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失忆的妻子》front695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失忆的妻子 失忆的妻子

    我叫刘铁龙,是某电器公司的技术部的员工,跟我的妻子在同一单位上班,我的妻子洪小洋,今年30岁,年轻漂亮,是公司比较令人瞩目的几个美女之一,我们有个3岁的儿子虎儿,我们夫妻之间虽然也有小的吵闹,但总体来说还是非常恩爱的,尤其在对虎儿的关爱上可以说是无比默契的。  正当我跟妻子春风得意之时,却突然飞来一场横祸。

    front695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失忆的妻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失忆的妻子》,是作者front695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刘铁龙,是某电器公司的技术部的员工,跟我的妻子在同一单位上班,我的妻子洪小洋,今年30岁,年轻漂亮,是公司比较令人瞩目的几个美女之一,我们有个3岁的儿子虎儿,我们夫妻之间虽然也有小的吵闹,但总体来说还是非常恩爱的,尤其在对虎儿的关爱上可以说是无比默契的。  正当我跟妻子春风得意之时,却突然飞来一场横祸。

《失忆的妻子》 第16章 错乱 免费试读

这淫靡的一幕让我几乎硬了一夜却得不到发泄的鸡巴重新又站立起来,我以最快的速度将车开出公司,停在离公司不远的马路拐角处的便道上,然后从驾驶座直接爬到后座上,摘下附在妻子阴部的粉色蝴蝶,借着明亮的路灯光线,我看到蝴蝶的背面上一根短粗的阳具在微微颤抖,向上蒸腾的热气微不可见,一股腥骚的气味扑面而来。

我拉开拉链,隔着裤子直接将鸡巴顶到了妻子的裆部缝隙中,无需任何前戏,一耸腰,湿滑温热的感觉瞬间包围了我的下身,揽着妻子的双腿,开始了狂抽猛插,妻子也不加抑制地淫声浪叫起来,只见我的粗大在妻子紫色丁字裤中央的O形孔洞中不时地出入,妻子的叫声忽而高亢、忽而低沉,我几乎没有任何保留,挺着鸡巴对着妻子的屄洞用力猛肏,要一鼓作气将妻子推上巅峰。

也许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妻子突然抱着我的头部,颤声低呼:「小——小龙,我——爱爱你,肏我——呀!!!」然后妻子吻住了我的脸颊,双腿紧紧地夹住了我的腰背,我的鸡巴感到肉洞有节律地一次次快速的紧握,一股股粘滑的淫水顺着鸡巴喷溅而出,弄湿了我的裤裆,哦!夹着我的鸡巴好舒服,我停顿了几秒钟,忙不迭地又抽送起来,这次是快速地把我自己的极乐挤了出来,也许是感到我的热流涌动,妻子动情地抱着我的头,将红艳艳的热唇如蜻蜓点水般地轻吻着我的嘴、脸、鼻——。

激情过后,我坏笑着问道:「宝贝,你到底搞什么名堂呀?老实交代!小骚屄!」妻子揽着我的脖子不撒手,媚声道:「我就是骚屄,所以经常想让你肏我!想知道怎么回事呀?来,我——我告诉你——」说完妻子拿起那个粉色蝴蝶,突然一把将上面的假阴茎塞到我嘴里,舌尖传来一股淡淡的咸味,那是妻子的味道。「咯咯咯,——」

嬉闹间妻子不好意思地将事情的经过简述了一遍,原来妻子有时难耐寂寞,看到了网上的性用品广告,就临时起意买了一个女用的遥控蝴蝶,今晚舞蹈训练完后,趁着洗澡偷偷地装到了裤裆里,我开车的功夫,她打开了震动开关,进入会议室后,妻子想把那玩意儿关上,不知是由于受到手机屏蔽设备的干扰,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遥控开关居然失灵了,妻子是强忍着冲动的「折磨」,才艰难地做完了报告,真的是好险啊!

听完了妻子的叙述,我既感到紧张,又觉得惭愧,还隐隐觉得不安。「老婆,宝贝,我对不起你!我是你丈夫,我却让你——,唉!」既然妻子食量大,我没有尽到自己责任,却还在外面偷情,另外,东梅的事情要是让她知道了,不知道又会产生什么后果。想一想,我有时候自己也恨自己,为什么面对女人的诱惑,我却没有一点自制力,战胜自我何其难也!

「老公,别自责啦!我不怪你,都怪我太淫荡了,都是我不好,老公,我爱你!」妻子温声地安慰我。

「老婆,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女人,我也爱你!这一切都是我不好,真的是我不好!老婆,我以前说过的,如果你喜欢的话,你可以跟小兵有那种关系,我想我——我可以接受的。」我真的感到心中有愧,与其让妻子这样难过,还不如这样补偿一下她,如果这也算是一种补偿的方式的话。

「不,不,老公,我只爱你一个,我不想让你难过!我不会伤害你的——。」妻子的态度很坚定。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因为我爱你,但爱不是自私的,我要满足自己,同时也要满足你,相信我,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我的语气是那样诚挚,妻子既感到有点吃惊,又很感动。妻子没有再说话,只是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脖子,脸贴着脸,我觉察到一滴滴温热的水珠落到了我的肌肤上,我知道那是妻子的眼泪。

在家里美美地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我跟妻子到周帅的小别墅看了一下,妻子也很满意,跟周帅约好房产交割手续,以后这处房子就属于我们家了,这也算是为妻子庆生了,但我们决定先不告诉家人,以免他们担心。

在去公司的路上,我问了关于林玉的事情,妻子只是低头说到公司上班之前她们并不认识,上班后关系也处得很好。我心里暗暗纳闷,这到底怎么回事,林玉与妻子有何仇怨,为何妻子却一无所知?难道妻子有什么事在瞒着我吗?既然如此,那么在谜团解开之前,对于林玉的事,我还是先不跟妻子说了,免得她又胡思乱想,再说还有我跟林玉这种不清不白的关系。我只有紧盯着林玉,一旦她有什么不利于妻子的动作,我一定会设法阻止。

日间工作不提,到了下午下班时间,林玉来电又约我了,我说要跟妻子小洋过生日,改日再说。林玉说也要参加我们的Party ,我解释说这次生日只是跟家人在一起,其他朋友就不邀请了。林玉没有再坚持,我道了谢,挂了电话。这边刚撂下电话,妻子那边就来电说已经跟洪叔、东梅、小江都说好了,我跟母亲知会了一声,然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陈小兵的电话,告诉他小洋生日,欢迎他参加。

晚上7 点钟,大家在丽都娱乐城聚首。小江先到的,然后是陈小兵携着张琼也到了,妻子看到小兵有点吃惊,也很高兴,眉梢掩不住的愉悦,嗔怪地瞪了我一眼,好像在说:都是你搞的鬼。陈小兵眼睛看着妻子,红着脸笑着没有说话,张琼也红着脸道了声:「姐,生日快乐!」妻子兴奋地搂着张琼的脖子说:「妹子,你又变漂亮了,感觉跟上次不一样了呢!」

我仔细一看,感觉张琼确实跟上次见面时不太一样,上次见面给人的感觉很清纯,而这次感觉她身上透着一股子新媳妇才有的那种媚态。白皙的脸透着红晕,眼睛亮晶晶的泛着兴奋的光芒,涂着淡粉色唇膏的嘴唇亮亮的,衣着打扮也有变化,原来简朴的全身牛仔装换成了上身米色毛线衫,下身黑皮短裙加紫色丝袜。丰挺的双乳将线衫拱了起来,皮裙紧裹着浑圆的臀部,修长而又挺直的美腿引人遐思,身体曲线的起伏透着一种性感魅惑。

原来张琼也是如此可爱,这说明了再普通的女人妆扮起来也有她美丽的一面,尤其是拥有青春活力的女孩更能释放出她的魅力。我心想,看来陈小兵这小子已经采过花蜜了,希望张琼可以拴住他的心,别让他得陇望蜀了。

接着洪叔、东梅带着虎儿,还有母亲都陆续到了。虎儿看到老母亲,亲昵地叫着「奶奶」,一个星期不见,母亲高兴地抱着虎儿,亲个不停,人常说隔代亲,真是如此。母亲笑着对东梅说:「小梅呀,你可是我们家的有功之臣哟,虎儿跟着你,养得又白又胖,比我强多喽!你看,虎儿好像又高了,我都有点抱不动了,唉!一辈人赶着一辈人,我们这些老家伙怎么能不老呢?」

东梅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应该的,还瞥了我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还不是为了你。

老洪也笑着打岔道:「亲家母,这功劳也有我一份呀!」

「去!没你什么事。谁干活出力,我能不清楚?功劳都是人家东梅的!」母亲瞪了洪叔一眼笑骂道。

洪叔却乐得呵呵笑个不停,东梅受了表扬,比表扬自己更令他高兴。

大家说笑着进了包房,点了菜品和红酒,切了蛋糕,大家边吃边喝边聊,母亲直夸张琼,说小兵娶了好儿媳了,将来东梅有福气啦!妻子也笑着附和,不时地给张琼夹菜,弄得虎儿也提意见了,「妈妈,我也要!妈妈,我要吃那个!」搞得张琼很不好意思,大家也哈哈大笑。

席间,大家都给了妻子礼物,洪叔、东梅送的是一件青色蚕丝马甲,母亲拿出了一只祖传的明代青瓷碗,小江递过一本书《领导厚黑学》,陈小兵、张琼提了一组三件套的彩色陶俑,背面刻着妻子我们三口的名字,寓意幸福长久,我送给妻子一片和田玉,上面用篆文铭刻四个字:平安喜乐。最后,虎儿急着道:「妈妈,妈妈,这是我画的画,送给你!」只见一张纸上,歪歪扭扭画着手拉手三个人,虎儿指着中间的小孩说,「这是我!」指着两边的大人道:「这是爸爸,这是妈妈!我们永远在一起!」妻子高兴地亲了虎儿一下道:「宝贝虎儿最乖了,画的真好,谢谢你!」

我指着那本书问小江,「小江,你这是——」,小江煞有介事地对妻子解释道:「姐,你什么都好,就是心太善了,现在当领导的,哪个不脸厚心黑呀?我看你得心肠硬一些,免得以后吃亏。」妻子莞尔一笑道:「谢谢你,我知道了,放心吧!以后,大不了,你姐就脸皮厚一点喽!」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

谈笑间大家酒足饭饱,都吃好了。接着让服务员撤下饭桌,大家坐在一圈沙发上开始嗨歌,妻子点了首《知心爱人》,邀我同唱,妻子的歌唱得婉转动人,抑扬顿挫,情感充沛,我的嗓子一般,表现平平,幸而没有跑调,小江侃笑道:「姐夫,你跟我姐简直不是一个层次,就我姐这水准,我看上央视《星光大道》都没问题——」,我笑骂道:「臭小子,敢看不起你哥,有种咱俩比比!」

小江毫不示弱,梗着脖子应道:「好啊,求之不得,别看你是哥,我是弟,我今天一定让你心服口服!大家都看着啊,不许耍赖皮,姐、兵哥还有琼姐,你们仨当评委!」

「行了,行了,别耍嘴了!」

「唱歌玩的就是嘴巴!」

「行了,你先开始吧!」

小江来一首《忘情水》,然后我来一曲《梅花三弄》,歌声落地,我高声道:「现在请评委打分!支持小江的举手。」举手的只有妻子一人,我心中一喜:哈哈,有胜算。

「支持我的请高抬贵手!」我朝大家深施一礼。没人举手,不对,虎儿的小手高高举起,还是儿子亲啊。大家忍不住都笑了。

「好吧,一比一,平手!」我无奈宣布。

「虎儿不是评委,没有投票权,应该算我赢!」小江当然不接受。

「兄弟,你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我揶揄道。

「别争了,我看哪,你们俩一个半斤,一个八两,都不怎么样!」洪叔发话了。我跟小江只好偃旗息鼓,接受仲裁。

接着小兵、张琼,还有洪叔都唱了一首,这时母亲却提出要回去,说太吵闹,想回去休息了。母亲一说走,洪叔、东梅带着虎儿也要走,正好跟母亲一路,最后只剩下妻子、小江、小兵、张琼我们几个年轻人。

又唱了一会,大家一起出去到大厅跳舞,大厅里人头攒动,人们随着劲爆的舞曲,疯狂地扭腰摆臀、舞动双臂,我们也加入进去,释放激情。直到发了汗,大家重回到包间,服务生上了水果拼盘、茶水饮料,说是过生日免费赠送一份水果、一壶红茶,几个人吃了水果,饮了些茶水,又开始活动了,小江去了大厅,我跟妻子、小兵跟张琼在包间里随着舞曲跳慢三,虽说包间空间不大,好在只有我们四个人,而且我们几个舞步都很娴熟,所以跳起来也算游刃有余,一曲终了,交换舞伴,又跳慢四。

搂着张琼的腰身,一股清香扑面而来,张琼比妻子略高一些,大概有一米七的样子,穿着高跟鞋只比我低一点,我看向她,也许是发现我在注视她,她的目光跟我碰了一下,连忙转到一边,她的脸是那样嫣红,她的眼神是那样羞涩,虽然她的舞步是那样的流畅,但我还是感觉她有一丝紧张。我一边带着她转动一边微笑着聊着。

「小琼,你的舞跳得真好!」

「你也是!」

聊了一小会,感觉她放松了下来,与她的舞步更加默契,如鱼得水。

与妻子擦肩而过,不经意间发现她紧紧搂着陈小兵,已经趴在了陈小兵的肩上,而陈小兵的一只手好像在妻子的屁股上摩挲。两人原本牵着的那只手都到了对方的腰背上,我心道:太急色了吧,来而不往非礼也。

我将头脸与张琼贴得更近了些,不时地偶尔碰触一下,她的皮肤那样嫩滑,与妻子一样,但却有不同的幽香。渐渐地我的鸡巴不由自主地勃硬起来,慢慢地顶到了她的小腹,我感觉到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她的手把我的手攥得更紧了。一股火气慢慢地从小腹往上蒸腾,心中呈现不同的绮念,身上热了起来,我将另一只手滑向了她的臀沟,她的身体僵了一下,但却没有任何反抗,我能感觉到我的手指已经顺着她的脊背隔着皮裙压在臀缝里,那里似乎更热。我伸出舌头在她的耳后舔舐了一下,她几乎是呻吟了一声,我还要继续。

忽然,音乐戛然而止,我几乎是艰难地将身体从她那里移开。转眼望去,看见妻子与陈小兵恰恰分开,妻子的发丝有些凌乱,白皙的脸蛋也有些晕红,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味道。很快,音乐又起。我抱住了妻子,陈小兵也抱住了张琼,舞曲在响着,然而没人跳舞。

陈小兵几乎是拦腰将张琼抱起,将她压在了沙发上,开始了肉搏。妻子比我更主动,我还没来得及行动,妻子雨点般的吻已经落在了我的脸上,香滑的小舌搅动着我的口腔和心脏,旋转着、旋转着我们也倒在沙发上。未几,我们已经互相将对方剥光,而陈小兵他们俩也已赤裸相见,在暗红色的灯光下,陈小兵挺着粗长的肉棒对着仰躺着裸体开始了冲锋陷阵,沙发上一米之隔,妻子已经急不可耐,揽着我的脖子喘着气道:「宝贝,来,插进来,好好爱我吧!」美人相邀,岂能等待。

看到妻子那早已淫水横流的肉缝,我低声笑道:「骚屄,刚才你们俩柔情蜜意,当我没看见吗?」妻子握着我的肉棒轻轻拉了一把,媚声讥笑道:「哼,刚才是谁偷摸人家小媳妇来着?」「敢顶嘴,我看你下面这张嘴是不是也这样厉害?」

我将鼓胀已久的鸡巴上下滑动两下,猛一挺身,已经钻进了妻子紧致湿滑的阴道,妻子「哦」地一声低吟,我兴奋地大力抽插,那边厢陈小兵两人已经忘情地缠绕在了一起,随着陈小兵臀部的耸动,张琼「嗯啊咿呀」声不绝于耳,我大力肏了几百下,妻子的呻吟渐渐高亢嘹亮。我将鸡巴稍稍抽离阴道口,然后猛然地用力顶进去,如此往复,一次又一次地顶弄着着妻子,向妻子发起冲击,不知不觉间,妻子在沙发上的位置已经挪到了陈小兵很近的地方。

情浓处,我大声问道:「小骚屄,我肏得你爽不爽,嗯?」

妻子颤声淫叫道:「爽——爽死了,用力肏,别停!快!」

「喜欢我肏你吗?」

「喜欢!」

「还喜欢谁肏你!」

「小兵,还喜欢小兵肏我!」

也许这些话都是床上随口说出助兴的淫词,然而却真实地反映了内心的最原始感受。

陈小兵好像是听到了妻子的浪语,明显更加兴奋了,加快了肏屄的频率,我也受到刺激,像是在比赛谁更强,我也加快了抽插的节奏,我大声问:「现在让小兵肏你,好不好?」

「好,小兵肏我!好!」

陈小兵一边肏着张琼,一边朝这边看来,他的脸上有了汗珠,由于兴奋变得有些扭曲,我边肏着妻子,边看着他问道:「你小子,是——不是还想肏我老婆?」

也许是色壮人胆,陈小兵居然面无惧色地盯着我的眼睛大声说:「我,我——就是想肏你老婆,你老婆的屄肏着就是舒服!」

「张琼的屄——屄,肏着舒服吗?」

「也舒服!」

「那咱俩换着肏,好——不好?」

「好——好!」

几乎是同时,我跟陈小兵交换着位置,都挺着大屌向身下女人扑去。妻子几乎是本能地搂紧了陈小兵,上边两个人热吻在一起,下边陈小兵粗大的肉棒一下子捅进了妻子的微微敞口的肉缝。

在这淫乱时刻,每个人都是不理智的,我同样压在张琼的身上,青春女孩的身体是少了些丰腴,多了许柔嫩,乳房同样丰挺,屄孔却更加紧致,我却管不了这许多,一边吮吸着张琼的乳头,一边将鸡巴塞入了她湿润的屄缝里抽插,张琼微眯着媚光四射的双眼,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将纤细的双臂在我背上轻抚,张着粉红的小嘴低声呻吟,我情不自禁地吻向了她香唇,舌头与她缠绵相吸,鸡巴朝她屄洞里狠捅,我一只手摸着她的奶子,一只手揉捏着她的屁股蛋。哦,青春的胴体,确实活力十足,两条长腿紧紧地夹住了我的屁股,随着我的抽插,两腿也上下起伏。

肏弄着,我在张琼耳旁低声道:「小琼,你真漂亮,我很喜欢你。」

张琼微不可察地轻「嗯」一声,双臂更紧地搂着我的背。我舔弄着她的耳朵,更加用力地肏着她的嫩屄,嫩肉捋着我的鸡巴,酥爽的感觉传遍全身,仿佛一股股电流导过。

这时,那边的妻子随着小兵的一阵猛肏,淫叫着「兵,你——鸡巴肏——我好——好——,啊——到了呀!」达到了高潮,我知道妻子的肉洞又开始有规律地紧握小兵的肉棒了,果不其然,小兵发出「哦!啊!」的低呼,显然也处在极度兴奋中,「姐,你的那里还是会咬人,我——我肏你,我肏你的屄,啊,爽!」小兵的屁股加快了节奏。

我将张琼翻过来趴伏在沙发上,扶着她的腰,从身后插进她的屄穴,开始又一轮的猛操,妻子从高潮中稍稍恢复,感觉新的快感在重新快速聚集,看到张琼就趴在身旁,禁不住双手捧住了张琼的脸,张琼抬起了兴奋得有些变形的脸,妻子吻住了张琼的嘴,两人也粘到了一处。

看到这一幕,我跟陈小兵都受到刺激,我一边肏张琼的屄,一边双手伸到前面抓捏其乳房,真的很有弹性,爽透了。很快,忽然感觉张琼浑身颤抖,似乎一股热流从其蜜洞喷了出来,她的一只手狠狠地揪住了我的大腿,她高潮了,几乎同时,妻子高呼「飞了」又一次达到了她的巅峰,而我感觉自己的极限也快到了,我不再保留体力,以最快的速度,发起冲刺,陈小兵一样加快了速度,从张琼的角度一定可以看到,陈小兵的鸡巴快速进出的疯狂,而从老婆的角度也同样能够看到我的肉棒猛肏的恣意。

肉棒抽插的扑哧声,大腿撞击屁股的啪啪声混作一处,「啊,啊!」这一次是我的吼声,积累的兴奋瞬间爆炸,炸得我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不存在,身体仿佛都钻进了张琼的屄洞里,紧紧地顶着张琼的屁股,鸡巴一涨一涨地喷射着激流,直至全身的力气被抽离得干干净净。我抱着张琼仰躺在沙发上,喘着粗气,摩挲着她的屁股,张琼搂着我的脖子,眯眼看着我,另一只手还在抚摸着我的乳头,感觉从张琼的身体里淌下的精液沾湿了我的大腿,我毫不在意,眼瞅着陈小兵做着最后的冲刺,激情过后的我,心中莫名一阵泛酸,他扑在妻子身上,身体一动不动,但我知道其实是暗流涌动。

妻子抱着他的头,慢慢地扭过头来,见我正在看他们,连忙捧起陈小兵的头道:「小兵,好了!」陈小兵连忙站起身来,这时张琼也从我身上起来,寻找遮身的衣物,当大家都衣着停当,张琼将头埋在陈小兵的脖子里抽泣起来,对于一个小姑娘来说,这样的场面,确实有点突然,妻子朝小兵使了个眼色,小兵说:「姐,我们先走了。」我们点了点头。

他们俩走后,妻子捏着我的鼻子质问道:「老实交代,是不是看上人家小媳妇啦?」

我讨好道:「老婆,我还不是为了你的性福吗?」

「别假公济私了,你那是为了我吗?」

「那可不,是谁梦里叫小兵的,哈哈!」

「好,你——你,造反了,是不是?」

「哎呀!别,别,我错了还不行吗?」身上顷刻间挨了一顿花拳绣腿。

玩闹了一阵,一看时间10点多了,出去寻找小江,遍寻不到,正纳闷的功夫,一个服务生过来道:「请问是洪小洋小姐吗?」妻子一愣道:「我就是,什么事?」「我们经理找您,请跟我来。」服务生客气道。我们跟着到了二楼最西头的一间屋子门口,服务生道:「请稍等!」然后进去禀告。不一会,那服务生出来对妻子说:「我们经理请您进去,这位先生请稍等!」「干什么,我们是两口子,你搞什么名堂?」我怒声道,拉着妻子的手,闯进门去。

进了屋子,发现这是一个带套间的房间,外屋里只见烟雾缭绕,四个痞子摸样的大汉悠闲地靠坐在墙边,小江赫然蹲坐在地上,脸上还有一些淤青,看到我们进来,小江哭声道:「姐、姐夫,救救我!」小洋赶忙过去,轻抚着小江淤青的皮肤,转头怒声道:「谁打的?谁?」「我打的!」循声望去,从套间里踱出一个人来,身量不高,四肢粗壮,光着头,脸型跟葛优差相仿佛,而目光透着一股子狠戾,后面还跟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在低声哭泣。

「灵灵,别哭了,你说怎么回事?」

「豪哥,这男的强奸我,我要告他!呜呜——」那名女子手指这小江哭道,脸上的粉底被眼泪弄得一塌糊涂。

「这,这怎么可能?」我跟妻子都觉得不可思议。

「姐,不是那样的,是她主动找我的,说是玩玩,我这才——」

「啪」的一声,妻子给了小江一个耳光,指着那个叫灵灵的怒声道:「你也不瞧瞧,她是什么样人,也值得你去玩!」

「姐,就兴你们在包间玩,我就不能——」小江辩解道。

「你——,你——」妻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先别生气,弄清楚怎么回事再说吧!」我劝慰妻子,回头又对那个光头问道:「老兄,你想怎么样?你划下道来,我接着!」

「这小混蛋干了我女朋友,你说怎么办?」光头恶狠狠地威胁道,「识相的,拿两万块钱赔礼,要真没有,把你老婆给我肏一回也行,嘿嘿嘿!」墙边的四个大汉也都嘻嘻坏笑起来。

妻子气得浑身发抖,我怒极反笑。

「哈哈,老兄,光棍眼里揉不得沙子,大家都是敞亮人,知道怎么回事!随便拿只鸡冒充女朋友,这也太假了吧?你要钱,我有,真有,但你要找麻烦,兄弟我奉陪到底,要不要给我哥们周队长打个电话呀?」我知道周帅是管这个片区的,娱乐行业谁不知道底细。

我拿出电话找到周帅号码作势欲拨,光头走近来,看到显示的周帅号码,脸色顿时一变,打了个哈哈,皮笑肉不笑道:「哎呀,误会误会,既然是周队长的朋友,那就不打紧了,玩玩就玩玩吧!今天你们的消费,打六折!」

我拱拱手,面无表情道:「多谢了,还是免了吧!」拉起小江跟妻子,扬长而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