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超魔传说》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宅南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超魔传说 超魔传说

    今年十七岁的费胡,上高二,理科班。相貌、身材全都平平无奇,从来没获得过任何女孩的好感,到现在为止还是个“童子鸡”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和大多数这个年龄的男孩一样,所有的性知识都来自于互联网上的色情小说和日本A片。  大概是由于追女孩被拒绝太多次了,心中积蓄的怨念太深,费胡最最喜欢看的是那些描写色狼如何强暴众多美女的小说和那些带有强烈SM风格的暴虐影片。

    宅南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超魔传说》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超魔传说》,是作者宅南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年十七岁的费胡,上高二,理科班。相貌、身材全都平平无奇,从来没获得过任何女孩的好感,到现在为止还是个“童子鸡”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和大多数这个年龄的男孩一样,所有的性知识都来自于互联网上的色情小说和日本A片。  大概是由于追女孩被拒绝太多次了,心中积蓄的怨念太深,费胡最最喜欢看的是那些描写色狼如何强暴众多美女的小说和那些带有强烈SM风格的暴虐影片。

《超魔传说》 第14章 真情还是假意 免费试读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半,放学时间到了。大多数学生都回了家,每个班级都只有少数几个家比较远的,留在教室里吃饭、午休。

费胡平常都是回家的,但今早出门时他跟母亲撒了个谎,说中午想在学校图书馆里找一些参考书,所以就不回家了。母亲也同意了,还给他准备了香喷喷的便当做午餐。

费胡三口两口的扒完了饭,抹干净嘴巴,跟周围几个同学说笑了一阵后,就起身走出教室,沿着走廊来到了隔壁班外面,从门口向里望去。

只见那个偷走试卷的男生赵贤柱正趴在桌面上,睡眼朦胧的打着哈欠,一副就要睡着的模样。离他不远处还有两个肥胖的女生,正在狼吞虎咽的大嚼卤鸡腿。

费胡也不废话,径直走进了教室,在赵贤柱肩膀重重的拍了一下。

赵贤柱惊醒过来,抬头见到是他,马上露出警惕之色。

费胡冷冷的盯着他:“能不能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事想问你!”

赵贤柱心虚的避开视线:“出去干嘛啊?你想问啥,就在这里说吧!”

费胡板起脸:“好,我就问你一句话!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帮着尹娜陷害我?为什么?”

赵贤柱嘴硬的说:“什么啊,谁陷害你了?真是神经病!”

两个肥胖女生闻声望来,表情都像抽了大麻一样兴奋。她们都是有名的八婆,就爱看同学们吵架和打架。

费胡强忍怒气,冷笑一声:“好喔,这么说你是准备替她抗到底了!好,很好,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赵贤柱有些恼羞成怒了,霍地跳起身:“你他妈的少来这一套!难道我还会怕你不成?”

他的个子足足比费胡高出半个头,又是经常打架的“问题学生”所以一点也不把费胡放在眼里,边骂还边放肆的竖起中指,几乎比到了费胡脸上。

换了从前,就算有三个费胡也不敢去招惹这种人,不过现在他却毫无惧色,转过身,用躯体挡住对方的视线,摸出手机迅速按下了几个键。

赵贤柱以为他知难而退、示弱而走,发出不屑的讥笑声,刚刚坐回椅子上,就听到书桌抽屉里响起了手机铃声。

他忙取出手机,按下接听键,一连“喂”了好几声都无人回答,于是骂了一句脏话就切断了。

正要将手机放回抽屉,费胡突然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劈手抢走了赵贤柱的手机,飞快的向教室外面跑去。

赵贤柱勃然大怒,大声喝骂着追了出去。那两个肥胖女生自然不肯放过凑热闹的机会啦,也一起跟着奔出教室,准备欣赏一场好戏。

一男两女来到走廊,惊讶的望见费胡居然没有逃走,正笑嘻嘻的站在前面不远处,手里拿着个水晶项链对着他们不断晃动。

三个人猛然觉得眼前一花,项链似乎变成了无限大的庞然之物,紧接着头脑一阵晕眩,迷迷糊糊的只剩下一片空白……

费胡见状暗喜,走过去用项链上悬吊的银色十字架一一触碰三人额头,嘴里念了“两分钟”然后收好项链闪身躲回了自己教室,再探头从窗口望了出去。

只见这一男两女均满脸茫然,大力的抓着脑袋,做出各种冥思苦想状,但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是几时跑到走廊上来的,又是为何要跑来的。

发楞了好一会儿,三个人显然一无所获,悻悻然的回教室去了。

费胡等待了片刻后,再次大摇大摆的来到了他们教室门口,就见到那两个女生吃完了饭正在剔牙,而赵贤柱已经趴在书桌上鼾声大作了。——哈,果然是个头脑简单的瞌睡虫!

费胡忍不住好笑。他之前就听说这个赵贤柱又懒又笨,每天中午都雷打不动的趴在桌上午睡,一直要睡到下午上课了才勉强醒来。所以他今天准备实施的计划,也是根据这一点来设计的。

刚才他用一个新买的手机卡暗中拨打赵贤柱的号码,等对方取出手机后就趁机抢了过来,顺利完成了计划的第一步。

现在,是时候进行第二步啦!

费胡拿起赵贤柱的手机,先看看时间,现在刚好十二点整。离下午上课还有整整两个小时,时间非常充裕!

他走出教学楼,一边向学校后山走去,一边翻查着手机里的短信记录,只有寥寥数条,而且都是狐朋狗友转来的黄色笑话,毫无实际内容。——嗯,很正常。这家伙和尹娜一定担心校方仍在调查偷考卷的事,这些天来必然会尽量减少联系。就算真的互相发送了短信,也一定及时的删除了,不会留下任何把柄。

费胡这样想着,也不失望,迅速输入了一条短信,找到尹娜的手机号码发送了出去。

十多秒后,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对方竟然迫不及待的打电话过来了!

费胡冷哼一声,立即将之切断,然后又输入了一条短信发出。

又过了半分钟,手机“嘀嘀”响起,这次对方也回了短信。

接下来你来我往,互相发送了三四次后,手机铃声再次大作,显然是尹娜这小妮子沉不住气了,又一次尝试打电话过来。

费胡仍然不客气的将之切断,然后索性关了机。

这时他已经来到了学校后山。这里种了不少花草树木,还有一些天然形成的假山,就像一个小小的公园,是学生们游戏、乘凉的好地方。

由于现在是午休时间,因此附近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清洁女工在扫落叶。

费胡走过去,用水晶项链轻而易举将女工催眠,再搜出她的钱包,抽出一张百元钞票扔在地面上,然后命令她忘掉一分钟之内的事。

他将钱包塞回原处,转身走开几步,装作欣赏旁边树上的玉兰花,其实眼角的余光却监视着女工的一举一动。

接下来的事情果然不出所料,那女工清醒过来后赫然发现了地上的钞票,露出惊喜交集的表情,偷眼望了费胡一眼后,用极其麻利的速度捡起钞票,逃也似的飞奔离开了。那样子就像一个新出道的小偷,生怕被失主追回刚到手的赃款。

费胡哑然失笑,环顾四周,找到了一个花丛茂密的暗处蹲下,将身体隐藏在阴影之中,耐心的等着猎物自己送上门来。

************

十二点半,尹娜背着书包,出现在学校后山的小径上。

她几乎是一路小跑而来,脑后的马尾巴随风飘飞,亮丽的校服裙也迎风扬起,露出那双匀称而白嫩的小腿。

一个如此可爱的美少女在阳光下奔跑,本来是一副非常具有诗意的画面,可惜她跑的太急了些,额头前汗水晶莹,发丝也略微有些散乱,未免令这副画面有些美中不足。不过,那对轮廓饱满的美乳因此在校服里剧烈的弹跳着,看上去又增添了不少诱惑感。

“呼哧、呼哧!”

尹娜急促的喘着气,突然脚下一滑差点踩空,虽然她最后还是保持住了平衡没有摔倒,但已经显得有些狼狈,嘴里也不由自主的惊叫了一声。

她跺跺脚,精疲力竭的伸手扶住旁边一株树木,细嫩的牙齿咬住嘴唇,可爱的脸蛋上充满焦急之色,一副懊恼不已的模样。

自从偷考卷的事被揭穿后,尹娜一直都惴惴不安。虽然裙下之臣赵贤柱没有出卖她,但她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生怕老师仍然在探查真相,所以她千叮万嘱的吩咐赵贤柱,这些天无论如何都不要与她联系,等风头过去了再说。

然而今天,就在半个小时前,赵贤柱的手机居然发来了一条短信,说大事不妙,偷考卷的事被一个老师猜到了内情,要她立刻到学校后山的“少年宫”来见面,以便商量对策。

尹娜吃了一惊,慌忙拨打赵贤柱的号码想直接问个究竟,谁知对方竟然切断了电话,然后又发送了一条短信,说他现在周围有人,不方便接听电话,要她赶紧前来面谈,并且还加了句“事态紧急”的警告语!

尹娜心中更惊,暗想难道这家伙被监视了不成?不过,要是连电话都不方便接听,面谈岂不是更容易引起注意么?而且一见面就真的连自己也暴露了。

于是她回了一条短信,说不如就用手机短信交谈好了。可是对方却不肯,一再催促她快来,最后似乎火大了,竟然发来短信威胁她:“我不管。十二点半见不到你,一切后果自负!”

然后就再无音信了。打电话过去也是关机。

尹娜顿时慌了神,心想不要刺激的他一时冲动,真的做出什么傻事来,把自己招供出来就完蛋了。她越想越怕,抓起书包用最快的速度冲出家门,飞奔赶到了学校。

在跑向后山的道路上,尹娜都做贼心虚的四处张望,担心被熟人撞见。幸好,现在是午休时间,沿路没有碰到任何一个人,就连平常在附近打扫的清洁女工今天都不见人影。

抬眼看看,“少年宫”就在眼前了。

说是“少年宫”其实只是后山的一个防空洞,听说几十年前的战争时期是用来躲避飞机轰炸的,所以洞穴挖的又深又宽敞。现在当然早就已经废弃不用啦,也不知是从哪一届学生开始,大家下课经常就到里面捉迷藏,夏天还会在洞内乘凉,还有好事的学生搬了一些石桌石椅摆在里面,再加上哑铃、沙包、鞍马这些体育用品,俨然成为了一个天然简陋的乐园,被大家戏称为“少年宫”在校园里要找一个荫蔽的地方交谈,“少年宫”的确是最理想的所在。

因此尹娜不疑有他,一头就冲进了防空洞里,然后她一愣,愕然发现洞内空无一人。——难道这家伙这么谨慎,躲到深处去了?

“阿柱!阿柱……我来了,阿柱!”

尹娜喊叫了几声,但除了嗡嗡的回音外一无所获。很明显,赵贤柱根本就不在洞里。

她摸出手机再试着拨打号码,仍然是关机。

尹娜恼火的握紧了小拳头,骂了一句“靠”心想莫非这家伙是在恶作剧,骗我白跑一趟寻开心?

可是,按道理来说赵贤柱不是这种人呀!他念初三的时候就向她表白了,而后一直对她奉若神明,毫不夸张的说比狗都忠心。这次她之所以会找他来帮忙偷考卷,也正是因为对他十分了解,相信他就算出事也绝不会出卖自己,更不会利用这个把柄对自己提出非分要求。

蓦地里,尹娜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刚才给自己发送短信的人,真的是赵贤柱吗?

由于被短信的内容震惊,她只顾着匆忙赶来,没有多想其中的细节。现在回想起来,刚才的几个短信语气上就一点都不像赵贤柱,特别是最后那句恶狠狠的威胁,“痴心”的他是绝对不会那么对自己说话的……

尹娜猛然心中一沉,本能的惊觉危险,转过身正要跑出防空洞,但已经来不及了,有个人张开双臂挡在了洞口,令她差点撞了个满怀。

定睛一看,这人竟是费胡!

“啊……废物!原来是你搞的鬼!”

尹娜恍然大悟,气的脸都红了,那两个可爱的小酒窝里装满了杀气,仿佛恨不得立刻痛扁费胡一顿。

“怎么?很意外么?”

费胡皮笑肉不笑的说,竭力装出一副阴冷、凶狠的模样。他看过很多描写奸魔的故事,里面都说要强奸一个女人的时候,首先应该从气势上压倒对方,令她感到害怕。最好是吓得手脚都瘫痪了,哈哈哈,那就可以痛痛快快的为所欲为了。

然而眼前的尹娜似乎半点害怕的表情都欠奉,反而气鼓鼓的瞪圆双眼,大声质问了起来:“好啊,这么说真的是你偷了赵贤柱的手机,伪装成他把我骗来的?”

“对!”

“无聊!”

尹娜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昂起头就想夺洞口而出。

但费胡却逼上一步,仍然挡住她的去路。

“让开啦!人家现在没空陪你玩!”

尹娜连闯了几次都被拦住,跺脚娇嗔了起来。她就算生气的时候也很可爱,噘嘴瞪眼,粉嫩的脸蛋表情生动之极,就像一个活动的芭比娃娃。而她气呼呼起伏的胸部却又十分“成人”一对发育成熟的美乳裹在校服里诱人的颤动着,形成一副绝妙的画面。

费胡贪婪的咽了口唾沫,忍不住伸出双手,做出直接奔袭目标状。

尹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连退几步,这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这个一向被嘲笑为“废物”的男孩,今天明显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不单够胆把自己骗到防空洞里,还敢做出这么无礼的举动,莫非他是吃了豹子胆么?

“你到底让不让开?”

尹娜板着脸又问了一句,见对方仍无退让之意,有点害怕了,“喂,你什么意思嘛?不让我走,是想怎么样啊?”

费胡没有回答,淡淡说:“我今天之所以把你骗来,就是想证实一下偷考卷究竟是赵贤柱一个人的阴谋、你那天只不过恰好来找我而已呢?还是,你根本就是赵贤柱的同谋,那天的行动是你们俩一起策划好的?”

他嘲讽的笑了笑,说:“其实我早就知道答案的,本校三大校花之一的尹娜,怎么可能爱上我这样一个‘废物’呢?哈,哈……可是我内心深处居然还是深深的希望,你那天对我说的话都是真的……或者,哪怕只有一半是真的都好……”

说到这里,费胡的眼圈有些红了,但是马上他就克制住了心中的情感。哼哼哼,身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奸魔,是不应该有这些婆婆妈妈的情绪的。绝对不应该有!

“喂,你别血口喷人哦!”

尹娜强词夺理说,“偷考卷是赵贤柱一个人干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就算我跟他比较要好一点,也不能证明我就是他的同谋!”

费胡一扬手,亮出赵贤柱的手机,冷冷说:“能不能证明,就交给老师去判断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释这些短信!”

尹娜脸色发白了,尖叫道:“你敢这么做,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嘿,恨就恨好了。不能让校花爱上我,恨我也不错啊!”

费胡满不在乎的说着,收回手机,转身做出欲走的姿态。同时另一只手却悄悄摸到了水晶项链。

到此刻为止,他的计划都是以“威胁”为主,如果能迫得这美少女就范献身,那当然最好不过啦。假如对方根本不吃这一套,他也有第二手方案,那就是立刻催眠她,在这防空洞里尽情发泄完自己的兽欲,然后再设法把赵贤柱引到这里,用催眠手段令这对狗男女的记忆双双出现一段空白。

这样,当尹娜清醒之后,就算察觉身体有异,只会以为是和赵贤柱发生了关系。而赵贤柱忘记了前因后果,当然是百口莫辩啦,也只能乖乖吞下这只死猫。

哈哈哈,这个计划真是太妙了!

费胡心中得意,满腔欲火霎时熊熊燃烧,胯下也条件反射般勃起,将裤裆撑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这时,只听尹娜焦急的叫声从后传来。

“等一等,费胡!你听我解释!”

费胡暗喜、回头:“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尹娜一脸委屈的说:“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的,但我还是要说,那天我去找你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赵贤柱会去偷考卷。我是真的气你在天台上那么粗鲁,把我的衣服扣子都扯破了,所以才跑走的。恰好赵贤柱趁这个空挡把考卷偷到手,然后主动向我献殷勤,考卷才到了我手里的……总之,一切都只是巧合,信不信由你。要去找老师告状,你就去吧。”

说完她背转身体,小声的抽泣了起来。

费胡闷哼一声:“如果只是巧合,那我被冤枉之后,到你家求你为我作证,你为什么一口咬定没有这回事呢?”

“当时考卷已经在我手里了,人家突然间看到三个老师找上门来,紧张的要命,本能的就想否认一切有可能引起怀疑的事,换了是你难道不会这么做么?再说,你竟然当着我爸妈的面,说我向你求爱,还跟你到天台约会,要是我承认了,不被他们打死才怪呢……你就会怪我没替你撒谎,为什么不替我想一想呢?”

尹娜越说越委屈,忍不住哭出声来,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双足乱蹬。当她侧过身时,费胡清楚的看见她面颊上滚落了一行亮晶晶的泪珠。

不是吧?难道我真的冤枉她了?

费胡糊涂了,看这美少女哭的梨花带雨,刚硬的心肠忽然有些软了,不过,胯下的肉棒却仍然很硬、很硬。

还从来没有哪个女孩子在他面前哭过呢!这种镜头虽然电视上看的多了,可是现实中第一次遇到,就算伟大的奸魔大人也有些手足无措,深感女孩的眼泪果然是对付男人的最好武器。

“好啦好啦,别哭了!我只想听你亲口告诉我,到底你那天在天台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费胡踏入防空洞中,靠近到尹娜身边,一边认真的问,一边很自然的将双手搭上她肩膀。

尹娜赌气的白了他一眼:“假的!”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她却没有推开他的手,反而乖巧的垂下了头。

此刻两人的姿势,跟那天在天台上相处时几乎一模一样。

透过校服感受到美少女的柔软肩胛,费胡心跳加快,欲望也更加高涨了。他心想管你是真情还是假意,送上门来的便宜先占了再说,于是老实不客气的低下头,一口就吻住了她的樱唇。

这是两个人的第二次接吻。

比起第一次来,费胡虽然也是激动的心跳加快,但毕竟有过经验,处理起来镇静多了,没有再像小狗一样的乱砸乱舔。

而尹娜也比第一次更加配合,就连形式上的矜持、挣扎都没有了,而且还温顺的微启双唇,任凭对方的舌头长驱直入自己口腔。

啦啦啦!终于尝到美少女的香唾啦!

费胡兴奋的飘飘欲仙,舌头放肆的追逐着、欺负着尹娜柔软的小舌头,贪婪的吸吮着她口中的津液。双手也“熟门熟路”的探到了她腰部,将她束在校服裙内的上衣下摆抽了出来。

“唔、唔、唔”的含糊呻吟声隐约响起,尹娜也仿佛有些动情了,双臂不仅没有阻止费胡的无礼,反而也搂住了他的身躯。——嘿嘿嘿,上一次在天台没做完的“功课”今天我们继续完成吧!

费胡在心里得意忘形的高呼,手掌沿着光滑的腰部肌肤向上探索,很快就摸到了布满凹凸花纹的乳罩上。

先隔着罩杯用力一捏。哈,又绵软又饱满,手感真是一级棒!

尹娜满脸通红,虽然双唇被封住了说不出话,甚至连气都快喘不上来了,但却不甘示弱的伸手到费胡胯下,也示威般隔裤抓了一把硬邦邦的肉棒。

哇!费胡舒服的几乎叫出声来,两手更大力的抚摸着掌中弹性十足的肉团。

可惜的是,今天这美少女的胸罩明显比上一次紧,大概是换了款式的缘故,害的他的手无法伸进罩杯里面,只能摸到乳房上面的一小部分嫩肉。

他想直接解开胸罩,但是摸索了半天都找不到扣子。好不容易找到了,却又怎么也解不开。

费胡一急之下,发狠的使劲扯着胸罩,想像A片里的色狼那样,“嗤”的一声,干净利落就把胸罩撕成两半。然而他一扯、再扯、三扯……扯到手都磨痛了,还是没能把胸罩扯断。

啊啊啊!真是太丢人了……堂堂的奸魔之王,居然连一副小小的胸罩都搞不掂。

费胡尴尬之极,手掌僵硬在美少女胸前,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一时之间竟有老鼠拉龟、无处下嘴的感觉。

反而是尹娜忍俊不禁,脑袋微微后仰,停止了接吻,牙齿死死咬着嘴唇,仿佛很辛苦才能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费胡面红耳赤,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而尹娜却退后两步,将书包扔在地上,伸手探到自己校服里,轻轻摸索了几下,然后“唰”的一声,竟然将胸罩从校服里拽了出来。

费胡双眼一下子瞪大了,喉结上下滚动,色迷迷的盯着这美少女胸前的校服。

只见饱满的隆起处,有很清晰的两粒小圆点凸起的痕迹。

尹娜的呼吸也明显急促了,脸红的像熟透的番茄。她抛下胸罩,手又伸进了校裙里,缓缓把内裤也拽了下来。

费胡的眼珠差点变成子弹射了出来,胯下极度充血,肉棒已经翘的不能再翘了,甚至都被裤子给顶痛了。

眼前这个美少女虽然整整齐齐的穿着校服,可是校服里面却是真空的,只要腿部抬高一点,光溜溜的下体就会严重走光。

任何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看到这种情形,都会神魂颠倒的,何况费胡还是个血气方刚、性欲特别旺盛的高中生。他只觉得热血上涌、精谷上脑,一瞬之间有做梦的感觉,仿佛一切都变的虚幻而又不真实。

朦胧之中,只恍惚看见尹娜靠近了自己,主动伸手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接着又松开了前门的拉链。

裤子立刻摇摇欲坠,而早已暴勃的长矛更是顺势破空而出,欢呼获得了自由……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