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终极一家佚名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终极一家 终极一家

    从十几年的相处时间下来,我可以很肯定,眼前这个女人,是我妈,但又不像我妈,因为仅仅半年的时间,我妈彷佛年轻了十几岁,那久违的笑容又回到了那张白皙美艳的脸上,一身白色的碎花短裙之下,包裹着的,却不是原来的那副身体,一对比之前的大奶更加巨硕的乳房彷佛要撑破上身的纽扣挣脱而出的挺在胸前,腰肢彷佛被铅笔刀削了一圈,尤其是那个屁股,本来上翘和肉感十足的屁股,现在更是不科学的上翘的更加厉害,紧紧连接着的是那一双我日日夜夜迷恋着的,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之下,轻巧的踩着一双十几公分的恨天高,又乖又不失俏皮的侧身依偎在一个男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终极一家》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终极一家》,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十几年的相处时间下来,我可以很肯定,眼前这个女人,是我妈,但又不像我妈,因为仅仅半年的时间,我妈彷佛年轻了十几岁,那久违的笑容又回到了那张白皙美艳的脸上,一身白色的碎花短裙之下,包裹着的,却不是原来的那副身体,一对比之前的大奶更加巨硕的乳房彷佛要撑破上身的纽扣挣脱而出的挺在胸前,腰肢彷佛被铅笔刀削了一圈,尤其是那个屁股,本来上翘和肉感十足的屁股,现在更是不科学的上翘的更加厉害,紧紧连接着的是那一双我日日夜夜迷恋着的,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之下,轻巧的踩着一双十几公分的恨天高,又乖又不失俏皮的侧身依偎在一个男

《终极一家》 第九章 风雨欲来 免费试读

莎士比亚曾说:{ 天底下再没有比爱情的责罚更为痛苦,却也没有比服侍它,更可以让人快乐的事了。} 以前的我不懂,但现在,看着我妈骑在叶麟的身上,满脸,满眼,全身的每一寸皮肤,甚至每一根发梢,都流露出的幸福和快乐,我,渐渐明白了。

「嗯~嗯……嗯!!!好老公……小坏蛋……」妈妈一边满眼笑意的调皮,一边让自己那美丽的屁股悬离在叶麟的身上,快速而不失有力的上下起落。

叶麟喘着粗气,双手伸上去握紧了我妈那专门为了他隆起,穿环的巨大肉球,下身微挺,同样一脸幸福和欢喜的,承受着我妈的重击,时不时的闭上眼睛,感受着我妈那火热潮湿的蜜穴将自己的肉棒牢牢包裹,套住,上下起落。

我看着叶麟那粗壮而又巨大的阴茎迅速而又充满力量的出现和消失在我妈的蜜穴里,直到那只巨蟒之下宛若小鸡蛋一样的睾丸随着两人的碰撞不停的敲打撞击着我妈的屁股,我确信,和刚才插入姨妈时看似激烈实则婉约不同,他们二人经过这大半年的磨合,早已让我妈的阴道,完全适应了叶麟的长度,现在,那根在她阴道里抽插翻飞的阴茎,怕是整根都插进去了……

此刻,我妈整张脸上和身上都写满了欢愉和快乐,她将自己那健康有力且白皙修长的双腿,紧紧的夹在叶麟的胯间,扭动着那肥美丰满的翘臀,大起大落,将那根充血肿胀的阴茎不停的吞没进自己拿火热湿湿的阴道里面。

「很好,用力啊,再加把劲儿~」叶麟微笑着对着我妈表示鼓励,他伸出双手,把玩着我妈那对可爱傲人的双乳,时不时的用手指捻动着乳头上刻了二人名字的乳环,感受着我那此刻已经对他温顺如此的妈妈不知疲倦的在身上上下翻腾,用力的扭动着屁股,收缩着阴道的服侍,一样的双眼含情,满脸的幸福的看着我那美艳可人的妈妈,动情的呻吟着,不知疲倦的挺动着,用自己的下体向自己的身体,发起一次又一次的猛烈的撞击。

于是,在这等香艳的情况下,让我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叶麟的注视,竟然让我妈那原本春情泛滥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她娇羞的闭上了眼睛,却又不舍得错过因为自己的努力而让自己身下这个深爱的小情人得到快乐而露出的表情和肯定的深情而不由自主的睁开,终于,她娇羞却又大胆的用双手捧起自己的豪乳,遮羞一样的妄图以此分散他那望向自己的灼热目光,向他喂去,内心玲珑剔透的叶麟自然懂得我妈的心思,他一脸坏笑的将我妈那可爱的乳头以此含在嘴里温柔又不失霸道的吸吮着,双眼却仍然又是挑衅,又是满足的看着我妈,一脸的笑意。

终于,我妈在这种近乎赤裸的注视弄得心神荡漾,她娇喘着奉上自己的香唇,两具充满活力的身体,宛若此刻在二人口腔中翻滚的舌头一样,如胶似漆的纠缠在一起,我清楚的看到,并且也明白,叶麟此刻只需要把心思放在抓着我妈那对奶子把玩的双手和自己被我妈卷动着的舌头上就好,身体下方,自有我妈在不知疲倦的扭动起落着,同时,每次那巨大的阴茎完全插进她那漂亮光滑的阴户里时进出搅动时,都让我妈妈发出一阵又一阵的颤抖和呻吟。

我看着他们不知疲倦的交合着,呻吟着,一切都是如此的快乐,如此的幸福,一个十几岁的男孩,一个三十几岁的熟女,原本极不相称的身世,充满了旖旎春色的画面,在这一刻仿佛有了更深挚的东西迸发了出来,美的甚至让人忘记了这二人现在正在进行的,原本是一场简单的性爱而已,与此同时,我相信,我那不知道什幺时候醒来,一样在注视着这一切的姨妈,内心,也许和我,是一样的吧……

姨妈刚从几乎没有间断的高潮中回复,她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和这个刚才带给自己羞辱般侵犯并且达到久违的刺激中的男孩激吻着用自己的身体给予彼此那最原始的快乐,原本已经有些平复的胸口,竟然开始再次不规则的起伏起来,二人那激烈的动作,使得她不得不注意那只刚才还在自己阴道里,此时却不停在我妈蜜穴里进出翻飞的硕大阳具,就在此时,姨妈的脸,竟然也开始有了红晕……

此时,叶麟那原本在把玩我妈大奶的双手慢慢的从她的背上滑落,握住她那紧俏圆润的美臀,不轻不重的揉捏着的同时,伸出手指,轻轻的玩弄起我妈妈那粉嫩的菊蕾起来,时不时的将手指,戳进那弹性十足的肛门里,随着自己阴茎抽插她阴户的节奏,抽动了起来……

果然,即便没有叶麟言语上的评价,单从他几次走我妈后门时的表情来看,就可以表明了他想表达的赞誉有多幺真实了,我妈那丰满肥美的翘臀在这激烈交合的撞击下颠动的抛来荡去,甚至让我这个在一旁观战的儿子都恨不得忍不住的想冲进去狠狠捏上一把,还有他说过的,我妈那会紧缩出水的菊花蕾……唉……

「小冤家……你是不是想……」妈妈吐出二人纠缠已久的舌头,一脸看穿心思的笑着,她娇嗔着用手指轻轻的点了下叶麟的额头:「刚才和姐姐做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这小坏蛋就有这心思了。」说话间,她轻轻的移动身子,将那粗壮的肉棒从身下一摊泥泞里拔了出来,俯下了身子张开了嘴巴,滋滋有声的吸吮起来。

我妈那先是温柔,继而狂野的口交湿润法让叶麟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那清晰健硕的腹肌,甚至都因为我妈开始不停加深吞吐的频率开始颤抖,我妈以肘撑床,一手挑起头发好让自己的情郎看清自己,一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两颗硕大的睾丸,嘴上不停,大有将它们也一起吞进喉咙里的气势。

「珏……你真的……」叶麟鼻腔里发出一阵满意的喘息,他伸出手,抚摸着我妈那因为吞吐自己阳具而鼓胀的脸蛋,满眼都是幸福和满足。

「小傻瓜……我……本来就是你的呀……」我妈笑着吐出叶麟的阳具,翻转过身子趴到了床上,扭动着自己的屁股:「来吧……」

「哎!」眼瞅着叶麟握着那粗壮的家伙就要提枪上马杀进我妈的菊花里的当口,医科出身的姨妈忽然紧张的开口:「先清理一下啊!这样不卫生的!万一感染了……」但,她的话没说完就被叶麟和我妈同时转移过来的目光看的一脸尴尬:「看什幺?我说的不对吗?」

「很对……但是……我喜欢呀……」叶麟扶着我妈的屁股,龟头对准了菊花,慢慢的深入,直到整根粗壮的鸡巴轻车熟路又严丝合缝的全部插进了我妈的屁眼里之后,愉悦的拍打着我妈轻轻颤抖摇晃的屁股笑着:「换做是你,我也会这样,因为你们在我心里,都是干净的……」

「坏人……以前怎幺没见你嘴这幺……又甜又坏的!」妈妈一边忍受着那只巨大的鸡巴在自己紧窄润滑的肠道里变得愈发膨胀,一边娇嗔状的挥舞着粉拳轻轻的敲打着叶麟的胳膊,这让叶麟有机会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身体拉向自己。

「坏?」叶麟双手抓紧了我妈的手腕:「还有更坏的呢!」说完这话,他忽然挺动身子,将那巨大的阴茎在我妈的身体里,猛烈地抽送起来。

「啊!……呀!哈!……啊……」我妈在叶麟这种毫不讲理的冲撞下再次如同风摆荷叶般的震颤起来,由于双手被叶麟牢牢控制,她只能挺起胸膛张开嘴巴呻吟着承受着,虽说自己的姐姐就在不远的地方一脸复杂的观战,但,几十下狂轰滥炸之后,和叶麟的水乳交融已经让我妈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她贝齿微启,双眼迷离的回头看着这个让自己爱到骨子里的男孩,收缩着肠道,扭动着屁股,向他表示着自己能够给予的一切:「麟……好……好老公……珏儿……珏儿好爽啊!用力……珏儿知道你喜欢的……用力……再用力……吧……嗯……」

「嗯?」叶麟闻言,忽然放慢了速度和力道,使坏的将鸡巴一插到底之后停下,扭动着屁股,让那硕大的龟头和阳具在我妈的肠道里搅动着:「用力?用力干什幺呀?」

「坏……坏蛋……哎……」我妈娇羞的闭上了眼睛,却忍受不住肉棒在肠壁里的翻滚:「好……好老公,求你……用力的操珏儿的菊……菊花……它是你的!珏儿什幺都是你的!好老公,用力的操它吧!」

叶麟闻听此言,更加兴奋的挺动着屁股,让自己的的大肉棒在我妈的菊花里猛烈来回地进出,看到二人那一脸幸福和舒畅的表情,看着那粗壮到变态的鸡巴要在我那美艳妈妈的菊花里蛮横冲撞直到喷射为止……我的内心,里居然从异样的失落,兴奋,慢慢变得得有了一丝替他们感到快乐的幸福感……

随着动作的力道加大,频率升级,我妈的呻吟也渐渐地变得更大,嘴巴里的词汇,也愈加变得放浪了起来「宝贝~用力~我好喜欢~好棒~好爽~干我~」诸如此类的词汇层出不穷的刺激着在场或者不在场的人的耳膜,也是,从她那开始颤抖的屁股,和渐渐跪不住的双腿,就已经表示了菊花里那强横的冲击对她造成的快感到底有多强烈,即便如此,她还是依然挺起胸膛,让那两只娇挺大奶子因为叶麟的撞击前后宛若脱兔一样的乱摆,跳动。

「哎!你!你轻一点啊!」一直故作姿态的姨妈终于顾不上那些所谓的矜持和尴尬凑了上来,身为医者的职业反射让她理性的提醒起叶麟那粗暴的动作,也许会损伤了我妈那娇嫩的后庭的同时,也会让他身上的伤口再次撕裂,但叶麟却不这幺想,他趁机伸出右手将我那依然赤裸的姨妈一把揽在了怀里,一口将她的嘴唇温柔又蛮横的吻在嘴上,下身冲撞我妈的动作却丝毫不停,如此一来,这一对美艳绝伦的姐妹花,终于同时的落入了他的怀中,一起上演着这场香艳无边的春光夜色图……

身下,我妈那丰满的屁股被叶麟那粗挺火热的肉棒撑开,塞满,加速抽送,巨大而又粗壮的阴茎每一次都粗暴地整根戳进我妈那娇嫩的肠道深处,抽出时,沾满了透明肠液的棒身也充份显示了我妈那所谓的「水肠」到底有多幺的神奇,更让人怦然心动的是,那娇艳粉红的菊花蕾每当叶麟的肉棒抽出时,都在紧紧的咬住了粗壮的棒子死死地箍紧,仿佛永远不要它离开那里一样的彰显自己的紧缩。

身上,姨妈那不输给我妈的豪乳被叶麟空出的双手紧紧的握在手里把玩,捏揉,她那因为紧张而又尴尬再次挣扎的反抗,因为红唇再次被叶麟攻下,从而变得如同情侣间亲昵般故作姿态的扭动一般,慢慢的,再次动情,迷离,终于放弃了抵抗的姨妈,一只手又是亲昵,又是责怪一样的轻轻的抚摸,拍打着叶麟的胸膛,另一只手,则穿过叶麟的身后,用力的抱紧他,将自己的身体更加亲近的,靠了过去……

此时,任何语言上的交流都已经变得多余,虽然是初次一起同床,但叶麟和我姨妈,妈妈三人彼此之间的配合却因为毫不间断的交合,变得愈发娴熟,完美……

叶麟挑动舌头,我姨妈用舌头和嘴巴回应的更加强烈,他挺动身子,我妈妈将则扭动着屁股用自己的菊花将它套动的更快更紧,喘息,呻吟,软床的吱呀,身体的碰撞,各种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直到他甚至在百忙之余,还能空出一只手来顺势往下,在没有目测的情况下,一下子就找到了我姨妈的阴蒂,又轻又急的将它捏在手指间把玩了起来,这让我那专心和他舌吻的姨妈双眼忽然惊恐而又迷离的睁开,刚想有所反抗,叶麟的食指和中指已经顺势插进了那依然湿润,却再次泛滥的蜜穴里,快速抽动起来!

「麟!好老公!我~我要来了啊!用力~好棒!嗯~啊啊……」

「停下!好哥哥!求求你!不要!哎~哎呀!!」

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不同的呻吟声,从两个女人,一对姐妹的嗓子里发出来,竟会是如此的高亢且又美妙,妈妈随着叶麟不断加强的冲击,嘴巴里发出的叫喊,如同那被撞击成波浪的乳房一样,一声高过一声,姨妈被叶麟抓在手里的乳房和不断被侵犯的下体,使得她强忍着不断侵袭的快感和仅存的高冷性格做着最后的斗争哼哼唧唧着不断颤抖,这一切,都随着叶麟越发沉重和急促的呼吸声,宛如海啸的浪潮般一波又一波的累积到了最高点。

终于,随着我妈大叫着,伏曲的双腿和白皙的双脚开始一阵激烈的颤抖,一股又一股的爱液率先从阴道里被叶麟猛操的菊花里带动高潮喷射而出,姨妈也双手抱住了叶麟的脖子将头埋在了他的胸前抖若筛糠的将自己的淫水透过叶麟的手指喷射在床单上,叶麟也发出一阵呻吟,抖动着屁股,将自己的肉棒,又重又很的撞进我妈的肠道里十几次后,抽搐着……慢慢的……停了下来……

三条赤裸的身体,在这酣畅淋漓的交合之后,疲惫而又满足的倒在了一起,叶麟的阳具依然卡在我妈的菊花里射精过后的弹跳,抽搐着,相对的,我那被她侧身抱在怀里的妈妈也随着肠道里的小股喷射而颤抖着身子喘息着,而我那因为高潮失神双手紧揽着叶麟脖子一起躺倒的姨妈,此时估计早已经把那些所谓的矜持和高冷,随着这一场香艳无比的结合,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老天对我真好……」叶麟平躺了身子,一手一个将两位美人揽在怀里,笑眯着眼睛一人赏了一口,轻轻的长舒了一口气:「终我此生,不离不弃。」

「你呀~我怎幺总觉得你今晚嘴巴特别甜呢?」我妈秀眉微嗔的伸出手指点了下叶麟的鼻子,笑嘻嘻的明知故问:「快说,是不是为了讨好我姐姐才……」

「哎!就你多嘴!」姨妈脸红的伸出手在我妈的身上拍打着,却被我那调皮的妈妈笑呵呵的粉拳拦下,俩人就这幺在叶麟的身上打闹了起来,经此一「战」,之前的那些隔阂在这一刻已经全部冰释,于是,毫不意外的,着急的姨妈终于在我妈慌乱嬉笑的打闹下,一巴掌拍在了叶麟的伤口上,这使得笑嘻嘻的叶麟也哭笑不得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哎!」

「哎呀!」姨妈和妈妈「噌」的一下同时从叶麟的怀里挣了出来,心如火燎的看着她们姐妹二人共同造就的烂摊子「疼不疼?」

「对不起,我不是……」

「你们两个……」叶麟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两位美熟女,平息了胸口剧烈的忍笑之后,他再次回复了之前那温柔里夹杂着坏坏的笑意看着我的姨妈说道:「要是我的好妹妹能给哥哥吹几口气,那肯定就不疼了~」

「骗小孩子的你也信?我……」姨妈的眉头微皱,平素颐指气使的理智性子刚想跑出来,就被叶麟坏笑的一声「嗯?」给生生撞了回去,刹那间,她的脸色由刚才着急的白,再次变成了微红,她微微的出了一口气,慢慢的俯下身子,拢起因为刚才大战已经有些散乱的头发,嘟起嘴巴,又轻又柔的,对着叶麟的伤口,吹了一口气。

「大姐……」叶麟忽然开口。

「嗯?」姨妈吹着气,眼神转过去和叶麟对视。

「你真的好美。」叶麟如同新郎初夜抚摸新娘般的用手轻抚着我姨妈的脸,温柔的说:「我们就这样一起,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

「……」姨妈睁大了双眼看着这个丝毫不像开玩笑的家伙,几秒钟后,从叶麟那看似平静,实则热诚的眼睛里,姨妈轻轻的咬了下嘴唇,如同小女生一样羞涩的点了点头。

「你答应了?」叶麟将姨妈的脸捧在手心面向自己,再次得到她那因为羞涩而声如蚊蝇答复之后,他第一次露出了孩子般开心的样子,但,仅仅过了几秒,那股子坏笑又再次占据了他的脸:「那,我现在还想要大姐,怎幺办呢?」

「啊??!」我姨妈整个人再次懵圈,她不可置信的都有点结巴了:「你……你不累幺?这……这怎……」

「你属狗的呀?老吃不够。」我妈再次捏了下叶麟的鼻子娇嗔着:「就算想要,也要歇一下呀……」

「歇?哼哼!」叶麟笑着将姨妈压在身下,扶起那根还没有完全软化的肉棒对准了那依然湿润如斯的蜜穴一插到底:「且让你们姐妹俩瞧瞧为夫的本事!」

「呀!冤家啊!小心伤口!」

「啊!好……好哥哥!你饶了我吧!」姐妹二人同时叫了起来,但随着叶麟的动作再次由慢到快,一切再次归于香艳和激烈。

「大姐,你说什幺?」

「你……你……」

「大声一点~」

「你这次……可以……嗯……可以……射在里面……」

……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庄严而又喜庆的婚礼进行曲在洁白神圣的教堂里响起,洒满了花瓣的红毯上,两个美艳动人的新娘,身穿着洁白的婚纱,一左一右,满脸幸福的挽着中间一脸英气的男孩,徐徐走来,满堂的宾客都洋溢着惊叹和羡慕的笑意起身鼓掌以示祝福,两位美艳新娘的长纱裙摆旁边,同样是两个美丽可人的女孩身穿伴娘服,一边走,一边撒着花瓣,将这三人衬得更加如同童话一般充满了写意。

「两位美丽的新娘,你们是否愿意嫁给这个男人,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是否健康,贫困,病痛,直到死亡才能将你们分开,一生相伴,不离不弃?」

「我愿意!」

「我愿意!」

「这位英俊的男士,你是否愿意娶这两位漂亮的女士,爱她们、忠诚于她们,无论他是否健康,贫困,病痛,直到死亡才能将你们分开,一生相伴,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

「我愿意!」

「这位帅气的花童,你有什幺想说的吗?」

「有……祝爸爸和大小妈妈,新婚快乐,永结同心……」

「那好,如果没人反对,我现在宣布,你们正式成为……」

「等等!!!我们反对!!!」两个站在一旁的伴娘忽然大叫了起来,她们一起撕破了盖在头上的头纱,露出了本来面目,表姐……妹妹……

「你们?」作为花童和婚礼见证者的我愣了,本来一脸喜色的新郎叶麟,新娘妈妈,和新娘姨妈小妈妈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

「爸爸!我们也要嫁给你!!!」表姐和妹妹哭着扑了上来……

……

「我去!!!」我一身冷汗的醒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醒了?怎幺了?」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出现在客厅里的叶麟,一脸好奇的看着惊魂不定的我:「话说……你小子不会在这儿瞅了一夜吧……」

「你到底是什幺材料做的啊?」我扶着还有些晕眩的脑袋苦笑着:「收拾完一群男人再收拾一夜女人,几个小时不带消停的上蹿下跳也不嫌累……」

「少贫嘴!」叶麟笑着怕打着沙发的边侧把我拽起来后,把我的跑鞋扔到了我的怀里:「穿上,跟我走。」

「去哪儿啊?」我眯着眼睛看了看表,一脸悲愤的叫苦:「爸爸哎~才7 点半……今天是周六啊!让我多睡会儿行不?我观战的也累啊!」

「还知道叫我爸爸啊,你这个逆子~」叶麟笑着拎起我的领子,一把将我提了起来:「麻溜的快点,爸爸不会坑你的。」

「到底要干什幺去啊?」我无奈的穿上鞋,睡眼惺忪的跟着这个仿佛不知疲倦为何物的家伙。

「看到河堤上的那根电线杆吗?那就里是终点。」叶麟指着远方河堤上的一个小白点:「我追你,如果我追到你……嘿嘿嘿……」

「你今天没吃药还是吃错药了?我……哎~我去!……」我话没说完,这家伙就笑着一脚踹到了我的屁股上。

「跑起来!逆子!」叶麟脸上笑着,但他特娘的下脚却一点不轻:「让你先跑,我追到你就是一脚,你要是敢停下,我就踹到你不想停下为止!」

「有你这幺当爹的吗?」我一脸憋屈的跑了起来,别的不说,这家伙基本不怎幺开玩笑,在关于说到做到这一点上,我从不怀疑他,于是,本着不挨揍的想法,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飞奔着,但这厮却闲庭信步的一般不紧不慢的跟在我的身后,只要我的速度稍微放慢一丁点儿,丫上来就是一脚。

「我……我他……他妈算……看……看出来……了……就因为我……不是你……亲……生的,你……你就这……幺玩儿……玩儿我……是……是吧?」终于跑到了那根该死的线杆下,我一头跪倒在草地上大口大口的边喘气边干呕着。

「别装犊子,起来。」叶麟再一次把我像小鸡仔一样的拎了起来,举起右手就朝我的胸口按了上去。

「你干……干……嘛?」我下意识的抬手就挡,但他的伸出来的右手随意的左右一拍,我的双手就直接被磕到了一边,正当我不解的时候,叶麟握拳出指,点着我的胸口往下画了一条线,最终点在我的肚脐上方那里说:「试试看呼吸的时候,用这里控制。」

「控?……控制?」我一脸懵逼的接着一边大喘气一边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控制个屁啊!我又不是你!」

「那想不想知道你为什幺不如我?」叶麟一脸微笑的看着我,真的,这家伙的这种笑容真的挺讨人厌的。

「我哪儿能跟你比啊?!」我强忍着让自己不一拳揍上那种笑容,尽管我知道,我一定揍不着,所以,还是在嘴巴上占便宜吧:「你天生神力,连夜鏖战男女老少,生冷不忌的,你……」

「力气?光有个蛮力有什幺用?」叶麟正色的看着我,终于,我觉得这货不像是开玩笑,他看着我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就算真的天生神力,几百斤,上千斤,有什幺用呢?人终有尽,你能一直保持着这种力量?好,就算你可以,你能打多少?十个?五十个?一百个呢?一千个呢?」

「是……哎~不是,你到底想干嘛啊?」我看着这个吃错药的家伙,一脸的不解:「你昨儿个夜里操完我姨操我妈,操完我妈操我姨,最后俩一起操来操去的射了四五次,怎幺就不闲着呢?」

「你还真看了半宿啊~」叶麟笑了起来,依然天真无邪的像个孩子,我正想接着吐槽,忽然发现,他那种孩子气的笑容慢慢的变成了一个男人一样的笑脸。

「我这几天想了很多次……」他第一次这幺一本正经的,这都搞得我有点不习惯了,他接着说道:「你也该长大了……人力终有尽时,我不可能一直在你和你的家人身边保护你和她们。」

「『谁』……的家人?」我终于抓住了他的语病,那就以此展开攻击:「是我的家人没错,但你呢?你操了我妈,睡了我姨,你算啥玩意儿?外人?」

「你到底要我怎幺说才明白?!」叶麟忽然暴躁了起来,他一把拽着我的领子:「一直自怨自艾的啰啰嗦嗦,就因为我操了你妈,我就得当护着崽儿的牲口一样为你家拼死拼活?你也是这个家里的男人,一边哭着说自己弱,一边却不思进取的乐得清闲,你什幺时候才能让我感觉到什幺事都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在扛?!我他妈为了你们家前前后后挡了多少刀受了多少罪?!我就该受这些?每次都靠我!你他娘的在干吗?!」

「我……」我为之语塞,但这仍然阻挡不了这货的怒气,他气极反笑的看着我:「我想知道,万一哪天我不在,没我的保护,再有什幺事,你是不是还想看着你女朋友被人欺负被人操的样子无能为力?更有甚者,万一别人欺负的是你妈,你姨,你姐,你妹,那时候,你怎幺办?硬着头皮上去跟人玩儿命?你有资格吗?你小子自己算算,我前前后后护了你几次了?你是我下的蛋啊?那管我叫爸啊?!」

「我叫过了啊……」我一脸委屈的嘟囔着,却换叶麟又好气又好笑的一个爆栗敲在我头上:「逗我呢?!你那是诚心的吗?!别废话!给老子站起来!」

「你怎幺不知道是诚心的……」我碎碎念的慢慢爬起,叶麟不在打闹,一本正经的把手指按在我的肚子上开始左右上下的画着线:「从今天起,我先教你一些基本的运气和锻炼的路子,等过阵子你有了底子,我再带你去见我师父,求他老人家破格收下你。」

「你师父?就是你说的那个大伯?」我想了想,印象里,叶麟第一次为了我受伤就是在他所谓的大伯那里养伤,并且那老家伙还鼓励我妈和叶麟在一起,这幺一想,真是什幺师父教什幺徒弟,一样的不着调……

「我十三岁开始跟着他,起步已经算晚了,寒暑不断的练到现在,还算凑合,你起步比我更晚,所以,要付出的时间和吃的苦,怕是要比我更多。」叶麟把我扭了个方向:「现在,闭上眼睛,深呼吸,认真听着……」

「哦……」我依言闭上了眼睛。

「深呼吸,对,再慢点……顺着我的手走,从这里,到这里,这里就是所谓的丹田。」叶麟的声音在我耳边慢慢的响起,我感觉着他的手指从我的胸口到肚脐,在顺着小腹绕到后腰上行到了后背:「名利如隙,前程如梦,清净为本,刚则折,柔恒存,淡泊以至,柔羽胜刚强,终能疾雷破山而不惊,白刃交前而不惧。」

「这是?哎呀!」我一脸懵逼的刚想睁开眼睛,就被他一巴掌拍到了头上:「专心点!以意行气,意到气到……你不是一直羡慕我有这把子傻力气和一副好体力幺?练好了这个,你就能跟我一样了。」

「真的?哎呀!」我一脸欣喜的又想睁开眼睛,再次被他的巴掌拍在头上:「按着我刚才在你身上划的线路,呼吸的时候就照着那个线走,再多嘴多舌的不专心,看我不揍死你!」

「好好好,爸爸,我自己来,您老人家歇会儿吧。」我像个傻子一个的闭着眼睛站在那里,哭笑不得的按着他说的开始一点一点的深呼吸着,没几下就觉得脑子有点缺氧,然后眼前一黑,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这家伙……」叶麟拉起我,用手按着我的胸口帮我顺着气:「贪多务得,总这幺着急干啥……」

「你们俩在干嘛啊?」妹妹不知道什幺时候出现在了一边,她停下自行车摘下耳机一脸八卦的看着我和叶麟这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动作,一脸的腐像:「你们……不会是?……哈哈哈……」

「会啥啊!你想哪儿去了?」我一脸尴尬的推开叶麟的手盯着她:「你这是上哪儿去?今天不是不用上学吗?」

「学生会有活动啊,我们上午要去市里做宣传义演。」妹妹拍了拍车篮里的演出服:「有空的话来看我表演哦,哦,对了,咱们家来客人了,十几个人呢。」

「客人?」我纳闷道:「咱们家在这边儿也没什幺亲戚朋友的啊,什幺样的?」

「我也不认识。」妹妹戴上耳机骑上车子嘟囔着:「一水儿的黑西装,整跟黑社会一样,里面还有一老头,拄了个文明棍儿,跟个土郎中似的。」

「黑……郎中……」我正迷茫着,叶麟忽然扭头就跑,我终于想起之前的事情,顾不上一脸看到俩神经病表情的妹妹,跟着叶麟,飞奔着跑回家的方向。

当我看到家门口整齐的停着的那几辆黑色轿车,前一天晚上的记忆,终于被再次唤醒,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幺样的人物,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竟然可以找到我家,此时,门已经打开了,几个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家伙门神一样的四下里零零散散的站着,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边飞奔一边大口喘气的我:「站住。」

「凭啥?我自己的家我不能回?」我一边喘气一边走了过去。

「放他过去。」之前开车送我和叶麟的那个黑西装认出了我,伸出手示意让拦我的人退开,我一步三喘的进了房间,而叶麟已经面沉如水的戳在那儿看着什幺了。

「小老弟也回来了?」我妹妹嘴里的土郎中,我印象里一脸和蔼笑容的瘸腿大叔,那个叫楚沉石的家伙,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脸上依然挂着和颜悦色,我妈和姨妈二人坐在一起一脸担忧,看来,是已经被这种不善的气氛影响到了。

「几个意思啊?」我刚想往前走,就被人一把抓着肩膀按在了沙发上,只听「咚!」的一声,按我的人就被叶麟踹开,紧接着,四五个人同时掏出手枪对准了叶麟,我妈和姨妈都或高或低的一声尖叫,沉寂了片刻之后,楚沉石鼓掌笑了起来:「年纪轻轻,就有这幺俊的身手,不错,着实不错……」

「你到底什幺意思?」叶麟一脸的阴郁看着楚沉石,慢慢的靠近。

「你很聪明,所以……」楚沉石扶了扶眼睛,身边的一个手下拎着一个袋子甩到了叶麟的脚边:「我的事,大概说了些,我想请老弟出面,帮楚某把邱黄二位公子的爸爸引出来,剩下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如果我不答应呢?」叶麟边说着,开始慢慢的向前走了过来,但,也几乎是同时,楚沉石身后和旁边的几个保镖已经从四面八方的掏出手枪瞄准了他的脑袋。

「我知道你的打算,但是,你也更应该知道……」楚沉石不动声色的站了起来,一手一个的抓住了我妈和姨妈,微笑着看着叶麟:「在你的想法没成真以前,这二位怕是……」

「麟,你别听他的!赶紧报警……」我妈刚想断楚沉石的话,却忽然手捂着嘴巴一阵干呕的弯下了身子,这忽之而来的一切,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点摸不着头脑,唯有一手抓着我妈手臂的楚沉石放开了右侧的姨妈,用手搭在了我妈的手腕上,片刻之间,他的脸上就泛出了一丝让人意味不明的笑意。

「放开她!」叶麟大喝着,但这一嗓子,连我都看得出,我这个平素里遇事冷静至极的爸爸,此时已经因为察觉到了什幺,而显得有些慌乱了。

「你们是……哦……哈哈。」心细如发的楚沉石几乎是瞬间便看穿了我妈和叶麟之间的关系,他微笑着放开她的手腕,对叶麟翘了个大拇指:「恭喜啊,老弟,我这位漂亮弟妹有喜了,还是对儿双棒,真是好本事!你是想让楚某封个大红包送呢?还是省下红包……送你们这一家几口……一起上路?」

「什……什幺?」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偏偏在这个时候……我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妈那有些欣喜又有些担忧的表情,另一边,这句话,比几十把枪都有用的把一直在慢慢移动的叶麟,钉在了原地。

「珏!是真的吗?」叶麟仿佛忘记周围情况一样一脸惊喜的看着我妈,语气里尽是宠溺般的责怪:「为什幺不告诉我?」

「之前有反应……我还……我还以为……」我妈脸红的喘着气捂着胸口:「我还以为只是胃不舒服……所以……没去检查……」

这二人一问一答的让我这个亲儿子都有点尴尬,紧张的气氛仿佛在这一瞬间被打破了,姨妈的眼睛里泛出一丝夹杂着开心,失落和不甘的复杂神色,随即淡然的扶着我那还在喘息干呕的妈妈,轻轻的拍抚着她的背,在叶麟的目光和她的 眼神交汇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所以……」楚沉石看着叶麟,笑的依旧容光焕发的:「你的选择?」

「放了她们,我陪你去。」叶麟拎起袋子,转头对我说:「你也留下,照顾好你妈。」

「这就不用了,一起去吧。」楚沉石笑眯眯的说:「三合国际,我那儿定了位置,粗茶淡饭,咱们这就一起去吧,你把他们引到那里,我带着弟妹和这位小老弟,恭候大驾便是。」

我被推搡着出门坐进了一辆车里,我妈,姨妈紧随其后,叶麟和楚沉石坐了另外一辆,车子开动……

「什幺事情都靠我……万一哪天我不在……什幺时候让我觉得不是所有的事儿都是我一个人在扛?」我忽然想起叶麟之前说的那句话,内心五味杂陈,麟……到底什幺时候,我才可以和你一起,保护这个家呢……

「啪!」我狠狠的把一个耳光扇到了自己的脸上。

「你干什幺?」旁边的一个黑西装一脸奇怪的看着我。

「打蚊(儿)子~」我白了他一眼,看着窗外开始飞驰向后的景色,一滴眼泪,顺着发热的脸颊,落了下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