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许仙曰过蛇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许仙曰过蛇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末日中的母子 末日中的母子

    为什么会这样…  原本我与妈妈的生活很美好的…  妈妈生我的时候才十八岁,今年她也才三十岁,可看起来也就二十多而已,由于天生就是一个大美人,妈妈根本不需要刻意的打扮就很有魅力,好看的鹅蛋脸还有她那漂亮的五官简直比电视上的女明星还要漂亮,一双大大的杏眼就像是会说话一样,红润的香唇如火一般,白哲的肌肤就像是牛奶形成的。

    许仙曰过蛇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末日中的母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末日中的母子》,是作者许仙曰过蛇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什么会这样…  原本我与妈妈的生活很美好的…  妈妈生我的时候才十八岁,今年她也才三十岁,可看起来也就二十多而已,由于天生就是一个大美人,妈妈根本不需要刻意的打扮就很有魅力,好看的鹅蛋脸还有她那漂亮的五官简直比电视上的女明星还要漂亮,一双大大的杏眼就像是会说话一样,红润的香唇如火一般,白哲的肌肤就像是牛奶形成的。

《末日中的母子》 第二十三章 特殊的休息时间 (下) 免费试读

“这…这究竟是怎麽回事啊…”妈妈刚刚结束了一次高潮,浑身都沈浸在快感的海洋之中。全裸的身躯上,那两只美巨乳随着她的呼吸,在胸口上起伏着;尤其是那两粒嫣红的乳头上还沾了许多口水,显得既迷人又淫荡。

我和大姨瘫倒在床上,都累的使不出力气了;我看了看大姨,发现她的眼神清醒了许多,没有之前的那麽奇怪;大姨也看了看我和妈妈,脸色变得很不自然。

“我…我刚刚…好像是…失控了…”大姨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姑娘似得,露出了既害羞又很不好意思的表情;她那因为情欲而显得绯红的脸蛋,更添上了一层红晕。

大姨说的没错,她刚刚确实是失控了。

一开始,大姨叫我和妈妈在她面前做爱,说是这样可以更好地观察C3原体的效果;我和妈妈答应了大姨,勉强忍住了羞意,在大姨面前进行母子之间的做爱。

可是没想到,大姨突然也加入了进来。而且还是神智不怎麽清醒的状态!

大姨的举动实在是出乎我和妈妈的意料,更让我们母子没想到的是…失控後的大姨她…竟然对妈妈的身体有很浓的兴趣。

妈妈在用女上位骑在我的身体上,阴户套住我的肉棒上下起伏着的时候,大姨就紧紧地和妈妈贴着身子,一双漂亮的手在妈妈美妙的身躯上不停地摸着。

如果仅仅是这样就罢了,大姨竟然还抓着我妈那柔软的大奶子,像是搓揉面团似得,抓着两团乳肉,不停地挤压、揉捏、我甚至能够看见那弹性十足的乳肉从大姨的手指缝中挤出来。

妈妈一边用女上位和我做爱,一边被大姨刺激着很敏感的乳房,那娇嫩的小穴也收缩蠕动的比以前更快、更有力、让我爽得说不出话来。

在这样的刺激下,妈妈很快就发出了一声美妙的呻吟,从下体喷出了一股阴精浇在我的龟头上。

可是,没想到这还不是结束…

就在妈妈刚刚结束高潮之後,大姨竟然从後面抱住了妈妈的身体,然後在妈妈的惊呼和我一脸错愕的表情注视中,她的一双手从後面抓住了妈妈的两只大奶子,手指夹住了那两粒粉嫩的乳头。

紧接着,大姨紧紧地将妈妈抱入怀中,和她亲吻了起来,而且她那如同奶牛一样的豪乳还顶在妈妈的後背上,挤压成了扁圆。

“这…这…”我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这一幕。

这是多麽香艳的一幕啊。妈妈全裸着骑在我的身上,粉胯紧紧地贴着我的大腿根,私处和我的鸡巴紧紧地连接在一起,窄紧温暖的阴道还在挤压着我的鸡鸡;大姨从後面抱着妈妈的身体,两张红润诱人的嘴唇正热烈的贴合着,两条香软的舌头也在我的注视中不停地交缠,并发出滋滋的口水声,刺激着人的情欲。

“哈…肥燕子…你…你好漂亮…好诱人啊…”大姨一边和妈妈亲嘴,一边抚摸着妈妈的身体;甚至还将一只手从乳房上拿开,向妈妈的私处探去。

当大姨触碰到了妈妈刚刚高潮过的阴蒂头时,妈妈整个人都轻轻颤抖了一下,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娇滴滴的闷哼。

“啊啊…啊…大姐…别…别再捉弄我了…你…你怎麽…变得好奇怪啊…”妈妈虽然嘴上这麽说,但没有半点反抗的行为,反而在大姨的亲吻下,身体更加地兴奋了起来。

不仅如此,我甚至能够感觉得到自己插在妈妈身体里的鸡巴被阴道里的嫩肉以更快的频率挤压着,难道说妈妈竟然被大姨弄的更有感觉了吗?

想到这点,不知道为什麽心中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一方面我有着小孩子的占有欲,是那种不想让自己最宝贵的妈妈被别人抢走的那种感觉;但另一方面,让我产生这种感觉的是大姨,而大姨却又是一个女人…一个刚刚被我夺走了处女之身的女人…

而且,在血缘上我们又是亲人。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

看着正在和大姨亲吻的妈妈,她们二人仿佛是无视了我的存在似得。我故意伸出一双小手,在妈妈香腻滑嫩的雪白大腿上轻轻地掐了一下,对妈妈说道:“妈妈,你刚刚都高潮过一次了,怎麽小穴还夹得这麽紧啊…”

说完,我还故意用鸡巴在里面顶了一下。

“啊——”妈妈刚刚高潮後的小穴格外敏感,被我这麽一顶,忍不住叫出了声。

大姨脸红红的,像是发了情的样子,看着妈妈被我顶得叫出声的模样,大姨更加兴奋了;她一只手在妈妈的阴阜上抚摸着,拨弄着妈妈的屄毛;另一只手不停地抓着妈妈的奶子,不时地掐一下那挺立着的奶头。

“妹妹…舒服吗?”大姨与妈妈分开嘴唇,看着已经被她吻得眼神迷离的好妹妹,大姨那失去了理智的眼神中,露出了些许兴奋。

“啊…舒服…舒服…”妈妈意乱情迷地说着。

“既然舒服…那就接着做…”大姨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说着,从後面紧紧地抱着妈妈的身体;那对比妈妈还要肿胀肥大的豪乳从後面顶着妈妈的後背;紧接着,大姨就这样抱着我妈妈的身体,晃动了起来。

“嗯…啊啊…大姐…你别…嗯…啊…”妈妈被大姨抱着晃动身子,下面也跟着动了起来;娇嫩的私处在外力的推动下,扭动着和我的鸡巴摩擦挤压。

“啊…大姨…你…”我那刚刚有软下去趋势的鸡巴在这样的摩擦刺激之下,瞬间又兴奋了起来。整根鸡鸡在妈妈的阴道里被肉壁裹着,一颤一颤的,这种快感简直让人无法抗拒。

大姨抱着我妈妈的身体,就这样不停地晃着;我和妈妈的性器紧密交合的同时,大姨似乎也会随之兴奋。

甚至,大姨还抽出一只手往自己的私处探去,因为被妈妈的身体挡住的原因,我看不见大姨的这只手在干什麽,但是从大姨不停抽动的胳膊和她那脸上十分明显的潮红来看,大姨应该是在一边晃着我妈妈的身体,一边进行着手淫。

“天呐…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嘛…妈妈被大姨搂着…晃着身子…和我做爱…大姨还在我的面前吃妈妈的豆腐…摸我妈妈的奶子…”我的脑子彻底乱掉了,简直是一团浆糊;但身体上传来的快感却又是那麽的多,让我无暇去思考大姨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就这样,这种奇怪得很的行为,持续了十几分钟。

在这十几分钟里,妈妈在我和大姨的双重进攻下泄身了好几次,我也在妈妈的体内深处内射了好几回,大姨也一边看着在自己面前上演的母子春宫一边自慰达到了高潮。

於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

我和妈妈还有大姨三人之间的荒唐淫乱终於结束了,妈妈至始至终都是承受了最多蹂躏的那一个;不仅是被我的鸡鸡一通乱插,身体上的其它部位还被自己的亲生姐姐不停地挑逗着、刺激着;而大姨并没有和我发生什麽,而是一直玩弄着妈妈的身体,通过自慰达到了高潮。

至於我嘛…说来非常奇怪…明明我是不喜欢妈妈的身体被别人玩弄的,但是当我亲眼看着妈妈在大姨的挑逗下变得骚浪的时候,那种不满的情绪竟然少了很多。

难道说…是因为我和大姨也做爱过的原因吗?所以就对大姨和妈妈之间的亲热不那麽抗拒了?

就在我这麽想着的时候,大姨已经完全恢复了清醒。

大姨一脸尴尬和羞涩地穿上了衣服,这样的羞态在一个三十五岁的美熟女脸上可不多见。她看着床单上湿掉的痕迹,更是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因为,其中一块非常明显的、还散发着淫靡气味的湿掉的区域,是大姨那挺翘的肥臀之前坐着的地方。

我偷偷地瞄了一眼这块湿掉的区域,又看了看大姨,心中感叹大姨的水真是多啊。之前和大姨第一次做爱,破掉她的处女身的时候有些着急仓促,所以没有仔细体验,只是觉得大姨的小穴非常的温暖湿润,和我那妩媚美母的肉屄比起来也是毫不逊色。

现在看来,不仅仅是下面的屄,就连其他方面也不逞多让啊。

大姨没有注意我的眼神,稍微整理了一下有些淩乱的发丝之後,她轻轻地拍了拍妈妈的胳膊,叫着她的名字:“小情,小情,你没事吧?”

妈妈媚眼迷离,还沈醉在刚刚那高潮的快感之中,嗓音中蕴含着勾人欲火的娇媚,又有几分慵懒:“姐…我真的不行了…这麽快就高潮了这麽多次…实在是没力气了…”

大姨看着妈妈这妩媚的神情,竟然吞咽了一下口水,脸红红地瞥了我一眼,然後接着对妈妈说:“肥燕子,没事了,我刚刚好像是…失控了一下…所以才…咳咳…总之已经没事了,你先休息一下吧。”

说完,大姨又对我说:“小君呐,那个…你先把衣服裤子穿上吧,你二姨还在客厅里呢,你去照看一下她吧。”

我听了,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二姨在客厅应该不会有事的,这屋里又没丧屍。”

的确,二姨一个人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是不可能有什麽事的,除非丧屍会飞,能飞到阳台上进到客厅里来袭击二姨。

“小君听话,到客厅照顾二姨去。”妈妈这时忽然转过头来对我说,还伸出胳膊来用手轻轻地捏了捏我的脸蛋。

我这下差不多明白了,看来大姨是要跟妈妈说些事情呢,所以要把我这个小孩子支开。

我看了看浑身赤裸着躺在床上,脸上还挂着高潮後未散去的红晕的妈妈;又看了看已经穿好了衣物,一脸尴尬但强撑出微笑看着我的大姨;我哦了一声,对她们说知道了,然後就穿好了衣物。

离开之前,妈妈还特地对我说不要把二姨吵醒了,我又回了一句知道了。

出於好奇,我最後又回头望了一眼,发现妈妈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有些吃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并且在大姨的帮忙下穿上了内裤和胸罩。

发现我在看,大姨的神色又流露出了不自然的、带着许多尴尬的情绪。这倒不奇怪,毕竟大姨和我相处的时间不长,在我的身上失去了三十多年的处女身後,又在刚刚来了一场奇怪的性爱,会这样拘谨也是正常的事情。

而与之相反的,妈妈就显得自然从容了,毕竟妈妈在之前的时间里,每天都在和我进行着母子之间的交配性爱,发泄着这末日带来的一切负面情绪。所以,虽然我和妈妈乱伦的时间也不算长,但是在做爱这方面,甚至有一点老夫老妻的感觉了——或者说是小夫大妻…

我刚刚离开房间,还不到十秒钟的功夫,就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住了,这让我心中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大姨难不成是在和妈妈聊什麽惊天机密?搞得这麽神神秘秘的。

心中有些好奇,我悄悄摸摸地趴在门上偷听,然而却失望的发现这扇门的隔音效果极好,根本听不见里面的动静,只好打消偷听的念头。

我转过身来,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在脑海里回放了一遍这短短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

妈妈带着我和她的姐妹们相遇…然後遇到军队…寻求保护…紧接着在出城的过程中受到丧屍大潮的袭击…从大巴车顶跳到这个阳台上…最後为了拯救感染了丧屍病毒的大姨二姨不得不和她们做爱…

天呐…短短的时间里发生这麽多的事情…还真是叫人难以承受。

我心里感叹着,以前那种安宁平静的日子恐怕是再也不会有了,如果能回到过去那该多好啊。

就在这样感慨的时候,我突然又想到,如果真的回到过去的话,那麽就没有了和妈妈做爱的机会了。

这样一来,我那极品美母的一身美肉、那美妙销魂的小穴、极品的丝袜美腿、雪白的大屁股、挺翘柔软的巨乳,可全都与我无缘了。

想到这里,真是叫人纠结,一方面我想要回到以前的那种美好的时光,可另一方面我又喜欢感染了病毒後,成为了我的专属乱伦美母的妈妈。

“真叫人头大。”我嘀咕了一句,摇了摇头,干脆不去想了。

正好刚刚和妈妈激烈的做了一会儿,这时正好休息一下;我看了看客厅,二姨披着被子在沙发上睡着,一时半会儿应该是醒不过来。

想了想,我放轻脚步走到了阳台,看见阳台地面上的两片血迹,心中忽然有些後悔。

“我是不是…不应该这麽过分啊…”我心里面想着。这两片血迹分别是大姨和二姨被我破处时流下的,也是她们失身於我的证明。

按理来说,一下子给两位极品美艳熟女的处女屄开苞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我也确实挺爽的;但一想到我对二姨那麽粗暴的行为,却让我有些内疚了。

当时我是看到二姨像个色狼似得玩弄我妈妈的身体,所以才感到愤怒,於是就报复性地对二姨的处女屄那麽粗暴的摧残。

可是现在一想,二姨也是女的,又是妈妈的亲姐姐,并不是别的男人,似乎也没那麽让我愤怒。

而且更重要的是,二姨从此以後就跟妈妈一样,只能靠我的精液作为食物了;而且因为体内的C3原体的原因,二姨还必须要时不时地和我肏一次屄,否则就会像大姨说的那样产生各种身体上的不不适。

这样一想的话,二姨岂不是也成了我的女人了?

妈妈是我的女人,二姨也是我的女人…那麽…我的两个女人之间做些亲密的事情…好像不是什麽难以接受的事情。

可是…我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独占欲还是很强烈的,始终不怎麽愿意和别人分享我的极品美母,哪怕二姨成为了我的女人也不行。

我抓着阳台上的栏杆,一脸纠结的望着天上的太阳,心中始终没有定下一个主意——到底该不该和大姨二姨分享我的妈妈呢?

我敢肯定,如果我真的说不愿意的话,以妈妈对我的感情,绝对能够做到不给大姨二姨碰的,真正成为我一个人的专享美母。

但是另一方面,我又隐隐约约地期待着和大姨二姨分享我的妈妈…因为一想到我的美母和两位美艳的姨妈进行着肉体上的亲热,三具诱人的艳丽娇躯互相纠缠着,那该是多麽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啊。

一边纠结着,我一边看着天上的太阳,心中叹息了一句,这末日之後唯一没有发生改变的就是这天上的太阳了,它依旧是那麽的耀眼,照亮着这世界上的一切;而太阳底下的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我看着阳台外面的景色,街上到处都是丧屍,它们一边发出野兽般的、无意义的声音、一边在大街上游荡着;虽然它们游荡时的动作慢吞吞,又非常的奇怪,但我知道,只要它们发现活人的气息,就会瞬间变得如猎犬一般灵敏,将倒霉的人类扑倒在地,用那可怕的血盆大口撕咬着新鲜的血肉。

就这样,我一边无聊地看着街上的丧屍们,一边在心里纠结要不要和大姨二姨分享自己的美母;由於我已经习惯了丧屍的存在,所以并没有对丧屍们发出的吼叫声感到不适,说不定哪一天没有听到丧屍的叫声,我反而会感到奇怪呢。

想了一会儿,我还是没有拿定主意,干脆就不想了。我深呼吸了一下,转身回到客厅。

大姨和妈妈还在房间里没有出来,真不知道她们到底在说些什麽。

我看着躺在沙发上,披着一层被子的二姨,看着她那美丽性感的面孔,心中总觉得有点对不起她。

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我凑近了一点。

靠近了之後,我能够更好地观察二姨。不得不说,妈妈一家的基因真是太强了,居然全都是漂亮的大美女;这样一说的话,我之所以长得样貌可爱,在末日之前经常受到大姐姐们的关照,也是有妈妈的功劳嘛。

就在我有些臭美的时候,忽然发现熟睡中的二姨嘴唇动了动,好像是在说些什麽。

难道二姨醒了吗?我一声不发,又靠近了一些,是吹口气都能吹起二姨发丝的那种近距离。

然後我发现,二姨好像是在说梦话,只是声音太低了,又很模糊,我没有听清在说什麽。

二姨熟睡的脸庞显得非常迷人,她的身上又有着一种特别奇特的迷人气质,哪怕是什麽都不做,仅仅是躺在这里都会散发出魅力。

我一边欣赏着二姨这睡美人一般的睡相,一边理解了什麽叫做秀色可餐——二姨这就叫做秀色可餐啊!我单单是看着她的睡觉的模样就觉得很愉悦了。

如果说,我偷偷地掀起被子,在二姨睡觉的时候突然袭击,把鸡巴插进二姨那毫无防备的嫩屄里,不知道会是什麽感觉,应该会很有趣吧。

刚刚这样想着,我又觉得自己是个吃着锅里看着碗里的东西…明明有个爱我的乱伦美母,而且之前还和妈妈做过一次,现在竟然还对二姨有着想法。

我使劲地甩了甩头,想要把脑子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甩出去。

忽然的,我又隐隐约约地听见了什麽。

“不…不…不要…”二姨闭着眼睛,在睡梦中轻轻地说着。

我意外地看着二姨,心想她竟然还在说梦话。正好现在我没事可干,干脆就偷偷地听一下吧。

“别…别这样…不要…”二姨熟睡着,从嘴里轻轻地说出梦话。

“求你了…别…别插进来…好疼…”二姨又说了一句梦话。

我一边听着二姨的梦话,一边在脑子里想着,难道二姨是梦到之前被我破处的事情了吗?

一下子,我有些头疼了。二姨居然连做梦都在想着这件事情,看来真是给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回忆啊…

“流…流血了…好疼…”二姨一边说着梦话,声音变得有些可怜,像是在哀求着某人似得。

我也更加确定了,二姨应该就是在梦中回忆着被我开苞的事情。

就在我自责的时候,二姨的下一句话,让我心头一紧,後背发凉。

“杀…杀了你…你这个…家夥…”睡梦中的二姨一边说着,语气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二姨,双腿打了个哆嗦。

不是吧!二姨居然做梦都在想着杀我!?

不妙…不妙啊…我以为二姨顶多会对我反感、产生厌恶,可没想到远远不止与这样,她甚至想着杀我了!

天呐二姨!当时我强暴你也算是救你一命啊,否则你就会被病毒感染变成丧屍的,看在我救你一命的份上就不能多多少少宽恕我一点吗?

就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睡梦中的二姨又用怨恨的语气说了一句梦话:“还…还有你…你们…所有人…所有…欺负我的…还有你…你这贱人…”

“都…都给我…去死…我不要…再…给你们当…我不是…不是婊子…”二姨还闭着双眼,像是在做噩梦似得,语气显得有些慌张害怕,可是很快的,就变成了充满怨恨的咒骂。

我完全傻眼了,二姨她究竟是在做了一个什麽样的梦啊,她刚刚说的那些话,是在对梦中的我说的吗?可是…为什麽听起来二姨梦到的不止一个人呢?

就在我完全无法理解二姨这些梦话的时候,忽然,睡梦中的二姨哭了起来。

“谁都好…无论谁都好…救救我…来人啊…救我…我不要…再这样下去了…”二姨就好像是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像是和父母走丢了的小女孩一样哭了出来,额头上更是冒出了密密麻麻而又细小的汗珠,并且一只手胡乱地抓着身前的东西,和连连抓空。

“这…这该怎麽办啊…”我看着像是被梦魇缠身的二姨,也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干脆就学着从电视剧里看到的东西。

我深呼吸了一下,双手握住了二姨的那只慌乱挥舞着的手,声音很温柔地对二姨说:“好了,没事了,我在你身边呢。”

“你…你是来…救我的…吗…”睡梦中的二姨像是终於等到了什麽一样,她没有醒来,就这样在梦中对我这个清醒的人问。

“啊…嗯…对…我来救你了。”我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连同班女同学的手都没有牵过,哪里懂得应付这种场面啊,只好顺着二姨的话往下说。

“不…不对…你…你会…骗我的…像之前一样…”二姨忽然在睡梦中抽泣了起来,像是梦到了什麽令她难过的事情。

“不会的,我不会骗你的。”我一看到二姨抽泣的样子,心中不忍,尽量用我这个小孩子的本事来安抚二姨。

“真的吗…那…真好啊…真好啊…”二姨听到我的回答後,忽然停止了抽泣,睡梦中的她露出了一个非常安心的笑容。

可是,这种笑容仅仅只是持续了一两秒,紧接着,在我近距离的注视中,二姨那闭合着的眼皮下面的眼珠转动了一下,似乎是意识到了什麽。

下一秒,二姨整个人忽然浑身一震,睁开了眼睛。

醒过来的二姨看到了我这张被她吓了一跳的小脸,又发现她自己的手被我握住。

二姨猛地甩开我的手,像是发生了什麽让她害怕的事情一样,一脸震惊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你刚刚…听见我说的梦话了?”二姨开口的第一句。

“呃……呃…”我呃了一下,然後点了点头。

“你…你…你…”二姨的脸色瞬间变得紧张,眼神也慌乱了很多,对我追问:“你听到了多少?”

“那个…二姨…”我刚一开口,却被二姨给打断了。

“别打岔,我说的梦话你听见了多少!”二姨伸出双手按住我的肩膀,神色慌张地问道,死死地盯着我的双眼想要确定我会不会说谎。

虽然不知道二姨为什麽对梦话这麽的在意,但是在回答之前,我必须要提醒她一句。

“那个,二姨…你的胸部…”我指着二姨的胸口,小声地提醒她。

二姨楞了一下,低头一看,脸色瞬间一红。

由於二姨之前的衣服被撕碎了的原因,又没有合适的衣物可以换上,所以只是在这个陌生的屋子里找了件浴袍给二姨穿上;而刚刚,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二姨动作幅度太大,再加上浴袍又裹得不是很紧,於是二姨身上的浴袍就从胸前滑开了,露出了她那对美丽诱人的大白兔。

二姨赶紧用手扯紧了浴袍,遮住自己的身体,又慌张地看了我一眼;我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做什麽表情,就傻嘿嘿地冲二姨笑了笑。

二姨倒也没有发火的迹象,只是有点尴尬,就在她准备开口说些什麽的时候,一扇房门打开,妈妈和大姨走了出来。

“玉轩,你怎麽样?身体应该没大碍吧?”大姨连忙走过来,坐在二姨身边对她问。

“没…没事了。”二姨瞥了我一眼,对着大姨点了点头。

“呼—— 太好了二姐,我刚刚和大姐在里面休息呢,就忽然听见你的声音,还以为怎麽了呢。”妈妈说着,体力也已经完全恢复了,毕竟是被病毒强化过的,再加上我之前射进去的精液应该已经被妈妈的子宫消化了,所以她的体力恢复的极快。

“没怎麽,就是…做了个噩梦。”二姨对妈妈笑了笑,靠在沙发上长呼了一口气。

“噩梦?什麽噩梦啊?”妈妈好奇地问,也走了过来。

“没什麽,就是个梦而已。”二姨淡淡地说道。

我坐在一边,心里嘀咕着,难道真的只是个梦吗?如果真的只是梦的话,那二姨惊醒过来之後,为什麽会那麽在意呢?那麽紧张的追问我的表情,可不像什麽“只是个梦”啊。

妈妈大姨二姨她们三人又坐在沙发上说了些什麽,大致上都是问二姨身体上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大姨又问二姨身体有没有发生奇怪的变化。

一番询问之後,又过了几分钟,大姨将得到的消息都记录在了一张小本子上。

“呼——确定没有遗漏的吗?”大姨一边在本子上记录着,一边对二姨问。

二姨点了点头,然後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确定,可能还有什麽我没发现的吧,毕竟这个东西…太奇特了…”

二姨所指的,是她体内的C3原体。

“嗯,没关系,以後想起来了可以随时跟我说。”大姨点了点头,合上了小本子。

“那麽,接下来我们就一起讨论一下吧。”大姨说着,眼神在我们所有人的身上扫了一圈。

“讨论什麽?”二姨对大姨问道。

妈妈深深地吸了口气,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望着阳台的方向,轻轻地说道:“讨论我们接下来该怎麽活下去。”

二姨楞了一下,然後点点头,顺着妈妈的眼神望着阳台。

此时的阳台,一束阳光照射在上面,使其笼罩在了阳光中。

并且,阳光还使得阳台上的两片血迹格外显眼。

在这样的末日中,大多数的血迹都象征着死亡和惨剧;但这两片血迹所象征的却是最原始的情欲和快乐,宣告着两位极品的美艳熟女失去了处女之身,并且从今以後只能以一个十二岁小正太的精液为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