好几次机会公公都可以侵犯自己。但是他没有。只是给自己讲了很多道理。他性欲强烈时需要男人的滋润。家里有这样一个可以信赖的好公公。把自己的身体给他。是自己完全自愿的。于是。舒婷打开了花洒。开始洗浴起来。

半个小时以后。他擦干净了身上的水珠。披上了浴袍走了出来。看到公公正在看电视。就对他说:“爸。你也去洗一洗把。一会你到我的屋里来一下。”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尽量的保持着平静。心里仍然扑通扑通的跳着。脸上也是通红。说完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脱掉了浴袍。光着身子躺在了前些日子新买的水床上。想象着将要发生的事情。

过了一会。她又从床上起来。从衣橱里拿出了一套乳罩和蕾丝内裤。穿在了身上。第一次和公公发生性关系。她还是有些害羞。那样光溜溜的赤身躺在床上。她觉得自己太主动了。会让公公认为自己太淫荡了。

她找了条毛巾被,侧身朝里躺着,把毛巾被搭在身上。大约过了二十分钟,舒婷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她知道是公公来了。就闭上了眼睛,假装睡着了。此时她心里十分紧张。又有些矛盾。她期待着公公进来。好带给她无尽的欢乐。又害怕公公进来。公公进来了。她可就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就彻底和公公通奸乱伦了。可是,又一想。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就让别人说去吧。什么通奸乱伦。什么淫娃浪女。只要自己舒服快乐就行了。这样一想。她又乐了。公公说的对。‘在自己的家里。别人又怎么能知道。谁又会说呢。’

外面院子的大门锁着。小楼的大门锁着。只有卧室的们虚掩着。那是给公公留着的。这个门在她刚刚到来的时候曾经说过。那时候她还不了解公公。怕晚上出点什么事情。可是。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以后。她了解了公公。对他不仅有了信任感。还有了依赖感。她就不再锁门了。虽然那时候她还没有打算和公公发生性关系。今天就更不用说了。她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老苏走到舒婷的卧室门外。轻轻的推了一下门。门就被推开了。里面并没有关灯。他看见舒婷侧身冲里躺着。身上盖着毛巾被。他知道儿媳妇害羞。自己要主动点。就没有出声。轻轻的走到床边。坐在了床上。嘴里说道:“我的儿媳妇宝贝,爸爸来看你了,这一段时间。你让爸爸茶不思饭不想,啊,爸爸就喜欢你的身体。喜欢你的奶子,更喜欢你的嫩屄。你放心,今天晚上爸爸就让你爽快个够。”

现在。舒婷已经完全没有了道德伦理的顾忌。只是还有点害羞。她仍然闭着眼睛。

老苏爬上了床。轻轻掀开了舒婷身上的毛巾被。看见儿媳妇还穿着乳罩和内裤。知道她第一次和自己性爱。还有些放不开。就说:“嘻嘻。还害羞呀。不是你叫我来的么。又不是没做过。只不过是和不同的男人罢了。来。爸先给你轻装轻装。免得做起事来麻烦。”说完就熟练地脱掉了舒婷的乳罩和内裤。

舒婷睁开了眼睛。娇羞的看着老苏给自己解除武装。说道:“老家伙。这么着急干嘛。不如先睡一觉。做起事来更有精神。你不是说在家里很安全么。”

老苏说:“都四五天了。憋的我难受。还是先发泄出来在睡觉的好。不然也睡不着。”

此时,舒婷的身上已经是光溜溜的了。就说:“好吧。那就让爸爸先发泄发泄。免得把你憋坏了。嘻嘻。那就先让我看看你的家伙把。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钱。”

老苏笑道:“就怕你承受不了。”于是便把身上唯一的浴巾解开扔到了一边。露出了自己的大马吊。已经硬了起来。在两腿间高高的翘挺着。

舒婷猛一看见老苏的这个东西。还真是吓了一跳。这是她头一次真实的看见老苏的这个东西。以前她多次看见老苏顶起的大帐蓬。猜测着老苏的东西有多大。现在真实的看见了。觉得比她想象的还要大一些。不知道自己的那个小幽洞进不进得去。就对老苏说:“爸。你的东西这么大。人家的那个小洞能进去么。别把人家的那里撑坏了。”

老苏说:“能不能进去。这要用事实来说话。你婆婆的身材也和你这样瘦小。不是也进去了。”

儿媳妇说:“好吧。那就先试试。”说完。舒婷就仰面平躺在了水床上。把两腿分开。等待着公公来和他做第一次的性交。

老苏看着儿媳妇娇嫩的胴体。真是爱不释手。想了那么长时间。今天终于得到他了。心里虽然非常激动。可是。他并没有一下子就扑倒儿媳妇的身上去。他先是用粗糙的大手在儿媳妇雪白的肌肤上抚摸。先是胸脯。然后双乳。再到小腹。最后来到儿媳妇的黑丛林里。在那个小豆豆上按压。儿媳妇的屁股颤抖了几下。做这些。一是为了打消儿媳妇的顾虑。而是为了让儿媳妇兴奋起来。好分泌出足够的润滑液。免得自己的大马吊插入时儿媳妇有痛苦。

做完了这一切。老苏把手伸到儿媳的隐秘处一摸。果然那里已经非常滑润。觉得已经可以了。就拿了个枕头垫在了舒婷的屁股下面。让他的屁股抬高些。又把他的两腿往两边分了分。自己才跪道了儿媳的两腿间。

公公做这些的时候。舒婷一直闭着眼睛。默默地接受着公公的摆弄。

一切准备完毕。老苏对舒婷说:“丫头,你心里准备好了没有?爸爸可要来真的了。”

舒婷“嗯”了一声。睁开眼睛看了看。到了着关键时刻。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任凭公公摆弄了。

紧紧地闭合着。老苏用手指把缝隙划开。里面一个圆圆的小孔略微张开。他知道那里弹性非常好。只要自己有足够的耐心。自己的东西虽然大。还是能进去的。不过要让儿媳妇不感觉到痛苦。自己还是要温柔些。

于是,老苏一手捏起自己的阴茎。另一只手沾着舒婷分泌出来的粘液。涂满了自己的龟头。这才对到舒婷的幽洞口。慢慢的往里推。他推得很慢、很慢,生怕弄疼了舒婷。

随着老苏的推入,舒婷小小的幽洞张了开来,而且越长越大。老苏的龟头一分一分的往里进。舒婷的有点也一分一分的胀大。当老苏的龟头进入到了直径最大的地步。舒婷的幽洞也涨到了极限。可是舒婷并没有喊疼。看来。舒婷阴道口的伸缩性真的很好。龟头已经进入了多半个。老苏放心了。进入的速度就加快了一些。又用了不到半分钟。整个龟头就都进去了。阴唇箍住了冠状沟。紧紧地包裹住了整个龟头。温温热热的。让老苏感觉非常舒服。

老苏问儿媳:“怎么样。感觉疼吗?”

舒婷摇了摇头。老苏又问:“感觉舒服吗?”

舒婷又摇了摇头。老苏知道儿媳对自己这个大屌还不太适应。也就没说什么。又开始往里推进。

没有了处女膜。也就没有困难了。一分钟后。老苏的阴茎进到了一半。以前。老苏和老伴做事的时候。这样就顶到头了。再顶老伴就叫疼了。可是现在。舒婷并没有什么反应。老苏也觉得没有到头。不过。他还是问了舒婷一句。“丫头,到头了吗?”

舒婷摇了摇头。这一次。她说话了。“你觉得到头了吗?怎么了。进不去了吗?”

老苏回答:“我也感觉没到头。你感觉里面怎么样。疼吗?”

舒婷说:“不疼。只是感觉涨的满满的。你的阴茎全都进去了吗?”

老苏嘿嘿一笑说:“还早着呢。刚刚进去一半。”

舒婷说:“那你怎么不顶了。你就在往里顶一顶。”

于是。老苏又用力往里推进。当老苏的鸡巴只剩下不到一寸的时候。遇到了阻力。好像顶到了一个柔软的肉团。这时候。儿媳妇发话了,“爸。别顶了。已经到头了。你的龟头已经顶到我的子宫颈了。那里痒得很。”

虽然老苏的鸡巴还么有完全进去。还有一节留在外面。可是老苏已经十分吃惊了。这么一个娇小玲珑的一个小女人。却又这么深的一个屄。让老苏是又吃惊又高兴。就趴下身来。紧紧地搂住了儿媳。对她说:“我还是头一回把鸡巴插到这么深。我太爱死你了。一会我一定让你爽快透顶。”

舒婷也紧紧地搂住了公公的后背。害羞的说:“儿媳妇也爱死你了。你的鸡巴比你儿子可打大多了。撑的我里面满满的。酥酥痒痒的。你还没有抽插。我里面已经有很强的快感了。真的谢谢你。我的好公公。”

老苏听了。心里很舒坦。于是就拿出了自己的本事。极尽其极。在儿媳妇的身上驰骋腾挪。二十分钟以后。舒婷的里面一股电流袭来。到达了快感的巅峰。里面冲出一股热热的淫液。到达了第一次高潮。

老苏还没有到达极点。他趴在儿媳的娇躯上面。等待着儿媳的平复。两分钟过后。舒坦从极度的快感中恢复过来。感觉到公公的鸡巴还是硬硬的。就把手伸到下面去摸。却发现公公的鸡巴并没有完全进入到自己的屄里面去。还有一截留在外面。就问公公:“爸。你怎么不把鸡巴全都插到我的屄里去呀?”

老苏苦笑了一声。“我到是也想呀。只是我的龟头已经顶到你的子宫颈了。那里还进的去呀。再顶就顶到你的子宫里去了。还不把你顶坏了。”

舒婷说:“可是听人家说。男人不把鸡巴全根插到女人的屄里。就得不到极端的快乐。今天爸爸让我极端的爽快了。我也不能只顾自己。不如爸爸你再用力往里顶顶。还真没准能把子宫颈顶开呢。”

老苏说:“那你不怕把你顶坏了?”

儿媳说:“也不能刚让我享受呀。顶不坏的。说不定还能让我更快乐呢。”

老苏说:“好吧。那咱们就试试。”

于是老苏就趴在舒婷的身体上动作了好几百下。美美的享受着和儿媳妇亲密交媾的美妙感觉。快感不断强烈。老苏的动作逐渐快了起来。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有力。大龟头有力的撞击着儿媳的子宫颈。当他再一次有力的研磨的时候。突然。他发现舒婷的子宫颈向内凹陷。软软的肉团裂开了一条缝。竟然像两边分开了。老苏正在发愁自己的阴茎总是有一小节不能完全进入儿媳的阴道。不能让自己彻底领略那销魂蚀骨般的快乐。

老苏感觉到了这种变化。也不管儿媳是否承受得了。猛然把屁股往下一压。只听扑的一声。诺大的龟头就顶了进去。被儿媳的肉团紧紧的包裹住。就像是被一张小嘴吃奶一样。一松一紧的啜吸着。让他非常爽快。老苏的鸡巴根也全部进入了舒婷的阴道里。被儿媳的阴道口紧紧地箍住。同样是一松一紧的动着。两人的腹部和阴部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没有了一点缝隙。都感觉到了对方肌肤的温暖和颤抖。

这一回老苏可真是舒服极了。让他简直像是飞上了天。成了神仙。不想下来了。他俯下身子。趴在了儿媳的身上。双手从舒婷的脖子下面伸过去。紧紧地搂着儿媳。他要在儿媳身上美美的享受这美妙的人间美味。他趴在儿媳的身上一动也不动。

此时的舒婷被公公猛地一插。感觉公公的龟头突破了自己的子宫颈。被自己的软肉团紧紧地包裹住。一阵酸痒酥麻。阴道的最里面不停的颤抖着。一股鼓的淫水不停地往外流。整个阴道也被老苏的硕大鸡巴涨的满满的。充满了美妙的快感。舒婷也忍不住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公公的后背。两个人就这样紧紧地搂抱着。感受着。快乐着。一动也不动。

这一回,公媳二人可是彻底的结合在一起了。老苏也完成了尽根没入。哈哈。二人的性器结合的是那么的亲密。那么的完美。也是那么的彻底。别说是公媳。就是夫妻。能这样彻底结合的也不多。嘻嘻。就是舒婷。和自己的丈夫也没有这样彻底的结合过。

啊。啊。能和自己的公公这样彻底。这样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以前舒婷可没有想到过。舒婷有点后悔了。自己怎么没有早点和公公这样。前些日子自己还想帮他去找后老伴呢。这回他可要把公公完全占为己有了。这样想着。舒婷真的有些害羞了。脸上泛起了红晕。两只手抱的公公更紧了。

这一晚。老苏又让儿媳舒婷畅快的高潮了两次。自己才在儿媳的子宫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