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宣芋为作者的小说 宣芋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尽在不言中 尽在不言中

    灰姑娘的故事会变成真实吗?程瑞茜的答案是:不会。  身为妓女生下的,父不详的女孩,她早熟得忘记了如何去做梦。  母亲暂时依附于一个有钱的男人,可是她的生活却没有得到改善。  转学到贵族学校,却要处处小心,以防被排挤。  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她早就知道。  因为她遇到的人,在别人眼中是白马王子,在她眼中,是十足的恶魔!

    宣芋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尽在不言中》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尽在不言中》,是作者宣芋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灰姑娘的故事会变成真实吗?程瑞茜的答案是:不会。  身为妓女生下的,父不详的女孩,她早熟得忘记了如何去做梦。  母亲暂时依附于一个有钱的男人,可是她的生活却没有得到改善。  转学到贵族学校,却要处处小心,以防被排挤。  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她早就知道。  因为她遇到的人,在别人眼中是白马王子,在她眼中,是十足的恶魔!

《尽在不言中》 后记 免费试读

啊啊啊!我终于终于写完了!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写续集,我就算写了,也要不贴出来,慢慢写得差不多了,再一口气贴出来。否则每天都被逼着,还会被读者忽悠。

没错,我就是被读者忽悠了,为了一个我自己都不是很喜欢的题材吐血流汗。明明很小白的情节和对话,还要一字字地写下来,一边鄙视一边忍耐。我为自己找了多大的麻烦啊!

就这么一个文,怎么就成了我最受欢迎的一个故事,怎么会这样!具体问题我都懒得再想,人哪,都是喜欢更刺激的文。

但是看辣书是一回事,写辣书又是另一回事,这其实是一件非常恶心的事。开始只是为了练笔,设了一个极奇怪的背景,高中!明明写的是小孩,可做的事情都全是淫男荡女的行当。我以为看文的人都是和我一样,上了二十的“老女人”,大家看着热闹就好了。结果却引来众多小ロリ,啊……我连用中英文写出这几个字都会觉得恐怖,只得使上了我最没感觉鬼子语。就是这么多可怕的小女生,吓得我差点写不出H来。我也不怕自己的留言得罪读者,一个大黄文出了名对我来说,都不好意对朋友说的。

写文的过程极其痛苦,所以我不断地吐苦水,但仍是支持着写了十多万字。开始练笔的目的早已达到,以后用在我喜欢的题材上,稍稍H一下下也足以应付了。多么单纯的初衷啊,怎么就演变成现在的裹脚布文了呢。我的情绪波动反复,但终于没有写得偏差太多,称着自己还没有中毒太多,早早断掉。回家自修去了~~省得到时别人看我每日留言中的抱怨都会嫌烦。

说不喜欢别人留言加分,那是假的。但若是为了让别人帮忙提高积分,不断地去委曲自己迎合读者,那也实在不值,写文的乐趣也就丧失掉了。此文内容太过出格,断是没有出书的可能,所以它红不红、黑不黑的对我没有利益影响。这是大实话!谁让咱写不出清穿文呢~读者的鼓励,看着很爽,但是能当饭吃吗~

对于经常留言的很多朋友,在下感激至极……有几位看出来还是同类呢。不过对于有些个别的牛X人,好象他看了你的文章是给了你多大的面子,我就非常不爽。于是乎又闹了好多情绪,不过现在都过去了。

以后有空了,清水文也要写,H文也要写,至于《莫道不销魂》,那肯定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胡言乱语到此,全因为写辣文太过考验作者的精神,一不小心就会“花轰”。各位去找别的辣文看吧~~私就不奉陪了~~本人QQ: 437166697,Email:seyaki@sina.com想要拍砖交流在下欢迎~

==================================

1 莫道不销魂

当白旭叫程瑞茜考正谊大学时,她是不情愿的。一来是舍不得离开原来的城市,舍不得母亲及朋友,二来白旭也在正谊读大学,她去了就要和他住在一起,那样大学里所有的人也都会知道她是别人包养的情妇了。

“为什么不去?你是第一名考进去的,还有奖学金,又不是他花钱,你有什么好自卑的?”爱米有些明白瑞茜压抑的心情,但还是鼓励瑞茜去读,“正谊在南岛上,风景好气候佳。多少人想去还考不上的,你为什么又不去了?如果程姨知道了会伤心的。”

“我知道啊……”瑞茜叹了口气,“我本来想考别的地方的,那样也许离得远了,他就会忘了我。但我没想到他竟然改了我的志愿表!”这才是瑞茜气的,她好象什么事情都被白旭操控了。

“呵,看来那小子还挺痴心的。”爱米扬起她精心修饰的彩绘指甲,越看越觉得满意。她下一部要演的戏还是情妇,但戏份很大,可以算得上是女二号,当然还是坏女人。不过这足以使她兴奋好几天的了。

这一回导演掏钱,叫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过两天就要开机了。估计到时候就没有时间来送瑞茜了,所以爱米才赶过来看看这个同病相连的小妹妹的。结果这个想不开的小丫头却只是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发呆,竟然说自己不想去了。

“说实在的,他去外地上大学,过了两年还想着你,看来是真的动了心。所以无论你去哪里,姓白的小子还是能把你翻出来的。茜茜,你交了好运了,竟然能让浪子回头。”

瑞茜淡淡地笑着,她交好运吗?真是不能确定呢,因为她一辈子似乎都是与好运无缘的。送走爱米之后,她开始收拾自己要带的东西。衣服物品,白旭都给她买了好多,大部分甚至没有拆封用过。如果过上这种生活还要抱怨,那可真是要遭天打雷劈了。

对于白旭,她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些怨,但他对她确实很好。说不喜欢也是骗人,毕竟他人很帅,而且他真的很疼她。不过这种日子却不是她想要的,希望离开,但却摆脱不掉。她这辈子没有对哪个男人真正的用情至深,因为从小受到的培养就是这样的,妓女一旦对哪个男人动了真情,那离粉身碎骨也就不远了。她不能爱上这种人,因为她不想像母亲那样,一辈子当男人的附属品。

想到这里,瑞茜又笑了,她现在操心有什么用,等哪一天白旭厌倦了,她真正解放的日子也就到了。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吃好睡好,学习好,然后慢慢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不要被打击得措手不及就好了。

看着手上的名牌春装,去年买的却连价签都没有剪掉呢。

“再这样下去,早晚会变成寄生虫的……”

她将衣服扔到一边,专找那些已经穿得显旧的放进箱子里。等整理好了,身上又出了一层的热汗。因为近年来全球变暖的缘故,夏天一年比一年热,瑞茜不敢开空调,怕自己过惯的舒服的日子,到了学校里,连宿舍都住不下了。

她去浴室冲了几下,才觉得凉爽一些。反正公寓里面也没有别人,她只套了件吊袋就出来了。那些常穿的内衣她全装箱了,抽屉里面竟找不出能换的了。瑞茜记起衣橱里还有几件新的,便弯下腰去寻找。

她在大堆的衣服被子里面翻来翻去,却挖不出几件内衣来,正有些着急,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将她拦腰抱起。

“啊!”瑞茜想要挣扎,但是贴在背后那熟悉的热气,又使她安下心来,“你怎么会来的?”

“我想你了,就回来了呗。”白旭的头埋在瑞茜的颈窝处,感觉她身上有些湿润,没有汗味却有清香,“你刚才洗澡了?”

“嗯……你快点放开,好热!”瑞茜觉得白旭的身上好烫,而且有一股发情的味道。

“不要!”白旭搂得更紧了,横在瑞茜胸前的大手隔着布料抚摸她丰满的乳房。

那热烫的触感立即传到瑞茜的身上,她虚弱地说:“天,你不能……我刚洗完澡的。”

“那有什么,可以再洗一遍啊。”白旭轻笑着,咬着她的耳垂。另一只手缓缓下滑,本想将她抱起来回到大床上的,却在她的臀部停下了。

“你没穿内衣?”他沿着裙摆探入,手指抚上了毫无遮挡的阴户,那片黑色的阴毛上还挂着水珠呢。白旭瞬间打消原来的计划,直接将瑞茜推进了衣橱,让她坐棉被堆上。

“不,你不能在这里!哦……”瑞茜的抗议被白旭直接封住,吻了个天翻地覆。放在她私处的修长手指立刻插入小穴之中,快速地抽送起来。她想反抗,但暑热搞得她头脑发涨,没有多久,身下就流出了蜜汁。

“你这个小妖精,发情比谁都快呢!”白旭抽回自己被染湿的手,脱下裤子,就将巨大的男性顶在了瑞茜的穴口。她所坐的位置高度正好,被分开的腿芯正对着他的分身,白旭一个用力,就惯穿了她。

“啊!好痛!”瑞茜叫着,就在白旭肩上咬了一口。她还不够湿,他却突然进入,那疼痛不能只有她一个人承受,所以她咬得很用力。可惜白旭才不会在乎,他停不下身下的抽送,只是在她耳边说:“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了了。”

他的激情来得又急又快,手下也就失了力度。这个男人做爱的时候很疯狂,她跟着他过了两年多却还是不太能适应。

“不,求你……慢一点。”瑞茜哀求着,身体被快乐的狂潮席卷。嘴上说着不要,可是下身流出来的大量爱液可是谁也骗不了的。她越来越湿,快感越积越多,等他在她身内射精时,她亢奋得脚指都蜷缩起来。

炙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白旭轻笑着开始吻她。

“老天,我好像永远都要不够你呢。”他擒着笑,将瑞茜面对面地抱起,分身还埋在她身内,就这么走回了床上。

瑞茜的肚子里面灌了精液,他稍稍动一下,那些粘液就顺着阴道溢出来。她懊恼地叫起来,“你又没用安全套!”

白旭愣了一下,又痞痞地笑开,“你吃药不就好了,带那个感觉差好多。”他拉开她打在自己身上的小手,放在自己的掌心揉着。他精心养着的小尤物,别的地方都很美,可唯独手上总是粗的。

“你有没有辞掉快餐厅的工作?”

他将头埋在她那对饱满的乳房上又啃又咬,下半身的男根在她体内又开始慢慢地复苏。

“辞了……老板还为我开了告别会。”瑞茜被他吸得好痒,不安地扭着身体。可她的感觉又快速地聚集到私处的部位,因为男孩的肉棒又一次把她撑满。

“啊!”白旭又开始了戳次,只是不像第一次那么急了。这在床上的一场性爱持续得很长,瑞茜又喊又叫,差点被白旭逼疯。他非要她说爱他,才肯停止对她的折磨。

“我爱你,我爱你!”瑞茜尖叫着说了,然后抽搐地达到高潮。

事后,她躺在他的怀里,全身无力,但嘴角还是扯出嘲弄的笑容。说一句我爱你,又能算得了什么。

“我也爱你……”白旭在她嘴唇上轻啄一下,把瑞茜那微凉的身体抱在怀里,亲昵地摩蹭着。

瑞茜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她睡着的时候嘴角还是弯的,那带着嘲讽的微笑,是她近来最多的表情。白旭这种花花公子,他一辈子能对多少女人说我爱你。她想,恐怕他自己都算不清吧。

========================

end-----------------------------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