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天谴淫人 天谴淫人小说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宋末情侣江湖路 宋末情侣江湖路

    江帆站在H市一中校门口和许多家长一样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唯一区别不同的是他等待的是他的小女友叶馨瑶!  自3年前他随着父母拜访父亲生意上一个重要合作伙伴叶槐胜时,见到刚14岁的叶馨瑶就被她明眸皓齿、闭月羞花的容貌和雪白柔细的肌肤以及苗条的身材上吸引住了,当时少女正在弹琴优美流畅的钢琴声,飘荡在别墅内。  每一个音符都趋于完美,流畅娴熟地将曲子的意境和感情,展现的淋漓尽致,哪怕是不懂音乐之人,在听到的瞬间都会被带入琴音的意境之中……

    天谴淫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宋末情侣江湖路》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宋末情侣江湖路》,是作者天谴淫人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江帆站在H市一中校门口和许多家长一样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唯一区别不同的是他等待的是他的小女友叶馨瑶!  自3年前他随着父母拜访父亲生意上一个重要合作伙伴叶槐胜时,见到刚14岁的叶馨瑶就被她明眸皓齿、闭月羞花的容貌和雪白柔细的肌肤以及苗条的身材上吸引住了,当时少女正在弹琴优美流畅的钢琴声,飘荡在别墅内。  每一个音符都趋于完美,流畅娴熟地将曲子的意境和感情,展现的淋漓尽致,哪怕是不懂音乐之人,在听到的瞬间都会被带入琴音的意境之中……

《宋末情侣江湖路》 第二十九章 免费试读

叶馨瑶拿过棉布擦乾身上的水後,在包袱里取出乾净的亵裤和肚兜穿上後,又为火盆里加了几块木炭之後才上床准备睡觉。

躺在柔软的褥子上,叶馨瑶全身一阵清爽放松只觉得鼻中一阵轻盈的香气弥漫,这香味很古怪,并不浓郁,反而清淡如兰,乍一闻之下,彷佛闻到了雪山之上那淡淡的莲香。

心下还暗自想到:「好奇怪的香味,什麽时候有的」随即一阵恍惚,心中不由得一痒,身体有种空虚难耐的感觉。

以躲在帐幔後面的韩慕池看了看在床上的叶馨瑶已忍受不住放任自己沉浸在那无边的中,滚做一团并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的只有一件肚兜的雪白胴体,叶馨瑶此时确实双眼朦胧,秋瞳含情,原本红润的肌肤上布满了红潮,一只手不知何时放在那那似玉碗倒扣的双峰上,两点嫣红硬挺的耸立似雪中怒放的寒梅。另一只玉手竟然被两条修长笔直的玉腿夹在双股间。

双手将身上的一切障碍物给脱掉,一双手在自己早已经的坚挺乳房上肆意的揉捏,另一只手更是插进自己的双股之间,在那泥泞的桃源谷地来回抚摩,口中更是放荡的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韩墨池看了看在床上进行自慰的绝色貌美的少女,知道自己出场的机会到了。

飞快的除去身上衣物,赤裸着身体跨上床榻一把抱起少女放在自己怀中,「嗯」这种紧密的肉贴肉感觉真好。

少女肌肤柔嫩,吹弹可破,犹如绝世的上等羊脂白玉一般,韩墨池霸道的抚摸着,嫩滑轻柔,爱不释手。

叶馨瑶瞳孔顿时瞪的老大。看着那占据自己全部视线的男人。她不可置信竟然能在这时候看到江帆,至於房门在里插着江帆怎麽进来的她根本就没去考虑。没等她多思考眼前就看到江帆低下头吻在自己嘴上感受着口腔中被疯狂的掠夺……

韩墨池紧紧搂住她,大手在佳人的後背臀部来回的抚摩,口中的舌头与佳人的小香舌进行着激烈的纠缠,吻得如痴如狂,感到满口弥漫着芳香,眼前这个美人儿,当真是甜美到极点,如此迷人的芳津,教他如何按捺得住,忙把个舌头乱窜乱钻,恣肆婪索美人的甜蜜。

只消半霎儿工夫,叶馨瑶终於受不住这股狂热,渐渐忘其所以,变得和他同样热情。只见两根舌头牵丝挂涎,亲昵地卷缠在一处,口中津液来回流转,气吸吸,喘吁吁。二人直吻得迷离倘恍,如梦乍回。

终於叶馨瑶喘着气将螓首离开。双眼朦胧的看着韩慕池道:「瑶儿想死你了,你个坏人把瑶儿扔下知道我受了多大委屈麽?」

韩慕池见这少女说话柔柔的,心下肯定这美少女绝对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子。还好现在知道她叫瑶儿,那麽後面就更加的轻松了,自己只需要挑起她慾火直接干就行了於是口中模仿江帆的声音:「好瑶儿,我知道,我这不是来了麽」

不再给叶馨瑶说话的机会,直接掰住了她的嘴唇,然後又狠狠的亲了上去!

叶馨瑶被咬得如痴如醉,奇痒难耐,又不禁颤声说:「江帆,再不要离开我,让我们永远在一起,谁也不离开谁。」

韩墨池只是用劲地拥抱,疯狂地热吻,他一句话也没说,因为,他觉得说话会暴露更多破绽。他要把江帆的这个小女友抱在自己的怀里,就这样下去。甚至,把她纳入自己的体内,永不要分开。

叶馨瑶全身酥软,骨骼有如脱节,伏在江帆的怀里,她只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安全感包围着她,她感觉到好温暖好舒服,好想睡一觉!她往男友的怀里缩了缩,轻轻声说道:「以後你无论去哪都把我带上好吗,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

「嗯!」韩墨池重重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没有来的一阵颤抖!他的心却在这时剧烈的猛跳!

韩墨池不由的把自己代入了江帆的角色,他能感觉到怀中少女对他的依恋和爱意。

虽然隔着衣服可是韩墨池还是可以感受到佳人的樱桃渐渐的坚硬起来,韩慕池多年的采花经验告诉他这时候可以进入她身体了,在第一次什麽都不了解的情形下最好别玩什麽情趣。

果然不是错觉少女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中间果然没一根毛,天生白虎啊,韩慕池心里激动叹道。雪白的小穴就是一个完满的馒头,韩墨池的手指在叶馨瑶小穴的细缝里上下抚摸着,没有再废话,韩墨池克制不住自己,附身而下。

叶馨瑶倒在床上上,粉面羞红,娇喘吁吁,身下柔软的棉被,非常舒适,韩墨池一翻身,将上身几乎全压在她的胸上。

叶馨瑶看到江帆的俊面,红飞耳後,杏目中射着异样的光辉,她觉得江帆的两手,强而有力的搂着她的纤腰和肩背。他的前胸紧紧压在她的一双玉乳上,急促的鼻息,不断地扑向她的粉脸,像两道烈焰,令她本已娇羞发烧的面庞,更觉得奇痒难耐。

韩墨池看了叶馨瑶这副娇不胜羞的样子,心中又爱又怜,又有一丝强烈的冲动。

他情不自禁地去吻叶馨瑶的樱唇、鼻尖、香腮、玉颈。

吻,愈吻愈有力,愈吻愈疯狂。

叶馨瑶的心紧张地缩在一起,血,像沸腾的火焰,娇躯,酥软颤栗,她的呼吸几乎要窒息了。

她的一双玉手,紧紧握着韩墨池的两个肩头,既不,也不前推,只是纤纤十指,愈扣愈紧。

「……」

叶馨瑶媚眼如丝,口吐芬芳,眼中的爱意欲将江帆融化。

韩慕池伸出一只手在胯下扶着自己鸡巴对准早已溪流潺潺的小穴後,又把手放在这绝色少女腰间固定住她身体,屁股下压用力一插早硬挺的鸡巴一下就陷入了火热柔嫩包箍中!

叶馨瑶下身私处再窄小,也禁不住韩墨池化劲宗师鸡巴坚挺有力的冲入,在韩墨池腰部用力暗压之下,鸡蛋大小的龟头一下就全部挤进了那已经湿润的孔洞中顿时整个暗红的龟头就消失在叶馨瑶体内,仅余下整根棒身在外,叶馨瑶亏得这段时间一直与慕容启交欢做爱,阴道对於粗细差不多地肉棒还是有记忆的,窄小的玉壶一下被比慕容启略粗的鸡巴顶入,只是微感略痛後就是充实的舒畅感,

叶馨瑶娇喘吁吁,发出梦呓般的颤声:「好好爱我」闭上了眼睛,主动的开始迎合起身上男子的掠夺和索取,尤其是那丰臀更是随着韩墨池身体的每一次下沉而上挺,使的韩墨池的分身可以更深入的进入自己的身体。

韩墨池的鸡巴在湿润而又紧紧的阴道无情地推进,四周的嫩肉无情得像铜墙铁壁一样,将龟头紧紧地包着。他腰身下压猛然一顶,将自己整根阴茎捅了进去,这一瞬间,他也不禁口中快意的呻吟一声。他感觉太美了,鸡巴被她窄小地阴道紧紧地包住,只觉美少女阴道内的剧烈颤抖,不断地抚摩着他的龟头,他的的全身,甚至於他的灵魂。

「斯…哈…真是太爽了」只是插着不动就这麽爽,那如果动起来岂不是更爽?

韩墨池结实有力的臀部机械性的冲压着,挺动自己那根肉棒便在叶馨瑶的阴户中一进一出的抽插起来。

叶馨瑶随着韩墨池的撞击发出低声的呻吟,看到叶馨瑶迷离的神情和扭动的娇躯却激起他心中的快意,更加快速的挺动。

叶馨瑶火热地回应着韩墨池巨棒的抽插,羞赧地迎合着「它」对她「花蕊」的顶触,一波又一波黏滑浓稠的阴精玉液泉涌而出,流经她淫滑的玉沟,流下她雪白如玉的大腿。

随着韩墨池越来越重地在叶馨瑶窄小的小蜜壶内抽动、顶入,少女那天生娇小紧窄的小蜜壶花径也越来越火热滚烫、淫滑湿濡敏感万分的嫩滑小蜜壶肉壁在粗壮的大肉棒的反覆摩擦下,不由自主地开始用力夹紧,火热地紧紧缠绕在抽动、顶入的粗壮肉棒上。

韩墨池重重撞击着她的蜜穴,腰上的动作却一刻未停,开始猛烈的抽插火热的肉棍逆着膣内嫩褶搅磨抽送,动作越来越快,胯间肌肤相拍之声愈加响亮。

越来越沉重的抽插,也将叶馨瑶那哀婉撩人、断断续续的娇啼呻吟抽插得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嗯……嗯……嗯……嗯……唔……嗯……嗯……唔……唔……嗯……唔……嗯……」

叶馨瑶不只是柔顺地任凭韩墨池在自己身上抽插动作,嫩穴还上下套弄着韩墨池的肉棒,还在套动之间愈来愈大力地扭腰旋臀起来,随着叶馨瑶忘形的动作,她那窄紧的嫩穴亲热地箍住韩墨池的肉棒,彷佛从前後左右无休无止的冲击,不断地将快感导入韩墨池的肉棒当中,让韩墨池的快乐也愈来愈高。

此刻的韩墨池,也是和普通的男人一样,被充斥着脑海,伏在叶馨瑶躯体上驰骋着,尽情地发泄着。唯一的不同是,韩墨池显然要更加刚猛持久。

只见叶馨瑶的双手双脚,有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在韩墨池的腰上,柳腰粉臀不住地摇摆上挺,迎合着韩墨池的抽送,发出阵阵啪啪急响,叶馨瑶口中不停的叫着:「啊……嗯……好舒服……快……啊…再来……哦……好美……啊……不行了……啊……啊……」

双手在韩墨池的背上抓出一道道的血痕……韩墨池听着叶馨瑶越来越大的呻吟声,特别悦耳但又害怕引来慕容家其他高手关注打搅好事,於是就张口含在她樱桃小嘴上後,把舌头伸到叶馨瑶嘴里寻到她小香舌牵引到嘴里吸嘬着堵住了叶馨瑶的呻吟!

一时间房间里灯火摇晃,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和雕花木床发出咯咯吱吱的声响。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了,没有可以控制的韩慕池能觉查到真精有点动摇的感觉了。

这就让他有种莫大的惊喜了,要知道自从他达到暗劲巅峰後就发现自己无论怎麽播种都不会让女人怀孕,请教了无数名医後才知道武者达到暗劲巅峰後无时无刻都在炼精化气,身体真精坚固,很是难以动摇!韩熙这麽一个宝贝儿子还是他和20多个女人不眠不休奋战了月余才生出一个可想而知要动摇他的精关有多困难了,没想到竟然会在坚固堡垒在这个绝色少女身上一个时辰就会松动!

韩慕池看着身下已经无力呻吟却犹自紧缠在自己身上的美少女双目放光,他决定让这个少女为他韩家开枝散叶,他要把自己的生命精华播种在这个美少女体内!

韩墨池放慢了抽插速度,却是加重了每次的抽插力度,每次直插到底时还运劲让自己深藏谷道的部分阳物向外突出延长以其能更加的向叶馨瑶体内深入。顶到尽头时硕大无比的龟头还不断揉顶着少女那娇软稚嫩的子宫「花蕊」…

…而叶馨瑶则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光滑玉洁的雪白胴体,不由自主地收紧小腹,美妙难言地收缩、蠕动着淫濡不堪的小蜜壶,火热幽深肉壁死箍紧夹住那狂野「出、入」她身体的火热滚烫粗大肉棒,同时敏感万分的膣内黏膜嫩肉盘绕、缠卷着「它」硕大的龟头。

这下棍棍直捅到心的冲击,让叶馨瑶有种要爆炸的感觉,放在韩慕池背上的双下意识得下移到他胸前想把他推远点。

韩慕池也快达到了顶峰,双手分别抓住叶馨瑶纤手向下曲折着压下去,加快了耸动频率。

这下叶馨瑶是直接的被韩慕池的一阵冲击给激得发出一声哀鸣,娇躯乱颤,竟然是晕了过去。

韩墨池见到佳人弱质纤纤实在是经不起自己的挞伐了同时他也在最後的抽插中当感到自己的脊椎一阵发麻立刻猛挺一下,下体紧贴佳人的私处,於是精关大开把他郁积在心底的狂野、原始的欲望,完完全全的发泄出来,将一股股火热送进身下佳人的身体。两人十指紧扣,下体也紧紧契合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

韩墨池的鸡巴深深插在她的嫩屄里享受着在佳人体内肆意喷射的激情,还有佳人体内深处涌出的热流浇在自己鸡巴上的那种快慰。

大约半盏茶时间後韩慕池的身子猛的趴在佳人柔软的娇躯之上,看着佳人脸上的那种极乐的表情,韩慕池低头在佳人的香颊之上亲了一下,慢慢的将他鸡巴抽出,慢慢的随着韩慕池的肉棍的抽出那一团团的粘稠的爱液也随之的滑落出来,将佳人香臀之下的洁白的被单湿透,当那分身完全抽出的时候,只听“波!”的一声响,沉睡中的叶馨瑶也跟着发出一声猫儿一般的轻吟。

韩慕池将衣服穿上,看着完全赤裸的浑身布满高潮的红晕的佳人呈大字形的躺在床上,那大开的雪白的双股之间的嫣红的缝隙之中,一丝丝的液体顺着润滑的肌肤滑落到被单之上,凌乱的发丝散落在佳人的雪白的肖肩之上,分明就是一副完美的睡案。

韩慕池看了看嘴角流露着幸福的笑容的叶馨瑶,用被子把她盖好後就转身离开,这趟慕容府采花之旅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但是却收获了不逊色於慕容雪的美少女也是值得欣慰的!

叶馨瑶一觉睡到早上九点多才醒来,下意识的伸手一搂却抱了个空,怎麽不见了?叶馨瑶一个激灵马上就睡意全消了,她掀开被子顾不得穿衣服赤身裸体的就下床向门口走去。

直到她手放在门关上的时候才发现房门是在里面关着:「难道我昨天又是做梦了?」

她心里自嘲了下迷糊的摇了下头,又回到床边。

看看天已大亮,她取出衣服穿上後把被缛叠好,等收拾床单的时候看到那一大滩乾枯的痕迹分明就是爱液和精液混合产物。心里疑惑又浮上心头,想起了昨夜如此真实的做爱体验,好像现在那种高潮余韵还没消失,这又不是做梦能留下的,好像昨晚我突然自慰了,呀怎麽会做这麽羞耻的事!

「莫不是这段时间做爱次数太多了,到现在还会产生幻觉」叶馨瑶想不通只能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安慰自己,她伸出手臂在胸前用力的握了个拳头心里暗自到:「以後绝不这样放纵自己了,我不要做坏女人」叶馨瑶虽然是生在女权解放的新时代,但是同样的她也是有个传统的母亲,自小就被灌输了怎麽做一个优秀的贤内助,当初听到江帆另结新欢的时候之所以会伤心的自暴自弃就是接受不了独属於自己的宠爱被别的女人分享。现在她想开了,因为她爱的是江帆只要江帆在她跟前其他的什麽都不重要。

叶馨瑶记得自己看过如何经营婚姻这本书里讲过:当出轨时,不是要看怎麽做。最重要的是看这个女人怎麽做,有的女人留住了丈夫,有的女人失去了丈夫。事情是一个事情,但只是做的人不同,结局就不同。所以这个世界有了聪明的女人和自以为是,其实却笨的如猪一样的女人。很多男人不是自己要抛弃妻子的,很多时候是被自己的妻子逼出家门的,把丈夫逼出家门的女人都有一个振振有辞的理由:我是爱丈夫才这样做的。其实她们永远也不会明白伤害最大的却是自己。而这种女人的比例却占这个社会一半以上。

後来看多了她也深深认同这种说法,短短几个月经历了17年都没有过得苦难她一下好像成熟了许多,以前的过去就算了,他找了两个姐妹,自己也经历了两个男人,就算扯平了吧。

这次以後就再也不和这江帆分开了,安心的做他乖乖小妻子吧!叶馨瑶发了一会呆,就果断的扯下床单放到木桶里用清水浸泡起来,这样虽然不好看,但起码掩盖了那羞人痕迹。

等她梳洗完之後才打开房门,门口一个丫鬟早站在旁边。

看到叶馨瑶开门就做了个万福说到:“小姐起来了,公子一早就吩咐,我站在这等小姐开门後听从差遣。”

叶馨瑶一阵暖心心下想到算他还有心,没有忘记我,算了他对我做的事就不和他计较了!於是吩咐到丫鬟为自己端来几个素菜和一碗粥後,又特别叮嘱让她向慕容启问个话,什麽时间去慕容山庄。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