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扒灰都市录》鸟枪换炮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扒灰都市录 扒灰都市录

    方杰和美香只是这座城市万千平常夫妻中的一对,他们在这定居已有近十年。几年前方杰的母亲去世後,父亲就被接到家中一起生活,两人算的上是对孝顺的子女。方杰很忠厚老实,人有点木讷,不太有主见。他在一家外企工作,年薪倒是挺丰厚,就是经常出差颇让他苦恼,好在有个靓丽多姿、温柔贤惠的妻子,把家里日子打理的井井有条,生活倒也美满。  美香绝对算是个古典美人,一米六五的身高还不到五十公斤,皮肤粉嫩白皙,红扑扑的仿佛掐一下都能拧出水来。鹅蛋脸,琼鼻挺直,弯月眉,黑漆的眸子宛若盈盈秋水,顾盼之间端的是娇艳动人。丰润的红唇,微笑

    鸟枪换炮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扒灰都市录》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扒灰都市录》,是作者鸟枪换炮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方杰和美香只是这座城市万千平常夫妻中的一对,他们在这定居已有近十年。几年前方杰的母亲去世後,父亲就被接到家中一起生活,两人算的上是对孝顺的子女。方杰很忠厚老实,人有点木讷,不太有主见。他在一家外企工作,年薪倒是挺丰厚,就是经常出差颇让他苦恼,好在有个靓丽多姿、温柔贤惠的妻子,把家里日子打理的井井有条,生活倒也美满。  美香绝对算是个古典美人,一米六五的身高还不到五十公斤,皮肤粉嫩白皙,红扑扑的仿佛掐一下都能拧出水来。鹅蛋脸,琼鼻挺直,弯月眉,黑漆的眸子宛若盈盈秋水,顾盼之间端的是娇艳动人。丰润的红唇,微笑

《扒灰都市录》 第11章 免费试读

***********************************

我都感觉美香被玩弄的不行了,不知道这种口味各位客官可会喜欢,后面也已经替老方想好许多玩弄女主人公的戏码,只是真心在这要说声抱歉啦,由于近来工作关系,怕是要断更不少时日了,无奈男人要养家不是! 感谢从第一章一路看过来的各位客官,谢谢你们的一路陪伴,尤其是那些留过言的同道,每一条我都认真看过,确实也给过我不少宝贵的意见,日后若有空闲,我再续写。也感谢二次元的辛苦排版。

***********************************

「爸,您怎么来了?是有什么急事吗?大老远的,您怎么过来的?」刚一走近老人,一股汗馊味就扑面而来,美香也顾不上屏息皱眉,一连问出好几个疑问,显得颇为关切。

「哎!还说呢,你这孩子怎么一直不接电话,你妈往家里打过两通电话了,担心你遇到什么麻烦,可又走不开,这不就让我来看看嘛。」老人说完随手抹了把满头大汗。

听老人这一说,美香才记起,自己怕干扰上午演出,手机调成震动一直放在背包里。中午用餐之前也没细看,连同一些随身物品都放到了大巴车上,直到现在也没想起会不会有人打来电话,自己确实太过粗心大意。

「那您又是怎么过来和找到我的?」

「这算个啥!昨晚你不是告诉过我要在这搞活动嘛,爸租台车就赶了来,只是不知道具体到哪找你,这园子里听说大的很,我倒想进去找,又怕咱两走岔了,心想你们总得出来吧,这不就跟这等着嘛,没成想还真被我碰上啦!呵呵~」老方说完还咧嘴一笑,跟着扯了扯被汗水打湿粘在身上的白衬衫。

美香这才搞明白,看着公公温和的笑脸,被汗渍浸透的衣服,想到他大老远地跑来,在烈日下等侯许久,只为确认自己的安全。霎时间,仿佛被触动到内心那片柔软,连带着看向老方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陡然又不知想到哪里,耳根竟是红了起来。

老方一直注视着儿媳,自然将其表情变化尽皆收入眼底,不禁心中一乐。嘴上说道:「你们今天活动结束了吗,爸租的车就在那,要不一起回去吧,家里也放心!」

「这……」美香似乎看出了老方的心思,表情更加不自然起来。左顾右盼一会才道:「那您等会,我和单位领导商量下。」

「嗯,你去吧!」

……

其实晚上的活动也只是游玩的一部分,不是非去不可。当美香说明情况后,带队领导听说是美香丈夫出差在外,老公公和娘家人都不放心她在外留宿,而且老人一把岁数都已经亲自跑来领人,只得爽快答应,嘱咐其拿好自己的私人物品,回去后好好休息,就带队登车了。

待美香取回旅行背包后被老方硬是提了过去,这老头一下子变的绅士了许多。

孙东平跟在队伍后面看着老少两人离众而去,眼中闪过一阵失望,郁结之情无庸赘述。

进到车里,老方自然坐在前排,将宽敞的后排单独留给儿媳。

路上美香给自己的母亲回了电话,自然没逃过一阵奚落,在得知亲家公已经接上闺女并正在回家的路上,这才稍稍宽心的没再责难,临了嘱咐她明天回家一趟才挂断电话。

一路无话,今天市区道路比较拥堵,通行很是缓慢。车子停在枫林苑门口时已是接近晚上8点,天也彻底黑了下来。

美香俏生生的立在朦胧的路灯光晕下,隐约可见白日的演出服还未更换,就连别于发髻的两只白百合也未卸下,只是好似不堪高温炙烤,已呈现出耷拉之势。纤柔的娇躯上披了件长款卡其色春秋风衣,较为轻薄宽松,将其姣好的身段遮掩其中,脚上的练功鞋此时换成一双白色网状透气运动鞋。

可能是连番的行程安排和所处环境让她没找到机会更换行头,只好临时做出这般调整。

正是这副打扮让老方早已心痒难耐,一直苦苦克制着将儿媳就地正法的欲念。

付好车钱,老方见儿媳等在一旁,正要招呼她跟上,转头之际,瞧见沿街的几家小吃店还在营业,这才记起晚上两人都未吃饭。

「美香,饿了吧?今天太晚了,就不在家做吧,咱们就在这随便吃点?」老人一副商量的口吻,倒也懂得怜香惜玉。

「呃……算了!爸,我下午吃过不少,现在不饿,要不你去吃吧,我先回去。」美香局促道。

「呵呵!热的够呛,我也吃不下,走,回家吧。」夜幕下,老方体内已经躁动不已,哪还等得了,再说他那特殊嗜好……不足言道。

美香像个小媳妇般轻步跟着前面男人,紧攥的小手上使出多大力只有她自己知道。

当屋门打开的一刹那,美香甚至想掉头逃脱,可她终究没那么做,跟在公公后面进得门去。

老方将手中儿媳的背包随手搁在客厅茶几上,转过头来,见美香还在门口杵着,好似忘了下一步要做什么,那副可爱模样像是枚导火索彻底点燃了他体内欲望。

老人大步上前:「好宝贝,想了你一整天,看不到你像丢了魂似的,爸现在就想要你。」说着两只魔爪就向美香的纤腰上伸去。

「别,爸!您别这样!」美香像个受惊的小兔子,迅速躲开,双手条件反射般护在胸前。

「小宝贝,爸刚不是不想吃,而是只想吃——你。」老方目泛淫光,像儿媳紧逼过去,胯下的帐篷已是微微隆起。

「你……你无耻!」美香不消片刻便被逼到了角落,嘴上用自以为很恶毒的言语骂道,岂知她越是这样,男人的兽欲越是高涨。

老方一个饿虎扑食,美香再无闪避空间,终于被其得逞。

将儿媳揽在怀中,嗅着那就算出过汗也毫无异味的醉人体香,老方喘着粗气哼道:「香香,看在爸跑了这么远将你接回来,更看在未来的孩子份上,你让爸好好舒服舒服,成吗?」

正在挣扎的娇躯,在听到这句话后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抵抗的力气,仿若被击到痛处,瞬间安静了下来。

美香抬起头,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瞄了眼这个带给自己羞辱感的老人,凝视半晌,终是轻咬朱唇,缓缓低下头去。

「为什么自己要遭到这个老人的一次次淫辱,难道上天真的是赐予一件东西,也会收走一件东西,用尊严换孩子,值得吗?我的内心到底是纯洁的还是放荡的?或许我的本质就是如此放——?」美香心念百转,即仿徨现在,也憧憬未来。

「让我洗一下吧!」短暂的沉默后,美香再度任命的轻声说道。

「别啊,宝贝!你知道爸想要什么,就喜欢你的味道,嘿嘿……」老方色色一笑。

「你————?!」美香娇哼一声,斜眼瞥了老方一眼,似是早有所料,也不知道老人怎么会有这种怪异癖好。

「小香香,你别不信,我可听专家说过,男女做这事的时候越是率性而为,随心所欲,想什么就做什么,想说啥就说啥,敞开心扉,无所保留的全身心投入进去,越是能愉悦身心,甚至可以提高受孕的几率。放的越开效果越好,所以都随爸来,好吗?」老方信誓旦旦的话半真半假,却是说的自然真切。只是话里话外的即肉麻又透着股淫邪!

「瞎说!下流!我怎么不知道。」美香没好气的还以一个白眼,内心却信了三分,美人薄怒,那不经意间流露的风情,似嗔似嗲,好不诱人。

「爸想先好好看看你的小脚,小香香就让爸解解馋好吗?」老人有点迫不及待了。

这公公尽提些叫人难堪的要求,美香实在想不通怎么男人连女人的脚也喜欢。

「不要,爸!今天没少走路,捂一天都有味儿了!」美香羞的玉脸通红,身体已是微微发烫。

「爸就是喜欢————」老方不待儿媳答应,干脆一把将其抱起,放到了柔软厚实的皮沙发上。那件披在儿媳曼妙娇躯上的风衣早就在刚才躲避老方的时候掉在了地上,美香此时身上近乎于再次恢复到上午表演时的装扮。

「宝贝,把鞋拖了吧,爸要看着你自己脱。」老人的声音充满蛊惑。

「下流!你————怎么就会作弄————人家。」想到自己那双平时细致保养的玉足,平时她有绝对的自信不会有多少异味。而今天因为穿着运动鞋又经过大量活动,肯定出了不少汗,不觉有些心里没底。

看来女人不管是在主动亦或被动的情况下与异性发生关系,都不希望将自己不好的一面暴露出来。

见老人那不加掩饰的赤裸眼神就这么盯着自己,美香蹭的一下别过脸去。

「爸喜欢你的一切,宝贝!」老人一边已经在给自己宽衣解带,一边鼓励道。

美香磨磨蹭蹭稍许功夫,终于开始有所动作,她双臂撑住沙发,轻轻抬起臀瓣向后挪动成侧坐姿,两只玉手分别捏住运动鞋的后口,轻轻一推,一对丝袜玉足便彻底被解放了出来,从那轻微颤动的双肩和咬住不放的朱唇可见她此时一定很紧张。

老方的牛眼瞪地滚圆,跟对铜铃似的,一眨不眨地盯着女人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心道这等美色,闭月羞花也不过如此吧。

只见肉色的丝袜薄如蝉翼,紧紧贴附包裹在一双曲线玲珑的玉足之上。足腕白皙粉嫩,足背微微弓起,脚掌纤秀,两侧隆起的足踝像藏于其内的两个水晶球。透过丝袜隐约可见足尖处两排如珍珠般的晶莹剔透的玉趾蜷缩其中。两只丝袜玉足泛着丝丝光泽,性感十足,令人目眩。

仔细端详,袜尖处的增厚层许是因为长时间捂着汗渍呈现淡淡的黄褐色。

「好美,香香,你的脚好美————」

老方单腿盘坐在美香足前,轻轻弯腰将脸凑近玉足,猛嗅了口气,瞬间一股微酸夹杂着女人浓烈足香的气味直窜鼻腔,沁人心脾。

「咝————好香啊!」老方一脸陶醉着说道。接着奉若至宝般轻轻捧起美香的一对玉足,将鼻子零距离贴在足底,一边大力抽动鼻翼,一边缓缓用自己粗糙的皮肤磨蹭着。

「嗯哼————爸!痒啊,痒————」美香悬空的一对玉腿轻微挣扎抖动着。

「爸想舔舔,行吗?」老方的眼神火热,充满渴望。

「唔————不脏吗?」美香被弄的痒痒的,但是并没感觉到不舒服,不过答应公公舔自己的小脚还是羞于启口。

老方哪会觉得脏,已经急吼吼的从脚根开始慢慢舔舐起来。

腥臭的舌头一寸寸扫过圆润的足后跟,足踝乃至脚底和脚掌。在吸吮到足尖时,还不时将大嘴挪开,砸吧几下,像是在仔细回味其中滋味,老方甚至能觉出那袜尖处浸入的玉足香汗都被自己吸了出来。

儿媳小脚上的丝袜很快被老方污浊的口水打的尽湿。

老方似是觉得还不过瘾,又褪下那两只湿透的丝袜,这下直接将儿媳小脚上的每寸肌肤又细细舔吮一遍,末了甚至将女人的两只前脚掌整个裹进自己的大嘴,细细的吸吮那如葡萄粒般的两排玉润足趾,并将自己有力的舌尖分别推送入每两个相邻的玉趾中间厮磨,刮蹭那娇嫩的脚丫。

不一会美香的两只小脚就被玩弄得湿漉漉,亮晶晶的。

看着自己粉嫩的玉足挂着公公肮脏的口水,美香不免有丝恶心。不过被舔弄的丝丝舒爽感又弥漫在心间,冲走了那股情绪。

「爸————够了————吗?」美香感觉到下体的幽径已经开始有分泌物流出了,娇喘着问道。

「宝贝,好吃的很。只是爸还想要你的————小内裤。」老方过了一番嘴瘾后又提了个更淫秽的要求。

「不要————爸————你————你好色啊!」美香的脸已经红到脖子根,这个老家伙怎么提出这种过分要求,让人好难为情。

「呵呵!爸喜欢你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你穿的。再说小宝贝身上的秘密爸之前都看过,你就别不好意思啦。忘记爸刚才说过吗?不能违背自己意愿,想怎么说都可以。男女之间这种时候做什么都不叫过分的,现在爸就是想要。」老方又是一堆大道理,将自己的兽欲说的冠冕堂皇,不怕美人不就犯。

自己今天可是出了不少汗,还上过几次洗手间,可这个变态的老人居然不让自己洗浴,那小衣上面此刻还不知道成了什么样子。

可公公刚刚那一番颇有道理的提高受孕几率的言论犹在耳畔,却让她一时手作无措。不过美香随即想道,确实如公公所说,自己的一切之前都被他看光了,也不多这一次,就随他去吧。

美香两只玉手缓缓探向腰处,悉悉索索的摸索一会就褪下了外面那条真丝百褶瑜伽裤,露出内里那件米色的纯棉小内裤。今天做活动,她知道会出汗,所以特意穿的棉质的,比较吸汗。

自己竟然会答应公公这么无耻下流的要求,将贴身穿戴,甚至粘有自己分泌物的小衣当面给男人玩弄,还真是放荡啊。

美香眯着眼,提住内裤裤腰的两侧,双腿并拢着轻轻褪了下去。当褪至脚踝处时,她像是陡然想起什么,怀着忐忑的心思偷眼向被褪下的小衣看去,只见裆部上已是有了斑斑湿痕,泛着水光,微微发黄,但让她恨不得立马将之毁去的是竟然在小衣中间还有几点白白的块状物,米粒大小。

「呀———!爸,你————你还我。」美香正在犹豫要如何处置的时候,骤然一声娇呼。

原来老方在美香一愣神间已经一把将其夺了过去。

「唔哇————好好闻!好香————」老人急急将儿媳小内裤的裆部凑到了鼻前,一阵猛嗅。

一股来自女人私处的幽香,有点尿液还带着点腥臊的味道,混合着被男人大口吸入了鼻腔,那尤如烈性催情药的味道不禁让老方欲念高灼,大呼过瘾,垮间的巨棒也跟着一阵膨胀。

「嗯————?小香香,这白白的是什么东西啊?」老人明知故问逗着儿媳道。

「呜————」美香已经羞的抬不起头了,只能还以一声娇吟发泄此刻心中的难堪。

「香香,不说我可就将它们吃掉啦————!」

「不要———别————」美香听到公公居然说要吃掉那种东西,一慌神,条件反射的惊呼道。

「哦!那你告诉爸!」老方心里已经心花怒放了,让淡雅高贵的美香回答这种问题以前想都不敢想。

要羞死人了,这让本就传统羞涩的美香怎么说出口!只是看老人那狼一般期许的眼神,不说又担心他真做出让自己更难堪的事,美香心下悲呼连连!

「是————白————白带!呜呜!」美香急急巴巴的颤抖着说道,声音轻的几不可闻。

「哦————白带啊!我还没吃过咱家小宝贝的白带呢,味道一定很好吧。唧————」说着不等美香反应过来,就大舌一卷的将儿媳小内裤上分泌的各种淫液一股脑舔入口中,完了还抿起嘴,怼了怼嘴唇,仿佛在仔细品味个中滋味。

「别————」美香的一只玉手才伸出一半就定在了空中,因为已经来不及阻止。

「好美味呢!甜滋滋的,香香的,要是能天天吃那该多好啊!」老人恬不知耻的一声赞叹。

「爸,你————你变态!呜————」美香的声音隐隐带了丝哭腔。

……

中厅悬挂的时钟已经指向了8点30,此刻厅内的景象格外香艳。弥漫在空气中的各种气味相互交融,一时间,不禁让人心猿意马。

「唔————喔————爸,别再舔————了,真的————脏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方已经呈跪姿坐在地板上,美香半躺着倚在沙发背上,双腿向两侧大张着,两只白皙的玉足搭在沙发沿的两边,被摆成了个大大的「M」字,老方的脑袋正伸于其间,完全暴露出来的美穴正在涌出汩汩清泉,全被男人舔到了嘴里,吞进肚内。小穴四周微卷的阴毛被打湿了一片,也不知是男人的口水还是女人的淫液,或者二者皆有。

「嗷!好甜!香香的蜜汁好美味,爸就是吃不够。」老人头也不抬的粗喘道。

「爸——停——快停啊——我————要去————洗手间。」

美香脸上阵阵潮红,也不知道是被男人逗弄的还是白天水喝多的缘故,一路回来本就用去不短的时间,一到家就又被急色的公公一通玩弄,也没机会方便。此刻只觉阵阵尿意袭来,膀胱也酸麻阵阵。一直羞于说出来,可克制这么一会感觉已经快憋不住了。担心当面出丑,只得这么忍羞说出来。

「怎么……了,不是……说不用……洗吗,爸还没……吃够呢。」老人说得含混不清,嘴上动作丝毫未受影响,仍然一副吃不够的样子,埋头苦干。刚才好不容易说服儿媳答应自己这个变态的要求,一定要多享受一会。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