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他日晴空夜待风雨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他日晴空 他日晴空

    她叫唐晴,至少她是这样告诉我的。年龄嘛24岁,比我大了两岁,曾经为此我确实介怀过,但在渐渐的“接触”里,我对她就只剩下了迷恋,并且深深地不可自拔。关于她做什么工作倒是一直都没说,可即便如此,我和她还是都已经网恋两年之久了。  没错,我们是网恋,并且两年多里从未见过面。就像互有约定,只要时机未到,那么我们谁也都不会去捅破那层窗户纸。  因为我们坚信,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会相见,并且会在一起,一直到老。

    夜待风雨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他日晴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他日晴空》,是作者夜待风雨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叫唐晴,至少她是这样告诉我的。年龄嘛24岁,比我大了两岁,曾经为此我确实介怀过,但在渐渐的“接触”里,我对她就只剩下了迷恋,并且深深地不可自拔。关于她做什么工作倒是一直都没说,可即便如此,我和她还是都已经网恋两年之久了。  没错,我们是网恋,并且两年多里从未见过面。就像互有约定,只要时机未到,那么我们谁也都不会去捅破那层窗户纸。  因为我们坚信,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会相见,并且会在一起,一直到老。

《他日晴空》 第十七章、偷摸 免费试读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床洗漱完后,唐瑶依然还在赖床,我没时间管她,在交代她一声上学不要迟到,更不能旷课后,就急匆匆赶往公司去了。

而到了公司,我便开始了忙碌的工作。先是察看项目进度报告,然后调试bug,再带头攻关昨天遇到的难题,一个上午下来,战果颇丰。

现如今,尽管大地公司已经撤资了,但项目进行的还算顺利。

中午吃过午饭后,让我久等的电话终于姗姗来迟。

“喂,宁总。”

手机那边,我竟从未觉得杨哥的声音听起来会是如此的舒服美妙。

感激于这家伙竟然守约了,在我如此落魄之时。我赶忙用着最真诚且谦卑的口吻道,“欸,杨哥!是我!”

“不好意思啊,这时候才打电话给你,没办法嘛,一上午实在脱不开身。”或许是被我这般谦恭的态度所感染了,听筒里,杨哥带着丝愧疚道。

我顿时陪笑道,“杨哥您这哪里话!像杨哥这样的大忙人,我还要厚着脸皮麻烦你,应该是我的不是才对!”

这一年来,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活得就跟狗一样。为了公司的前程,为了自己的事业,四处讨好,夹着尾巴左右逢迎,游走于各大人物之间。

虽然目前我所接触到的,依然都还只是一些彼此圈中不入流的角色而已,但即便就是这些不入流的角色,在我眼里,却也已经足够高高在上,已经让我很是疲于奔命。

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变成如今这样一个人了。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因为不变就会被淘汰呀。

我固然有自己的尊严,但在尊严的那道底线尚还未被蚕食时,我就是一条狗,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摇尾乞怜。

当下,还好我与杨哥有着不错的所谓“交情”,杨哥与我说话也一向客客气气。在一通废话后,就听杨哥道,“宁总,我昨晚查清楚了,这次的撤资决定,是跟我们公司最近的一桩收购项目有关。”

“收购项目?是你们大地要收购公司?资金吃紧了?”我听得云里雾里,当下皱眉诧异道。

杨哥道,“你搞错了,不是我们大地要收购公司,而是人家要收购我们。”

“不会吧!?谁这么财大气粗?”我顿时震惊道。

据我所知,大地公司单论规模和财力,在我们这些小公司眼里,就已经算是大佬级别了。那么收购他们的这个企业,又是何等庞然的存在?

杨哥笑道,“人家还就这么财大气粗,不过暂定是收购我们50%的股份。”

我想了想道,“杨哥,这与大地从我们项目里撤资有什么关系吗?”

杨哥停顿了会,似乎是看了看左右,这才小声道,“宁总,我告诉了你,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啊。”

我当即保证道,“那当然,我宁空做事杨哥您还不放心?”

杨哥小声道,“我昨晚从一要好同事那里打探到,撤资这项决定并不是我们高层的初衷,而是收购合同里明确写着的,虽然写的是‘本合同成立之前提,在于乙方停止一切对外融资项目以及所有资金流出’,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附加了这么一个奇怪条件,我想着他们是不是有意要针对你们啊?”

“宁总,你怎么看?”

我听得甚是苦不堪言,但细细想来,甭说,这合同还真有些针对我们的意思。可是我又纳闷不已,想我这一年来,老实本分,根本就没得罪过谁啊?更何况还是能收购大地公司的这种庞然大物?

当下我深深皱眉道,“杨哥,能否透露一下,收购你们大地的这家公司叫什么?”

杨哥很快就道,“收购案本身又不是秘密,这家公司名叫‘禾业建筑’,我查询过,资金雄厚,注册于08年,当时注册资金2000万。”

2000万!?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啧啧,08年那会,注册资金就有2000万?

“禾业建筑吗?”我表面上还算冷静,嘀咕一声。确信没有丝毫印象,点头道,“谢谢你了杨哥。”

想到什么,我转而又道,“不过撤资这事,您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杨哥苦笑道,“对不住了,宁总,这我可真没办法!”

“那行,这次算我欠杨哥的,这个人情改日我一定还上!”

“哈哈,宁总你太客气了!”

挂断电话,我不禁一阵落魄失意,浓眉深皱不已,看来大地这条线算是彻底断掉了,我必须要尽快找到新的融资方才行。

不过那什么禾业建筑,还真他妈会来事啊?什么时候不收购,偏偏要在我们项目急需资金的时候才收购?

没错,关于禾业建筑收购合同里所提到的那条前提,我当然只当是个巧合而已。因为我很明白,像我这样的浮萍蝼蚁,人家偌大的禾业建筑吃饱了撑的,要跟我过不去?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很是不忿。当下回到办公室,在电脑上一顿狂敲猛打,搜索起禾业建筑这家公司来。

然后,我竟然发现,这家公司还真有些吃饱了撑得的意思!

为什么?

因为虽然它藏的很深,但还是在我足足察看了10多页搜索结果后,竟然找到了很古老的这条新闻:

“亚光本日正式宣布与禾业建筑展开全方位合作,并向后者注资1000万元。”

然后我理所当然又搜索起亚光这家公司,竟吃惊发现这家公司的母公司,正是天玑文化!

而天玑文化那是谁?我对它可谓是印象深刻!因为它就是曾经用一纸诉讼,将梁哥和他的公司告到家破人亡的那个混蛋甲方!

办公桌前,我的脸色已经变得慎重起来,目光里的光华阴晴不定。当这些事实都摆在眼前时,你如果说这些都还是巧合的话,那他妈也实在太巧合了!

所以,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难道,是天玑文化自那次不愉快的合作后,就对我们这帮人心怀起怨恨,如今在打听到我们这帮小强又妄图东山再起后,所以就借大地之手来给我们一次毁灭打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也就只能说,这天玑文化也真特么太小心眼、太心狠手辣了!

可是,关键的问题又来了,那就是天玑文化当初在合作中也突然撤了资,这才导致了我们后来的违约。那么这又该如何解释?难道是他们故意不想让合作继续下去?所以是它们内部出现了矛盾与问题,还是也像现在的大地这样,在公司的背后,还有着更大的人物在指使?

我靠,不行了……

我捂住头,不觉头脑有些眩晕。

真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越想下去越恐怖,越想下去越让人喘不过气!

我们“星游科技”,特么的就是个注册资金30万的微型公司好不好!不要没事就跟一个动辄几千万甚至几亿的庞然大物联系在一起啊!

随后,我又去察看了下天玑文化,可就跟当初查到的一样,找不到丝毫能让我眼前一亮的端倪。

哎,看来,只能另寻出路了。

……

接下来几天,让我绝望的是,融资方一直都没有找到。而这几天,我甚至亲自去拜访,将这大半年里我所撒下的交际网一一都拜访了遍,然而得到的结果都一样,拒绝融资,且没有原因。

但我却依稀感觉到,这或多或少可能会和天玑文化的影响力有关。

因为曾经一向看好我的某位游戏公司创始人,这半年来我们会偶尔通个电话,会偶尔约个茶餐厅聊一聊当前游戏市场。但当这次我满怀期待的登门拜访时,他却也婉拒了我,并且一展愁容,我一眼就看得出他有难言之隐。

经历这件事后,我的心彻底凉透了。

接下来,公司资金严重匮乏,我只好从银行紧急贷到了30万,但也只是杯水车薪,连员工薪水都不够发。

周末,我开车漫无目的游荡,我开始感受到了梁哥当时的痛苦。这一刻,我真有些犹豫了,心想要不要停了这个项目?否则再这样继续下去,我可能真的会步入梁哥的后尘。

一想到梁哥为了躲债至今还音信全无,我不禁就感到深深惶恐起来。

马上,项目的音效与音乐制作那边就要开始打入尾款,可现在,我还拿什么去付钱?就更别提接下来一系列诸如配音、素材版权等等费用……好吧,现在连公司房租也付不起了。

就在我晃荡之际,手机却突然响起。我看了看,见是唐瑶打来,便接听道,“瑶瑶,有什么事吗?”

手机里顿时传来唐瑶不满的声音,“什么啊!空哥你难道忘了生日那天我说过什么了?”

我愣了愣,“你说过什么?”

唐瑶气哼哼道,“好啊,你果然忘了!再见!”

“嘟……”

电话竟然就挂断了。

我当下是哭笑不得,虽然心情很差,但还是给唐瑶回过去了电话。而这小丫头在傲娇的挂了两次后,电话这才接通。

“想起来了?”一接通,唐瑶就气呼呼道。

“额……大概想起来了。”我用着不确定的口气,因为我也实在不知道这鬼灵精怪的小丫头到底想干什么。

“那你现在过来接我。”唐瑶语气明显柔软了些。

“接你去……”我故意慢吞吞。

果然性急的唐瑶接话道,“去你家啊!”

去我家?我顿时想了起来,当下连连点头道,“哦,对对对,去我家!”不过我转而就疑惑道,“不过就你一个人吗?你那学长呢?”

讲真,当晚唐瑶最后那句话,说要气死我,所以我还以为她当时就是说着玩呢,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可谁能想到她竟然还真要去我家,带着她男朋友?

就听唐瑶娇声道,“他说你到时候给他地址,他自己过去就行了。哎呀,反正你快来接我!”

我将车在路口掉头,道,“那行,我现在就过去,一会儿就到。”

……

等到我赶到唐瑶住处时,她穿着风衣,戴着毡帽,欢欣的摇摇摆摆跑上了车,似乎她今天很是开心。

载着她到了我的住处,当我打开门,领着她进入屋内后,在她好奇的四下张望里,我略显尴尬笑道,“那个,房间比较小,也比较乱,别介意啊。”

唐瑶嘻嘻一笑,精致的小脸转回来,露出一截细白秀美的颈项,她开口道,“不会啊,我介意什么?”

“对了,你现在快给你学长打电话,我把地址告诉他,他过来正好我们去吃午饭。”想到这茬,我赶紧道。

唐瑶却没有打,而是撇嘴道,“不急,他下午才过来呢。”

下午才过来?那就是来吃晚饭了?不知为什么,我竟怀疑起唐瑶这位学长到底存不存在起来?该不会是在耍我吧?

“所以,你和他交往了?”我当即随口问道。

唐瑶不假思索点头,“是啊,已经在交往了。”

我发现,她漆黑的眼睛里露出一抹欢愉来。

我不禁有些莫名其妙,却是打趣坏笑道,“那交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亲嘴、那个什么的?”

但我想着,这才几天,应该没这么快吧?

唐瑶白了我一眼,“就不告诉你!”

说完,她就一阵风跑进厨房和浴室观摩去了。这个房子,在我工作稍有起色那会,在父母的帮助下,付了首付买下来的。

而这个房子,建筑面积撑到底也就只有70来平,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标配,一个人住的话还是相当奢侈的。

“空哥,我发现你这个房子很适合两个人住耶!”这会儿,唐瑶突然又从厨房里跑了出来,有一缕发丝沾染在嘴唇边,她却是浑然不觉,精致的小脸只管兴奋道。

我不知道她又起了什么心思,随敷衍道,“呵呵,是吗?”

“那我搬过来住好不好?”唐瑶突然道,眼睛里在发光。

我吓了一跳,赶紧正色道,“开什么玩笑!你现在可是有男朋友的人了,你若跑来跟我住一起,你男朋友知道了还不砍了我?”

唐瑶嘻嘻笑起来,“那不让他知道不就行了嘛?”

我瞪了她一眼,表示不可行。她漂亮的眼珠子转了转,又娇声笑起来,“对了,我早就和他说过你是我表哥来着。所以表妹住在表哥家里,很正常啊?”

“一点儿都不正常好吗!”我被弄的哭笑不得。

唐瑶这时看了我一眼,可怜巴巴竟然撒起娇来,“表哥——外面租房子很贵的啦——”

她这刻意模仿出的嗲音,而且这酥麻的一声表哥称呼,叫的我差点就没招架住。我溃逃般走至沙发前坐下,气苦道,“好啊,原来搞了半天,你就是想在我这里白吃白住?”

唐瑶追了上来,摇头道,“怎么会!”

“怎么不会?”

“我每天可以给你做饭,还可以……给你啪啪啪啊,怎么会白吃白住!”唐瑶红着脸,却是挺起饱满的胸脯据理力争,毛衣下胸口很是鼓胀。

我喝进嘴里的热茶差点就喷了出来,可是听她这样说心下却是一荡,当下赶紧放下茶杯正色道,“瑶瑶,有件事我必须要跟你先说好。既然你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那我们今后最好还是不要太亲密,这对你对我,还有你那学长,都不好。”

“哼,我可不管……”唐瑶闻言顿即蹙起黛眉,她抱胸哼了一声。

可是忽而,她又突然倾身上前,坐到了我双腿上,坐在了我怀里,亲昵搂住我脖子笑吟吟道,“空哥,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吃醋了?”

感受着唐瑶仰起俏脸吃吃笑着看我,她鲜果一般的薄唇所吐出的热息,以及胸口那两团挺拔的乳房抵近,我吞吞吐吐含糊道,“笑话,我吃什么醋?”

“真的没吃醋?”她眼里这时闪过一丝不自信,再次问道。

而我正在极力压制着胯下某物的崛起,吸着气道,“真的没有。”

唐瑶露出一丝羞恼之色,她看了看我,话音里竟带了丝恨意与落寞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我正想说我后悔什么,却突见她伸出舌头吻在了我脖子间,冰凉的唇一点一点碰触我脖间的肌肤,令我一阵鸡皮疙瘩立了起来。

唐瑶此刻已经将整个身子都压在了我身上,我可以清晰感觉到她胸前乳肉的柔软和她的心跳,她一路向上亲吻,最终在我耳边低声吹气道,“空哥,你下面硬了呢。”

说着,她坐在我大腿上的屁股故意动了动,顿时,我就感到我硬起的肉棒抵在了一处肥美柔软之地。

噢……这隔着层层裤料,但肉棒却依然嵌入进两瓣嫩肉之间的销魂触感……

“嗯……”唐瑶张唇呻吟一声,竟然还火上浇油的扭动起翘臀用阴户部位轻轻摩擦起我裤子里的肉棒来。

我不禁尴尬极了,推开她道,“瑶瑶,我们不能这样……”

然而半个小时后……

卧室里,我与唐瑶双双赤条条的,唐瑶正跪在床上,而我扶着她的翘臀从后不断插干她的蜜穴。

“嗯嗯……啊啊……好舒服……嗯嗯啊……”唐瑶披头散发呻吟不停,雪白的酮体散发着淫靡的绯色,胸前垂落的两团美乳随着身子被插弄而不住晃动。

我喜欢这个姿势,因为如此我不但可以边干边把玩唐瑶的蜜桃翘臀,而且我特迷醉于这种征服的快感。

特别是那些心高气傲的女人,甚至是像唐瑶这种经常傲娇的女人,如果能让这样的女人跪下,你再从后面插干她们湿淋淋的花穴,这对于她们来说,其实是很羞耻的一件事。

而如果她们接受了,并开始享受,这在某种潜意识层面上,就已经说明了她们精神上对于你的屈服以及性爱上的忠诚。

当然,强迫的除外,那样就只有屈辱。

“嗯嗯……好深……嗯嗯啊……慢点啊……”

很显然,唐瑶现在很是享受。甚至情到浓时,她会主动摆动粉臀来迎合,用她最为舒服的方式,让我的肉棒在她肉穴深处轻旋搅动。

我和唐瑶在卧室里足足做了近一个小时,期间换了众多姿势,最终我又一次在她小嘴中射了出来。

“唔……好多……”

从高潮余韵中稍稍回过神来的唐瑶,她顿时咳了咳,樱桃般的小嘴里,满是热腾腾的精液。

“讨厌,又射这么多……”她蹙起秀眉,嗔怪道,“唔……味道好浓啊……”

我这时轻抚她的秀发,谆谆诱导道,“乖,喝下去,很滋补的。”

她立马瞪了我一眼,作势要吐出来,可是不知为何,就见她张口又含住我的肉棒,用舌头舔了舔龟头马眼后,“咕咚”一声,竟然真的将嘴中精液咽下去了一口!

然后在我的惊视里,她鼓胀的小嘴一边啜吸我的肉棒,一边“咕咚咕咚”连声,喉咙微动下,竟把精液全部都吃下去了!

“嗯……真难吃!”

而在吐出肉棒后,她擦了擦嘴边的淫液,做出了这番评价。

如果我记得没错,这是唐瑶第一次为我吞精,我惊的说不出话来。

……

中午我们出去随便吃了点,然后回到家里把床单换了,房间也简单收拾了下。期间唐瑶问我要了地址,我告诉了她,随继续收拾。

等我收拾好又过了会儿,忽然就听唐瑶说“来了”,我不禁吃惊道,“还真来了?”

“什么真来了?准备开门啦!”她小脸漾着神光。

我这才信以为真,知道她真的没有耍我,竟然真把男朋友给叫来了!

不多时,房门打开,就见一道高大帅气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

“学长!”唐瑶立即在我身后脆生生道。

“瑶瑶。”来人笑着致意,嘴角弯成了一道浅弧,潇洒而干净。

好家伙,眼前的男人竟然比我还要高上一些!短发系着围脖,棱角分明的脸洋溢着青春气息,剑眉星目,五官很正,穿着一件大衣,站在门口就像一位明星。

“学长,这是我表哥。”唐瑶这时对来人介绍道。

来人顿时又微笑向我致意,喊了声,“表哥。”

唐瑶又对我介绍道,“表哥,他就是我跟你说的我男朋友,高天铭。”

不知是不是我听错了,唐瑶在说到男朋友这三个字时,格外的用力。

我当下微笑道,“你好。”

“快进来吧,外面冷!”我随即又招呼道。

接下来,似乎出乎了唐瑶的预料,我和高天铭竟聊的还挺投机。这小子身为唐瑶他们学校学生会主席,自然十分健谈,而且似乎很懂聊天技巧,让你听的很舒服,而且还不会觉得腻,也不会生厌。

而我好歹也是一公司老板,平时可没少应酬,或许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他对我的态度相当的谦卑和恭敬。

一下午聊下来,我得知他在学校本是有着众多女生爱慕,追求者可谓甚多,但偏偏他在人群中多看了唐瑶这小丫头一眼,便从此心有所属,后来更是不可自拔,随展开猛烈的追求攻势,可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说到这里,高天铭苦笑不已,他看向一旁正在玩手机的唐瑶,眼里满是沉沉的爱意。

看得出来,高天铭很爱唐瑶。

我不禁有些自责,因为就在不久前的这个屋子里,我才跟唐瑶做过,并且射在了她的嘴里。

或许唐瑶此刻的小嘴里,虽然早就刷过牙了,但或许还会留有我精液的味道吧?

这样想想,我特么不就成刘满贵了吗?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表哥?”高天铭见我发呆,叫了一声。

我顿时回过神来,对他们的爱情往事我可没有丝毫兴趣,当下看了看时间,见已经不早,便起身道,“瑶瑶,天铭,最近时代广场那边有一家新开的海底捞火锅听说不错,要不我们今晚去那里吃?”

“别了吧,表哥,海底捞多贵啊?”唐瑶这丫头顿即表示了反对。

我去……

在高天铭不置可否的微笑里,我很想对唐瑶说一句,贵什么贵!你表哥像是没钱的样子吗?

好吧,就算你表哥没钱……但这不是你男朋友来了吗?我身为你表哥,怎么也要给你撑起脸面是不?

“去买菜自己烧吧!学长今天来了,我想亲自下厨,让学长尝尝我的手艺!”唐瑶抬起精致俏脸,兴冲冲道,漆黑的眸光却是偷偷看向我。

而唐瑶这话,我发现高天铭顿时眼中一亮,他顿时微笑起来,开口道,“我同意。”

呵,还真是妇唱夫随啊。

不过我很想问一句,唐瑶你确定你会做饭吗?别到时候菜买回来了,你却给我们整一桌黑暗料理出来。

当下,秉承着不打扰两人独处机会的原则,我给他俩指了条路,便进到厨房里把厨具都搬出来洗了一遍,而他俩去超市买菜了。

只不过在临走时,唐瑶特地让高天铭先下了楼,她则来到我身边,小声道,“空哥,怎么样?学长这人还行吧?”

我不禁恍然大悟,原来唐瑶这次把高天铭叫来,是想让我帮他把把关?那她可真是找对人了,以我在公司的用人,而且公司的前两次招聘,我都是作为主考官亲自上阵,看人还是相当准的。

当下我想了想,简单总结道,“挺不错的一个小伙子,和你很般配。”

当然了,高天铭如果不那么滑头就更好了。因为他聊天很擅长奉迎,且做得不露痕迹,这就说明他是有心机的人,这样的人进了社会,那不就跟现在的我一样混蛋了?

但如果单单只看爱情的话,毫无疑问,这高天铭绝对是唐瑶的不二选择。

毕竟男的高大帅气,绅士礼貌;女的美丽动人,娇蛮任性。

可没想到唐瑶在听到我的评价后,却好像有些不满,她盯着我道,“你真这样认为?”

被她这般盯得有些发毛,我心想着,关于高天铭难不成我还看错了?或者看漏了?

“好吧,我知道了。”

唐瑶突然又奇怪道,说完就下楼买菜去了。

我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被搞得很是莫名其妙。

等到了天彻底黑下来,当唐瑶将一盘盘色泽非常诱人的炒菜端上桌时,我与高天铭对看了一眼,均是咕咚咽了口唾沫。

然而在我小心翼翼夹起根肉丝尝了一口后,顿时露出惊叹之色。

不可思议!这唐瑶,竟然真的会做饭!而且厨艺还相当不赖!

“怎么样,好吃么?”等到炒菜摆了满满一桌,唐瑶解了围裙,欢快坐到了我的对面,即是高天铭身边问道。

我和高天铭几乎同时点头,一时间赞不绝口。

唐瑶被我俩夸赞的竟有些不好意思了,小脸染上了一抹红晕。

“天铭,这次我可真是沾了你的光,否则我哪里知道瑶瑶竟还有这一手!”饭桌上,吃到一半,我笑哈哈道。

高天铭惊讶道,“不会吧,难道瑶瑶平时都没给表哥做过?”

我半开玩笑道,“呵呵,我又不是她男朋友,哪又会有这福气!”

“空……表哥!”

唐瑶立即拿眼珠子瞪我,同时桌子下也被她狠狠踢了一脚,我赶忙闭上了嘴。

但我发现高天铭却被我这席话感动到了,只见他目光深情的注视向唐瑶,柔声道,“瑶瑶,谢谢你。”

“想谢我那就多吃点,来——”唐瑶对着高天铭甜腻腻摆了个笑脸,说着夹了一块红烧肉,温情满满的夹到了高天铭碗里,边夹还边看向我这边,唇角高翘。

高天铭顿即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而我,却只想说,这顿饭的体验真的很差!

靠,公司濒临倒闭本来就够烦了,如今还要看人秀恩爱?

当下好不容易坚持到吃完饭,我便以还有公司事务要处理为由,便回卧室打开笔记本调试bug去了,而唐瑶和高天铭则在客厅里看电视。

期间我抬眼看了客厅一眼,见他两人有说有笑很规矩的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聊天,我心想着我是不是该出去散散步?

但眼下这个bug很急,华哥还在等着我线上处理,没办法只好继续埋头奋斗。等调试的差不多了,我这才发现客厅里突然变得安静起来,静的就连电视声音都小了很多。

我不由抬眼看去,就见到高天铭还在细细看着电视。而唐瑶似乎是睡着了,就靠躺在他的边上,那微微倾斜的美丽螓首,乌黑的秀发距离高天铭的肩膀就只剩下了一指距离。

高天铭这时低头看了看唐瑶熟睡的美丽脸颜,他嘴角弯起一道温柔弧度,拿起身旁的空调遥控器,将温度打高了一些。

高天铭的细心,我看在眼里,当下微微一笑,继续进行最后的调试。终于,几分钟后,我伸了个懒腰,将调试好的代码给华哥发了过去。

“哈哈,宁总出马,果然不同凡响!”公司群里,华哥发出一个超大的伸大拇指表情,毫不掩饰的向我拍马屁。

我无心理会,疲惫地关闭开发工具。想要休息会儿,睁开眼来,却发现客厅里,不知何时,唐瑶的身子已经歪斜下来,一头秀发有些凌乱,螓首竟已完全搭在高天铭的肩上了。

而唐瑶还在熟睡,看起来就好像唐瑶歪头靠在高天铭肩上一样。两人这亲昵抵近姿势,很有些小情侣间的浪漫。

这般的岁月静好,回忆刹那流淌而出……我不禁怀念起那个让我又爱又恨的女人来。

就在这样的情愫下,我却渐渐发现,高天铭的身子竟在微微发抖。

什么情况?

我赶忙细眼看去,原来是唐瑶因为睡姿难受,身子下意识就侧翻过去,又向着高天铭靠了靠。顿时,她那曼妙浮凸的整个身子都几乎要挨进了高天铭怀里。

唐瑶现下就只穿了件紧身毛衣,胸前高高耸起的乳峰近在高天铭眼前,甚至左边乳房都已经连同手臂抵在了高天铭胸膛上,就连修长的大腿也毫无保留的紧挨着高天铭腿部。而腿根间幽深的阴户部位则看不清楚,不知跟高天铭是否也有直接接触。

这样的美女在怀,幽香入鼻,怪不得高天铭会发抖。

须臾,我发现高天铭这时候低下了头,目光先是落在唐瑶那张安静熟睡的精致脸颜上,看着那一对轻轻颤动的长长睫毛,也不知他在想什么,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

旋即,他又将目光移动到了唐瑶胸前那随着均匀呼吸、微微起伏的胸乳上,在盯视了片刻后,他非但没将目光移开,反而变得越发灼灼,越发凝亮。就这样盯了有数分钟后,就见他咽了口唾沫,突然伸出一只大手,颤巍巍向着唐瑶胸口那两团腻人的饱满伸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