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铁瞎子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铁瞎子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佛珠与表 佛珠与表

    跟老徐熟络的人都知道,他人生中最得意的一件事情,就是他左手上带的表跟一串佛珠。  佛珠是老婆在结婚纪念日时候去庙里求来的,而手表则是一个女大学生辛苦攒钱送的。  这本身没有什么稀奇的,可是神气的是,送手表和送佛珠的都知道彼此的存在。  在建设社区这块地方,能养得起两个女人的男人,还真的不多。两个女人都知道对方,这种情况就更少了。

    铁瞎子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佛珠与表》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佛珠与表》,是作者铁瞎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跟老徐熟络的人都知道,他人生中最得意的一件事情,就是他左手上带的表跟一串佛珠。  佛珠是老婆在结婚纪念日时候去庙里求来的,而手表则是一个女大学生辛苦攒钱送的。  这本身没有什么稀奇的,可是神气的是,送手表和送佛珠的都知道彼此的存在。  在建设社区这块地方,能养得起两个女人的男人,还真的不多。两个女人都知道对方,这种情况就更少了。

《佛珠与表》 第二十一章(大结局) 免费试读

时间很快的来到了第二天。

而老徐醒来的时候,就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是硬著醒来的!

随后还看到了赤裸著身体,犹如羊羔一般趴在自己怀裡的翠萍。

在翠萍醒来之后,经过一番解释之后,老徐对于翠萍的付出,一时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心头只有感激。

“翠萍,你真好……”

“老公,我们是一家人,何必说那些见外的话呢……”

老实说,翠萍的付出的确不小,但是老徐对于家裡的付出也不少。

二人在床上又是一番温存之后,老徐在快意中起床,上班。

而在离开家之前,路过书房的时候,发现了一点问题。

“怎麽她们两个躺在一起……”

虽然心裡好奇,可由于上班的事情,老徐也并没有过多的思考,匆忙离开了家。

这一天,无疑是众人都尴尬的一天。

先前翠萍不在,几个人的利益算是比较一致。

可如今正主已经归来,她们能留下吗?

谁能留下?这都成了大问题。

最为紧张的,还要数万美玲。

一来,她年纪比较大,再怎麽说也是过了四十岁的妇人了,留在别人家裡,尤其是同女儿一起当别人的情妇。心裡头的压力那是巨大的。

二来,她心裡很担心,之前老徐承诺好的房子,到底还算数不。

到了十一点多。

所有人都醒了过来,可没有人敢出门。

生怕被翠萍抓住,成了出头鸟。

“我出门上班了,下午大家一起吃饭,都别误事!”

翠萍在自己家裡,倒是不怕。直接在客厅之中,招呼了一声,也出门去了。

这下,众人才算是鬆了一口气。

“妈……我怎麽觉得有点怕啊,万一……”

苏荣毕竟还年轻,单独面对老徐的时候,她什麽也敢想,什麽也敢做,可是面对老徐的正牌媳妇,她情人的身份,还是让她很害怕。

“事已至此,怕有什麽用,下午好好说说,以后对人家要好,多用用心……把大房伺候好了,人家才乐意留住你。”

苏荣点点头,很认可她母亲的话。

而韩佳丽的身份,则是有些尴尬。

她比起苏荣万美玲来说,能够独自生活,并不需要依靠老徐。

可从心裡上来说,她却是比任何一个人都需要这样一个男人。

前一段婚姻的失败,让她对于男人,对于爱情都显得尤为恐惧。

好不容易抓住老徐这麽一个靠谱的,喜欢的,自然是患得患失的。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翠萍是她多年的好闺蜜。一边是男人,一边是闺蜜,她很难选择。因为她知道,两个人对于她来说都很重要,而且选择权也不在她自己手上!

……

而另外一边老徐到了公司之后,众人对于他的身体,都表示了关心。

老徐在会上特别表示了,自己的身体已经无碍,这事情就算是过去了,这才让众人心裡的疑团消失。

“徐经理,前些天,公司不是开会确定了要招一些人吗?经过第一次的审查之后,已经确定了名单,面试就定在了今天下午。您看还有什麽要指示的!”

“这是名单。”

秘书递上一张简历概况。

“嗯,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老徐看著扭动著屁股的秘书消失在办公室门口,心裡忽然升起了一阵衝动。

可立马就意识到,“这样不好,家裡已经有那麽多了,再弄,可太麻烦了!”

老徐摇摇头,开始认真的看起简历来。

先前开会,公司目前流转一切正常,只是招人作为储备。

名单上有十五个人,五个男的,十个女的。

小会议室。

面试的人已经坐好,一个个都正襟危坐,打扮的也都西装革履,很是正式。

而老徐的秘书也在前面做一些准备工作。

老徐自然是最后出场。

而作为为全场身份最高的人,老徐的打扮也是最为普通的。

秘书清了清嗓子,“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就按照流程开始吧!”说罢,抬头看了一眼老徐,老徐点点头。

一番常规的简绍完之后。

老徐和另外一个公司负责人力的员工,都已经对这些人有了明显的判断。

老徐让秘书宣布所有人先都到外面等著。

“徐经理,咱们是不是缺几个养眼的人啊,就那麽几个老面孔,杨总他们都说看腻了!”那负责人力的笑著跟老徐说道。

“因为合作伙伴的一句话,贸然招人,恐怕不好吧!”

“海!徐经理,不是我说啊,就咱们分公司,目前这个状况,人手已经完备!就算意外,短缺上百分之二十的人,业务什麽都能够完美运转。”

“现在招人,不就是要招点好看的,养眼的嘛!”

“嗯?”老徐眉头一挑,没有接话。

“嘿嘿,我选人的时候,还特地选了几个不错的……到时候经理要出差的时候,完全可以一起去……方方面面绝对没问题!”

说罢,他还坏笑了几声。

老徐当然不是不懂他的意思,出差时候,有个美女在身前马后的伺候,自然是很好的。

可老徐不能自己提,这事情一定要下面的人主动。

“那按照你说,杨总他们的意思,咱们也得尊重一下?”

“对对!重要的合作伙伴,必须要尊总,这可是现代职场商场的关键啊!”

老徐的意思,他瞬间明白,立马阿谀奉承的说道。

随后,老徐点点头,在那名单上,单独勾了几个好看的。

“你想办法,一个小时以后,让这几个来我办公室单独面试!”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老徐看著以前相处起来真诚无比的同事,都变得如此这般。

心裡有一股失落,可也有一股快意。

成为人上人,为的不就是别人的阿谀奉承吗!

一个小时之后,一阵敲门声,老徐抬头。

“请进!”

一个女人推开了门。

“您好!请问我是站在这裡,还是?”

“那边有椅子,你搬一把坐下。”

随后,老徐问了几个关于生活的简单问题。

刷刷刷在纸上写著些什麽。

“行了,你去喊下一个人!”

老徐的声音不紧不慢。

可面试的那个姑娘却著急了。

“领导,你问的这些,和我工作都不沾边啊!什麽男朋友啊结婚什麽的!”

“海!姑娘,你可别这麽说。”

老徐停下笔,认真的回道:“你现在年纪不大,可过几年总要结婚的吧?如果有结婚,总得生孩子吧?这一来二去的,就要放假好久,到时候工作就离开核心了!”

“你们不知道,我总得替你们考虑吧!”

老徐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可……”

“行了行了,下一个!”

片刻之后,又一个女生进来。

“您好,请问我是坐这裡吗?”

那女生眼睛很大,忽闪忽闪的眨著。

老徐点头,突然间短信响了一声。

老徐拿起手机一看,正是刚刚负责人力的那个同事。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两个字!

“有戏!”

可是这三个感叹号,却让老徐似乎明白了什麽。

依旧是刚刚的那些关乎于生活的问题,可老徐刚刚问了第一个。

就看到了那女生两腿间,似乎有一点粉色。

老徐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

却发现,那女生轻巧的把交错在一起的双腿换了位置。

而就在抬腿的一瞬间,老徐清楚的看到了,的确是粉色的。

黑色黑裙,裡面居然是一条粉色的内裤。

老徐似乎懂了刚刚那条短信的用意了。

“经理您看什麽呢?我刚刚说的,您听清楚了没有嘛!”

“啊?你刚刚说了什麽?”老徐故意问道。

“我刚刚说,我男朋友在外地,经常不回家,我总是一个人在家,空落落的!有时候很怕!”一边说著,那大眼睛一边哗哗的闪烁著。

老徐一时语塞。气氛陷入了沉闷的尴尬之中。

可就在此时,那女生手中的笔,突然掉在地上,而且顺著地砖就滚到了老徐的办公桌下。

“哎呀,经理,不好意思!我的笔掉了,能让我捡起来嘛?”

老徐本想帮忙,可那女生已经自己站起来了。

先是在老徐桌子的对面,弯腰蹲下开始找。

而从老徐的角度来看,那一盘蜜桃臀,左摇右晃的,性感极了。

也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总是,老徐感觉到自己的钢枪正在渐渐的变硬。

“不行!家裡已经有这麽几个了,再弄,真的养不起了!”

老徐的理智断然跳了出来。

“经理,这边似乎捡不到,能行个方便,让我去裡面捡一下嘛?那支笔对我来说,很重要的!”

老徐拒绝不了,只能将老板椅朝后扯了半米,给她留出了一个空隙。

“谢谢经理!”那女生甜甜一笑。

立马钻都了老徐的办公桌下。

突然,老徐感觉到自己的脚背上有个东西在蹭,低头一看,原来就是刚刚那吸引的钢枪起立的蜜桃臀。

两瓣柔软的蜜桃臀,左边蹭一下,右边蹭一下。

让老徐一下就精神了不少。

“哎呀,这边没有,我去这边看看!”

言毕,老徐的另外一隻脚背,也体验到了刚刚的那种舒适感。

老徐吞了一口唾沫。

拿起手机,给发来有戏的号码回了一条:“唱戏!”

同样的三个感叹号,负责人力的那个同事立马就明白了。

“今天的面试就到这裡了,我们有重要的会议!当然,大家来回的车旅费用,我们会报销的,而且还有两百块的误工费!大家回去等等通知!辛苦大家了!”

“唉……”

……

对比起一片哀叹的会议室。

老徐的办公室之中,则是一片春色。

短短的时间裡,那个女生已经用各种姿势,用那对性感的臀瓣,摩擦过老徐的脚背了。

而她的意思,老徐明白,可老徐也不点破,想要看看这个女生,勾人的功夫到底如何!

“哎呀,经理,怎麽到处都找不到啊!你有没有看到啊?”

那女生从下面出来,依旧蹲著,抬头看著老徐。

这个角度一看,胸前的春光展露无遗。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那女生在刚刚,还解开了一粒扣子。

淡黄色的胸衣,配合上裡面洁白柔软的乳房,简直美不胜收。

老徐眼睛根本挪不开。

“你那笔什麽模样啊?”老徐问道。

那女生双手在胸前一比划,示意了多长。

可这一比划不要紧,两个胳膊却将胸口那一对乳房挤弄的挺挺的!甚至都能够看到一点点乳晕。

“好像是没有见到!”

“大约这麽粗细……”那女生说著,张开嘴,用上下嘴唇比划著她遗失笔的粗细。

而舌头还不自觉的舔了舔。

这动作,简直就和口交无异!

老徐一眼盯著,伸手抓起女生的手,朝著胯下伸了过去。

“你看这裡有一根笔,不知道跟你的丢的,像不像!”

那女生识趣的弄了弄,在龟头上摸了摸调皮的笑道:“这样还摸不出来,得到裡面摸摸才行!”

“那你自便!”老徐双手搭在扶手上,眼睛已经闭起来,等待著享受时刻的到来。

接著,一个温润的小嘴唇,就开始移动到了老徐的裤链处……隔靴搔痒,自然是越骚越痒。

而女生也知道这个道理,终于伸手去解开了皮带。

轻柔的摘掉内裤,张嘴将那火热的东西含了进去。

可就在此时,老徐的电话突然响了。

“嗯!我是!”

“现在嘛?很重要?”

“好吧,你送进来!”

老徐挂掉电话,本来示意胯下那女生起来。

可那女生没有像老徐意思那样站起来,而是将老徐的老板椅拉到了桌子跟前,而她自己,则躲在了桌子下面。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响了。

“进来!”

老徐的声音依旧是沉稳的。

进来的人开始汇报。

而老徐则是极力的克制著胯下的舒服,而且是不是的还挺动一下钢枪,刺一刺那女生的口腔。

谁知道,这件事情,内容不少,汇报了十多分钟,才算汇报结束……

“那徐经理,我先去了!”

“嗯,去忙吧!”

随着门再度关上,老徐才听见自己胯下的那个女生鬆了一口气。

“再不放我出来,我都要断气了!”

那个骚骚的声音,小声的说道。

可老徐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的小幅度的挺动著胯下的那根钢枪。

不断挺动的钢枪,就好像在说,一定要发洩出来才行。

那女生无奈,只能继续含住。

而手也没有閒著,在老徐的胯下周围,轻柔的抚摸著,刺激著老徐的神经。

这样的事情,自然是无比的享受,可老徐刚刚接到的汇报,却也是异常的重要。

不知不觉二十分钟就过去了。

老徐终于停笔,完成了对于刚刚工作上的事情。

这时候,才发觉,胯下的人儿还在继续著。

老徐连忙朝后退开。

看著满脸通红的女生,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也提醒我一声啊,看把你弄的!”

“坏死了!讨厌!”

女生娇羞的喊了一声,可从神情上,完全看不出半点难过的意思。

而且红彤彤的脸颊,更加增添了几分娇媚。

老徐知道今天回家必然有一场恶战,所以不适宜在这裡释放。

淡淡的说道:“今天你的面试通过了,明天八点半,来上班,具体工作内容,明天找我来安排!”

“现在去签试用合同吧!”

那女生听到这个话,显然一喜,可随后却把头转向了老徐胯下。

“还看什麽,帮我把它装进去!”

直到那女生离开,老徐才重新仔细的拿起面试的名单。

认认真真的看了看。

“严如阳,是个好名字!”

……

随著夜晚的来临。

每个人都很是紧张,这是第一次的全体集合。

也不知道会发生什麽事情。

要数最慌的,还是万美玲。一来她文化最低,年龄也最大。属于物质条件不好。

二来,她和老徐感情基础浅,而且也不能生孩子了。

老徐没有到家之前,其它几个人都围著翠萍来做饭。

似乎没有人提这个事情,一切都等著老徐来做决定。

门一响。

老徐进门。

所有女人的心全都悬在了空中。

“回来了。”翠萍大方的说道。

“嗯!”老徐也是情绪万千,家裡突然多了这麽多女人,而且全都是自己操弄过的,那种感觉还是挺不一般的。

吃饭的过程,就像是在煎熬。

韩佳丽这样调皮大胆的女人,也乖巧的不像什麽。

似乎她已经看开,已经准备好接受命运的制裁。

“我去洗碗!”万美玲第一个站起来。

可却被翠萍拉住。

“既然都聚在一起了,那就商量商量以后的事情?总不能一直这样吧……”

翠萍说话,虽然在问所有人,可是却是朝著老徐开口的。

看著翠萍,依旧是那个自己熟悉的面孔。

老徐心裡的那股不安,突然消失了。

“就我自己的意愿来看,当然是希望大家都和和睦睦的住在一起。”

“隔三差五的打个牌,吃个饭什麽的。”

“这样吧,你们谁有什麽意见,先提出来,我来解决!”老徐再度把问题丢给了众人。

其它几个女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说话。

老徐恶向胆边生,突然伸手在桌子下面摸了一把苏荣的大腿。

“既然你们都不说,那就先把重要的事情办了!再说吧!”

老徐突然一声淫笑,将坐在他两边的韩佳丽和苏荣搂在了怀裡。

一边亲了一下之后说道:“不过以后如何,今夜我最大,所有人都要听我的!”

“即便明天天塌了,今夜也要痛痛快快的好好玩玩!”

苏荣害羞的点点头。

万美玲则是一脸潮红,不敢答应。

韩佳丽看起来倒是跃跃欲试。

唯独翠萍,神情则是有些奇怪。

很快的,客厅就收拾开了,把茶几搬开。搬过来了一张移动的床。

老徐拿出一瓶红酒,给众人倒开。

“这杯酒,就是游戏开始的信号,我没开下一瓶酒,这游戏谁也不能停!”

老徐的声音充满了霸道和强硬。

瞬间之后,老徐的手已经出没在了万美玲的丝袜下面,那肥美的大腿和臀部,揉搓起来很是带感。

“佳丽,你当时跟翠萍的关系那麽好,以至于刚刚结婚那会,我都觉得你们两个才是两口子,我都是外人!”

“嘿,哪有,每天还不是你们在一张床上睡麽。”

韩佳丽胆子大,也不惧怕什麽。

“嘿嘿,那今天正好,我们三个试试看!你先帮翠萍舔舔。”

韩佳丽几乎没有犹豫,直接将翠萍扑到在床上,一手解开胸前的束缚,另一只手,则是顺著后腰摸了下去。

很快,就把翠萍为数不多的几件衣裳,弄的就剩下一件内裤了。

翠萍双手抱著,一副害羞的样子。

“有了姐妹花,得再来个母女花才好啊!”

“你们两个,也脱光了开始相互舔!”

老徐的声音,不容置疑。

很快的,那张不大的床上,就多了四个浑身赤裸的女人。

老徐看著眼前的场景,欲望也慢慢的开始膨胀。

抓住一个机会,一把将韩佳丽推开,把自己的钢枪送进了翠萍的下面。

翠萍当即啊的尖叫一声。

这就是大房啊!

在三人羡慕的眼神中,翠萍很快的就迎来了今夜的第一次高潮。

“蓉蓉,过来给你姐姐舔舔,看看能嚐到我的味道不!”

老徐抽出依旧挺直了的钢枪,笑著说道。

苏荣本来就乖,心裡对于翠萍还是有些亏欠。所以什麽话也麽有说,直接俯下身子,很用心的吮吸了起来。

这异样的感觉,让翠萍又是一番喊叫。

“佳丽,找个灌肠的来!我给这个小骚妇清清道!”

老徐一把拍在了万美玲勃起的乳肉上,旋即开始不轻不重的揉搓了起来。

万美玲性欲不低,立马就开始流出白色的浆水!

“那个,今天我,清洗过了……”

万美玲羞愧难当,居然提前洗好后门,简直淫荡!

“哈哈,好,那就自己坐上来吧!”

“润滑的,就从你前面的骚水裡取吧!”

万美玲答应一声之后,在自己前面扣弄了好几下,把手打湿,在后庭涂抹一起,然后小心翼翼的坐在了老徐的钢枪上。

可谁料,万美玲这后庭并不常用,虽然开发过,可猛然坐下,还是痛苦的大叫了一声。

“骚货,爽的这麽厉害!再叫骚点!”

老徐抓著万美玲圆润的屁股,用力的拍打著,抽插著。

“啊啊啊!”

万美玲发浪的叫著,虽然快感并不大,可那种在几个人面前的羞耻感,却让万美玲很是兴奋。

“来张嘴过来自己吃!”

万美玲见老徐把家伙抽了出来,立马张开嘴,喊了过去。

丝毫没有嫌弃那是刚刚从后面出来的东西。

可见她洗的也是非常的乾淨。

吹弄了好几下,老徐后腰一软,尽数射给了万美玲。

“美玲,得了这麽好吃的东西,不给女儿分一点,可有点不地道哦!”

苏荣听了,立马吻了上去。

一股白精,一老一少的两个女人,吃的不亦乐乎。

“姐妹花,一起来吧,一人十秒的舔,谁先舔硬了。谁先做!”

此时,气氛早已经放开。

翠萍和韩佳丽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围著老徐的腰,各自计数舔弄著。

小小的舌尖,在马眼附近来回的扫弄,让老徐好生舒服。

可毕竟是上了年纪,很多时候,身体还是有些不太行。

所以,时间过去了好一会,才有了抬头的驱使。

最终,还是韩佳丽技高一筹,成功的得到了这个机会!

飢渴的韩佳丽,立马坐了上来。完美的插进去的瞬间,整个韩佳丽的神情,都要融化了!

“呼!好舒服,我的好老公!操我!用力的干我!真的好爽!”

……

其它三个人看著,可手啊口啊的,都没有停下。

整个屋子裡,淫声浪叫,响成一片。

终于,老徐又一次快要交货了。

这一次,选择的地方,是韩佳丽那坚挺的小乳房。

而第二发过于粘稠,不少都粘在了韩佳丽的嘴巴附近。

韩佳丽笑著,舔舐著嘴边的白精。

……

这一夜,唐玉分别在每个人身上都射了一次,可全都是射在了外面。

在关系没弄清楚之前,他不想让任何一个女人怀孕。

“游戏结束!”

“这段关系应该怎麽办呢?”老徐再度发问。抛出了先前的那个问题。

“有一种办法,就是我立马离开这个城市,你们各过各的!”

“不行!”四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要不就这样先过著?”

“週一到週四每个人一天?然后週五休息?週六选两个人,週天休息?”老徐试探性的问道。

“那就暂且这样吧,以后有了好计划,再变!”

在一阵欢声笑语中,几人又混成一团。

可这一次,没有太过于激烈的战斗,只是相互摸摸。

……

老徐一下有了四个女人,无论是身体还是钱,都有了不小的负担。

可就老徐自己估计,应该还能够撑得住!

过了些许的日子。

老徐下午下班回到家中。

“今天週五,没人在家吗?”

老徐看到桌子上的一张便条,说几个女人出去玩了。饭让老徐自己吃。

“真的……唉,对了刚刚还和老刘他们说好吃点烧烤去!真好有时间了!”

在小区附近的一家烧烤摊。

老徐金刀大马的坐著。左手的手腕上,带著一串佛珠和一块手表。

“这两个东西,可是大有来历。”

“这珠子是媳妇辛辛苦苦从庙裡求高人求来的!”

“而这表,可是个大学生送的!”

“嚯!徐哥,这两个戴在一起,就不怕两个女人也撞见?”一个愣头小伙子问道。

“海,一起撞见,就一起睡呗!能有啥!”

老徐豪气的喝下一口啤酒,得意无比!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