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爱神低语》jia32171(比那名居-M子)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爱神低语 爱神低语

    M子不仅是个抖M,还是一个NTR控,喜欢自己潜伏在院子里看文章。这篇小故事是M子从一些动画和H小游戏中获得的一些想法,加上自己意淫的试水之作,全篇上帝视角。  因为M子的语文其实是体育老师教的,其中诸多词不达意和逻辑硬伤,恳请大家海涵。

    jia32171(比那名居-M子)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爱神低语》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爱神低语》,是作者jia32171(比那名居-M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M子不仅是个抖M,还是一个NTR控,喜欢自己潜伏在院子里看文章。这篇小故事是M子从一些动画和H小游戏中获得的一些想法,加上自己意淫的试水之作,全篇上帝视角。  因为M子的语文其实是体育老师教的,其中诸多词不达意和逻辑硬伤,恳请大家海涵。

《爱神低语》 第三话 免费试读

法尔科并没有骗自己,当散叶半信半疑的向城内的卫兵出示那枚玉牌後,果然一路畅通无阻。望着手里这枚制作精美的玉牌,虽然已经逃离了身後那座带给自己痛苦回忆的城堡。鬼使神差的,散叶忍住了把它扔掉的冲动。

“也许以後什麽时候还能派上用场呢?”这样想着,把玉牌悄悄的放进了自己贴身的口袋中。

营地这边,对於已经多日没有妹妹的消息的我。看到她的平安归来让我悬在半空中的心总算放下来了。更重要的是,散叶带来了城内粗略的地图,和敌人基本的兵力部署情况,完成了任务的散叶自然是得到了不少嘉奖,可惜谁也没能发现,在女孩貌似喜悦的笑脸下隐藏的竟是无限委屈与懊悔交织的苦楚。

已经兵临城下的征讨军已经做好了攻城的准备。最为其中之一,百忙之中,我并没有太多的在意妹妹的异样。时间不等人,我们不想给敌人留下太多准备的时间,攻城的日子被确定了下来.就在踏上沙场的前一天,我正一个人坐在军帐里发呆。虽然从小到大的理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在战场上英勇战斗,建立功勳。但是,当这一天真的来临,想到战场上满是你死我活的残酷,激动之余难免还有几丝紧张与恐惧。正当我默默的出神时,一道倩影映入眼帘。

“公主殿下!你怎麽来了?”

我们的公主殿下一直以来并没有放弃通过谈判解决冲突的努力,可惜还是无法抑制住那些好战贵族们跃跃欲试的心,各种压力都无情的压在她稚嫩的肩膀上。如此年纪轻轻的少女就要面对这麽多常人难以想像的困难,近来人都不免得憔悴了些。想到这里,我不免有些心疼,只可惜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我是一介默默无闻的战士,我能做的只有为她奋勇杀敌,希望这场冲突能够早日结束。

此时,当她出现在我的身旁,看到正目瞪口呆的我,还是露出那一如既往的可爱的微笑。

“硫克,你要多多小心,那一边的势力,我总觉得有些不简单。”公主开口了,她那双清澈的眸子里竟满是担忧的神色,让我的心为之一悸。此刻眼前的她正在眼神复杂的看着我,像是有很多话埋在心里,却又无法说出来。

“殿下,你请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报答皇室栽培的恩情。”我想也没想,只是把心中的理念说了出来。

“笨蛋…真是一个木头.。”公主似乎在小声嘀咕着什麽。

突然间,一个温暖柔软的触感从脸颊上传来,刹那之间,公主已经突然把自己的樱唇贴上了我的脸。浅浅的一个吻後,面前留下的是少女那张面色绯红的俏脸。

“傻瓜,这一下你欠我的可就更多了,你要怎麽报答我呀?”在我依然处於惊愕的呆滞中,公主靠过来,把头抵在了我的胸前。

“呐…硫克,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回来好麽?”公主的双肩竟有些颤抖,用上了恳求的语气。

虽然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从她略带梗咽的话语中,我知道此刻的公主肯定已经是泪眼朦胧了。我一时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只能够轻抚着她的头发,把这个泪花带雨的瓷人儿紧紧抱在了怀中…

谁也没注意到,帐房门外,偷偷看着不远处紧紧相拥的两人,不知何时就站在那里的散叶轻咬着下嘴唇,小手悄悄捏紧了裙?。

女孩的心思只有女孩最懂,公主对哥哥倾慕的心思,自己作为殿下身边的侍女,又何曾不知。同时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虽然没有明显表露,哥哥心里也有那麽多对公主的仰慕之情。此刻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人不由得感觉他们若一对璧人,只是自己……

散叶的心愈发收紧了,她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脑袋里那些纷乱的思绪努力甩出去,没有再继续待下去,散叶有些失魂落魄的逃走了。

接下来攻城的战役打得异常的艰难,余晖城不愧为西境之门,易守难攻。加上法尔科家族统御多年的守军训练有数,即使强敌当前,却也凭藉着高耸的城墙,抵抗住了我们如数次强攻战况十分焦灼。

鉴於对方的实力大大超过预期,几次攻城失败後,我们暂时停止了尝试,撤回营地休整。虽然经历了激烈的战斗,凭藉长期刻苦的训练,我竟没有受到太多了伤。只是当我望着远处依然硝烟弥漫的高耸城墙,心里不由得有些气馁。对方有一个年轻的统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男人,竟使用着和我差不多的剑术,可谓十分骁勇善战。好几次我们几乎要拿下城墙之时,又被他亲自率领的士兵挡了回来。

营地里为了犒劳归来的将士们,已经准备好了准备了丰盛的一餐,环顾四周,喧嚣的人群中却少了妹妹那个熟悉的身影.最近这一段时间,我感觉到妹妹似乎有些不对劲,时常呆呆的出神,一向活泼外向的她自从上次任务归来後明显变得沉默了许多,甚至连平时对上我的目光时也有些闪躲。上次任务立下不小功劳的她特许的得到了一段时间休息,因此并没有参与这次攻城之战。

这些天下来她正在做些什麽呢?我忽然想起似乎已经有很久因为忙於公务没有好好的和妹妹说过话了。我也有些愧疚,我决定以後一定要拿出一些时间好好的陪陪她.当我回到自己的帐房,正准备放下长期紧绷的神经准备休息时,一个人从身後靠过来双手从後面环住了我的腰。

“叶子…”这种宜人的体香,只有我那亲爱的妹妹才有。我不假思索的叫出了她的名字。

“…”

当我转过身看清楚妹妹的模样时,我愣住了。

此时的散叶微微侧低着头,红着小脸,略显拘谨的站在我的面前。身上只披着一件单薄敞开的睡衣。这薄薄的丝布根本遮不住那妖娆的裸躯,那对小巧可爱的娇乳暴露出来,两颗粉红挺翘的蓓蕾让人无法忽略。往下我甚至都可以看见她双腿之间的少女私密之处,散叶那雪白的肌肤因为害羞而微微潮红,闪烁着眼神看向地面。

“叶子………你…………”我把眼神从身前美好的娇躯身上移开,心里竟然有了一种罪恶的感觉。

“哥哥…我想让你陪陪我,陪我说说话,就…你和我。”散叶靠得更加近了,低声嗫嚅道。

“叶子,先把衣服穿上。”虽然是自家妹妹,但是第一次听到妹妹用这种柔得像水似的语气和我说话,再加上近在咫尺的春光,我还是感到喉咙有些堵,一时间竟不知道应该把眼睛望向哪里,有些难堪的说。

“没关系,让哥哥看光也没关系…叶子的身子美吗?”散叶带着奇怪的表情,用略带认真的语气问。

“叶子长得很漂亮。”

“和公主殿下比起来呢?”散叶紧接着问。

“………”

“那还是妹妹漂亮。”两个美丽的身影闪过我的脑海,我竟踟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她那双大眼睛紧紧的盯着我,像是在考虑相信不相信我说的话。接着她露出了洋洋得意的娇憨表情,像是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还没等我松一口气,但是她接下来说出的话,让我彻底愣住了。

“那麽……哥哥,要了叶子的身子吧。”散叶紧抿着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双肩。脸上竟是一副我从没见过的少女妩媚的模样.看着眼前娇美的人儿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我心里竟涌起一股冲动,几乎要忘记了眼前的这个女孩是自己妹妹的事实,不顾道德伦理,想要一把把她搂入怀中,夺取她的蜜唇,细细亲吻起来。

看着身前紧紧贴着我的散叶,这张熟悉的脸,不禁自问自己,这个从小到大,我都把她当成亲人疼爱的人儿,我还能把她当成普通女孩那样去喜欢吗。

怀里的女孩已经因为紧张而微微喘息着,我看着她像是抱万分有期待的小脸,那紧闭的双眼还有那柔软诱人的樱唇,我知道如果我真的吻下去,很多事情从此就真的无法回头了。

最终,我还是捧着她的小脸,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妹妹有些愣住了。半晌,突然扑进我的怀中,把头埋在我的胸膛里,嘤嘤抽泣起来。

“人家心里知道,公主殿下,才是哥哥你心里的那个人,我始终就只是你的妹妹而已,对不起哥哥…是叶子太任性了!”散叶带着哭腔低声嚷道,但仍然掩盖不住语气中的那份不甘和失落。

我只是轻抚着她的头,没有说一句话。还没等我我想着用什麽方式安慰一下她时,散叶已经抓起衣服转过头跑了出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呆立在原地。

妹妹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单纯的小丫头了,显然她也有了自己的心事,只是自己心里还是越不过那道坎儿,只希望她能够明白就好了。

最近的散叶真的有些心烦意乱。苦苦守护了十几年的贞洁意外的被夺走了,莫大的委屈都憋在心里。本来希望可以从哥哥那里找到一丝安慰,却不巧看到了,哥哥和公主亲密的画面,而且哥哥似乎一心系在公主殿下那里,仿佛感到自己心爱的哥哥也要被别的女孩夺走了。

想着想着,散叶的心更乱了,心里难免产生了一丝对哥哥的怨气,但是更多的是对身在战场上哥哥安危的担忧。

而且有些难以启齿的是,当夜晚自己一个人躺在孤伶伶的床上时,双腿之间竟隐隐传出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渴望感觉,想起这里曾经被男人那粗壮的东西肆意的进出,萦绕在脑海里的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却挥之不去。

如果是哥哥那样子疼爱自己的话……散叶不由得开始妄想起来,就联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向了那已经有些湿润的双腿之间,手指轻轻抚弄着那颗已经坚硬凸起的小豆豆,让那如电流般的刺激感再一次流过全身。潜意识里,散叶对此时变得好色的自己总有着下意识的排斥和厌恶。但是玩弄自己所带来的迷人的感觉却让自己无法停止。

如果有谁在此时闯入散叶的房间,就能够看到这样一个香艳的画面。一个衣衫半露的少女卷曲在床上,双眼迷离,满面春情。双腿并拢着紧紧靠在一起,前後微微来回摩擦着,就连那微微肿胀的私处也已经淌满了蜜汁,仿佛等待着男人的临幸。

一连好几个晚上,散叶的内心都在苦苦抗争着。莫名的罪恶感与本能的肉体冲动激烈的交织在一起,让女孩紧紧的拽着被褥,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如果自己主动一些的话……”

终於,理智再也难以战胜如火的情欲,在这一天,自己居然真的主动用身体去勾引哥哥了。但是哥哥却没有像自己预想的那样,不顾一切的占有自己。而自己这时候才明白,在哥哥心中,自己依然是那个亲人的角色。可是哥哥哪里知道散叶此时心里默默渴望呢?

再一次铩羽而归的女孩心里充满了羞愧,不甘,甚至还有几丝恼怒。和公主殿下相比,已经被玷污了身体的自己是如此的自私和不堪,这样的女人怎麽配得上哥哥呢?从小到大的画面一幕幕划过自己的脑海,想到以後哥哥身边的那个人不再是自己,散叶心里更泛起一股酸楚。

散叶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人,那个玷污了自己纯洁身体的男人,虽然散叶在心里一次又一次默念着告诉自己要忘记忘记。但是,那个男人的样子,他那充满了占有欲的眼神和在自己身上肆意的淩辱,依然犹如梦魇一般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只不过深深的绝望和恐惧之余,自己还体会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奇妙快感,他那丑恶的大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一进一出之时。那些奇怪的感觉就像电流般从下面直冲脑海。散叶感到脸上有些发烧,小腹处传来一阵阵暖暖的感觉,连两腿之间的花径处也似乎再一次些湿润了.散叶的眼光不由得挪到了不知何时握在手里的玉牌上。

散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哪怕舍弃掉自己这个残缺身子,也一定要早日结束这场战争。这场战争还要打到不知什麽时候,在万分凶险的沙场上,任何人都无法轻易保全自身,随时有可能牺牲在战场上。更不用说身为主力的哥哥。

这一次,散叶并没有犹豫太久。当她经过哥哥所在的营房时慢了下来,但她的身影只是顿了顿,微微摇了摇头,转过身快步的离开了营地。

今晚的夜色很黑,漫天的星星和月亮都不知道藏到什麽地方去了,而女孩的孤独身影渐渐远离了喧闹而又明亮的营地,没入那无边的黑暗中…

守城的卫兵们非常惊讶,一个持有城主大人的玉牌的孤伶伶的少女在这个时间要求进城。卫兵们虽然满腹狐疑却也不敢怠慢。在几个卫兵的伴随下,散叶被径直带到了城主的房门外。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男人似乎知道自己会回来一样,面对散叶的突然到来,并没有露出半分异样的表情。遣散了侍卫,宽大的房里就只剩下了两人。

“若花,我的小宝贝,我已经等了你很久了。”法尔科的话里似乎带上了几丝玩味。

散叶暗暗心惊,难道法尔科事前料到了自己还会回来吗?她强行按下心中的巨澜,保持着一平如水的冷傲神色。

“法尔科,不要再浪费时间玩这一套了。我可是效忠于公主大人的杀手。”

“呃?那你还等什麽呢?我就在你的面前,为何还不动手?难道是你太想我了,只是想要回来和我亲热亲热…”

法尔科毫不在意身前这个杀手少女随时会出击的刀锋,甚至一边开着玩笑一边伸出手伸向了女孩的身子,两只狼爪开始不老实的动手动脚起来。

散叶轻咬着银牙却并没有躲开。

“法尔科,你不是想让我做你的女人吗?希望你不要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如果你能停止继续犯上作乱,不再增加无谓的伤亡,愿意继续效忠于公主殿下,那麽我的身体可以任由你处置。”散叶放软了语气,冷静的说出了自己的条件,好像被交易的不是自己一样。

法尔科面带微笑,像是在细细衡量着筹码,揣摩着这个所谓的交易.过了一会儿,他盯着眼前故作镇定的少女,缓缓的开口。

“你这麽有自信我会一定因为一个你而放下我的剑?”

听了法尔克的反问,一时间女孩愣住了。散叶突然意识到似乎有些自视过高,也似乎把这个男人当成了满脑子女色的草包。

而自己居然会因为的一句口头承诺,以为他会贪恋自己的身体而就这样放下诺大的权利的诱惑。对於现在自投罗网的自己,他岂不是有一万种办法来把自己吃干抹净。

想到这里,一时间散叶窘迫不已,整个人甚至都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起来。

“你…言而无信.…”

失去了最後一线希望,就在散叶六神无主甚至准备鱼死网破之际.法尔科的手却趁机解开了女孩衣服上的扣子,再轻轻一掀,散叶胸前那美好细嫩的两颗白玉就暴露在了空气中。男人的大手随之迎上去,扣住了两团白嫩不断揉捏着。

“好几天没见这两个小东西,又长大了不少。”法尔科一边调戏着失魂落魄的女孩,慢慢地把头伸向她的耳边。

“若花,如果是你的话,其实那个交易其实还是很合我的胃口的。”

“什麽…”散叶有些意外她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困惑。

“因为你这麽可爱,对我来说又很特别,我要让你知道做我法尔科的女人是一件多麽幸福的事。”法尔科俯下身子用嘴叼住了女孩的一边椒乳,灵活的舌头开始不断的撩拨着乳头。接着他像是捧着珍宝一般细细的,一寸寸亲吻着女孩上半身赤裸的肌肤。

听到了法尔科的话,散叶脑子还是有些发蒙。事情竟然有了转机,难道他真的如此想要得到自己吗?

虽然胸部受到如此放肆的玩弄,想到自己的牺牲或许可以拯救更多人的生命,散叶一反常态的没有挣扎。谁知,法尔科愈加得寸进尺,一只手也伸到了散叶的双腿之间,把已经润湿的内裤轻轻扯开。手指在细缝外来回揉拨着。散叶则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微微抗拒着法尔科的进一步入侵。

过了一会儿,法尔科抽出手来举在散叶的面前,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

看着男人手上满是自己胯间淌出的淫液。散叶涨红了脸,已经羞愧得抬不起头来了。

法尔科迅速脱下了散叶已经湿哒哒的内裤,扔在地上。然後双手分开女孩的双腿,俯下身开始舔弄女孩的私处,轻咬着阴蒂,舌头挑拨着私处的嫩肉。一种从没体验过的,几乎让大脑宕机的快感疯狂冲击着散叶的脑海。

“完了,自己又要栽在他的手里了…”

散叶眼神迷离,双腿发软。她知道现在就算自己想逃的也逃不掉了,而且此时自己的小腹处已经热得发烫,心底那种说不出的渴望更佳明显了。

法尔科让散叶弯下腰来,双手扶住一旁的桌子。自己捧起女孩的翘臀,把已经勃起了老半天的粗壮肉棒,对准那个幽深的蜜穴,毫无犹豫的一挺而入。

“啊…”随着女孩的一声尖叫,两人的身体瞬间重叠到了一起。那其实已经饥不可耐的小穴终於再一次迎来了她熟悉的客人。

粉嫩的肉壁收缩着,整个窄小的通道都被填得满满当当,严严实实.法尔科不等女孩幼嫩的私处适应自己的粗大,挺动着粗腰,立即开始快节奏的抽插起来,尽情的享受着身前小美人紧致的蜜穴包裹。

源源不断的被充实的快感伴着微微被撕裂的痛楚,熟悉而有令人想念的感觉仿佛填满了自己积攒下来的空虚与渴望。这样令人疯狂的痛楚是自己手指的爱抚所无法比拟的。

散叶紧闭着双眼,紧紧咬着嘴唇,在痛楚和快感中煎熬。

“这个家伙,在玩弄女性方面倒是挺有一手。”散叶虽然不想承认,却掩饰不住自己那越来越绯红的脸颊。

法尔科感觉出女孩的变化。他暂时停了下来,顺势扒下散叶挂在身上还未脱掉的纱衣,把女孩赤裸的娇躯抱起,让她面朝自己躺在宽大的桌子上。然後双手分别抱起少女分开的大腿,栖身迎上,再一次把分身送进了女孩的深处。

“天呀!好舒服。”散叶在心里默默的喊道,这一次男人的进入非但没有带来一丝痛楚,还似乎让龟头找到了蜜穴内最敏感的部位,两边一再摩擦,让散叶初次领略到了一种令人着迷的酸麻,被法尔科抱着着两只大腿仿佛都要不属於自己了。

蜜穴被刺激得不断收缩着,感觉到男人正高高在上看着自己,散叶感到几分慌乱,她扭动着身躯,睁着大眼睛回瞪着身上埋头苦干的男人。她不想认输,让对方看出自己带有有半分迷醉的表情。

法尔科注意到此时女孩强装镇定的可爱神情,微微一笑,更加放肆的高高抬起屁股,再重重的落下,像是要把两颗硕大的阴囊也塞进蜜穴中,甚至手指也摸上了蜜穴外那颗坚硬翘起的小豆豆。

初进人事的少女哪里是经验丰富的男人的对手。在对手几乎全无保留的进攻下。随着哎呀一声惨叫後,散叶猛的拱起了腰肢,浑身剧烈的颤抖着,穴内的爱液想开了闸一般汹涌而出,把男人的胯间和桌沿都淋湿了。

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身体还是诚实的对男人给予的无边快感作出了回应。

“和我做爱,你也很舒服,是吧?”法尔科不紧不慢的在散叶耳边说。

“………”

散叶涨红了小脸却失声般的不知如何解。

法尔科盯着散叶的俏脸。“呵,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可是有很多时间来慢慢让你改口。”他话里充满了玩味和戏谑。接着,法尔科把女孩无力的身体抱起来,向寝宫走去。

被男人抱着走的散叶不由的想起了上一次自己被法尔科扛回房间里然後被破处的场景,以及他那天带给自己的屈辱。没想到没过多久,自己竟然再一次被他像战利品一样带回寝宫,肆意的淩辱。

正当散叶有些心情复杂的垂着头时,她瞥见了男人两腿间那根粗大的,青筋满布的紫红色的阳具。经历了方才激烈的战斗,它却依然坚挺的高高翘起,看起来十分凶猛。散叶觉得脸上发烧,心跳的厉害,但是却没有立即把眼睛挪开。就是这个丑陋的大东西,三番两次的欺负自己,想到过一会儿还要被这家伙的主人狠狠的欺负个够,小穴里竟然又涌出一股暖流…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