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性福家庭乱事多》小说全集阅读 怡情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性福家庭乱事多 性福家庭乱事多

    饱暖思淫欲,家花不如野花香,老孙也成了歌厅洗浴场所的常客,大把票子花在女人身上。何晓梅跟老孙吵过闹过,可都不见效,心一横,便让女代母职,满足老孙的淫欲,有钱干吗花在外人身上。  孙雅兰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当时还是经人道,年纪轻经不住何晓梅连哄带骗,不久便同意了。老孙虽然好色,可碍于人伦束缚,说什么也不愿和女儿上床,尽管内心深处对此充满了向往。

    怡情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性福家庭乱事多》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性福家庭乱事多》,是作者怡情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饱暖思淫欲,家花不如野花香,老孙也成了歌厅洗浴场所的常客,大把票子花在女人身上。何晓梅跟老孙吵过闹过,可都不见效,心一横,便让女代母职,满足老孙的淫欲,有钱干吗花在外人身上。  孙雅兰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当时还是经人道,年纪轻经不住何晓梅连哄带骗,不久便同意了。老孙虽然好色,可碍于人伦束缚,说什么也不愿和女儿上床,尽管内心深处对此充满了向往。

《性福家庭乱事多》 第八章 免费试读

办完孟元初的丧事,老孙把苏金梅母女接到城南区的金鼎高级公寓居住,离开原先的平房,换换环境也有利于她们早日走出丧夫丧父的哀痛。孟元初的丧事自然是老孙一手操办,格外风光,羡煞了孟家的左邻右舍,墓地也是老孙出钱是买的,全部一流。因此,当孟雅楠得知母亲和老孙有一腿时,虽一时较难接受,但老孙毕竟有大恩于孟家,自己和母亲以后还要依靠老孙,也就默认了。

孟雅楠的学业不能耽搁,在公寓住了三天便启程返校。临走前,她也放下羞耻之心,和母亲一起同床侍寝,好好用身体酬谢老孙。

浴室内,老孙坐在浴池边沿,抱着一对母女花亲吻调笑,得意之极。苏金梅和孟雅楠分坐在老孙的大腿上,任由他亲嘴、摸奶、咬乳头,浪笑不断,满室皆春。

孟雅楠明天走,老孙今天没出门,把母女俩上下前后搞了个通透,三个洞全走了,嘴里和屄里也灌满了精液,玩得不亦乐乎。苏金梅的后庭是第一次被走,也算是块处女地吧,无私奉献给了老孙,至今还有点隐隐作痛。老孙惬意把玩着母女俩的乳房,低头啃咬孟雅楠的粉嫩乳头,力道不小,痛得她直皱眉。

「孙叔,你轻点咬,疼!」孟雅楠撒娇似地浪笑道。

「叫爸爸,不然给你咬下来,快点!」老孙淫笑道。

孟雅楠媚笑着撅起嘴道:「不叫,看你敢咬!」

老孙再次含住孟雅楠的乳头,牙齿加了几分力,好像真要使劲咬。

孟雅楠吓得一缩身,抬头朝母亲苏金梅求救道:「妈,你看孙叔,坏死了,说说他嘛!」

苏金梅毕竟跟老孙接触的时间短,还不似女儿那么放浪,便微笑着对孟雅楠说道:「孙叔让你叫,你就叫呗,还害羞啊!」

孟雅楠知道母亲还没彻底放开,开玩笑似地说道:「妈,你叫我就叫!」

苏金梅问道:「妈叫什么?」

孟雅楠道:「也叫爸爸。」

苏金梅微红着脸道:「胡闹,妈怎么能叫你孙叔爸爸呢!」

老孙这是突然吐出孟雅楠的乳头,盯着苏金梅插嘴道:「为什么不能叫爸爸,你先叫,给雅楠做个示范,不然就咬下你的奶头!」

苏金梅面露难色道:「孙大哥,这不好吧,元初他刚……」

老孙立时就不高兴了,捏揉苏金梅乳房的手马上加大了的力道。不冷不热地说道:「还想着老公呢,怪不得不肯叫啊!」

苏金梅也听出老孙的不满,自己以后的生活全依靠这个男人了,不好得罪,便小声叫道:「爸爸。」

老孙不满意道:「大声叫,叫亲亲的老公爸爸!」

苏金梅无奈,只好大声叫道:「亲亲老公爸爸!」

老孙继续说道:「叫亲亲老公爸爸干什么?」

苏金梅知道老孙想听什么,随即说道:「当然是肏您的亲闺女梅梅了!」

孟雅楠也在一旁插话道:「亲爸爸,您现在可有俩闺女了,梅梅和楠楠,可劲儿肏吧!」

老孙坏笑着看看母女俩,说道:「母女变姐妹,这辈分可有点乱啊!」

苏金梅略显尴尬,孟雅楠却说道:「不乱不刺激吗!母女有距离,姐妹才亲密,以后就这么叫了!」

老孙瞅瞅尴尬的苏金梅,然后冲孟雅楠道:「小浪屄,给你姐打个招呼吧!」

孟雅楠也显得格外兴奋,张嘴就朝母亲苏金梅叫道:「亲姐,你也给咱爸浪一个呗!」

苏金梅还不太习惯这样的称呼,本能地瞪了孟雅楠一眼道:「别瞎叫!」

老孙劲头上来了,伸手抠住苏金梅的屄道:「乖梅梅,没听见你妹子叫你啊,快答呀!」

苏金梅被抠得浪水横流,扭着对孟雅楠道:「好妹子,姐姐听见了,快让爸爸住手啊!」

孟雅楠浪笑着探身揪住母亲的奶头,大声对老孙说道:「爸爸别停,抠死这个浪货,楠楠喜欢啊!」

老孙抠得起劲,干脆把母女俩整爬在浴室地面上,屁股翘起,一手抠一个,五根手指轮流往屄里插,直把「姐妹」俩给捅得哼哈乱叫,摇臀晃乳,状极疯狂。

老孙的鸡巴早就硬梆梆了,但不急着插,刻意玩弄两人的骚屄,中指和无名指并在一起,运足力气就是一轮强攻,尽情疯玩。他要彻底征服这母女俩,从精神道肉体,必须毫无保留地奉献给自己。他知道苏金梅心里还有道坎儿没迈过去,那就是对死去丈夫的愧疚之心,现在一定要趁热打铁,砸碎她的心理障碍,让她乖乖臣服于自己胯下。

老孙加大对苏金梅的捅插,一边说道:「梅梅,还想你老公吗?」

苏金梅不知老孙为何发问,犹豫一下道:「不想了,现在只想让老公爸爸肏!」

老孙道:「言不由衷,快点大声骂你老公,不然捅烂你的屄!」

苏金梅一看老孙暴露出本性,心知不好拒绝,可她实在是张不开口骂死去的丈夫,便道:「爸爸,你饶了梅梅吧,我真不知该怎么骂呀!」

老孙不同意道:「跟着我骂,听好了,直说一遍。孟元初,你个狗肏的下三滥,活着没本事养家,死后活该当王八,让老婆闺女买屄葬你,真鸡巴不要脸!」

苏金梅深知这都是老孙的心里话,如今说出来羞辱她们母女,心里凄苦难当,嘴上却照着骂了一遍,眼中隐含泪花。老孙不满足,接着对孟雅楠道:「你也骂,我不教了,总之越脏越好,快点!」

孟雅楠可比母亲会来事,反正都到这地步了,骂骂也无所谓,其实她心里也确实有点看不起自己的父亲,书呆子一个,连女儿的学费也挣不足!她一横心,立刻骂道:「孟元初,你连闺女的学费也挣不足,活该早死!幸亏我是女儿身,才能买屄换学费,如果你在他妈再活两年,老婆闺女都得上街当婊子,挣钱给你当药费,无能!」

老孙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母女俩最后一丝心理防线被彻底突破,便让她们并排仰面躺在浴室的大理石地面上,四条大白腿高高抬起,相连的两条腿交叉缠绕在一起,显露阴户,做好挨肏的准备。

他先干苏金梅,不急不躁,一手攥住她的右脚踝,一手握着性器凑上去,把龟头顶在屄门前,熟练挑开深褐色的阴唇,但不急于插入,停在边沿慢慢摩擦,不断刺激着苏金梅。苏金梅那受得了这样的「折磨」,皱着眉呻吟浪叫,不停央求老孙快插。老公死后这段日子里,她每天至少被老孙肏三次,各种姿势都试遍了,有几种姿势一想起来就忍不住脸红。老孙太会玩女人了,能让你又羞又臊,却有打心眼里渴望再来一次,那滋味难以言表。

老孙故意不理苏金梅的央求,大龟头持续刺激不停,同时腾出手来抠摸一旁孟雅楠的下体,和她眉目调情,尽情前戏。孟雅楠也春情难耐,挺身抓住老孙的手,示意他捅得再用力一些。老孙就喜欢母女俩的发骚的摸样,偏偏掉她们的胃口,就是不往深处捅,肆意玩弄。

别看苏金梅平时矜持稳重,一副淑女摸样,可经老孙一番严格调教后,早已变成了荡妇淫娃,性欲非常旺盛,此刻用嘶哑的嗓音浪叫道:「老公爸爸,快进来啊!求你了,快肏你的亲闺女梅梅吧!快呀!……」

一旁的孟雅楠也不甘示弱,立即跟着喊道:「爸爸先插我嘛!楠楠的屄紧,比梅梅的好用,爽死爸爸!」

苏金梅被老孙撩拨的再难忍受,主动挺屄找肏,嘴上也忍不住骂女儿孟雅楠道:「滚一边去,小浪蹄子,敢跟老娘争男人,小心豁了你的小贱屄!」

孟雅楠知道母亲和老孙有一腿后,便担心自己的地位被苏金梅抢去,此时也借题发挥地骂道:「破鞋妈,你的屄就是松呀,不服不行!」

母女对骂让老孙性欲更旺,瞅准苏金梅要张嘴回骂的当口,一耸腰,大鸡巴瞬时捅入她的阴道中,直根而没,随后展开「闪电战」,一连二十枪不喘气,直接让苏金梅唱起了女高音,扯着嗓子浪叫不止。老孙乘势猛攻,接连三组二十连击,记记直抵花心,性器交接声啪啪作响,干得苏金梅都快喊岔气了。

孟雅楠见老孙今夜如此勇猛无匹,屄痒难耐,起身贴住老孙,不断用乳房擦摩老孙的臂膀和后背,求肏的意思极为明显。

老孙自知孟雅楠的心意,边肏苏金梅边说道:「别急我的好楠楠,一会儿爸爸也让你这样爽个够!现在马上用屄去把你妈妈的嘴给堵上,我听得心烦,快点。」

孟雅楠知道老孙一时半会也不会肏自己,反正屄闲着也是闲着,让母亲舔舔也不错,同时又能发发心中的妒意,何乐而不为。她起身走到苏金梅面前,叉腿站在母亲的头上,面冲老孙蹲下身子,湿屄对准苏金梅的口鼻,猛然压了上去。

苏金梅闭着眼挨肏,对女儿的屄临猝不及防,立时呼吸困难。她急忙伸手去推孟雅楠的屁股,想推开女儿的压迫。谁知孟雅楠早防着母亲用手推自己,直接探身向前跪倒,用双膝压住苏金梅的双臂,微抬屁股再母亲脸上摩擦着,娇笑道:「妈,快舔屄,楠楠痒死了!」

苏金梅被压着动弹不得,扭着脸躲避女儿阴毛的剐蹭,气急骂道:「快起来,小心我咬烂你的贱屄!」

孟雅楠有老孙撑腰,自然不怕母亲的威胁,伸手揪着她的奶头,坏笑道:「你敢咬我就敢揪,不信试试看!」

苏金梅清楚女儿是仗老孙的势,嘴上说咬,其实心里还还真不敢咬,无奈之下只好勉强伸出舌头,仰脸轻舔女儿的阴唇。孟雅楠嫌母亲舔得太情,便使劲揪着她的奶头,命令她使劲舔屄,并且要把舌头伸进阴道力驱,如此才刺激。苏金梅的奶头被揪得生疼,被迫将舌头伸入女儿的阴道中,不断舔舐着,弄得孟雅楠尖叫不已,异常兴奋。

老孙得意瞧着母女俩互相淫,鸡巴捅插的速度却无丝毫减缓,双手抓住苏金梅的膝弯,边压边肏,展开最后的冲刺,那劲头仿佛要把苏金梅从底刺穿一般。

苏金梅呜呜浪叫,孟雅楠高声骚吟,老孙垂头低吼,三人尽情淫乱,爱意无边。

两分钟后,老孙射出了今晚第一股精液,直冲苏金梅的子宫,接连又是几股跟进,连珠炮似的冲击不断,直到感觉身心俱爽,方才抽出半软的性器,嘴角挂着一丝满意的淫笑。

孟雅楠一见老孙抽出了鸡巴,立刻探身扑上去,张嘴便叼住了仍残留着精液和浪水的龟头,猛吸两口便吞咽入口腔中。

老孙挺直腰,伸手抚摸孟雅楠乌黑湿润的长发,含笑说道:「小心肝别着急,爸爸有的是鲜货,今晚让你吃个饱!」

苏金梅被老孙干得浑身酸软,躺在女儿身下不肯起来,大口喘息着。老孙的性能力太厉害了,一点也不像个中年人,尤其那无以伦比的冲击力,十八九岁的棒小伙也不过如此,自己还真有点吃不消。她望着女儿口含老孙性器的贪吃摸样,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是喜是悲,母女同事一夫,伦常尽丧,看来这性奴是当定了。

老孙是人精,瞥见苏金梅面露凄然之色,便很不高兴地问道:「梅梅,怎么不高兴了,是不是不喜欢让爸爸肏啊!」

苏金梅心里一惊,急忙答道:「不是。梅梅可喜欢让爸爸肏了,绝对高兴!」

老孙冷笑道:「起来,跟楠楠一起双飞。」

苏金梅依言坐起,爬到老孙身前,低头和女儿争抢老孙的大鸡巴。孟艳楠故意霸着老孙的鸡巴不让母亲吃,苏金梅便奋力和女儿争抢,两人你推我挤,互不相让。

老孙看了一会,便命苏金梅去吞吃自己的睾丸,一会在和孟雅楠换着伺候。苏金梅不敢不听,放低身子,伏卧在老孙脚下,伸头仰脸够吃他的睾丸。母女俩一个狂吞阴茎,一个贪吃睾丸,忙得不亦乐乎,全心全力地侍奉老孙。

老孙的鸡巴在孟雅楠的口中渐渐恢复了雄风,其硬度足可以打第二炮了。孟雅楠焦急地吐出雄赳赳的性器,抬头用饥渴的眼神恳请老孙肏她。老孙摇摇头,示意她继续吹箫,似乎并不着急。孟雅楠虽屄痒难耐,可又不敢违抗老孙的命令,只好再次埋头吞咽他的性器,同时也探手抠摸自己的下体,以此缓解体内勃发的性欲。

苏金梅口吞老孙刮去阴毛的睾丸,含在嘴里用牙齿轻咬,感觉坚硬如铁,异于常人。她从未像这样伺候过死去的老公,如今竟顺从地趴在老孙胯下卖力工作,内心的负罪感和屈辱感油然而生,忍不住泪湿眼眶,强忍着没流出来。她虽然已认命让老孙随意玩弄,可吞吃睾丸这样变态的玩法,自己也确实难为情,口中的动作不由得慢了下来。

老孙立感苏金梅的动作有些疲软,而且不像是乏力了,便沉声问道:「梅梅,怎么慢下来了,是不是不愿意啊?」

苏金梅知道老孙不好骗,便半真半假地说道:「太硬了,不好吃啊!」

老孙自知苏金梅说谎,也不揭破,微笑着说道:「既然太硬了,爸爸也不难为你,改舔屁眼怎么样?」

苏金梅这下是自找麻烦,舔肛门还不如吞睾丸,关键是要把舌头伸进肛门里去舔,那味道绝难形容。她没舔过,但看女儿舔过,记得女儿当时的表情很难受,几乎都要吐出来了。然而,她无法拒绝老孙的要求,不得已跪行之老孙身后,伸手扒开老孙的屁股,露出长满阴毛的肛门,憋着气将脸凑上去,伸出舌头去舔。

老孙的肛门虽已彻底清洗过,但多少还是有点味儿的,不太好闻。她竭力把舌头伸进肛门内,闭着眼舔舐,眼泪无声滑落。她恨自己的丈夫无能,但更很老孙为富不仁,如此欺辱她们无依无靠的母女,何时才是头啊!

她心在泣血,舌在蠕动,无声而泣。

老孙看不到苏金梅的表情,但也能猜到她的不情愿,这女人就是死要面子,趁机调教调教也无妨。他的钱可不是白花的,不把母女俩玩个通透岂能罢休,要让她们彻底成为自己的性奴,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的身心,忘记羞耻,忘记人伦,忘记一切!

五分钟后,老孙方命令母女俩停止吹箫舔肛,自己则叉腿坐在地上,要和孟雅楠来个「观音坐莲」。孟雅楠早就等不及了,连忙跨骑在老孙腰间,手握直愣愣的性器,熟练对准自己的屄门,待龟头一入洞口,人便飞快地下坐,双手搂住老孙的脖颈,疯狂起落,大声浪叫。老孙并不发力,任由孟雅楠主攻,等她无力时再发起突击,保证能把着小妮子一下肏翻。

他把苏金梅拽到跟前,瞧瞧她脸上的泪痕道:「为啥哭了?」

苏金梅忙擦擦双颊道:「没什么。」

老孙冷笑着揪住苏金梅的头发,将她的脸拉道自己面前,哼道:「有想老公了是不是?」

苏金梅真怕老孙动怒,连忙摇头道:「没有,孙大哥对我们母女如此照顾,绝不敢想!」

老孙道:「想也没关系,反正现在你归我肏,姓孟的只能在地下干着急没办法,哈哈哈……」

苏金梅羞急地说道:「求你别说了,别说了……」

老孙厉声道:「我偏要说,而且你也要说,不然小心干死你们母女!就是你们母女都被我给肏得格外舒服,还被走了屁眼,快说!」

苏金梅知道老孙面慈心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无奈说道:「元初啊,你就放心地去吧!我和雅楠被孙大哥照顾的挺好,天天挨肏,还开了屁眼,真挺舒服的,你可以瞑目了!」

老孙听得格外性奋,也不等孟雅楠用完力气,翻身就将她压在身下,大鸡巴闪插不停,一口气就是三四十下,肏得她嗷嗷乱叫,脚丫绷得死直,都快翻白眼了。苏金梅担心老孙肏伤了女儿,紧忙上前拉住老孙的臂膀说道:「孙大哥你轻点,雅楠受不了得。」

老孙道:「叫爸爸。放心,我女儿我清楚,耐肏着呢!」

孟雅楠也确实耐肏,连被老孙暴插近百下,却翻着白眼仍在坚持。老孙不理苏金梅的苦劝,喘口气又是三十连插,这回算是把孟雅楠给肏通透了,高潮瞬间到来。只听她嘶哑着嗓子发出一声长嚎,身体不由自主地挺动着,明显是在排卵。

老孙此时也是怒精待发,大鸡巴直根没入孟雅楠的阴道中,毫无保留地一泻而出,射了个一塌糊涂。

一旁的苏金梅可急坏了,拽着老孙喊道:「爸,别射了,雅楠怀上了可怎么办呀!」

老孙极度舒服地说道:「怀上了就生呗!你也跑不了,都得怀上我的种儿!」

苏金梅见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只好暗暗祈求女儿千万别怀上!

当晚,老孙对苏金梅母女俩肆意鞑伐,尽欢而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