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欲火》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Ogo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欲火 欲火

    皎洁的月光下,圆大的龟头光泽红亮。  但无论玉手怎麽努力,它只是徘徊玉门关外。  欲火吞噬着美女,丰满的胴体颤抖着、扭动着;两个高耸雪峯随着娇喘起伏,岭上双梅傲然竖立,峯下滑溜弹手的香躯载着圆圆的肚脐、平坦的小腹和黑亮的阴毛,好一位淫荡美艳少女。

    Ogo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欲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欲火》,是作者Ogo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皎洁的月光下,圆大的龟头光泽红亮。  但无论玉手怎麽努力,它只是徘徊玉门关外。  欲火吞噬着美女,丰满的胴体颤抖着、扭动着;两个高耸雪峯随着娇喘起伏,岭上双梅傲然竖立,峯下滑溜弹手的香躯载着圆圆的肚脐、平坦的小腹和黑亮的阴毛,好一位淫荡美艳少女。

《欲火》 (八)醉娇娃 免费试读

经过一夜缠绵,她们中午才起床。梳洗和弄点吃後,已是4时多了。

「大才要两三小时才能抽身。」玉玲看着手机的讯息:「我们先逛逛商场吧!」

「周末也要工作!?」美丝有点好奇。

「唉!家族生意嘛!」

「已经第三间商场了。」美丝摇摇头:「也没有甚麽看头的。」

「噢!你看!」玉玲发现新大陆似的,拉着美丝走到一窗橱前,好奇地欣赏着陈列的货品。

「进去看看!」玉玲兴奋地道。

她们进入店时啲当玲声响了两下,这里原来是一间情趣用品店,前铺面积约20平方米。这时,一位女子分开塑胶珠帘从铺後走出。

女子约廿多岁,面貌娟秀,戴着一副浅蓝色框眼镜,修长的身材配合一套黑色OL服装,显得斯斯文文的。

「欢迎!欢迎!请随便参观。」女子微笑:「这里货品很齐全,两位小姐需要那类?」

「我们是刚经过。」玉玲吃吃笑:「是第一次接触情趣品。」

「哦!没关系。让我来介绍。」女子:「唔!就从女士用品开始吧。」

「嘻!嘻!」一阵笑声响起,珠帘分开,走出两位漂亮少女。

「老板!」她们笑盈盈地道:「让我们来吧!」

两人都穿着欧式女仆服饰;无袖黑色连身超短裙,外罩白色围裙,胸口开了个心型,红色鱼网丝袜、红袜带。

右面的略为肥胖,左面的修长瘦削,两少女都是一样的1米6,同样胸前鼓鼓的;心型开口露着两对丰满肉峯夹着深深的山谷,随着笑声一上一下的抖动起来,煞是诱人。

「我叫晶晶!」肥少女道。

「我叫丁丁!」瘦少女道。

两人一齐躹躬,「先看女士恩物吧。」丁丁指着身前玻璃陈列柜:「自慰棒,有了它们,臭男靠边站!」

美丝和玉玲连忙低头看着,只见很多长短不一的棒子,形状多样:有仿阳具型的、有前部满布小粒粒的、有棒身附着小阳具的……各色各样,看得她俩有些眼花撩乱。

「这麽小,有效吗?」玉玲指着一个粉红色如鸡蛋大小的自慰棒,它的一端以约半米长的糼细电线连着一个小小开关掣。

「哦,这个叫调情跳蛋。用水银电池,会振动的。」

「为何这麽小。」

「方便整个放入阴道里,振下振下,有持久功能,保证你欲仙欲死!」见到她们一面怀疑,她续道:「有兴趣,等一会在铺後,可以示范或试试。」

两人聴後掩嘴窃笑,丁丁:「当然,本公司是顾客至上!」

见她们兴致勃勃,两少女跟着介绍其他类别用品,如情趣衣物、挑情香水、甚至SM手铐。

最後,玉玲另外拣了『两头蛇』和『独角龙』,美丝则选择了一些情趣衣物,两人开开心心地跟随女子往铺後试货去了。

很快,她们已买了多件心头好,女子非常开心,不但给折扣,每人送赠一大瓶润滑膏,还每人发了一张VIP卡,下次购物时出示此卡便可享折扣优惠。

当她们离开前,她递了名片:「多谢!请多联络!」名片上印着『余爽爽,总经理』。

「时候还早呢!」玉玲:「我们先歇歇,喝点东西。好吗?」

「Ok!」

等候期间,玉玲接到大才传来的讯息说要晚点才到,着她们先吃晚饭。饭後,她多次至电给他,却全都转往留言信箱。

「死鬼!又是留言信箱!」挂断後,玉玲怒道:「别理他,喝酒去!」

银汉酒吧内,她们无聊地喝着,已喝很多了,美丝有些醉醺醺,但玉玲比她更醉。美丝此时感到有需要,便离座去厕所方便方便。

十多分钟後,当她回来时,眼前的情景令她吃了一惊。只见她们的雅座里,玉玲正在两名男子中间,笑哈哈的和他们在猜枚。她看见美丝回来,兴奋的叫道:「快来! 快来!让我介绍这两位风趣男士。」

「这是……」她指着右面那位:「是……」

两男子连忙站起来,伸出手,右面的道:「罗明治。」

「美丝。」她大方地轻握他的手。

「布仕仁。」左面的跟着道。

「甚麽!不是人!」她握着他的手大笑道。

「误会!误会!布匹的布,仕途的仕,仁慈的仁。」

「噢!对不起!」美丝调侃道:「『正」是人先生。」仕仁想一想後,醒悟道:「对!对!是『人』,『正」是人。」两人跟着大笑起来。

坐下後,美丝打量着他们,发觉两位都是中上年纪,身体结实,五官端正,穿着同一款式的运动装,上衫右胸绣着一个男子的红色上半身侧面轮廓,男子仰身挽弓斜指上方。

「我们同是後羿会,一个射箭运动会。」察觉到她的注视,仕仁忙道:「刚比赛完,进来喝一杯。」

「见得这位漂亮小姐独自喝着闷酒,所以过来聊聊。」明治补充道:「为甚麽两位美丽姑娘会来这酒吧?」

「难道女士不能进酒吧吗?」美丝呶着嘴。

「都怪我表达不清,姑娘,你留意到吗?」明治解释:「来这里的都是上了年纪的男士。」

美丝随即举头张望,果然客人都是清一色的男士,而且真的没有年青人。

「所以酒吧名叫银汉吧。」仕仁介面道:「银汉就是指满头白髪的汉子。」

「原来如此!」美丝:「请问,你两位黑汉,又为甚麽进来?」

「……」仕仁与明治一时未能回答。

「两位还满头黑髪,所以应是不折不扣的黑汉了。」三人一齐大笑起来。

「其实,我俩都登陆了,刚好60。」

「不像,不像!两位看起来最多50左右。」

「甚麽银汉金汉的,六十、五十,我们继续猜拳吧!」玉玲催促道。

大家便坐下,两女在中央,两男左右伴着。四人开始调笑猜拳,气氛非常融洽愉快。

「射箭是不是需要很大臂力?」美丝好奇地问:「我们这等弱女子能否参加呢?」

「臂力是可以练成的。」明治解释:「初学者可由20磅开始。我们也有女会员,有兴趣的话可以先来身验一下。」

「好!找个机会见识见识。」她笑道。

「练得好。」仕仁插嘴道:「还可扩胸呢!」

「色狼!」玉玲笑嘻嘻地轻捶他的手臂:「满脑子黄色。」

玉玲恤衫胸口两颗纽扣不知何时松开了,露出了突起的胸肉和深深乳沟,与美丝V岭下的峯峦狭谷互相辉映,两对大奶随着猜拳动作上下抖动,看得二老狂吞口水。

他们继续猜酒枚,玉玲却是输的多赢的少,只有频频的喝酒,很快便酩酊大醉,头放在仕仁右肩,睡在座上。仕仁只好右手绕抱着她,让她穏穏定定地进入梦乡。

「好了!」明治:「我们停停吧。」

「让我讲一个有关花生的笑话。」仕仁望着碟里的花生道。

「一天,小娟放学回家,兴奋地对母亲道:『妈妈,今天小明给我看了他的鸡鸡。』母亲很紧张的问道:『你们做了些甚麽事情?』小娟笑道:『他的鸡鸡好像一粒咸脆花生米。』母亲松了一口气笑笑口道:『哦!细细粒。』小娟笑道:『不!是和咸脆花一样,有咸味。』」

除了昏睡的玉玲,大家都仰天大笑。

「你真损!」美丝轻打仕仁的大腿道。

「我也说一个,亦是和小娟有关。」明治:「15岁的小娟开心地说:『妈咪!我今天赚了100元!』妈:『是吗?』小娟:『小明他们几个男生说如果我能够爬上校园那棵矮树,再攀住横枝摇荡几下,便给我100元。』妈:『笨蛋!他们只想看你条内裤。』小娟一面得意的道:『我才不笨呢!我偷偷脱了内裤才爬呢。』妈:『……』」

美丝听了,不禁大笑,把刚喝进口里的酒喷出,洒得明治满脸酒水。

「噢!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明治把手抺一抺,跟着舔一舔指尖,满脸享受:「唔!甘甜美味,不愧醇酒美人。」

「坏蛋!」她笑着双手轻捶明治胸膛:「讨人便宜!」

他连忙捉住一对纤纤玉手,轻轻把她拖进怀里。不知是不是因为喝多了,她只觉浑身乏力,便顺从地偎倚着。 她一面娇羞,身体感着他的热力,耳中听到他强而有力的噗噗急速心跳声。他也感受到那娇躯的柔软温暖,嗅着那阵阵髪香,裤裆内的小弟不禁抬起头来。

瞥见那高高隆起的一块,她心儿急跳,顽皮心起,佯装要坐直,右手不经意地按在那突出处。

「噢!」两人同时低声惊叫。

「对不起!」女的道。

「没关系,没关系!」男的忙忙回答。

「哗!又粗又硬!」她想道,心儿加倍跳动。手儿一下子竟舍不得离开,她装作乏力,上身枕着他的双腿,偷偷的抚摸那雄壮话儿,一丝淫水已从蜜穴静静渗漏出来。

明治顿时感到阵阵电流由阳具冲击而上,忍不住轻轻的抚摸玉背。

正当两人陶醉的时候,一串手机玲声响起。

「Do mi mi mi,mi fa fa,……」美丝急忙张望,见到桌上玉玲的手机正在闪亮,大才的影像出现了。因玉玲还在睡梦中,她只好依依不舍地起来接听。

「喂!大才!」

「是!我是美丝。……噢!她醉了,正睡着……没事,她没事,睡得正呢!……在银汉酒吧……是,是第三街那间……OK……拜拜!」

「是她的男友,来接我们,说约半小时便到。」她解释道。

明治面露失望神色,但仍然保持着绅士风度。

「也差一多了。我们亦有饭局。」他看一看腕表:「很高兴能遇上两位美女,令我两老有一个愉快晚上。」

「今晚由我两兄弟买单。」仕仁:「认识两位元靓女,是我们的荣幸。」

「恭敬不如从命!那麽,多谢了!」美丝:「和你们一起,我们也很开心。不要忘记教我射箭啊!」

三人交换了电话号码,美丝在二人脸颊轻吻一下。结帐後,他们便离去。

约半小时後,大才进入酒吧,伟新在後面跟着,美丝连忙挥手招引他们。

「咦!伟新也来了?」她问道。

「我们约了今晚一起在我家看足球直播。」大才答道。

「醉到不省人事!」他看着玉玲,摇摇头道:「不知能不能自己走路呢?」

「还说!都是你麽晚才来!」美丝微愠道:「迫得我们喝着闷酒等待。喝着,喝着,就喝多了。」

「是我不对,对不起!」他作了个道歉的手势道:「我先去买单。」

「不用啦!」她道:「已结了账。」

「哦!那麽我们走吧!」

见到美丝走得摇摇晃晃的,伟新只好替她们拿着情趣店买回来的两大包物品。

就这样,四人步出酒吧;伟新领前,美丝跟着,大才搀扶着玉玲在最尾。

乘着电动扶梯时,大才偶然上望,看到了美丝的裙底春光;一双雪白美腿、丁字裤下圆圆的屁股、还有两腿内侧闪亮的水渍,无不使他心跳快了两倍,一双贼眼再舍不得移开。

好像美丝的第六感察觉到那火辣辣的眼光,她忙回头一望,大才尴尬地急速移开目光,微微把头低着。

她却满面笑容的向他单一单眼,装作若无其事似的,继续望向前方,还故意地摇两摇屁股,更要命的是,她把右脚踏上一级,突显那小小三角布包着的饱满阴部。

「哗!」大才真是大开眼界,心跳得更快。

上车後,大才道:「丝丝,先送你回家。」

「明天是星期日。我才不愿这麽早的一个人孤伶伶在家睡觉。」她嗲声嗲气地道:「我也要看直播赛事。」

「很好!多一个人多一分开心。」大才笑嘻嘻道。

大才和玉玲同居了半年,住在一间两层式的独立屋,他把玉玲安顿在床上後,便引领美丝到客房。

「还有半个多小时才开始,你可以梳洗一下。」他建议道:「这是玉玲的睡袍,洗浴物品在浴室内。」

「也好。才哥真细心!谢谢!」

淋浴的时候,美丝回想起大才那炽热眼神,不禁心中有些激动,她感觉到玉壼开始出水了,一只玉手不自觉地抚摸阴户。

当食指插入水穴的时候,她颤抖着。随着指头深入的抽送,她不断地发出愉悦的低呤。

「噢!」感觉到快感开始从身内涌现,她知道快达高潮了,忙把左脚踏上浴缸边,使自己更易深入那正在收缩的阴道壁。随着高潮的爆发,她的呻吟声逐渐提升;感觉到热烘烘的壁道大力包围收压食指,尝试把它留在湿穴的深处。她及时将中指也插入去,延续了数秒,气喘吁吁地倚着冷冷的墙身,手捉着毛巾架以保持平衡。

「噢!……」手指从阴道滑出,让温暖的水洒遍全身,她放松地站在花洒下,享受给自己带来的满足。

「喝多了吗?」她自言自语:「今夜怎麽好像特别需要。」

浴後略施脂粉的她更见容光焕发、美艳动人。她把买回来的物品摊在床上,望到那情趣衣时,她心中一荡,半醉的脑袋忽然间亮起一个淘气淫荡的念头。

她穿上情趣衣,照着全身镜欣赏着,心想:「他眼睛能离开我的身体吗?」想着、想着,阴道有些潮湿了。

怀着兴奋和期待的心情,她步出房间,朝着大厅进发。在厅前门廊她停下来,深呼吸一下。当她步入大厅时,刺激的感觉令她身体颤抖。

伟新和大才各自占据沙发的一端,大才那一端靠近门廊,此时厅中的灯全部关了,唯一的光源是来自巨型的电视机萤光幕。

大才察觉到她走近,扭过头望,伟新却显得非常投入,头枕着椅靠,两眼直视萤幕。

眼前倩影令大才十分惊讶,他却忍着尽量表现平静。

美丝上身只穿了一件女仆白色蕾丝背心围裙,围裙前面刚盖过阴部,窄窄的布只能遮蔽乳沟、部份双峯和肚腹,突起的山峦却向左右布边溢出,狭窄的肩带外呈现出糼长的粉颈、浑圆的双肩、轻垂身旁雪白的藕臂;丰满玉腿只穿戴着黑色鱼网丝袜,每边袜头被两条同色吊带前後连着腰际,三寸踭高跟鞋使一双小腿更显得修长结实。

她侧身望萤幕,此时的光景更令大才心跳加速;原来围裙是後开放式,除了颈後和腰後绑住围裙的黑色蝴蝶结外,再没有任何布块。溢出裙边的厚重奶肉、流线型的玉背、半弧的屁股、修长的美腿连成一条优美的S型曲线,诱人之极。

她故意擦过大才的膝盖,才挤入二男中间坐下,感觉到大才正在注视着她。

她靠拢大才坐着,问道:「甚麽比数?」

「0,0。」伟新应道,头枕着椅靠双眼仍专注着萤幕。

「不明白你们男士为甚麽这般喜爱足球。」她道:「内里有甚麽吸引的东西?」

「还以为你也喜欢足球?」大才问。

她俯前从茶几拿取啤酒,丁字裤下裸露的屁股翘起向着大才展示。

他当然没有错过那雪白圆圆的臀部、深邃的肛门和若隐若现的蜜穴,他双眼发光地望着。她故意停留长些时间,好让他饱灠美景才坐下。

「我喜欢10号,他很cute!」美丝问大才:「你认为是吗?」

「无意见。」他答道,忍不住偷望她的胸部。

三人继续看比赛,她慢慢地向大才靠拢,直到两人大腿相贴,她的玉腿轻摩擦他的,她偶尔瞥向他的裤裆,发现她的挑逗行动已然奏效,四角短裤中央已被高高撑起。

「谁校空调的?我有点冷」她把沙发背上的薄毯子拿起,盖着自己,并不经意地把毯子一角盖住大才的下身。他顿时松一口气,终於有东西遮掩他的丑态了。

等待了数分钟,深深吸一气後,她开始行动了。她右手在毯下慢慢地移向大才直至指头碰到他的左膝盖,她感到膝盖避开去。一秒後,她再尝试,这次膝盖没有闪开。轻抚膝盖数下後,玉手移到大腿上,此时大才却不眨一眼的直视萤光幕。

玉手顺着上移,指尖到达了四角裤的边缘,她的心噗噗地跳,知道他没有阻止,手儿慢慢地从裤缘钻入,指头感受到他有点紧张。

她知道快接近阳具了,已可感到它的热力。距离目的物越近,她的心跳得越快,她的手开始颤抖,她感觉到他的腿内侧有少许粘湿。

「噢!是龟头流出的润滑液。」她心里暗喜,忙用指尖打着圈圈把液体涂抹他的腿内侧。

再前进少许,尾指指尖已触摸到龟头的尖端,她紧张得心跳几乎停止。见到他依然没有作出阻止,她放胆地继续,其余的四个手指立即加入行列,把那肿胀的龟头紧握。两人突然僵住,虽然望着萤光幕,两颗心已紧张得嘭嘭地跳。

玉手感觉着热棒的抖动和那粘粘的润滑液,她随即紧握棒身,轻轻挤压着。

他大口地吸气,稍微挺起臀部,双手紧捏自己两边屁股,兴奋得脑袋有些晕陀陀。

「半场了!」伟新突然大叫。

美丝与大才给吓了一跳,但她不肯撤离,仍紧紧握着那话儿。

「又是方便时间。」伟新望着两人笑笑口道:「要去洗手间了。」

虽然伟新已离开,两人还是望着萤幕,美丝此时一脸的微笑,大才则一脸的震惊。

她开始上下用力揑着棒儿,他突然捉住玉手,口吃吃地道:「我……很开心,但……」他脑袋有些混乱,不知如何说下去。

她迅即抽身压着他,灼热的樱唇吻向他的嘴唇,右手还死死握住热棒。他无助的呻吟着,只得张开口儿迎接那入侵的香舌,她身体扭动时,他胸膛还感受到那柔软的双峯。

狂吻一轮後,她头向後撤,并气喘吁吁地道:「给我看! 给我看看你的大屌!」她随即掉开那毯子,扒开他的裤裆,释放出那搏动的热棒。

「噢!我的天呀!」那话儿比想像中的还要粗大,在闪烁的电视机光源下,圆大的龟头透出紫红色,透明的液体不断地从裂缝渗出。

她用力地上下揑捺那粗壮的棒子,在他未及抗议前,她已低下头吸吮那渗出的液体。

「美……美……丝!」他倒抽一口气,想阻止她,但当双手碰到她的头时,龟头传来的快感使他失去拉起她的气力,手指反而插入秀髪里,两手跟随她的头上下移动。

她感到大量淫水从激动的阴道流出,突然醒悟这样下去会把沙发湿透和弄污,连忙不情愿地吐出热棒,站起来。

突然的撤离使大才大分惊讶,她嗲声地问:「喜欢这套服装吗?」

「呀……服装……很性感……很美……」

「不单性感,还很淘气呢?」她揭起围裙下摆,露出一块白色毛茸茸的小小三角布,她两手跟着左右一拉,布块中间竟向两边张开,原来是前开裆式的。

那突起的血红阴蒂和水汪汪的粉穴微微颤抖着,挑逗着大才,她也感到淫水从肿胀的阴唇流出。

「天呀!」他低叫道,凝视着那诱人的水穴,感到呼吸困难,阳具噗噗的跳。他想快临高潮了,不觉兴奋得头向後靠着沙发背,双眼紧闭,口中呻呤。

此时,走廊传来声响,她急急坐下,并把毯子重新盖着二人。伟新从廊间步出,看了他们一眼「有这麽冷吗?」他从茶几拿起喝剩的啤酒,坐下後,一面喝着一面看着萤光幕兴奋地道:「下半场开始啦!」

美丝靠着大才,在他耳边悄悄他说:「我会令你有个舒适的下半场,慢慢享受吧!」玉手又再在毯下握着巨棒上下套弄。

她慢而有力地套弄,每当觉察到他频临高潮时,她便松手使他舒缓下来;偶然她用柔软的手掌包围整个龟头,轻轻的摩挲直至感到它颤动,跟着用流出的液汁润滑棒身,再上下套弄数下才停下来。

可能因较早前与蓝萍和双凤盘场大战关系,伟新觉得十分疲倦,很快的便枕着椅靠入了睡,还发出呼呼的鼻息声。

时松时紧的抚弄令到大才欲火高烧,他瞥见伟新已入梦乡,再也忍不住了,立即抽身而起,压着美丝狂吻,任得那毯子掉在地上。

他那厚厚舌头猛然钻入那樱桃小嘴,拼命的四周撩拨,贪婪地狂吞那香甜津液。他一双手也不闲着,急忙解开颈後的蝴蝶结,只听嗦的一声,整幅围裙掉下到那小蛮腰际,一对丰满雪白大奶跌荡而出,两颗红红的乳头竖立在淡红的乳晕上,等待着呵护。

他立即把嘴唇移至左边的丰乳,口舌并用舔吮那胀起的乳头,右手则搓揉另一边的乳房。

乳房不断传来的快感,刺激她头仰後,靠着沙发背,紧闭双目呻吟不已,一双玉手用力地把弄热棒和抚摸那厚重的阴囊。

狂舔力吮大奶一轮後,灼烫的嘴唇再沿肚腹移师而下,他两手抱起一双玉腿,把它们左右分开成M字型,粗暴地扯脱那小小的三角布,跪下俯首冲前狂袭那蜜穴;舌头时而疯狂地舔弄阴唇和阴核,时而钻探那湿漉漉的阴道。

美丝被弄得兴奋异常,双手死力的按着他的头部,狂叫着:「好舒服……好……舒服。」

数分钟的狂舔後,他再次压着娇柔的玉体,吻向樱唇,龟头不断地摩擦着狭长的穴口。

两人激烈地吻着,大家的舌头你来我往的追逐着,拼命的狂吞对方的津液。

美丝已欲火如焚,玉手急不及待地搜索那热棒,把它拉向玉壼口。

「噢!……」玉壼口已接触到硬硬的龟头,大量淫水泉涌而出。

「哥!……快肏妹……快……」

只见两片阴唇被撑得左右分开,龟头慢慢的深入,直至整根巨屌被吞噬。

温暖柔软的阴壁紧紧地包围着阳具,热腾腾的感觉由下体迅速传遍两人全身,一双玉腿不自觉地夹实那粗壮腰身,相方抱拥着,激动地进行法式湿吻。

啪啪啪,抽插开始了,一个臀部向下冲刺,一个屁股向上迎合,配合得天衣无缝。

时快时慢地抽送百多下後,他突然奋力把她抱起,大屌仍插着玉户,仰卧在沙发上,变造女上男下。美丝却乐於当那西部牛女,只见她双手搓揉着自己的丰胸,臀部拼命的上上落落磨旋,疯狂地骑乘着。

舒适地躺卧着,欣赏着诱惑扭动的胴体、美艳淫荡的娇容,感受着巨棒传来的阵阵快感,他解开她腰际的蝴蝶结,把围裙扯掉,将那美好曲线完全释放出来,十分快意地享受着。

其实当场欣赏她的冶艳动态并不止大才一人,还有伟新。他早已被他们的做爱声、沙发的震荡吵醒了。眼前的淫荡光景令他兴奋不已,手儿禁不住伸入四角裤揉搓自己的小弟。

数十上落後,美丝与大才都快到临界点了。巨棍感受到玉壼壁强烈收缩的阵阵压迫力,阴道亦同样感觉到铁棒的坚硬和胍冲跳动。

「啊……啊!」他一声比一声高的叫,身体突然强烈地颤抖。她明白他快到高潮了,於是立即抽身爬下,肥臀向後高高翘起,张开红红的嘴唇,吞食那灼人的巨棍。强烈的刺激下,龟头的列缝大开,灼热的精液喷射而出,填满素口。

美丝努力的吞服,火辣感与腥臊味充斥着整个口腔和喉咙。

「呀!……」大才兴奋地嚎叫,双手用力按住她的头部,腰上挺,臀肌收缩,全身抽搐,用力把最後一滴精液挤压出去。「吁!……」一声长叹後,他疲弱地瘫痪在沙发上,强壮的胸脯急速起伏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