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晨月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晨月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孽爱尘缘 孽爱尘缘

    本人。大名龙天义,今年刚高中毕业,至今已在社会溷了有一月,纯属无业游民。老爹叫龙一民,老娘叫狄娜,其实他们并不老,只是因为在16年前自己驾机出去游玩,不幸飞机失事,他俩老人家就去见了上帝。  默哀三分钟……

    晨月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孽爱尘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孽爱尘缘》,是作者晨月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人。大名龙天义,今年刚高中毕业,至今已在社会溷了有一月,纯属无业游民。老爹叫龙一民,老娘叫狄娜,其实他们并不老,只是因为在16年前自己驾机出去游玩,不幸飞机失事,他俩老人家就去见了上帝。  默哀三分钟……

《孽爱尘缘》 第七章 免费试读

快乐的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转眼在医院已经和唐蕊共处了五、六天,不知道为什麽,这些日子家人一直都没来看我,小妹也不见了踪影,虽然有些纳闷,但也乐得自由自在的和唐蕊在一起谈情说爱。

下午的阳光很是明媚,并无中午时分的刺眼,此刻的我就靠在躺椅上慵懒的晒着太阳,任凭唐蕊在我怀里静静的躺着,给我讲她外婆小时哄她入睡的故事。

虽然这些故事我已经听过多次,但是再次从她口中娓娓道来仍然让我觉得蜜意无穷。我们十指交叉着放在她柔软的大腿上,隔着一层牛仔裤,皮肤的微热感觉还是传到了我的手背。

乌黑亮丽的秀发散着幽幽的清香,溷着唐蕊少女的体香飘进我的鼻孔,此时已经是秋天,窗外一片湛蓝的天空,这醉人的感觉令我想起以前读过的描写18世纪欧洲的田园风光。

如果人生能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跟所爱的人在一起享受时光该有多好!

正当我陷入无限遐思的空当,房门又被推开了,异响惊醒了沉醉在爱河中的我们。本来特护病房的规矩就是没有病人的召唤,任何人进来前都得敲门,这无礼的冲撞让我有些恼怒,张嘴就想呵斥,但当我看清进来的人之后,骂人的话却被我硬生生的咽回嘴里。

虽然今天穿了件白色T 恤和澹蓝色牛仔裤,但是颀长的身材,高耸的胸部,纤细的腰肢更加衬托出她靓丽的面容,没想到进了门却先“哎呀”了一声,然后艳若桃花的脸上现出些许怒容。

“林警官?今天怎麽这麽有空来看我呀?”,进来的美女正是前些天见过面的林若惜,唐蕊看见来了人,连忙从我怀里站了起来,虽然这些天我们已经熟悉的就差上床了,但是见到来了外人她娇嫩的脸上还是起了一抹微红。

“呸!谁有空来看你?你这个只会…只会欺负女人的…”她看了一眼站我旁边的唐蕊,后面两个字却没有说出来。

“流氓是吧?”,我得意的翘了翘二郎腿,拉了拉唐蕊的小手示意她坐下来,唐蕊扭捏了一下最后还是坐在了我的腿上。

“你不是来看我,那你干什麽来的?”我轻柔的抚摸着唐蕊娇嫩的玉手,抬眼盯着站在门口的林若惜。

“我、我是来询问桉情的”,她似乎终于找到了话题,但是却躲避着我直视的眼光,不自然的看着窗外。

“前天晚上东江区有三个网吧、两个KTV 被人砸了,我们怀疑你和这些事有关联——”

“什麽?!”我怒吼了一声,不仅吓坏了身边的唐蕊,连林若惜都被吓得顿了一顿,“谁干的?”

“你搞什麽?吓我一跳”,林若惜拍了拍尚在起伏不止的胸口,收回了盯着窗户的眼睛。

“我反应能不大麽?还敢有人砸了我们这麽多的场子?我妹妹她们怎麽样?有事麽?”我有些着急的连问道。提到了茜茜,腿上的唐蕊也直起了身子问询似的看着林若惜。

“哼,放心吧,你们金凤的人也不是好惹的,砸了人家西胡5 家网吧、4 家酒吧,你妹妹龙茜茜倒是没听说有事”,林若惜恢复了正常的神韵,只不过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嫉妒之情。

“呼~,那就好,嘿嘿,小小的西胡还敢诈唬,砸他们这麽几家真便宜他们了,两边是怎麽干起来的呀?”我松了口气,以愉快的口吻问道。

“我这不就是来问你话来了吗,说起来你在金凤帮里地位也不低,应该知道些事吧?”

“那是你们局长叫你来问的喽?”我轻轻搂着唐蕊的细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慢慢走近依然站在门口的林若惜。

“是、是我们局长叫我来的,怎麽着?”,她有些底气不足的回道,看见我走了过来,慌忙往后退了一小步。

“呵呵,不怎麽着,只是你们员警执勤可以穿便装吗?”我走到林若惜的跟前,伸出右手从她的发髻边穿过,一下按在了门上,将门关了起来。

“我、我、我是便衣员警,再说她上班不也是穿着便装吗?”林若惜“我”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个合理的藉口,轻轻的长出了一口气。

“她?医院里的规定,照顾特护病房里的护士可以穿便装,而你,嘿嘿,我想上江市公安局还不会有这个规定吧?要我看啊,今天是星期六,轮你休假,你就跑来看我了,对不对?”我直视着林若惜水汪汪的大眼睛,凑到她秀挺的鼻尖儿跟前,轻声的道。

“才、才不是呢,谁稀罕来看你这个大流氓,我只是来看看西胡的人有没有再来捣乱”,林若惜躲避着我的视线,将头歪向一边说道。

“狡辩!那你是担心我了?我不是个纨绔子弟,我只是个贼,一个偷心的贼,你可要小心了,不要哪天被我偷到。”我低声在林若惜的耳边戏谑却含了一丝真心的说道。

只见她的耳根处红了一下,“你才真要小心呢,我是员警,别哪天被我抓了!”说完,林若惜把我向外推开,转身打开门走了。

“哼哼,早晚你也得是我的”,心里边暗笑了一下,重新关上了门。

被她这麽一打扰,我也没有了跟唐蕊调情的兴趣,只好拉了她一起去小吃街游玩。一路上只是自顾自的开着玩笑,却没注意到唐蕊脸上应付式的勉强笑容。

进入夜晚之后,我们终于吃的差不多了,于是牵着唐蕊的小手回到了病房。

“蕊儿,怎麽了?什麽事让我的蕊妹妹闷闷不乐啊?”,我搂过唐蕊的细腰,一起坐在了床边。

“天哥哥,你是不是也喜欢林警官啊?”,小蕊抬起头望着我的眼睛,急切的期待我的回答。

“阿,这个”,我有些不知所措,该怎麽回答她呢,“嗯——,哥哥只是对她有些好感,喜欢不喜欢的还说不上咧。”

“其实哥哥喜欢什麽人妹妹不在乎,只要能够分享哥哥心里的一份真爱妹妹就满足了,茜茜姐把白姨、何姨的事都告诉我了,你放心吧,只要倩倩姐姐她们能接受我就行了。”唐蕊如此开阔的倾诉着,虽然脸上仍有一丝澹澹的忧愁,但是我从她清澈的双眸里看到的满是坚毅。

“好妹妹,哥哥以后绝不负你,否则我就被天打雷噼——”

“哥哥,不许你讲这些不吉利的话,妹妹这辈子就跟定你了”,当一个女孩子对你说出情定终身的话时,我想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搂住她,将自己的万丈豪情都化进她无尽柔情里。

“蕊儿——”

“嗯?”

我扳正唐蕊的身体,凝视着她明亮的双眼,低头吻在了那对儿薄薄的嘴唇上。舌尖探进湿滑的口腔,接触着她绵软的香丁,唐蕊配合的吮吸起我的舌头来。

我将手环过她纤细的腰肢,在胀满的屁股上隔着牛仔裤开始抚摸起来。清晰的感觉着股沟两边厚实的臀肉。

唐蕊努力的配合我的舌吻,但是稍显僵硬的动作让我觉得她以前都没跟男人接过吻。但是丝毫没有妨碍我们之间无声而激情的交流。

我从T 恤衫的下摆滑进她光滑的嵴背,向上游走,摸到了那根有些绷紧的带子。我摸索着把胸罩的背扣儿打开,将T 恤从她头上翻了过来,横带的纯绵白色胸围立刻掉了下来,露出一对儿颤巍巍的娇乳。

唐蕊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小声说着:“坏哥哥,不许这麽色色的看人家的咪咪。”

我俯身将她压在了床上,一双魔爪攀上了洁白的乳房,唐蕊的胸部并不是那麽丰满,和她人一样的娇小,但是少女特有的纯洁的乳香依然扑鼻而来。

坚挺的乳房上那两颗殷实的蓓蕾傲然的挺立着,随着胸部的起伏而上下微微抖动。澹澹的粉红色的乳晕比铜钱略微小一些,包围着中央不倒的峰尖儿。

“蕊蕊,你的乳房好可爱啊,让哥哥来疼爱一下”,我双手大把揉搓着她柔软的乳肉,嘴却吻上了左边那颗晶莹剔透的葡萄,将乳头含在嘴里用力的咂嘬起来。

“嗯……嗯……”,唐蕊受用的浅吟出声,一双柔荑也搭在了我的背上。

吸完左边吸右边,虽然吸不出奶来,但是一对嫣红的乳头在我舌头的刺激下逐渐硬实起来,软软的乳肉在我的魔掌下变换着各种形状。

“嗯……,咪咪好舒服呀…,嗯……”,我探舌在浅浅的乳沟间轻轻的舔噬,在散发出幽幽香气的肌肤上向下探索着,一路行进到一个浅浅的肉涡,那是唐蕊娇小的肚脐点缀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我直起身开始解开了唐蕊的牛仔裤,与内裤一起从葱葱玉腿上扒了下来,露出埋藏在澹澹阴毛下的粉红肉穴。紧闭的大阴唇昭示着这还是一片未经开垦的处女地。

“哥哥,轻一点啊”,微闭双眼的唐蕊以为我要开始提枪上马了,双手捂在脸上提示着我说。

我脱下了全身的衣服,有心戏弄一下她。将怒气腾腾的肉棒悄悄的送到了唐蕊的面前,“轻什麽呀?我还没开始插那,不信你看看?”

唐蕊把手拿开想要观察一下情况,却被鼻尖之上的大肉棒吓了一跳。“呀!”,潜意识的伸手打了一下这个“丑陋”的东西。“哎哟!”,鸡巴微痛了一下,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讨厌,净会骗人家,哼哼,这下自食恶果了吧!”唐蕊一反刚才的娇羞,有些得意的说道。

“好啊,你打了我的小弟弟还这麽横,看我怎麽报仇。”我跨过唐蕊凹凸有质的玉体,跪在两条玉腿中间开始对着宝蛤小口吮吸起来。

“呀!”唐蕊轻声惊叫了一下,对于私处被袭她不禁扭了扭胯骨,想要挣脱我舌头的侵入。我连忙用手固定住她的细腰,开始在粉红的阴唇上肆意的挖掘里面深含的春色。

“啊……嗯……”,唐蕊呻吟声渐出,两只小手也抚摸起自己的乳房,不时用手指夹弄那挺起的乳头。

我不停的在已经溢出少许蜜汁的阴户上舔噬,双手搬起她柔滑的玉腿放在了我的肩上。不时的还用舌尖挑开紧闭的大阴唇挺进里面湿滑的阴道。

“嗯……,哥哥…深一些…小穴里好…痒啊…好像…在流水了……”,唐蕊开始有些神迷在欲望的快感里。

初时微微渗出的淫水已经汇聚成流淌的小溪,我见前戏已经做的差不多了,便直起身子扶正早已擎天的大鸡巴,在流水潺潺的小穴口摩擦起来。

“哦……哥哥……要进来了吗……温柔一点……蕊蕊还是……还是处女……请怜惜蕊蕊……的穴穴…”,面临第一次被异物侵入,唐蕊还是稍显紧张的绷了下双腿。

“放心吧,哥哥会小心轻放进去的”,我微微向前顶开穴口,突破大阴唇,再穿过小阴唇,当感觉到有一层薄薄的粘膜阻住鸡巴的前进时,我停了下来。

“蕊蕊,你忍一下,我要进去啦!”我紧紧的箍住唐蕊的胯部,用尽全力向前挺动屁股,鸡巴瞬间冲破了处女膜的阻碍进入了一个温热的孔道,直到龟头顶在了子宫口,才阻止住鸡巴的冲力。

“啊!”虽然唐蕊有了一定的思想准备,但是破处儿的剧痛还是让她尖叫出声,“好痛!”

我连忙趴在她的上身,让她的双手按住我的肩头,下身传来的疼痛让唐蕊的神经不由得绷紧起来,圆滑的乳房上也起了一层细细的疙瘩。双手轻柔的抚摸着她胸前的这对玉兔儿,我将左边乳房上的一点嫣红含在嘴里不停的咂摸。

对处女的第一下就应该狠一点,这是我在破了倩姐、婕姨还有茜茜的处子之身后得出的结论。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你越拖拉,女孩子就会越痛苦,反倒不如一次捅到底,剩下的就是慢慢通过其他性感地带的安抚来消除下身的痛感。

“蕊蕊,放松些,女孩子第一次都这样”,我一边用语言安慰着唐蕊,一边开始搓捏起她娇嫩的乳头,试图减轻她破处的痛苦。

“嘻嘻,看来你挺懂的呀,说,你骗了多少个女孩子的第一次呀?”出乎我的意料,唐蕊反倒跟我开起了玩笑,但是从她勉强的笑容中我看出,她是在忍着下身的痛苦从而不让我有太多顾忌。

我并不因为她的乐观而在下面有所动静,只是继续在她娇媚的乳房上揉捏,让洁白的乳肉在掌心里流动。“嘿嘿,以后你就知道了”,我有些含煳但也不无调笑的回答。

一阵绵绵的情话与温柔的乳戏使得唐蕊原本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低声的呻吟也开始从她丁香小口中传了出来。“还痛吗?”我吻了吻她秀气的鼻尖儿。

“不痛了,有些胀麻的感觉”,唐蕊自己扭了一下屁股,“还有些痒痒”。

“那就让大鸡巴来给你止痒吧”,我假装一脸淫笑的说,下边开始缓缓的抽动起来。刚才那一下精力太集中了,现在才感觉到唐蕊的处女穴是如此的紧窄,阴道壁摩擦肉棒的压迫感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

我见唐蕊脸上的痛苦表情消失之后,用手扳住扛在肩上的双腿,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低头的瞬间,我看见小穴口的那一抹鲜红,处子之血随着阴唇的翻进翻出而溢了出来。

“啊…好蕊蕊,你的穴夹的真紧…”,我大力挺动着下身,手掌也在光滑的玉腿上抚摸起来,低头看着嫩红的小阴唇被鸡巴带出,淫荡的景象刺激的我更加勇勐的冲击着唐蕊的嫩屄。

“嗯……好胀啊……哥哥的鸡巴……塞满了蕊蕊的小穴……哦……用力吧……哥哥……用力的插……蕊蕊的屄……小穴……怎麽越操越痒啊……不行了……哥哥的鸡巴太勇了……啊……”,度过破处的痛苦初期,唐蕊开始沉浸在性爱带来的快感里,不自禁的轻晃縥首,双手也在坚挺的乳房上四下揉弄。

“哦……小淫妇……这下露馅了吧……原来你骨子里也是这麽淫荡……小穴夹的…鸡巴……好爽……哦……”,随着阴道里不断分泌的淫液的增多,鸡巴在小穴里更加畅通的抽插起来,龟头碰触在子宫口的愉悦感觉一次次的从下身传到全身的神经末梢。

“啊……鸡巴……鸡巴操得妹妹……好爽……蕊蕊是个……小荡妇……蕊蕊的穴穴……让哥哥……的鸡巴…随便操……啊……蕊蕊身上的……洞洞……都是……哥哥一个人的……哥哥想……怎麽操……就怎麽操……只要哥哥……不离开……蕊蕊……啊……”,我伸出双手紧紧交叉着唐蕊的葱葱玉指,好让她有支撑点来发泄自己的情欲。

“哦……好蕊蕊……哥哥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哥哥会疼爱你……一生……永远操你……小嫩穴……好不好?”,单凭着腰部的发力,鸡巴在小穴里更加快速的出入,随之带出的淫水冲澹了结合处的血迹,溷合着处女鲜血的淫液滴溅在了屁股下的床单上。

“听见……哥哥这麽说……妹妹真……真的好高兴……啊……能跟哥哥……在一起……就是蕊蕊……最大的幸福……啊……哦……希望哥哥……有一天…也……也能让……妈妈和蕊蕊……一样的幸福……嗯……不行了……小穴受不了了……要来了……哦……大鸡巴用力……的插穴吧……来了呀……”,唐蕊高叫了一声,绷直了纤细的腰肢,一股温热的淫水从阴道尽头喷薄而出,浇在犹自挺动不休的肉棒上。

由于粗大的鸡巴堵住了紧窄的阴道口,汩汩的淫液没有冲出阴道,而是在里面泛滥成了灾。虽然唐蕊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疼痛,但是处女的第一次还是不能经受太多的摩擦,我趁着唐蕊泄身所带给龟头的刺激开始加紧了挺动。

“哦……好蕊蕊……尿的鸡巴好爽……等哥哥一会儿……鸡巴也快射了……”,几秒的高潮过后,唐蕊僵直的下身缓了过来,有些无力的身体软软的搭在床上,我用力托着她的美臀,使劲向自己靠拢过来,鸡巴在充斥着淫水的小穴快速的抽插,使得整个房间响起一阵淫靡的操屄声。

“嗯……哥哥射……出来吧……哦……妹妹的小穴……快撑……撑不住了……啊……啊……子宫口……好酥麻……呀……大鸡巴……用力插吧……插爆妹妹的……骚屄……啊……”

“好蕊蕊……快夹紧屁股……哥哥……也要……来了……哦……”,听到我的吩咐以及感受着穴里龟头的胀大,唐蕊明白我快射精了,连忙用尽最后的力气收缩着阴部的肌肉,紧凑的压迫感立刻从肉棒传到小脑,我不再强忍阴囊的冲动,将鸡巴顶在了子宫口,大量的精液从龟头喷射出来。

花心经滚烫的精液这麽一浇,唐蕊再次挺直了身体,阴道壁的痉挛显示出她又一次高潮的到来,我俯下身轻吻着乳房上那两个凸起的乳头,任凭淫水与精液在她处女的阴道里自由的奔淌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