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佚名的小说 作者佚名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结婚七年 罪与泪 妻子的沉沦路 结婚七年 罪与泪 妻子的沉沦路

    妻子金娜是一名小学老师,和我一样过着早八晚五的生活。人都说七年之痒,我俩如果从恋爱开始算,却是有十多年了,七年之痒谈不上,虽然依然非常恩爱,但是俩人激情却是被生活消磨殆尽,偶尔试着找找当年的激情,去看看电影压压马路什麽的,依然抵挡不住柴米油盐生活琐事的侵扰。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结婚七年 罪与泪 妻子的沉沦路》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结婚七年 罪与泪 妻子的沉沦路》,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妻子金娜是一名小学老师,和我一样过着早八晚五的生活。人都说七年之痒,我俩如果从恋爱开始算,却是有十多年了,七年之痒谈不上,虽然依然非常恩爱,但是俩人激情却是被生活消磨殆尽,偶尔试着找找当年的激情,去看看电影压压马路什麽的,依然抵挡不住柴米油盐生活琐事的侵扰。

《结婚七年 罪与泪 妻子的沉沦路》 七 免费试读

这是一个忙碌的星期,单位的事情突然变得特别多,可我又很难把注意力集中到工作中,心思总是不自觉的就想到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中。

我总觉得自己好像要精神分裂了,精虫上脑时妻子的态度让我期盼幻想发生更多的事情,悄悄打完飞机後冷静下来,那天早上妻子的话又让我隐隐心痛,我分不清楚自己到底希望发生什麽。

和孙哥聊天时,我把妻子的想法告诉了他,孙哥表示尽快想办法搞定娜娜。我很认真地告诉他妻子其实是个很简单单纯的女人,对情人这个关系看的很认真,一旦答应了,就会认真的去爱,去履行情人的义务,言语间也稍微流露出了一点担忧。

孙哥没有回复我,却把我拽进了一个群,成员只有我,孙哥和梅姐,我有点迷糊,不知道这是要做什麽。但是不大一会就明白了,梅姐和我解释着她非常想促成妻子和孙哥的关系,她也觉得非常有意思。并且表示我们双方都很恩爱,不会因为这样做影响感情,她也很希望孙哥能有个稳定长期的又不会乱来的女人,我的妻子就非常合适。甚至暗示这样做,娜娜肯定会有更大的改变。孙哥也不停地敲着边鼓一会保证一会怂恿。

梅姐明显很清楚我需要的是什麽,知道这样说我就很容易冲动。其实我并不怀疑妻子对我的爱,也不担心妻子会分不清轻重做出伤害家庭的事,也许是当面对着妻子的感情也伴随着性爱开始分离哪怕只是很小一部分,心里还是有一些不舒服,但我也知道,当妻子真的倾心于一个人时,在性爱上的放纵和服从一定会让我感到更加刺激。

我感觉手心都在出汗,回复着“她愿意的话,我没意见,可是她不愿意啊?”

“小娜有顾虑,打消她的顾虑就好了。”

“怎麽做?”

“会有办法的,你同意就好了。”

之後的几天,一切似乎并没有什麽改变,我依然忙碌着工作,妻子也每天正常的上班下班,应付学生家长,照顾孩子,有时间就和同事去逛街。

记得当时有一个中午我下班回家,正看见一个家长非要在微信里给妻子发个红包让她接收,妻子当然不肯,倒不是有多清高,只是这样的钱这样的方式都不合适,结果墨蹟了很久,最後也没收,倒搞的妻子午觉也没睡上。我才记起来这是教师节了。妻子每个晚上聊天到很久,偶尔还会低声发发语音,甚至去卫生间都没有影响聊天,总是很晚才关机睡觉却没发觉她觉得困,更像是依依不舍。

临近十一了,北方的冬天是要供暖的,尤其我们这里供暖气更长,这段时间也是水暖工最忙碌的时候,孙哥手上也接了几个活,一时也没时间再过来。但是显然孙哥心情也不是很好,和我抱怨着本来应该是赚钱的旺季,却没接到什麽大活,都是一堆零碎活,没办法,他所在的县城本来人口就很少,他又算是外来的没几年,客户积累少,很难接到比较多的货,透露出想要换个地方生活。本来考虑的是省城,现在有来我们这里的倾向,和我们交往更方便,抱怨之余也居然不忘为下半身展望一下未来,我不由得有点哭笑不得,心里隐隐有期待感,对他和妻子关於情人的事居然有些着急,却又不想说出来,就这麽在这自己纠结矛盾着。

一个晚上,结束完单位的饭局,到家十点多了,进门感觉迷迷糊糊的,屋子里很黑,只有躺在沙发上妻子手里的手机发出光亮。看我喝多了,娜娜连忙过来把我扶进去,老样子发着牢骚怪我不能喝还喝这麽多,身体都喝坏了等等,扶我上床脱掉衣服,又给我泡上一壶茶水。

平凡安逸又不失温情的生活也就是如此了吧,我躺在床上看着为我忙碌的妻子不由得想着。看着妻子曼妙的身材在睡裙下若隐若现,头脑里又冒出好些个邪恶古怪的画面。

往常喝多回家,照料完我之後娜娜都会让我消停睡觉,但今天却钻进了我的被窝,微凉的手碰到我的身体,我不禁打了个激灵,酒意顿时也消退了不少。

娜娜在我身上抚摸了一会,又亲了亲我,看我实在是喝多了,就没再折腾我,给我盖好被子就出去了。

淩晨二点,被尿意憋醒,从卫生间出来却睡不着了,虽然头还有点不舒服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起来溜达一圈从娜娜的枕边把她的手机拿过来,输入密码後心里一动,跑到设置里把我的指纹也添加了进去。

翻看着她的聊天记录,这段时间孙哥没过来,俩人却留下了很多聊天记录,尤其是这两天的,妻子和他每天晚上都几乎聊到十二点多,即有调情露骨的也有温柔煽情的,像极了当年我和妻子上学热恋时每天的状态,孙哥说很想妻子,妻子也不掩饰的表达了对他的思念。

看的出来妻子确实真的动情了,这也不奇怪,妻子本也没有经历过别的男人,这麽久和孙哥水乳交融,动情是自然而然的事。孙哥又提出要妻子做他的情人,但她仍然没有同意。

翻看完冗长的记录,我的下面又涨的难受,没有去打搅娜娜睡觉,自己解决了,把手机放回去後又回屋躺下睡着了。

第二天上班正靠在椅子上养身,妻子打来了电话,让我看微信。

挂了电话我点开微信,看见妻子发来的信息

“他来了,说忙,只能呆一会,问我能出去陪他会不?怎麽办?”

“怎麽突然来了?没提前说啊?没告诉我啊?你不是上班呢麽?”

“是啊,他说想我了,临时抽个空来看看我,一会车还得回去。”

“那你去不去啊?有课没有?能出去麽?”

“他这折腾的,不去不好吧,我串了一下课,能出去一会。”

妻子显然是想去的,却说的很委婉。

“那就去吧,在哪啊?”

“XXX假日酒店。”

“嗯行,那你去吧。”

“嗯,去了也就只能呆一会,那我去了。”

关了微信才看见孙哥在qq上发来的消息,和我说他来了,但因为我的手机消息静音没有听见,心里才觉得释然了一些,心里毕竟还是不太喜欢孙哥绕过我直接约妻子。

大概过了不到两个小时,我也快下班了,妻子的电话来了。

“他回去了,快到下班点了,我直接先回家了。”

“嗯,怎麽样?”

“你在单位呢吧?中午回家说。”

回到家里,看见妻子刚洗完澡躺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在聊天,显然刚和孙哥结束了一场激情。看我回来了,把我拉了过去,我逗着娜娜问她感觉怎麽样?

妻子说感觉很意外,还有点小惊喜。妻子对孙哥这样的做法显然觉得有点小感动,虽然离得不是很远,但这一来一回也够孙哥折腾的。

“他说他媳妇知道这个事,是他媳妇让他找的,你知道麽?是真的麽?”

娜娜突然说了这麽一句,我一愣,想了想没有隐瞒她,坐下来把梅姐加我後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和妻子说了,包括他俩的情况。并说了我的想法,我觉得这样挺好,一开始出於安全的原因找单男的条件之一就是成家的男人,所以才选中了孙哥,而他和梅姐这个特殊的情况也免去了以後可能出现的其他问题。

听我说完,妻子消化了半天,才说话“真的假的,还有这样的事,她不吃醋?能是真的麽?”

“。。。我不是也让你这样玩了麽,咱们觉得有点不敢相信,其实要换成咱们的角度去考虑,把梅姐换成我,孙哥换成你,说的通。我和他们交流挺久了,是真的。”

妻子被我说的有点不好意思,掐了我一把,想到了什麽突然又说“你给我注意点,不许和他媳妇乱来,要不我。。”

没等她说完,我打断娜娜“我去!你想啥呢,他媳妇心脏病!我虎啊,再说你是没见过她,人挺好但是岁数大而且可能因为身体不好,特别显老,而且我兴趣真不在这上面,我喜欢看你被弄的满足。”

我直白的话又引起了娜娜的激烈反应,又被掐了几把後才安静下来,交流了一会後娜娜似乎接受了这个事情,不再说话躺在那似乎在想着什麽又像在回味上午的激情。

半晌,突然抱住我和我吻了起来,憋了一上午我也突然觉得性起,和娜娜在沙发上缠绵了起来,不一会就就进入了状态,我喘息着问着娜娜“他又说没说让你做他情人啊?”

“。。。嗯,说好几次了,刚才也说了,我没答应。怎麽,你真想我做他情人啊?不後悔?”

“想啊,真的,再说後悔了就断了呗,我觉得挺刺激的。那你想不想做啊?”

“嗯,想,怕你生气。”

“不生气,你又不是背着我找的,真的。”

妻子犹豫了一下,说“那。。。。下次他再说,我就答应了啊。”

听到妻子的话,强烈的刺激感涌上来,更快速的抽插起来,喘息着说“嗯,好!”

随着我的精液射在娜娜胸前,一场激情过去,我躺在沙发上休息,娜娜去卫生间冲洗。听着哗哗的水响,冷静後的我突然又觉得好像後悔了,矛盾了半天还是把这个念头按了下去。小睡了一会上班去了。

下午单位不忙,我和孙哥在qq上交流着,听到我的回馈,他显得很兴奋,问我以後玩的要是过分我会不会生气,我问他怎麽个过分法,他说以後要是和我妻子做的多了我会不会不高兴。我告诉他,我找单男就是因为妻子喜欢性爱,我也希望能让她变得更开放,能接受的东西更多,越刺激我越兴奋,太沉闷了反而没意思。

孙哥这货更兴奋了“放心吧,没问题,我也喜欢。咱们以後多尝试一些。我也感觉小娜也会喜欢,还听话,应该没问题的。”

不由得觉得好像把妻子送进了虎口,但又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感,问孙哥“你都喜欢什麽?想怎麽玩?”

“野战,捆绑,露出都想和小娜试试,可惜你总不参加,要不还能玩玩3p多人!”

“嗯,我更喜欢看,喜欢那种心理刺激,也想试试多人,看看有没有机会吧,能再找个单男。”

“行啊,没问题,我正好也觉得我现在都有点满足不了小娜,只要小娜同意,我再找单男一起玩,肯定刺激!”

“嗯,那就看你的本事了,你能让她同意就好。”

聊的很刺激,却让我发现,孙哥对妻子主要是身体性爱上的喜欢,而并不像妻子对他那样产生了真实的感情,妻子喜欢的是有感情的性爱,也因为有感情而对情人这个关系有一种神圣感,对於她所爱的男人而言听计从履行自己的义务。而孙哥也是看到了一点,认清了妻子的性格,从而想用这样的关系从身体和心里占有妻子,进而可以长期满足他的生理需求和心里需求。

虽然看清楚了这些,我倒没觉得这是一件坏事,毕竟我喜欢的还是看动作片而不是言情片,我更期待看到妻子可以最终接受和做到怎样的程度,而不是和孙哥的你侬我侬。单纯的妻子绝不是四十多岁的孙哥的对手。

白天悠闲,晚上单位却分派下了一堆活,想想左右无事,乾脆就加了个班,娜娜领着姑娘去同事家玩顺便蹭饭,一边看着电影一边干活,不知不觉已经九点多了,妻子的资讯发了过来

“他和我聊天了,你干嘛呢?”

不知不觉中,妻子对孙哥的称呼都开始简称为他了,妻子几乎天天和孙哥聊天,为什麽今天特意告诉我呢,我知道有下文。

“干活呢呗,快完事了,聊呗。”

“他又说了让我做他情人。。。”

我看着手机,心跳渐渐加快了

“那你怎麽说的?”

“我。。。答应了他了。”

我甚至能看见妻子在同意他的一刻身体的颤抖,就像当年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时的紧张。妻子终於走出了这一步,和孙哥不同,对於妻子而言,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情人,有性,也有爱!以妻子温婉的性格和对性爱的喜欢,对她所付出感情的孙哥必然会尽力去满足他的很多要求。

我平复着心情,尽量斟酌着话语“感觉怎麽样,有老公还有情人,还这麽和谐。”

“你别闹,我感觉可紧张了,虽然这段时间一直在想这个事,但是到真的答应他的时候还是感觉发抖,但是还好,你没生气吧?”

“没有,这不是都说好了的麽?”

“嗯。。。?”

临近十月了,天愈发的冷了。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躺在沙发上套弄着自己,我的小屋里床上,一个高大粗壮的中年男人平躺在那里,妻子趴在他的下面卖力的吸允着他的肉棒。妻子每次吐出肉棒都要很费力的把嘴张的很大才能再次把粗大的龟头含进去。孙哥的手放在妻子的头上一下下的往下按,但是无论他怎麽用力,妻子也只能勉强含进去一大半,这已经是妻子的极限,不时会发出干呕的声音。

孙哥特别喜欢妻子用嘴,已经看着妻子不停的吞吐有半个小时了,妻子虽然感觉累了但没有停止,仍然仔细地舔弄着。

又过了好半天,孙哥拽过妻子,把她身上仅存的内裤脱了下去,让妻子骑跨在他身上。妻子的手握着他的肉棒对着自己的阴部缓缓坐下,纵然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可每次刚刚插入的时候都很费力,妻子皱着眉头一点一点的让孙哥的肉棒进入自己还不是特别润滑的阴道,许久才完全坐到孙哥的身上,身子趴伏在孙哥的身上,轻轻喘息着,徐徐摇动着自己的臀部,开始逐渐适应。不一会直起身来双手按在孙哥胸口开始快速上下移动。

我站起来走近门口,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孙哥黝黑粗大的肉棒分开粉红色的阴唇进入妻子的阴道,阴道口被撑的很大,妻子甚至不太敢让龟头出来,偶尔一次抬起过高就会看见蘑菇一样的龟头把妻子本已经张开很大的阴道口瞬间又撑大一圈,每到这时,妻子都会忍不住呻吟一声。

孙哥托着妻子的屁股不住地向上抬起再抓着落下,深深地插入使得妻子逐渐变得迷醉,虽然皱着眉,但仍然主动配合孙哥的动作上下起落着,发出柔媚醉人的叫床声。头发低垂着挡住了妻子的脸,孙哥拨开她的头发,看着妻子的脸庞下身用力地往上拱,妻子轻咬着嘴唇也回应着看着孙哥,一会感觉累了趴下去和孙哥亲吻在一起,肥大的舌头顶开妻子的齿关在口腔里打转,忽而又把妻子的舌头用力吸允进自己的嘴里,肆意品尝着,两个人时而亲吻时而交头低声私语着。

这是从妻子成为孙哥的情人後俩人第一次见面,乾柴烈火般交融在一起,孙哥显然憋不住了,翻身把妻子压在下面狂风暴雨一般的抽插起来,铁打一般的腰疯狂起落,屁股上的肌肉聚成一团推动着胯部狠狠地砸在妻子的胯部,巨大的啪啪声响彻房间,妻子只是承受着,用更加高亢的叫声鼓舞着这个粗壮的情人,额头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双手紧紧抓住孙哥的肩头,意识早已混乱,只有下身传来的快感让妻子忘情呼喊。

分开这段时间虽然不长但对孙哥来说显然已经是禁欲过久,很快就到达了临界点,却见他一边抽插着一边喘息着对妻子说“亲爱的,宝贝,让我射里好不好,我想射你里面,你是我的女人,我要射进去,我要占有你!”

妻子听见後似乎冷静下来,身子停顿了一下,没有说话,似乎在犹豫着,看着孙哥,孙哥也热切地看着妻子的眼睛,许久,只见妻子闭上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突然想进去说点什麽,或许是想阻止,却想到当初承诺过的,只要孙哥能让妻子同意的事,我绝不反对,又停下了脚步,嘴张来了却没有说话。

孙哥见妻子点头非常兴奋,抽插的幅度更大了,力量也更巨大,飞快的的频率使得啪啪声响成一串!妻子仿佛也收到了感应,低声呻吟,身子颤抖着,不知道是紧张激动还是高潮来临。

孙哥突然压下把妻子环抱在身子下面,肉棒连根没入妻子的阴道,下身死死地贴着妻子的胯部,屁股上的肌肉抖动着,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把精液深深地射进了妻子的身体里,妻子闭着眼睛搂着他的脖子,亲吻着孙哥。

孙哥的屁股抽动了很久才渐渐停下不动,俩人就这样叠在一起一动不动。我则用颤抖的手举着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刻。

当孙哥中午从妻子的身上下去,依然显得坚挺的肉棒从妻子的阴道里拔出,带出来一股股浓浓的精液,也许是禁欲太久,这一次孙哥射的精液太多太弄,虽然射的很深,仍然有大量的精液不断地从妻子腿间流出来,在床单上汇成一小摊。妻子失神一样仰面躺着,轻轻喘息着,回味着。。

孙哥的手在妻子的双乳上抚摸,许久,妻子抓着孙哥的手轻轻拽过他,吻在了一起。。。。。。

这对於我对於妻子都是一件不一般的事情,从有了孩子後,因为妻子不想上环,这些年我们做爱也只有一两次在安全期内射过,妻子还不放心,会吃毓婷。而且对於妻子而言,这是她人生中第二个真正占有她的男人,身体,感情,还有这一次留在她体内的印记。

此刻的我看着这一幕也不禁刺激的有些发抖,见证着妻子和其他男人第一次完整的性爱,见证着妻子对他的完全服从和接纳。

我轻轻地把门带上,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里的短视频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刹那,不多时妻子出来了,走到我前边蹲下来,我看着妻子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见我没有生气,也笑着亲了我一下。转身去柜里拿出紧急避孕药去厨房就水服下。

这也是第一次妻子因为别的男人吃避孕药。整个晚上一直到淩晨四点多,孙哥和妻子都纠缠在一起,无休止地做爱,缠绵,见妻子吃了药,孙哥每一次都深深地射进妻子的体内,那满足的表情似乎也鼓舞了妻子,用手用嘴用下面服侍满足着他,直到孙哥精疲力尽,才搂着妻子休息了一会,疲惫地起身穿好衣服,和我道别离去。

妻子反而看起来没什麽事的样子简单清理了一下房间,看我在沙发上打盹,没有打搅我,转身进了卫生间去洗澡了。我虽然脑袋有点混沌,却依然惊讶妻子的体力如此好,被这样一个壮汉折腾一夜居然看起来什麽事都没有,看来虽然孙哥性欲旺盛,但是如果连续再做下去,挺不住的肯定是他,要不怎麽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地呢。

“老公,梅姐说他俩想到咱们这来开个店,和你说了麽?”

一个中午,妻子一边做着饭一边和我聊天,孙哥的爱人前一段和妻子联系了,添加了妻子好友,虽然觉得别扭,但是知道一开始很多时候都是梅姐用孙哥的号和她聊天,陌生感倒是没有。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反而对梅姐感觉很亲近,俩人聊天的时候反而比和孙哥要多的多,就这样形成了一个非常怪异的小圈子。

和别的夫妻交换的一对颇有不同,一个是怂恿丈夫出来玩,一个是鼓励妻子去玩。。。虽然我和梅姐的出发点不一样。

“嗯,知道啊,说是想开个水暖店,但是还不成熟,想先把家搬过来先干着活,毕竟这边比他们那边大多了,活也比较多,钱也比较好赚。”

“是啊,还让我在咱们附近给帮忙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出租呢。”

娜娜看着很随意地说着,其实我知道对於孙哥他们要搬家这件事一直挺上心的,这段时间孙哥虽然也来过几次,但是都因为家里有零活匆匆忙忙的呆一会又回去,对於妻子现在而言,是挺期待他们能搬过来的,虽然没明说,从她的心情上却看的很清楚。

“咱家对面四楼出租的广告都贴了好几个月了,让他们租呗!”

那家原来住的是一对老头老太太,和我们邻里关系相处的一直不错,春天的时候老头身体不太好,老两口子被儿子接到省城去疗养,结果儿子孝顺说啥不让回来了,房子乾脆就打算租出去了,但是因为房子面积有点偏大,一百四十多平方,租金有点贵,一直也没租出去,倒是有想买的,老头又不想卖,就一直空着来着。

说到这我就故意提了一句逗逗娜娜“孙哥早就看见了,联系过,租金太高了,就他们俩人租那麽大房子有点犯不上,再说住咱们这麽近,实在不太合适吧,现实里那点东西都跑人家眼皮底下,不好吧?”

孙哥还真动过这念头!听着娜娜的话又不禁笑她有点多心,确实我们基本没有对孙哥他们说过我们的现实情况,毕竟出於各种原因考虑,我还是希望能把这个和现实生活分隔开来。但是孙哥完全没有风花雪月的念头,每次见到妻子就是急着把她抱上床脱光,完全没提过妻子所想过的什麽看电影逛街什麽的,说到这不得不说,不管现实情况如何,孙哥的确不是个很大方的人,我们没有索要过任何礼物,他也自然地没送过妻子什麽,所有的花销基本都是开房,当然也就是这麽一说,我还是希望玩的纯粹一些,有些事还是不想做的,用妻子收礼物要钱,我自己都过不了我这关。

十月一小长假,孙哥两口子正式搬家到了这边,在街里租了一个面积不大的半地下门市,开了一个小小的水暖器材商店,两口子也把家暂时安置在了门市里,但是因为面积实在不大也只是权益之计。我和妻子合计了一下,请她们两口子在家里吃了顿饭,妻子也第一次正式见到认识了梅姐,看到梅姐的年龄外边,妻子似乎放松了一些。

在一起吃饭,虽然关系感觉有点尴尬别扭,但因为梅姐的存在,气氛并不沉闷,这确实是一个很容易让人觉得亲近的人,几个人都微醺後,妻子甚至和梅姐有点像多年的朋友,姐妹一般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看起来非常亲热。

临分别时,孙哥突然抱住妻子亲了几下,这让妻子非常尴尬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梅姐却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还看着妻子的样子发笑。我想这个举动可能是为了彻底向妻子表明他们两口子的态度。

我站在窗台边看着孙哥俩人在楼下抬头向上望着,互相说着什麽,过了有一会才走出社区。

我本以为今晚会发生什麽,但是孙哥俩人都没有什麽表示,我想可能还是为了让妻子适应一下吧,而且这几天搬家,全是孙哥一人忙活,也确实折腾的够呛。

假期还有两天,孩子的爷爷奶奶回来了,这次办成了一件大事,在三亚买了个面积不太大的房子,靠海距离还可以,两口子打算下个月就一起到那边去过冬,打算把孙女也带上。因为孩子还有点小,妻子颇有点不放心,但换换水土有利於孩子长身体,而且奶奶虽然不像她照顾孩子那麽细致,却看护的非常好,短暂犹豫後也就同意了。

刚过中午,一家人在一起吃过午饭,老两口就心肝宝贝地把孙女领回了他们家,说是这麽久没见到想坏了,要好好稀罕两天。家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了,想了想,这两天孙哥一直说要回请我们一顿,乾脆就联系孙哥让他弄点吃的来我家喝点,毕竟在外边说话聊天还是不太方便。孙哥也很赞成我的提议,就这麽约定了。

晚上八点多,孙哥还在兴奋的说着话,我和娜娜却被已经喝的晕了。孙哥是典型的北方大汉好酒量,梅姐身体不行不喝酒却把气氛弄得很活跃,还非常的会劝酒,平时滴酒不沾的妻子居然被她灌了足有两瓶啤酒外加两杯红酒!我意识还能保持清醒,妻子却已经开始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又挺了会实在坚持不住了说去躺一会,我刚把她放在床上就发现妻子已经沉沉的睡过去了。

我出来关上门坐下来继续陪孙哥两口子说话,却见孙哥站了起来说要去看看娜娜,梅姐却看着我笑着不说话,我早想到会发生什麽,没有反对,孙哥走进卧室轻轻关上了门。。。。

突然只剩下我和梅姐,感觉气氛有点小尴尬。我问梅姐“你。。。额。。孙哥那啥。。”

“我知道你意思,他以前也带人回家过夜的,只不过那些女的不知道我在家。现在不安全因素多,在家还是相对安全的,而且你知道麽。。。”梅姐突然放低声音,凑过来说“一般女的根本受不了他折腾,看见她们走的时候惨兮兮的样子,觉得挺有趣。别觉得我变态,早些年我刚和他结婚时我也受不了,还以为是我的问题,天天被他折腾的到了晚上就哆嗦。後来得病了,也算解脱了,但是看着他难受的样子也心疼的很,就走到了这一步。开始也心里不是滋味,现在倒觉得这样挺好,而且也证明了不是我有问题,哈哈。”

我突然觉得梅姐和平时印象里的温和淡然很有不同,却又说不说来哪不太一样,只感觉似乎梅姐的眼睛里闪动着一种莫名的光。

见我有点发怔,梅姐接着说“你媳妇真是少见,他回去和我说折腾一夜最後受不了的是他,对你媳妇也是念念不忘的,天天晚上和她聊天,完了憋的难受。我俩搬过来一部分原因是生活,一部分原因是你媳妇,他俩关系我也知道。这样以後会比较方便,只要你不介意。这样开诚布公地和你们交往,也是为了打消你的顾虑。”

说真的,见过论坛里各种夫妻聚会各种活动,真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还是觉得有点不真实,而且现在我和梅姐坐在这里,她很自然,我却非常的别扭。

突然屋里传来妻子的一声闷哼,我非常想知道屋子里发生了什麽,却不知道该不该过去。梅姐先站起来走了过去,我赶紧起身跟在後面,推开门,只见妻子的衣服淩乱地堆在地上,整个人一丝不挂的被同样赤裸的孙哥压在下面,孙哥正奋力的抽插着,妻子因为醉酒意识完全不清醒,只是本能地无力的挥动着手臂,嘴里嘀咕着什麽完全听不清楚,眉头皱着,身体随着孙哥的节奏晃动着。

孙哥看起来非常兴奋,抬头看见我和梅姐也没有一点不自然,反而兴奋地说“小娜喝醉了下面反而水特别的多,都快成河了!”

我有点不知道说什麽,就怔怔地站在门外看着,妻子像被迷奸一样躺在那里任孙哥摆布折腾,孙哥做的兴起,扛起妻子的大腿架起来拼命插起来,就听见一下下滋滋的水声。孙哥又连续高速插了几下突然拔了出来,妻子的腿本能的一下想夹起来,却被孙哥身体分开,就看见一股清泉从妻子下身喷涌而出,连续不断,而妻子嘴里呻吟着什麽,本就因为喝酒发红的身体变得更加潮红,剧烈地颤抖扭动着,双手在空中乱抓,两条腿也在挣扎却被强壮的孙哥牢牢地固定在他身体两边。

我从没见过妻子这个样子,有点担心,孙哥看出来了,笑着和我解释这是正常的,叫我不用担心。

正说着妻子渐渐平静下来,稍稍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没等说话孙哥就压上去吻住了她的嘴,吻着就看见妻子扬起胳膊无力地抱了孙哥一下又放下了。我才不担心了,一会孙哥起身,见妻子眼睛又闭上了似乎又睡过去了,握着肉棒又插了进去,不疾不徐地抽动着,慢慢的妻子的呻吟声听不到了,反而发出轻微的鼾声。虽然妻子是因为酒醉但这似乎仍然伤害到了孙哥的自尊心,突然举起妻子的双腿用力往前压,妻子像被叠了起来,屁股高高的向上抬起来,孙哥屁股用力一沉连根没入,把妻子的屁股重重地砸了下去,妻子发出一身呼叫,似乎意识又清醒了些,双手用力推着孙哥却完全没用,孙哥脚蹬着床身子架起来一下下的砸着,速度不是特别快但每一下都沉重有力,看得见孙哥胯下一个黝黑粗长的肉棒连接着妻子的屁股,妻子纤细的腰弯曲着承受着壮汉的冲击,不多时妻子又呻吟起来但仍然闭着眼睛。

孙哥头上的汗珠一滴滴落下,这个姿势确实非常累,孙哥保持了足有十分钟,而我和梅姐就一直在门口默默地看着,我很想套弄自己涨起来的下身,却碍于身边的梅姐不好意思。

梅姐却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没有说话独自走了进去,站在孙哥的後面,把我独自留在了门口。

孙哥终於放下妻子的腿向两边分开,身体再次压了上去趴在妻子身上不动,似乎在休息,突然又高频率地耸动起来,幅度不大却非常快,一个手抓着妻子的乳头不轻不重地捏着。妻子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两条腿努力的想夹起来但无济於事,不大会身体又颤抖起来,嘴里发出悠长的低呼声,两条腿在床上乱瞪着,又一次高潮来临,孙哥这次没有让妻子喷出来,一边说着突然好紧一边努力地继续抽动,这时梅姐突然走上去双手放在孙哥的屁股上用力地推着,啪啪声水声响成一片,妻子的胸口极速起伏着,双手紧紧抓着孙哥的胳膊,有了梅姐的推动,孙哥变得更加轻松,每次都几乎全拔出来又再次插的十分彻底!

看着眼前这情景,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对於我这种奇怪的两对夫妻关系是觉得十分奇怪的,看着梅姐帮着孙哥折腾妻子,心里微微发酸,有冲上去一拳打倒梅姐的冲动,看着妻子被他们夫妻俩玩弄可偏偏又觉得有一种另类的刺激,慢慢躲在阴影里轻轻套弄自己。

妻子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高潮时她的阴道会收缩的特别紧,会持续半天,而孙哥的武器偏偏特别粗,外梅姐的帮助下推开层层的抵挡一下下深深推进,让妻子特别的难过可又无力反抗,身体本能的往後退孙哥就紧跟着往前顶!

妻子的头已经顶到了床头退无可退,紧致的阴道给了孙哥莫大的刺激,双手抓住妻子的腰,胯部疯狂摆动着冲刺,没等我反应过来,孙哥已经死死抵住妻子再次内射了妻子,半天才拔出来,像拔出来一个塞子,连水带精液从妻子下身流出来,妻子醒了过来,微微加紧着腿,眼睛半张着躺在床上喘息,还不是很清醒,梅姐拿出卫生纸递给孙哥,孙哥擦拭着妻子的腿间和床上,又分开妻子的双腿看了看,似乎觉得很满足,又简单的给自己擦了擦汗,穿上内衣和梅姐一起走出来。看见我乐呵呵地说“小娜喝完酒真敏感啊,水比平时还要多,喷泉似的没完没了的,真舒服。”

孙哥在这种情况下很熟稔,我却仍然绝的不自在,可能我更喜欢躲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偏偏的看着。

梅姐也看出了我的不自在,告诉我他们俩原来这样玩过,是一个有夫之妇,但是很放的开。後来那女人的老公发现了不对,很是闹了一阵子,虽然没抓到现行只是怀疑,但也就不敢再联系了。

孙哥去卫生间,梅姐又拉着我坐下来笑吟吟地看着我问我感觉怎麽样,刺激麽。

面对着这个大出我们快一轮的女人,完全没有性的欲望却有一种被看穿的不自在感,犹豫片刻,尴尬的笑笑,点点头。梅姐见状又接着和我说了一些话,慢慢地感觉放松了很多,把自己关於自己的心里和对改变妻子的想法都说了出来,孙哥出来了也坐下来听着,慢慢的话题就转移到了平时的生活上,在刚刚经历了刚才的怪异激情後,现在又像是和一对大哥大姐坐在一起唠家常,感觉也自在了很多,此刻感觉孙哥俩人很真切,不再觉得那麽虚幻了,他们也表示感觉很投缘希望能一直做朋友。

一起收拾完残羹冷炙拿出相册坐在一起翻看,孙哥梅姐不住口地夸赞着妻子漂亮,闲聊着就到了後半夜。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