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绝望拘禁hmhjhc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绝望拘禁 绝望拘禁

    忘记介绍了,我的名字,叫石川跃,现在是一个刚刚失去工作的无业游民。  就在一个月前,我还是“万年置业”在新控江区的一家小小的分店里的一名房产中介。  今天晚上,我要潜入这个小区,去23号楼,17楼的03室,强奸一个女高中生!

    hmhjhc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绝望拘禁》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绝望拘禁》,是作者hmhjhc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忘记介绍了,我的名字,叫石川跃,现在是一个刚刚失去工作的无业游民。  就在一个月前,我还是“万年置业”在新控江区的一家小小的分店里的一名房产中介。  今天晚上,我要潜入这个小区,去23号楼,17楼的03室,强奸一个女高中生!

《绝望拘禁》 第23回:往事不堪回首时 免费试读

强奸,是要坐牢的。

这当然是一个基本的法律常事,但是,从一个十一岁的小萝莉嘴巴里,奶声奶气却明显带着试探的口吻说出来,好像是唯恐我不知道似的,像是在给我做法治普及教育,却实在有点荒谬的感觉。我初听到小艾这么问我,有点愣神,不太明白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甚至有一点错觉,觉得那只是小女孩的单纯的在表达自己的是非观而已。

但是,看着我鼻子以下,她散乱着一头秀发,那喷鼻的彷佛鲜牛奶一样的发香在迷乱着我的神智。看到小艾透过湿漉漉的发梢缝隙里,偷偷瞄我的小眼神,充满了不安,却又有些欲言又止的期待,我顿时明白了,她其实还是在用小萝莉特有的纯真的世界观在劝慰我最好不要强奸璐璐。这未免有点得陇望蜀,要知道,半个小时前刚刚把她们两个追回来的时候,璐璐和她,还要面对着不仅仅要给我一起淫玩身体、奸污童贞,甚至要一起做我性奴供我淫乐,就连这,都不一定能保住两个人性命的命运。说白了,不过是我一时的心软,才答应了不伤害她们,甚至连小艾的贞操和身体都放过了……小孩子么,真是贪心,居然又在用强奸要坐牢什么的来试探吓唬我。

我只好冷冷的笑笑:「知道啊……」

「那你……为什么还一定要强奸我小阿姨?你不怕警察抓你么?因为她……漂亮么?」

「爸爸是坏人。坏人么……就是要做坏事。」我其实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非要强奸璐璐不可,干脆就一脸得意的胡搅蛮缠,也算是在哄小孩子,一边继续「呜噜呜噜」的用电吹风在吹她的香香的卷发上的水汽,尽着「爸爸」的责任;一边又肆无忌惮的嗅着她头发上被吹出来的阵阵迷人发香,尽情意淫,扮演着「坏人」的角色:「再说这种事情……你太小不懂。」

小艾轻轻的「哼」了一声,倒也不敢跟我顶嘴,也配合着我的举动,轻轻的转动小脑袋,吹完一边,吹另一边,又似乎是自己在嘟嘟囔囔:「我有什么不懂的?我都懂……反正妈妈说过,坏人强奸女孩子,最后总归会被警察叔叔抓起来的。」

我正在迷醉着呢,听她这么说,又不由有点恼羞,知道她嘴巴里叫我爸爸,其实内心深处当然是厌恶我的,而且这种小女孩,对于是非善恶是非常泾渭分明的,我有点忍不住,冲了她一句:「你知道不知道……你妈妈的事?」我言下之意,是你妈妈还不是被强奸的?

哪知道,她不仅冰雪聪明的听出了我的意思,而且毫不退让,虽然不敢和我犟,但是却也不示弱,点点头说:「我知道啊。我从小,我妈妈就和我说过。我妈妈是被一个坏男人强奸的,才有的我……那又怎么样?那个坏人,就被警察叔叔抓起来了。」

她就这么童音嘹亮的说出口来,虽然略微有点难过,有点气急,但是并没有特别的害羞或者痛苦什么的……我倒反而无言以对。我想,这可能是璐璐姐姐为了保护小艾面对可能的质疑和社会的冷眼,从小就给她的某种「真相教育」,想不到这确实还挺有效的。

小艾果然对这个话题没有什么避讳的,接着还有点「背课文」似的,小脸蛋红扑扑的说:「我妈妈和我说,女孩子……在没办法的情况下,被男生强奸……没什么丢脸的。那个坏男人才丢脸。」

我一愣,才明白她说的「那个坏男人」是强奸了小艾妈妈的那个鬼佬,小艾的血缘上的「爸爸」,我只好苦笑:「你妈还真……勇敢,还什么都和小孩说。你真的搞的清楚强奸是什么意思么?」

本来,我也没打算八卦小艾的这点家丑,我虽然狠毒暴躁,但是这事确实和我八竿子打不着,我也没必要来揭一个十一岁小女孩的伤疤。但是小艾一副小大人的坚强模样,倒也让我不敢小看她,反而不想刻意的去掩饰和回避,而是一边拿个粉紫色的小梳子,替她把刚刚吹干一些的头发梳散开,分成一股股的捻在我手心里,再用电吹风去吹,好吹得细滑香软一些,一边跟她胡乱说话聊天。

「我怎么不懂?我都懂的……」小艾说到这里,也不禁羞红了两颊,两只小手不安的交错着,居然咬了咬嘴唇,用细不可闻的娇嫩的声音说:「不就是男生喜欢在女生肚子里……射精么……」

好么……要搁昨天,我听一个十一岁的小女生和我这么说话,什么「射精」,我肯定得跌一个跟头。但是现在,尤其对于小艾,我已经不以为异。别说现在小学生也流行性教育,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小艾妈妈,也就是璐璐姐姐,也就是那位被强奸生下小艾的倔强女人,这房子的真正的「主人」,给予小艾的性教育,一定是非常非常超前的。也许她悲惨的经历,让她有一种保护女儿的特殊意识,即使是关于「射精」、「强奸」这么羞耻的话题,也会在女儿还年纪幼小的时候就给予一定的知识传授吧。

你看,小艾不仅知道「女生被强奸时要送医院」,还知道「男生喜欢在女生身体上射精」,不用说,她甚至知道「女生的身体,比如屁股,可以给男生快乐和幻想」,否则,她刚才干嘛……噘起屁股,甚至脱了连袜裤露出小内裤来诱惑我?这一定和她老妈的经历和家庭私密教育有关。我几乎可以肯定,这是她妈妈为了让她直面这一痛苦的迟早要面对的人生设定而给予的教导,要不然,小艾的性格也不会这么倔强……

我觉得有点叹息,还是一边调小了电吹风的风力,继续「呜噜呜噜」的捧着电吹风,很细致的吹拂着她还有一点点湿润的几处卷曲的发梢,轻轻的抚摸她喷香可爱的发端,一边忍不住有点感慨,也有点怜惜的问她一句:

「你知道得还真多。你妈妈是不是什么都教你?她什么……都告诉你?」

我问的有点小心翼翼;其实,我是在问她关于她「爸爸」,或者说她妈妈被强奸的身世问题。当然了,除了那一份怜惜同情之外,我多少也有一些邪恶趣味,想象一下我昨天睡的那张床的女主人,在多年之前,还是一个纯洁少女的年龄,被一个鬼佬强奸的场面……也挺刺激的。

谁知道,可能我的表情露出了几分淫邪,这么一来,小艾可能误会了,以为我在逼她说下流话淫辱她取乐。她刚才还在跟我墨迹「强奸她小阿姨要坐牢的」的话题,所以,也不敢过于违抗我,厌恶、鄙夷、羞耻、痛苦露在她漂亮的眉梢,她两颊通红,甚至略略挣扎了一下,把一头又开始显得蓬松软的秀发从我的手掌里挣脱开来,不给我摸了,表示一下抗议,晶莹的眼泪又从眼眶里夺目而出,却喃喃的,用幼嫩的声音心不甘情不愿的回答我:

「是啊……我妈妈从小都一直教我的。男生的……小……鸡鸡,就是喜欢……插到女生尿尿的地方,然后弄痛、弄脏女生……男生就高兴了。不管是小男生,还是老男生,为了做这件事都会用尽办法的。然后,女生就会很疼,会难过,还会受伤……要看医生……弄的不好,还会怀上小宝宝……就是强奸了。」

「……」

「所以,女生要保护自己。没办法的时候,要保护自己。可以用其他的办法,让男生……开心、舒服。用手,用奶奶,用嘴巴,用脚,用屁股,那样,也算亲热,其实男生也会开心、舒服的……反正,只要是女生脱了衣服可以看见的地方,男生都喜欢……喜欢玩,喜欢用小鸡鸡碰。那样的话……女生也不会受伤的。」

「行了,行了……你知道就好。」听一个十一岁的小萝莉这样说话,说的我的鸡巴都硬起来了。我尴尬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说下去了,但是我的手掌触及她赤裸光滑的肩胛,简直酥滑绵软到我都要飘起了。我甚至又忍不住……偷偷玩弄一下她的肩带,把她的吊带裙的肩带微微的抽动一下,看着按五彩斑斓的连衣裙在小艾的胸脯上「勒」一下那幼嫩的小乳。

但是,我的欲望,实在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压抑不住,原本只是一个调玩的动作,却可能「勒」的重了一些,那可爱的小胸脯不禁微微的一「提」,荡漾起醉人的小波澜,连小艾也忍不住,微微的发出一声嘤咛。

我连忙不好意思的松了手,但是小艾却好像正等着我这种意乱情迷的时刻。

「可是,爸爸……你不是已经玩过我小阿姨的身体了么?她不是昨天还陪你洗澡么?今天早上不是还和你在我妈妈的房间里……玩么?你不一样已经开心、舒服了么?为什么还一定要强奸她呢?像昨天……那样继续玩她……不好么?」小艾甚至并没有意识到我又在偷偷观赏她的幼乳,却已经忍不住了,又嘤嘤咛咛得似乎要哭了起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这会儿倒也不想惹哭小艾,可我也不可能就为了一个小女孩的眼泪、鼻涕就这么窝囊的放过璐璐吧。

可是,小艾自己似乎又意识到要我彻底放弃不太可能,又渐渐止住了难过,声音又迷离又娇软起来,却有点像是自言自语:「那……我小阿姨……现在已经是心甘情愿给……爸爸你强奸了,其实她都是为了我吧。爸爸,你不要弄伤她……你稍微……轻一点。」

我听着这个十一岁的小萝莉,好像是给予我某种「强奸许可证」似的,娇音殇软的求我「轻一点」,那种感觉,除了荒诞,还有……满满的虚荣感、成就感和权力感,我甚至有点舌头打结,一边轻轻的撩拨开小艾的发梢,检查一下她的发根还有没有潮意,怕她着凉,一边插几句自我安慰似的胡言乱语:「你乖乖的听话,就没事了……爸爸……只是强奸你小阿姨。你小阿姨配合一点,就不能算强奸,算是做爱,其实很舒服的。你别看她哭的稀里哗啦的,其实你事后问问她,从昨天到现在,是不是也有点舒服……肯定也会有的么。」

她一开始听我说「乖乖听话,肯定不会弄伤她的」似乎还点了点头,听到我说璐璐「也有点舒服」,虽然她年纪小,似乎也意识到这是在说璐璐淫荡,却是小脸立刻涨红了,彷佛是在喃喃自语:「我小阿姨才不会舒服,她都是为了我……她肯定是心里一直都很难过的。」

我觉得小艾这话,似乎话里有话,忍不住撩拨她一句:「是啊,你小阿姨对你……也太好了一点吧?这么疼外甥女的小阿姨还真不多见。」

这的确也是我心里的疑惑,虽说是小阿姨和小外甥女,但是璐璐对小艾的保护之情,简直可以说是不顾一切,不要贞操、不要性命,只要我对小艾略假以一些安全的保障,她就立刻会温驯服从了,虽然这给我逼奸璐璐带来了许多便捷,但是多少也有些让我有点觉得过火。

「我小阿姨……」小艾到底是小孩子,防备心不强,似乎被我说中了心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居然托着腮帮子有点犯愁的趴在书桌上。「她一直觉得……是她对不起我妈妈。还有我……」

「你……和你妈妈?」我有点听不明白。「难道……你妈妈被那什么的事情……还和你小阿姨有关么?算岁数,你小阿姨那时候最多才五、六岁吧。是你妈妈和你说的?」

「我妈妈才不肯告诉我呢……还是我小阿姨后来告诉我的。」小艾又彷佛自己给自己鼓劲似的,坐起来,抿着嘴,自己把头发后尾都用手掌卷起来,用一根粉绿色的皮筋把一侧的发鬓开始扎起辫子来,又把另一侧的头发也盘起来……

她扎头发的时候,整个幼嫩的身体会泛起可爱的律动,优美的萝莉曲线彷佛在跳跃,但是我果然也帮不上忙,只能在后面听小艾说话:「……」

「我小阿姨说,她那时候很小,去看我妈妈,迷路了,被一个坏男人看见了,还绑架了我小阿姨。那坏人要……要……欺负她,她还受了伤……应该要送到医院去。」

「啊!?」我听着小萝莉悠悠的说着家族往事,没想到还真和璐璐有关。

「我小阿姨说,我妈妈就和那个坏男人说,让他们交换什么的……」

「交换人质?」

「嗯……对的,交换人质……然后……」

「然后……你妈妈就被……?」我都有点说不出口了……算算岁数,璐璐姐姐那时候了不起也就十六岁吧。和璐璐现在的年纪相彷……为了救受了伤了五、六岁的小妹妹?十六岁的少女主动提出和歹徒交换人质?歹徒手里的人质从五、六岁的小娃娃变成了一个十六岁的如花似玉的少女,当然……免不了有先强奸了再说这种事的吧?估计璐璐姐姐那会儿提出交换人质,就是有这层考虑在里面的吧。对于歹徒来说,也是一笔「划算」的交易……

「嗯……」小艾似乎越说越烦躁,越说越伤心,本来可能要盘一个什么发辫的,也没耐心了,就是胡乱扎了一个马尾:「我妈妈还受了伤……后来,送医院晚了……我小阿姨说,我妈妈那时候差点没命,也就差点没我了……」

我实在有点不知所措。

当然,我一直以来的一些疑惑,也都迎刃而解……

天知道,璐璐姐姐是一个什么样性格倔强而刚强的女孩,在十六岁的时候,明知道一定会被奸污失身,淫辱玩弄,甚至残暴凌辱,但是为了保护小妹妹,就主动接受了自己悲惨的命运……还被奸到受了重伤,还因奸怀孕,怀了小艾,难为她在那种痛苦之下,居然还选择生了下来。怪不得,璐璐为了她这个外甥女,什么都肯背负,贞操性命都可以不要了,在璐璐心目中,当初姐姐都是为了她,才改变了人生的轨迹,她亏欠自己的姐姐和这个小外甥女太多太多了吧。

我正在出神,倒是小艾先开口:「爸爸……」

「嗯?」

这小丫头却又莫名其妙的脸红了,一抹红晕从她的雪腮一直到她的肩膀,低声说:「你不是叫我……也穿漂亮点么?这件裙子行么?」

要放个把小时前,我肯定会觉得这小丫头也不过小女孩子不懂得凶险,还敢在这个时候在我面前展现她娇羞迷人的幼女姿容;或者认为她不过是脑子煳涂。但是现在,我对这家人的小心思已经实在了解深刻了许多……这小丫头,说到底,就是依旧不放弃想从我的淫威之下「营救」她的小阿姨,只不过换了更加巧妙和柔和的手段罢了。

一口一个叫我「爸爸」,根本就是为了软化我的神经。和我说家族往事,其实多少也是刻意在博取我的同情。靠……一想到这里,我甚至都在怀疑刚才那个悲惨的家族往事是不是真的,该不是这个小精灵鬼编出来蒙我的吧?甚至……她一直都没放弃,试探着用小小的色相来诱惑我,她也在很小心的寻找着那「安全边际」。她当然知道其中的危险,无论我多么认真的承诺过不会碰她,我毕竟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歹徒……她随时可能被我凶性大发而奸污,但是她似乎看到了我对这种居家少女无比纯洁、温柔的一面的欣赏。她依旧在锲而不舍的试探,看看能不能进一步得到我的宽待。

我还来不及表达她的这件裙子究竟漂亮不漂亮……

小艾居然不等我回答,粉嫩的小脸涨得红红的,用两只小手,一把抓住我的一只在她肩膀上游弋的手掌……一拖,拖到了她的胸前。

……

我,还有小艾,我们两个的呼吸都瞬间急促了起来。没错……她刚才一定是已经注意到我拉裙子的吊带,用裙子去勒玩她小奶儿的动作了。她明白我对她幼嫩身体的哪个部位还在恋恋不舍的有着浓厚兴趣的。

那连衣裙的布料,触手轻柔绵软;透过那微微的褶皱,我可以清晰的抚摸到,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刚刚坟起一小弯的小乳房。那嫩嫩微微鼓起的一小片肉感,彷佛有,又彷佛无……天啊,这是人间的美景,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男人品尝过的……最最纯洁,却也是最最性感的圣地。那刚刚开始发育,甚至尚未发育,却清晰的孕育着青春期即将到来的少女那份上帝赐予的天真可爱、玲珑剔透、幼嫩娇小却生机盎然的第二性征的美味。那是绝对没有男人光临过的禁地,却已经奉献到了我魔爪之中。因为平坦轻柔,却也象征着纯洁无暇,因为娇嫩光洁,却也象征着幼小少女才有的青涩童稚。还有就是……那颗小小的、幼嫩的、纯洁无暇的乳头。我摸到了,我摸到了……简直只有一颗葡萄干大小的一颗小凸点,落入我的指尖。

是的,就在刚才,我还大义凛然的表示,小艾的身体,我不仅不奸了,而且不碰了。但是此时此刻,明知道……这是这个女孩痛苦纠结的献身给我,哀求我的怜悯和些许的宽容,这也是这个女孩一生第一次的羞耻和凌辱,第一次的被猥亵和玩弄她贞洁的胸脯。天啊……即使再过十年,小艾和她的男友第一次亲热的时候,她也不再是完完全全的纯洁的了,她的奶儿,她的小奶儿,就在此时,就在此刻,已经主动献给我抚摸了。而我的手掌,实在难以挪开。

「爸爸……」小艾的声音,迷离不堪。

「嗯……」我的呼吸,乱成一团。

「你……摸过小艾的屁股。也亲过小艾的嘴巴……」

「嗯……」

「我知道……你其实是……喜欢小艾的身体的……」

「……」

「小艾的身体,应该也可以让爸爸……舒服,开心的。」

「……」

「你可以不可以答应我,你晚上强奸我小阿姨的时候,万一忍不住……一定要弄伤她……再来开心,来舒服……的时候。就来……来玩……来玩小艾,好么?小艾愿意的……只要你别伤害我小阿姨,小艾愿意给爸爸玩的……玩小艾的身体,爸爸一样可以开心、舒服的……就不用弄伤我小阿姨了。」

我……真的是脑海里一片溷沌,但是指尖也饱尝了这美妙的幼女平坦胸脯的滋味,甚至实在无法抑制自己的欲望,很温柔也很贪婪的抚摸着她似有若无的乳肉,捏弄了她的小乳头儿,轻轻的像在挤玩一颗肉粒似的。我能听到小艾第一次被男人淫玩关键部位时本能的呻吟,那娇滴滴、嫩悠悠的闷哼从她的瑶鼻中荡悠荡悠而出,彷佛带着哭音,彷佛带着难过,却又彷佛有一丝惬意和陶醉……当然,我还是能很清晰的,从小艾急促、痛苦、难过的呼吸声中,听出她的羞耻和强忍的厌恶。当然了……即使是这个年纪的小女孩,给男人摸胸脯,一定会有本能的快感的,但是这人生本来可以纯洁、美好、浪漫的第一次,落在我这个凶暴的闯入者手中,还要强颜欢笑,还要叫我「爸爸」……对于小艾,却必然是人生痛苦的回忆。

真的很奇怪……我明明在享受着指尖最柔软、滑腻、清纯的美妙,却好像也能同时触摸到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

好一会儿……我才终于克服了满腔的欲火,将自己的手掌从那一片人间温柔乡、清纯无暇地中抽了回来,无奈却又假装冷漠的说:

「行了,行了……你别老勾引我了。我知道你这个小鬼头在想什么。我答应你,保证不弄伤你小阿姨,万一弄伤了,就算会被警察叔叔抓,我也第一时间带你小阿姨去医院,不会让你小阿姨受伤了……这样,总放心了吧。」

「……?」她似乎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又要泪目的大眼睛,在看着我求证我的承诺。

……

我依旧低头,看着她胸前的小小的那颗「凸起」,在公主裙天然的褶皱下浪漫的弧度,才要搜寻着脑海里的话来解说,璐璐……却已经在房间门口探头探脑的进来了。

「石头哥……饺子下好了。」

和小艾浑身的清秀、稚嫩、未成年的小萝莉特有的骨骼纤细感不同,门口的这个女孩,因为现在穿的特别的暴露和火辣,却又好像多了三分璐璐一向所没有的「肉感」……从她的肩膀,到她的大腿,到她的肚皮,还有她胸前被紧身背心包裹着的两颗美艳的秀球,简直都快要有「晃悠感」了。最妙的是,这具充满了青春活力和一样稚嫩纯洁的肉体……从某种意义上,已经是属于我的了,我可以任意妄为,尽兴奸玩。这和我在小艾面前的局促和不安的道德失落感是不同的。

而她……患得患失的眼神,还在偷偷的瞄着小艾,我甚至都能感受到她的眼光在搜寻着小艾的衣裙是否被我脱过了。

……

我知道,璐璐十有八九是又在偷听偷看,也不知道璐璐这会儿心里究竟会想些什么,会不会又在打什么逃脱之类的小算盘,是不是看到小艾又在不知死活的诱惑我,甚至都把清纯无暇尚未发育小的胸脯让我抚摸了,怕我兽欲发作要出事,所以卡在这个点进来了。

不过,我也顾不得她内心的小活动,一则肚子本来饿了,二则和小艾这个小精灵在她房间里吹了半天头发,这是一种享受,但是也多少算是一种尴尬,何况刚才小艾还给我下了一道其实多少有点拷问我灵魂的小难题:关于她、璐璐姐姐、璐璐这三个女人之间的悲惨的过往……就着璐璐这句「饺子下好了」,我也算找到一个节骨眼儿,吁了口气,点了点头,装作没事人似的,说一声「好啊」,拽了小艾的胳膊,拉着小艾一起到了外头餐厅去吃饭。

……

璐璐家,准确的说是璐璐姐姐家,是那种2000年上半段时候流行起来的,典型的餐厅客厅南北一体化的设计,用过道做空间隔开,餐厅和厨房则横向并排,装修的时候可能是敲掉了薄墙,再用几扇玻璃移门隔开。

璐璐家的餐桌,是一张白色烤漆玻璃、铝合金桌腿的六人餐桌,这会儿,那玻璃餐桌上,已经垫了几张粉红色的竹帘餐垫。餐垫上热气腾腾的摆了三个盘子,里面各有八、九个皮滑肚白的饺子,旁边还有三双筷子,还有一小碟醋。

「家里……也没什么吃的,就是速冻饺子,锅里还有一些。石头哥,吃这个可以么?」璐璐勉强尴尬的偷看着我的表情。那模样,还真有点像个贤惠温柔的妻子在问候刚刚赚钱工作回家的丈夫,尽管眉梢眼角全是羞愤和明显是伪装出来的平静。

「行吧,凑合吧……咱们一起,就吃这个。」我也不客气,大马金刀的坐下来,璐璐和小艾对视一眼,也只好一边一个随着我坐下。」

我们三个人……居然真的跟一家人似的,围着几盆饺子团坐着。左面是一身花团锦簇、沙滩公主裙、窈窕纤细的小萝莉,右面是一个衣衫暴露紧崩、略显火辣、婀娜多姿的高中美少女。我左顾右盼,竟然有一种「人生夫复何求」的满足感。当然了,我不动筷子,这两个小丫头自然也不会有那份心情先拿起筷子来吃。然而,我却不肯安分:

「有酒么?」

「……?」璐璐愣愣的看了我一眼。

「问你啊……家里有没有酒?」

「可能还有几瓶红酒……」璐璐别别嘴,只好说。

「拿出来啊……」

「……哦」璐璐只好勉强的站起来,从厨房的那种烤漆玻璃橱柜的上柜打开柜门,踮着脚尖,噘着小臀,又让我颇为欣赏了一番春色,捧出来一瓶红酒。她看了我一眼,倒也不等我一步一教,又在厨房的墙面挂篮上找出来一个开瓶器,「吭哧吭哧」的把那软木塞瓶塞打开……一股清醒浓郁沁人心脾的果香立刻充满了房间。

然后,她又在橱柜的下柜里找出来一个高脚的玻璃杯,端着那红酒瓶和酒杯过来。

「再拿一个杯子……」

「?……」

「你也得喝一杯啊……」我肆无忌惮的继续调戏她。

「我?我还小……我不喝酒的……」璐璐委屈的说。

「哼……」我冷冷一笑,又看看小艾,小艾知道她小阿姨其实是在被我调戏羞辱,干脆装作根本没在听我们对话,我偏偏要有意在小艾面前折磨璐璐,搜刮着字眼说:「今天是你……被你哥哥我强奸开苞的日子。应该庆祝一下,不是么?……何况,喝两杯助助兴,等一下……疼也好,羞也好,也好过一点……嘿嘿。」

璐璐俏脸飞红,几乎忍不住又要哭了……这和从昨天开始被我反复淫辱折磨不同,这会儿,她衣衫还算整齐,羞耻感就更加浓厚,更重要的是,旁边还真的像一家人小女儿一样坐着一个小艾。璐璐明知道我是有意在小艾面前折磨她,她却也只能忍受。她也不跟我再犟嘴,防止我说出更加让她在小艾面前难堪的话来,就顺从的又从下柜里弄出一个杯子来。

「咕咚咕咚……」璐璐将两个酒杯,都微微的倒入了不到杯身1/3 的琥珀红色的酒液。那透明晶莹的杯壁上,挂上一道道迷离流转的波痕,酒香更加飘荡在餐厅的上空了。

我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荒谬感。一左一右坐着两个女孩,一个好像我的妻子小情人,一个好像我的女儿小萝莉,温馨浪漫,开瓶酒,吃点热气腾腾的饺子,等待这饭后彷佛自然而然一样的性生活……而实际上,这两个女孩,内心深处恨不得我马上就此死去,不过是屈服于我的淫威,才被迫和我一起表演着这荒诞的一幕。

这……我终身不配享受的一幕。我当然要在此刻尽情的享受。

我端起酒杯来,对着两个小女孩嘿嘿一笑,说:「璐璐……我刚才给小艾吹头发,你是不是在外面偷听?」

璐璐吓一跳,差点打翻杯子:「啥……?没,没有啊……」

我得意洋洋:「你的鬼精灵的外甥女,就是不停跟她『爸爸』表白,只要我对你温柔点,她还给我玩身体呢……你说……她是不是不乖,该好好打打屁股啊。」

璐璐脸红红的,苦苦的,只能胡乱的回应:「她小孩子……不懂事……」又偷偷的看我一眼,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我无非是沉迷于在小艾面前说风话,羞辱折磨她,来获取我的快感罢了。但是她又很怕我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只好顺应我的变态淫欲,有点恐慌的说:「石头哥……你说过……不……不……碰她的……」她又似乎觉得这样的逼迫我反复承诺有点不妥,居然勉强笑了笑,咬了咬牙,端起酒杯来,对着我说:「石头哥……她那么小……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石头哥,你是为璐璐而来的。璐璐……已经答应了,要乖乖的做石头哥的小性奴、小玩具,让石头哥随便怎么……糟蹋、享受;我们……还有很多……可以玩的呢……等一下,璐璐就先给石头哥破……破身开苞。咱们就别让小艾……不懂事的小孩子在这里多事了。吃完饭,打发她去睡觉吧。璐璐先喝一杯……等一下,就一定好好表现,石头哥……你……还肯要……肯要……要奸璐璐的吧?」

她吭哧吭哧的红着脸蛋,含羞忍辱的说到最后,已经止不住眼角的泪花了,然后,她居然一咬牙,一扬脖,像喝药似的,把那小半杯葡萄酒液「咕咚咕咚」给自己灌了下去,连嘴角都渗出一丝晶莹的酒液来。而她可能是喝的着急了些,几乎立刻,脸蛋上泛起一颗颗可爱的潮红的小疙瘩起来。

我真心喜欢看着璐璐在小艾面前尊严扫地的这么被我逗弄,被迫说出这么淫秽的语句来。我哈哈一笑,也拿起酒杯来,「咕咚咕咚」一饮而尽,让那酒液奔腾潮涌似的从我的口腔渗透我的周身,一股暖流立刻在我的血管里沸腾起来,彷佛助兴似的,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我又实在忍不住这种享受带来的快感,一把抱起璐璐的屁股,将璐璐四肢都裸露的小身体,搂在怀里,抱在我的大腿上,感受着璐璐浑身上下的体味、肉感,夹杂着那酒香。

「肯的肯的……嘿嘿……奸的就是我的小璐璐……」我一边胡说,一边在璐璐的腮帮、脖子、脑门、甚至那紧身背心的胸脯那道抹胸蕾丝这里,又舔又亲……

我就是偏偏要当着小艾的面,就开始给我前戏淫玩,这种屈辱,对璐璐当然是痛苦的,但是到了这会儿,璐璐也清楚,这么一点折磨,是她必须忍受的,她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呻吟,任凭我在我她的身体上为所欲为……

小艾居然还可以装作没看见,已经在那里「呼噜呼噜」的吃起了饺子。

「喂我……」情欲满满的升起来,我的呼吸又开始浓重,一般又开始呼唤璐璐的侍奉。

璐璐挣扎着挪开一只手,用筷子夹起一个饺子,看着我,似乎有点不知所措,羞红了脸蛋,耻辱的轻声问道:「还要放在胸上吃么?」

「嘴对嘴喂我……」

「哦」璐璐的痛苦我能想象,这和上午几乎赤裸着用奶子喂我鸡蛋羹相比,也许动作和姿态还没有那么淫糜,但是有所不同的是……这会儿,我们两个缠绵在一起,身边却有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在旁观,那是她的外甥女,是她的亲人,可能也是平时和她亲密的伙伴,是和她分享最多生活细节的人,还是她的晚辈,偶尔的,她应该还会在这个小女孩面前扮演一下长辈的角色,做一些人生的指导……而她的尊严、人格、清纯、贞洁、矜持,这些少女的美好品质,在这个场景下崩溃又崩溃。

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女孩能忍受这样的羞辱。

但是璐璐,却必须忍受。

她装作没看见小艾,彷佛小艾根本不在身边,将那个白乎乎热气在冒的饺子,含了一半在嘴巴里,眼睛里噙着泪,乖乖的将小嘴凑了上来。

粉嫩、清纯、饱满的少女的唇……夹着一颗鼓鼓的饺子,有一种迷人的香氛。这种香氛,又彷佛有一种我前所未觉得醇厚和香甜。

是食物?是璐璐?还是那种不可思议的奇妙感觉?

我一口含了上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