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摩丝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摩丝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陈超赵悦(我已爱上你,岳婿战斗力,与岳母的情事,我与熟妇岳母,女婿与岳母,岳母太诱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陈超赵悦(我已爱上你,岳婿战斗力,与岳母的情事,我与熟妇岳母,女婿与岳母,岳母太诱人)》,是作者摩丝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陈超根本没有想到,丈母娘在自慰的时候,叫的竟然是自己的名字。  丈母娘叫赵悦,三十八岁,很漂亮,腰很细,腿很长,屁股很大,但嘴角的绒毛很密,看起来很性感,陈超听说,这样的女人性欲很强。  透过门缝看着赵悦的手指非快的在溪谷处进进出出的,陈超暗暗咽了一口口水,丈母娘的溪谷处特别的肥美,比自己老婆柳如絮的要丰腴得多,干起来一定很爽。

《陈超赵悦(我已爱上你,岳婿战斗力,与岳母的情事,我与熟妇岳母,女婿与岳母,岳母太诱人)》 六百零六 大结局 免费试读

林丽觉得溪谷中一阵空虚,央求道:“陈超,你插进来吧!”

陈超威胁道:“让摄像机拍你的银洞我就插进来。”

林丽红着脸,看得出内心在挣扎,陈超把手机娶过来,正对着她高高撅起的翘臀,她把脸深深地埋在被窝里,保持着跪趴着的姿势。

“摄像机在拍摄你的银洞呢!你喜欢的话就摇摇翘臀,然后我就狠狠地干你。”撅着的翘臀晃了晃,陈超再次提枪刺入了林丽的溪谷。

“陈超,你刺穿我了。”林丽的手紧紧抓着被子。

“喜不喜欢我刺穿你?”

“喜欢。”

陈超抓起林丽的两只手攥住,开始发动凶猛的冲刺,林丽全身只靠着膝盖跪在床上着力,掌握不了平衡,身体随着陈超的撞击前后摇摆,两只乳房欢快地在胸前跳跃着,如浪滚滚。

数百下的连续重击让林丽又一次达到了高潮,陈超同时在自己的幻想中将子弹一股一股地喷到了林丽的溪谷深处。

欢好之后,陈超没有像往常那样浑身舒之余只想埋头大睡一场,而是正在进行剧烈的思想斗争。

“毕业后,你有什么打算?”陈超开口打破沉默。

“打算?”林丽懒洋洋道:“找个有钱男人呗!是富二代最好,如果找不到,那就找个大我十岁的有钱中年男人。”

她的话终于帮陈超下了决心,他直言不讳道:“我有件事情想找你帮忙……”

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静待林丽的答复,她默默听完后,嫣然笑道:“那男人长得不赖,又有钱,和老婆感情又不好……至于说夫妻交换,嘿嘿,戴绿帽子的人都不怕,我这个能享受不同男人的女人怕什么……”

叹了口气,陈超问道:“你真的答应了?”

“不!”林丽摇摇头,“除非……”

陈超疑惑道:“除非什么?”

林丽妩媚一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道:“除非你能满足我。”

陈超闻言一怔,旋回过神来,把头埋向林丽的溪谷,闭上眼睛,开始用舌头轻扫她的大腿内侧,然后到阴唇外侧轻吻着阴唇,然后将舌头顶进去,搅动着。

“哦……好陈超,好哥哥,好老公……慢点……”林丽早就心花意乱了,陈超不停的搅动着舌头感受着她溪谷内滑出的淫水,像是甘泉般美味,慢慢前列腺液将探头湿润,龙柱都快要撑爆了。

陈超起身,把探头定在林丽的溪谷,来回摩擦着,然后忽然一用力顶入滑湿的溪谷内,简直歪了。

“不?”他拿起林丽的手放在口中吮吸着,臀部卖力地顶向她的花心。

“坏人,慢点……怎么这么猛啊!哦……轻点……”林丽的声音让陈超更起劲,他加速地攻击着,房间里回当着“啪啪”的身体撞击声,她沉沦在粗大龙柱在溪谷内攻击的快感中。

陈超把林丽翻了个身,林丽刚趴好,陈超就托起她的臀,猛的讲龙柱顶进去,陈超觉得不过瘾,又托起林丽的上身,手用力的捏着她浑圆地乳房加速朝上顶,林丽撑不住了,从没有和其他男人这么激情燃烧过,她已经高潮连连了。

“哦……啊……陈超你真棒……哦……”说着,滚热的淫水冲向陈超那火爆的探头,让他也歪了,用全身力气猛擦……

“啊……啊……要射了……哦……”子弹从探头猛地喷出,陈超射入林丽饥渴的溪谷深处。

就在陈超为这两天的艳遇而得意的时候,一个消息传到了陈超的耳朵,那个年青人供出了周蝶舞,周蝶舞被警察带走了,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陈超发了疯一样的赶往了周蝶舞的家,但那里已经是一片狼籍。

周蝶舞还是没能逃拖被抓的命运,陈超看着满地的狼籍,心中仿佛跟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

“救周蝶舞。”这个念头在陈超的脑海里一冒出来,就变得不可遏制。

有时候陈超觉得自己挺贱的,周蝶舞跟自己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自己为什么还要想着要救她呢,难道,仅仅是因为那天晚上她跟自己说了一句她爱自己。

脑海里浮现出了周蝶舞说爱自己时那一脸的温柔,陈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暗暗下定了决定,再帮周蝶舞这一次,以后,自己和周蝶舞将再无任何关系。

陈超开始利用自己的关系,打听周蝶舞的情况,通过知情人,陈超知道了,周蝶舞这一次的事情可大可大,是她参与贩独,足够挨枪子的,说小,那是警察并没有抓住她的现行,甚至可以用证据不足而无罪释放。

陈超又问那个关系,如果自己想要将周蝶舞弄出来,应该怎么做,那个关系却苦笑着告诉陈超,周蝶舞的罪名毕竟是涉嫌贩独,以陈超的能量,别说保她了,哪怕是想要见到她一面,都千难万难。

陈超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周蝶舞的前途就这么葬送掉了,一定要救她,放下电话以后,陈超坐在那里点了一根烟,开始想着自己的关系,想着谁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可以救周蝶舞。

林天无疑是可以的,但陈超在她面前根本说不上话,陈超想到了林雨,林雨是林天的私生女,而且疼爱之极,如果让林雨出面,林天会不会卖这个面子呢。

陈超去找了林雨,林雨虽然听到陈超是去救一个女人以后有些不太乐意,但是还是当着陈超的面拨通了林天的电话,但林天却说,他现在还在新加坡,对囯内的事情鞭长莫及,如果真的想要救周蝶舞,就要等他回来以后再说。

林天至少还有一个多月才能回来,如果等他来救周蝶舞,那肯定黄花菜都凉了,所以陈超只能另想办法。

陈超托了无数关系,找了无数人,甚至发动了红姐和猴子以及吴可盈,让她们通过她们的关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但是事实往往让陈超失望,没有一个人能在这件事情上出力。

不过陈超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因为在那些关系的梳通之下,陈超终于得到了一次可以见周蝶舞的机会。

在约定好的那一天,陈超去了女子看守所,但让陈超意外的是,一个管教走了过来,她告诉陈超,周蝶舞不想见他。周蝶舞为什么不想见自己,难道说,她还在怨恨那天晚上自己没有要了她,又或者是她已经沦落到了这个地步,根本没脸见陈超。

陈超哀求着管教,让管教去做周蝶舞的工作,但是周蝶舞始终咬定了那句话,不见。

陈超只能悻悻的回到了阳光洗浴中心,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现在距离周蝶舞案件开庭只有三天了,但周蝶舞连面都不让自己见,自己又拿什么来拯救她。

三天时间,陈超在周蝶舞的事情上忙碌着,但是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三天后,周蝶舞的案件公开审理,周蝶舞被叛了十年。

周蝶舞在被法警带出去的时候,一脸潮弄的看了一眼坐在观众席上的陈超。

陈超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阵有气无力,这就是现实,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矩,人力有时穷,自己的运气比周蝶舞了一点,在遇到数次危机,都化险为夷,但下一次呢,下一次危机再来临,自己会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呢。

直到这一刻,陈超才意识到了生命的意义,不管强泉也好,有钱也好,那都得有命来花,自己现在正处在斗争的中心,在韦玉和林解语这两个充满了心机的女人面前,自己随时可能会死。

我要去找董金花,找到我们的孩子,如果董金花愿意跟着自己,自己就回老家农村,和他过上一辈子,至于其他的女人,愿意跟自己的,自己就一起带走。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变得不可遏制,陈超暗自行动了起来,他找到了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美女们,隐约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老天爷似乎又和陈超开了个玩笑,那些在陈超身上获得了巨大快乐的女人们,在听到陈超有些疯狂的想法以后,都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于是,陈超独自一人离开了这个城市,爱情,是苟屁,那些爱得要死要活的,都特么的是在演戏,那些所谓的终贞不渝的爱情,在物质面前变得不堪一击。

陈超就那么走了,谁也不知道陈超去了哪里,三年以后,在某个不知名的小城市,来了一家人,这一家人很特别,有一个四十来岁的风韵少妇,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还有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孩,谁也不会将这一家人和陈超联系在一起,因为这个家里唯一的男性的名字叫陈新生……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