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与我的健身美母》佚名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我与我的健身美母 我与我的健身美母

    我叫LCM,今年18岁,在本城上大学,至今健身已有三年有余,是一个标准的健身爱好者,而我的健身爱好,则是来自於我的母亲,楠。  我的妈妈今年39岁,虚岁四十,单名一个楠,是某健身房的金牌私教,至今未婚,没错,我的妈妈就是传说中的未婚先孕,大学毕业后与男朋友分手却发现怀上了我,好在我们家也算是比较富裕也比较开明,我就这么被生下来了(来自我偷听我亲戚们的闲聊)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与我的健身美母》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与我的健身美母》,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LCM,今年18岁,在本城上大学,至今健身已有三年有余,是一个标准的健身爱好者,而我的健身爱好,则是来自於我的母亲,楠。  我的妈妈今年39岁,虚岁四十,单名一个楠,是某健身房的金牌私教,至今未婚,没错,我的妈妈就是传说中的未婚先孕,大学毕业后与男朋友分手却发现怀上了我,好在我们家也算是比较富裕也比较开明,我就这么被生下来了(来自我偷听我亲戚们的闲聊)

《我与我的健身美母》 终章 免费试读

「双手抱头,转过身去,不许动。」

正当我们还沈浸在获救的喜悦中时,一个不带有丝毫感情的冰冷声音传来,随即,我感觉到了一个冷冰冰的物体抵上了我的后腰。

我的心瞬间如坠冰窖,我明白,那,应该是枪口。

由於我现在依然赤身裸体,所以能毫无阻拦地感受到枪口那金属的冰冷。

我慢慢举起了手,一步一步地按照背后持枪人的要求转了个身。

在转身的过程中,我飞快地扫了一眼周遭,发现同样赤身裸体的妈妈和少妇姐姐也是一样被一名武装人员用枪抵着,我甚至能看到,因为枪的冰冷和心中的恐惧,妈妈和姐姐胸前的两颗葡萄均是充血膨胀着,深色的乳晕上满是鸡皮疙瘩。

「不可能,这不可能……」少妇姐姐一脸苍白地喃喃道。

「事情大条了……」我皱着眉头,心里一片沈重。

「妈的,那位说的对,莉莉丝这个小贱人果然还留了一手,」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用余光向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是Tony三人,「幸好那位大人有一手,提前布置好了一切,不然我们可真要玩完了。」白人David(打英文太麻烦了下面就直接称呼大卫了,其他两人同理,托尼,约翰)骂骂咧咧地走了过来。

「是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骚货,老子一定要让她明白她就只配当一个人尽可夫的狗娘养的婊子。」约翰和托尼也是一脸怒气地应和着。

我现在才知道,这个跟我有过几次床上交流的美少妇,叫莉莉丝。

「啊!!!」

莉莉丝姐姐忽然一声惨叫,原来是黑人托尼上来就给了莉莉丝一奶光,她那白嫩的巨乳房立刻浮现出一个大大的巴掌印。

「你这个小婊子还想坏爷爷们的好事?要不是早有准备老子今天还真给你这个小婊子给黑了,怎么样,没想到吧?把我们当玩具结果最后反而你自己要成了我们的玩具了。」大卫站在后面,一脸邪笑。

「你们等着,我家里的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被枪抵着的莉莉丝姐姐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恶毒地诅咒着眼前的三个人。

「哦?你说的,是这些人么?」

大卫招了招手,立刻有一个武装人员递给他一台平板电脑,他捣鼓了一下,播放了一个视频。

「你说的,是他们么?」

这是一段多么血腥而又淫靡的视频啊。

视频的背景是一间豪华的卧室,不过本来应该极尽奢华的房间,现在却是一片废墟,房间里,门外走廊上,全部都是一个个倒在血泊中的人影。

而在房间的正中央,是一位成熟性感的赤裸熟妇和一大群,约有十三四个精壮的黑人男性。

这个熟妇的脸和莉莉丝姐姐有七八分相似,都是那么的妖娆,妩媚,要说有什么不同吧,那可能就是时间在这张脸上,留下了和莉莉丝姐姐的任性,放荡完全不同的成熟和风韵。

她的身材,跟莉莉丝一样也是那么的淫荡,更巨大的乳房,挺翘的臀部,修长笔直的大长腿,一切的一切无不说明这是一位多么性感的尤物。

不过此时,这个性感的熟妇,却是双目失神,那大大的眼眸中,有的只是混乱和对男人肉棒的渴望,对性的渴望。

这个少妇半跪着,一手把玩自己已经充血坚硬的阴蒂,一手揉捏着胸前的肉弹,嘴里不停地乞求着面前的男人们能给她肉棒。

即使黑人们的下体已经坚硬如铁,他们却依旧不为所动,像一座座雕像伫立在那里,静静围观少妇的淫荡表演。

过了一小会,又从门外走进来了两个黑人,这两个人带着一个同样全身赤裸的白人男子,这个男子看到床上的少妇以后,情绪异常激动,不停着挣紮着,我估摸着,这应该是这位少妇的正牌丈夫。

不过少妇却是看都没看自己丈夫一眼,依旧表演着淫荡的自慰秀,希望能吸引眼前的雄性生物赐予她大肉棒。

似乎是演员到齐的缘故,那十几个黑人一脸淫笑地挺着粗长的黑色肉棒,扑了上去,瞬间淹没了少妇的身影……视频到此结束,莉莉丝姐姐看完这段视频,整个人都仿佛失了神,脸上高傲的表情被打击得支离破碎,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恶魔,都是恶魔,你们都是恶魔……」

托尼却是没有管似乎已经崩坏的莉莉丝,走到我和妈妈面前,他用小刀挑起妈妈的脸,狞笑道:「那个小婊子似乎还想救你们母子是吧?怎么,哥哥们的大肉棒不能满足你么?为什么要逃呢?现在哥哥们给你一个机会,去把那个小婊子弄到高潮,然后跪着去求那些贵宾的原谅,如果你能……」

托尼话还没说完,妈妈却是一口吐沫吐到了托尼的脸上,「你们这些恶魔,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反正我们母子是不会再受你们要挟了。」

妈妈歇斯底里地怒吼着。

「……」

托尼似乎被妈妈的反应弄得有些懵,楞了一秒钟,随后反应了过来,发出了一声不屑地冷笑。

「是么?既然你这么无情,希望你儿子不要怪你啊~」

听到这话,我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太妙,但是后面冰冷冷的枪口却让我一不也不敢动。

托尼一脸微笑地走到我的面前,可是这种笑却让我感受不到丝毫的暖意。

他举起匕首,轻轻地在我的胸前,我的乳头四周画着圈,即使刀尖没有碰到我的皮肤,我却能感觉到一阵凉意似乎直冲我的心脏,我的胸前起了无数鸡皮疙瘩,乳头也被寒冷的刀尖刺激得硬了起来。

「小子,没办法,叔叔也不想伤害你,可是你妈妈却那么无情,非要用你的命去换她的解脱,别怪叔叔狠心呀,要怪,怪你那个婊子妈妈去。」

托尼一字一字地,慢慢念着。

「不,不是,我……」

妈妈似乎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想要冲上前来,却被后面的士兵一巴掌掴到了巨乳上,将她打倒在地。

「妈妈……啊!!!」

我还没来得及心疼妈妈,胸前一阵剧痛让我不由叫出声来,我似乎感觉有一些温润的液体流了出来。

忍痛低头一看,发现托尼的匕首已经在我胸前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伤口不停地向外渗出着鲜血。

「求求您,求求主人,贱奴错了,贱奴不该顶撞主人,求主人放过贱奴的儿子,贱奴愿意做任何事,求求主人了。」

妈妈见我受伤,顿时慌了神,健美的娇躯再一次匍匐在了这群外国人脚下,不停地磕着头为我求情。

「你确定…任何事都能毫不犹豫地去做么…?」

托尼不慌不忙地擦拭着匕首上我的血迹,问道。

「贱奴确定,贱奴确定,请主人放过贱奴的儿子,不要伤害他。」

妈妈还在不停地磕头,甚至将她光洁的额头都磕出一小块血印。

「那好,既然你这烂货这么诚恳,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托尼拍了拍手,旁边立刻有人递上了一颗粉红色的药丸,「你先把这颗药吃了,然后爬去那边,向每一个被你坏了兴致的贵客磕头下跪,请求他们原谅。作为你被原谅的证据,你需要让他们每个人在你烂穴里射一次精,如果在规定时间,嗯,一个半小时吧,一个半小时内有二十个人原谅了你,我可以做主让你和你儿子安全回国,毕竟老子们的主要目标不是你,但是如果没到二十个人,或者说超过了时间,嘿嘿」

托尼没往下说,只是冷笑地看着脚边匍匐着的妈妈。

在一旁的我心里雪亮,这个王八蛋根本没想过让妈妈能完成任务。

先不说他不知道给妈妈吃了什么药,就是一个半小时让二十个男人插穴射精这种任务就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好么,更何况我估计那个粉色的药丸十有八九是烈性春药……果然,托尼接下来的话应证了我的猜测:「对了,如果你的逼里漏出了超过两个人分量的精液,那就算你少了一个人,毕竟让人家受害者的精液漏了出来说明你根本没有乞求人家原谅的决心吧。」

不过作为当事人的妈妈可谓是关心则乱,一点都没有考虑托尼这只是在玩自己这个骚熟健美的女人。

「好的主人。贱奴这就去。」

妈妈接过药丸,毫不犹豫地一口吞了下去,随后调转方向,扭动着自己挺翘的臀部,向着聚会上那群男性客人的聚集地爬了过去。

我看着妈妈赤裸着身体,胸前两颗巨大的肉球随着身体的爬行不断晃动,心里不由一痛。

不过这一次我却没机会近距离观看,托尼冷笑地站在我身边,一边远远眺望妈妈的淫靡表演,一边看似自言自语:「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来到我们这,听话还可能有活路,不听话那可就惨咯~。」

虽然他没有点名某个特定的人,但是我知道,这是在对我说。

「你们到底怎么样才肯放过我和妈妈?」

我的声音有些颤抖,心里愤怒,惶恐深深交织着。

「放过?别开玩笑了,你妈这么好的骚肉,不当个婊子真是可惜了,我们为什么要放过到嘴的鸭子?至於你……」

托尼一声冷笑,抱着胸好整以暇地看着我,接着道:「到时候再说。」

他这说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的做法让我心中又有绝望又有些希望,本来甚至想要就此了结的我因为这一丝虚无缥缈的希望却又忍了下来。

「走吧,到房间里等你那个贱货妈妈吧,她的春宫表演你应该看够了吧?」

托尼一脸鄙夷地看着我因为妈妈而坚硬的肉棒,冷笑着说。

「万一妈妈成功了呢?」我不服输地反驳道。

「怎么可能,你看那个骚逼,边走边漏精液,哈哈哈,怎么可能完成这个任务。实话告诉你吧,我给你妈吃的春药是正常女人剂量的五倍,她估计快给快感彻底征服了吧。」托尼不屑地解释道。

我定睛看去,果然如他所说,远处的妈妈边爬,大腿根部边滴着白色的液体,整个人也已经摇摇晃晃,似乎即将体力不支。

我无奈地闭上眼,再无一丝反抗地跟着恶魔走回了酒店。

我在酒店服务生们好奇的眼光中被带到了一个顶层的房间。

这个房间似乎是酒店里最高端的总统套房,有着豪华柔软的地毯,巨大的落地窗,以及墙壁上格格不入的锁链。

不过,这个房间中最吸引人眼球的,则是那个巨大而又柔软的床。

只不过这个床跟一般意义上的床不太一样,它的尾部有一个机器,这个机器的前端是一个巨大的仿真肉棒,上面布满一个个圆圆的颗粒,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

我淡漠地跟着托尼走到墙边,任由他把我的四肢都用镣铐锁在了墙壁上,令我只能在一小段范围之内移动,无法脱离太远。

确认万无一失之后,他拿过来一个类似於平板的终端,交给了我,并说道:「一会对你妈的调教就在这个房间里进行,我们不会再出面,一切可能的指令都会在这个平板上出现。另外这次的调教会是通过这个房间里隐藏的摄像头在我们的平台上全程直播的,不过看的人肯定都不会对你们有任何的同情心,所以你也别想着可以通过他们来求救,听到没?」

说这,他一脚踹在了我的鸡吧上,一阵剧痛冲击着我的脑子以及已经放弃反抗的神经。

我忍着痛跪了下来,平静地说道:「知道了主人。」

托尼看到我的样子,似乎也找不到理由再虐待我,用他的大脚踩了踩我的头,就一言不发地走了。

我靠在墙上,无神地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门外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一个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黑色皮质束腰的金发高挑白人女子,蹬着一双透明高跟鞋,趾高气扬地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有着一对大到不自然的巨乳,上面巨大的乳晕和一直挺立着的黑色乳头,无不彰显着这是一个经常被男人玩的骚货。

她的下体阴毛浓密,看不清阴唇的轮廓,那一双大长腿笔直而又结实,充满了力量感。

女人的手上,牵着一根红色的狗绳,她进来之后,狗绳另一端的东西也映入了我的眼帘,果然是浑身赤裸,四肢着地慢慢爬行的妈妈。

此时妈妈已经变得双目无神,那性感而又健美的肉体上,满是腥臭的男人精液。

她胸前的那一对巨乳,随着重力的作用不断摇摆,偶尔碰撞在一起,发出淫靡的「啪啪」声。

而我注意到,随着妈妈的爬动,她的小穴,还在不断地流着白色的浑浊精液,好不淫荡。

进来之后,那个女人和妈妈都没有看旁边的我。

她指挥着妈妈爬上床,呈「大」字型将妈妈的双手双脚都绑在了床的四角。

绑好后,她凑到了妈妈的胸前,用那修长的双手把玩着妈妈紧致的巨乳,调戏着妈妈早已充血坚硬的乳头。

「嗯——」

妈妈的小嘴刚发出无意识地呻吟声,就被白人女子一下子给堵了起来,开始不断地注入她的津液。

二人互相亲吻了一会之后,性欲本就还未彻底消下去的妈妈率先开始发情,她的脸上重新泛起了潮红,双腿虽然被绑住并完全分开,可却也无意识地不断想要并拢摩擦着。

女人,或者说妈妈的女主人看见时机基本成熟,停下了法式深吻,站了起来。

沈浸在性欲中的妈妈骤然失去了目标,嘴里无意识地喊道:「我要,快给我,求求你快给我」

我有些不忍,想要闭上眼睛,可是那台平板却像是能读懂我的心思一般,一行字出现在了屏幕上:「别闭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你妈妈。」

我无奈,只好继续在墙角,盯着妈妈的淫态。

起身后,女主人将那个仿真肉棒拉到了妈妈的下体处,此时妈妈原本满是干涸精液的下体在女人一阵催淫过后又变得潮湿了起来,她先是在妈妈潮湿的下体上摸了两把,把自己的手湿润了,然后一只手握住那根假鸡吧,像是在撸真肉棒一样撸了两下;而另一只手则张开妈妈已经被干的松弛的小穴。

找准距离后,她猛地一使劲,那根狰狞的仿真肉棒就深入了妈妈的小穴。

「啊——」

妈妈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尖叫,在假肉棒没入体内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都向上拱起,似乎受了极大地刺激,我能明显地看到,妈妈那性感美臀,强力地收缩着,将她的肌肉线条凸显得一览无余。

待妈妈平缓过来之后,这个白人女人又系紧了妈妈四肢的绳索,让妈妈只能保持大字的姿势彻底无法动弹,随后,她按下了床边的一个小型开关,一阵机关声响过,天花板上露出了一面大镜子,让妈妈能够一览无余地看到自己的淫态。

「啊!!!不要!!!」

看到自己全裸的身体,淫荡的姿势,妈妈又是一声尖叫,随即拼命摇头,不去看天花板镜子上的自己。

「妈的你这个狗娘养的婊子,还不想承认自己是个骚货,好好看看自己的贱样,好好认清自己!」

女人忽然生气了起来,一巴掌扇上了妈妈的奶子,妈妈又是一声高亢的叫声,不知道是呻吟还是惨叫。

我已经彻底麻木了,漠然地看着眼前的两个性感的女人,只是下体的肉棒还是在这香艳的场景中不争气地勃起了。

紧接着,女人一下又一下,不停地扇着妈妈的奶子,把她那对性感的肉山打得左右大幅度晃荡。

妈妈的巨乳很快就变得通红,在不断的呻吟之后已经叫不出声来了,只是紧闭嘴巴,发出「嗯嗯」的声音。

突然,床上的妈妈浑身不住地颤抖了起来,伴随着身体的抖动,一旁的我能看到有一条亮晶晶的抛物线从妈妈的下体出现,射向远处,妈妈竟然在女人的乳房虐待下到达了高潮!

「够了,玛丽,进行下一步吧。」

突然间,我旁边的平板发出了一道语音指令,被称作玛丽的女人听闻之后,满脸遗憾停下了手,随后又按下了机器上的另一个按钮。

瞬间,那个假阳具在机器马达的推动下,在妈妈的小穴中开始疯狂地抽动。

此时妈妈连哼的劲都已经没了,只是不断地翻着白眼,嘴里流出了无意识的涎水。

那名叫玛丽的女人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款款地走到了我的身边,居高临下地望着我。

「你就是这个婊子的儿子是么?」女人一脸不屑地发问。

我感觉她不止是对我不屑,对任何的男人似乎都有些不屑。

「是的。」

经过了这些事之后,我已经彻底绝了反抗的心思,顺从地回答道,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下体传来的一阵钻心的疼痛。

「要叫主人,听到没?贱男人!」

玛丽一声暴喝,用那高跟鞋往我的鸡吧上踢了一脚,用那粗糙的鞋底不断摩擦着我的性器官。

「是的,主人,贱奴错了。」

我低下头,小声说道。

玛丽听到我的话,却是楞了一下,可能完全没想到我会完全不加反抗地承受她的侮辱。

但随即,她美丽的脸庞上却是泛起了不屑的笑容:「果然,男人都是贱货。来,站起来」

我听话地站了起来,她站在我的后面,用那修长的手指,不断地在我胸肌上面画着圈,刺激着我的乳头。

感受着她那有些冰凉的手指,我的肉棒在这刺激下更加膨胀了。

玛丽主人似乎察觉了我肉棒的变化,淫魅一笑,用另一只手握住了早已坚硬如铁的滚烫肉棒,「真是大肉棒呢,我的小宝贝,想必你这个骚货妈妈被你肏得很爽吧,嘿嘿,作为一个儿子在自己妈妈被调教的时候还能勃起,真是贱呐」

她在我耳边吐着香气,对我进行着言语上的侮辱。

之后,她不待我有任何反应,就开始以非常娴熟的动作,玩弄起了我的肉棒,马眼,睾丸,所有能玩弄的一切都不放过。

同时,她在我耳边继续说道:「小宝贝,你知道么,你这性感的婊子妈妈那骚穴里塞的肉棒上,可以不断分泌慢性春药,这种春药会让你的妈妈不断处於高潮前期的情况,即使才高潮完,也会在十分钟之内再次进入状态,我们这一项调教,一来就是要培养你妈妈对任何人调教都能很快进入状态的这种特质,也就是要摧毁她的羞耻心。二来,则是要培养你妈连续高潮的体质,为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婊子做准备。」

解释完了以后,她依旧不停地玩弄着我的生殖器。

我沈浸在玛丽的高潮技巧中不可自拔,渐渐地,射精的冲动出现在了我的闹钟,我只感觉小腹发热,一股热流蓄势待发即将冲出。

可就在这时,背后的玛丽却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然后缓缓地,在我的胸前画着圈圈。

脑子一片空白的我无法适应这突如其来的空虚,下意识地喊了出来:「让我射,让我射!」

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胸前一阵拉扯的疼痛,原来是玛丽的玉手忽然由轻柔的抚摸变成了对乳头粗暴的拉扯,「贱男人,不是告诉过你要叫主人的么?」

玛丽在我的耳边,恶狠狠地说道。

「主人,我错了,请让贱奴下贱的生殖器射精吧。」

我没有丝毫骨气地求饶道。

「好啊,你转个身,把你的小鸡吧对着你妈妈。」

玛丽像恶魔般对我发出命令。

「可……」

让我对着妈妈?那射精的时候不久会喷到妈妈身上了么?我心里有一丝不情愿,刚想说话,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打在了我的屁股上,随即,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从臀部传来。

「让你转身你就给我转身,哪来那么多废话,你还想不想射精了?」

玛丽对着我的屁股打了一巴掌之后,骂道。

对於这样的侮辱,按以前的性格本来应该怒气冲天的我却只感觉到一种屈辱的快感,马眼上流出了一丝透明的液体。

我按着玛丽主人的要求转过身,面对着床上正在被机器肏逼的妈妈,而玛丽主人则继续站在我的身后,一直玉手握着我早已到达临界点的鸡吧,另一只手则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臀沟,香唇在我的耳边轻轻哈着气,道:「小宝贝,你知道么,通过这几场直播,你和你妈妈会找到新的主人,对你满意的人会出钱,我们则会按照出价最高者的要求对你们进行定制调教,之后会发货给他们,然后你们就是新主人的专属性奴了呢。说实话,主人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我的小宝贝这么大的鸡吧呢,要是这根大家夥插到主人的小穴里一定很爽。」

她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像挤牛奶一般撸着我的肉棒。

本来就已经到达临界点的我很快就缴械投降了,随着极致升天般的快感冲向我的脑子,一发发浓稠而又腥臭的精液不断地喷涌而出,全部落在了妈妈健美的身体上,而已经失神的妈妈,在自己儿子的精液下,似乎也再一次达到了高潮,下体喷涌出了巨量的水流——我和妈妈在同一时间高潮了。

高潮过后,依旧沈浸在玛丽主人高潮的手上技巧和高潮余韵中的我只听到耳边传来好听的声音:「这精液的黏稠度可真是不得了,要是射到女人的子宫里一定会怀孕的吧,好想试试啊,可惜,在还没有彻底奴化之前都不能品尝大鸡吧。……」

脑子一片空白的我只知道,从今往后,我将过上暗无天日的调教生活,直到我被抹去一切棱角,变成一个能随时随地取悦主人的性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