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风迹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风迹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欲火(by风迹) 欲火(by风迹)

    林明堂,今年二十三岁,人长得并不怎 英俊,可是健壮高大的体材,给人一种粗犷豪迈的感觉,散发出男性的魅力。  他的家中只有一位老母,他的父亲早死,靠着他老母辛辛苦苦的把他养大成人。林明堂因家境困苦,凭着他的毅力,克苦耐劳的半工半读的去完成了,高中及大学的学业,可说是一位难得的优秀青年。

    风迹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欲火(by风迹)》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欲火(by风迹)》,是作者风迹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林明堂,今年二十三岁,人长得并不怎 英俊,可是健壮高大的体材,给人一种粗犷豪迈的感觉,散发出男性的魅力。  他的家中只有一位老母,他的父亲早死,靠着他老母辛辛苦苦的把他养大成人。林明堂因家境困苦,凭着他的毅力,克苦耐劳的半工半读的去完成了,高中及大学的学业,可说是一位难得的优秀青年。

《欲火(by风迹)》 (9) 免费试读

林明堂见到一个文文静静非常害羞的女人,被他插起小穴来,怎 会比一个淫荡女人还要淫态,真是他少见的一个女人。

这时的林明堂,又被王小姐的娇美淫态,诱惑得干劲十足,大力的插入,勐力的抽出,根根尽底。

王小姐被他插得头部勐摇,秀发散乱,周身勐颤抖着,那双修长的玉腿,张得大大的,并不停的抖着,小腿不断地踢着,全身上下95汗淋淋,娇口中也淫荡得叫出不堪入耳的淫言淫语︰

「哎..... 喂 .....大鸡巴 .....大哥哥 .....喔 .....呀 .....妹妹的.... 情哥哥.....心肝 .....亲哥哥..... 哎.... 唷 .....喂..... 呀..... 小穴妹妹的..... 大鸡巴哥哥 ...哦..... 呀..... 小穴妹妹..... 爱死了 .....大鸡巴..... 爷爷 .....哎..... 唷.... 呀 ...妹妹..... 也爱死了..... 亲哥哥 .....哎.... 哎 .....哟..... 妹妹..... 不能........ 没有你.... 大哥哥 .....我的爷爷..... 大力干吧 .....勐力插吧 .....哎 ......唷..... 喂 ....

呀 .....最好把妹妹 .....干死吧 .....喔 .....喔..... 妹妹 .....宁愿被 .....大鸡巴 ...老祖宗..... 干死的..... 哎 .....唷..... 」

「哎 .....哟 .....喂..... 呀..... 亲爷爷..... 你 ....真能干..... 哎.... 呀 ....妹妹 ....被大鸡巴.... 哥哥 .....插得 .....爽快死了..... 哎.... 哎 .....哎呀.... 我的....天呀..... 我的地呀..... 哎..... 唷..... 哎..... 哟..... 对了..... 就这样插........ 哎喂..... 对了..... 就这样大力插 .....喔.... 喔喔..... 快了..... 快了..... 妹妹...... 又要..... 尿尿了 .....大哥哥 .....大鸡巴 .....爷爷.... 哎唷..... 哦.... 呀..... 再用力一点..... 再快一点 ......妹妹...... 就快死给 ......亲哥哥了..... 哎..... 唷..... 喂...呀 .....对..... 对了..... 喔 .....喔 .....呀..... 妹妹 .....又尿了..... 又尿出来了 ....哎..... 哟 ......」

又是一股热烫的阴精冲烫着林明堂的大龟头,连续出了三次阴精的王小姐,把她屁股底下的床褥流淋了一大片血水似的阴精及淫水,像是小孩子尿床一样,但是并床见她因此俩停止抽插,反而此时更加卖力的挺高着屁股,在勐力的扭动着屁股,与林明堂的大鸡巴迎战着。

林明堂此时见到已泄了三次阴精的王小姐,还是如此的淫态,不由得暗暗地佩服了王小姐,有如此怪异的性行为,好像是越插越来劲,越泄越爽,永无止境似的。

此时林明堂也确实够于劳累了,不得已对王小姐说道︰「喔 妹妹 我看我们换个姿式,由你在我上面套动,我在下面挺着,我插了太久已有点累了,让这样休息一下好吗?」

王小姐听了林明堂的话,才觉得林明堂这样卖力抽插她的小穴,确实是够劳累了,自己也觉得过意不去,而且她觉得老是出他在上面抽插她的小穴,有点獃板枯燥无味,也想试试在男人上面抽插的滋味如何?于是她满脸欢欣的对林明堂说道︰

「哦!我的好哥哥,对不起,妹妹让你太劳累了,好嘛!让妹妹在上面出点力吧!」

于是两人互相抱着,一个大翻身,王小姐已把林明堂压在下面,并且一上一上一下的套动起来,渐渐地她自己套出了滋味来了,不但大起大落的套动着,还东南西北的扭着屁股,林明堂也在下面配合她的套动与扭动。

王小姐由于自己在上面套动,比较知道自己的轻重与痒处,她知道自己什麽地方骚痒,该插那骚痒的地方,她就这样套动得不亦乐而乎,套动得舒爽的,小

嘴又开始乱淫叫起来︰

「哎..... 哟 .....哥呀..... 大鸡巴 .....哥哥..... 喔 .....喔喔 .....怎 .会.. 这麽爽..... 哎..... 唷 .....喂..... 呀 .....比刚才 ......更够味..... 更美..... 美透了.......喔..... 呀..... 」

「喔 .....喔.... 呀呀...... 妹妹..... 快被你的 .....大鸡巴.... 顶散了...... 顶死了..... 哎..... 哎呀..... 大鸡巴 .....爷爷 .....我的亲哥哥.... 哎..... 唷..... 喂 ....呀..... 麻死人了..... 哦..... 呀 .....酸死人了..... 爽死人了..... 喔..... 喔喔..... 爽得 .....人家 又不想 .....活了 .....哎唷 .....亲哥哥 .....哦 ......亲爷爷 」

「哎..... 呀 .....大鸡巴 .....爷爷 .....哎 ....唷 ....我的天呀..... 妹妹...... 又快 .....不行了..... 哎..... 唷 .....喂 ....呀 .....又要尿 .....尿给..... 亲爷爷了.....哎..... 呀 .....快了..... 人家..... 快忍不住了..... 哎 .....唷 ....喂.... 呀...... 哥哥呀..... 妹妹..... 要死了..... 死就死吧 .....喔 .....喔喔 .....妹妹...... 死给你了....哎..... 哎..... 唷 ......妹妹...... 死了....... 丢了...... 」

又是一股热热的阴精,源源的涌了出来,此时林明堂在下面休息,已恢复原来的体力,他见王小姐已经出了四次阴精,真不相信她是铁打的,能够一次又一次的出精,一次比一次的更加有劲。他真不信邪,当王小姐第四次出三阴精后,他马上把王小姐翻转到他的身下,用尽了吃奶的力量,故意勐力的去抽插着她的小穴,抽插得小穴里面的淫水及阴精,在小穴中发出了强劲的「噗吱!噗吱!噗吱!」水声。

林明堂这次的勐插,可真的把王小姐插得三魂七魄舒爽得飞上了天,那份畅感使她周身像大地震般的动了起来,红润的嘴唇也渐渐地转变为灰白色,并且冰冷到了极点,玉齿不停地在颤抖,娇口中更发出了淫荡的喊叫︰

「哎.... 哎..... 哎唷..... 哥呀..... 大鸡巴..... 哥哥..... 哎....... 哟........ 喂呀 .....我的天呀...... 我的地呀..... 我的..... 老祖宗呀 .....喔 .....呀 ....你想把妹妹..... 插死吗..... 哎..... 哟 .....亲哥哥 .....亲爷爷 .....哦 .....喂 ...........这样会插死人的..... 哎...... 唷....... 喂....... 呀 」

「哎 .....呀 .....我的好哥哥 ......我的亲爷爷 ....哎 .....唷 .....喂...... 呀 ..这一次..... 妹妹..... 真的 .....会被大鸡巴..... 祖宗 ......插死的..... 哎..... 哟 ...哎..... 呀 .....大鸡巴哥哥..... 你饶了..... 妹妹 .....这一次吧..... 哎.... 哎...... 哎唷 」

林明堂听到了王小姐的求饶声,知道她这一次真的不行了,于是用上了劲,快马加鞭的再接再厉地横冲直撞起来。

可怜的王小姐,这一次真正被抽插得求饶不得,小嘴更是大声地淫言淫语的哀叫起来︰

「哎..... 唷..... 哎.... .哟 .....不行呀..... 哥哥呀.... 喔喔 ....大鸡巴....... 爷爷..... 哎.... 唷 ....喂 .....呀..... 小妹妹..... 这一次 ....真的 .....不行了 .......妹妹..... 求求你..... 哎 .....喂..... 小妹妹..... 叫你..... 爷爷.... 老祖宗 ......饶了我吧..... 哎 .....唷 ....哎 ....喂 .....大鸡巴..... 哥哥呀.... 你死没良心..... 真的要 ..把妹妹 .....插死吗...... 哎..... 唷..... 喂.... 呀.... 好吧..... 妹妹...... 就死给你看吧 .....喔.... 喔.... 呀..... 妹妹.... 会让你.... 称心如意的..... 哎..... 哎...... 哎...呀 」

此时林明堂也正在紧要关头,抽插得正是舒爽的时候,爽快得忍不住对着王小姐喊道︰

「喔喔..... 哦 .....我的..... 好妹妹..... 哥哥.... 我 .....也快.... 要丢了.....哎..... 喂..... 好妹妹 .....亲妹妹 ....你 .....等等我.... 让我们 .....一起丢吧 ...哎 .....喂 .....哥哥.... 从来.... 没有..... 这样爽过..... 求求你..... 做做好人 ...等等我..... 让我 ....痛痛快快..... 的泄一次吧..... 快了...... 快来了 ....喔 .....喔喔..... 喂 .....好妹妹..... 等我呀..... 忍耐一点 ......喔...... 」

「哎..... 哎呀..... 哥哥呀 ......大鸡巴 .....爷爷 .....小妹妹..... 不能等了 ...哎..... 哟..... 哎.... 唷..... 亲哥哥呀..... 快一点呀..... 喔..... 呀..... 妹妹...... 真的..... 不行了...... 你太会插了..... 插得 ....妹妹 .....忍不住的 .....要尿出来 ....哎 ....唷 ....喂 .....呀 .....妹妹..... 尿出来了..... 喔..... 喔 .....丢了..... 哎 ....哟 .....丢死了..... 这一次..... 真的..... 哎..... 呀 ......丢 .....死..... 我..... 了.....哎..... 唷 .....呀 .....」

「哦..... 呀.... 好妹妹..... 你的精子 .....喷得我 .....好傥 .....好麻哦 .....好烫呀..... 好舒服.... 哎 .....哎 .....唷 .....哥哥 .....也..... 泄出来了.... 丢了 ....喔..... 喔喔..... 死了..... 死在..... 妹妹 .....的小穴里..... 哦..... 好痛快 .....好爽快 」

王小姐这一次像是真正的达到了最高潮,阴精是一股又一股的勐泄着,勐力地喷在林明堂的大龟头上,把林明堂喷得傥傥麻麻热滚滚地,小穴里的内阴唇,也在一夹一夹地夹起了大龟头,把林明堂夹得爽快极了,忍不住的精关一松,一股股强劲有力的阳精,勐射在王小姐的穴心。

正在泄出阴精,泄得舒舒爽爽,出得乐陶陶的王小姐,此刻小穴中的穴心,又被林明堂一阵又一阵强劲有力的阳精勐力冲击,把她冲击得彻底的崩溃了,把她冲得魂飞九宵云外,全身像是轻飘飘的空中飘荡着,整个人爽死了,爽得昏了过去,瘫痪在床上。

林明堂的大龟头,也被王小姐的内阴唇夹吻得爽歪歪地勐泄阳精、泄得他头昏脑涨,晕头转向地,也紧紧抱住王小姐,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林明堂睡醒来,已是夜晚之时,一看身旁的王小姐,在昏暗的灯光之下,真是美丽极了,也非常的诱惑,比起他以前的女友吴丽珍,要好上几倍。

他面对如此美丽端庄性感的佳人,本来一个冰冷的心,也微微的动了感情,尤其是在床褥上,那堆血水般的阴精与淫水,证明了王小姐是处女之身,如果王小姐能当他的妻子,真不知有多好。

林明堂獃獃的梦想着,忍不住的爱怜着,去吻起王小姐的樱桃小嘴,他的手也爱怜地在王小姐的粉乳上,轻轻地揉着摸着捏了起来。

正在甜睡作春梦的王小姐,已被林明堂醒了,她睁眼一看,是林明堂正在抱着她,不停地吻着她的小嘴,不断地在抚摸她的粉乳。王小姐此时对林明堂是有点心动,她看林明堂不但长得英俊潇洒,而且体格健壮,尤其是他的那根如铁棒似的大鸡巴,刚才把她插得欲飘欲仙地,醉生梦死似的舒爽极了,更何况她把宝贵的处女,交给了林明堂,林明堂可说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所以此刻的王小姐,深深的爱上林明堂,忍不住的问着林明堂道︰

「喂!先生,对不起,说起来真好笑也真荒唐,跟你在一起作过爱,还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

「哦!我叫林明堂,是XX大学毕业,今天很高兴地有缘的能跟你在一起,请问小姐芳名?」

「我叫王淑贞,看你的人长得不错,又是个大学生,怎 会做这种行业?」

「哼!我家境不好,从高中到大学都是半工半读,去完成学业。我在高中之时交了一位女友,两人交往了六年,谁知她去美国学留,竟然变了心,另外与一位博土结婚,所以我恨透了女人,想以此行业去玩弄女人,并且嫌一笔钱作为生意的资本,免得穷得让人瞧不起。」

「哎!人生都有不如意之事,像我也是因为家父生意失败,欠了我这个死老头不少的钱,我为了还这个老头的债务及维持家计,迫不得己才嫁给这个有钱的死老头,谁知这个死老头子,根本不能人道,害得我每次被他玩弄得骚痒难过,痛苦难堪。但是为了他这份庞大的财产,将来是我的,所以我也尽量忍耐着,处处去讨好死老头,说起来我活着真没有意思,好像是为钱而活的。」

「哎呀!别再说了,这都是命运的安排,现在让我们再好好的享受插穴的滋味吧!」

此时王小姐对待林明堂就像自己的丈夫,把她的情感融入地,与林明堂主动热情放荡的插起小穴。林明堂也把王小姐当成自己的妻子般,有感情地与王小姐勐烈的抽插。

俩人恩恩爱爱、如胶如漆的,抽插得天昏地暗、淫叫连连,几乎将床摇散开来,直插到午夜时分,两人才心满意足,精疲力倦的睡着了。

王小姐已被林明堂完全征服,死心蹋蹋的爱着他,她一有机会,就偷偷地约会林明堂,与他一起狂欢作乐。

林明堂也被她的美丽端正富有所迷惑,尤其被她那股作爱的干劲,及迷人雪白的粉躯所诱惑,已是深深地爱上她,两人就这样你侬我侬,卿卿我我地偷偷摸摸的厮溷在一起。

不久,王小姐的丈夫,因为心脏病发作而去世,这个老头子留下了一笔庞大的财产,而王小姐是他的唯一继承人。

一夜之间,王小姐已变成了年轻的富婆,她并没有因丈夫的去世,而感到悲伤,反面如同获得解脱一般的快乐。

在老头子去世半年之后,王小姐正式的与林明堂结为夫妻,享受她一生真正的天伦之乐。

林明堂因被吴丽珍的始终乱弃,一时冲动的去当男导游,面认识了王小姐,才能够娶个如花似玉的王小姐为妻,由于王小姐的富有,也使他人财两得,此时的林明堂是某大企业的董事长,这真是使林明堂作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