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极品家丁NTR同人霜落冰心》小说全集阅读 名字有多长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极品家丁NTR同人霜落冰心 极品家丁NTR同人霜落冰心

    萧玉霜走向木桶,回头瞥了觉吟一眼,看到他已经在地上一个蒲团上坐下,口中念念有词,只道是为自己诵经。投去感激的目光,便伸手索瑟地打开衣襟,两腮羞红地解下腰带,翠绿的衣衫和长裙从身上滑落。觉吟偷眼望去,只见萧玉霜滑如凝脂的奶白色身子,小小的酥乳颤颤巍巍,随着呼吸起伏着,呈好看地球形,小腹处没有一丝赘肉,腰肢纤细。小屁股经过几天的开发,稍稍丰腴了一点,却由於年纪小,依然稍显单薄,不过却十分挺翘,形状完美。只是由於在山下的疯狂「法事」,小肚子微微鼓起,里面满满的都是精液,身上也到处都是乾涸的精斑。

    名字有多长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极品家丁NTR同人霜落冰心》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极品家丁NTR同人霜落冰心》,是作者名字有多长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萧玉霜走向木桶,回头瞥了觉吟一眼,看到他已经在地上一个蒲团上坐下,口中念念有词,只道是为自己诵经。投去感激的目光,便伸手索瑟地打开衣襟,两腮羞红地解下腰带,翠绿的衣衫和长裙从身上滑落。觉吟偷眼望去,只见萧玉霜滑如凝脂的奶白色身子,小小的酥乳颤颤巍巍,随着呼吸起伏着,呈好看地球形,小腹处没有一丝赘肉,腰肢纤细。小屁股经过几天的开发,稍稍丰腴了一点,却由於年纪小,依然稍显单薄,不过却十分挺翘,形状完美。只是由於在山下的疯狂「法事」,小肚子微微鼓起,里面满满的都是精液,身上也到处都是乾涸的精斑。

《极品家丁NTR同人霜落冰心》 第二十章 壮牛的逆袭(大结局) 免费试读

二小姐的闺房中。

房中点着柔和的灯光,一片热气氤氲。二小姐娇小的身躯靠在我的怀中,面带红霞地,任我一件件剥落她身上的衣衫。

很快她就成了一只光溜溜的小白羊,被我轻轻松松地拦腰抱起,我面带微笑地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将她慢慢地放进房间里的大浴桶中。

散发着热气的水渐渐浸没了二小姐的娇躯,很快她只剩下小脑袋和肩膀露在水面上了。

我也脱下自己的上衣,露出肌肉发达的上身,手拿一条丝质的浴巾,开始伸手进去,轻柔地为二小姐擦洗身体。

她看着我小心翼翼的动作,眼中柔光迸现,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享受着我的服务。只是当我擦到她胸脯的时候,她才会娇呼一声,小脸红红地低声啐道,「讨厌……」

我渐渐擦遍了她的全身,二小姐的肌肤很快回复了柔腻白皙,像奶油捏成的小人儿一样,晶莹剔透。

我正准备伸手抱她出来,二小姐却低头羞涩地说,「壮牛哥哥,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擦到呢……」

「嗯?哪里?」我有些疑惑,为二小姐洗身体我可是从来都一丝不苟,不会放过一个死角。

「这里……」二小姐拉着我的手,抚上了她的臀瓣,在那里藏着一朵娇嫩的花朵,此刻花瓣却亲热地碰上了我的手指。

我的鼻息立马就粗重起来。虽然这朵娇嫩的小菊花我早已经尝过,但我肉棒的粗大,还是会常常给二小姐带来不适。每次走後门,二小姐都会事後呼疼,所以她一般也不太愿意让我弄她的後庭,而我更不愿意强迫她,让她感到难受。所以和二小姐保持了亲密关系一月有余,她娇嫩的菊穴我也只进过寥寥几次。

看来今天又能够走遍三穴了。看到了二小姐的暗示,我鼻尖喷出一股热气,便一把抄起二小姐的娇躯,随意地帮她擦乾,就拦腰抱起她丢到绣床之上,一个虎扑奔着那火热的洞穴而去。

几番激烈的搏斗後,我搂着软成一团的二小姐躺在绣榻上,互相抚慰着对方的身体。她在我胸口轻轻抚摸着,静静地想着心思。

「壮牛哥哥,玉霜真的要谢谢你……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宽容。」

我无言以对,鼻子埋进二小姐的发间贪婪地嗅着,任一阵阵清香传进心肺之间。

「嗯……壮牛哥哥,你觉得我和姐姐,谁更漂亮?」二小姐突然来了这麽一句。

我不知道她说这话的意思。且不说大小姐在我心中的地位,远远比不上我的小公主,此时的我当然知道该怎麽回答,「当然是我的小公主更漂亮了,小公主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子。」

「嘻嘻,壮牛哥哥你又骗人,玉霜哪有姐姐生得好看……姐姐的胸部可比玉霜大多了,而且……林三他那麽喜欢姐姐……」本来还算轻松的气氛,一提到林三,立马低沉了下去。

我见此情景,赶紧劝慰二小姐。她沉默了一会,却神秘地一笑,说道,「壮牛哥哥,你对玉霜这麽好,玉霜该怎麽报答你呢?」

「我不求回报。只要我的小公主能永远开心,我就满足了。」我对二小姐吐露着心声。

「玉霜不是不明事理的女子,壮牛哥哥的好,我一辈子铭记在心。而且……我一定会送给你一份大大的礼物做为回报!」二小姐盯着我,认真地说道,眼中透出神秘莫测地光彩。

我也没有想太多,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发丝,说道,「好,那我就期待着小公主的礼物!天也不早了,咱们歇息吧。」

「嗯!」她俏生生地答应一声,便钻到我的怀中,两人楼作一团,安稳地睡去。

**************************

同一时间,京城。

此时的林三,更是意气风发,被皇帝御笔亲题「天下第一丁」,钦赐林府的宅邸。而且青璇之事也有了线索,巧巧也被他接到京城来,成了林府的主人。只是由於大小姐暂时还没有和他成亲,所以还住在萧家在京城的别院。

「唉,这个冤家。」在京城萧府中的萧玉若独坐闺中绣榻,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想起林三自从来到京城後,便发疯了似的去寻找他那个「青璇娘子」,来萧府的时间也少了许多。

她知道那位「青璇娘子」与林三的纠葛,也为她与林三的分离而惋惜。但是没有女人不吃醋,哪怕心中能够理解。在夜半独眠、寂寥难耐的时候,总是渴望那个冤家能够在枕边轻轻地安慰自己,但他却不在。想到这些,心中总是有些隐隐作痛。

「看来今天那家伙恐怕又不会来了,早些歇息吧。」萧玉若轻轻一叹,便准备吹灯睡觉。

这时闺房之门却轻轻地打开,推门声在夜半无人之时显得尤为明显。

「谁!」萧玉若大吃一惊,这时候还有谁敢闯到萧府自己的闺房中。她抬头一看,顿时化惊为喜,「是你!」

来人正是林三。

他带着熟悉的坏笑,故意地装出满脸急色的样子垂涎道,「哇!灯下看美人,越看人越美!不知道是哪位小娘子夜半思春,难以成眠呀?」

「呸!思你个头!」萧玉若脸蛋羞红,眼中的惊喜藏也藏不住,「你……还不快上来……」

「娘子发话,为夫自当遵命!」林三嬉皮笑脸地褪下外衣,只穿着自己设计的犊鼻短裤,轻车熟路地爬上了萧玉若的绣床。

萧玉若忙掀开被角迎他进来,等林三全身都躺进被窝,她便像八爪鱼似的缠了上来,将林三楼得紧紧的。

「哇,女妖精啊!」看着她眼中的渴望,林三忍不住故意地逗弄她,「救命啊,女妖精要绑架童男子啦!」

「去你的!你算什麽童男子。」萧玉若打了他一下,却被他的话逗乐了,「扑哧」一笑,手脚却缠得更紧,埋首在他的胸前,感受着那熟悉的身体传过来的阵阵男人味道。

「大小姐……」看到萧玉若这幅痴恋的摸样,林三心中也十分感动,也开始缓缓地爱抚她的酥胸和背脊。

两人静静相拥,享受了半天温情,室内的气氛渐渐升温,二人开始温柔地唇舌相交,双手也开始在对方的身体上胡乱摩挲。

林三的短裤被萧玉若的玉手霸道地扯掉,林三的手也毫不客气地解下萧玉若肚兜的绳结,伸手一探,萧玉若早就春水泛滥,湿成一片了。

灵活的长蛇准确地找准了洞口,用力地向里钻去,惹得萧玉若满足地一声长长的娇呼,二人便合为一体了。

被翻红浪,几番云雨,两人都在对方的身体上得到了充分的快乐和满足。萧玉若满面红霞,娇喘吁吁地躺在林三的怀中任他轻薄。

静静地享受了一会高潮後的抚慰,萧玉若轻轻地开口了。「林三,你考虑得如何了,玉霜的事情……」

林三也沉默下来,他想了一会,也开口说道,「过了这麽些日子,我也反思了很多。是我对不起二小姐,更不应该扔下她孤零零地在金陵。想来,她的心中一定恨死我了吧……」

「不会的,玉霜是那样地喜欢你。」萧玉若见林三的想法似乎终於有所改变,赶紧说道,「你知道的,她也是受害者……你也知道,她对你的心。她是不会怪你的,只要你开口,她一定会飞马赶来的。」

这几个月的时间,和肖青璇的分离难聚,以及陷入朝局的种种勾心斗角,让林三的心智也成长了不少,让他也更加珍惜亲人和爱人。而且作为一个现代人,他虽然也有处女情结,但终归比古人还是看得开得多。

回想起自己对萧玉霜的态度,他颇有些後悔。也打定了心思,要克服心魔,好好待她。这几个月萧玉若一有机会就劝他将萧玉霜接到京城来,他一直不置可否,今天他终於下定决心了,「嗯,大小姐你说得对!二小姐会遭遇那些事情,都是为了我,我不能做那种以怨报德的混蛋事。反正我们在京城已经站稳了脚跟,大小姐这就写信把二小姐……还有夫人,一起接到京城来吧。」

听到他答应了,萧玉若眼中流光更甚,含着激动的泪水,连连点头,「嗯,明日我就动笔,请娘亲带着玉霜前来相聚。」

林三对他微微一笑,便又轻轻凑上嘴巴,吻住了尚在激动中的萧玉若。萧玉若愣了愣,便激烈地回应起来,二人便开始了又一场温柔缠绵。

**************************

几日後,金陵萧府。

「什麽?林三让我们上京?」萧玉霜有些不敢置信,一把从娘亲手中抢过姐姐写来的信,一行行地读着。

姐姐的信说得很清楚,林三请她们娘俩一同北上京城相聚。字里行间姐姐更暗示出林三已经解开了心结,要全心全意地对待她,这不啻於平原惊雷,让二小姐喜不自禁,喜极而泣,只觉得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苦难和痛苦彷佛都被一扫而空。

她激动地抱着娘亲又叫又跳,让萧夫人也替她感到高兴。自己的女儿重新获得幸福,比自己得到幸福还让她开心。

这一夜,二小姐将萧伶赶出了母亲房中,和娘亲同床就寝,兴奋地拉着萧夫人说了一夜的话。

不出几日,萧玉霜便兴冲冲地要求娘亲启程同上京城。萧夫人拗她不过,也只有吩咐好福伯、管家等人看好家门,和女儿一同北上,前往离开了二十年的京城。

带队的任务毫不犹豫地落到了新任副管家萧壮的头上,而悲惨的原和尚萧伶,则被指派了车夫的位置。

一路上萧玉霜都在无比地期待和林三的再次见面,渴望那梦到过无数次的怀抱,抱着娘亲的手臂不断地憧憬,让萧夫人都有些哭笑不得,这林三真是萧家的克星,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对他情根深种,一封信就让女儿如痴如醉,恨不得生出翅膀来前去相会。

她一面安慰女儿亢奋的情绪,一面偷眼瞧着马车外汗流浃背地赶车的萧伶,却只能递去一个歉意的眼神。因为他们的关系始终还是不能够公开。

而一路骑马领路在前的萧壮,只是默默赶路,偶尔注意一下马车中传出的二小姐的欢呼声。心中也不知是什麽滋味,对林三的魅力有了更深的体会。每一个爱上他的女人,都会爱得死去活来,这种本领,当真是无人能敌。

一路无话,经过了近一个月的跋涉,一行人终於来到京师萧家别院,在萧玉若的迎接中,大伙安顿下来。

**************************

京城,萧府别院。

「二小姐,别来无恙啊。」林三没有露出那习惯性地坏笑,却是满脸的歉意,眼中透出深深的自责和怜惜。

这样的表现,让有些「近乡情怯」的萧玉霜感到无比地沉醉,这样的重逢,让她感觉有些出乎意料的惊喜。林三对她的态度,似乎比她想像得更加美好。

她满心的委屈,在这一刻尽显无疑。过去几个月来所受的折磨,在这一刻彻底释放出来。小嘴一瘪,便扑倒在林三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小手握成拳头在林三的胸前狠狠地锤击,「我恨你……我恨死你了……呜呜……我恨你……」

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萧玉霜,林三只觉得自己前段时间逃避的态度真是混账至极。在二小姐的眼中,自己到底占了何等重要的地位?看到二小姐积累如此之深的委屈和难过便可略知一二。

他抱紧萧玉霜娇小的身躯,亲吻她的头顶,在她耳边轻轻说着甜蜜的情话,让萧玉霜那彷徨了几个月,痛苦了几个月,空洞了几个月的心灵,渐渐地沉静了下来。

两人深情对视半晌,林三便又展开如簧巧舌,尽力逗萧玉霜开心。而萧玉霜也感受到林三的浓浓温情,一面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一面配合地巧笑嫣然。

而这一切,都没有逃过站在一边偷偷窥探的萧壮的眼,他默然半晌,长叹一声,终於转身悄然而去。

*************************

二小姐终究不是我的,林三终究是林三。

主角的光环真是无敌啊,哪怕这本书只是一本同人。

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钻进了我的脑海,我愣了愣神,却不明白什麽叫「同人」,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这是我的一贯做法。

忙碌了一整天,总算把夫人、二小姐还有随行来的丫鬟下人们安顿好了。自从「老庞事件」之後,我和林三之间始终还是有些隔阂,所以我尽量不和他见面,而他也默契地不来寻我。

今天一到府中,他便在花园里二小姐的必经之路上等候着她,用他独特地方法,迅速地挑起了二小姐的深情。几乎是一瞬间的工夫,便让二小姐将一切其他的事情抛诸脑後。解开了心结的林三,今晚恐怕是要好好地陪伴二小姐过一个幸福之夜,也许今後,我也将渐渐淡出二小姐的生活吧。

也罢,反正我本来就是萧家救回来的孤儿,奢求什麽都是浮云,不该是我的,终究不会是我的。

正当我带着两分自我说服的自嘲准备翻身睡觉的时候,轻轻地敲门声响起。

「壮牛哥哥,你的房间是这里吗?」

如此熟悉的桥段,如此熟悉的声音,一瞬间温暖了我的心灵。我颤抖着坐起身,浑身都激动得发抖,「二小姐!她为什麽还会来找我?她本应该和林三在一起温柔缠绵啊?」

无论如何,小公主来访,我自然是第一时间蹦起身,哆嗦着拉开门闩。门外,一身粉红色对襟深衣的二小姐娉娉婷婷地站在门外,歪着脑袋对我说,「我可以进来吗?」

「当……当然可以……」我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二小姐俏然一笑,自觉地走了进来,寻了把椅子坐下。

但是二小姐接下来就沉默着,似乎有些话说不出口。

气氛有些冷,我和二小姐之间似乎有了某些深不见底的沟壑,往日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似乎也有了很多的变化。

默然对视了良久,二小姐主动开口了。

「壮牛哥哥,你知道吗,坏人他……他今晚想来我房中过夜呢……」说到这里,二小姐面现羞涩。直到如今,谈及男女之欢,二小姐依然会霞飞双颊。

我不知道该怎麽回答,只能沉沉地应一声,「哦……」

「壮牛哥哥,林三他说……等我十八岁那年就会正式娶我过门……他还对我道歉了,说在金陵不该对我那样子冷淡……」二小姐带着幸福的表情甜甜地说道。

我此时心乱如麻,二小姐的意思我很清楚。林三已经彻底抛开了过去的成见,准备好好地对待二小姐。而我作为「备胎」的历史,恐怕也将成为真正的历史。

我苦涩地一笑,「我明白的,我的小公主……壮牛哥哥为你感到高兴,祝福你和三哥永远幸福快乐。」

「嗯!」二小姐脆生生地应下,「壮牛哥哥,谢谢你在玉霜最痛苦的时候的陪伴,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好的。」

呵呵,这是临别致辞麽?我就这样被发了好人卡啊……

「如此……二小姐快回房去吧,别让三哥等急了。」我有些心灰意懒,强笑着对二小姐说道。

「是哦……不能让坏人等我。」二小姐也随声附和道,「那我走了,壮牛哥哥,有空我会时常来看你的!」

「呵呵,好,我很期待。」我强颜欢笑,将二小姐送出房门。

看着二小姐渐渐走远,我随手关上了门,转回屋中,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

泪水,一滴,两滴,渐渐无声地坠落地面。遇到生死关头都没有皱过眉头的我,此时却开始无声地哭泣。

梦,终究是梦,是梦都会有苏醒的那一天。别了,我的小公主,祝你幸福,就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地过下去吧,可是我依然会默默祝福你,默默守护你。

「唉……壮牛哥哥,你还是那麽不坦率呢,嘻嘻,竟然在这里偷偷哭鼻子……」

一阵天籁之音传入我的耳边,我陡然抬头,看到了一张做梦都想要看到的俏脸。

是二小姐!她竟然去而复返,此刻她正巧笑嫣然,轻轻把玩着自己的发辫,带着有趣的神情看着泪流满面的我。

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了,她为什麽还没走?她回来,是为了什麽?

看着傻傻呆住的我,二小姐轻笑一声,走了过来。她熟练地靠向我的怀中,踮起脚尖,给了我的脸庞一个轻吻。

「笨牛……你忘了人家和你说的话了吗?你永远是玉霜的男人呀……」她带着贼贼的笑,俏皮地对我说道。

「二小姐……」我已经失去了语言的能力,这一切完全超出了我的想像。

「好了好了,人家真的要回房去了,不能让坏人等急了。」二小姐摸了摸我的脸,轻轻呢喃道,「虽然坏人回到人家地身边,但是壮牛哥哥的好,人家怎麽舍得忘掉?我一辈子都不会放你离开……」

我猛地紧紧搂住二小姐的娇躯,我的泪水沾满了她的衣襟,却呜咽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学着我以前安慰她的动作,轻轻地拍着我的後背,这一刻,无声胜有声。

「对了,人家以前说过要送你一件大大的礼物呢……」见我稍稍冷静了些,二小姐又露出神秘的微笑,「这下子要兑现诺言容易多了。」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二小姐,心中却有些不屑。只要小公主不离开我,什麽礼物我都无所谓。

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不屑,二小姐轻笑一声,「这件礼物,壮牛哥哥一定会喜欢……具体是什麽嘛……保密,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算是玉霜报答壮牛哥哥为玉霜所做的一切吧,一定不可以拒绝哦!」二小姐最後嘱咐了我一句,便轻轻地吻了吻我的嘴唇,向我招招手,转身离去了。

这一夜,是二小姐和林三的初夜,二人如何地甜蜜和幸福我猜不到。但对於我来说,这是我心情最复杂的一夜。人生之大起大落,莫过於此。

不过知道了二小姐不会因为林三就和我断绝关系,我便无比地安心,在傻笑中甜美地睡去。

**************************

萧府别院,某一日的傍晚,萧玉若的闺房之中。

「姐姐,林三他好坏呀,他竟然懂那麽多奇怪的花样,真让人家羞得不行呢……」萧玉霜赖在姐姐的怀中不愿意起身,姐妹两说着悄悄话,话题自然是那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坏人林三了。

萧玉若听了妹妹的话,俏脸含羞,打了妹妹一下,「去,玉霜你也太没羞了,这种话也拿出来说。」

「有什麽嘛,咱们姐妹之间说这些悄悄话怎麽了?谁让他是咱们两人共同的夫君呢。」萧玉霜不依不饶,振振有词。她接着又开始问姐姐林三在床上对她的花样,让萧玉若哭笑不得,却被萧玉霜缠得没办法,只有吞吞吐吐地从实招来。

「哇!不公平,他竟然会对姐姐这样……玉霜也要!」

「啐,真没羞,要你就找他要去……」

「嘻嘻,下回人家一定和他说……」

「哼,小小年纪就这样沉迷床笫之事,真是个小色女。」

「切,姐姐还说我呢,不知道每天晚上谁总是口中念着林三,下面还流着水的,嘻嘻。」

「呀,死丫头,你……」

……

两姐妹嬉闹一阵,觉得腹中饥饿,便呼唤下人准备晚餐。萧玉霜却主动地表示要亲自去吩咐准备,便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步出了房门。

**************************

时间已晚,日落西山。二小姐却约我前去花园相会。虽然林三只是偶尔来萧府一趟,但在他不在的时候,二小姐也没有来找过我。算起来,这是这段时间以来二小姐第一次约我了,我抖擞精神,连忙穿衣出门赴约。

来到萧府花园,二小姐只着单衣左右张望。看到我前来,她高兴地招招手,主动上前牵住我,便一言不发拉我跑向一间厢房。

我有些疑惑,但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二小姐会加害我,於是我任她引着我,进入了一间我从来没有来过的女子的闺房。

室内装饰着粉红的缎丝和女儿家用的饰物,显得很柔和很温馨,让我的心情也忍不住怦怦直跳,「难道二小姐想在这里和我云雨巫山?」

我看了看一边的二小姐,她却对我神秘地一笑,领着我走进了内室。

内室中摆放着一张龙凤合欢双人床,床上的缎褥绸帐都无比的精美。但这些都无法吸引我的眼球,因为一位浑身只有轻纱遮体,玉体若隐若现的绝美女子正静静地躺在床上。

「大小姐!」我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这唱的是哪出戏。

「壮牛哥哥,这就是玉霜为你准备的礼物,你喜欢吗……」二小姐巧笑嫣然地看着我。

「二小姐,你……这是开的什麽玩笑……」看着大小姐凹凸有致,无比曼妙的身材,我只觉得热气一阵上涌。我傻傻地开口问着二小姐,不敢想像这是真的。

「二小姐竟然把她的姐姐『送』给我?为什麽……」

「壮牛哥哥……我知道玉霜的任性令你伤心了,玉霜没有什麽可以报答你的,现在人家又要和林三……你受的委屈太多了。但是姐姐她……除了林三之外,还没有人碰过她呢……」二小姐眼中闪现着莫名的光芒,「姐姐的美丽,她的纯洁,都是玉霜比不上的,所以,她一定会是很好的礼物,你喜欢玉霜的礼物吗?」

大小姐的美丽不需要用语言来描绘,不喜欢她的人那还是男人吗?可是我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什麽二小姐会生出这样的心思。

「可是……我的心中只有二小姐一人……」我有些害怕二小姐是在试探我,所以我犹豫着拒绝道。

「嘻嘻,壮牛哥哥放心吧。玉霜不会吃姐姐的醋的,林三我都能和姐姐分享,你这头笨牛嘛,勉勉强强就分给姐姐耕一耕她那块田吧~」二小姐吃吃地笑着对我说,「好啦好啦,人家早就说过,不准拒绝的!现在我命令你,笨牛,用你的强壮,带给姐姐快乐吧!」

说完她开始蛮横地扒我的衣服,让我的八尺巨炮重现人间。

她痴迷地看了看这根给她带来过无数次高潮的大家伙,伸出小香舌舔了舔,让我一阵激灵。

她嘻嘻地笑着,把我拉进罗帷之中,推到了大小姐的身上。

我看着身下的大小姐,她双眼紧闭着,似乎在昏睡中。她身上只穿着一层薄薄地轻纱,里面的娇嫩肌肤若隐若现。透过薄纱,我能看到她内里只穿着一件小小的肚兜,根本遮不住她那伟岸的乳房。

我最後看了二小姐一眼,她对我传来鼓励的眼神,我咽了口口水,再也忍受不住诱惑,颤抖着开始解开大小姐身上的纱衣。

纱衣滑落,我又解开她肚兜的绳结,她高耸的乳房立马骄傲地弹起,让我眼前一花,视线被这团白花花的嫩肉占满。

大小姐的乳肉丰满,一手无法掌握,我激动地抚摸上去,五指攥紧,感受着滑腻乳肉在指间流转的感觉。

我玩弄了一会,便忍不住俯首下去亲吻着,将她胸前的小樱桃含进嘴里吸允,还不时伸出舌头刮弄。

大小姐似有所觉,在沉睡中无意识地轻声呻吟起来。

玩弄了半晌,我又渐渐向下,抚摸她的杨柳细腰以及圆润丰满的臀肉。大小姐的臀部像一轮满月,又圆又翘,一把握去满手都是柔腻光滑的手感,让我爱不释手,捏了又捏,甚至伸出舌头向上舔去,弄得大小姐的臀瓣上沾满了晶莹的口水。

最後我来到了大小姐神秘的私处。她丰腴的双腿紧紧地闭合着,将私处隐藏起来。我不得不轻轻地拨开她的大腿,二小姐在一旁看到了,轻笑一声,帮我将她姐姐的一条大腿抱起,搁到她的腿上,让她的双腿分开了一条裂缝。

入目是一片稀疏的森林,和二小姐胯下的芳草很像。难道这是萧家女子的遗传?森林的掩映下,一条微微拱起的裂缝闭合着,将其中的大好光景遮掩起来。

我好奇地拨弄开大小姐的两瓣洁白的花瓣,一片鲜红的嫩肉方才暴露在我眼前,一张鲜红的小嘴正在轻轻地开合着,向外吐露着点点芳香的花蜜。

看着这无边的美景,我的理智一瞬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忍不住俯首上去用舌头拚命插进那温热的洞口,在里面左冲右突,舔舐不断。

大小姐受到我的刺激,喉头发出「荷荷」地无意识呻吟,身体也开始下意识地扭动起来。

我不断地刺激她的花瓣嫩肉,双肉也抚上她傲然挺立的胸部,揉捏把玩,玩得不亦乐乎。

大小姐被我不断地刺激,彷佛梦到了和林三的缠绵,开始面现红润,娇呼呻吟,同时下体也不再抗拒,而是配合着我的动作一下下挺立迎合我的舔吸。

我不断地玩弄着大小姐身体的每一处敏感部位,而我的肉棒此刻也进入了一个温热的腔洞。我余光一扫,原来是二小姐,兴许她在一旁看得兴起,便主动埋首我的胯间,将我的肉棒吃进嘴里,一下下吞吐起来。

我的兴奋更甚,下体已经硬如铁石。我向二小姐一示意,她便识趣地吐出我的肉棒,引导者它对准大小姐的鲜嫩肉穴。

我看着身下气喘吁吁却仍然沉睡未醒的美人,肉棒却被二小姐把持着,在她的洞口来回磨蹭,惹得大小姐春水一阵接一阵地涌出,小穴一下下开合,想要吞进我的龟头,却被二小姐顽皮地拿开。

这一下我有些急了,带着催促的眼神看向二小姐。她俏皮地一笑,对我吐了吐舌头,便开始握紧我的肉棒向大小姐的穴中送去。

湿润滑腻紧凑的肉穴开始渐渐裹住我的龟头,随着二小姐渐渐地用力往里送,我也主动挺动下体,一寸寸地进入大小姐的穴腔。

大小姐在梦中感到快感越来越强烈,小穴的春水喷发得愈发激烈,穴肉也开始不停地蠕动,欢呼着「丈夫」的归来。

最後,我的肉棒深深地全根没入,龟头猛地顶上大小姐的花心,将她撞得一声高呼,悠悠醒来。

「呀--」看到趴在她身上的我,感受着下体那熟悉的饱胀感,她开始意识到原来刚才并不是一场春梦,而是货真价实的「战斗」,她惊慌失措地推拒我的身体,「不……不要!你是……萧壮!拔出去,不要这样啊……」

可我已经是箭在弦上,收也收不住了。无视她的抗议,开始挺动下体,肉棒刮蹭着她娇嫩的肉壁进进出出,全根抽出,又狠狠地一下全根没入,直撞花心。

「不要……啊--不要这样,萧壮……啊--不要啊……啊--」

每一次直撞花心,都会让她说不出话来,只能大声地悲鸣一声,「啊--你现在快出来,我……我不怪你,啊--」

我已经听不进任何话语,只知道感受大小姐那美妙的腔道和丰满滑腻的乳肉了。

她身体全方位地承受着我的玩弄,已经渐渐无法正常思考了,巨大的阳具带给她巨大的快感。每一次深深地撞击花心,都让她芳心乱颤,就像撞击到了心尖。

渐渐地,她也说不出任何话来,只能配合着我的动作,高声呻吟着,「啊--小穴,要被插坏了,啊--啊--会坏掉……真的,会坏掉的,啊--」

我拚命地在大小姐身上活动着,肉棒一进一出,带动得春水四溅,甚至会带出她红润的腔肉翻进翻出。如同打桩机一般的力度和速度,让大小姐彻底地迷失在无边的快感中。

她只觉得天旋地转,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下体那根火热的肉棒和她娇嫩的花心上,每当二者亲密接触时,便是她飞上天堂之时。

她的脸庞红霞密布,口中娇喘呻吟,双手也忍不住环绕我的脖子,双腿弓起,快活地承受着我疾风骤雨一般的冲击。

大概上千下的快速进出,大小姐的花心终於被欺负得无法忍受,带动她全身开始颤抖,穴肉收缩蠕动,让我的肉棒感觉更加舒爽。

最终,在无边的快感里,她花心大开,一股温热的阴精混合着大量的花蜜喷涌而出,浇撒在我的龟头之上,我也回报以浓浓的阳精,抵住她小嘴一般的花心,向她的花蕊之中喷洒着我热情地精华。

这一次高潮又猛烈又持久,大小姐浑身瘫软着倒在床上,双目紧紧闭着,口中不停地喘息。

我扑在她身上,肉棒还停留在她的身体里,一点点喷出余下的精液。直到彻底软掉才缓缓抽出,带出了混杂着白色精液的透明液体。

我正在大小姐身上静静地伏着休息,却听见身下一个略带颤抖的声音传来,「你压够了没有,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我连忙坐起身,看着身下冷冷盯着我的大小姐。

一旁观战的二小姐早已经脱了个精光,笑嘻嘻地蹦出来一把搂住姐姐的身子,「姐姐,刚才舒服吗?壮牛哥哥很厉害吧?」

「玉霜!」大小姐有些不敢置信,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二小姐,「这……这是怎麽回事?萧壮他……你……」

看着刚刚让自己达到极乐的我,大小姐眼中闪现着复杂的光芒,既有被强暴的痛恨,又有裸体相对的羞涩,也有一分莫名的感情。但望向二小姐的眼中,却满是不解和埋怨。

「嘻嘻,今天这出戏是我的主意。」二小姐先是轻轻一笑,然後便沉下脸来,「姐姐,我是为你不值。」

「林三他有那麽多女人,只是偶尔才会来萧府……我知道你每天都在盼着他来到,盼得有多麽辛苦……」二小姐真诚地望着姐姐,「可是他……却从来只是在自己想来的时候才来,他沾花惹草时,姐姐虽然口上不说,但心中的苦涩,玉霜知道得一清二楚!」

「既然咱们一辈子跟定了林三,那就注定要忍受他多情的性情,但是,咱们为什麽不能也找找自己的幸福呢?」二小姐继续劝着姐姐,「反正林三也不可能夜夜来陪姐姐,让姐姐孤枕难眠,就让壮牛哥哥来替他让姐姐快乐吧!」说完二小姐亲昵地抱着我的手臂,「壮牛哥哥人可好了,又温柔又强壮,而且床上还那麽厉害,一定会成为姐姐床上的好夥伴的!」

接着她又开始向大小姐细细讲来,那段受到非人折磨的日子里,只有我坚定地陪伴着她。慢慢叙述我的好,嘴角也露出甜甜地微笑。

静静地听着妹妹的「歪理邪说」,大小姐的嘴紧紧地抿着,双手攥紧,却不知是作何想法。

二小姐将一切经过讲完,拉着姐姐的手臂,静静地等候发落。我也坐在床上,看着眼前一大一小两位美人,不知道怎麽回事,本来应该是静静等待审判的我,胯下的大肉棒不知不觉又挺立起来。

大小姐本来正在想着心思,不经意间瞥见了我这根家伙,似乎被它的惊人尺寸震撼到了,不敢相信刚才竟然吃下了这麽巨大的东西。一瞬间又满脸羞红,撇过脸去轻啐了一口,「色鬼……」

二小姐看到姐姐的表现,彷佛心有灵犀一般,猜到了姐姐的想法,对我眨了眨眼,努努嘴。

得到了二小姐的暗示,我也鼓起勇气,上前一把搂住大小姐丰腴的身子,她微微挣扎了一下,也认命似的伏在我胸前,滚烫的脸颊贴着我的胸口,一言不发。

我浑身激动得发抖,大小姐这是默认了和我的亲密关系!我低下头来寻她的唇,她颤抖着娇躯,轻轻闭上眼,任我一口吻住她的小樱唇,牙关开放,任我的大舌头一路长驱直入,勾住她的小香舌纠缠不休。

我们激烈地吻着,舌头来回逗弄,互相吞着对方的津液,看着大小姐迷离的双眼,我胸中冒起无限的豪情,林三啊林三,也许你能占有许多美女的芳心,但我却能占有你的女人,这一刻,我对林三的畏惧似乎也小了很多。

我一边逗引着大小姐的香舌,一边抚摸她的全身,渐渐地感觉到她的身体又开始火热起来。她也开始回应我,小手搂住我的腰,在我的背上上下抚摸。

正当我准备提枪上马,再来一发时,一只小手插了进来,握住我的肉棒。

「哼,壮牛哥哥你真偏心!有了姐姐就不要人家了……」二小姐嘟起小嘴看着我。

「呵呵,我,我不是……」我只有傻笑着回应到。

「呀--」迷失在快感中等待我插入的大小姐被二小姐这一插科打诨给惊醒,羞红着脸不敢看她,只有趴在我胸前当起了鸵鸟。

「姐姐你害羞个什麽,你刚刚可都被我看光了呢~」二小姐娇俏地笑着,「刚才壮牛哥哥让你快活了吧?现在该轮到玉霜了~」

说完一把将我们两推倒在床上,让大小姐趴在我身上,丰满的乳肉紧贴着我的胸膛。我的肉棒从大小姐的臀瓣後面伸出,高高地指向天空。

二小姐吃吃一笑,「这麽快又精神了。姐姐果然魅力无穷,你这笨牛居然这麽又站起来了。」

她慢慢爬到我的腿部,一只手撑住我的腿,一只手拨开花瓣,对准我的大龟头,摩擦两下就轻敛眉头,慢慢向下坐去。

「啊啊啊--」二小姐微张着小嘴,口中发出连续地呻吟。二小姐小穴特有的极端紧凑感传来,肉棒被紧紧地裹住,艰难地向内挺进。

二小姐的小穴被大肉棒大大地撑开,熟悉的饱胀感和轻微的撕裂感又让她有些发怵,不敢一下子坐下,我适时地帮了她一把,肉棒一下子往上一顶,便强行冲开她小穴的封锁,直冲花心而去。

「啊--」一声满足地长吟声从二小姐的樱桃小嘴中传出,她适应了一下,感受肉棒给小穴带来的满足感,便微微摇动着腰肢,让龟头在小穴里研磨花心,便觉一阵阵触电地快感迅速由花心传向心中,顿时开始舒爽地呻吟起来,「壮牛哥哥……你好棒,玉霜好舒服……啊……」

此刻我却没工夫回应二小姐,因为面对大小姐幽怨的目光,我也只能一口吻上她的小嘴,双手在她的胸前和小穴里来回摸索、抽插,慰藉着再度动情地她。

「啊……啊……玉霜没力了……玉霜要来了……壮牛哥哥,帮帮玉霜,让玉霜舒服好吗……」在我身上上下驰骋的二小姐高潮渐渐来袭,开始有些乏力。她眼泪汪汪地看着我,让我无法拒绝,便主动一下下挺起下体,直插她小穴深处,让她感受到更大的快感,随着我的动作上下颠动,幸福地呻吟起来。很快我就将她送上极乐的顶峰。

在二小姐一声长鸣,阴精喷涌之後,被我抠玩小穴,玩弄乳房半晌的大小姐早已忍不住了。她咬着下唇,似乎下定了决心,轻轻挪开高潮後软倒在床上的妹妹,将肉棒从她小穴里拔出来,便自己将肉棒对准小穴一下子坐了下去。

「啊呀--」她一下子用力过猛,肉棒猛地冲进穴腔,撞得花心一疼,疼得她眼泪涌出。我看见她猴急的动作,有些好笑,却不敢真的笑出声,只能忙揉胸捏臀,转移她的感觉。不一会,疼痛尽消,她开始手撑着我的胸膛,星眸半闭地上下起伏,一下下将肉棒吃进肚子里,两颗丰满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上下颠动,荡起一阵阵乳波。大小姐直爽得娇呼不止,呻吟不绝。

等我将大小姐也送上了顶峰,二小姐又缓过气来,她不给我休息的机会,便拉住我的手臂撒娇着,让我不得不打起精神又一轮地开始应付起这个小恶魔来。

这一夜,我豁出命去,在萧府两位尊贵的女主子身上拚命地耕耘着。

最後一次我本来已经实在累得够呛了,二小姐眼珠一转,和姐姐密语一会,两人摆出一个诱人无比的姿势--大小姐和二小姐两人胸口贴胸口,两对乳房互相挤压着,两双小手紧握在一起,下体紧紧相贴,两人同时向我放射着渴求的目光。同时,两对鲜嫩的性器,四张迷人的小嘴一下子并排着呈现在我眼前,让我鼻血都快要喷出,肉棒立马又站立起来。

我像发情地野兽一样直扑上去,对准二小姐的小穴便用力地往里钻,同时用手指抽插着大小姐的小穴,弄得二人一起娇喘不已。我不停地在她们的四个小洞中钻进钻出,玩得不亦乐乎,她们也在我的最後一博中被我再次送上高潮,三人瘫软在一起,搂做一团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在鼻孔痒痒的感觉中醒来。原来是二小姐用头发挠我的鼻子。我睁眼一看,在我怀抱中一左一右一对姐妹花,一个青春俏丽,一个妩媚丰腴,两人都披散着发丝,显得无比柔美,无比动人。

「笨牛,你真贪睡!」二小姐俏然一笑,对我说道。

「萧壮……你,起床去……给我们准备早餐!」大小姐被我看着,略微有些羞涩,随後板起了面孔下命令道。

不愧是常年执掌萧家事务的大小姐,在床上也如此有威风。我傻傻一笑,能有如此艳福,我还有什麽拒绝的理由吗?

於是在两位女主子的娇笑声中,我坐起身来。却没想到她们竟然争相为我穿衣,享受着这意外地温柔服侍,我心中的豪气和温暖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萧壮,你不要误会……」大小姐看着我那火热的目光,微羞着道,「这是奖励你……昨天的表现……你,你看什麽?还不快出去!」

被我盯得受不了,大小姐叉着腰将我赶出门去。

在二小姐偷偷的笑声和大小姐怒目圆睁地目光中,我心中无比舒爽的出门而去,为两位女主子准备早餐去了。

**************************

「大小姐,我已经找到青璇的下落了,这几天我要去城外寻她,也许有几日不能来看你了。」林三对萧玉若说道。

「嗯,注意安全。青璇姐姐虽然重要,可是你才是我和玉霜最要紧的人!」萧玉若帮他整理一下衣衫,依依不舍地看着情郎。

「大小姐,放心吧,我林三是打不死的小强,一定会平安归来的。」林三又开始口花花。

两人拥抱半晌,在萧玉若依恋的目光中,林三离开了萧府,出发去城外玉佛寺。

「林三,我的心永远属於你……可是……你的心却不单单属於我……我好希望你能每晚都搂着我,哄我睡觉,可是我却常常只有孤单地独眠……」萧玉若痴痴地看着林三的背影,暗暗想着心思,「我的身子是那麽渴望你的爱抚,可是你却常常不在……」

良久,她转过身去走向闺房,嘴角开始勾起浅浅的笑意,因为她听到房中隐隐传出的咿呀呻吟。

「这两个家伙,都不知道节制……」她微微嘟起嘴,似乎有些吃味,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中,一位伟岸壮实的男子和一位娇小的女子正吻在一起,一眼看去就好像「美女与野兽」,她看着眼前的场景,轻嗔一句,「你们又……又不等我,哼!」

那男子抬起头来咧开嘴一笑,「大小姐,我们也是忍耐了太久,实在忍不住了,所以……」

「对呀姐姐,那坏人真偏心,竟然只跟你说话,害得玉霜在房中等得无聊死了。」那女子也随声附和着向萧玉若撒娇道,「快来嘛,人家都忍不住了~」

「去,不知羞的丫头……」嘴上这麽说,萧玉若却也俏脸绯红,轻解罗裳,只穿着贴身肚兜爬上床去。

又一场惊天动地的盘肠大战在她的闺房中悄悄开始……

「大小姐……我听说,林三还有个娘子……叫巧巧的,她和你的关系还不错?」

「嗯嗯……啊啊……你这色牛,想对巧巧妹子下手?哼,有了我们姐妹还不知足吗?我掐死你!」

「对啊,壮牛哥哥,没想到你胃口挺大嘛!」

「哎哟,两位公主殿下轻点……呵呵,我也只是问问嘛……」

「好了,看你那副色相……我可以约她来萧府……不过,你可不能被她迷住了……你这笨牛,永远是属於我们姐妹的,知道吗?」

「对对,如果壮牛哥哥你敢变心,我一定和姐姐一起收拾你!」

「不敢不敢,我对二位公主殿下忠心不二,只是……」

自从和她们有了亲密的关系,在床上「公主殿下」便成了我对她们的戏称。

「好了,不用解释了,男人都是这幅德行……我们懂的,不过谅你也不会负了我们姐妹的一片真心……巧巧妹子那麽讨林三的欢心,的确是个美人胚子,也难怪你有兴趣……咯咯,我也想看看乖巧的巧巧妹子被你这跟大家伙插得流泪发疯的样子呢,玉霜,咱们要好好合计合计,怎麽才能让她也乖乖就范……」

「遵命,姐姐!我们一定让巧巧姐姐和壮牛哥哥都舒舒服服的。壮牛哥哥,我们对你这麽好,你拿什麽来回报我们?」

「呵呵,这还用说,当然是用这个!」

「啊呀--好大,好深……」

一阵娇呼响起,一场大战又激烈地展开……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