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流火123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流火123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 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

    我叫王家程,今年23岁,是刚毕业不久但是还没找工作的无业游民一枚。  我的妈妈林梦溪,今年四十多岁,正式一个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纪。她虽然四十好几了,却有着令年轻女孩都羡慕的白皙肌肤,冷艳的五官,和高挑的身材。  我的未婚妻宋婉玉,是网络上着名的“翘臀女神”,也是一位身高将近一米八的高挑美人,是我从小的青梅竹马,她没读研究生,大学毕业就早早打拼了,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故而有一股干练的气质。

    流火123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是作者流火123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王家程,今年23岁,是刚毕业不久但是还没找工作的无业游民一枚。  我的妈妈林梦溪,今年四十多岁,正式一个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纪。她虽然四十好几了,却有着令年轻女孩都羡慕的白皙肌肤,冷艳的五官,和高挑的身材。  我的未婚妻宋婉玉,是网络上着名的“翘臀女神”,也是一位身高将近一米八的高挑美人,是我从小的青梅竹马,她没读研究生,大学毕业就早早打拼了,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故而有一股干练的气质。

《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 (二十六) 免费试读

================================================

想说一下丈母娘那一块的剧情,大概来说是她想回去整理一些资料再拜托人寻找吴氏家族的把柄,但是回去之后吴凡早已控制了白芷身边最亲信的女秘书并用挑拨女秘书,而女秘书本是双性恋偏同性恋,把白芷当妈妈和情人看待,经过挑拨之后因爱生恨所以自愿沉沦作为吴凡的性奴以换取他的支持,而白芷回去之后正好落入圈套被绑架然后进行了毁灭性调教,她建立的会所等产业也被小秘书所得,成为了吴氏训练性奴的基地之一。至于具体写不写,怎么写,会不会有变化,我还得再想想…

===============================================

这间大庄园里的一间礼堂内,布置着一个大的舞台和舞台下零散的能躺下一个人的沙发。

此时的观众席区,每一个席位都坐了一位赤身裸体,带着面具的肥腻的中年人,中间还夹杂着几位身材婀娜,身着性感情趣内衣但同样戴着精致的面具。

而他们的身边,无不例外地都跟着一个同样裸体的异性,男的浑身肌肉,女的丰乳翘臀。

只不过无论男女,脖子上皆套着一个金属的项圈,一个印有二维码的狗牌挂在上面,显示着他们奴隶的身份。

这些性奴有的跪在地上,卖力地为蒙面人吞吐着鸡巴,有的或趴或坐在蒙面人身上,主动地扭动着巨大挺翘的臀部,有的则躺在地上,任由蒙面的女主人们用丝足玩弄着肿胀的大鸡吧。

就在这时,四周的灯光完全暗了下来,一束聚光灯打到了最前方的舞台上,一位有着古铜色肌肤,浑身上下肌肉分明的性感女人扭着她那大屁股缓缓走上台来,若我在这,一定能认出她就是刚来庭院时,吴凡身边的那四位健美女模特之一。

此时的她,浑身上下只有一件皮质的贞操带,可以看到的是她的下体塞着一根巨大的按摩棒,正在疯狂震动着,而贞操带则是将按摩棒牢牢固定在了小穴内「咳咳,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拍卖会,我是本次拍卖会的拍卖师小蕊,相信大家对吴总和小吴总近日新的调教成果一定期待很久了,但是别急哦,在拍卖会开始前,小吴总精心为大家准备了一个助兴节目,希望大家能先观赏。」

这个叫小蕊的女生,即使下体被疯狂蹂躏,仍然面不改色地主持着这场神秘的拍卖会。

不过她话音刚落,底下一个猥琐的声音就喊了起来,「小蕊宝贝,老子其他都不想,就想尝尝你那身骚浪的腱子肉是什么滋味!」

小蕊听后,脸不由自主地红了一下,随后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笑道:「虽然不知道是哪位老板这么垂青小蕊,小蕊在此先谢过了,小蕊的骚穴早已经湿的不能再湿,想要品尝主人们的大鸡吧了,您看,为了保持发情状态,小蕊可是从早上就戴上按摩棒了呢。不过小蕊和还未上台的三位姐妹下身的贞操带钥匙,待会也会加入拍卖哦,就看老板您的决心了呢!」

「那么接下来,就有请今天的‘新郎’,‘新娘’入场!」

随着小梅一声吆喝,底下响起了阵阵喧哗,很明显下面的人们也不太清楚这次活动的主办方葫芦里到底买的什么药。

随着一阵激昂的音乐声响起,原本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位穿着男性西装,却有着巨乳翘臀的女性,在另一位一身华丽的超低胸晚礼服贵妇的搀扶下,走进了会场。

这西装女子的脸蛋是如此的精致大方,长期健身练就的结实的肩膀,更是完美地撑起了这件西装。

而她胸前那两颗肉团,是如此的雄伟,西装内的衬衫都仿佛要被崩开扣子。

她旁边的另一位妇人,也有着丝毫不下于她的暴力身材,虽然个子不免矮了些,但那超低胸晚礼服中间那深邃的乳沟,仿佛像是黑洞一般吸引着在场男人们赤裸裸的目光。

甚至由于礼服开口过低,那白净乳肉上深褐色的乳晕都若隐若现。

这正是许久未见的婉玉和她的妈妈白芷。

待前面的二人上台之后,大门又一次开启,这次走进来的,是一位头披婚纱,身着白丝的男性,那自然便是我了,此时的我赤身裸体地披着婚纱,下体的鸡巴则是保持着勃起状态,但就算是勃起,也比正常人的鸡巴笑了那么一大圈,又短了那么一大截。

虽然我身上什么凌辱道具都没佩戴,但就这勃起的小鸡巴,就已经让我羞愧地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而走在我旁边,挽着我的手臂的女性,自然是我的妈妈了,现在的她身着一身精致的旗袍,两边开叉直冲腰间,随着步伐的迈进,那一双洁白的大长腿若隐若现,又引来了一阵如狼似虎的目光。

我们在众人的目光中走上了舞台,这过程中,我不时地还能听到旁边传来低声的议论:「啊这大长腿,架在老子肩膀上的感觉一定很好…」

「哦吼吼吼这小鸡巴,真想踩在脚下细细蹂躏啊」…走上台后,和婉玉还有白芷阿姨并列站好,我站在婉玉旁边,而两位母亲则分别站在自己孩子的两侧。

我悄悄看了一眼婉玉,想握住她的手,可却被无情地打开。

此刻的我仿佛感觉这以前我最熟悉的女孩,变成了陌生人。

一面是婉玉对我这段时间的态度,之前秦澜干妈所说的,婉玉她们还在抗争,夹在中间的我仿佛脑子要炸开,心中一片迷茫,不知该何去何从。

不过这样的纠结并没有持续多久,见我们站定,小蕊便又拿起了话筒:「相信大家一定都很疑惑,为什么我们的新郎,穿上了新娘的礼服,而新娘则穿上了新郎的衣服吧,那就让我们的新娘子,啊,应该是新郎官,来解释一下好了。」

这番话说的并没有很清楚,我本以为是让我来说,可是婉玉却一把抢过了话筒,道:「各位老板大家好,我是宋婉玉。相信大家从我这大奶子和骚臀就能看出,我是个骚浪的婊子吧~其实今天本来应该是我跟我老公结婚的日子,但是这段时间以来,大家也能看到我老公这根小鸡巴,说实话每次做爱的时候我什至感觉不出来我的小逼里面有东西,」

听到这,底下的人一阵哄堂大笑,婉玉则若无旁人地继续说道:「我老公就跟个娘们一样,实在是没救了,所以我就想干脆由我来当新郎,而我这小鸡巴老公,来当新娘,这样才比较搭配一点。」

听到这话,我的小鸡巴却更加的坚硬了。

只听婉玉接着说道:「不过今天这个娘们想要得到老娘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们今天来玩一个游戏。今天我会勉为其难地再让这根小鸡巴进我的小逼一次,如果我亲爱的老‘婆’能坚持两分钟不射,那我还能嫁给你。但如果你射了,那你老‘公’的小逼,从此以后就会无条件地属于吴总和大家,在场的男人们,除了你,哦对,你也不属于男人,都可以随意使用,怎么样?」

我听到这,心里大惊,这一段时间下来我的欲望一直无处发泄,早已到了崩溃的边缘,此时这种情况下,我必然无法撑过两分钟,甚至一分钟都难说。

但婉玉却没给我反驳的机会,她只是瞪了我一眼就让我把话咽了回去。

「至于主人们的先后顺序怎么排,也简单,每位老板都有一个下注器,这次猜的是时间,精确到秒级,猜的最近的老板将获得小骚逼的第一使用权,怎么样?」

我仿佛看到婉玉看下台下的是一种期盼的目光,仿佛非常期待着非我的大鸡吧光临她的小骚穴。

在台下观众投票的档口,后面另外三个赤身裸体的小梅的姐妹,搬上来一个大床垫,随着婉玉一声「投票结束」,我乖乖躺到了床垫上,扶着小鸡巴等待着。

婉玉则是脱下了那条西装裤,露出了那小麦色的巨大的肌肉翘臀和壮实的双腿。

她拔下腿间夹着的按摩棒,向我走来。

这时小蕊适时地解说到:「不愧是被小吴总看上的婊子,婉玉姐的骚逼竟然能一直夹着大棒棒不掉下来呢!小蕊和姐妹们都做不到,哭哭。」

我则没心情欣赏小蕊这个和婉玉同样风格的妖艳贱货的卖萌(虽然这种肌肉美女的确是我的菜),此时的我,穿上婚纱,真有一种无助的少女将被流氓强奸的既视感。

我躺在床上,仰望着婉玉,试图从她的眼中找到哪怕那么一丝曾经的样子,但是可惜,失败了。

她没有丝毫前戏,直接做到了我的身上,找准角度身子就是一沉,「啪」地一声坐到了我的小鸡巴上。

再入久违的环境,我的小鸡巴感受到的确是截然不同的体验。

不知道吴凡对婉玉进行了怎么样的训练,原本印象里已经被肏得松松垮垮的小穴(对我的尺寸来说)竟恢复了紧致,虽然以我的尺寸来说仍有些些紧,可随着婉玉的一用力我竟然能感觉到她的肌肉开始压缩着我的小棒子,甚至还在不断地摩擦着。

我不禁呻吟出了声,并且感觉精华随时都有可能喷涌而出。

正当我竭力去遏制射精的欲望时,小蕊提着之前从她骚穴里拿出来的那根按摩棒走到了婉玉身后,贴在了婉玉的美背上,对着她耳语道:「玉姐姐,不介意妹妹玩玩你的菊花吧?」

婉玉仿佛一个女王一般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而小蕊则上半身依旧没动,趴在婉玉背上,那双巨乳被婉玉背部的完美肌肉线条挤压着,似乎能看到乳头上因为挤压冒出了些微液体,她一手从衣服里伸到前面,握住一边巨乳,揉捻着乳肉上的硕大葡萄,另一只手则把还沾着小蕊她自己淫液的按摩棒毫不留情地插入婉玉的菊穴里,引得婉玉发出了一声带有一丝痛苦的娇喘,而就是这么一下,导致婉玉本来就仅仅压着我肉棒的小穴又突然更加紧缩,在这一股突然的吸力的压迫下,我…射了,而此时距离计时开始,才过去了刚刚一分钟。

「啧,真没用。」

婉玉和小蕊同时不屑地说道,二人只得意犹未尽地站起身来,小蕊本想拔下那根屁眼里的按摩棒的,可却被婉玉制止了,她又将另一根按摩棒也插回了自己的骚穴,就这样光着下身又站了起来。

而我的早泄自然也是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欢呼和一部分人的唾骂,婉玉定了定神,接着说道:「那么,玉儿的身体将会属于台下的老板咯?我亲爱的老‘婆’再也没机会得到玉儿的身体了。这时,小蕊的一个姐妹捧着一个托盘走了上来,婉玉拿起上面的东西,是一个钢制的贞操锁,她笑眯眯地走近了我,道:现在就由我,亲自来帮亲爱的永远锁上这根没用的小鸡鸡咯~感受到下体冰凉的触感,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之前上场前他们给我的剧本,我咬咬牙,跪倒在婉玉面前,道:‘亲爱的,是我没用,我是太监男,我不指望能得到您的身体,但能不能仍然做我的老婆,哦不,老公?我愿意,愿意永远服侍您和别的男人做爱。」

此话一出,引得台下一阵哈哈大笑,但随即有声音响起:「凭什么哈哈哈,就算只是老子们的奴隶,也不是你这个阳痿男有资格碰的,你说,你有什么资本来跟老子们谈条件?」

婉玉则一脸不屑地看着我,道:「看到了么,废物,老娘的身体不是老娘自己的,是属于下面的老板们的,想让老娘嫁给你,可以呀,先获得主人们的许可吧,至于条件嘛,你自己是一无所有了,但是你不还有个风骚的婊子妈不是嘛?」

她顿了顿,看向了站在后面的妈妈,道:「婊子,不是说很爱你儿子么,甚至早就和你儿子搞上了,现在到你来展示对你儿子的爱了」。

妈妈咬了咬牙,站到了前面,一言不发地脱下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面向观众双膝跪地,臀部微微翘起,摆出了日本经典的土下座的姿势,低声下气地道:「希望各位主人能允许我的儿子和婉玉结婚,只要各位主人愿意高抬贵手,不嫌弃的话我这一身骚肉也一起贡献给主人们,直到主人们玩腻了,把骚货丢掉就行,从今天开始骚货就是一件性玩具,而不是一个人了,希望各位主人能满足骚货作为人,作为母亲这最后一个小小的要求。」

我看着低声下气的妈妈,心中也很不是滋味,完全不知道本来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为什么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

「哈哈哈哈行,老骚逼你先下来让爷们爽爽,看看你这陈年老逼质量如何,然后我们才能给你回复不是。」下面一个声音又喊道。

妈妈听后,毫不犹豫地想起身走下去,可却被小蕊的玉足一脚踩在了头顶,让她不由自主地维持在这个姿势。

「骚逼别急,吴总和小吴总来了,之后有你爽的时候。」

小蕊小声道,随后又换了另一种嗲到极限的声音对着话筒宣布:「下面有请吴总和小吴总上台」。

我从床上坐起了身,看着眼前这造成我们一家支离破碎的罪魁祸首,和他的父亲一起,走上台来。

而他的妈妈,也是被我视为救星的秦澜干妈,则乖巧地四肢着地,被自己的亲儿子牵着脖子上的狗链,缓缓地爬行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