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立原凌的小说 作者立原凌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崩溃的圣女 崩溃的圣女

    当香奈子从有名的女子大学毕业后到秘书课当职员时,她的家世、她的姿色都是公司里男同事所向往的梦中情人。  高顶端正的眼、鼻,整个脸给予人的印象是理性的,品格的优秀,更散发那股女性的气质。  苗条的身段,均匀的体型,胸部的外形被衬衫衬托的更明显,被窄裙包住的双臀,修长的小腿肚。  大家都关心的是花落谁家,谁能够得到此美人的垂爱,但是由竹先生得知,香奈子所嫁的竟是有生意上来往的公司的一般职员。

    立原凌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崩溃的圣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崩溃的圣女》,是作者立原凌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香奈子从有名的女子大学毕业后到秘书课当职员时,她的家世、她的姿色都是公司里男同事所向往的梦中情人。  高顶端正的眼、鼻,整个脸给予人的印象是理性的,品格的优秀,更散发那股女性的气质。  苗条的身段,均匀的体型,胸部的外形被衬衫衬托的更明显,被窄裙包住的双臀,修长的小腿肚。  大家都关心的是花落谁家,谁能够得到此美人的垂爱,但是由竹先生得知,香奈子所嫁的竟是有生意上来往的公司的一般职员。

《崩溃的圣女》 第四章 火热十字架 免费试读

住在一间宽大的家中,香奈子吃完晚饭,在整理着。

那如魔性般的日子,从电影院以来,已过了一个星期了。

明天晚上,先生将从国外出差回来,与松崎们的契约期间也已经结束,现在的心情十分的开朗舒服。

从电影院后,香奈子的身心都十分的疲惫。

如果香奈子的朋友不在的场合,香奈子是松崎的妻奴,是岩田的女仆。

「把屁股露出来,香奈子。」

这种被命令的事,在办公室、在电车上,将裙子卷起来,露出屁股。

「把双乳露出来!」

如果如此说的话,在白天平常的咖啡厅中,也要将衬衫脱掉。

此外每天晚上洗澡时,都得如三温暖中的女子,做相同的服务。

洗椅子、洗垫子,不管是手脚,从手指开始到肛门的洞都舔过了。

但是令人担心的是,在香奈子的身体之中,被虐待的喜欢,并不是仅止于耻辱的时候,只要摸了屁股,股间就会流出那种湿润。

愈接近先生的归国之日,松崎们的责难更为厉害,香奈子的身体更变得成熟。

玄关的铃响了,刚洗完澡想要睡觉。

走到玄关,从门上的小洞往外看,香奈子的表情愕然了。

到现在为止,松崎和岩田还没有到过香奈子的家。

开门之后。

「呀!香奈子,我们来了!」

松崎玩笑式的大声说着。

「这样不好吧!到我家来!」

「你在说什么呀?太太,我们也不想做那件事,那双色眯眯的眼我们看了都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岩田开始舔着香奈子的颈部。

「请等一下,我准备一下就出去!」

「没有那个必要,今晚不想与课长开别离的宴会。课长,与先生见面之前,很想要把这家伙拿开吧!」

松崎拿出贞操带的钥匙。

「我知道了!」

如果再吵下去,邻居都知道了。

拿出了拖鞋,走到起居室,将裙予卷往臀部的上方。

在家穿的当然不是迷你裙,而是打褶的长裙。

「呀!」

香奈子没办法拂去松崎的手,走到起居室,觉得在自己的家中做这种事,那种耻辱感是没有办法压抑的。

「还是课长的臀部最棒,而这样的贞操带,如此合适的臀部,别的地方是没有的。」

走到餐厅,岩田拿了椅子坐下来。

「太太,有没有喝的!」

香奈子点了点头,打开冰箱,香奈子自己不喝,但是冰箱中常为公婆们来玩时可以喝而准备着。

打开瓶盖,倒在岩田手中的杯子。

「真的不好意思,让太太如此的美人倒酒,喝起来味道一定不可思议!」

边说着手摸着裙摆,从大腿往上摸,贞操带。

「呀!」

一下子弄倒了啤酒。

「对不起!」

香奈子拿着抹布擦着桌子。

看到紧张,优美的侧面,岩田摸着那有肉的屁股。

又向松崎倒酒。

「这种好喝的酒真是久违了!」

「我们再喝一瓶后,就开始办事!」

对着步向冰箱的香奈子说着。

「等一下。」

站起来的岩田,在香奈子之膝前。

「有一点妻子的温柔气氛嘛!」

边说着将褶裙的扣子脱了,拉炼往下拉。

「啊!」

香奈子反射地将身体屈了,两手围着前胸。

松崎吹了一声口哨。

如西欧模特儿般的双腿,没有丝袜的装饰,羞耻的双膝紧缩着,只有微微之喘息声。

将裙子剥掉的岩田。

「喂!太太,酒!酒!还有做点下酒的小菜。」

所以全裸且羞耻姿势的香奈子,倒酒给岩田及松崎,锁着贞操带的臀部,就好像是自己的桃子一样。

「真是不可思议,每日看、每日摸,课长的臀部真是百看不厌。」

酒喝完了~「好吧!开始吧!」

讲完,领着香奈子进了寝室。

房间中二张单人床,还荡漾着新婚的气氛。

「来!把剩下的衣服脱掉!」

在床上放置着袋子的岩田,拿出了道具排成了一列。

「怎么了,自已不会脱,我来帮你脱。」

松崎有点醉意,也伸出了手,香奈子退了一步。

「不必了,衣服还是由我自己来脱。」

很有精神的声音,自己脱掉了白色的T恤。

乳罩脱下来之后,隐住了双峰。

「手放到后面!」

边说着,很粗野的将香奈子的手腕绑起来,用绳子紧紧的绕了二圈。

「躺到床上。」

松崎将香奈子推到床上。

将贞操带拿开,从足踝将香奈子的脚好好的绑住,将身体二部份地折着。

弄成这样子,这是想做些什么呢?望着岩田,脸上露出不安!

准备结束后的岩田,朝着松崎的方向。

「如何!弄好了?」

点头的松崎,朝香奈子的肩膀压了下去。

「啊!」

叫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香奈子的身体仰躺在床上转动着,当然被绑的下肢,那丰满的大腿被大胆的大角度地张开,花丛顶处那是当然,开发的新感性带,还有那小花蒂都给堂堂的看到了。

「不要!不要!请不要!」

香奈子知性的美貌,变得通红,头发也被弄乱了。

「又不是处女,这么大呼小叫的,今晚是课长你最喜欢的。」

单手摸在大腿的松崎,将那塑料的栓松开,说是栓子倒不如说是大粗根的男性男根来的恰当。

「今天我们不再擦乳液了,我用唾液来帮你擦。」

讲完,松崎朝着大腿的根部,将头放入,发出声响的吻着被唾液弄湿的花丛,再用手指去摸。

「啊!啊!别这样!」

如同着魔一般的叫着,香奈子身体颤动着。

此时的香奈子那处有些微刺感,花园虽濡湿了,但身体中却燃烧着异样的光与热。

「喂!这样子,你爽吗?」

「接着是特别为了太太订做的!」

「这么粗又长,用的时候该没什么关系吧!」

「只要交给我们来做,不用担心!」

边说着,那二十公分长的管子,一公分一公分地伸入。

「不要动!」

岩田用尖锐的声音命令着。

「否则弄伤的话,我是不管哦!」

香奈子全身停止,静静地等着。

「太太,好久没有洗肠了,请期待吧!」

当温热的药水流入那肠中,那种感觉让全身的紧张都解决了。

「如何!久违了的感觉。」

玻璃瓶中放着二百五十CC的药水,岩田望一下香奈子的脸。

「好难过,早一点将绳子打开好吗?」

隐藏住狼狈,香奈子的声音痉挛的叫着。

现在回想起来,恐怖又期待,与切不断的昂奋。

「喂!碨!刚开始而已,别一直鬼叫鬼叫的!」

对香奈子的叫声全然不放在眼里,又继续灌肠。

装着五百CC的水,去掉一半。

「太太,休息一下,还剩一半!」

「如果要洗肠的话,一次解决好吗?」

「好好!我们知道,太太你很喜欢洗肠,如果倒太快了,逆流的话,反而不好的。」

岩田将管子摇了一摇,压到那花瓣。

「啊!啊!好舒服!」

那腹部的弹力,引起双腿之间的快感。

「课长你真是幸运儿,先生不在,还有我们两个人的手来慰劳你!」

在床上的松崎,对绑着紧紧的胸部,用手掌去揉搓着。

「如何!你不想吗?如果你开口,我则如往常地吸吮你的乳头。」

完全与处女一模一样,淡色幼嫩的乳头,用指头转着,用嘴去吸着。

「啊…」

香奈子受到了快美的感受,想象不到她哭了起来。

眉根深锁的污辱感,香奈子都呜咽了,对于那唇,松崎已是着迷地压上去。

「嗯!」

边吻着边再洗肠。

岩田手上的玻璃瓶,忽高忽低地流入那水。

这次香奈子发出高昂的声音,发出呻吟的声音。

「呀!已经承受不了了!」

美貌上泛着苍白,汗水中叫出悲痛的声音,如同一幕背景音乐。

事实上,如此洗肠的苦痛边喘着气,成熟人妻的肉体,被唇吸着,揉着乳房,边动着,无法想象的快感,燃烧着,燃烧着!

「求求你,我想去厕所,已经忍不住了!」

已被灌了约一千CC左右的液体,异样的火热与昂奋袭击着。

「还早呢!太太!已经一个月没有洗肠了,如果不乐一下的话,不是太可惜了吗?」

讲完将手中的开关,如热水般的液体进入了花间狭处。

接着松崎舔着乳房,又用双手揉着乳头,管子又在那里抽动着。

全身已变得全散了,那令人慌恐的愉悦,香奈子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着。

刺痛的感觉,快融化般的快感,那种如同通往地狱的快乐。

香奈子泛青的脸孔,看着将管子律动停止的岩田。

松崎将香奈子的足踝的绳子解开,马上就回来的岩田,在地毯上放着报纸,从浴室中拿出了洗面盆。

在报纸上将洗面盆放上去,拿到这塑料袋的黄色容器,松崎插嘴了。

「已经一个月没做了,用这么小的盆子,如果流出来的话,就伤脑筋了。」

岩田将手放在躺在床上、汗流如注、全身栗动的美人课长的肩上。

「自己上吧!还是帮你忙呢?」

上身站了起来,但是却没有办法站直,他们才像抱小孩尿尿似的,两膝往后弯曲着。

就这样,抱到洗面器处。

「好了,可以轻松一下了!」

肠的内膜,有着异样的感觉,香奈子呻吟着,但是在那花瓣之中,仍有着那管子。

以前在公司的时候,不是排泄量多少的问题,而是强烈的连续发作,全身媚肉的痉挛,这位高贵美貌的人妻,在那双成熟丰满的大腿根处开始,一条接一条又粗又大的果实流了下来。

此时松崎按上最快速的按键,香奈子在排便的同时,那种目眩的喜悦,昂扬到最高。

香奈子的肉体受此二种方式的凌辱,但是已被勾魂的香奈子,只有猛摇着头。

终于,停止了排便的等待着,岩田准备拿起来。

「啊!等一下,还没有完呢!」

在说话之前,再次的发作,果实又落到洗面器的小山上。

接着,又一波再一波的排泄,香奈子从紧闭的眼中流出了泪水。

松崎将管子上的按键按到最强的部份,看着香奈子那染红的美貌。

「像课长这么美丽,我们是第一次看到,连我都快受不了了,想必海那端的先生,看到现在的课长,一定也是道么想的。」

边说着,手伸过去,直接握住管子,来回的抽送着。

「啊!不要如此,请饶了我吧!松崎先生!」

反抗的声音尖叫着。

二人将后面的绳子解开后,倒在床上,松崎用肛门扩张器来调。

那种冷冷金属的感觉,使香奈子发出了抽动的声音。

「不要!不要!你们在做什么?」

「太太的花丛,受过调教后,变成如何?来检查一下。」

讲完,岩田将扩张器握着,如鸭嘴般一点一点地撑开。

「呜!好痛!好痛!」

香奈子被弄得悲痛不已,香奈子狂乱的头发散了一脸。

「太太,我们觉得你的颜色好,宽度也够,柔软度也好,太棒了!」

松崎的眼睛闪着怪异的眼光,看着肛门扩张器里面。

「色狼!」

吞着自己口水的松崎,看着美人课长的身体,握住扩张器,左右地摇晃,自得其乐的摇着。

「课长真的是美人胚子,甚至屁股的屁眼,都如此的漂亮,如此这般,你的感觉如何呢?」

「呀!呀!很痛呢!请饶了我吧!求求你,别再那样了!」

(已经结束了,我已经没有做为人妻的资格)在羞耻与污辱感之下,香奈子这么想着。

如同生长在地狱被解放的人,从井口垂下来的绳子,用指尖抓住那一丝线,香奈子的肢体,有那种美丽的姿势。

体力和气力的限界都到底的香奈子,指尖没有抓到什么。

「课长,离睡眼时间还早!」

松崎抚着香奈子的下巴,从床边的桌上拿来威士忌的酒,喝了一口。

「来一给你一口!」

说完之后,将含在口中的一口酒,移到香奈子的口中。

深深的望着那不变的深眸。

「还要来些什么呢?」

「当然是热切的期待着,这已是最后了,课长你会不会后悔自己身为女人?」

「嗯…为什么那么…为何要这样虐待我…」

想象不到的低着眼睛,流着眼泪。

「这些都是课长你长得太美丽了,人有气质,而招惹来的!」

说完,两手按住香奈子的双颊,野蛮地用唇压着她的唇。

想要呻吟或是抵抗的意识已经没有了,唇及舌都让松崎给吸住了。

双乳间都留着被绳绑的痕迹,松崎用手去搓揉着,胸部乳头用舌及唇去吸着,直到它变硬、充血。

「太太,现在要试试你到今日为止调教的成果为何!」

岩田从香奈子的背后用手围绕住,抚摸着如用水煮过的蛋上,那丰满的臀部。

「啊!啊!」

仅是如此,那快感就袭击了香奈子,想象不到的那臀部有多寂寞。

岩田的手指,沿着裂开的深处,无意识之间,美丽的腿也开着,岩田用手指轻揉着那花蒂,一下子全身都变热了。

「啊!再如何请让我享受一下吧!」

美貌泛上红潮,自己也开始将腰摇起来。

「呀!太太,用美妙的声音,哭给对岸的先生听吧!」

岩田说着,把香奈子两脚抱起来。

那一刻已经全裸的松崎,将手中已昂起的东西,用尖端对准着香奈子的下腹。

「好吗?」

「就这样子慢慢的下来。」

岩田将香奈子一点点的,慢慢的坐了下来,对准了松崎的男根,插入那已溢出花蜜的花瓣,松崎用单只脚,开始了律动,香奈子从全身散发着人妻的香味。

「呀!呀!松崎先生,我…我是不是很奇怪?」

泄流着热情喘息的官能,慢慢的达到高潮,律动感也愈来愈快的松崎。

「你爽吗?课长!喂!感觉如何?」

剩下的一手揉摇着乳头。

「嗯!好爽!像如此的开始。啊!我们会变成如何呢?」

「课长那么愉悦的接受,我也觉得很光荣!」

「啊!不行了,我要…我要…」

当松崎的唇接近过来时,香奈子已将自己的唇张大且压住,贪心的舌绕动着对方的舌。

啊!再一次想做的是,再次的律动,同时从背后,岩田用手揉摸着我的背,大姆指再入了我的花蒂处。

那拨弄花蒂的技巧,不仅是用指腹来揉,而是从周围开始,向中心用几只手指头,忽强忽弱的,轻轻的抽送着,那迷人的粘液,渐渐地喷出来。

仅是这些动作,香奈子全身的肉、骨头都酥了。

但是真正的高潮戏在后面!

岩田的手,抓住抱起那双腿,好像有又热又软的东西,压进了阴道中。

那是什么,香奈子全然不知,但变硬变大的感觉插入了穴之中,一瞬间,如同淋了冷水一般,都愕然了。

(那么!那么粗大的东西…

开始了悲鸣!

啊!经过了二个月的调教,香奈子的阴道,竟有如此惊人的伸缩能力,将那岩田巨大的东西给吞了进去。

「真是太奇妙了,太太的阴道如此的紧!」

边说着,岩日与松崎开始合作,当律动开始时,将二只腿,往上抱,香奈子,完全浮着,开始时,那觉得难受的阴道,在律动中反复地感到有了空间,而且是说下出来的快感,那如此强烈的愉悦,香奈子的身体之中,为人妻的谨慎、矜持,这时刻都已经投入那人的魂魄之外了。

(已经不再想做什么,只想保持这样继续下去)因此在两人之间的你来我往,将身体委托了他们,喜悦地咆哮着。

「已经没有办法忍耐了!」

边叫着,香奈子的肉体,已到了天国的某处,同时那魂魄也到了地狱的某处在那坠落。

***

下班后在家附近的店中买了些东西,香奈子回到了家。

先生忠正回来到今天已是第四天了。

松崎们如约定所说的,从最后一晚以来,对香奈子一只手指也没敢去碰,而且香奈子隔天就退休了,在香奈子的面前没再出现过。

过了三个月的恶梦,终于回到以前的生活。

完全有一种令人难以相信的感觉。

对忠正说现在是生理期,所以都还没有接触过。

但是没有办法永远离开先生的接近,到了那时候如果我全然不同的话。

(如果仍是像以前夫妇的运作的话…

绝望的香奈子,想想也只有这一条路。

玄关处,将门关上,香奈子吓了一跳!

先生的鞋很乱的丢在地上,而且平常先生不可能比自己早到家。

将买好的东西放到厨房,走到起居室。

「香奈子,过来一下!」

已拉松了领带,穿着衬衫的忠正,站在楼梯中,发出叫声。

「你回来了!」

明朗的声音,走上二楼。

走入书房,先生那变青的脸,才发现一定有什么不对的事。

「坐到那边!」

香奈子坐在沙发上。

站在窗边的忠正,倒了一杯酒,一口喝尽。

「实际上今天有一位男子,打电话到公司,说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商量,希望能够见面。」

说到这里,忠正的语气变重了。

香奈子也按捺不住地问。

「那说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

忠正抬起了头第一次,用几乎绝望的眼神,看了香奈子一眼。

「这个!」

押下了录像机的遥控按钮。

突然之间在电视机的画面出现时,香奈子的表情冻结了!

画面上,有一个刺青的男子和一位年轻女子在洗垫子被演出来。

「打电话来的是画面上这位岩田,那男人说:画面上的女人是你,我告诉他不是,那家伙叫我回来再问你。怎么,香奈子,那女人不是你吧!告诉我不是你!」

不可思议的怒火,涌入了香奈子的心中,但是已经太晚了,即使是生气,也都无法挽回一切了。

「不是!」

终于香奈子回答了。

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的忠正,「我想听听看,难道你不告诉我吗?」

「嗯!」

香奈子慢慢的发言了,但是再如何说,也没办法改变那画面的事实,而且是全然无力的。

「是这样的,在你回国前一晚为止,我都必须遵守他们所说的,这就是全部。你怎么的处罚我都接受,如果要离婚的话,我已经只有仅此来偿清自己的不对。」

「不行!不离婚!」

将录像机关掉的忠正,说完后从香奈子的正面跪下。

「我是爱你的,如此才结婚,如果有这样的事情,用离婚,不是那么简单可以决定的。」

「但是,是不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我不知道,努力看看,随着时间会冲淡一切的,岩田准备卖给我们那录像带到时一定很麻烦。」

「会变成怎样呢?」

「别擒心,与律师朋友好好商量一下,这件事就让我处理,好吗?这不会破坏我们生活的。」

「对不起!亲爱的!」

「二人的事,之后再来处理。」

***

在公司接到先生打来的电话。

「全部都解决了!」

「对不起!」

这个月,忠正与岩田们的交涉,连日奔走,忠正考虑了很多,还是答应了岩田要求。

「对不起,财产约三分之二都给他们了!」

「没关系,很感谢你!」

「从此以后,只有我们二人世界,已没有可以害怕的事,香奈子,今夜我们到外面吃饭,有事要拜托你!」

「好!」

「我爱你!」

香奈子停了一下。

「谢谢!」

讲完,放下电话。

这个月,香奈子好几次要与忠正同枕共眠,但是都被忠正拒绝了。

原因知道了,在这三个月之间,自己的妻子每天与别的男人相会,看到那令人讨厌的岩田,当看到香奈予身体时,就会浮起那男人的脸,以致没办法来进行夫妻这件事。

吃完饭后,忠正拿出了一封信放在桌上。

「离婚协议书」写着这样的内容,香奈子双颊变硬,马上心境被绑住了,再遇到怎样的情形,忠正要求的形式来偿还,一定用开始时一样的决定来对待。

「能不能按上章?」

「嗯!」

「只是在离婚之前再一次,再与我一次。」

「什么?」

「不是用妻子的身份,是用奴隶的身份。」

忠正又拿出了一封信。

「奴隶协议书」看完之后,香奈子望着忠正。

「或许你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没有其它的办法让我能够继续爱着你,当然你现在不必要马上签名,但是今夜试一试,如果好了,再签!」

忠正的想法,香奈子十分的明了。

用心来爱,但是用身体来爱则没办法了!

「就如我之前所说的一样,我会依照你所希望的去做,这是我的偿还。」

香奈子在二封信上都签了名。

「洗完身体穿上这个。」

忠正拿给她一件黑色紧身洋装。

在六本木一间宾馆内。

从结婚起,与先生是没有进过宾馆,而这种有性爱游戏的宾馆也是第一次。

淋浴后,穿上黑色内裤。

「来这里,香奈子!」

穿着一件内裤的忠正,坐在后方壁上饰着一个骼子的靠壁沙发上,用手招着。

香奈子穿着高根鞋,站在忠正面前,映出美丽的脸。

成熟又发达的腰及下腹部,有皮制的扣子扣着,而且有荧光的乳罩,撑着丰满的胸部,让那形状更突出。

「好漂亮,香奈子,今天开始你已不是我的妻子,而是我的性奴隶!」

「是的,亲爱的!」

讲完,忠正拿出骑马用的皮鞭,打了一下。

打在香奈子丰满的大腿上,香奈子「呜…」

伸直了腰,发出了小声的悲泣。

「你已不是我的妻子,对我的称呼请叫我主人!」

「是!是!主人!」

香奈子颊部变硬,用战栗的声音,如同在迎接初夜般的紧张。

「跪下伸出双手来!」

「好!」

跪了下来,伸出双手,在手腕上上了锁。

「这一个,你自己扣在腿上!」

还有一个脚铐,香奈子自己扣上了双脚。

接着,锁在脖子上的锁,扣好之后忠正站了起来。

「好了!来!」

用手将铐拉着。

「呜…」

脸四处望着,香奈子尾随着忠正之后,床上有四个铐环。

手脚上的锁在地板上发出磨擦的声音,讨厌却了解到自己被放在那个定位,但是香奈子体内又提起了妖媚、甘美的兴奋。

走到房间中央,天花板的滑车垂下来的炼条,将两手锁在那炼条上,就这样子被吊着。

看着香奈子的曲线美,在周围绕着的忠正说:「这三个月,身体变得十分妩媚呀!」

香奈子垂眉,咬着牙,很恐惧的,在忠正回国到现在,心中想的,嘴里却没法说出的,就是这时候的话。

「应召女郎,该没有如此的抚媚身材,该已需要男人了吧!已经没法子再忍耐了,对不对!」

忠正从瓶中挖出乳膏,涂在胸部上。

转到背后,脱掉紧身内裤,涂满整个屁股。

「喂!这是你最喜欢的!」

忠正手中拿着电动管子,将被吊着的香奈子,由腋下往上插入那私处。

虽有三个月这件事,但是忠正最清楚香奈子的性感带。

右边结束,开始左边,忠正巧妙地操作着。

「呜…」

管子那端令香奈子的身体弹了起来,声音也高了起来。

先生使用管子的技巧加快了,之前涂的乳膏,浸透到体内,最敏感的二个性感带,又甜,又痒、又感到疼。

但是,才一个月,香奈子觉得与性好像已经很遥远了。

管子从下腹部一直朝着那花边顶端。

虽讨厌,但是身体中期待感燃烧了起来,无意识的以腰为中心凸了起来。

但是忠正,将大腿内侧朝向根部,而滑向臀部的分开处。

「嗯!」

对着屁股久候的爱抚,香奈子渐渐的屁股都颤抖了,全身一下就燃烧了。

「他们也是如此对你吧!很高兴吧!」

管子尖端,又压到那阴道中。

伴随着耻辱感,香奈子在感觉上又摇动了起来。

接着,管子在那当中轻轻的擦着。

「啊!啊!」

花蜜已无法阻止的一直流出来,香奈子按捺不住的将下肢打开。

「已经湿成这个样子,香奈子你是何时变成这样子?」

「嗯!」

香奈子的脸变红了,但是插在身体的那一部分,发出了强烈的快美感。

忠正拿着管子,香奈子发出甜蜜的哭泣声。

「这就是你最喜欢的。」

拿出以前每天穿的有一支阴茎的黑色紧身内裤,且穿上。

「很适合你这种狗猫般的奴隶,今晚都穿着。」

讲完,按上遥控的按键。

「啊!啊!」

香奈子望着天花板,展出白色优美的裸身。

一个月的时间,香奈子自已发现,自己的欲情,此瞬间,如果一点火,一定是烧了起来。

「别这样,请饶了我吧!」

美丽的头发都乱了,如幼童般地哭着。

「你的本性都跑出来了吧!香奈子还有更喜欢的!」

拿起皮鞭,左右的打着那圆浑的屁股。

在打时站在香奈子的背后,边打着香奈子,使香奈子在承受那苦痛,而自己却陶醉在莫名的快感中。

为了偿还先生心理的那份愧羞,在挥打之中,香奈子自己深觉自己是一匹狗奴隶。

「打我!打我!请主人打我,我是背叛你的淫乱妻子!」

香奈子的情绪遍怖了全身,高昂的叫着。

突然停了下来,想着!

「香奈子!」

忠正从香奈子背后抱住了她。

从脖子开始到耳朵,很食心地吸吮着,抱着美丽形状的胸部,往上揉着。

脱掉那黑色内裤。

此时的忠正,也脱掉那内裤,股间的那东西,已经是挺涨了起来。

「亲爱的!」

香奈子发出想象不到的欢愉声。

「你今晚是我的奴隶,从今以后也都是我的奴隶,永久的奴隶。」

「是…主人!」

从背后的忠正,抱住香奈子的臀部,一口气地插入。

有几回的升华,几次的上限都已经不知道了,燃烧着的情欲,伴随着香奈子喜悦的泪而流出来。

这种愉悦与松崎、岩田时也是有产生。

自己的身体不管从前面,或是后面,谁都没办法,像自己最爱的男人,如此以上的欢愉。

终于爆发了,抱着的忠正,在圆润的妻子后面爆发了。

「啊!呜!」

完全好像不知道自已的身体,那儿不知似的,喷上甜美的冲劲,香奈子那种野兽般的呻吟,就是已经达到最高潮了。

***

「香奈子,请进!」

在脱衣场脱衣服的时候,夕纪已经在浴室叫我了。

香奈子赶快站好,走到浴室内已坐在宽广浴室内长椅子上的夕纪前,且跪在她面前。

「你有何贵干,夫人!」

「你怎么那么慢!」

用手打了香奈子二个耳光,打得香奈子双眼冒火花。

「对不起!」

香奈子双手合紧,深深的将头低下。

在那头上,夕纪用双手压着。

香奈子变成了忠正的奴隶,已经是二个月了。

上班是优秀的主管,但是踏入家中一步,完全过着奴隶般的生活。

依旧穿着那黑色的内裤,手脚绑着手铐、脚铐。

对忠正来说并不是性的奴隶,结束后也不让她睡同房,而睡在忠正买回来的铁笼里。

但是香奈子并不会不满,这种情形在出差前更厉害,每晚香奈子被叫进房间,受着各种新道具的凌辱。

过了一个月,忠正带回来一位女同伴。

仅穿着一件内裤的香奈子,都呆住了。

「我来介绍,这是我家的奴隶,香奈子,还有这一位是我的未婚妻夕纪!」

香奈子以为自己的耳朵有问题。

「你干嘛!不会打招呼吗?」

「呀!是!是!初次见面,我叫香奈子!」

讲完低下了头。

「记得,夕纪是你的女主人,你要对她诚心诚意。」

「是!」

「好好回答,香奈子!」

忠正严厉地骂着,香奈子看着夕纪,两手互握着。

「请多多指教!」

可能二十出头,很高眺像是时装模特儿。

对着香奈子冷笑往下看的夕纪。

「真的,就像是你所说的。」

「那当然呀,如果没跟结婚对象讲清楚的话,以后奴隶的使用方法,你就不会了!」

说完,腕着夕纪的手,叫香奈子带路。

最屈辱的是,那晚被叫到寝室。

忠正及夕纪躺在双人床上,忠正按起开关。

已经习惯那种感觉,在初次见面的女人面前,那污辱感与平常平淡了。

忠正与夕纪在做爱时,香奈子也在那场合中,须好好的观看。

「给那奴隶看呀!」

夕纪开始的时候这么抗议着。

「因为是奴隶才叫她看。」

忠正边说边爱抚,开始了呻吟声,夕纪与忠正,反而是有香奈子在场时,更会异常的燃烧着。

忠正射精后自己的精液及夕纪的花蜜,都叫香奈子看,且叫她用舌头舔干净,接着又命令香奈子去舔夕纪双腿间的粘物。

「饶了我吧!」

「舔呀!奴隶!」

忍受不了,打了香奈子的竟是夕纪。

香奈子紧闭双唇,埋到双膝之间。

虽然香奈子拒绝,但是夕纪用脚踏她,香奈子跌倒在地板上。

夕纪好像在踏马一样。

「太任性了吧!」

说完,两颊五次、十次的打着,再抓起头发扣着地板。

站起来后,被一条鞭,从后脑打了下去,激痛加上悲呜香奈子跌到地毯上。

忠正拿着酒杯看着这一幕。

终于香奈子不哭了,丢掉皮鞭的夕纪,跨到香奈子的脸上。

「舔呀!」

被忠正弄湿了的花唇,香奈子用口擦着。

夕纪从第二天开始,很快就把香奈子当成奴隶,比忠正更过之。

每当叫香奈子过来,在管子上涂红辣椒,再叫她穿。

当香奈子从保险公司退休时。

「奴隶当然是一直都要在主人旁边的。」

夕纪对自己的美貌十分有自信,但是与香奈子一比,虽然较高,较年轻,但是胸部、臀部都没有香奈子丰满,这二点是香奈子胜利。

有着成熟的曲线,夕纪只要是想起或是看到香奈子的身体,嫉妒的心,就像引爆了一样。

男人当然是喜欢这种身材。

白皮肤、满布着脂肪,闪耀的感官美,全身都美的十分平均。

再加上端庄的脸,气质好,从小受到好家教的年轻太太的气度,可以感到那种美貌。

虽然是那样,再如何的凌辱奴隶香奈子,只要见到香奈子就不能忍受。

「昨天,我与先生性交后,你帮主人做什么?」

「用舌头清干净呀!」

夕纪跳了起来。

「不仅这样吧!你要用口交,对不对?你喜欢主人的那根,想用你那妖舌来挑逗,对不对?」

「没有,我没有准备那样!」

「闭嘴,女奴隶,别任性!」

又打了个耳光。

「告诉你,在法律上,忠正是我的,他那根也属于我,你要知道!」

「是!女主人!」

点了头,请原谅!

「是!是!说是也别想我会原谅你!」

「没那回事。」

「嗯!今天晚上,忠正有招待客人来家中,准备让你来招待客人,让你如奴隶般的处刑,如何!高兴吧!」

「是!」

「这种回答,干嘛那么不高兴!」

过了一小时,香奈子已经将夕纪的身体洗干净了。

「喂!会渴吗?」

从浴缸出来的夕纪,用洗面器装了浴缸中的剩水。

「喝!全部喝下去,有女主人的汗水。」

「是!女主人!」

被逼要喝,香奈子紧闭双眼,大口的将洗澡水喝了。

「如何!好喝吗?里面有我的尿喔!」

「嗯!」

有一股想吐的感觉。

「怎么了,不好喝?」

夕纪又打了香奈子。

「啊!十分好喝!」

「真的?」

「是…」

「那再喝一杯!」

「是!女主人!」

「请!」

洗面器中装满了水,香奈子又喝干了。

「很好喝!谢谢!」

跪在夕纪脚边,两手合并,额头扣到地砖的感谢。

「那!再一杯吧!」

「是!是!女主人!」

夕纪拉着香奈子,走向忠正新做的游戏间。

进入房内,香奈子呆了!

沙发上坐着忠正及其它三人,都不认识。

可是,该是忠正工作上有来往的人。

那些客人,眼见夕纪带来香奈子都专注地看着。

穿着中国风衣服的夕纪,说着:「喂!女奴隶,跟客人打招呼!」

「是!」

「各位,今天很高兴来玩,我是奴隶,请多多指教,我叫香奈子!」

「将头低下来些!」

夕纪一点都不客气,用高根鞋,打着香奈子的头,完全将头压到地上。

香奈子在客人的杯中倒了酒。

愈变愈有气质了,香奈子,优美的身体及脸,都打动了客人的心。

「各位,觉得如何,这个奴隶!」

忠正握着香奈子的胸部。

「有没有吓一跳,粟原先生,没想到这么棒的女人吧!」

对着戴着墨镜、五十岁左右的男人。

「我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奴隶!」

下一位开口说话的是最年轻的男人,实际上在说话中隐藏着兴奋。

坐在那二人之间的,皮肤较白的人,会着杯子,看着香奈子的身体。

「各位喜欢的话我就安心了,实际上这奴隶,前阵子还是明星保险中的课长,不只是好看、漂亮、头脑好,工作能力也比男人强。」

「真的如此?」

男人们点着头,又燃起了欲火。

忠正发现香奈子在搓着大腿。

「你想上洗手间对不对?」

夕纪插嘴。

「刚才,喝了我的洗澡水,五杯!」

「这样呀!香奈子!」

「是!对不起!主人!」

香奈子锁着眉,两腿一直摇着。

「别抱歉,我们倒想看看美人课长如何上厕所!」

「好吧!就这么办!」

「啊!主人要如何都可,这个不要!」

香奈子必死的恳求,对方除了忠正还有夕纪,在初见面的客人之前尿尿,是很羞耻的。

「身为奴隶,别说话!」

从天花板上锁着双手的吊饰。

但是已经是尿意的极限。

「还尿不出来,再端出浴室的水来。」

「那一位要来喂这个奴隶?」

「如此的话,让我来!」

站起来的是那位肤色较白的客人。

其它二位客人,也很有性趣的在香奈子旁边。

「开口说话,美丽的奴隶课长!」

那男人禁不住的,捏了一下香奈子的鼻子。

「呜…」

锁着眉的香奈子,叹了一口气,在那嘴巴张开的一瞬间。

「不要弄翻,知道吗?这里面有我的尿!」

流着温水,在香奈子闭着眼睛时喝光了。

那男子的眼角泛起了淫念,也不一下子将水全倒下去,反而是一次一点点的倒下去。

在那期间,将尿意控制了一下。

「喂!全部喝完!」

在胃中现在是灌满了水,一种想吐的感觉。

虽然在尿道上集中了一下精神,但是灌满肚子的香奈子,已经没有抗拒的能力了。

当将把全部的水喝完时,香奈子轻咳了一下…

「咳!咳!」

下肢颤抖着,忍不住的坐了下来。

但是因为两手被吊着,要坐下来须很花的时间。

「啊!讨厌…」

香奈子,裸露的身体因流汗而显得闪闪动人,带着眼镜的男人,从背后开始抚摸着臀部。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令人厌恶的手,被香奈子责备着,但是却没法逃脱那手。

最后那最年轻的男子,朝着胸部那乳头摸过去,且扭转着。

高度敏感的胸部,在紧张中更容易感觉到,所以说,为了压抑住这致命的快感香奈子尽了全力。

之外,香奈子的身体都没有防备的状态。

乳头慢慢变硬了,年轻的男子,把整个胸部都抱住了。

这时,一直在弄臀部,戴眼镜的男人,用手指插入阴道,摸着阴蒂,再用其它的手指在里面绕。

「啊!不要这样!」

现在发出来的声音,是香奈子细细的声音。

那男人,却仍在尿道口揉着。

「要…要流出来了…」

一瞬间,全身抖了一下,脸在仰向上的一刹那,男人们的手都离开的同时,滴了几滴尿下来。

但紧接着,从香奈子的下肢部,如瀑布一般,整个喷了出来。

在长长不断的放尿之间,香奈子最强烈侵袭的,是身体中那灯花在发热着,变得愈来愈甘美。

那些道德观念、羞耻心、理性、自尊,甚至于人格,都被夺得一乾二净,而且是如碧空般的陶醉着。

「真的是女中豪放女的美人课长!」

男人们一个个哄笑着,露出光辉的眼神,朝着香奈子的身体、舌头、唇、手,都一起爱抚着。

完全无防备香奈子的身体,在十分成热之下,对于男人们的爱抚,燃烧了官能上的性爱之火。

「对了!对了!还有很多洗澡水!」

夕纪又拿来了洗澡水,男人又从香奈子的口中灌了进去。

「呜…呜…」

已经没有什么抵抗的能力了,香奈子就逆来顺受地喝着。

「剩下的洗澡水都给你喝吧!」

夕纪拉住头发,脸侧向一边,泪流满面的香奈子,被虐待的神色,令夕纪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坐在沙发上看着的忠正,接到电话后,说了一下,就走出游戏间。

走到玄关,打开了门。

「对不起,来晚了!」

站着二个男子。

「啊!进来吧!」

忠正领着二人进入了起居室。

「太太呢?」

「太太?喔!香奈子不是我太太了,是我的奴隶,这都要感谢你们二位大力的帮忙!」

忠正说完后,正面与松崎及岩田坐下。

「那自尊心这么高的课长,会签离婚协议书及奴隶契约书,真令人惊讶!」

松崎去拿香烟。

「调教之后,课长喜爱性交,但是会变成如此,令人不敢相信!」

「当然,我也想过,但是你们二人,这次拜访你们这件事的时候,只想利用妻子的外遇,来将财产占为已有,但是妻子那么珍惜夫妻的事,让我感叹!」

「嗨!嗨!那你该吃得很饱吧!」

「为什么!妻子根本那么认真的女人,会有淫乱的想法,本来道德观念很强的女人,自己的罪恶感比别人更深。」

「是如此呀!但是那么漂亮的美人老婆,又有钱,当然会有一点危险性的!」

「以我来说,就像是之前说的,我会与香奈子在一起,是看在她的财产上,当然如果说不是美貌或身体虽是骗人,但是基本上,像她那种聪明优等生型的女人,我没兴趣,说明白些,一起生活会觉得很枯燥,因此我只想早点拿到财产,别的事我只拜托二位了!」

「为什么要让如此美丽的女人来做奴隶呢?」

「这个嘛!总而言之,开始对香奈子抱着爱情,但是我自己又没有财产,又没有地位,因此想让她当奴隶。」

「可是,如果知道了自已的财产被抢了,会吓一跳吧!」

「喂!喂!可别那么说,我没有钱,只是代替她有效地使用钱,第一奴隶是没有财产的,你们每日的生活费,也是从这里拿的,所以别发唠骚!」

「对!谢谢你!」

岩田摸了一下下巴。

「现在对课长的身体还是很怀念!」

松崎也是回想起来,用舌头舔了一下上唇。

「今晚,就让你们接触一下久违了的臀部,用舌头来吸,我也是昨晚才感受到的!」

忠正说完,站了起来。

香奈子两手被吊的曲线美,令客人目眩。

三位客人反复的,用水壶来灌香奈子水。

这期间,解了几次尿,被凌辱了几次香奈子已经不知道了。

「如何!已经是奴隶了!」

忠正回来后,客人们都说。

「如此的敏感,令人讶异,那么有气质的脸,那么使劲的腰,还发出令人遐思的叫声。」

戴眼镜的男子。

「那种表情,实在是太棒了!」

年轻的男子也用兴奋的声音说着。

「呀!这种奴隶不是如此的,接着会有更美的声音,你们还是慢慢欣赏吧!」

香奈子听了,等待着更利害、更严厉的责备,如此甘美的不安,让身体内发出自然的火热。

忠正叫了一下,二个男人走进来,摸着香奈子的身体。

一个摸着屁股,一个摸着柔软的胸部。

闭着眼睛,对如此的爱抚,香奈子的性感变得愈来愈尖锐。

二人与之前的客人不一样,爱抚着香奈子的身体,对香奈子燃起的欲火注入了热情。

二人一来一往之中,香奈子的愉悦已经喷了出去,但忽然觉得奇怪。

最初被接触到的时候,胸部在被接触到的刹那,奇妙地全身燃烧了起来。

(难道是…

香奈子回头一看,啊…

香奈子的脑中已混乱了。

奴隶契约,全是为了游戏的延长。

与夕纪结婚,也是计谋之一。

忠正带松崎及岩田来,不就说明了一切吗?

(我被骗了…

(谁要来救救我!

想狂叫出来,但已经没有力量了,也没有用了!

绝望之余,一切都太迟了!

在黑暗中,来自内心的绝望及体内扩张的愉悦,香奈子的脑中已失去了方向。

「呜…呜…」

大声哭着的香奈子,迎着松崎的唇,自己的唇压了去,舌头又吸在一起,眼下流出了悲哀、甘美的眼泪,而三条大腿之间与对方高张的男根配合着,又白又丰满的臀部,使出了混身解数。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