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上了办公室怀孕的女同事佚名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上了办公室怀孕的女同事 上了办公室怀孕的女同事

    我所在的科室里有十来个人,大部分是女的。在我对桌办公的叫萍,是一个和我同岁的漂亮少妇,1.67的身高,瘦瘦的,人很开朗,爱笑,脾气特别好,我们同事多年我从未见她与别人红过脸。我们平时的关系处的不错,业余时间经常在一起打牌,在工作上我们也经常相互帮助。这里要说明一下我的工作,每个月底都要汇集一些报表什麽的,对男人来说这不是什麽好差事,因为要坐在那里计算啊、统计啊,实在是很枯燥。我最讨厌汇集报表了,每到这时萍都会帮我,女人干这活确实比男人强,心细而且坐得住了。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经典短篇
    立即阅读

《上了办公室怀孕的女同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上了办公室怀孕的女同事》,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经典短篇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所在的科室里有十来个人,大部分是女的。在我对桌办公的叫萍,是一个和我同岁的漂亮少妇,1.67的身高,瘦瘦的,人很开朗,爱笑,脾气特别好,我们同事多年我从未见她与别人红过脸。我们平时的关系处的不错,业余时间经常在一起打牌,在工作上我们也经常相互帮助。这里要说明一下我的工作,每个月底都要汇集一些报表什麽的,对男人来说这不是什麽好差事,因为要坐在那里计算啊、统计啊,实在是很枯燥。我最讨厌汇集报表了,每到这时萍都会帮我,女人干这活确实比男人强,心细而且坐得住了。

《上了办公室怀孕的女同事》 全文 免费试读

我生活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市里,在一个政府部门工作。我要讲述的是发生在六年前的一段往事。

我所在的科室里有十来个人,大部分是女的。在我对桌办公的叫萍,是一个和我同岁的漂亮少妇,1.67的身高,瘦瘦的,人很开朗,爱笑,脾气特别好,我们同事多年我从未见她与别人红过脸。我们平时的关系处的不错,业余时间经常在一起打牌,在工作上我们也经常相互帮助。这里要说明一下我的工作,每个月底都要汇集一些报表什麽的,对男人来说这不是什麽好差事,因为要坐在那里计算啊、统计啊,实在是很枯燥。我最讨厌汇集报表了,每到这时萍都会帮我,女人干这活确实比男人强,心细而且坐得住了。

过了一会儿萍就帮我对完了一套报表,可是我自己对的那套表还是有数据对不上,萍嫌我粗心就把报表要去帮我对,很快她就发现了问题并开始数落我「笨蛋,你长眼睛干什麽用的,你过来看看呀,就是这里错了嘛。」我们平时关系很好所以经常相互开玩笑大家也不会在意,她总说我「马大哈」、「笨蛋」什麽的。我心里很佩服她这麽快就找到了问题,就起身转到萍身後去看报表究竟是什麽地方的毛病。

我站在萍的身後,她坐在那用手指着报表的错误之处让我看。这是,我无意中突然看到了萍的胸脯!她穿的是那种宽大的孕妇裙,领口很大,她坐在椅子上,我站在那里很清楚的从领口看到里面,孕妇裙里面是一件宽松的白色小背心,我清楚的看到了萍的乳房,但看不到乳头。当时我就感到血直往头上涌,下面也勃起了,萍还在指着报表教训我,我那时也听不进她在说什麽,只是一直盯着她的乳房看。

我当时刚刚结婚不到一年,并不缺乏性爱,而且我的妻子长得很漂亮(我绝不是吹牛,不是网上一写文章就说漂亮,我妻子真的很漂亮,我们上街时她的回头率是绝对的高,最漂亮的是她那穿36码鞋的小脚丫,美的简直无法形容,以後有机会我会写写我的妻子),虽然萍长的也不错,但我只是觉得我们是关系很好的同事加朋友,绝没有什麽非分的想法。

可是当时她给我的视觉冲击太强烈了,萍的乳沟有着优美的曲线,而且离我很近,她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这些激起了我的邪念。这时,萍抬起头看着我问我看到错误了没有,我赶快把视线移到报表上去,连连答道「看到了,看到了」。

我拿着报表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不一会儿就修改好啦,这个月的报表总算完了,我也松了一口气,然後又开始打量萍,不过这时我对她已经起了邪念。萍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可能是因为她老公不在这时回家自己一个人也没什麽事,她开始和我闲聊,我一边应酬着她一边欣赏对面这个漂亮的孕妇,心里想着她的乳头是什麽样子……

我们聊着聊着话题就说到怀孕上了,萍问我「梅(我妻子)有动静了吗?」我说还没有,萍说「你们结婚也这麽长时间了,准备什麽时候要孩子呀?」我说等等看吧。

这时萍突然「哎哟」了一声,我马上问「怎麽了?」

萍说「这个小东西在揣我呢。」

我说「他那麽小能有多大劲,看你大惊小怪的。」

萍说「你知道什麽,又没在你肚子里,他有时揣的不是地方就会疼。」

我说「那麽厉害呀?」

萍说「可不是,他揣我时在外面就可以摸到他的小脚丫。」

我说「你净瞎扯,我不信。」

萍说「不信?那我让你摸摸。」说完她起身来到我面前指着她那挺起的大肚皮,我坐着那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她那挺起的肚子的上半部分。

「这儿」她拉着我的手放在她肚脐眼的旁边说「这小东西最爱揣这里,你放在这儿,他一会儿就会揣你。」

因为我刚才改报表曾经勃起的小弟早已畏缩了,这时我的手放在萍的大肚皮上,虽然是隔着裙子,但小弟很快就再次勃起了。

就算是现在我也坚信萍当时绝对不是在有意勾引我,她是因为把我当好朋友或是想向我展示她快要做妈妈的自豪,她当时可能对我没有一点防范,不知道那时我对她已经起了邪念。

我的手放在萍的大肚子上,果然一会儿就感觉有一只小脚揣了我一下,这次萍又「哎哟」了一声,随後得意的说「感觉到了吧?」

我点点头说「真好玩儿。」

萍说「好玩儿?那你还不抓紧努力,到时天天能摸着梅的肚子玩儿,呵呵呵……」

我也笑笑但手还是放在萍的肚子上并没有离开,萍说「得了,我这会儿有点饿了,你看就我俩工作积极,别人都走了,我们也走吧,我路上随便好买些吃的。」

我说「急什麽,这小家夥真好玩儿,我还没摸够呢,刚才蹬我的一定是左脚,我看看他右脚在哪里。」

我的手刚才放在萍的肚子上并没有动,这会儿我慢慢的把手挪到另一边,萍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的看着我,她可能觉得我对她的大肚子很神秘感到可笑吧。我的手慢慢的又向下移了一点儿,隔着孕妇裙我感觉摸到了她内裤的松紧带,然後再往上摸然後再往下,这次我的手摸到松紧带下面一点儿。

我这时脑子里在想我怎麽进行下一步呢?要是萍翻脸怎麽办?大家是好朋友又是对桌办公,翻脸了以後可怎麽办啊。

这时萍说「行了吧?咱们走吧。」

我突然想到了办法,抬头问她「这小家夥在里面会说话吗?」

萍说「你净胡说,他现在会说什麽话啊,就是说了谁听得见啊。」说完呵呵的笑。

我说「他都会揣人了还不会说话啊,我听听。」说完我就把头侧过去想把耳朵贴在她肚子上。

萍这时可能觉得这样不妥身子向後仰了一下,但我动作很快还是把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了,我的手也很自然的放在萍的肚子上,因为我的耳朵贴在她的肚脐眼的位置,手放的位置在她内裤的松紧带下面,这个动作我做的很随意,萍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此时她的表情是什麽样。

我一边把耳朵在萍的肚子上慢慢的移动着一边嘴里说着「小家夥你说话啊,叔叔在这儿听着呢。」

我的手又慢慢的向下移到了一点儿,这时萍用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另一只手推了推我的头,轻轻说「别这样啦,我们该走了。」

我用一只手抓住了她推我头的手,耳朵还是紧紧贴着她的肚皮,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她的小腹。

她的手上明显的增加了力量,「别这样啦,一会有人来了看见我们这样多不好,我们该走了。」

这次我听出她的声音里有些害怕。其实我们的科室在四楼(最高一层),另外就是会议室和档案室,平时除了我们科室的人以外很少有人上四楼,何况今天是周末,而且这时单位里的人恐怕也都早溜完了。

我当时很害怕萍会翻脸,现在回想起来,若她当时严厉的斥责我,我想我一定会罢手溜之大吉。可是,她当时只是小声的说我,并没有严厉,这使我的胆子大了起来。

不知是激动还是天气太热我感觉萍的手出汗了,我稍稍用劲就挣脱了她的手又开始抚摸起来,刚才手不敢动,现在才是真正的抚摸,我并不急於摸到她的胯下,只是在她的小腹下左右轻轻的摸,萍又来抓我的手,然後就是我再用力挣脱。我慢慢把脸正过来用嘴轻轻的亲吻萍的肚皮,然後慢慢的向上亲,当我亲到萍的的乳房上时,她突然颤抖了一下,用手来推我的头,声音很小很小的说「你别这样啊」。

我仍坚持着亲吻她的乳房,并用嘴隔着裙子亲吻她的乳头,尽管隔着两层布我仍然清晰的感觉到了她那大大的乳头。我伸出舌头舔那隆起的豆豆,我的手慢慢的从萍那宽大的孕妇裙下伸进去摸到了她的大腿,这时萍又颤抖了一下并用手来抓我的手,但我的手在裙子里面很轻易就摆脱了,我摸向她大腿的内侧并慢慢的向上移,虽然萍使劲的想把双腿并上,但我还是到了她的内裤。

我慢慢的站起来双手搂住萍的腰,当我的眼睛与萍的眼睛对视的一刹那,她很不自然的把目光移开,这时我发现她的脸蛋很好,而且很美。由於萍的大肚子顶着我,我不得不把身体前倾一些。我亲了亲她的额头、脸颊,当我试图去亲她的嘴唇时她躲开了。

我的手慢慢向上移摸到了孕妇裙的拉链并轻轻的向下拉,萍感觉到了抬头看着我紧张的小声说「你干什麽?这里是办公室,一会儿……」

我没等她说完,趁机用嘴亲住萍的嘴唇。我的舌头想进入,可她紧紧的咬住牙,我没办法只好舔她的嘴唇和牙床。

我继续轻轻的向下拉裙子的拉链,拉到一半时已经可以摸到里面小背心下缘,我把手伸进去摸到了萍的肌肤,她的後背很光滑感觉很好,我慢慢的抚摸,尽量做到温柔。我轻轻的向下拉她的裙子,萍的孕妇裙很宽松,我很容易就把牠从萍的肩膀上拉下来,萍的手臂紧紧的夹住裙子,但这时我已经可以隔着她的小背心摸她的乳房了,慢慢的我把手从小背心下面伸了进去轻轻的抚摸她的乳房和乳头,萍的乳房不算很大,但是感觉涨涨的,乳头大大的坚挺着,我很想看看,我离开了萍的嘴唇慢慢的向下吻,萍这时没有什麽阻止我的动作只是两只手臂紧紧的夹着裙子不让我再向下拉。

我看到了萍的乳晕和乳头,褐色的,乳头像一粒葡萄,我开始吸吮。我听见萍的呼吸加重了,我更加卖力的吸吮,手也不停的揉搓着她的乳房,这时我感觉嘴里有种淡淡味道,咸咸的,是从萍的乳头里分泌出来的液体(後来才知道那叫「乳珍」,是很好很好的东西),我当时觉得有点奇怪,不过也没多想,再说那味道也挺好的。

我正在忘情吸吮着,萍忽然说话了「你把我的身子弄脏了」,那声音很小很温柔,我顿时感觉下面涨的受不了了,我又去吻萍的的嘴,这次她没有再咬紧牙,我的舌头很顺利的进入,然後就是猛烈的搅拌,萍虽然没有配合我但也不阻止,只是任我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到处搅动……

我慢慢的搂住萍想让她坐到我的椅子上,萍有些犹豫,但在我的坚持下她还是坐下了,我立即转身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又关了灯,当我再回到萍身边时发现她拉下的裙子又拉到肩膀上去并用手抓住裙子上边。

办公室里有些昏暗,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漂亮少妇,虽然我和萍同事已经有几年了,而且在一起接触的时间也很多,但这时我才仔细的注意到她的美丽和诱人,我最强烈的想法就是——干她!

我去拉萍的手,但她很坚持的抓着裙子,我注视着她,她马上又把目光移开,这时我看到了她的腿,她的孕妇裙长到膝盖,坐下後露出膝盖上面一小段大腿,我开始慢慢的抚摸,有了刚才那些前奏没两下我就把手伸到了她裙子里面,从光滑的大腿向上摸很快到达了内裤,我隔着内裤轻轻的抚摸她的阴户,不一会儿我就有感觉到了萍呼吸的加重,由於萍紧紧的并着双腿我没办法摸到中间地带,我伸手想去拉下她的内裤,萍马上抓住内裤,我看她的样子很坚决就没有再使劲只是继续隔着内裤摸她的阴户。

我把手用力的摸向她的大腿内侧,这次萍让了步,双腿夹的不是那麽紧了,我摸到了中间只感觉潮潮的,我的手指顺着内裤的边缘想伸进去,萍来阻止,但这时我很坚决她可能也感觉到了,我很快摆脱并把她的内裤中间的边缘向一旁拉,萍这时还有意无意的欠了一下屁股,使我很容易的将她的内裤中间那段拉到了一旁。

我可以清晰的摸到了萍的阴唇了,感觉肥肥的,厚厚的,总之比我妻子的阴唇丰满的多(後来我妻子怀孕後我才知道原来女人怀孕以後那里都会涨的很大)。当我摸到阴唇的下面一些,明显的感到了从里面分泌出来的液体,粘粘的。我把萍的裙子向上掀起,由於光线很暗,我隐约看到了黑糊糊的阴毛和中间隆起的两片阴唇,的确很肥大,只是看不清楚颜色。

当时我冲动的已经很厉害了,就试图将嘴凑上去,萍拚命的用手推着我的头,但我还是舔到了她的阴唇,有股腥腥的味道,不过倒挺刺激。因为萍一直用手使劲的推我的头,而且她坐在那里我没办法舔到阴唇下面,弓着腰也挺难受,就抱着萍的屁股往前移以使她的腿能分开的大些,我用劲向两边分萍的腿,现在我可以舔到她的整个阴唇了,我一边舔一边用手抚摸萍的屁股、大肚皮和乳房。我感到萍的分泌物越来越多,加上我的唾液,反正她下面是一塌糊涂了,这时萍原本用力推着我的头的手慢慢放松了只是轻轻的放在我头上,但没有动。

我慢慢又把她的裙子拉下来,并把她的小背心掀到乳房上面,这时萍几乎是半裸了,只有被拉到脖子上的小背心和在身体中间盖着大肚皮的裙子。

我仍在舔萍的阴唇,抚摸她的屁股、乳房和大肚皮。就这样大概有十几分钟吧,我清晰的听到了萍重重的呼吸声,看到她下面已经湿的很厉害,自我感觉差不多了,我悄悄的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经过这麽长时间的刺激,阴茎已经涨的要爆裂了,说是用手拉出来还不如说是牠自己蹦出来的确切。

我站起来用手托住萍的大腿,阴茎直奔她的阴部,刚才一直闭着眼睛的萍此时睁开眼看见了我的举动,她突然像疯了一样挣脱了我的手并站起来,她把裙子又拉回了肩膀上说道「x林,你不能这样,不然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了!」

我看到萍的脸通红通红有点吓人,我想她是说真的,裤子外面的小弟刚才还是昂首挺胸,这下也迅速畏缩耷拉下来。萍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我害怕了,她可是个已经六、七个月的孕妇啊,要是真有什麽意外……

我当时感到很羞愧,大家平时都是好朋友,萍对我那麽好,又是个孕妇,我却想干她,我真是个禽兽啊!

我们就这样站在那里僵持了大约半分钟吧,还是我打破了沈默「我帮你拉上吧」,我想帮萍把裙子背後的拉链拉上,她自己拉很困难。

萍可能也觉得刚才对我太严厉了,我们毕竟在一起很长时间又是好朋友,她轻轻的「嗯」一声慢慢转过身去,我连忙先把小弟弟放塞回裤子里又帮萍拉上了裙子的拉链。我说「那我送你回家吧。」萍没说话算是默许了。

就这样我们在办公室的疯狂行为不欢而散了,本来事後我很内疚,心里想着以後绝不再对萍起邪念了,我们也不会再有这种事了,可是不久下一幕就揭开了……

●我终於干了她

因为有了办公室风波,星期一上班时我和萍都很不自然,我们相互躲避着对方的目光。相对来说,我还好一点,萍的变化比较大,因为萍平时爱说爱笑对别人都很友善,突然的一下子不爱说话了,特别是对我,同事们还以为萍的家里出了什麽事,年龄大的同事还问萍怎麽了,萍也总是笑笑说「没事,没事」,其实只有我知道是为什麽。萍再出去时也不搭我的车了,我也总是早早开溜不在办公室多待,免得我俩尴尬。

就这样大约过了一个月吧,萍慢慢的恢复原来的性格,又开始欢乐起来,只是与我说话时还是有点不自然,一般也只说些工作上的事,很少再闲聊。这天,单位发福利,是洗涤用品,有香皂、洗发水等乱七八蹧的一大堆足足装了两大箱,女的比男的还多一箱卫生巾。因为我有私家车,这会儿成了香饽饽,同事们纷纷让我帮着把东西送回家,送了两趟後科室里还有几个人的东西没送,其中包括萍。这时听科长说我才知道萍的丈夫到外地抓人已经走好几天了,这事要在以前萍早就告诉我了。

科长说「我们几个的东西一会儿都有人来拉,萍的丈夫不在家,你帮着把她的东西送回去就行了」,萍连忙说不用,她找她弟弟来拉,我也忙说:「科长,还是我先帮你送回去吧」

我们科长很奇怪的看着我们说「咦,你们俩不是死党吗,怎麽回事,闹矛盾啦?」

我一想坏了,要是让同事看出什麽就不好了,连忙向萍挤了一下眼睛说「那我还是先帮你送吧,我这车现成的,别叫你弟弟来了」,萍可能也觉出了什麽,赶紧说「好吧」。

一上车萍就坐到了後排(以前她坐我的车一直是坐我旁边的,让她坐後排她还不满意),路上,萍也一句话不说,还是我打破了沈默「你还生我气呢?」

「哪啊,没有」萍淡淡的回答,我没话找话「建国(萍的丈夫)出差了?」萍说是,我说「你现在都这个样了他还出去,你一个在家多不方便?」

萍说:「干刑警的不都这样嘛,又不是第一次了,我没在家住,回娘家住了」。

我接着问「这东西送哪儿?」

萍说「送我自己家」。

我找着各种话题和萍聊,萍慢慢的开始放开了,也开始对我笑了,不一会儿,我们俩聊的都很高兴。

到了,萍的家在六楼,我开始把东西往上搬,八月的天气热浪滚滚,像我这种平时不干体力活又不爱锻炼身体的人爬六楼一趟下来已经大汗淋漓,腿脚发软了,而且香皂、洗发水等等那些鬼东西死沈死沈的。萍在楼下看着车和东西,看到我满脸大汗说道「你休息一下再搬吧,看你那一身的汗」,我这时发现萍还是挺心疼我的,有美人心疼自然浑身充满了力量,再说恐怕没有几个男人会在女人面前装熊的。

三趟下来我已经成了一个软脚虾了,累得呼呼直喘气。萍招呼我在她家休息一会儿,她开大了空调,端来了冰镇饮料,我去洗了洗脸和手坐在沙发上喝饮料,我真的是累坏了。

萍说:「看你今天真的是累坏了,懒虫也有出力的时候啊,呵呵……」

我看着萍说:「那也就是帮你,换个人我才不管呢,刚才送的都是她们自己家里人出来搬的,还得拿烟拿饮料感谢我帮忙送东西」

萍听到我的话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麽,低下头轻轻的说「我知道你对我好」,我这时才注意到萍穿的还是那件蓝色小花的孕妇裙,我脑海里一下子回忆起了办公室里那疯狂的一幕,我心里曾经发誓再也不起的邪念又蠢蠢慾动了。

萍还是低着头,我看着她白皙的手臂和美丽的小手冲动一浪高过一浪,我说「上次的事真对不起,我是……,你没对建国说什麽吧?」

「他问我是不是在单位受气了,我说和单位的人吵架了,他劝我想开点,要爱护身体,你以为我会那麽傻告诉他啊」,萍抬起头接着说「你是个疯子」,萍的嘴角带着一点微笑。

我此时简直激动死了,「你愿意让我再摸摸小家夥的脚丫吗?」我确定我当时说话都是带着颤音的。

「你想都别想」,萍的脸又红了,但我看不到她生气,而且我发现她的嘴角仍然挂着微笑,我站起来来到萍身边勇敢的拉住她的手说「你的手真美」,萍又低下头的用力想把手抽出来,但在我的坚持下她放弃了。

我这时已经什麽都不管了,俯下身去着吻她的头发、耳唇,萍闭着眼睛,我去吻她的嘴,这次萍的牙齿没有丝毫抵抗,我的舌头轻易的进入了她的口腔,开始猛烈的搅拌……

我的身体里好像有一团火,要燃烧、要爆炸,我已经没有兴趣再去做过多的前奏,我伸手到萍的背後去摸她的拉练,这时萍居然向前欠了一下身体,我一下把她的拉练全部拉开,用最快的速度将她的裙子拉了下来,然後就掀起了里面的小背心,一嘴叼住乳头用力吸吮起来。我觉得她的小背心非常碍事,我要把牠脱下来,我向上拉,萍只是犹豫了一下就举起了双手,我脱下了她的小背心,萍家里的光线很好,太阳光从外面射进来,我可以仔细的欣赏她的乳房了。因为怀孕的原故,萍的乳晕和乳头呈黑褐色,乳晕旁边有数条青色的血管,我的舌头在上面来回的舔、吸着,我发现这时萍的奶水明显比上次多了。

我的手从上面伸进了萍的裙子,摸她的大肚皮,向下,再向下伸进了她的内裤摸到了毛茸茸的阴户,萍紧紧的夹着双腿。我呼呼的喘着气开始向下拉她的裙子,这次她没有欠起屁股配合我,我抬头看着萍,发现她也在看着我,牙齿咬着嘴唇,对着我轻轻的摇头。

都什麽时候了我还能管住自己吗,我继续用力拉她的裙子,终於拉下来了,这时的萍全身只剩下一条内裤了。不知算不算怪癖,我很喜欢女人的脚,尤其是娇小的那种,我捧着萍的脚亲吻,我发现萍的脚肿了,肥肥的活像一只猪蹄,我很奇怪问她怎麽回事,萍说「怀孕後就这样」,我仔细观察发现她的小腿也有些肿胀。

我开始向上去吻她的大腿,慢慢的向上。我看到萍的白皙的大腿根部也有数条青色的血管,我看到她的小腹的皮肤已经涨花了,崩开了一条条白色的印记。我开始舔她的花肚皮,再舔到她的内裤,隔着内裤舔她的阴户,可能是天热的缘故那里一股惺惺的味道,不过那种味道在那种环境下就像是催情剂一样让我无比亢奋。

我要除下她最後的武装,我很轻松的褪去了她的内裤,蹲下来分开萍的双腿尽情的舔她的阴唇,直到将那里弄成了一洼泥潭。这时,我抬头偷偷的看萍,发现她闭着眼,轻轻的皱着眉头。我起来想去吻萍的嘴,她却躲开了,对我轻轻的说「不,臭」,我说「你自己的还嫌臭啊」,萍的嘴角微微上挑「咯,咯」笑了几声,我看到她这时很高兴,她此时此刻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真是太美了,我现在还可以回忆起她当时的姿态,回味无穷。

不管臭不臭,我们还是又开始接吻了,而且萍还把手轻轻的放在我的肩膀上,我握住她的手放在我高高翘起的裤裆上,她想缩回去,我坚持的按着她的手抚摸我的小弟。我们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我直接解开了皮带,退下了裤子和内裤,这时萍用手捂着眼睛,我不知道刚才脱内裤时她是否偷看了我的小弟,我「嘿嘿」的笑了两声,脱下了衬衣。

这时我们两个赤条条的裸体抱在一起,萍家里的沙发太低我不得不跪下去,我端着「枪」在萍的阴唇上摩擦着,当我试图进入时,萍用手推开了我的「枪」轻轻的说「会不会有事啊?」

我看她脸上有些犹豫,我知道她担心肚里的孩子,我说「放心,我一定轻轻的」

我又慢慢把小弟挪向了她的阴门,其实,这时萍的那里已经很湿了,我很轻易的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开始慢慢抽动,萍看着我并把一只手放在我的阴茎根部,可能是怕我插的太深吧,我很温柔的抽动着,并用指头刺激着她的阴蒂,随着我不断的抽动,萍的阴道里也越来越滑,她开始慢慢已放松了也不再看我了,而是闭上眼把头枕在沙发背上享受快乐去了。

说实话萍当时看着我我真的很不自在,因为平时大家目光相对都是在办公室里,这时我俩却是赤身裸体,并且我的阴茎还插在她的阴道里。我一边忘情的抽插着,一般揉捏着萍的乳房,看着从她乳头里不时流出的透明液体,流到我的手上再滴在她的肚子上,我努力的伸着脖子去吸吮那有淡淡咸味的乳汁,强烈的快感不断冲击着我的神经。

尽管我很想把自己写的十分神武,但事实情况确是本人实在无用,是受不了当时的强烈刺激,大概也就十来分钟就将精液全数射入萍的体内。这过程中萍只是轻轻的呻吟,完了事我问她「你舒服了吗?」

萍只是轻轻「咯,咯」的笑,我想她也许没有达到高潮,但男人一射就如泄了气的皮球,我是再也无力冲刺了。

我俩做完後是一起去卫生间冲洗的,出来後我俩还是光着身子,我抱着萍在沙发上接吻,不经意抬头看到了墙上萍和她丈夫的合影,当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大家都是朋友我却干了人家的老婆。另外还有就是强烈的後怕,萍的丈夫万一此时突然回来我的小命说不定就交代了,她丈夫腰上可是天天挂一把「五四」的。我越想越怕,决定赶快逃走,就这样我和萍,一个我的对桌同事,我的异性好友完成了第一次不算完美的做爱,这也是我俩唯一的一次。

我们那次做爱後大约十来天萍就开始歇产假了,一个月後生了个儿子,是萍的丈夫来我们单位送的喜糖,一见我就说:「哥们,我得了个带把的,记着去喝酒啊,你可一定要去啊,呵呵……」,我连忙向他道喜,看着萍的丈夫神采飞扬的表情,我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漠漠的在心里念叨着「哥们,我他妈真对不起你」。

●後记

关於为什麽我和萍为什麽没有再做爱,我想原因很多,一是萍歇产假生孩子一晃就是大半年没见面,後来见面了谁也没有再提这事,二是我想我还是有些内疚,觉得对不起萍的丈夫,或者说我有点害怕(嘿嘿,这可是真的,毕竟小命都只有一条)。另外,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单位搞精简机构人员分流,很不幸我被分流到了下属单位,以後萍见面的机会就很少了,时间长了我俩可能也就没什麽激情了。

我觉得我是很幸运的,恐怕没几个人和我一样一生有和两个怀孕女人做过爱的经历(另一个当然是我妻子)。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也给大家分享一下,虽然写这篇文章费了我很大的精力,因为我需要努力的去回忆,只要能给大家欢乐我想也是值得的。在写这篇文章当中,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很冲动,甚至还打了一回手枪。当时这篇文章只写了前半部分,没想到很多网友给我来信鼓励我写下去,但因为我现在的工作实在太忙,空闲时间也不多,所以後半部分一直拖到现在才写完,文章写的不是很好,但大家绝对不用怀疑她的真实性,百分之一百是我的经历。

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的一件事就是:萍为什麽在她的家里不再反抗了?在办公室里那次遭她拒绝後我根本就没想过我们以後还会有机会,我甚至觉得後来那次是她故意创造了我们做爱的机会。萍在我眼里始终是属於那种良家妇女类型的,是否在合适的环境、机会和情况下女人也都愿意享受婚外做爱的感觉唉!我真是搞不懂女人是怎麽想的 !

End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