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佚名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魔女的诱惑 魔女的诱惑

    他们都喜欢叫我魔女,但我却从未觉得自己有什么魔性,最多生为处女座的我有一种内在魅力和不受;新潮;干扰的特有的浪漫气质。  可能是因为我的太过浪漫,因此不喜欢循规蹈矩的爱情,反而更中意乐此不疲地穿梭在男人中间享受着恋爱的甜蜜和性爱带给我的刺激。我崇尚爱、美和自由,极度厌烦被束缚的感觉,那样只会让我象没有了水的鱼一样难以呼吸。  我追逐着男女之间的爱情,享受被男人宠爱的快感,仅仅限于这样。我从不认为婚姻能带我什么安全感,我也不愿逆来顺受地只做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贤妻良母。在精神上和肉体上我都渴求着灵魂契合的伴侣,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女尊男宠
    立即阅读

《魔女的诱惑》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魔女的诱惑》,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女尊男宠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们都喜欢叫我魔女,但我却从未觉得自己有什么魔性,最多生为处女座的我有一种内在魅力和不受;新潮;干扰的特有的浪漫气质。  可能是因为我的太过浪漫,因此不喜欢循规蹈矩的爱情,反而更中意乐此不疲地穿梭在男人中间享受着恋爱的甜蜜和性爱带给我的刺激。我崇尚爱、美和自由,极度厌烦被束缚的感觉,那样只会让我象没有了水的鱼一样难以呼吸。  我追逐着男女之间的爱情,享受被男人宠爱的快感,仅仅限于这样。我从不认为婚姻能带我什么安全感,我也不愿逆来顺受地只做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贤妻良母。在精神上和肉体上我都渴求着灵魂契合的伴侣,

《魔女的诱惑》 102 免费试读

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扰乱了镇静,我像被邪魔附体似的不能动弹。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完全不在我能力所能控制的范围之内。

我只觉得有心无力,像皮球泄了气似的充满了无力感。我甚至不敢抬头看他,怕一抬头就让他看见我惊慌失措的样子。

“小曼,接受现实吧,我们都不愿意放弃你。”南源赫轻柔地托高我的下巴,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嘴角的笑噙着温柔与亲呢。

“是你计划的?”我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愤怒的声音在发抖。

他略微蹙眉,微倾着头。嘴角露出上扬的弧度,也不算是笑,只是隐约有种落寞及疲累沉潜着“曾经有一度我真想把你遗忘掉,但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后,我才发现我做不到。”他顿了一下,将我紧紧贴在他的胸怀,低下头贴住我的脸庞,哑着嗓子说“这是唯一能抓住你的方法,所以请你原谅我。”

“让我怀孕,变做困兽之斗就是你们的目的?”我冷笑两声,狠狠瞪他一眼,讽刺道“你不愧是习惯掌控大局的人,连那两个骄傲的男人都甘心情愿地加入你的计划当中去。”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狡猾了!如意算盘打得那么如意,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想一手遮天把我这个当事人都瞒骗过去,实在是可憎、可耻又可厌。

他深深切切,异常专注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说“因为你曾经说过,有一天你会像苏玲那样生个孩子安定下来,所以我想或许孩子是唯一能留住你的办法。”

荒唐,我太了解他存的什么心了,怎么能就这样被束缚住,放弃自己的坚持!

我挣开他的双臂,后退几步,指着他的鼻子毫不领情地说“说来辩去,都是你自私的表现。完全不顾我的感受,居然联合他们这样设计我!”

“小曼!”南源赫一急,上前一步,伸手想握住我“别激动,你听我说……”

余下的话,被我瞪眼的寒光硬逼着吞进肚子里,手也停在了半空中。

我心里冷笑,也不看人,对着空气说“你凭什么来决定我的人生?你又有什么权力这样做?”

“小曼……”他抓住我,企图做最后的挣扎。

“放开我!”我低叫一声,甩开他,全然不顾他受伤的眼神,转过身冲出了出去。

门外是摄氏三十四度的酷热,热得像炼狱般。但此刻我并不担心会中暑,反而希望阳光能晒伤我这已成一团浆糊的脑袋。

可还没走出几步,又毒又辣的太阳已先将我伺候得晕头转向,空气中不断散发的闷重湿热感也让我的胸腔吸不进氧气,难过得快要死掉。

我用力地拍了几下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儿,但是没有用,一波高过一波的晕眩感几乎要淹没我。我用力咬着牙,奄奄一息地坚持着,心想只要走到医院门口就有出租车了。

“小曼!”几个异口同声的叫唤声传到我的耳里,我下意识地回过头,却看见裴子骞和段逸风正大步地朝我走来。

我不由皱起眉头,顾不上身体的不适加快了步伐,只想快些逃离出他们为我设好的圈套。

谁知我越是急躁脚步就愈加沉重,视线也逐渐变得模糊。下一秒,我只觉得两腿一软,身子往前倾,眼看就要瘫倒在地上。

“小曼!”在时模糊时清醒的视线中,我看见他们两个直直地冲向我,及时地稳住了我摇摇欲坠的身体。

“怎么了,要不要紧?”段逸风急切地抚上我的额头。

裴子骞握着我的手,关切道“哪里不舒服?”

“你们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我瞪了他们一眼,有气无力地发出警告。

对我的抗议,段逸风置若罔闻,不由分说地跑起我朝医院走去。

“你要干什么?把我放下来。”我差点失控地惊叫起来。

“带你进医院检查。”他稍稍使劲,压制住我的挣扎,丝毫不给我逃脱的机会。

“段逸风!”我大声抗议,挣扎又挣扎,可都被他压得死死的。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可怜兮兮地向一旁的裴子骞求救“哥哥,你快叫他放我下来。”

裴子骞莫可奈何摇头笑,温和口气像在哄小孩“你身体还很虚弱,乖乖的听话,嗯?”

“你!”我一时气结,哇哇大叫“我不要检查,我要回家!”

“你再啰嗦,我就扛你进去。”段逸风不耐烦地把霸道傲慢的样子十足地显露了出来。

他霸道的威胁让我没来由地产生了一阵委屈,鼻子在突然间变得酸酸的。还没等反应过来,眼泪就大滴大滴地滚了下来,止也止不住。

“怎么了,你怎么了?别哭呵。”段逸风立刻换上了紧张的表情,心疼地吻着我的泪。

“逸风,换我来。”裴子骞接过我的身体,顺着我的背,宠溺道“别怪他,他也是紧张你,怕你有个什么意外。”

“没怪他,只是心情有些不好罢了”我抹了把泪,无端的却觉得狼狈,死也不愿承认自己的懦弱。

这时南源赫也走了过来,坐在我面前,叹息着说“怀孕的女人果然多愁善感一些。”

“还不都是你们害的。”我噘着嘴,嘟囔着不满。

我忽然发现三个男人的同时出现使得原本稀滞的空气流动增强,快速填冲进一种饱和感。周围的每个人都像是被停格住似的,凝却所有的动作,睁大眼睛瞧着他们。我甚至感觉到自己也有一股莫名的不安的亢奋,全身上下似乎被一种强烈的虚荣和满足感包围着。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根本稳不住激烈的心跳。

“没错,我们是耍了一些手段。不!这不应该叫手段,我们只是在争取自己的爱情罢了。”南源赫低下头贴着我的脸颊,突然低声耳语“现在,该是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我愣一下,半张着嘴,像听到什么荒谬的事,无法置信地看着他。

南源赫扳过我的脸,不允许我有丝毫退却,神情认真地说“我们已经达成了协议,不管孩子是谁的,我们都会把他当成亲生的。”

“不管你选择跟谁,我们都会照顾你和孩子一辈子的。”裴子骞温柔地执起我的手,以少有的坚决表情看着我,眼里狂烧着一种我不知名的火焰。

段逸风霸气十足地将我拥回怀里,黑眸一闪,用挑衅地对他们说“她肯定会选我的。”

“段逸风,你凭什么这样以为?”说这话时,南源赫瞳孔里愤怒的炙焰,像是在极力地隐忍着怒气。

“凭我是她第一个男人!”段逸风剑眉一扬,毫不留情地反击过去。

“别吵了,我们不是说好不管小曼选择谁都不能干预吗?你们现在是什么样子?”裴子骞垮前一步,档在他们中间,阻止了他们的继续争吵。

他们的做法让我觉得既可恶又可笑,心里又酸又甜的。有这样三个男人爱着,对我来说是幸还是不幸?我不知道,一直以来也没有思量太多,也没敢想得太深刻。但直到今天,我不得不承认,或许在不知不觉中,我已把感情投入了进去。

我的目光在他们三人之间游移着,看看裴子骞,又看看段逸风,再转向南源赫。忽然间有个邪恶的念头在我脑袋里产生,我眼波一转,流出晶灿的水光,盛开一脸春光明媚的笑,娇声问“如果我三个都选呢?”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