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Eros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Eros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热情的妹妹 热情的妹妹

    自从几周前我和妈妈发生关系以後,我渐渐对此习以为常。只要我需要,妈妈都会尽量满足我,尽管对我这年龄来说,次数频繁了点,但是,年轻人的热情是无限的,而妈妈也不是一个能够轻易满足的女人。  当然,我和妈妈的来往要秘密进行,因为我们还要提防我的妹妹黛比。  我的妹妹还不满十三岁,但是很早熟,身材浮凸有致,特别是臀部,虽然瘦小,但是尖尖翘翘的,看着令人心动。不过,最初我并没有意识到妹妹身体的变化,在我心目中,妹妹永远是个长不大的黄毛丫头。

    Eros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热情的妹妹》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热情的妹妹》,是作者Eros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自从几周前我和妈妈发生关系以後,我渐渐对此习以为常。只要我需要,妈妈都会尽量满足我,尽管对我这年龄来说,次数频繁了点,但是,年轻人的热情是无限的,而妈妈也不是一个能够轻易满足的女人。  当然,我和妈妈的来往要秘密进行,因为我们还要提防我的妹妹黛比。  我的妹妹还不满十三岁,但是很早熟,身材浮凸有致,特别是臀部,虽然瘦小,但是尖尖翘翘的,看着令人心动。不过,最初我并没有意识到妹妹身体的变化,在我心目中,妹妹永远是个长不大的黄毛丫头。

《热情的妹妹》 第05章 免费试读

妹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满是哀求之色,我加紧了抽插的力度。妹妹尽管淫浪地要求我干她,但我还是可以从她的眼里看到一丝恐惧,但它很快就被乱伦的快感所冲刷。

我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妹妹闭上了眼睛,嘴巴微微地张开,随着我的抽插之势喘着气。

我们的喘息声都很大,我忽然想知道,妈妈是不是正躲在门外偷听我们的淫叫?一想到妈妈可能正在门外边偷听我和妹妹的肉搏战,边用手插在自己的淫穴里自慰,我就兴奋莫名。

“你要泄了吗,妹妹?”我问。

“哦,是的,哥哥,我要泄了!”

“好的!”我推波助澜地猛戳。“叫出来,妹妹,我要听着你泄出来。”

“我要泄了┅┅哥哥┅┅我要泄┅┅泄┅┅泄┅┅泄┅┅泄了!┅┅哦┅┅哦┅┅太美了┅┅哥哥的大鸡鸡好棒┅┅哦┅┅妹妹被插得好舒服┅┅哦┅┅哦┅┅哦┅┅好舒服┅┅哥哥┅┅哦┅┅哦┅┅不要┅┅不要停┅┅哦┅┅哦┅┅啊┅┅啊┅┅妹妹┅┅要泄了┅┅哦┅┅哥哥插得妹妹泄了┅┅”

妹妹的屁股疯狂地摆动着,脑袋左右摇着,从一边到另一边,淫水地流出,粘满了我的下身,一直流到床单上。

现在,我的妹妹热情得简直就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让人有点吃不消了。

妹妹的哀求变成了嚎叫,她紧紧地捉住我,屁股挺动的速度惊人,彷佛除了下身的挺动,她就什麽也不考虑似的,窄小的肉洞紧紧地摩擦着我的肉棒,强烈的刺激不断地侵蚀我的神经。

哦,我也要忍不住了!我感到妹妹阴壁的肌肉已经开始剧烈收缩了,紧紧地箍住了我的肉棒,不让我的肉棒有脱身的机会。

我托起妹妹瘦小的屁股,让自己来采取主动。

这回我的每一次抽插都十分用力,每一次插入都要深深地插进子宫里,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射精,我要把我炽热粘稠充满生命活力的精液完全地射进妹妹火热窄小的阴道内,射进妹妹年轻还没有孕育过生命的子宫内!

妹妹的身子终于痉挛起来,肉洞里不断地抽搐着,淫肉绞住我的肉棒,在一阵急促的痉挛後,妹妹突然身体一僵,我只觉一股炽热的液体突然在我的龟头上一烫,我知道妹妹已经泄了,我也忍不住了,屁股一挺,肉棒直深入妹妹的子宫内,精口开放,粘稠的浓浆顿时激射而出,完完全全地打在了妹妹的子宫壁上。

妹妹被打得身体不住地颤抖,双手紧紧地搂住我,像是要把我挤进她身体里一样,大腿一开一合,压迫我把所有的存货都交出来。

我酣畅淋漓地射着,完全陶醉在这一瞬间的放射快感上了,只知道射、射、射、再射,全部射进妹妹的体内。

哦,太舒服了!

最後,一切都平静下来了,妹妹才舒展开身子,让我退出萎缩的肉棒。我翻过身,仰面躺在床上,妹妹把头靠在我的胸口上,用手抚着我的胸肌,慢慢平复自己的心情。

“我爱你,哥哥。”她一脸满足地说。

“我也爱你,妹妹。”我回应着,吻了吻她的前额。

妹妹抬起头,对上我的嘴,又和我热烈地吻了起来,看来这小骚货又开始春心荡漾了。

“难道你们两个就不能安静会儿吗?”突然一个声音从我们身後传来,“你们两个在这里闹成这样我怎麽睡得着呢?”

是妈妈!

她正站在门口,一丝不挂,脸上挂着淫荡的微笑,看来已经等不及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妹妹惊叫一声,马上坐了起来,本能地拉过床单盖住自己赤裸的身体,眼泪似欲夺框而出。但是,随即她发现妈妈也是一丝不挂的样子,而我则色迷迷地望向她,她才松了口气,表情由害怕转为困惑。

“别担心,宝贝,”妈妈说∶“我知道你们俩刚才一直在做爱┅┅但你哥哥和我也一直在做这种事。”

妹妹看我的表情顿时变为敬畏∶“你的意思是说,你已经干过妈妈了?”

“当然了!”我得意地说∶“你又不是我们这个淫乱家庭里唯一的浪货,妹妹,你和妈妈一样都喜欢被自己家里的人干。”

“你妒忌吗,宝贝?”妈妈问,坐到了我们旁边。

“不┅┅”妹妹害羞地说。

“那太好了,”妈妈满意地搂住妹妹。“因为从现在起,你和我要一起享用你的哥哥,怎麽样?”

“我┅┅”

妹妹的眼睛盯住妈妈美丽丰满的乳房,那是她望尘莫及的地方,但看起来她似乎被它们迷住了,妈妈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你很喜欢妈妈的乳房,是吗宝贝?”妈妈问道,用手抚摸着妹妹的大腿。

妹妹艰难地吞了口唾液,用力地点了点头,眼睛压根就没有离开过妈妈坚挺的豪乳。

“想摸摸吗?”

妹妹忙连不迭地点头,妈妈拉起妹妹颤抖的手按在自己高耸的左乳上,另一只手抚摸着妹妹雪白的大腿慢慢向上移动。

出乎我意料的是,妹妹胆子突然大了起来,主动地抚摸揉捏妈妈的乳房,虽然脸上仍然很羞涩的样子。妈妈呻吟起来,手掌也滑到了妹妹的大腿根部。

看着妈妈纤细的手指上下抚摸妹妹毛未长齐的阴户,我的肉棒已经按捺不住了,抖擞精神,再度站了起来。

妹妹被妈妈摸得嗷嗷直叫,两片粉红色的鲜嫩阴唇之中渗出了丝丝透明的液体,弄得妈妈细长的手指湿漉漉的。

“哦┅┅宝贝,你的小洞真可爱,这麽快就湿湿的了,”妈妈呻吟着∶“一定是你哥哥射了满桶的精液在你的小骚穴里面,难怪这麽湿。”

接着,妈妈头转向了我,笑淫淫地对我说∶“小坏蛋,还愣着干什麽?还不快帮你妹妹舔乾净她的小淫洞,我想看着你舔她的热热湿湿的小淫穴。”

妹妹吃惊地看着妈妈,因为妈妈以前从来没有当着我们的面说过这麽淫荡下流的话。但她看来很高兴,因为她已经认识到妈妈原来也和自己是一样的,都已经淫荡到不可救药了,只喜欢被自己的儿子/哥哥干。

妹妹放下心来,张开大腿,春情荡漾地看着我,这表情,这姿势十足是街上最淫贱的妓女一样。

“再舔一舔,吸一吸妹妹的小淫穴啊,哥哥!”她满脸媚笑,显然十分喜欢在妈妈面前对我说这些下流淫荡的话的感觉。“舔舔妹妹淫荡的骚穴吗,哥哥,妹妹要射出来给我的亲哥哥吃!”

事实上,我早已忍耐不住了。听着妹妹下流淫荡的话,我只觉得豪情万丈,我要好好修理修理我这个淫荡的妹妹,让她知道什麽是淫荡的代价。

我的脸贴近妹妹湿湿的阴户,鼻尖触到了妹妹突起的两片粉嫩的阴唇上,立刻嗅到了一股温暖的潮气,感觉怪怪的,但却十分地醒神。我用鼻尖轻轻地蹭妹妹的阴唇,粘了我一鼻子的淫液,我伸出大拇指顺着阴唇结合的裂缝,上下来回地揉弄了好一会,看见妹妹的淫穴如同开闸的大堤一般不断地涌出淫水,然後才凑嘴过去,伸出舌头,细心地舔妹妹十分敏感的阴户,将妹妹流出的淫水卷入口中,故意咕嘟咕嘟地吞咽出声。

妈妈在一旁不甘寂寞,拉起妹妹的另一只手,摸到自己毛茸茸的、同样是洪水泛滥的阴部,用力地摩擦。

“嗯┅┅嗯┅┅妈妈┅┅嘻嘻┅┅你也湿了┅┅”妹妹边说边呻吟,美目凄迷,半开半闭,脸色潮红,显是被我弄得极之舒服。

妈妈低头含住了妹妹娇俏可爱的乳头,两边轮流吮吸着,不断地刺激妹妹的情欲。

妹妹在我和妈妈的合力进攻下,显得十分地兴奋,身体如同风中的落叶般无意识地摆动着,肌肉紧绷,肤色已经变成樱红,脑袋疯狂地左右摇动,淫穴中喷出的淫水早已粘满了我一脸。

“哦┅┅哦┅┅呜┅┅噢┅┅哦┅┅哦┅┅饶了我吧┅┅妈妈┅┅呜┅┅哥哥┅┅哦┅┅哦┅┅好难受喔┅┅哦┅┅哦┅┅舒服┅┅哦┅┅哦┅┅哥哥┅┅舔得妹妹┅┅哦┅┅要┅┅哦┅┅哦┅┅妹妹简直乐开花了┅┅哦┅┅哦┅┅哦┅┅妈妈┅┅不要折磨女儿了┅┅呜┅┅呜┅┅我要死了┅┅哦哦┅┅我还想要┅┅哦┅┅哦┅┅哦┅┅”

妈妈放过妹妹可怜的乳头,对上了妹妹的小嘴,妹妹立刻热烈地回应起来。

我呆呆地看着淫荡的妈妈和淫荡的妹妹两人热情相吻的样子,我看得见两人的舌头在对方嘴里滚动的情景,两人显然十分陶醉。

我想不到原来两个女人之间的接吻原来也可以如此的刺激,而且可以比男人和女人的接吻更加忘情,令在一旁傻看的我目瞪口呆。

我的肉棒被眼前淫靡的场面所刺激,涨得令我难受,只想着要尽快发泄满腔的欲火,于是我伸手到妈妈的阴户,摸到妈妈浓密的阴毛,并起二指,插进妈妈炽热湿滑的肉洞内。

妈妈的肉洞里面真是又热又湿,粘乎乎的,我的两根手指在妈妈的洞里用力地掏挖着,另一边的手指也没有放过妹妹,不停地进出她的淫洞,同时我的嘴也没有忘记吮吸妹妹的淫穴,舌头不停地撩弄妹妹的阴核。

就这样,我左右逢源,妈妈和妹妹在上面同类相“吸”,而我则在下面加油添醋。

妹妹幼小的身体十分敏感,几乎我的每一个动作,妹妹都会作出反应。妹妹想要呻吟出声,但妈妈用嘴封住了她,使她难受得手舞足蹈。

我的肉棒又粗又长,点在床上,挤压着我的龟头,十分疼痛,我侧过身子,妈妈一眼瞧见了我的丑态,手一伸,便一把抓住了我的肉棒。

“哦─哦─哦!上帝,我儿子的宝贝原来已经这麽大了,好硬!”她边吻着妹妹边嘟囔着,手掌用力地套弄我的肉棒。

妹妹此时已经陷入癫狂的境地,身躯水蛇般地扭来扭去,屁股起伏不定,用力地撞击我的手腕。

“我看你妹妹现在十分需要你这个哥哥的安慰,她很需要你的大鸡巴呢!儿子。”妈妈说着,用力掐了一下我的肉具,又说∶“干她,儿子!把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插进你这个淫荡妹妹的小淫穴里!妈妈要亲眼看自己的宝贝儿子怎样奸淫他的亲妹妹!”

“妈妈,你真伟大!”我欢呼起来∶“你总是知道儿子想干什麽。”

我爬到妹妹身上,分开妹妹的大腿,妹妹鲜嫩可爱的小穴便无助地暴露在我的欲眼下。经过我刚才的舔吸和掏挖,妹妹的小穴湿漉漉的流满了淫水,同时粘满了我的唾液,两片由于兴奋而充血的阴唇红得发紫。

掰开两片肥厚的阴唇,我可以见到小穴的深处有亮晶晶的液体在流动。妈妈不由分说,拽住我的肉棒,引导至妹妹的洞口,自己的另一只手撑开妹妹的阴道口。

“好儿子,快进去,妈妈要欣赏宝贝儿子大干自己妹妹的样子!”

由自己的妈妈引导自己奸淫自己的妹妹,这事只要想想就可以令人翘上好半天,更何况现在已成为事实了呢?

我的肉棒涨得比今天的任何时候都大,今天的几次射精完全没有对我构成任何影响,我只觉得我有足够的精力来满足我的淫荡的妈妈和妹妹。这与以往我每天手淫一两次简直没法比,为什麽仅仅隔了两个月我便会有如此的变化,我不知道,也许是乱伦的快感支持着我这样做吧!

反正,天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要干自己的妹妹,我一定可以把她插得死去活来。

正想间,妈妈催促我了,我回过神来,发现龟头已经顶在了妹妹潮湿的阴道口,于是不假思索地屁股一挺,肉棒的前端便顺利地滑入了妹妹紧凑的穴口。

“哦┅┅哦┅┅呜┅┅呜┅┅哦┅┅哦!”妹妹快乐地呻吟着,屁股向上挺动,想要追求更大的快感。

看来,这小淫妇真是浪得可以,真的喜欢被自己的哥哥插呀!

“快往里推!”妈妈不停地催促我∶“干她,儿子!狠狠地插你妹妹!把这个小浪货插死!”

“呜┅┅呜┅┅呜┅┅哦┅┅呜┅┅呜┅┅啊!┅┅哥哥┅┅我要┅┅我还要更多┅┅哦┅┅哦┅┅呜┅┅妹妹好淫荡┅┅哦┅┅哦┅┅要哥哥插小穴┅┅哦┅┅哦┅┅妈妈┅┅叫哥哥快点插呀┅┅哦┅┅哦┅┅哥哥┅┅求求你┅┅干我┅┅干死你的坏妹妹┅┅哦┅┅呜┅┅”

我已经分不出妹妹是在叫还是在哭了,反正她现在正饱受情欲的煎熬,而唯一能令她得到满足的只有我。

我怀着强烈的征服感和着乱伦的快感,向妹妹的肉洞深处进军,我们两人的小腹“砰”的一声,猛烈地撞击在一起,我的肉棒完全地插进了妹妹紧窄的小穴内,直至没柄。

妹妹哼哼出声,不安地扭着瘦小的屁股,双手紧紧地搂住我,大腿并拢,夹住我的肉棒,不让我退出去。

我看了看妈妈,她正兴奋地看着我粗大的肉棒猛插妹妹的小穴,眼睛里闪烁着癫狂的火焰,手指插在自己的阴户里疯狂的搅动,看起来妈妈比我们俩还要兴奋。

“再用力点!乖儿子,狠狠地干你妹妹!”妈妈不住地给我加油∶“宝贝,要卖力呀!我要看到你更加狠地插你妹妹的小洞。”

妈妈的催促激起我无比的斗志,我按住妹妹瘦小的屁股,开始用力猛插妹妹窄小的肉洞。我感觉每一次我粗大的肉棒强行挤入时,妹妹的小穴几乎都是被我硬生生地撑开,阴壁的肌肉紧紧地挤压着我的棒身,给我难以形容的快感。

妹妹咬住下唇,拼命忍住不发出声音,但是脊背已经拱成了虾米。

我的肉棒几乎可以说是要把她劈成两半了,但是看起来妹妹完全没有痛苦的感觉,好像还十分高兴的样子。

我不停地变换着插入的角度,以使每一次的插入都能给她持续的冲击。

“哦┅┅哦┅┅哦┅┅哦┅┅啊┅┅啊!┅┅上帝!┅┅哦┅┅哦┅┅哥哥好棒!┅┅”妹妹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哦┅┅哦┅┅就这样┅┅哦┅┅哥哥好厉害┅┅哦┅┅啊┅┅啊┅┅美┅┅美透了┅┅哦┅┅哦┅┅好刺激┅┅哥哥的鸡鸡┅┅好┅┅好大┅┅哦┅┅哦┅┅干┅┅干我┅┅哦┅┅哦┅┅哥哥┅┅要干死妹妹了┅┅哦┅┅哦┅┅哦哦!!!!”

很明显,妹妹非常喜欢我粗野地对待她,而且我发现由于我的强力进攻,妹妹原本窄小的淫穴已经被我撑开很大了,现在我可以更轻易地一插到底。

为了证实这一点,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且每一次都要插至没柄为止,享受着妹妹窄小、火热、潮湿的肉穴与我的肉棒充分摩擦的快感,同时注意看妹妹的表情,看她是否会有痛苦的表示,如果妹妹显露痛苦的神色,我会稍微回收,以免伤害她。

“哦┅┅哦┅┅哦,太完美了!”我喘息道,体会着每一次抽插我十二岁的妹妹迷人的肉洞浸泡挤压我的肉棒的美妙感觉。“妹妹,你的小穴真棒!套得哥哥好舒服!”

妈妈趴在床上,眼睛专注地盯着我的肉棒出入妹妹小穴的情景。

我的每一次抽插都会带出或激起妹妹的淫水四溅,房间里充满了我的肉棒进出妹妹肉洞的啧啧之声,给人以强烈的淫靡感觉。

这种感觉真的是非常的棒,我挺着粗大的肉棒猛插自己妹妹刚刚开苞不久的小穴,肉棒与阴壁的摩擦泛起无数的泡沫,随着我的每一次插入,阴囊“砰”地击打在妹妹瘦小的屁股蛋上,妹妹挺起屁股,有力地迎合我的每一次冲击,窄小的肉穴每一次都难以置信地将我粗大的肉棒齐根吞没。

哦,上帝,这简直就像梦一样!

妈妈爬近我身边,把手伸到我的屁股上。

“嗯┅┅嗯┅┅嗯┅┅宝贝┅┅嗯┅┅太好了┅┅嗯┅┅太好了!”她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是我什麽地方好。

妈妈的手指开始只是轻轻地慢慢地抚摸我的屁股蛋,但是,她突然将手指插进了我的肛门,而且进入得非常深。

“妈妈,你干什麽?”我顿时倒吸了口冷气。

“放松,放松点,宝贝!”妈妈安慰道∶“不会有什麽大碍的,儿子,你干你的妹妹,妈妈干儿子的屁眼,很公平嘛!”

“嗯嗯嗯!呀啊啊!”我只能这样反应了,因为这样的感觉太奇怪了。

妈妈的手指越伸越进去,最後完全地插进了我的直肠里,但是我却没有了最初进入时的恶心感,反而增强了我肉棒出入妹妹紧窄的小穴的快感。

随着妈妈的手指不断地进出我的屁眼,我的肉棒也越涨越大,连带着也增加了妹妹的快感。

“啊┅┅啊┅┅啊!太棒了!”妹妹大叫起来∶“哦┅┅哦┅┅哥哥┅┅好哥哥┅┅干死妹妹了!哦┅┅哦┅┅妈妈┅┅看你生的好儿子┅┅干得你女儿好舒服┅┅哦┅┅哦┅┅哥哥┅┅插得妹妹的花心┅┅哦┅┅乐开花了┅┅”

“宝贝,很舒服吧?”妈妈喘着粗气,手指猛插我的屁眼,对妹妹说∶“把你的腿架到你哥哥的肩膀上,这样他会更容易插进去,你也会更舒服。”

妹妹马上接受了妈妈的指点,抬起大腿,架到了我的肩膀上,我感到这样的姿势使妹妹的小穴能够开得更大,我也可以换一个新的角度插进去。

妈妈说的没错,以这种姿势,我插进妹妹小穴的确更容易些,我可以插进更深,而妹妹窄小的阴道似乎也更加紧贴我的肉棒,但是却不影响我的进出之势。这回,我可以真的更加用力地干妹妹了。

我抽出肉棒时,身子上挺,把妹妹下身带里床面,然後再狠狠地插进去,使妹妹瘦小的哦“砰”地撞在床板上,这种猛烈的冲击很快就使妹妹快乐得尖叫和呜咽起来。

不断涌出的淫液由于摩擦泛起一个个泡沫,粘满了我的肉棒,流到她的屁股上,再滴落床单上。

我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妹妹在我身下淫荡地扭动着,快乐得直说胡话,床板被我们的动作震得当当响,妈妈乾脆坐在我身後,用力地推我的屁股,使我插入的力度更加强劲。

“啊┅┅哦┅┅哦┅┅哦┅┅哦!见鬼!”妹妹被我们俩突如其来的合作给搞懵了,尖叫起来∶“干我┅┅哥哥!┅┅哦┅┅哦┅┅哦┅┅呜呜┅┅呜┅┅呜┅┅啊┅┅啊┅┅哦┅┅哦!┅┅干┅┅干我┅┅哥哥┅┅用力呀┅┅再用力┅┅哦┅┅不行┅┅不行了┅┅哦┅┅哦┅┅小穴美死了┅┅妹妹不┅┅不行了┅┅哦┅┅哦┅┅我要┅┅泄┅┅泄┅┅泄┅┅泄┅┅泄了┅┅”

“哦,太好了!妹妹,就泄在哥哥的肉棒上吧!哥哥也要射出来了!”我喘着气,一刻不停地抽插着。

妹妹呜咽着,呻吟着,脑袋疯狂地左右摆动,脸涨得通红,阴道剧烈地抽搐起来,紧紧地缠绕着我的肉棒,随着我的每一次抽插,强烈的快感不断地冲击我的每一个神经末梢,我也被推到崩溃的边缘了。

“就这样,好,乖儿子!就这样,把你的精液射在你妹妹里面!”妈妈推着我的屁股,催促我,兴奋得声音也变调了∶“把你的又浓又热又粘稠的精液通通射进你妹妹窄小可爱的小穴里面!快,让妈妈可以把它们舔乾净。”

我无法再控制自己了,猛然间把屁股前冲,将肉棒深深地插入妹妹的小穴深处,然後整个地倒在了妹妹火热柔软的身躯上,只有屁股还在下意识地抽动着,一股积蓄已久的浓精完全不受我控制地如同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完全地激射在妹妹年轻窄小的阴道内,直透子宫。

“哦,哥─哥!”妹妹满足地笑了,阴道仍然不断地收缩,榨乾我的每一滴精液。“谢谢你,哥哥,妹妹被你弄得好舒服!”

“我也很舒服,妹妹,你的小穴套得哥哥好舒服。”我也笑了。

妈妈搂住我们俩,不断地吻着我们,让自己火热湿滑的舌头与我们热烈地交缠,我们三人都完完全全地沉浸于眼前乱伦的极度快感中了。

“现在,轮到我了。”妈妈说。

妈妈分开妹妹的大腿,凑到妹妹的穴口,伸出舌头舔着妹妹粘满了精液的小沟,我则坐在妈妈的後面,欣赏妈妈翘在半空的雪白肥大的屁股左右摇摆。

“哦┅┅哦哦┅┅妈妈┅┅这样┅┅好舒服!”妹妹嚷道∶“舔女儿的小穴┅┅妈妈!┅┅呜┅┅呜┅┅啊┅┅妈妈┅┅舔女儿的小淫穴┅┅哦┅┅哦┅┅哥哥射出的精液味道很好吧!!”

妈妈忽然翻过身,将自己的淫穴凑到妹妹的脸上,形成了“69”的姿势,无须什麽暗示,妹妹本能地舔起妈妈一样湿漉漉的阴部来。

妈妈的淫穴亮晶晶地闪着光芒,粉红色的肥美的阴唇由于兴奋涨得很大,粘满了粘稠的淫液,彷佛罩上了一层平滑的水?一样。我渴望能够凑到妈妈性感迷人的阴部去舔妈妈流出的蜜糖,但是现在是妹妹在享受妈妈,我只好靠边站了。

妈妈和妹妹俩人互相用舌头满足对方,妈妈显然经验比妹妹丰富多了,舔得妹妹不住地讨饶,令在一旁观看的我赞叹不已。

说实在,看两个女人做爱其实是蛮刺激的,比起自己亲自做又有了另一番风味。看着两具雪白的胴体交缠在一起,舍死忘生地缠绵着,比自己动手要刺激得多,这也使我明白为什麽有些人不喜欢自己做,而喜欢看别人做。

妈妈的双手紧紧地压在妹妹两片瘦小的屁股蛋上,脸深深地埋进妹妹的两腿之间,舌头深深地插进妹妹的小洞里,用力地搅拌着,妹妹的动作一如妈妈的样子,也同样为妈妈的淫穴服务。

妈妈和妹妹的动作越来越癫狂,几分钟後,她们俩开始急促地喘息着,呻吟变得低沉而痛苦,我知道她们俩的高潮就要到来了。

“哦,上帝!”我听到妈妈尖叫起来∶“别停下┅┅宝贝!┅┅继续吸妈妈的那里┅┅哦┅┅哦┅┅对┅┅就这样┅┅哦┅┅好┅┅好┅┅好女儿┅┅吸得妈妈好舒服┅┅哦┅┅哦哦┅┅不┅┅不┅┅哦┅┅不┅┅妈妈要来了┅┅宝贝┅┅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呜┅┅呜!┅┅哦┅┅哦哦┅┅哦┅┅吸┅┅吸┅┅哦┅┅好┅┅哦┅┅”

“哦┅┅哦┅┅不┅┅不┅┅妈妈┅┅我还没有来┅┅我还没有射出来的意思┅┅哦┅┅妈妈┅┅帮帮我┅┅”

妹妹显然是刚刚泄过,因此第二次高潮还没有那麽快来到。

我早按捺不住了,压住妹妹的腿,说∶“别担心,哥哥帮你。”

妈妈身子让了开些,鼓励道∶“对,好儿子,你应该帮你的妹妹出来,快,快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干你妹妹!”

我没有客气,抬起妹妹的大腿,扛到肩膀上,粗大的肉棒再次进入妹妹的身体,然後以比今天任何一次都要猛烈的动作开始用力抽插妹妹的小穴。

“对,干她,儿子!”妈妈用力地挤压着自己的乳房,边享受着妹妹在下面舔她阴户的乐趣边说∶“干你妹妹的小淫穴,让她再射出来,儿子!让妈妈看你是不是还有精力再射一次精液进你妹妹的小穴里。”

听着妈妈在一旁的淫词秽语,我咬紧牙关拼命地抽插着,肉棒的每一次插入都深及妹妹的子宫,顶得妹妹不断地尖叫∶

“呜┅┅呜┅┅呜┅┅哦┅┅哦!┅┅太美了┅┅哦┅┅太美了┅┅美死妹妹了┅┅哦┅┅哦┅┅干┅┅干┅┅干死妹妹了┅┅哦┅┅哦┅┅哦┅┅你也要射出来喔┅┅哥哥!┅┅”

妹妹放肆地尖叫着,通红的脸显示着高潮的即将来临。

“射进去,儿子!”妈妈发出尖锐的叫声,她自己显然也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射进你这个淫荡的妹妹的小穴里去!这个小骚货需要你的热精液!用你的精液填满她的子宫!”

肉棒的尖端越来越麻,我感觉得到今天过度射精的痛苦,但强烈的发射意识仍然令我极度兴奋,妹妹的身体已经剧烈地抖动起来了,我突然像心被扎了一下似的,强烈的快感突然从龟头开始发散,瞬间传遍全身,龟头已经麻痹了,我几乎感觉不到精液的喷出,但我从妹妹抽搐的身体可以感觉到我的浓热的精液正在急速地涌进妹妹的子宫内。

“哦┅┅哦┅┅哦┅┅哦┅┅哦┅┅哦┅┅哦┅┅我┅┅也┅┅不行了┅┅哦┅┅你们俩真是妈咪的好孩子┅┅哦┅┅哦┅┅哦┅┅妈咪好快活!┅┅”

妈妈的身体也在同一时刻剧烈地抖动着,看来我们三个都达到了高潮了。

┅┅

我完全筋疲力尽了,身体彷佛被完全掏空了一样,瘫在妹妹柔软赤裸的身体上,萎缩的肉棒仍然埋在妹妹的阴道里,随着阴道的搏动而跳动。

好一会,我才翻身倒在床上,懒洋洋地躺着,实在是不想动一根手指头。

没想到妈妈突然爬到我身边,抓起我软蹋蹋的肉棒,张嘴含住,吮吸起来,舌头在龟头上舔动,将残留的精液卷入口中。

我的肉棒不听话地站了起来,涨得我十分难受,但是我不能拒绝妈妈,因为刚才她还没有用我的肉棒来满足过。

妈妈跨在我身上,扶正我的肉棒,身子一沉,肥美的肉穴便将我的命根子齐根吞没,温暖的感觉立刻传遍全身,我登时来了精神。我主动地挺起屁股,迎合妈妈身体的一起一伏,这是我们过去经常使用的姿势,也是我们最喜欢的一种姿势。

妈妈的身体前倾,将丰满的乳房塞到我嘴里,和着她屁股的一起一伏,我卖力地吮吸着妈妈饱满的乳房。妹妹也加入进来,坐在我的大腿上,在後边推动妈妈的身体,自己的阴户不断地摩擦我的大腿,感觉十分的刺激。

也许是今天妈妈连续看了我和妹妹的激情表演,她的高潮来得十分快,几分钟内就泄了两次,我给妈妈炽热的淫液一烫,禁不住在妈妈的体内又射了出来。

就这样,我们又疯狂的做爱了几个小时。如果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有了要求,另外两个一定联手对付。

一直到早上,我们才偃旗息鼓。

从那以後,我不再需要和其他女孩子约会了,因为我已经有了两个能够充分满足我、满足我的任何最荒唐的性要求的女人,我足不出户,就可以享尽人间温柔,我还有什麽不满足的呢?

哦,这就是家庭的好处!

(THE END)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