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佚名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女警察的悲惨遭遇 女警察的悲惨遭遇

    林心蓉用皮带把宽大的警服在腰上紧了紧,使自己的腰肢显得更加细柔。一米七的高挑身段,丰满高耸的胸膛,浑圆优美的臀部、修长笔直的双腿,再配上剪裁合体的一身制服,这便是林心蓉在换早上上班所穿的衣服时从穿衣镜里看到的自己,是那样的英姿飒爽。  还不包括秀雅的细眉、长长的睫毛、闪亮的双眸、挺拔的鼻梁、红润的双唇,这些合起来便是一张富有成熟的魅力的面容,完全不像是已经三十八岁的女人。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女警察的悲惨遭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女警察的悲惨遭遇》,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林心蓉用皮带把宽大的警服在腰上紧了紧,使自己的腰肢显得更加细柔。一米七的高挑身段,丰满高耸的胸膛,浑圆优美的臀部、修长笔直的双腿,再配上剪裁合体的一身制服,这便是林心蓉在换早上上班所穿的衣服时从穿衣镜里看到的自己,是那样的英姿飒爽。  还不包括秀雅的细眉、长长的睫毛、闪亮的双眸、挺拔的鼻梁、红润的双唇,这些合起来便是一张富有成熟的魅力的面容,完全不像是已经三十八岁的女人。

《女警察的悲惨遭遇》 7、性奴隶 免费试读

此时,一辆宝马在公路上飞驰着。一个面容英俊的男生坐在车里,脸上带着一丝激动。

「阿光,车开快点!」他似乎有些着急,催促司机说。

司机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应道:「是,董事长!」

男生叹了口气,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条精致的女人小花内裤,放在鼻端嗅着,眼睛却望向窗外。嘴里喃喃地说着:「林心蓉啊林心蓉,真想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

***********************************************************

当少年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他立刻像是走进了一个淫虐的地狱!

房间的门和窗户都紧紧地关着,房间里的空气十分污浊,恶臭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男人的汗臭。

眼睛向上看,他的心脏跳得也越来越快。

林心蓉终于出现在他面前,虽然他心中已经设想了各种可能的情况,但眼前的场面仍然大大地超出他的想象——在那间昏暗的房间里,落入匪徒之手的林心蓉正被五花大绑地吊在天花板上。

整整一夜的残酷蹂躏使她美丽的肉体已经失去了光彩,她手脚被拧到背后用绳子捆在一起,整个人像个大肉粽一样脸朝下吊在半空。

林心蓉此刻眼睛被一条系在脑后的黑色布带紧紧蒙着,头无力地朝一边歪着,嘴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微弱凄惨的呻吟。

她像是刚被人从水里捞上来一样,全身上下湿漉漉的,乌黑的头发一缕缕的贴在异常苍白憔悴的脸蛋上,一副凄惨的模样。

此时在他的心里,不知怎么得竟然闪现出母亲平日的姿态∶穿着上班套装的妈妈、穿着围裙的妈妈、那么温柔、那么美丽的妈妈,看着儿子犯错,也是笑盈盈的原谅儿子的妈妈┅┅这样的慈母,原来也有龌龊的一面,也会被歹徒剥光衣服残酷蹂躏┅┅

旁边的秀才陪笑道:「董事长,您来之前这警妞……嗯,不,林心蓉督察身上脏了一点,好几天没洗澡了……所以我们就给她洗了洗……」

少年的目光向四周看了看,突然扫见地上散落着的皮鞭、绳索、木夹、皮制镣铐、蜡烛和假阳具等可怕的折磨女人的SM用具,脸立刻阴沉下来!

秀才他们三个一看老大脸色不对,连忙解释:「董事长,其实这些东西我们都没用上……」

「用上才更好呢!」少年打断他的话,「像这种贱女人,怎么折磨都不过分!」

「行了,你们都出去把!阿光会把你们应得的给你们;把这个女警留下,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吧!记住,走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

「是,是!您放心,我们兄弟一定不会在回这里了!」

不过在临走前,三个人都有些惋惜地看了看被吊绑着的林心蓉,无论怎么说,这个艳丽的警妞陪他们度过了两天的快乐时光。至于林心蓉是否一样快乐他们就不去考虑了!

除了少年外所有人都出去了,「咣」一声,铁门被重重地关上了。

被吊绑着的林心蓉,眼睛被黑布遮盖,身体被捆绑,美妙的肉体以一种凄惨的姿态,展现在少年面前,使他的呼吸忍不住急促起来。

虽然眼睛被黑布蒙着看不清房间里的状况,但林心蓉知道除了她还有一个人,就是他们嘴里的「大哥」!这样的敌人在她身边看着她,她的呼吸同样呼吸急促起来。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对峙着。

但是林心蓉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男人目光的视奸,不知道为什么身体竟然产生了反应,娇媚的颤抖。

(哎呀!这可怎么好,一定会被耻笑的。)可是越是这样想越难控制住炽烈的情绪,她那丰满乳房的鲜红乳头开始坚硬的勃起。

这一切都落入少年的眼里。

(果然是淫荡的女人。)这样想着的时候,手却不由自主的去抚摸那对高耸鼓胀的乳房。

当手指碰触到林心蓉敏感的肌肤时,林心蓉「啊!」一声惊呼,身体紧张的绷紧。

(这就是曾经喂养过我的妈妈的乳房啊!)

他用手掌握住妈妈乳房的下端。虽然是四十岁的女人,乳房已经不像年轻女人乳房那么有弹性,但是却非常柔软,温暖,轻轻一捏,雪白的嫩肉就从指缝间挤了出来。

「呜┅┅」林心蓉的身体被陌生的手指不断触碰,面对着黑暗中突如其来的袭击,林心蓉因为汗水而湿滑的肉体,不由自主的颤栗。视觉被剥夺,其他的感觉自然而然变得非常敏锐。

被残忍地捆绑,被逼张开大腿,露出女性最隐密的地方,这种凄惨的境况,使林心蓉感到羞怯。

在黑暗之中,林心蓉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只颤抖不已的手轻轻地抚摸。

男人的手指仿佛带电,抚摸时林心蓉有酥麻的感觉。(好舒服……有多久没有被男人摸过这里……这种感觉都快被遗忘了……)

他加紧了对母亲肉体的挑逗,用不疾不徐的力道,拨弄着妈妈最敏感的地方,高耸的、奶油似的乳房,樱桃般可爱的乳尖,完全被占据,灵活的手指,不断的施加压力,攻击着母亲的美乳。

?「喔┅┅」林心蓉的脸颊愈发通红,身体虽然被捆绑,可是仍难耐的扭动着,全身像是受到欲焰之火的煎熬,女性动情的时候,最美丽的一刻完全展现在他的面前。

他双手集中爱抚着母亲的乳房,林心蓉那赤裸着的肥硕白嫩的双乳上遍布指印和淤痕,两个娇小的乳头已经在粗暴的揉搓玩弄下红肿不堪……即使被折磨成这样,双乳仍然高高的耸立,坚挺而又弹性十足。

他在心里对那代表着母爱的丰乳大喊着:「不管你被折磨成甚么样子,我都不会抛弃你!」

「你、你是什么人?为、为什么这样对我?!」林心蓉的声音软弱而无力。

「我嘛,现在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声音有些熟悉,不过此时的林心蓉已经听不出来了。

「我—」林心蓉刚想骂他,鲜红乳头就被他喊住,「啊!」

她的身体似是完全不听使唤一般,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经男人的双手和嘴巴不住的刺激,猛烈地攻击着她的神经系统。

「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一直舔下去!」

「不要……我叫……林——心蓉。」她终于屈服了。

「好乖的警妞!我再问你:你的高跟鞋和丝袜、套装和警裙、内裤和乳罩哪里去了?」他继续追问。

「你――」林心蓉张口要骂,男人的手指也像弹奏钢琴一般地,巧妙地跳动,给予母亲的玉乳适度的刺激,她立刻又骂不出口了。

「警妞,你倒是说还不说?」

「我―――」这种问题让她如何回答?

「我不说,我替你回答好了!是不是让人全给剥下来了?」男人笑着。

林心蓉咬着牙,忍住不哭出声来:自己凄惨的遭遇被男人无情地揭露出来!

「那脚呢?他们有没有动你这双骚蹄子?」他用手在她白皙的脚心轻轻抚摸起来!

「啊!」林心蓉浑身上下猛地发抖,身体像是触电似的震荡着!

「怎么样呢?」他的手继续动着!

「呀┅┅」和手腕捆在一起的白嫩脚踝因使力而浮出细嫩的青筋,麻绳将嫩肤磨出一圈红痕,脚趾头也紧紧的向脚心握起来。

「你要不说实话,我只好用舌头给你服务了。」他恐吓着她。

「┅┅不┅┅不要欺负我┅┅」林心蓉懊恼地咬着下唇,被要求说出下流的说话,即使是在情欲勃发之际仍然感到迟疑和害羞,女性的自尊与未亡人的矜持,令她不能打开心结,坦率的说出来。

「不说不行喔!不说的话,我只好┅┅会痒得要命的啊!真的不要紧吗?」「啊、怎么这样┅┅」林心蓉一阵迟疑。终于,不得不抛开女性的尊严,嗫嚅的说道∶「他们、他们侮┅┅侮辱过我的┅┅脚!」「用什么玩的啊?手指?」他仍然不肯轻易的放过她。

「┅┅是、是┅┅」林心蓉红着脸,用蚊子般细的声线说道。即使被蒙着双眼,她仍然感到害羞,低下头来,轻咬着下唇的容貌,中年美妇的娇羞,令人看得热血沸腾。

「有这么漂亮性感的母亲,真是我的福气啊!」他心底不由得这么感叹。

不择手段也要得到妈妈,有这样好身材的慈母,如果得不到手的话,我一定会疯掉的┅┅或许,我现在已经是疯狂的人了┅┅「看你这么乖,我就回答你的问题好了。听好了,是我让那三个家伙把你抓来的;至于侮辱你,不是我命令的;我只是要求他们不要动你的小嘴、屁眼和阴户,那其她部分我就管不着了!」

「你——你为甚么要这样做?」

「很简单,因为我喜欢你!或者说我喜欢——玩你!」

「你——」

「好了,让我先验收一下。」

「验收?」林心蓉吓了一跳。

「是啊,口说无凭,谁知道他们是不是碰过你!」

「就从小穴开始好了!」男孩的手从乳房滑落到大腿的根部。

「啊……求你……不要………」

林心蓉在发出哀求声的同时,夹紧双腿。可是他根本不理睬她,直接抚摸那隐秘的花园,细柔而有光泽的耻毛覆盖了一大片面积,男孩的手掌爱抚着微微隆起的耻丘,手指向里就摸到柔软的阴唇,已经湿润的肉唇正在鼓胀,颜色并不呈现褐色,而是鲜艳的红色,这是因为已经有十年没有男人爱抚的缘故。

(这里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啊!终于回来了。)

「看来他们是没有碰过你……」

经过几天的玩弄,这还是林心蓉第一次被人玩弄小穴。就算是最坚强的女人也会觉得无助。林心蓉的声音已经带着哭音了:「你放┅┅放过我吧。」

此时她的脑海里盘旋的是一幕幕她曾经手过的强奸案,被强奸的女人那失神的眼睛;奸杀案现场那斑驳的血迹,以及被害人不忍目睹的下身。而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些竟然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发生在一个女警官身上。

男孩的手带来的并不是撕心的痛楚。那只手虽然有力但并不粗糙,而他的爱抚技巧也令她惊讶。在他的玩弄下,一阵阵的奇妙触觉令她渐渐忘记了刚才盘旋在她脑海中的那些恐怖画面,对强奸的恐惧感也一点点的减弱。

在恐惧感逐渐消失的同时,林心蓉的耻辱感却在不断地增强:身为一个重案组的高级警官,她现在竟然赤裸着下身,任凭一个罪犯随意玩弄淩辱,他甚至还小心翼翼地用两根手指扒开她的阴唇,用另一根指头探进肉洞!

「嗯!」强烈的羞耻感和快感同时冲击着女警官的神经,到了这种地步,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罪犯的玩弄下失态。

「还好,这里他们也没有用过!」男孩长吁了一口气。

「好了没有,你验收过了吧,放开我吧。」第一次女警官主动说到「验收」这个词,说完脸就红了。

「完了?还有这个地方没有验收过呢!」他拍一拍林心蓉的屁股,中指在她屁股沟上划过。

一股奇怪的刺激直窜而来,林心蓉不禁下身抖了一抖。

「呜……」她轻声抗议着。

「哈哈,好玩!」看到女警察在自己的玩弄下有了反应,他如同得到鼓励一般,手指更加起劲地在林心蓉的菊花口磨来磨去。

林心蓉不停地抖动着,被固定住的身体无力动弹,屁股只能无助地颤抖着,终于紧咬着的牙根松开了,正被淩辱中的警花张大了小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不要……」林心蓉泣着声说。

「为甚么不要?」男孩故意停手问道。

「是——是因为——」林心蓉哽咽着,让她把被侮辱的事实说出来,实在难以启齿。

细长的中指按在她的菊花口上揉了一揉,准备发力插进去。

被玩弄着的屁眼传来一股痒痒的很舒服的感觉,伴随着突发而来的便意,充塞了她的脑部神经。林心蓉忍不住脱口而出:「是因为他们用胶带封住了我的——」

「封住了你的甚么呀?」男孩继续逼问。

「我——我的屁—屁眼!」羞辱的话终于一字不差地说出来。

「嘿嘿┅┅拥有强烈的自尊和矜持,加上动人的身材,感度又是第一流的,这样的妈妈,真是难得的调教素材啊!不愧是我的妈妈,我一定要将她调教成我的性奴!」

看着母亲那彷佛像是少女般的害怯神态,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他欲火大炽,立定决心,要将慈母调教成自己的性奴隶!

「好吧,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愿意成为我的奴隶吗?」少年微微冷笑着,向林心蓉撒下语言的陷阱。

「……性奴隶!……」「性奴隶」这个词一下子把林心蓉从情欲高峰上打了下来!

她一下恢复了神智,恢复了以往的勇气,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大声喊道:「我是警察,我不要做奴隶!」

他听到林心蓉对自己呼喝,面色不禁一变。

「林心蓉┅┅你肯被那些肮脏的男人剥掉你的高跟鞋和丝袜、套装和警裙、内裤和乳罩,肯让他们玩你的赤脚,却不肯做我的性奴隶┅┅嘿嘿嘿嘿┅┅」

「在别人玩弄你的乳房、屁股和双脚时,我却只能对着你的高跟鞋和丝袜、内裤和乳罩手淫!你想过我的感受没有!」他发出比哭声更难听的笑声!

「你―――你是谁?!」林心蓉一脸惊恐。

「既然你不愿作我的性奴隶,那你只好等着给你儿子收尸了!」他的语气冷冰冰地。

「志伟?」被折磨了两天本来无暇顾及儿子,现在他的名字突然被提到,林心蓉才想到自己正是因为救他才落入敌人手中的!

看着林心蓉一脸茫然的样子,男孩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警妞,是不是被人玩的忘了自己的儿子了?我看也是,你就是这种只要事业不要家庭的女人!」

恶毒的话语像针一样刺进林心蓉的心,「不!我不是这样的妈妈!不是的!」

「不是吗?好吧,你现在证明给我看!」

「我……我……做不到……」林心蓉哭泣着拒绝,不但是因为羞耻,更害怕这样做了以后会产生不敢想象的结果。

(面前这个所谓的大哥,不知道是甚么来头,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代表着不法的黑势力;自己是个警察,就算是被他奸死了,也胜似成为他的性奴隶身败名裂的好。)

可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志伟就会………

「所谓伟大的母亲,在这种时候,大概都会做出牺牲自己来保全儿子的抉择,无论自己怎么样受罪,都不会让儿子吃一点苦,你也是这种伟大的母亲吧!」他冷冷的说。

(我是不是这种伟大的母亲呢?……)林心蓉心里问自己。(如果为了儿子,肯不肯放弃自己的尊严甚至是对正义的追求,把自己的肉体出卖给那个魔鬼般的男人呢?)

「看到儿子就要死在自己面前却不肯做一点牺牲,你那配叫妈妈啊!」他的语气突然转厉!

「好了,我知道你的态度了!在他死之前我会告诉他他本来有一个生还的机会的,可惜他的母亲替他放弃了!」

「不要这样说!」林心蓉悲呼着。

「十年前,你的丈夫死于车祸;十年后,你唯一的亲人——儿子志伟也要随他父亲而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怜呀!看来你后半辈子注定无人送终了!」

他的话一句句敲打着林心蓉愈加脆弱的心,十年前丈夫的死,给她带来人生最大的打击;从此她把整个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警察事业和儿子志伟上;如果儿子就这么死了,那她人生的一半就此崩溃了!只剩下自己的事业,又有甚么意义呢?

(哪怕是——成为那种不知道羞耻的女人,决不能再让儿子受苦了。)

「扑通」,她跪在了地上,「放了我的儿子吧,我……我愿意做你的性奴隶。」

他楞了一下,他想不到从母亲——一个平日高傲冷艳、坚毅勇敢,一向是正义化身的女刑警,居然也会说出「我愿意做你的性奴隶」的话!

他转到女刑警的身前,用手地托起她美丽的下巴,「是真的吗?你再说一遍给我听听!」

林心蓉一咬牙:「我……我愿意做你的性奴隶!只要你放了我的儿子。」

(这一切是真的……具有这么好身体的美肉警花慈母,就要成为自己的「性奴隶」!)

「那是不是说——我可以尽情玩弄你的肉体了?」

「是——」这话说出来,林心蓉泪水忍不住流出。

他的眼眶有些润湿了,是感动吗?一直在他看来爱事业重于爱他的妈妈,竟然肯为了他放弃自己的事业和自尊,跪在敌人面前祈求成为性奴隶!

他用手抹了抹眼睛,怎么这么没有出息?他心里对自己说,幸亏妈妈被黑布蒙住了眼睛……

他不忍再用言语侮辱这个可怜的母亲,现在他只想把这个受尽折磨的小女人拥在怀中。

他走过去,托起林心蓉雪白丰腴的屁股。

「啊!」林心蓉下意识地挣扎。

「不听话了吗?你可是我的—性奴隶呀!」他在她耳边温柔地说着。

「我——不是,我是——想看看我的儿子。」林心蓉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来,乖乖地听话,你马上就可以见到他。」

他的话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林心蓉心里已经有觉悟,知道这是逃不掉的了。也就任凭他把她抱到大腿上。

唯一不舒服的是:他要她张开修长的美腿,面对面的跨坐在他大腿上,而她的下体,没有任何遮蔽物。虽说是隔着裤子,但林心蓉完全能够感受到他下身已经勃起,那灼热的阳具,从下往上的顶着她的下身,她甚至可以感到肉棒的坚硬和热度。他发现了林心蓉的窘态,笑着在她耳边温柔地说:「你放心了,我这家伙就像孙悟空的金箍棒,收放自如,不会伤害到你的啦!」

林心蓉脸一红,又忍不住被他的话逗的「噗嗤」一声笑了。

他看着眼前警花母亲的小女儿情态,不仅看呆了。

「妈妈┅┅好美喔!真好┅┅有这么温婉又性感的母亲┅┅啊、太幸福了┅┅」他心里想着,双手不住的抚摸素子身上每一寸肌肤。

温热干燥的手掌不住在清凉的胴体上磨擦着,那种丝绸像的滑嫩感触,他自小就很喜欢,小时候常常抚摸着妈妈的手臂睡觉。

现在再摸起来,感觉又不同了。是因为自己长大,学会用不同的眼光审视母亲的缘故吗?

看着眼前母亲异常硕大的雪白乳房,他忍不住调笑她:「你的儿子可真幸福!」

「嗯?」林心蓉一愣。

「是啊!这么大的乳房,你儿子小时候吃奶时一定吃个饱!」

「你——」林心蓉柳眉一振——未等她发火,他已俯身含吮林心蓉的耳珠,用舌头撩拨母亲的耳朵。

「呜┅┅」身体的敏感处被他舔弄,林心蓉身子猛地颤抖。

「你乳房的尺寸到底是多少呢?」温柔地问。

「这——」被问及这种私人的问题,林心蓉如何能答的出口,只是脸越来越红。

「看来你自己也是不知道呀,好,让我亲自测量一下。」说着,手已经摸上了林心蓉那对迷人又肥大的奶子。

上上下下摸了够,他开始发表评论了:「我看你的胸围最多只有三十七寸!」

(甚么?)林心蓉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是四十寸!」话刚出口就后悔了,脸红的更厉害了。

他哈哈大笑:「女人啊女人,就是对自己身上的数位最敏感。」

既然最宝贵的胸围资料泄露了,那其他的就更无所谓了。在半推半就下,林心蓉娇羞地把她的腰围、臀围和美脚的尺寸都说出来。

当听到美脚的尺寸时,他忍不住惊了一下:「四十号的脚丫子,你的脚好大!」

林心蓉一听这个,脸露惭色。

他肚里笑着,连忙安慰她说:「脚大挺好!而且你脚形很好!许多男人都喜欢脚大的女人的。」

他这句本是安慰的话,却让林心蓉想起刚才惨遭秀才玩脚的屈辱场面,眼圈一红,当时泪水就要往下淌。

看林心蓉流泪,他立刻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如何安慰她才好。

半晌,他才恶狠狠地说:「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这些小子活过今天的!」

听到这句话,林心蓉突然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好了,我要走了,警妞!」他起身把林心蓉抱起来。

「你——不要把我丢在这里!」

「怎么会?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他轻轻地把林心蓉放在椅子上坐好,又往她手里塞了个东西。

「看你的本事了!我会联系你的,别忘了,你可是我的性奴隶!」他笑着走出去。

此时林心蓉发现手中的东西是一把小刀!

**********************************************************************

半个钟头后,林心蓉推门从里面出来。这时已是第二天早上,太阳轻轻地洒在她身上。

经过两天暗无天日的生活,她第一次感到能够享受到阳光是那样的惬意的事。

林心蓉看着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警服,正发愁如何能掩人耳目地回到家里。

她看到一排汽车的轮印,顺着它走不到百米,她的车赫然停在那里,车钥匙插在车门上。

她正暗称幸运,突然发现车内车窗前放着张精致的明信卡片,翻开来上面写着:给——我的警花性奴隶——林心蓉!

她当时眼前一阵眩晕。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