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为奴为夫为魔王青楼小七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为奴为夫为魔王 为奴为夫为魔王

    艾萨大陆——一片万物生灵共存的富饶土地,在这片广袤得不可想象的陆地上,人类、精灵、矮人、兽人、巨魔、甚至是龙族,所有的族类享受着大陆和天空的赐予而繁衍生息。可自艾萨大陆存在之日起,种族之间便争斗不断,就连各个种族内部也常因为土地食物等等资源而开启战端,整片大陆都曾因为战乱而遍布血与火……

    青楼小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为奴为夫为魔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为奴为夫为魔王》,是作者青楼小七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艾萨大陆——一片万物生灵共存的富饶土地,在这片广袤得不可想象的陆地上,人类、精灵、矮人、兽人、巨魔、甚至是龙族,所有的族类享受着大陆和天空的赐予而繁衍生息。可自艾萨大陆存在之日起,种族之间便争斗不断,就连各个种族内部也常因为土地食物等等资源而开启战端,整片大陆都曾因为战乱而遍布血与火……

《为奴为夫为魔王》 第十六章 免费试读

翠息郡城在锐岚帝国里只是一座普通小城,之所以会有好几位高阶牧师存在,只是因为这里还保留着两座拥有数百年历史的大教堂,四十年前,这两座教堂中的牧师们拼死抵抗,倾家荡产地花钱,费尽心血才保住了这两处古迹,不少流浪的牧师感佩于前辈的坚韧,就都渐渐聚集到这座城市,群集之下,自然出现了更多的精英,锐岚帝国之内,大部分的高阶牧师都盘踞在这座小城里。

三人进城之后,瑞琳就领着蓝葵和阿易直奔城西而去,走了没多久就远远看见那数十丈高的教堂塔尖,凌驾于所有建筑物之上,等走近一看时,却发现这座教堂虽然规模宏大壮丽,但已经有些残破,每片墙壁都斑驳得千疮百孔,教堂前的两座牧师铜像还被烧得一片漆黑,八根石梁柱上满是被砸出的缺口,所有的死物都像在静静叙述这里曾经历过的一切,看得蓝葵不胜唏嘘。

进了教堂之后,便是豁然开朗的巨大空间,无数精美至极的壁画和雕刻覆盖了每一面墙壁,连穹顶上都被画满绚丽,处处彰显着这座教堂曾经的辉煌,但此时偌大的正殿里却是吵吵嚷嚷,十二位穿着牧师法袍的男女正分坐在唱诗席上首,给鱼贯而来的民众们诊病治疗,有人看到瑞琳之后,便笑着和她打招呼,她也微笑回应。

在瑞琳的一路引见下,蓝葵很轻松就在教堂的中厅里见到了那位恕灵法师,那是个颇有风韵的中年女人,只不过眉眼刻薄,让人看着有点不适。

蓝葵说明来意之后,她就提出要察看一下蓝葵的伤势,此时中厅里只有他们四人,蓝葵也没推辞,让阿易在侧廊等候,阿易听命离开之后,她就脱下半边衣服,给那中年女人看自己的伤痕。

“四万金币,恕不还价。”那中年女人看了几眼之后,冷哼一声道。

蓝葵愣了愣,撩起衣服戏谑道:“你徒弟跟你真是大不一样,牧师们什么时候这么唯利是图了……”

“哼,这傻丫头就是太嫩了,什么都不懂,还真以为行善有什么大用处,说到底,这世上的事,没钱是什么都办不成的。”那女人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金钱的执着,反而看着一旁的瑞琳,恨铁不成钢的骂道,弄得瑞琳沮丧地低下了头。

蓝葵不置可否,暗自感叹道,过去牧师们给人治病疗伤都是分文不取的,因为圣牧教廷接受民众的供奉之后,会给予他们丰厚的薪资,他们完全可以遵奉教廷的教义,乐善好施,一心救人,但圣牧教廷衰落之后,他们没了收入,只能为了生计放弃所谓的仁爱之心,看这女人那副害钱痨的模样,想必也曾经困顿潦倒过,才变得眼里只认一色金光。

她从空间袋里扔出了一袋金币,问道:“大概多久能治好?”

那女人打开袋子数了数,这才满意地笑了,语气也变得恭敬了许多:“三天即可,不过我用大净化术为您祛除诅咒时,不能被旁人打扰,您那位仆从……”

“明白了。”蓝葵打断道,便转身去侧廊找到阿易,吩咐道,“阿易,我要在这里疗伤,类似闭关一样,不能见任何人,大概需要三天时间,这三天你就老老实实地找间旅馆呆着,不要出城,不要惹事,记住了么?”蓝葵还是和以前一样,每次要跟阿易分开时,总会莫名地提心吊胆,处处都担忧着,忍不住像叮嘱小孩子一样叮嘱他。

“嗯…记住了……”阿易一听说又要有三天见不到主人,脸色一下子就黯淡了许多。

“还有你。”蓝葵看向那正搂着阿易脖子啄吻的奈姆,没好气地道,“你也给我老实点儿,别拖着这个呆子到处跑,否则…你应该知道你的下场……”奈姆的隐身对于蓝葵来说毫无作用,法师的洞察类魔法太多了,蓝葵更是只需要把精神力凝集在双眸,就能轻易看清奈姆的真身。

蓝葵的语气冷得让人发颤,奈姆一下就规矩了很多,躲在阿易背后,小声支吾道:“是…是…我会…会很老实的……”

阿易却微笑着对蓝葵承诺道:“主人,你放心吧,我不会到处乱跑的,这三天我就待在这儿守着你,如果有什么意外,我也能马上保护你的……”

蓝葵身子僵了一下,心头暖意盎然,唇角遏制不住地勾了起来,然而嘴上还是不屑地道:“哼!不自量力,我需要你保护什么?这里是教堂,哪能让你一直待在这儿,真是蠢……”说着她便转过身去,慢吞吞地道,“你…你自己小心点…我走了……”然后便往中厅而去。

奈姆见蓝葵走远,就像挣脱枷锁的小兽似的,一下子就轻松起来,她扇动着翅膀浮在半空中,搂着阿易的脖子一口一口地亲吻着,娇声道:“呼…可怕的家伙…总算走了,哥哥,我们去找家旅馆住着吧,我…我饿了,想吃东西了……”说完,她又咬住阿易的耳垂吮咬着,想要尽快撩拨起阿易的欲火。

阿易虽然心里千挠百爪的,但还是摇了摇头,摸着奈姆的脑袋安抚道:“不行呢,奈姆,你先忍一会儿吧,我想…我想留下来守着主人……”

奈姆一百个不情愿,忿忿道:“她那么厉害,干嘛要守着啊?又没人能把她怎么样。”奈姆一边讨好地吮吻着阿易的脸颊,一边摇着他的胳膊哀求道,“哥哥…我真的…真的饿了,要不,你先喂我点儿吃的吧?”

阿易有些无奈,这还是大庭广众呢,让他怎么给奈姆“喂食”呢?正为难间,瑞琳却从中厅里走了出来,阿易连忙过去问道:“瑞琳,我主人呢?被你老师带去疗伤了么?”

“嗯嗯,老师已经带蓝葵小姐去了静修室,阿易你不用太担心的,我老师她修为很高,一定能治好你主人。”瑞琳柔声安慰道。

“这样就好…对了,瑞琳,你能带我去那个静修室么?”阿易请求道,瑞琳当然不会拒绝,便带着他穿行在教堂里,到了那间静修室外之后,阿易就像凝固住了似的,只是痴痴地望着静修室的大门,那扇沉木门上雕刻着无数美轮美奂的奇花异草,而他仿佛能从那些复杂的图案里看见蓝葵的身影。

他知道自己不能打搅到主人,就想在这门外静静地等着,看着,只要想到自己和主人只有几步之遥,便稍微安心了一些。

“诶?阿易,你…你怎么了?你要在这儿等你的主人么?”瑞琳见他像石化了似的,望着静修室动也不动,便好奇道。

“恩,我就在这儿待着就行了,瑞琳,你去忙你的事情吧,不用管我……”阿易点了点头,面色晦暗道。

瑞琳有些动容,随即指了指静修室斜对面的一间小屋,关切道:“你总不能一直在这儿站着吧,多累人啊,那边那间屋子是我一位师姐住的,她两天前出去游历了,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那间屋子一直空着,从那屋里的窗户也可以看清这里的,不如你去里面一边歇息一边守着吧。”

阿易见她这么体贴自己,觉得心里暖乎乎地,也就没推辞,让她带着自己进了那间小屋。

屋子里的陈设很简陋,不过倒是蛮干净整洁,还有股淡淡的香气,一张老旧的红木梳妆台上,摆着一面铜镜和一些脂粉盒子,阿易搬了把椅子坐在窗前,目光再度聚集在那扇黑黢黢的沉木门上。

“那…阿易…你在这儿坐着,我去给你倒壶茶吧……”瑞琳有些局促地道,和阿易独处一室让她有些紧张,但阿易只是点了点头,一副不是很在乎的样子,这让她心里没来由地不好受,便低着脑袋走出门去。

瑞琳在偏厅里一边泡茶一边想着,阿易一定是非常钟情于那位蓝葵小姐了,看阿易望向静修室时的眼神,简直温柔得让她心尖发颤,脸上全是浓浓的担忧和牵挂,这让她越想越是失魂落魄,倒茶的时候都不小心洒了满地。

此时阿易再度凝固在窗前,正痴痴地猜想着主人现在的情况,突然感觉裤子被人扒下一截,连忙低头,就看见奈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除了隐身,正跪在自己两腿之间,把内裤只轻轻一扯,就把他的鸡巴掏了出来,那张俏生生的粉脸上尽是迷人的春色和强烈的渴望,她咽了咽口水之后,开始握住鸡巴上下快速撸动,只捋了几下,阿易的鸡巴就变得邦硬粗壮,青筋暴怒,让她更是眉开眼笑。

“奈姆!你…你干嘛…这是在外面…别啊…你…你忍忍吧……”阿易虽然被奈姆的小手揉得非常舒爽,但仅有的理智还是告诉他现在不能在这儿放肆,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丢脸也给丢死了!

“不!我…我真的好饿…好想吃…好想吃哥哥的精气…已经忍不了了……”她一边继续撸动着鸡巴,一边可怜兮兮地撒娇,同时还不忘用小舌勾舔龟头下方的肉沟,以此讨好阿易,她现在全身上下就穿着一条纯白色的内裤,那大片大片的雪白美肉,看得阿易恨不能把她整个人一口吃进嘴里去,“哥哥…你就…就给我吃点儿吧…就一口…我吃一口就好了……”

“唔…唉,真拿你没办法,说好了,就一…啊…你……”他话还没说完,奈姆知道他已经同意,立刻就沉下小脸,把那根火红的大肉棍含进嘴里,卖力地吮吸嘬吻,两只小手在那长长的茎身上有节奏的搓弄,爽得阿易不自觉地闭上了双眼,微微挺动腰腹,尽情享受奈姆的服侍。

然而两人正玩到兴头上,就听见房门吱吱呀呀被推开,吓得奈姆赶紧吐出了嘴里的鸡巴,再度施展隐身,伏身缩到阿易两条小腿间,阿易则慌不迭地从一旁的床上掀过一张毯子盖在下体上,然后盘起双腿将毯子撑起,万分紧张地看向走进屋里的瑞琳。

瑞琳正端着茶壶茶杯,进门后就慢悠悠地给阿易倒了杯清茶,然而撇眼看时,发现阿易拿了张毛毯盖在身上,连忙关怀道:“阿易,你这是……干嘛盖了张毯子啊?”

阿易吞了吞口水,躲躲闪闪地道:“那…那个,我…我有点冷,就拿张毯子…盖着…暖和点儿……”他正想着怎么尽快支开瑞琳,突然感觉下体又传来一阵阵的快感,奈姆似乎觉得眼下的情境有趣得很,玩心大起,从阿易两腿间伸出一只小手来,握住阿易的鸡巴就是一阵撸动,而且比之前撸得更快更用力,突如其来的刺激让阿易腰都没法坐直,连忙慌张地低声道,“奈…奈姆…别…别动了…会被发现的……”

奈姆就像是没听到似的,依旧撸动得很欢,那只冰冰凉凉的柔软小手把阿易的鸡巴揉得越来越酸胀,越来越多的血液都被它挤到了龟头上,阿易只感觉自己的鸡巴尖端胀得像要炸开,但同时也舒服得要死要活地。

“阿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瑞琳见阿易突然弯下腰去,不禁急切道。

“没…没事…我没事的…只是脖子有点疼…活动一下而已……”阿易挥了挥手,急中生智道。

“这样啊…那…你现在还冷么?现在天气的确有些转凉了,你又穿得这么单薄,我那还有两床棉被,你…你不嫌弃的话…我给你拿来盖着吧。”

阿易更是连连挥手,咬着牙压抑着想要呻吟的冲动,满脸尴尬道:“不…不用了,瑞玲,我…我不是很冷,你…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瑞琳的眉眼一下就低垂了很多,暗自猜想,可能是阿易嫌自己打搅到他了,便弱声弱气地道:“好…好…那,那我先走了,你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来找我,我…我就住在侧廊的尽头……”阿易连声说了几句好,她就悻悻然出门离开了。

瑞琳走后,阿易才长舒一口气,随即气恼地掀开下体的毛毯,就看见奈姆已经再度显形,正笑眯眯地抬头望着自己,那笑容既甜美又狡黠,像个刚刚做了坏事正得意着的小孩子,看得阿易神思恍惚,完全对她发不起脾气,只好无可奈何地捏了捏她的脸蛋,轻飘飘地训斥道:“你这小妮子,怎么这么顽皮啊?我都叫你别弄了…你还不停手,刚刚…要是被瑞玲发现了,怎么得了啊?”

奈姆还是嬉皮笑脸地,撑起身子爬到阿易的腿上,用舌头舔了几下阿易的肉茎,娇柔道:“那我不管,谁叫哥哥…一直不射出来的…我都快饿晕了,当然要快点儿把你的精气榨出来啊……”说着,她就又把阿易的鸡巴含进嘴里,津津有味地舔吃起来。

阿易被她弄得又气恼又想笑,索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先是拍了拍她的脑袋,笑骂道:“贪吃鬼,我现在就让你吃个够。”说着,他就握住奈姆的脸蛋和后脑勺,开始前后挺腰,像肏屄一样肏弄她的小嘴,每次都深深顶到她的喉咙,然后猛地抽出,反复抽插她那湿滑火热的口腔,看着她那张清纯可人的粉脸被自己握在手心任意肏玩,阿易简直快活得魂不附体。

奈姆被阿易粗暴地肏弄着嘴巴,虽然喉咙被顶得有些难过,但她脸上的笑容反而更加浓郁了,还不断地自鼻间发出无比淫冶的娇哼声,眼神里充满了对食物的期待,她始终顺从地让阿易握着自己的脑袋前后摇摆,因为阿易肏得太用力的缘故,她的舌头被肉茎搅得完全没法活动,只能任由阿易摆布,放肆抽插发泄,后来阿易肏了上百下之后,也起了玩心,一左一右,像在给她漱口似的顶弄她的口腔各处,她只好尽量缩着两颚,不让自己的牙齿划到鸡巴,让阿易尽情地玩儿个痛快。

“哦…嗯…舒服…小奈姆…我的骚妹妹…你的小嘴…肏着太舒服了…呼…呼……”奋战了快小半个时辰之后,阿易终于精关松懈,捧着奈姆的俏脸,满面亢奋地一边挺腰抽插一边喘息道,“快…快…再用力吸…吸紧点儿…我马上…马上射给你吃了…唔…快……”

奈姆听了,赶紧用力缩紧两颊,双手紧紧搂着阿易的屁股乱摸乱揉,这让阿易舒服得更加把持不住,像抽筋似地搂着她的面庞飞速肏干了三十多下之后,就两腿狂抖,喷射出大股大股的白浆灌到她的喉咙深处。

等奈姆吃了个心满意足,把尿道里的一点余精也吸个干净之后,阿易就将她一把抱起,放在自己腿上,伸手将她紧紧箍在怀里,一边无比享受地抓着她胸前那两只大白兔用力揉捏,一边柔声调笑道:“怎么样啊?我的小奈姆…这下吃饱了吧?”

奈姆伸手抹了抹嘴,吮着手指娇媚道:“没饱…根本没饱…哥哥的…哥哥的精气…太好吃了!根本吃不够嘛……”她转过头来,满面讨好地把个脸蛋在阿易胸口上磨蹭着,软软地撒娇道,“哥哥…我还想吃……”

阿易顿时皱起眉头,眼睛不自觉地往窗外的静修室飘去,他伏下脑袋亲了奈姆一口,安抚道:“奈姆听话,我想继续盯着那间静修室,主人才进去没多久呢,我怕会出什么意外,我…我晚上再喂你好不好?你乖一点哈……”

奈姆立刻就横眉竖眼,把两瓣樱唇撅得高高地,发起小脾气捶着阿易的胸膛道:“不好!我就是不听话,就是不乖!哼!”正生着气,她突然眼珠一转,像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似的,嘴角泛起一抹坏笑。

只见她用手撑着阿易的双腿,像在骑马似的地在阿易的阴部上下耸动,两瓣雪白弹软的大屁股一下下地撞击着阿易的鸡巴根部,让那根依旧硬得吓人的大肉棒兴奋得抖个不停,而且她还无比骚浪地用她的蜜裂隔着内裤摩擦阿易的鸡巴,极尽淫媚地挑逗着阿易的情欲。

阿易根本完全抵挡不住她如此强劲的攻势,转眼间就被勾引成一头发情的野兽,浑身雄火一般的燥热让他再也顾不上会不会被人发现,在奈姆愉悦的娇呼下,直接扯掉她的内裤,鸡巴一挺就插进了她那甘美得令人迷醉的小肉穴里,开始疯狂地发泄欲望……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