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绝塞强龙(瀚海雄风)》无痕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绝塞强龙(瀚海雄风) 绝塞强龙(瀚海雄风)

    大沙漠,一望无际,万里黄沙,空旷无人,闷热,寂静。  天上的日头毒着呢,平常人呆上一小会儿就得脱层皮。  可这青年却安之若泰,反而很享受似的。他就站在沙漠的中间,一身劲装将身子紧紧裹住,衣领很高,连脸也看不太清楚,只可见一双眼睛神光十足。衣服上已破了好几个洞,露出结实健壮的肌肉,如铁似的坚硬。

    无痕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绝塞强龙(瀚海雄风)》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绝塞强龙(瀚海雄风)》,是作者无痕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沙漠,一望无际,万里黄沙,空旷无人,闷热,寂静。  天上的日头毒着呢,平常人呆上一小会儿就得脱层皮。  可这青年却安之若泰,反而很享受似的。他就站在沙漠的中间,一身劲装将身子紧紧裹住,衣领很高,连脸也看不太清楚,只可见一双眼睛神光十足。衣服上已破了好几个洞,露出结实健壮的肌肉,如铁似的坚硬。

《绝塞强龙(瀚海雄风)》 (七) 免费试读

***********************************

这部作品原叫《瀚海雄风》,因为在其它地方也见过有一叫瀚海雄风的书(不是H书)为免误会本文改为《绝塞强龙》。

***********************************

方映月高仰螓首,红唇微启,发出了令人无法自控的呻吟声:「嗯……哦……」

在她呻吟的鼓励下,高强犹如一只凶猛的野兽,发了狂地蹂躏着大白羊。小腹如铁,长枪似钢,紧贴着丰耸的玉臀,狠插着流着蜜的桃花源。

方映月将玉臀挺起,向后晃动,两瓣浑圆的股肉早被桃花水沾湿,滑溜的很,与高强的小腹相碰,发出了「啪啪……」的响声。

滑腻,柔软,却又弹性十足的臀肉……,高强用小腹撞着,用一只手捏着。

挺拔,浑圆,却又洁白如雪的乳峰……,高强用另一手揉着,甚至侧着健体趴到她胸前,狠命啜着。

修长,结实,却又如火一样的令人沉迷的美腿……,高强用自己的大腿压着。

起伏,玲珑,却又如水一样的令人陶醉的粉背……,高强用下巴慢慢磨着。

在这迷人之极的雪白肉体中,高强忘记了一切,只知埋头苦干,所见所思尽是方映月无伦的胴体,所感所动尽是方映月丰润的肌肤……

突然,「得得得……」,马蹄声响,一彪人马自远处沙丘奔来,马蹄纷飞,扬起一大片的沙尘,滚滚而来,如一股冲天浓烟。

方映月耳目聪敏,立刻清醒过来,纤纤素手向后推了推高强,轻声说:「强,停下,有人……」话还未说完,就被高强的动作打断了。

停下?开玩笑,停得下吗?

沉缅在无边情欲之中的高强根本没听清方映月的话,反以为她是要自己换换招式,心中一喜,低喝一声,一手抓着她的玉乳,一手握着她的小腿,猛地站起,双足立定。

方映月骤不及防,胴体立时随之上扬,贴在高强的身上,重心不稳,差点落下,忙反过双手,紧紧搂住高强虎腰。

「强……,不,不……要……」方映月知道他误会了,可这当儿却哪能解释得清的?心中相当冷静,可身体却只能随高强的动作面作最本能的反应了,柔滑的玉背只能紧靠在高强的上半身,臀肉紧绷,厮磨着男人坚实的肌肉。

高强将她的玉腿向上折起——浑圆的膝盖顶在更为浑圆的玉乳上,小腿越过香肩,向天翘起,雪白的玉足足跟几乎就贴在她的耳旁。

高强一手扳住一只玉腿,侧着脸,吻住那雪白得几乎透明的足掌,胯下挺动越来越猛,长枪插进抽出,将她的玉臀干得上下抛动,晃出一片清光。

「不……」眼看着那匹人马越来越近,方映月急得都要哭泣出来,心内紧张,可生理上的反应却让她更感羞愧。她想挣扎,可除了摆臀扭腰去迎接高强的抽插她就像浑身无力一般。

桃花源中肉壁火热,水流不止,玉足也被吻得丝丝痒酥,玉趾不由地蜷了起来。

人马已奔到离二人不过十丈处,距离有点远,可在这一望无际的沙海之中,虽是晚上,也能将情景看个一清二楚。

当中一人,模样极是粗勇。络腮胡子浓密如一小片森林,脸色黑亮,手中持着一柄狼牙棒,棒上锋刃寒光闪耀,如一恶神。腰间悬着一小牌,上刻一背生双翅的骆驼,胯下座骑神骏异常。

方映月心一震:「飞骆帮?这人手持狼牙棒,当是飞骆帮二帮主洪山明。」

洪山明左右各有数骑,马上骑士也是勇悍之辈,各挺兵刃,有刀有剑有枪有矛。

洪山明眼力高深,一眼瞧见正在欢好的二人,方映月背与高强相贴,而正面胴体的美景就全露在他的眼下,丰乳,细腰,雪肤以及胯间黑黑的一丛……

洪山明不由双目发直,喃喃说:「好一对野鸳鸯!好一个美丽的女子!」左手一挥:「男的杀了,女的留下!」

话音方落,「呼」一声,在他左侧一骑士已将手中长矛掷出,风驰电掣般向高强下身射来,劲道强烈。

沉缅在无边情欲之中的高强却没有丝毫察觉,目光专注于方映月的柔背粉颈,仍挺臀耸胯,狠力抽插。

方映月粉脸羞红:「冤家!」玉腿轻轻挣动,自高强的大手掌握中脱出,向下踢去。

「砰」,长矛被踢转方向,反向那骑士射去。「呼」一声,掼入那骑士胸口,顿时鲜血飞溅。长矛余势未衰,更将那骑士带下马去,倒在沙地上,口中鲜血狂喷,眼见不得活了。

众骑士都是一惊,立时鼓噪起来。

洪山明脸色一变,大喝一声,双腿一夹马肚,纵马向二人奔来:「去死吧!」狼牙棒当空砸下。

方映月美目一眨:「这一击力道沉浑,可招式却非精妙,这洪山明顶多是二流好手。」心中不惧,强忍胯间快感,纤腰微扭,自高强身上跃起,一式「鸳鸯连环」,抬腿便身洪山明面门踢去。

她一抬腿,胯间桃源春光尽在洪山明眼底,但见玉露微凝,青草如菌,洪山明不由心神一分,手中狼牙棒顿了一顿,向那玉腿击下。

方映月轻叱一声:「着」。玉腿一屈,倏地加速,竟在狼牙棒尖刃上一点,娇躯又复跃起,玉腿带着一片月光扫向洪山明头顶要害。

——正是「飘雪身法」,号称天下轻功第一!

洪山明心神大骇,要等闪避,却如何能来得及?

高强终于自情海中清醒过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些人看了这等情景,是不能容他们活在世上了。否则映月休想再在江湖上行走了。」大喝一声,向那些骑士扑去。

他身高马大,脚步快捷,一晃已到众骑士马前,照着各匹马的马颈打去,铁拳挥处——「砰砰砰……」,七八马匹马长嘶一声,倒了下去,立时有七八个人摔下马来。其余人大惊:「这汉子好大的力气!」

当中一个叫道:「快,干掉他。」众人轰然应是,也不管是马上马下,十数条汉子各挺兵刃上前围攻。

「砰」,一名汉子一刀斩在高强臂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高强的肉臂竟如铁铸似的。

高强大叫一声,反手抓住刀锋,「啪」,将刀折断,一拳跟着击出,「哇」痛叫声中,这汉子摔出丈远,倒在沙地上已是一动不动。

高强蹲下身子,「秋风扫落叶」,一腿横扫,四个汉子腿被扫中,「喀喀……」碎响中,腿折身倒。

其余汉子大惊,不由各自向后退了几步。高强冷哼一声,铁腿飞踢,又将三名汉子踢死。

「放箭,放箭……」当中一汉子大叫,「快,射死他!」

这些汉子都是沙漠中的马匪,骑射之术甚精,闻言纷纷跃开,退后几步,弯弓搭箭,「咻咻咻……」十数支利箭如漫天毒蛇向高强射来。

高强蜷着身子扑倒在地,葫芦一般滚来滚去,顿时避开这十数支利箭。

方映月玉腿眼见就要踢中洪山明要害,忽然间胯下一阵剧痛,身子忍受不住,立时落了下去。

——她武功虽好,可处女身子才被开苞,碰上的又是高强那超越常人的巨型武器,桃花源受创不轻,此时终于发作出来。

洪山明大喜,狼牙棒顺势击下,如惊电忽闪。方映月暗叹一声,待要闪身避开,胯下剧痛却哪能移得开脚步?

就在这时,高强一眼瞧见,大惊之下,惊天动地一声大喊,虎躯扑了过来,挡在方映月胴体之上。

「轰」!狼牙棒重重击在高强背上。

高强虽是钢筋铁骨,却也禁受不住这等重击,「哇」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洪山明一怔:「好小子,皮肉倒硬!」怒吼一声,又是一棒砸下,高强双拳迎上,击在狼牙棒钢柄上,立时将那钢柄击得弯了起来。

「砰砰砰……」洪山明连击十数下,高强双拳如铁竟连接十数下。他身体极棒,虽吐了一口鲜血却跟没事一样。

方映月喘息片刻,调好气息,心想:「想不到这冤家不但那话儿硬如钢铁,连拳脚也是这般硬,看他还能支持片刻,不如先那些狗腿子杀了,等下再与洪山明算账,免得万一跑了一个,我可从此不要再做人了。」打定注意,娇叱一声,向那些汉子杀去。

右手捏了剑诀,「冰雪剑气」发出——寒流忽起,大漠一时间阴风惨淡,无边剑气向那些汉子卷去。那些汉子骑射虽精,内力却差,如何能挡得了天下闻名的奇绝剑法?兵刃寸寸碎裂,身子也被冻僵,一个个手停脚滞,古怪之极。就是这一瞬间,十数名汉子已尽向地府去了。

方映月美目寒光一闪:「强,闪开,让我来。」娇躯向洪山明扑去。

洪山明亡魄大冒,「冰雪剑气?你是方映月,你是女的?」

眼见方映月逼来,哪敢接招,虚晃一棒将高强逼开,一催胯下座骑:「快,走,走……」那匹马神骏异常,更领会主人之意,四啼急驰,向远处奔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